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世设】魔法与太古之力  (阅读 6365 次)

副标题: 修改使其变为通用的魔法设定

离线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23
  • 苹果币: 3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世设】魔法与太古之力
« 于: 2015-02-27, 周五 09:49:04 »
“言语中有着力量……召唤生灵,改换物质,创造幻象,掌控天候……最初的言语,那就是力量本身。”
——一位法师在教导自己的学徒

“我族始祖在创世之初以言语真字自海中唤起诸岛,世界方由此完善。汝等凡人却竟敢以这技艺自夸?”
——一头巨龙,在杀死一名法师之前说道



 
太古之力与力之子

  无数巫师与学者都曾经自内心深处发出过这样的疑问:魔法——凡间生灵所能掌控的至上伟力——究竟来源于何方?其本质又是什么?但只有他们中的极少部分人能够知晓其答案,并且回答这个问题。

  魔法,是创世之力的一部分,是它极其微小的碎屑——微小到甚至连凡人都能够掌控的程度。凡间生灵便将这管中窥豹所得来的细微碎屑称为“魔法”,或“魔力”。魔法的力量,又称太古之力,流淌在所有物质世界之中,亦漫溢在灵性界域,充斥于位面之间,它无处不在,是如同彗星般的创世之力掠过诸界后留下的波纹。当一道创世之力穿过诸界,在它的轨迹附近便会留下格外浓郁的太古之力,而在此处诞生的世界便拥有富足魔力,足以令被凡人称为“魔法生物”的存在诞生,也足以让凡人接触,并且拥有魔法。

  太古之力潜藏于万物之中,当这力量自大地山川之中勃发而出,便易形成含有力量的神圣之地;显现于云雾风暴之中,便形成强大的独特天象,自古以来凡人崇敬的神山圣地,乃至于超凡现象大多如此,凡人祭司以这些圣地与异象为神灵,生发了最古老的信仰与崇拜。而当太古之力自凡人以外的生灵,如野兽、禽鸟、草木之中显现,便会生成具有魔法能力的超凡生物,最后,当这力量显现于凡人身上,便会产生力之子。

  “力之子(Child of Power)”,指那些具有力之天赋的人。她们无需教导便能听到太古之力在自己灵魂中发出的回响,并且能够说出,能够导引。这天赋是命运和世界给予她们的赠礼,但它的显现却毫无规律可循,或者说,无法被凡人所理解和预测。力之子的后代未必有力量,而平凡人的家族中完全可能诞生伟大的术者。力之子是最初的施法者,她们可能因为与天地相合的异象而被选中作为祭司,执掌祭祀,施行法术,保佑群落,驱散灾厄,带来福祉;也可能被认为是恶魔的子嗣,受到诅咒的孩子,女巫与魔物苟合而生下的婴儿。

  但并非所有力之子都是生来便具天赋,同样有一些人能够受以其他形式存在的太古之力启迪,或者与之结合,成为后天转变的力之子。这些力之子通常受取来自于神圣土地,或者超常现象的恩惠,亦或者与超凡生物——例如龙——久居一地,受到了其它力量的浸染。但伴随力量而来的同样可能是不幸或者灾厄,这些太古之力往往会在她们身上留下独特的印记,与龙共处的力之子可能拥有龙类竖瞳,体温高于常人,皮肤赤红或焦黑如同被火焰烧灼;在暴风雨中迎接超凡天象的力之子可能会如同被闪电劈中,或是说话呼吸带有风雨之声;在大地深处受取太古之力的力之子甚至可能拥有岩石般皮肤。许多立志成为法师,但并非力之子的普通人会去圣地寻求力量,不过通常情况下他们都会殒命于彼处。

  力之子最初的天赋与力量是粗浅的,这些原始的巫艺非常朴素,但是真正伟大的法术就是从这些技艺中所生。最早出现于凡间,为人们所接受的也大多都是一些寻查,修补,治疗,占卜,或者变形、幻术与戏法之流的技艺,但随着力之子们彼此交流、学习和传授,一起钻研魔法,创造新的魔法咒文,更伟大而富力量的技艺便由此诞生,力之子们成功将天赋梳理成了一门精湛技艺,而学习与教授这门技艺的人,便被称为巫师,或曰法师。

  虽然魔法力量只垂青于力之子,但是凡人并非不可能成为法师。普通人同样可以跟随女巫术士学习法术技艺,只不过他们无法像真正的力之子那样快速掌握创生言语,只能以凡人心智与记忆苦学。天赋的超然与优越便在于此——力之子在法术一道的进境速度远比普通人更快。而真正的巫师通常也只选择力之子作为自己的学生和继承者。这便是命运:大法师的孩子经过不懈学习仍然可以成为一名不错的巫师,但普通人家出生的力之子或许一梦顿悟就可凌驾他一年苦学。



 
编织咒文与施行魔法

  每个物质世界都浸泡在太古之力的波纹中,如同浸泡在水中的卵石。而这力量在凡物与世界的灵魂中产生的回响,凡人名之以读音,书之以文字,便是“太古语”,又称为“原初语”,或“真咒文”。力之子的天赋便在于此——她们不但能听到这灵魂中的声音,而且还能自口中说出。最初也是最为简单粗浅的魔法只是力之子心中存有某种强烈意图和情感所喊出的单字,或是发出的喊叫所引发的变化——比如点亮一盏灯,让一块石子凭空飞起来,召唤一束光,或是让他人晕眩几秒。这甚至算不上咒文,最多只能算是咒文的一个字节。

  效果愈复杂,愈精巧的魔法,愈是需要复杂而冗长的咒文,愈是需要坚定、强大而精密的意志与思考。许多巫师将编织咒文比喻为用丝线编织绳索——将一个个字词组合起来,让力聚集,移动,变成力的线条,以这些线条捆绑,束缚和拉扯其他物体与生灵——但是他们忽略了,光有精巧的咒语毫无作用,真正推动咒文的是意志,巫师必须时刻明白自己的意图,把握自己的内心,理解这些咒文的作用与效果,才能够完全掌控魔法并且施展它们。即使让毫无意图与存想的幼童来诵读创世与灭世的伟大言词亦毫无作用——因幼童不理解这咒文的真义,不存有想要发挥与施展它的意志。

  真正聪慧的法师们都知晓,强大咒文总是影响着世界的平衡与变化。每当有巨大力量被编织成型,都会如同一注激流注入静水一般,在整个世界造成波澜。这并不仅仅是肉眼可见的物理变化与破坏,还有更深邃的力的变化与流动。世界的力量是一个完全的整体,任何一点微小变动都会导致整体产生变化,潜藏于世界内部的太古之力也并不是一成不变,它们会流动、移动,犹如囊中水银般晃动挪移,然后透过地表海洋勃发而出。地震、山崩、火山与海啸均是这力量的体现方式,而除此之外还有更加强大而不可抵挡的灵性灾厄——亡灵蠢动,兽类癫狂暴躁,远古的猛兽和超凡生物自沉睡之地醒来,在力量错位与失衡的狂躁驱使下展开破坏——许多超凡生物天生就能感知或目视太古之力的变化——甚至于整片地区的法术力量完全混乱乃至失效。

  故而严谨巫师们极少随意使用那些强大咒语,因为它们对世界平衡的破坏实在太过剧烈。而使用咒语也就意味着投入自己的意志,有时,施行过于强力的魔咒有时反而会遭到咒语的反噬,耗尽意志心智而变为行尸走肉。一些从太古流传下来的强力法术之上也往往寄宿他人意志——它的历代使用者或创造者——法师们通常认为,越古老的法术越强大,因为历史越久,一般也就意味着有越多施法者的意志与力量集中在它的线条之上,施展它们也就愈危险,不坚定的意志往往会被那些施法者们残留的力量所腐蚀。



 
真名与寻找真名

  在原初语中,每一样事物都由一个或一组音节来代称。而这便是象征其本质的语言,这些音节词汇就是法师们所说的“真名”。真名构成了原初语,事实上,原初语正是一张近乎无限的真名列表,它没有语法,规律,构造,所有事物——生物,物体,概念,动作……对应的名字均在其中。想要解读真名的规律,探寻其语法结构均属不可能。

  真名一经以正确方式说出,就会产生力量——呼唤野兔真名就会召来野兔,念诵“推动”言词就会产生无形推力——故若非必要,巫师都会尽可能扭曲真名读音,来消弭其力量,以免引发事物变动,带来不好后果。而将真名转写成的符文,“力量符文”,经写出也会产生力量。高明巫师会在撰写符文时前方加一沉睡字词,让真名力量暂时沉睡,而当说出唤醒字词时,符文中的力量就会被引发。巫师们常以真名来控束事物,对于受控的事物而言,真名涵盖的范围越小,能发挥的效力越强。对一个人呼以“人类”真名所产生的约束力远远不如直呼她个人真名更加强大,被呼真名之人需要极强巫力,意志与高深技艺才有可能抵御。故巫师均会尽力隐藏自身真名。

  但并非所有真名都能够被巫师所使用,也不是每一个被寻得的真名都能够被织入咒文之中。巫师不能掌控和使用自己力不能及的强大真名。通常而言,真名按照涵盖的事物范围大小可以划分为伟大概念(灵魂,时间,空间,世界),事物现象(风暴,地震,昼夜),整体事物(具体事物种类的名称)与个体事物(每个个体事物的名称)四种,对于凡人巫师而言,要完整操控诸如光明、黑暗、时间等概念的言词真名几乎不可能,即使最强大的巫师也只能从这些真名中借取一小部分的力量。

  因此,对于咒文而言,至关重要之处就是对真名进行“约束”,这也是咒文的精髓。真名是咒文的核心部分,它代表咒文指向何种事物,或要驱策何种力量。环绕在真名之旁的咒语,则是加诸于其上的限制。口呼完整的“人类”真名会不可避免地引导力量去控束所有人类,法师心智恐不能承受,因此需要以咒语限定真名范围与作用方式,如“面前十尺处的那人”等。因此法师的咒文千变万化,每一个法师编织和撰写咒文的方式都不相同,也正因如此,凡人才创造出千千万万种神奇法术。但归根结底,咒文只是引导真名的手段,若巫师自身巫力足够强大,灵魂明澈,意志检定,则可省去咒文,以纯粹意志控束真名,为其加以限制。

  生灵若想寻找事物真名,则必须进入梦之时,或称灵界。在那里,她们将能够更清晰地听到太古之力在灵魂中的回响,万物真名就存在于该处的无尽知识宝库之中。凡人要进入灵界,必须通过强韧精神,专注意志,外部刺激,视情况而定可能还需要药物辅助;而一些其他生灵,例如真龙,则天生就能够自由出入梦之时,不受干扰。若想要在灵性世界中找到某物真名,必须具备坚定意志。通常而言,对某物抱有强烈的情绪与渴求是寻找真名的绝佳辅助,许多术者以痴迷、热爱、求知、崇敬等情绪作为引子来寻求真名,这是常见手段,但另外还有一条道路可以让巫师更加快速地寻找到事物真名,这种手段就是利用更加强大和剧烈的情感——恐惧,绝望,憎恨。死亡是最能够诱发这些情绪的事物,古时一些巫师喂服弟子特制药物,然后将她们置于濒死境地,以此诱发黑暗情绪,得到真名。

  但以负面情绪寻求到的真名非常危险,它们会沾染施术者本人的黑暗意志,这些真名被一些施法者称为“黑暗真名”,它们不能被用于强化、治愈、祝福等法术,就算被织入此类咒术,也会让法术完全变质——祝福变成诅咒,强化变成削弱,治愈变成伤害。这些真名只能用于伤害他人,但同时也会伤害施术者自身。

  在寻获真名后,术者便能以此编织法术——只要她掌握某种可以作为咒文使用的、具有力量的魔法语言。龙语便是典型咒文语言。一些无师自通的乡野术者也能使用独属于自己的语言,近乎于“自语”的心灵之语编织法术,但这只是咒文体系的雏形(不如说,所有咒文语言起初都只不过是某位术者的自语),能编织出的法术也较粗浅,需要经过漫长时光的继承与发展,才能成为新的咒文语言。但在编织法术时,只有自己寻来的真名才具有力量,模仿他人口中所念的真名言词完全无效。巫师会教导学徒真名词句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编排咒文,教会她新的咒语,但咒语之中的每个真名都需要学徒自身去寻得。师傅无论如何都不能代劳。



 
魔法的戒律

  万物相化,一体至衡。对于世界来说,平衡与完整是最好的状态,但这平衡不是恒久不变的,而是处于不断变化之中。海潮来去,昼夜轮转,候鸟飞去又飞回,生命诞生又消逝,生与死,光与暗,所有力量都处于动态的平衡之中。而施展法术便是将这些力量从平衡中抽离,力量愈大的法术,愈会影响世界平衡。第一戒律规劝巫师们,除非清楚施法后的影响,否则不应随意施法,更不应随意施展强大法咒以改变这个世界。

  当你推动世界时,世界也会反推你。力从不单一产生,它们总是偶数,总是成双,总是相反,相等,并且平衡。当法师念诵咒语,以力推动世界时,世界便会生出反推的力,法师以多少力量推动世界,世界就会以多少力量反推法师。这些力量可以是念诵咒语时需承受的心智磨难,也可以是捆缚真名时的艰难困阻,更可以是法术发出后引发的异象。以咒语召来风暴者很难不让自己被风暴吞噬,试图影响他人心智者同样会将自身心智暴露于他人面前;玩火者总是烧伤,善泳者也常会溺死。

  当平衡出错时,必须采取行动。平衡总会被打破,而破损的平衡也终将被修复,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更大的平衡?在世界遭受破损平衡的威胁时,不能静待,也不能观望,否则必定每况愈错。出错的平衡不会自己被修复,它只会愈来愈失衡,最终导致毁灭恶果。平衡必须被主动修复,巫师必须主动去维护它,去解决令世界平衡受损的事件。



 
秘学十艺

  古时,乡野术士与女巫,以及秘教祭司们交流技艺时,深感彼此技艺种类杂乱无章。占卜、天候、诅咒、治疗……同效但不同名的技艺,同名却不同效的技艺,比比皆是。而后法师们建立学院,将各地魔法秘术分门别类排布编纂成典籍,方便教授学徒。在一代又一代人的编辑和梳理之下,原本庞杂的秘艺咒文被按照其根本目的与作用方式被分为十种(“其他”不算为单独一类),统称为秘学十艺。但事实上,世界上有无数咒文秘术,要将其全部分类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即使是秘学十艺也并非尽善尽美,但用来梳理与划分常见法术也已经十分足够。

  防护(Abjuration):专精于还原、推离、保护、束缚和消解的法术,这一系列咒语能够生成强力的保护,让施法者或法术目标免受伤害与影响,让有害的物体与生物远离自身,也能够解除已经被施展的咒语。

  惑心/幻象(Charm/Illusion):专精于惑乱精神心智的法术。惑心术能够控制和魅惑他人,让自由人变为施法者奴仆,煽动他人情绪,或者以幻象伪装自身,营造幻影,操弄记忆心灵。

  力能/天候(Force/Weather):专精于驾驭力量,操控自然的法术。专修这一系法术的法师声称自己的魔法是推动与改变世界的魔法。的确,力魔法可以推动世界,令法师放出炫目的光焰与雷霆,也能够改变天气与气候,甚至影响海洋、大地和山脉。但同样地,它也十分危险,无数法师殒命在自己召来的雷霆、风暴与地震之中——“当你推动世界时,世界也会反推你”。

  诅咒/祝福(Curse/Blessing):专精于运气、诅咒、概率和祝福的法术,咒术是一把双刃剑,它既是诅咒,也是赐福。它能够削弱他人的力量,带来灾祸、虚弱、疾病和不幸,也能够驱离厄运,使人变得更强壮、有力、健康和幸运。许多邪恶咒术往往也伴随着幽灵、邪鬼等恶毒仪式。

  变换(Alteration):专精于改变生物和物体形态或者本质的法术。变换是法师们钻研的伟大技艺之一,它能够将水变为酒,将物体放大或缩小,将人变为动物或物体,抑或是反其道而行之。但是变换同样是最为危险的技艺之一,尤其是对其他生灵所施展的那些。历史上不乏有滥用变换法术所导致的悲剧,而这些悲剧后来都被改编为故事,在法师们的口耳间流传。

  召唤/创形(Summon/Creation):专精于从其他地方带来灵体、物质或生物的法术,或是反其道而行之。召唤术与创形术的差异之处在于,召唤术从某个实存界域召来作用对象,而创形术则从虚空之中造出。此外,这项法术也能够让法师传送自己,他人,或仅仅是一个虚假显像到其他地方。

  预言(Divination):专精于占卜、寻查、探知,获取信息和情报的法术。它能够让法师得知过去、现在与未来,看到和听到远处的事物及声响,知晓自己想要寻找的事物在何处,甚至是预测自己和他人的行动。强大的预言师能准确预言几百年之后的灾厄,也能获知千年前的过去。

  治愈(Cure):专精于治疗他人的法术。在所有的魔法技艺之中,治愈是最受人欢迎的技巧之一,也是受普通人误解最少的技艺。治愈法术很少有攻击或者负面性的效果,它只为了医治和强化他人而存在。法师们均认为治愈是一门高尚的技艺,它可以医治生灵的伤痛,修补物体的缺损,甚至是治疗自然大地的伤痕。

  死灵(Necromancy):专精于操弄生死的法术。与治愈相反,死灵术士所有法术之中受人误解最深的技艺。它可以产生腐蚀肉体的黑暗,也能够操弄灵魂,复活死者,招来瘟疫,呼唤幽灵,甚至是直接杀死摧毁某个生灵。死灵师们总是宣称说自己所专注的技艺是秘学十艺之中最伟大的一种,但实际上,它也是最危险的一种。

  精魂/梦境(Spirit/Dream):专精于行走于梦界,作用于灵魂的法术。精魂术可以让法师与自然大地的精魂沟通,进入生灵的梦境,跨越物质与灵性的隔阂,直接与太古之力的化身交流。如果想要脱离物质世界,短暂前往灵的领域,就必须借助这些魔法。同样,它也可以安抚那些躁动的精魂,以及解救心神被摄去灵界的凡人。

  其他(Other):无法被划分在上述任何一系中的法术,或者古代相传的秘术,因为太过久远而无法分类。
« 上次编辑: 2020-09-08, 周二 10:15:21 由 风见幽华 »
Ever   Dusk    Never   Dawn
  暮色永垂    黎明不至

离线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23
  • 苹果币: 3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Re: 【世设】魔法与太古之力
« 回帖 #1 于: 2019-03-10, 周日 00:06:44 »
  神秘体验与世界记忆

  巫师编织咒语,超越凡俗时,能够得见那席卷天界的光辉之风;德鲁伊探求大地根源之力时能够见到自身内心的野性化身;在这世界上,存在诸多神秘事物,智者说,它们都是世界的记忆——当某人触及了世界的记忆,它就会呈现在那人面前。即使是乡野村夫误入太古之力强盛的圣地时,也能够受其影响而看到世界记忆,便如同得见一片奥秘宝库,尽管她可能并不知道那图景究竟意味着什么。

  世界记忆是囊括所有生灵的梦境,自我,心声,欲求;以及发生在所有地方的所有事情,所有过去痕迹与未来丝线。它是一片遥远土地,每种神秘体验都有着同一根源,并且都将体验者连接至世界记忆,只不过每个体验者在世界记忆中寻找到的事物不同,所经历的神秘体验也就不同。

  无论通过何种途径,任何人均有可能打开这神秘大门。在具有真正力量与技艺的人面前,世界记忆某种程度上是可控的,在向内自省或向外求索时,她们往往能够通过自身内在的灵性,从而连接到外界的深层根源之中,从而浏览那铭刻在世界之中的神秘信息。一位技艺纯熟的占卜师能够通过药物和法术的辅助来取得对未来的预测,或者对过去的回溯,这就是一种非常典型的神秘体验。当她在如此做时,便等于是在世界记忆之中寻找自己所需的信息——也即在另一重时空之中逡巡徜徉。

  世界记忆是外在灵性与内在灵性的中转站,一位入梦师可以借由世界记忆将自己的灵魂意识投射到梦界之中,尽情浏览他人梦境,也能够进入某个特定生物的梦境之中;一个萨满或者蛮族战士也可以在药物帮助下深入内在灵性,发掘自己心中的野性力量。即使是相隔千里的两人,也可以在世界记忆之中彼此相见与交谈。精熟的寻查大师能够借此得知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某些事件,而即使对秘术和巫艺一窍不通的苦行者,也能凭借对自身灵性的锤炼,进入世界记忆来获得命运的启示。

  下列是常见的神秘体验。

  内心野性:体验者将看到以动物形态出现的内心野性之力,这是由任何智慧生物都具备的本能、情感和欲望所凝结成的精神体,它代表体验者内心深处最为真实的欲求和最原初的自我。通常而言,内心野性的心智如同婴儿一般纯粹空白,但是却蕴含极大力量。它通常是体验者必须接纳的真实自我,必须控制的庞大怒气,以及必须驾驭的强烈欲望。当体验者本身所代表的理性化身与内心野性同化一体,体验者就能获得力量。

  幻象:体验者将看,嗅,听,尝,或者接触到光怪陆离的瑰丽幻象,这可能是在睡梦中的一瞥,也可能是在白昼时突然降临的奇妙幻景。幻象的具体种类根据体验者的自身情况而不同,但是几乎没有两个体验者会看到一模一样的幻象。这幻象往往是某种预示,体验者心情的反应和体现,他人对她的思念,或者什么都不是,仅仅是体验者脑中生发出的癫狂幻念。

  过去一幕/预知未来:体验者将看到过去或者未来的景象,亦或者得到命运的神秘启示。这种预知或者启示有时明确易懂,有时却充满了象征、比喻、暗示和解谜。

  共梦:体验者与他人做着同样梦境,进入他人梦境,或者被他人进入梦境。这种神秘体验是梦境的变化,强烈的思念可能会导致这种体验,而入梦师,或者具备操梦能力的生物也会导致这种体验。共梦在一对彼此分离思念的坚贞情侣,或者情感联系紧密的兄弟姐妹,父母亲自之间极为多见。

  另一自我:体验者将看到另一重自我。这个自我化身通常是她不愿面对的回忆,不愿提及的过去,以及不愿承认的真实自身;亦或者是体验者分割出来的多格之一,她可能会与体验者一模一样,也可能是体验者的幼年模样,或者更老。这种神秘体验往往需要体验者去克服并且接受。

  超越时间:又称为走马灯,体验者会看到自己从出生开始到直至现在的种种,犹如走马灯或幻灯片般疯狂循环播放。这种神秘体验将体验者的一整个人生浓缩为短短一秒。它在死前最为多见。据许多逃离濒死劫难的人述说,在死前一刻的确重新观看了一遍自己的人生,就连自己早已忘却的微小细节都纤毫毕现。

  欲念满足:体验者会在出神,梦境,或者其他精神恍惚的时刻产生宛如春梦一般的幻念,她会在这种幻念中与极有吸引力的同性或异性交合或彼此爱抚。这种神秘体验通常意味着欲求的无处发泄,或者更深一层的暗示——它暗示对外在力量的妥协或接纳。在许多神话传说中,少女因做春梦而受孕,亦或者是王者英雄在梦中与仙女交合,前者生下的子嗣将成为统治者或英豪;而后者将建立功勋,获得对土地的统治权。实际上,春梦中出现男性通常意味着“被授予”;而出现女性则意味着“被接纳”。

  灵魂出窍:体验者的灵魂如同出窍一般,瞬间去往物理上不可能实现的地方,看到远处景象,或者仅仅是能够脱离身体四处游走。

  远隔交谈:体验者与另一人,或者多人的心念灵魂在某处空间中聚集见面,并且交谈。即使她们各自的本体不在该处。

  死者出现:体验者看到真实已死的某人在自己面前出现,这并不限于做梦时梦到死者灵魂,即使在白昼清醒时,她也可能看到死者灵魂以半透明的幽灵身躯,或者不透明的真实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而除了自身以外的其他所有人均无法看到这灵魂。有时,体验者也会看到自己被许多死者所包围,甚至在生时便踏入冥水边界。
« 上次编辑: 2020-08-31, 周一 23:34:58 由 风见幽华 »
Ever   Dusk    Never   Dawn
  暮色永垂    黎明不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