作者 主题: 【脑洞设定】盖亚子嗣(暂定名)  (阅读 3125 次)

副标题:

线上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23
  • 苹果币: 3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脑洞设定】盖亚子嗣(暂定名)
« 于: 2019-03-06, 周三 10:57:26 »
Lexcion

  盖亚子嗣(Child of Gaia):复苏了远古精魂的记忆与力量的现代人类。最大特点是有着某种兽类的特征。盖亚子嗣可以行走于物质界和灵界之间,她们在物质界狩猎狂灵,在灵界猎杀暗影,来维持世界的平衡。

  远古精魂(Elder Spirit):先于人类之前存在的远古兽类精魂们,在以七大原型为主导的进化过程中逐渐演变为人类,但其力量与记忆依旧沉睡于人类的灵魂深处。

  七大原型(Seven Archetypes):从所有远古精魂的集体潜意识中诞生的七个人格化精神原型,主导了远古诸族进化为人类的过程。
剧透 -   :
  祭司(Priest):掌管追奉未知与神秘,以及对自身存在的超越性的原型。代表对无形事物的感知能力,以及与未知沟通的欲望。受祭司影响较强的种族,更容易受到无形之物的影响。
  “智者(Sage)”:掌管认识外界与建立认知秩序的原型。智者渴望理解和解释一切,将万事万物都容纳入自己建立的认知体系之中。受智者影响较强的种族,也会具有更优秀的思维能力。而受智者影响较弱的种族,思维能力会更加迟钝,智力低下。
  “女皇(Empress)”:掌管生育和欲望的原型。女皇代表所有生灵延续种群的本能,她影响生灵的生育能力与种群迭代频率,受到她影响较强的种族,生育能力就越强,种族更新也就越频繁,反之种族更新与代谢的周期会更缓慢,个体寿命越悠久,而生育能力也较差,这体现在生育欲望低、不易产生后代等种种层面。
  “猎人(Hunter)”:掌管武力与战斗的原型。猎人是武力和冲突的代表。猎人赋予生灵以勇气、血性与斗争心,受猎人影响越强的种族,将会越勇猛,越好斗,肉体也会朝着适应战斗的方向去发展,并且大多都会改变食性,以其他动物的血肉为食。反之将会显得温顺而缺少攻击欲望。
  “工匠(Craftman)”:掌管改造外界,创造和利用工具,以及适应力的原型。受工匠影响越强的种族,改造外界的欲望就将越强。她们会驯化其他生物,采取资源制造工具,让外部环境变得更适合居住,而身体构造也将逐渐趋向于更适合使用工具的形态。反之则将安于原始的自然环境,不愿对环境做出太多改变。
  “愚者(Fool)”:掌管自我欺骗、保护与延续的原型。愚者不计一切代价保护自身的安全,她是其他五位原型的反面,她不注重族群,只考虑如何保全自己。愚者会阻止生灵顺从祭司与未知沟通,会为了保护生灵的自我意识而刻意扭曲智者建立的认知体系,拒绝为了种群延续而消耗自身,也拒绝和敌人产生流血和暴力冲突。
  “守墓人(Grave-Keeper)”:掌管铭记、遗忘与逝去之物的原型。守墓人知晓并注视所有凡物,她对生灵种族的影响是隐性的。学者们认为,守墓人是所有凡物文明中死神的根源性形象。

  饥饿(The Hunger):或者说狩猎冲动。困扰盖亚子嗣的原初欲望,由于远古精魂曾在灵界中狩猎灵体,因此这种狩猎的欲望和冲动也继承给了盖亚子嗣。只通过狩猎灵体才能够平息这种冲动。

  灵体(The Spirit):灵界的居民,分为生物灵、自然灵、情绪灵三种。盖亚子嗣属于同时拥有人类和灵体特质的半灵。

  暗影(The Shadow):人类在心智进化与社会发展过程中产生出的心灵沉滓、负面情绪等精神沉淀物,会如同污水一般从物质界被排放到灵界,蓄积起来,无法被消解。它会腐化原本正常的灵体,使它们变成狂灵。

  狂灵(Mad Spirit):生物灵、自然灵和情绪灵被暗影污染后,崩坏发狂的灵体。它们会从灵界前往物质界,带来种种灾难。

  共生灵(Symbiotic Spirit):与盖亚子嗣、物品,甚至是特定自然区域共生的灵体,其中对主体无损害的那些称之为共生灵,而会损害主体的则称之为寄生灵。共生灵会带给主体一些与其自身相关的属性与特殊能力。容纳共生灵,令自身蜕变至更高形态是盖亚子嗣增强自己力量的主要手段之一。

  蜕变(Transform):盖亚子嗣增强自身力量的主要方式,这一行为归根结底是对七之原型主导的演变过程的逆转。通过容纳灵体,盖亚子嗣能够让自己的生命形式逐渐向远古精魂偏移,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属于“人”之性质的淡薄与消失。
  蜕变的次数最多为七,每一种共生灵的蜕变阶段都用神话传说中的精怪、怪兽或恶魔的名字命名,例如火焰精魂的第七蜕变名为“苏尔特尔”,而波涛精魂的第七蜕变名为“利维坦”。每次蜕变都会改变盖亚子嗣的狩猎形态,赋予她们更加强大的力量,在第七次蜕变后,盖亚子嗣将彻底与共生灵同化,变为灵体本身。
  由于盖亚子嗣本身即是介于生物灵(动物灵)与人类之间的存在体,而情绪灵本身更加趋向于“人”的领域,并不能引领盖亚子嗣的蜕变,因此她们仅能与自然灵立约并寻求蜕变。目前已知的蜕变之道一共有十三条。

  荒兽(Savage Beast):认为心智与智慧乃原罪,不认可进化,拒绝履行盖亚子嗣的职责,拥抱更加强烈的原始野性的盖亚子嗣。荒兽的最终目的是颠复整个人类种群的进化过程,从根本上否定文明,让世界回归荒野时代。

  疯兽(Mad Beast):追求力量不择手段,选择与狂灵或暗影共生,导致自身崩坏发狂,失去理性的盖亚子嗣。

  牧影者(Shadowherd):选择与暗影共生,容纳和拥抱暗影的盖亚子嗣。其中没能够保持理性的那些沦为了疯兽,而成功保持了理性,征服并驾驭了暗影的就被称为牧影者。

  兽群(The Herd):指多个盖亚子嗣聚集成的团体。这些盖亚子嗣不必属于同一种族。兽群的职责包括引导和教育新生的盖亚子嗣,传承古老的知识与奥秘,以及组织对狂灵与暗影的狩猎等等。

  纯血兽群(Pure Herd):指仅由同一种类的盖亚子嗣聚集成的兽群,通常来说与“部族”是同义词。最古老的九个纯血兽群就是九大部族本身。绝大部分纯血兽群都是九大部族的附庸。

  混血兽群(Mixed Herd):指由许多不同种类的盖亚子嗣聚集成的兽群。这一类兽群大多数属于新组建的兽群,无论是规模与势力都不能与九大部族相比。

  部族(The Clan):对不同种族的盖亚子嗣的称呼。如“贝丝忒之子”,“月之群落”。每个部族都会有一些独特的种族天赋,如贝丝忒之子具备最强大的独行狩猎能力,而月之群落则具备强大嗅觉与集体猎杀能力。在所有的部族之中,最强大和古老的九个部族被称为九大部族,它们分别是贝丝忒之子(猫科动物),月之群落(犬与狼)、飞翼氏族(鸟类动物)、深海氏族(水生动物)、鳞兽族裔(爬行动物)、巢窟诸族(小型哺乳动物)、逐风部落(有蹄动物)、撼地一族(熊类)和赤尾之民(狐狸)。

  灵脉(Leylines):大地的生命线,流淌魔力的所在。灵脉贯穿灵界和物质界,无论在哪一侧都是不变的,因此是盖亚之子用来对照两个世界的“坐标系”。大多数兽群都会选择灵脉的节点作为领地。在灵脉之上,盖亚子嗣能够更顺利地以肉身进入灵界,并且观测灵界和物质界的变化。因此每一个灵脉节点都是兽群争夺的目标。九大部族占据着世界上灵力最强盛的九个灵脉点。在灵界,盖亚子嗣可以在灵脉点之间进行快速移动,从而做到在物质界中的“传送”。

  物质界(Material Realm):属于物质生命(人类)的世界。与灵界属于一体两面。在物质界集中了太多负面情绪的地方,在灵界中就会形成暗影丛生的场所,也更容易滋生更多狂灵,而狂灵又会来到物质界造成灾祸,产生更多暗影,形成名为“影蚀”的恶性循环。

  灵界(Spirit Realm):属于灵性生命(除人类之外的其他灵体)的世界。与物质界属于一体两面。盖亚子嗣的精神归宿。盖亚子嗣在梦境中可以进入灵界,或者在灵脉附近的地点以肉身进入灵界。



  Tag:双面生活(白天人类,夜晚异类),废墟探索,城市异界冒险
« 上次编辑: 2020-09-26, 周六 18:07:54 由 风见幽华 »
Ever   Dusk    Never   Dawn
  暮色永垂    黎明不至

线上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23
  • 苹果币: 3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盖亚子嗣
« 回帖 #1 于: 2020-02-28, 周五 19:08:36 »
We Awaken……

  你在自己的小出租屋里醒来。

  你在办公桌上醒来。

  你在疾驰着的地铁上醒来。

  然后你感到饥饿。

  但你在半个小时之前刚吃过一餐,廉价的炒饭,廉价的鸡排,廉价的咖啡。你在速溶咖啡里加了三个伴侣,三块方糖,然后把它搅拌成一杯淡褐色的半酸不甜的无味的水。

  你把它倒掉了,然后吃掉全部的食物。你的手机上,健身APP给你推送减肥药物的广告;你的公司电脑上,便签一张张增加,上面写满了你不得不做的工作,或许它们本不该属于你;你许久没回去的家里,你的父亲正生疏地用他的老年机给你发着语音消息,他发过许多次,但几乎都只是在重复着同一句话:让你放弃工作,回家找个男人结婚,生孩子,“传宗接代”;你带着怒火和仇恨聆听它们,不知道是在惩罚谁,直到语音消息里的男人声音一天天变沙哑,气力一天天变衰弱。

  每一次醒来,你都带着一种奇妙的饥饿,你的肚肠蠕动,手脚发麻,一种难以言喻的渴望在你的皮肤下探头流窜,带来一道道快意的疼痛。

  你已记不清那个梦境。但你确实记得你曾经在某一片大地上奔跑过,追逐过,被追逐过。你跳过鸿沟,跃过岩石,肆无忌惮地踏过溪水而不必担心自己用来应付这座城市的高跟鞋和丝袜被打湿弄脏。你追逐着你前面的某个东西,在追上它后你要做什么呢?你没有想过,或许会有一个新的“某个东西”供你展开新一轮的追逐。在这场赛跑中没有疲惫,没有郁怒,没有迷茫,你甚至觉得自己双脚一蹬地,就能够腾空飞起。

  但当你醒来后,你还是那个城市的奴隶,被迫穿着某个人或者某群人或者所有人强加给你的囚服,坐在某个人或者某群人或者所有人为你设置的囚室里,做着某个人或者某群人或者所有人为你安排的劳作,你被房租捆住双手,被养老锁住脖颈,被贷款缠住双脚,被人际关系在脸上刺下疤痕,你可能有也可能没有的孩子被人铸造成一根箭,插在你的脊椎骨上。当一天结束,你也只是在集体囚室中消耗掉所有的气力,回到属于你个人的小囚室中。

  你渴望回到那个充满追逐和奔跑的梦境里,忘掉一切,像一只原始的动物。你开始怀疑城市存在的意义,怀疑文明存在的意义。你觉得你和某个人和某群人和所有人的愤怒、疲惫、苦难、不甘都一滴一滴从你们的囚室里滴落,顺着排污管道汇聚到城市里,把它变成一个漆黑的泥潭。现代文明就建筑在这样的泥潭上。

  然后你睁开眼,肚肠开始无声地嚎叫,舌头开始滴落口涎,你饥饿,但你不知道你为何而饥饿,也不知道你到底在渴求什么,又想要吞噬些什么。

  或许你只是想吞噬掉你亲自选择亲自追逐到的那只活生生的猎物,而不是舔食放到你面前那块地板上的饲料。



We Hungry……

  所有盖亚子嗣都觉醒于一阵超自然的饥饿感之中。这种饥饿并非来自于肉体,而是来自于灵魂。她的潜意识会回忆起,在人类出现之前曾经主宰大地的生灵,那些狂野的远古精魂们追逐猎物的记忆。而后,远古精魂蛰伏,变化为凡人,用野性的力量交换来心智、双手与技艺,但那野性与渴望狩猎的碎片仍然沉睡在人类的灵魂最深处。

  现在,它被唤醒了。

  没有人能准确说出是何物唤醒了人类心底的野性记忆,让她们转变成为盖亚子嗣,就连盖亚子嗣自己也难以说清。这是一种神秘而个人化的体验,每一位盖亚子嗣的觉醒过程中都不相同,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野性随饥饿而来——那种灵魂深处的饥饿。当一个人类彻底变为盖亚子嗣,她就会惊讶地发现自己拥有了某种野兽的特征,狮子、狼、巨蛇,飞鸟……这些是来自远古精魂的传承,是它们的灵性与力量。

  在盖亚子嗣的觉醒之梦中,她们会来到灵界,一处与所谓的“现实世界”截然不同,但又有所重叠的领域。灵界向盖亚子嗣展示了一个“人类不存在”的世界:在这里,城市化为废墟,被沙漠掩埋;废弃的高楼大厦被层叠的藤蔓缠绕;夜晚岑寂无光,没有霓虹灯的喧闹;沉睡在海底的腐朽遗迹保留着名为文明的最后痕迹。每个盖亚子嗣看到的灵界景象都迥然相异,而这往往与她们的野性原型有关,飞鸟的子嗣会翱翔于高空之上,俯视着高山峡谷内倾颓的城市废墟;鲸鲨的子嗣会在深邃的海洋中游向倒塌的高楼;而森狼的子嗣则会仰望那被藤蔓填塞的文明残迹。

  在这里,世界的秩序重新被荒野和自然所掌控,这里是野性的领域,不再被人类染指的纯净世界,盖亚子嗣灵魂的故乡。她们可以在这里尽情释放自己的野性,解放被人类文明所束缚的狂野灵魂,她们在这里奔跑、徜徉,以及……狩猎。但是梦境往往转瞬即逝,在觉醒之梦过后,她们就会变回人类,并回到物质世界,然后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美妙的梦。大多数盖亚子嗣都会怀念那自由的梦境,渴望回归梦中并常驻该处,她们或许会连续数天以具备野兽特征的姿态进入那个梦境,直到有一天她们发现,自己保持着那个姿态回到了现实世界:梦境成为了现实。

  在转变的最初阶段,盖亚子嗣往往是慌张而不知所措的,她们需要时间才能熟悉自己的新形体,以及如何在人类和兽类姿态之间转换。她们可能会选择缩在家中,流浪在街头,遁入城市的阴暗角落,拒绝与他人接触,以免被发现;直到她们适应并且可以控制自己的外形,或者有人来告诉她们这一切的真相。事实上,在每个盖亚子嗣觉醒之初,附近的其他盖亚子嗣都能隐约地感觉到这个新同胞散发出的气息。在这个阶段,新生的盖亚子嗣尚且无法控制自己的气息,而在之后,如何隐藏自己将成为她们极其重要的一课。一些盖亚子嗣会在同胞完全觉醒之前就在她们的附近游荡并且窥探(在文明社会,这种行为很容易招致警察),等待时机成熟后对那个慌张的新生儿表露身份,告知她们这一切。

  而在转变之后,盖亚子嗣就必须面对现实:她不再完全是人类,但也不完全是兽类。她有鹰之速,熊之力,狼之傲,以及人的心智、双手和技艺。她可以随时随地变成用于狩猎,如同动物一般的姿态,她必须学会控制自己的怒气,食欲,避免在人类世界中暴露自己的身份。绝大多数盖亚子嗣都会选择在夜晚用自己的狩猎形态外出,而在白天保持人类姿态。她需要保持自己的双面生活,平衡夜晚与白昼对她们来说将是非常重要的课题,如何借助自己在人类世界的身份方便狩猎,亦或者如何用黑夜的力量去改变自己的人类生活,这一切都取决于她自己。



We Hunt……

  盖亚子嗣的狩猎本能,源于人类诞生之前,远古精魂们在大地上奔驰追猎的回忆。在那个时候,物质界和灵界之间还没有墙垣,远古精魂们执行着荒野之中残酷而古老的律法,它们狩猎游荡在大地上的诸多精魂,结束那些衰朽的生命,让它们归于大地,再度重生;而远古精魂们自己也是同样,衰朽后被狩猎、被淘汰,然后化作孕育新种的土壤。在那个时候,自然的律法便是如此。但是在人类诞生之后,两界的法则被重铸和改变的今天,单纯的血肉已经不能满足盖亚子嗣的胃口,她们必须狩猎精魂而非生物,进食灵体而非肉躯。

  在远古精魂们的时代,世界只有一个,那时灵体便是肉体,生命是一个完整的概念,不分彼此。而世界与生命的分裂是在人类出现之后。在之前我便已经说过——远古精魂变为人类,以野性和力量换取智识、双手和技艺之时,世界的法则便逐渐开始被人类的心智重铸。大约就在近一千年前,世界完全分离为物质界和灵界,原本的同一生命也分离为物质和灵性两个部分。人类忘却了山脉河流,草木岩石也有灵魂,他们认为这只不过是不动的死物,但实际上,在远古时代,它们也是生命,只不过如今,它们的灵性被分裂到另一个世界,一个人类看不到的世界。

  但是在世界的法则改变过后的今天,盖亚子嗣不能再像从前那样自由地狩猎灵体。分裂过后的灵界脆弱不堪,每一个灵体都是让世界运转的重要齿轮,贸然狩猎很可能让世界失去平衡,导致灾祸。如今,盖亚子嗣正确的狩猎目标应当是那些只是存在就会干扰世界平衡的灵体,即“暗影”。她们应当在灵界中狩猎从物质界流入其中的暗影,也在物质界狩猎来自灵界的狂灵——因为暗影而发狂的正常灵体。她们就像是攀附于树木的啄木鸟,要精确地捕食消灭掉树木中的害虫,但要小心,绝不能啄食树芯。

  年长的盖亚之子都知晓,在从前的世界,暗影本不存在。它是人类在进化过程中,在获得智慧的过程中所诞生的浮沫和沉渣,它是人类流入灵界的负面情绪。在古代,所有生物的心灵都简单而纯粹,低下的智慧鲜少产生如此强烈鲜明的愤怒、憎恨,以及诸如此类的复杂情感。但人类诞生后,这些本不存在于世界上的事物开始逐渐出现。它们是世界中的杂质,无法被消化,如果不以其他手段取出,就只能堆积和留存。于是随着时间流逝,这些沉渣越积越多,便形成了暗影,而原本正常的灵体则被暗影腐化后,变为狂灵,从灵界流入了物质世界。

  暗影是人类以自身心智重铸世界法则的方式之一——尽管人类可能根本无此自觉。暗影的存在能够腐化原本正常的其他灵体,导致灵界平衡被破坏,甚至随之影响物质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盖亚子嗣就像是世界在被重铸过后,为了构建新的“消化系统”,试图找回平衡而进化出的应对机制。



We Oath……

  “兽群”,是对盖亚子嗣组成的团体的统称。就像人类独自一人便无法生存,盖亚子嗣同样也需要同伴来互相扶持。兽群的规模可以从几人到几百人不等,但因为盖亚子嗣本身就极端稀少,因此目前兽群的最大规模通常也就只有百人左右。在一座城市里可能有一个或者多个兽群,它们之间可能处于彼此互不干涉的状态,也可能为了地盘和灵脉而敌对。无论如何,兽群对单个盖亚之子的好处都是显而易见的:它可以为初生的盖亚子嗣提供指引与归宿,它能够以集群形式狩猎暗影和狂灵。

  根据首领的个人风格不同,兽群的结构也会有所不同。有的兽群如同军队一般纪律严明,而有的兽群就如同俱乐部一样松散,有的兽群会寻找一处所在作为基地,而也有的兽群根本不限制其成员的住所,只是会定期集会。同样的,兽群的宗旨和目的也千差万别,有的兽群只是其首领施行统治的工具与暴力机器,而有的兽群则以猎杀暗影,讨伐背誓者,以及帮助新生盖亚子嗣为己任。不过不管怎样,所有兽群都有一个最根本也是最主要的目的,那就是狩猎。

  盖亚子嗣心中的狩猎欲望只能通过猎杀来缓解,而在诸多生灵中,唯有暗影与狂灵才是盖亚子嗣应当猎取的目标。但这些灵体并非孱弱无力的兔子,因此而身死的盖亚子嗣同样不在少数。因此兽群会以团体合作的形式调查暗影和狂灵的所在地,并且定期进行团体狩猎,来发泄盖亚子嗣的狩猎冲动,并且猎取暗影,在壮大自身力量的同时,净化两界的环境。倘若一座城市有一个规模适中,保持正常狩猎频率的兽群,那么这里滋长的暗影会被有效地遏制,从而让此处的灵性环境得到改善,温和的良性自然力量会浸透到土地之中,人们也会较少被负面情绪侵蚀。

  尽管理论上,一座城市的暗影成长速度无法跟上兽群的狩猎速度,就会导致盖亚子嗣们得不到倾泻的狩猎冲动寻找另一个发泄口——例如正常的灵体,甚至是活生生的人或动物。但实际上这种担心完全多余:在现代社会的每一分每一秒,成千上万的人口所汇聚的城市都会产生出不计其数的暗影。在现代文明面前,盖亚子嗣只会焦虑于如何遏制住它们的增长,而绝不会去考虑暗影被收割殆尽之后的事情。



We Fight……

  至今为止,还没人发现究竟是什么促使了盖亚子嗣的觉醒。诚然,所有人类的灵魂深处都沉睡着来自远古的野性,但这份野性的觉醒与否完全是随机的,就如同造物主投掷了一把不可见的骰子。任何条件都不会成为左右它的因素:无论是人种、性别、身体条件、职业、性格……甚至两个盖亚子嗣的孩子,也不一定是盖亚子嗣。但由于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凡人都是普通人,因此在盖亚子嗣之中,曾经是普通人的也会更多一些。没人知道世界上一共有多少个盖亚子嗣,没有人能够进行统计,唯一能够得知的信息只有:她们的数量很少,很少,很少。

  不同的盖亚子嗣有不同的战斗方式,尽管她们有着兽类的力量、速度,甚至是獠牙或利爪,但仍然有许多盖亚子嗣选择使用人造武器,甚至是武术。通常来说,那些有着大型野兽——例如狮子,老虎,鳄鱼——特征的盖亚之子,通常会使用自己在狩猎形态下与生俱来的利爪,而那些没有这类武器的盖亚子嗣,则会倾向使用人造武器来弥补这些不足。

  在狩猎形态下,盖亚之子会拥有和远古精魂们一样的存在状态——她们的灵体和肉体合二为一,以完整的生命形式存在着。也正因如此,她们才能同时干涉灵体与物质。除此之外,她们也不会受到来自热武器的伤害,因此盖亚子嗣间的战斗是猎食者间的战斗,是獠牙与獠牙,利爪与利爪,野性与野性之间的碰撞,这里没有可用人类的花哨造物取巧的余地。

  并非每个盖亚子嗣的狩猎形态都遵循同一种规律。的确,绝大多数盖亚子嗣的狩猎形态都不会对她们的人类外形造成太大的改变——仅仅是具有某些兽类特征,例如耳朵,爪子,尾巴,等等。但一些盖亚子嗣会拥有格外特殊的狩猎形态,例如像是半人马一般拥有野兽的下半身(这种形态常见于逐风部落),或者如同故事传说中的狼人一样,呈现出双足站立的动物外貌(这种形态常见于贝丝忒之子和月之群落),或者只有部分肢体呈现出兽化外貌(如只有一条手臂变为兽爪),亦或是直接变为体型更加庞大的野兽。这些狩猎形态是盖亚子嗣与生俱来的,目前还没有后天改变的例子出现。同样地,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盖亚子嗣会呈现出不同的狩猎形态,是因为曾为人时的遭遇?是因为灵体或暗影的侵蚀?因为祖灵的召唤?目前对于这种形态差异的一切解释都只不过是没有决定性根据的假说罢了。



We Coexist……

  灵界是一片广袤的土地,它原本与物质界不分彼此。但是在一千年前的分裂事件后,它就成为了物质界的倒影——而物质界同样也是它的倒影。如今的灵界在被重铸之后拥有与古时不尽相同的景观,但无需怀疑彼时它便存在。在那时,灵界是一片广袤的荒野,林地树木在此处不受限制地自由生长,就像是大地尚未被人类文明污染时的模样。但现在的灵界中坐落着无数人类建筑的废墟残骸,就像人类文明衰退之后的末世世界:废弃的大楼之中生长植物藤蔓,地铁洞窟中遍生潮湿菌类,柏油马路破碎开裂,报废的汽车堆在路边,一些野生动物的灵体在城市废墟中游荡。

  如果说古时的灵界与物质界一同象征着原初而纯净的荒野,那么现在的灵界就象征着“人类消失之后的世界”。人类在现代文明下产生的种种情绪、思想、理念,其中最为沉重污浊的部分——暗影——就会下沉到灵界,蓄积于城市的废墟之中。有许多盖亚之子都认为,正是人的意识中属于消极、死亡本能和自我毁灭的部分塑造了代表人类衰退的城市废墟。而暗影便在此处生长蔓延。同时,灵界也是一个与物质界一一对应的世界,在物质界中城市所在之处,灵界对应位置也必然有一座废墟。

  通常而言,盖亚子嗣会在梦境中看到灵界的景象,但她们不能随意地以肉身进入灵界。因为她们的身躯仍然有一半属于人类,属于物质界,因此会被灵界所抗拒。她们必须找到现成的灵界入口,才能顺利地以肉身步入其中。通常来说,这种现成的入口分为两种,其中一种是狂灵所使用的灵界裂隙,另外一种则是在地脉附近打开的灵界之门。前者在狂灵出没横行的地方相当容易找到,因为灵界会自主排斥狂灵,将它们放逐进物质界,而此时它会短暂地打开与物质界相连的通道。盖亚子嗣可以利用这种通道以肉身进入灵界,狩猎狂灵现象产生的根源——暗影。而后者则产生于地脉——灵界与物质界墙垣薄弱的交接点。在这里,力量强大的盖亚子嗣甚至能够自行开启一道门扉。但无论如何,盖亚子嗣不能在灵界停留太久,否则她们作为人类的部分本质会逐渐衰竭,失去人性。她们仍然需要回到物质世界休息与恢复活力。因此蜕变次数越多,力量越强的盖亚子嗣,在灵界能停留的时间越长。

  在灵界的废墟中游荡的不只是暗影,也有原本就居住于此处的自然灵和生物灵。当一处地方的暗影被消灭干净,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里就会再次吸引聚集其他地方的洁净灵体,变为正常的灵界之地。而此地在物质界中的对应位置也会变得洁净,土壤富有生机,人们感到轻松与快乐。因此,盖亚子嗣通常都会首先消灭自己住所的狂灵,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安静家园。而兽群若有根据地或总部,也会尽力维护该处环境。

  通过寻找大地灵脉的节点,盖亚子嗣也能以肉身进入灵界中进行狩猎。只有狂灵会显现于物质界,如果想要狩猎导致灵体发狂的根源——即暗影——盖亚子嗣就需要亲自前往灵界进行狩猎。而在充满力量的地脉节点上,盖亚子嗣也能更精确地感应整座城市的环境情况,搜索敌人与初生的同胞。因此,绝大部分兽群总是选择这种力量强盛的节点作为巢穴,而两个兽群为了一处宜居巢穴而发生冲突的事件亦并不少见。



  We Divided……

  在一千年前,人类种群的心智与思想改变了世界的法则,重铸了这个世界,尽管她们自身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世界的分裂也是必然的——因为远古精魂的进化,人类的诞生和成长也是必然的。世界不会保持同一个样子,它总会变化。即使人类的思想没有重铸它,它也会因为其他缘由而改变,必然如此。而且,世界的重铸与分裂并不一定是坏事——至少对人类来说并不一定是坏事。

  在原初的世界分裂为物质界和灵界后,物质界——它物质的那一半就成为了只属于人类的现实。那个世界被人类的心智与思想所重铸,按照她们“一切都可以被解释,一切都存在答案”的潜在渴求被塑造。人类在内心深处渴望着一切的答案,即使这个答案原本并不存在,但因为“有答案”能够使得她们“安心”,所以她们便如此渴求。而物质世界也回应了她们心中的渴求,自行变化成了如同她们期许一般的模样。因此,古老的存在们说“是人类自己给了自己答案”,因她们所发现的一切事物都来源于她们自己心中的渴望。人类为自己所写下的答案,在一千年前被称为“宗教”,而在一千年后被称为“科学”。它是人类自己的答案,而不是盖亚子嗣的,不是万千灵体的。这些答案无法干涉那些更为古老的事物。

  或许,在下一个千年之后,世界会再度因为人类的心智而被重塑,被分裂,物质界会彻底和灵界分离,人类将不会再能观测到古老的灵界存在对她们产生的影响。到了那个时候,她们或许会用精神、意识、心智等诸多冷冰冰的词语,而不是“灵魂”来指代她们的心;而她们心中的感情也逐渐沦为可以被药物、激素和物质所轻易操控的可悲存在。那时,她们会在自己的答案中航行得越来越深,而那些曾经和她们一起度过漫长岁月的古老存在,则早已消失于命运的另一个岔路口中,二者再也无法相见。


« 上次编辑: 2020-09-24, 周四 17:54:52 由 风见幽华 »
Ever   Dusk    Never   Dawn
  暮色永垂    黎明不至

线上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23
  • 苹果币: 3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角色创建相关
« 回帖 #2 于: 2020-04-16, 周四 18:32:17 »
  ——在创建一个盖亚子嗣角色时,你需要考虑些什么?关于下列问题,你不一定要为每个问题写下答案,但最好还是想一想……你是一个被困在现代文明以及人类躯壳中的狂野灵魂,而不是一个单薄如纸片的二次元兽耳娘。

  第一部分:关于你自己
  ——你是一个盖亚子嗣。命运唤醒了你灵魂深处沉睡的野性。你怎么看待自己,以及这份带给你力量的野性?
  1、你如何看待自己的觉醒?这份野性打破了你一直以来的正常生活,你会为此感到喜悦和激奋吗(你有能力改变这糟糕的生活)?还是为此感到不安和恐惧(它可能让你身边的人陷入危险)?你会去寻找这一切的答案吗?
  2、你如何看待自己的野性力量?你开始觉得城市的空气憋闷得几近窒息,你渴望释放和自由,在觉醒过后,那份想要自由奔跑与啸叫的渴望在你心里愈发膨胀,像一只急欲出门撒欢的狗……你是选择释放它?还是选择压抑它?为什么?
  3、你想要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向别人倾诉吗?你会告诉你的父母、朋友和恋人吗?你会在匿名论坛上述说自己的经历吗?
  4、如果你在强烈的饥饿驱使下伤了人,那会是谁?是你身边的人,还是一个无辜路人,或者是你自己?你怎么看待这一段遭遇?你会为此而承受负罪感吗?在这起流血事件发生后,你又会怎么看待自己,和自己的野性?
  5、在镜子中映出的你已经和以前不同……你有了野兽的特征:獠牙、爪子、耳朵,尾巴,羽翼,或者更多。这是你的“狩猎形态”。在你能够自由切换人类形态与狩猎形态之前,你经历过什么?别人目击过你的狩猎形态吗?你如何看待身上长出的兽类特征?

  第二部分:关于生活
  ——你的生活从此被分割,变得不同。这可能会为你带来麻烦,或者反之,为你带来自由……
  1、你意识到,你的生活已经完全混乱。尽管大多数盖亚子嗣都选择在白天当人,在夜晚回归野兽,但这不一定是你的选择。你要如何处置自己的人类生活?你会因为觉醒而自愿或被迫放弃工作吗?你会因此而远离家庭恋人吗?
  2、你会为了维持白昼的普通生活(哪怕它如此脆弱而易碎)而极力压制和隐瞒自己的野性吗?这是一种极端的选择:你拒绝和压制自己的野兽本性,你拒绝在夜晚释放愤怒和野性,你拒绝狩猎和夜巡,你沉溺在自己依然是个普通人类的侥幸心理之中。但总有一天你会为此付出代价,你做好准备了吗?
  3、你会快乐地投身入野性的呼唤,完全放弃自己的人类生活吗?这是另一种极端选择。你可能会游荡在城市的角落(噢,如果你是一个海族,你可能会想藏身在海湾,或公园的湖泊里),狩猎(狩猎什么?)和漫游,如同一个城市内的原始人一样。你也可能去寻找一块无人打扰的荒野净土。但你终究还有一半属于人类,你会寂寞吗?会想要同伴的陪伴吗?
  4、你如何安排你的生活?让它更趋近于人类——例如维持自己的工作和家庭,每隔一段时间,在夜晚外出游荡,释放自我,为城市带来一声悠远狼嚎?还是更接受野性——白昼游荡,靠打零工为生,或从事其他散漫职业,夜晚飞跑在空无一人的道路上,于建筑物顶端跳跃奔走?
  5、你自己安排,或者你被迫接受的生活给你什么样的感觉?你宁可回到从前身为人的时候,还是觉得野性的觉醒给了你一个反抗城市束缚的机会?你觉得自己比以前更自由了吗?你满足于现状,还是寻求改变?

  第三部分:关于城市
  ——你可以选择荒野,但你灵魂的另一个侧面渴求城市和群落。就算是野兽也不能完全抵挡孤独。但城市里除了朋友,还有敌人。
  1、你如何看待人类所建造的城市,所创造的现代文明?它破坏了自然,导致了诸多生灵灭亡,你处在哪种立场上?你为被摧毁的荒野而愤怒?还是觉得这是一种必然?亦或者不想发表看法?你会鄙弃文明的造物吗?
  2、你怎么看待那些普通的动物?你是否能从与你狩猎形态相近的动物处感到亲切与慰藉?你现在如何看待人类——或自己——饲养、宰杀和食用它们吗?你如何看待人类驯化动物,泯灭它们的野性?你会尽己所能照顾城市中的流浪动物吗?
  3、你会利用自己的力量,在这座城市里为自己谋得一席之地吗?你会在夜晚报复在白天冒犯了你的人吗?你会像影片与游戏里那样,作为黑夜里的英雄会惩罚你所认为的恶徒吗?诚然,城市的法则远远不止这么简单,但你想过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它吗?你将做些什么?
  4、你是否还会与普通人类恋爱、组成家庭,甚至诞下孩子?还是说你只能选择盖亚子嗣作为爱侣?如果你的爱人和孩子是普通人,你会告诉她这一切吗?你将如何处置自己的人际关系?你是否会选择几个人类作为自己在白昼世界的代理人?
  5、你如何看待自己的兽群,如果你有的话?你希望兽群能够为你提供什么帮助?是狩猎的机会,是夜巡的队伍?你想要建立属于自己的兽群,获得权力吗?你想让自己的兽群成为什么模样?你会去帮助那些初生的盖亚子嗣,帮她们度过觉醒之初的那段时间吗?

  第四部分:其他思考
  ——善恶是一个疑问,人类以肯定作答,荒野以否定作答,从来如此。
  1、盖亚子嗣的法则就是荒野和野性的法则,自然的法则。它是残酷的,弱肉强食是永恒的主题。在原本的自然世界,这本来无可厚非,但掺杂进人类的心智时,它就会转向邪恶和残暴。你是否还用曾为人时的道德与伦理约束自己和他人?你是否还渴望公理、正义、仁慈与善良?
« 上次编辑: 2020-09-22, 周二 23:25:00 由 风见幽华 »
Ever   Dusk    Never   Dawn
  暮色永垂    黎明不至

线上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23
  • 苹果币: 3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职业背景修改与画风修正
« 回帖 #3 于: 2020-04-17, 周五 16:31:21 »
画风修正

  无论如何,这还是一个现代背景下的故事。它涉及了某种程度的现代文明焦虑,城市生活,以及废墟探险。你不必真的在这个故事里穿戴中世纪的盔甲,并且挥舞骑士剑。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把长剑变成利爪,把盔甲变成你正常的衣服。也就是说,在挥舞一把长剑的时候,你可以看上去就像是在用自己的天生武器作战,而你依旧可以穿着现代人的T恤,背心,甚至穿着丝袜和高跟鞋在肮脏的下水道里使用回旋踢……只要你愿意。

  但这种画风调整不会对实质上的规则和数据有任何影响,你可以认为你只是把盔甲和武器幻化成了其他的东西。虽然看上去你用自己的利爪作战,但你使用长剑的伤害骰,你的攻击照样视为人造武器攻击,你也照样会承受穿甲带来的隐匿劣势,只不过这个隐匿劣势会用其他的方式来展现——比如你“恰好”踢到了某个空罐头之类。你在使用具有其他属性的武器时,它的特性也一切如旧,只不过在视觉表现上会有所不同。例如你在使用长枪发动长触及攻击时,会表现为你转身用自己的长尾巴给了对方一下(哦,如果你有长尾巴)。不过,例外在于远程武器。你没法用自己的牙和爪子发动远程攻击,对吧?你不能把自己的牙和指甲掰下来甩出去。所以如果你用弓弩战斗,那么你的画风一切如常。

  如果你愿意用正常穿甲持剑的画风,也完全可以。不过你得思考一下一个大铁罐头出现在现代文明的废墟里,或者穿梭在黑暗的大街小巷中的画风合理程度,并且最好给出一个令人能够接受的解释。



现代武器与护甲

  我们知道,热武器无法对盖亚子嗣产生任何实际影响,但现代世界的冷兵器依然可以,因为即使是在近现代出现的,但概念上依然是在世界分裂之前就存在的“冷兵器”。但是在这里我们依然不会把每一件近现代冷兵器(哦,对了还有护甲)都列出来,那太他妈麻烦了。下列是一些近现代武具和PHB已有武器的对照表。不过即使如此,我仍然建议你们别用这些花里胡哨的玩意儿……不会真的有人想用棒球棍去揍狼人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格斗武器:就是格斗武器。我房规里写的那玩意儿。范例武器:指虎。
  轻型钝器:视为短棒club。范例武器:甩棍,警棍。顺便一提,电击棍的棍是有效的,但是电击是无效的。
  重型钝器:视为硬头锤mace。范例武器:金属球棒。对,就是你用来砸爆僵尸脑袋的那玩意儿。
  轻型利器:视为匕首dagger。范例武器:折叠刀,水果刀。在扎别人之前可能先扎到自己。
  中型利器:视为镰刀sickle。范例武器:切肉刀,中式菜刀。有道是,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重型利器:视为手斧handaxe。范例武器:甘蔗刀,消防斧,开山刀。记得森林开场从飞机里捡的那玩意儿么……
  现代护甲:视为镶钉皮甲studded leather。范例护甲:防弹背心,防刃背心。这些东西真的没啥用,相信我。
  现代盾牌:视为……呃,就是盾牌shield。范例盾牌:防暴盾牌。一般来说,在盖亚子嗣的决斗里,龟缩在一面大防暴盾后面是会被人看不起的。



野蛮人、战士与武僧

  獠牙,还是长剑?把这三个职业摆在一起的原因只有一个。在战斗方式上,野蛮人趋向于野性一端,用无休止的荒蛮狂怒击垮对手;而武僧则更加偏向于理性一端,以高超技艺和澄澈内心取胜;战士则正好处于这两个职业的中间位置。在你决定角色职业的时候,不妨先思考一下:你希望自己的角色以什么方式战斗?你的盖亚子嗣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将敌人砸碎?还是理智而冷彻地控制自己的野性,以更加“人类”的方式作战?你的盖亚子嗣是渴望宣泄狩猎的欲望,还是试图以强大意志束缚它,控制它?你是打算释放心中的野兽,还是为它戴上枷锁?



德鲁伊,游侠与游荡者

  荒野,还是文明?如果你选择这三个职业,那么你可能需要更多地考虑一下,自己的角色对于荒野和文明的看法。你想要离文明更加近一些?还是离荒野更加近一些?你是否认可人类直至现在仍然是大自然的一份子?你如何看待城市的存在意义?如果你认为城市文明可以成为自然的一部分,在你的理想中,人类和荒野应该如何共处?你可以毫不在意荒野与文明,你利用自己可以利用的一切,你已经被城市驯化——即使荒野被摧毁,森林被砍伐,你也能在城市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你也可以是城市中的猎人,在保持野性不泯的同时践行黑暗城市的法则。你也可以是野性之力的代行者,在文明中试图保留原初野性的智者。



吟游诗人,牧师与圣武士

  信仰,还是信条?你可能听到了来自冥冥中的召唤:祖灵们向你传递着她们的声音,亦或者,一种更为奇妙的力量触碰了你。无论是原始信仰还是道德信念,毫无疑问都是人类创造的事物,它只会在人的心智中出现,与暗影同样是重铸世界法则的力量之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你聆听天地万物的声音,并且奏响那来自内心深处的灵魂之声,那么你可能更偏向野性;如果你成为一个圣武士,认可并且以道德作为衡量行动的标尺,那么你可能更加偏向理性;如果你成为一位信奉神圣显现,尊奉祖灵的牧师,那么你可能不偏不倚地走在这二者中间。你该如何以自己的方式践行信条?是履行古老戒律,还是以野性之身挥舞公理之剑?做出你的选择。



术士,邪术师与法师

  天赋,还是学习?对于巫术的施行者而言,魔法力量有许多种显现途径。就如同野蛮人、战士和武僧一样,术士是原始而狂野的魔法使用者,是不假思索,仅以纯粹情绪与强大意志引导魔法能量,而不去思索所谓原理;而法师则通过理性研究来解读那些古老的文字,谨慎而小心地试图理解魔法机理与运行之道;而邪术师则行走在她们当中,既试图沟通和引导冥冥中的未知力量,也以自身技艺和经验来驾驭它们。你希望自己的角色以哪种方式施行巫术?将自己化身为魔法源泉?还是与冥冥大能立下契约?亦或者抚摸厚重而破旧的兽皮书,从那艰涩文字中发掘力量?
« 上次编辑: 2020-09-09, 周三 15:35:32 由 风见幽华 »
Ever   Dusk    Never   Dawn
  暮色永垂    黎明不至

线上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23
  • 苹果币: 3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一些注意事项
« 回帖 #4 于: 2020-09-14, 周一 12:01:11 »
  注意事项

  规则:5E。
  扩展:核心,其他可申请。
  种族:仅能从荒野族裔中选择。
  等级:初始等级3级,升级HP取最大,可投点可购点(27buy)。
  职业:因为是solo,所以允许同时选择2个子职,并且去掉诗人激励中“不能指定自身”的描述。
  世界观:盖亚子嗣



  世界背景

  现代地球,日本,某个临海的繁华城市。
  你是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的无数普通人之一——嗯,直到最近还是普通人。你可以是来自异国他乡的留学生,也可以是本地居民,你的人种、肤色、国籍等种种事物,在这里都不太重要。你有你在城市中的生活,无论是读书,工作,还是游手好闲,亦或者混吃等死——无论它是什么样子,都即将迎来一场翻天复地的变化。
  在故事发生的三个月前,你在报纸上看到城市中疑似出现大型肉食动物留下的痕迹,同时在小巷中发现了两具备撕扯得破破烂烂,如同被野兽啃食过的尸体。你开始担忧,但也没有想太多,希望警察能够解决这些事情。
  在故事发生的一个月前,你开始产生一些幻觉。你在夜晚听到一些若有若无的声响,如同深海中被厚重水体过滤得呜咽凄冷的鲸歌,伴随着湿润的潮涌声,一阵阵地敲打在你的耳鼓上。
  在故事发生的半个月前,你开始感到饥饿。难以置信的饥火灼烧着你的肚肠,但是在一顿饱餐之后,它却仍然没有消退,似乎生理上的饱足无法浇灭这蓬火焰。
  在故事发生的三天前,你开始觉得自己在梦游。你梦到自己来到了黑暗的海边,走入冰冷的海水之中,咸湿的海浪冲刷着你的脚踝,你忽然渴望跃入海中,追逐水下的鱼群,似乎只有这样才能释放一直在你体内燃烧的那股火焰。在你醒来后,你依然躺在床上,但双脚尽湿,沾着海滩上的砂砾。
  然后,故事发生了。
引述: 关于你的人际关系
  你的家人也在这座城市中吗?她们是什么样的人?你和你的家庭之间有什么样的联系?你至今仍然住在家里,还是已经分隔许久?
  你的工作环境是什么样的?有没有比较亲近的同事?如果你是个学生,你在同学中有没有要好的朋友?
  请仔细思考你在城市中的正常生活,并且简单列出1-2个与你关系密切的角色。这些角色将作为NPC出现,并且在你的变化中,她们也可能受到影响。
引述: 关于你的携带物品
  你获得你的职业和背景给出的武器装备与相关道具。你在故事开始时无法获得魔法物品。如果你不使用野性画风(即你选择正常地持用人造武器和护甲),那么你在故事开始时将暂时无法获得武器、护甲和盾牌,而是在稍晚的时候获得。
  你可以拥有你的背景和职业允许的物品,例如手机、自行车、摩托车等等。但你只能随身携带那些便于携带的,例如手机、充电宝、随身听、公交卡、手电筒等,你不必在人物卡中列出每一件此类物品,它们视为一直在你身上。如果没有相应背景,你无法获得诸如枪械一类通常难以得到的物品(不过枪械等热武器在游戏中没有任何实际作用)。
  你的资产由你的角色背景决定,不过你在现实世界中能掏出多少钱,通常不会对规则方面产生任何影响,也不影响大的故事走向。因此你可以在游戏中随意购买那些在你资产水平限制之内的物品,而魔法物品在本故事中通常无法由现实金钱购买。
引述: 关于你的狩猎形态
  你有两个形态:普通的人类形态,以及具有动物特征的狩猎形态。你需要决定自己的狩猎形态——是下半身呈现兽型的半人马型?还是如同狼人一般的双足兽型?你可以为你的狩猎形态进行一段简要描述。在规则方面,你从人类形态变为狩猎形态通常不需要动作,在遭遇开始时你会自动变身。如果你是一名深海氏族,在狩猎形态下,你可以选择用正常的双腿来取代鱼尾,你的基本陆地速度变为30尺,但你会失去“强力跳跃”种族特性。这不影响你的游泳速度。
引述: 关于你的角色背景
  此处的背景指规则上的“个性与背景”方面。你可以选择游戏预设的背景,并且自行决定特征等,你也可以不使用游戏预设的背景规则,自行选择两项技能熟练,两种工具熟练,一套服装,一套工具,以及任意三件冒险用品中列出的道具。
引述: 关于盖亚子嗣
  在故事正式开始之前,你只是对一切异常事物都一无所知的普通人(即使你在规则上有奥秘技能……),你不知道关于盖亚子嗣的一切知识(即使你看过全套设定!),你要以一个真正的普通人的态度去看待发生在你面前,以及你身上的所有异常事件。
« 上次编辑: 2020-09-19, 周六 11:15:42 由 风见幽华 »
Ever   Dusk    Never   Dawn
  暮色永垂    黎明不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