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夏亚The Shaar  (阅读 614 次)

副标题: 易山log整理

离线 林夜泉

  • Knight
  • ***
  • 帖子数: 198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夏亚The Shaar
« 于: 2015-04-07, 周二 17:32:26 »
第一章:初到
龙牙历2015年3月10日
诸事不宜
夏亚城。
草原的气候很奇怪,四季之中夹杂着雨季和旱季,每年的12月到2月是旱季,7-9月是雨季。女神苏伦保佑,刚刚过去了一场春雨,让空气中略微有一点点湿润。
一年一度的春分节快到了,这是草原上一年中唯一的节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八部的头领约定了一个规定。在春分日的前后30天,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出入夏亚城。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在每年的这个时间里来到夏亚附近做生意。也有附近的国家的商人嗅到了金钱的味道,也纷纷想要来大赚一笔。
一个穷小伙,牵着一匹老马,走在夏亚城中熙熙攘攘的贸易区。四周有衣着华贵的商人,有披坚执锐的武士,有信仰虔诚的牧师,也有贼眉鼠眼的小偷,每个人都尽力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小伙子叫易山,是桑塔部还活着的人之一,在长途跋涉之后,他终于来到了以前只在人们口中听到的大城市,易山几乎看到任何东西都会觉得好奇,恨不得能停下脚步仔细端详一下,一方面他并不像在那么多人面前表现出乡下小子的没见识样儿,另一方面,他需要尽快的找到部族被屠杀的真相,他需要找到。。。线索?易山完全没有头绪,他根本没在城市中生活过,只知道应该找什么人来打听打听消息。
皇天不负有心人,闲逛了几天之后终于听到了什么。
这是一个卖盐的商店,声音是从里面传来的。盐作为西林部的特产向来都是暴力行业。虽然草原上也有一些水泡子是咸的,但是煮盐可是一项耗费人力物力的工程。而且盐里有碱,很难下咽。
“桑塔部几个月前所有人都死了。”随即声音戛然而止,似乎是有人把说话的人嘴封上了。
易山艰难的推开人群走到商店前,把手指插在盐堆里——倒不是想做些什么,只是觉得这种感觉很舒服。“你们这盐怎么卖啊?是正经海盐还是井盐(对水泡子里的盐的称呼)啊?”
"看这颜色,这手感,绝对西林海盐,井盐尝着一股涩味儿,哪儿有那么好。"做生意的是一个女子,皮肤黝黑,颧骨突出,眼睛发红,一看就是经年在海边生活的渔民。
易山没接茬,抓了一把放在鼻子下装模作样的闻了闻,“嗯嗯,还可以,你们是西林部的人?”
“是啊。”女子觉得这个问题没有回答的必要。
“哦哦”然后易山压低声音道“我刚到城里不久,听说有个部族出事儿了?好像是桑塔部,你们海边的人消息都灵通,透露透露呗?”
“哦,我不知道什么桑塔部出了什么事儿。”女人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从面色来看略微有些不快,意思是没买东西还想套话?
易山偷偷的在手里藏了一枚金币放在女人面前的桌子上。
“老板,顺便给我拿些盐巴。”盐巴这个词是桑塔特有的说法。
女人看到前后满意的点点头,拿出一张厚纸,"来,跟我去拿盐."说完站起身向后走.
易山环顾四周,看了看有没有值得注意的事情——这是草原生活养成的习惯,狼,总是在你身后出现。
商店里安静,外面喧闹。似乎没人注意到你们。
看到没有异常出现,易山安心的迈步跟了上去。
走进了一个貌似仓库的房子里“你要问桑塔部的事儿?”女子直接问了出来。
易山停在女人身前,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四处打量了一下这个仓库。仓库不大,放着鱼干,干海草,盐等海产品。很明显是一家渔民。
“恩,老板,可别骗我哦,我在桑塔部可是有朋友的。”易山无奈的说道。
“小伙子,听口音是东边来的吧。朋友?现在那个部落大部分人都死了,你朋友估计也凶多吉少”
“什么!?”易山假装惊讶“怎么会这样?!难道是马贼干的嘛?不会吧。。马贼不可能杀死那么多人。。。”来夏亚的一路上,易山已经思考了各种可能性,但都有各自的破绽,马贼虽然这些年日渐猖獗,但他们的力量是不可能灭掉整个部族的。
“马贼?你太高看他们了,这些人只不过是草原上的老鼠。真正有实力的只有这几个部落。”
“那难道是。其他部族干的?”易山小心翼翼的问道。
“用屁股想都知道,现在的夏亚城最有势力的是叶赫部,你说是谁干的。”
“叶赫部。。。”易山暗暗的攥了攥拳头“对了大姐,是不是各部族马上就要到这里来开会了吧?难道其他部族就这样看着一个部族被屠杀么?”
"怎么能就这么看着。等着吧。这夏亚城到时候肯定会杀个尸山血海。。"
“。。。你的意思是。。。有可能各大部族会为桑塔部讨回公道?但叶赫部现在那么强。。“
"讨回公道?就当是真的吧.他们要真有心联合就不会那么太平了."
“但是很奇怪啊,叶赫部为什么会攻击桑塔?据我所知桑塔部这些年越来越弱,而且地处偏远,根本没有和叶赫部冲突的理由,更没有什么可掠夺的资源啊。”
“卿本无罪,奈何怀璧。桑塔的头领是草原上最强大的武士,可以以一人之力剿灭马贼团。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即使他再没有上进心,也要懂得这个道理啊。。。”
说着女子感叹了一下。
“叶赫部真是欺人太甚了,真想把草原变成他一家的吗!我不相信其他6部能够坐视不管,那样岂不是真会让叶赫一口一口的蚕食掉?”
“谁也不想让另一个做大,所以即使联盟也是互相防范。”
“恩,多谢了老板,对了,还有个问题。。城里有什么地方可以做工的么。。我刚来城里,带的钱不多。。”易山有点儿不好意思,毕竟口袋里没钱的男人是很窘的。
“河边有港口,看你身子挺强壮,应该能找到脚夫的工作吧。”女子说完拍了拍易山的肩膀。
“谢啦”易山准备出去了,“啊对了,我的盐巴。。”
“给你。”说着女人利索的包好递了过去。
“再见”说完易山走出仓库,牵起马向港口方向走去。
« 上次编辑: 2015-04-07, 周二 17:45:15 由 林夜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