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小说]重新开始的故事  (阅读 4290 次)

副标题: 枪·血玫瑰·Necromancer番外篇

离线 mistmoore

  • 马杨·米斯莫
  • 版主
  • **********
  • 帖子数: 736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小说]重新开始的故事
« 于: 2007-03-24, 周六 21:06:11 »
  (仅以此文献给精彩的科学魔法世界)

  第一节 秋夕重忆长恨歌

  这个地方的深秋,从来都会有满天飘舞的悲伤落叶。
  反射着夕阳光彩的碎片,随风散步在整个城市的上空,然后围绕着参天古木飘然而下,在树海扎根的泥土地上编织起巨大的地毯。
  圣森最美丽的六景之一“树海叶舞”,是十月给森林城市洪里那斯提带来的礼物。
  礼物摇曳着,穿越林间的阳光,停在某位客人的皮鞋上,最后被一只大手拣了起来。
  手的主人是个轮廓棱角分明的男人。岁月在他曾经英俊的脸刻上了烙印。而十多年来唯一没有改变的,是他锐利如隼的目光,以及……
  ……那一身永远不会变的打扮。
  银光闪闪的上身铠甲,背上的厚实双手剑,当然还有整个大陆独一无二的那部拥有一对1500cc发动机的摩托车。
  “Daylight!”(白昼术)
  穿着铠甲的男人将手中的落叶化作一个光球,小心翼翼地放到自己爱车的车灯罩里,然后把灯罩装上。
  于是,稍显幽暗的林间马上出现一条直通前方的白色光柱。
  “这样就能省下那部分用于照明的燃油了……”
  (难道说全面跨入工业时代的科学魔法世界也有能源涨价的问题么?)
  男人跨坐上摩托,用不甘的表情仰望着正前方树海上的建筑群。
  他又一次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那是精灵四大家族之一萨斯凯尔家族的府邸。
  “塞罗,我又回来了。这次我不会再输给你!”
  大陆历1265年,公历1905年10月1日,下午5点整。
  相隔整整十五年后,大陆第一骑士里昂•冯•兰斯洛特(LyonvonLancelot)再一次踏上洪里那斯提的土地。
  这座城市对圣骑士来说,是他永生难忘的几个地方之一。
  难忘程度应该仅次于他和那个人决斗的神庙。
  ***
  众所周知,想要激怒一个圣骑士并让他爆发出顶点实力,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公然质疑他的荣誉。
  不过,对大陆最强骑士里昂来说,还有一个方法也是很有效的。
  那就是公然质疑他的驾技。
  不过这个世界上总有不怕死的强者,比如某个曾经率领龙骑士以血肉之躯对抗过最终战舰的家伙。
  短短一年里便已经成功接管家族权力及获得圣森军警双方支持(原因就不用明说了吧)的掌控者,绰号“洪里那斯提第一公子”的赛勒多•萨斯凯尔(CeledorSaskiir),在当时就干过这件在所有人看来都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的事。
  缘由似乎是因为在酒吧里拼酒时,大家都多喝了几杯后的愚蠢较劲。
  但其实,当事人都早就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了。
  骑士:“凭什么如此不起眼而且比我年纪还大的家伙身边会有两个漂亮的妻子!”
  精灵:“打扮这么土的乡巴佬去年居然还拍摄了十部广告和电影,我靠!”
  那么……
  异口同声:“我们就用男人才有的东西比个高下吧!”
  酒吧里呕声一片,然后两个高度疑似Gay的家伙被一起轰了出去。
  最终的比赛时间便定在了接下来的那个周日。
  谁能先开着车穿越精灵城市底下的林海,谁便是胜利者。(开车技术似乎女士们也可以拥有,那么还是姑且认为前面那句是醉话吧……)
  而输了的人要到俗称酒吧区的“摇摆之树”最高大的那颗树旁大喊三声“我的病有救了!”(……)
  大陆历1250年,公历1890年10月1日,下午6点整。
  比赛的结果居然是一边倒。
  如果配特制的燃油加上熟练的技术,神定然会眷恋在高速公路开车的骑士啊。
  问题出在这次比赛的场地,是森林。
  最过分的是,“没有一点精灵风度的精灵”(里昂语)还居然不顾主场优势,大剌剌地开来了辆带有最新矢量推进系统加恒定侧面引力技术的林地车。(或许说是地效飞行器会更专业确切些……)
  上周在酒吧,七分假醉三分真醉的里昂早就陶醉在傻精灵答应比试车技的快乐中,而根本忘了规定限制所开的车型。事实也是,这款新式车的天价对萨斯凯尔家族,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于是在骑士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林地车转眼就消失在密林中。
  里昂也习惯性地转动了手里的加速。
  完全靠着自己的直觉反射,骑士用连续漂亮的侧滑晃过四颗树后,接着便连人带车地贴在第五颗大树上了。
  树冠起伏,扬起波涛中那些跳跃的金黄从天而降。边上的追星族则完整地目睹了这凄惨而壮美的画面。
  当晚子夜,“摇摆之树”最高大的那颗树下响起了鬼哭狼嚎般的三声惨叫。(精灵:圣骑士这个职业就是惨,输了连耍赖的机会都没有……)
  伴随着惨叫,骑士背后的双手剑泛起了直冲霄汉的白光。
  苍白色的光芒。
  “正义果然大多时候都是苍白色的。”自己提出惩罚条件结果却丢光面子的骑士苦笑着摇头而去。
  事后唯一能够安慰里昂受伤心灵的,大概就是几个少女精灵追星族手里捧着的花朵和晃动的标语牌。
  “无论输赢都爱你。”(粉丝的忠诚!)
  “虽败犹荣!”(里昂:真是道出我的心声和塞罗的无耻。)
  “自共体研发,最新医疗方法,三天绝对见效。请联系139********”(……)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此刻的里昂突然想起了以前学的远东外语课本里的一句诗。
  于是整整十五年,大陆最强的圣骑士都没有脸再回到洪里那斯提。
  直到他收到了一封来自精灵国度的信。
  信封的封口印着一个很像圣森国徽的图案,不过让骑士圆睁双目的却是信封上几个写得非常难看的字。
  “想不想再比一次车技?”
  里昂面无表情。
  然后他眼光偷偷地滑向信的落款。
  “萨斯凯尔(Saskiir)”
  大陆最强的骑士控制不住颤抖的双手。他拆开信封,里面掉出张纸来。
  纸上里只有十六个字。
  “十五年后,再此重会,故友情深,勿失信约。”
  骑士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嘴里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
  大陆历1265年,公历1905年10月1日,下午5点整。
  东柯曼共和国的第三大都市——索塔兰城郊,一栋看上去不错的新别墅。
  别墅是典型的东方式风格,这在当地最常见不过了。
  底层的大厅里灯火辉煌,大堆客人聚集其中,或坐或立。
  一眼扫去,人类、精灵、半兽人、蛮族、矮人……各个种族,各个肤色,男士女士一应俱全。
  顺着洒到花园的灯光往里望,可以看到大厅里横放的餐桌上,水果点心饮料已经准备齐了。
  不过就算在远离战争的和平年代时期,太阳没有落山就开始酒会,似乎也太早了。
  那唯一的结论自然只能是,举行的并不是普通的酒会。
  “今天,大家已经对种族起源的题目进行了详细的讨论。”
  “总括之,医学原理告诉我们,所有的类人智慧生物身体构造都大同小异。”
  “他们间微小的差异只来自不同种族文化的传承以及遗传变异的结果,而这些差异都可以靠后天来弥补。”
  居中的空地,一位矮人正面向着聚精会神的听众们发表演讲。他身上衣服的料子有些类似东柯曼共和国的军装,样式却更加简朴。
  “所以,所有生物生来平等。这世界上本是没有特权种族或者特权阶级的。”
  “那些所谓高贵的贵族、国王、议员、执政官大都只是搜刮民脂民膏的吸血鬼!”
  “而他们提出神明信仰,只不过是虚构出来的用于奴役人民的东西。”
  最后,矮人用力朝大厅落地窗外的夕阳挥了下手。
  他的结语则和这个手势一样有力。
  “你们将要努力的目标,便是埋葬着这世间的不平等!”
  不甚响亮却很整齐的掌声后,是一个小时的休会时间。
  所有人便开始举起酒杯相互聊起天来。
  他们的交谈充满了乐观和希望。
  他们并非不知道,未来脚下的道路有多长。
  只有他们中的少数,不,或许他们中的全部,都看不到梦想成真的那天。
  但他们却坚信自己的信念是正确的。
  ***
  半小时后,某个接到秘密消息迅速赶来的黑衣男人出现在这座别墅的大门口。
  他扶了扶头上的礼帽,然后叩响了门。
  可惜在他眼里显现的一切,和普通的酒会别无二样。
  但似乎,总有些不太对劲。
  “啊,对不起。走错了地址,真是非常抱歉。”
  张望了半天,还是不得不说出所有失意密探最常用的借口。郁闷的男子垂头丧气转过头,全然没有发觉自己背后管家了然于心的笑容。
  二楼阳台上,望着黑衣男人的远去身影,演讲过后上来休息的矮人开口了。
  “逸仙,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让所有同志马上都撤离吧,我们承受不起更多的损失。”
  身后侍立的年轻人点点头,迅速下楼去了。
  矮人转身,把目光投向遥远的东方,叹了口气。
  那里曾经是自己的故乡。
  从这个方向看过去,东柯曼共和国的背后,是远东。
  而远东的背后……
  暮色中蕴藏的,是一股何等庞大的力量啊。
  日子不多了。
  最重要的决定已经在上一次会议中作出了。
  若能成功,自己一手建立的组织必将成为世界格局中新的一极。
  但刚诞生的脆弱新生力量,对抗的可是千年以来的传统。
  在东方建立万世罕见的平民政权,真的靠自己渺小的努力便有希望了么。
  一想到自己的目标,坚毅矮人的内心里都泛起一股无力的感觉。
  ***
  黑衣男人沉重的脚步已经走出了几个街区,而思路却一直在高速运转着。
  酒会、东方式别墅、各色客人参加……
  表面上似乎没有任何破绽。
  “不对!”
  突然,他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些什么。
  无论是哪个主人,都不会这么早开酒会!
  如此广泛层次的朋友圈简直少有到稀罕!
  很多客人的衣服都不是参加酒会的正装!
  还有,参加酒会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
  ……
  一个疑点出现后,便是接踵而至越来越多的疑点。
  “缩地术!”
  男人脚不点地往回赶,同时掏出上衣里的枪,扬起了手。
  马上就要暗下来的黄昏夜空中,一条盘旋黄龙状的烟火格外醒目。
  “大胆鸡鸣狗盗之徒!”
  掠风急速前行时,男人的帽子被夜晚的凉风吹去了,露出盘在头上的辫髻。
  来不及捡了!
  再快些,否则就迟了。
  五个大街区,普通人全力奔跑需要十二分钟。
  而他用了一分十五秒。
  但,还是晚了。
  再次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个二十分钟前还人声鼎沸灯火辉煌的别墅大厅。
  全部灯火都还亮着,一盏都没有关。
  但,却死寂得可怕。
  刚才那些绅士打扮的家伙们碰杯的场面,就好似用幻术造出来的。
  而现在幻术消散了。
  不可能是低等的幻术,自己怀里的铜镜不可能失效。
  那便只有一种结果。
  一种令人着迷的芬芳弥漫过来,是空气中荡漾着的强力魔法残痕。
  想到那种结果,黑衣人头皮便是一阵发麻。
  接下来几分钟内,别墅园子里集满了数十位同样打扮的人群。所有人都不敢出声,看着最先赶到的头领。
  “张殿帅……”
  “不必多言,尔等速知会索塔兰的警局。”  
  “事危矣,需吾亲自面上。”
  死板的声音传来,黑衣男人的身影越来越淡。
  “李亨、刘虻,吾不在时,监视叛党更需得十二分小心。”
  风吹在别墅的门柱上。有着特殊唐风构造的门柱响起轻微的呼啸声。
  大门上用东方方块字写的“黄邸”牌匾,终于没在已经包围四周的夜色中。
« 上次编辑: 2007-03-24, 周六 22:05:21 由 mistmoore »
没有达到滥强的本事,但却有颗追求滥强的心……

Welcome to Castle Mistmoore

迷沼堡开放时间:周一到周五全天对外开放,双休日全天对MSN好友开放

另外收集诺拉斯所有MM的油画照片ing,如果有的话请用论坛短消息联系

离线 mistmoore

  • 马杨·米斯莫
  • 版主
  • **********
  • 帖子数: 736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小说]重新开始的故事
« 回帖 #1 于: 2007-06-09, 周六 00:28:06 »
  第二节 乱世珍珑难全策   

  迟到,永远让注重名誉的骑士难以忍耐的迟到。况且,等待的对象居然还是一个男人。
  骑士经历过的迟到,总是由一个姓氏为萨斯凯尔的精灵造成的。
  这次,又是如此。
  处于暴走边缘的圣骑士抬头就干掉一瓶镇静药水,然后对着机车的反光镜整理着被自己好几次挠成鸡窝的头发。
  然后他笑了。
  “塞罗,你要知道,对付大陆最强的圣骑士,同样的招数是不能用第二遍的。”
  来回踱步,听MP3(……),实在不行就喝镇静药水。
  这样的等待对里昂来说,就不显得度日如年了。
  大陆历1265年,公历1905年10月1日,下午6点整。
  距约定时间一小时整,最后的余晖已经落在林子边缘的时候,正主终于出现了。
  夕阳光圈中,一个披着长发的身影缓缓向圣骑士走来。
  (十五年不见,这家伙居然留起了长发……啧啧,怎么不再去拿把吉他,他以为自己是那个越老越帅的男人么?)
  迎着光晕,眯眼打量对方的里昂照例用一连串的腹诽来欢迎故友,直到那个身影停在他面前不到十步的距离。
  圣骑士第一个动作是揉眼。
  第二个动作是再揉了一遍。
  ……难道我的眼睛……
  所有的腹诽都停止了,十五年后的骑士再一次目瞪口呆。
  像,很像。
  连嘴边的动人微笑都明显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塞罗:谁总说那是淫笑来着……)
  除了那一头飘扬的长发,还有在精灵里面都显矮小的身材。
  “您好,里昂大叔,久仰您的大名。”
  “家父萨斯凯尔爵士说他由于公务繁忙,被临时邀请参加元老重要会议,无法来参加这个既无聊又没有丝毫悬念的比试。”
  “所以为了捍卫萨斯凯尔家族的名誉,本小姐决定替家父来参加这场比赛。希望您多指教。”
  “自我介绍下,我的名字是,罗莎蒙德•萨斯凯尔(RosamondeSaskiir)。”
  对面,拥有天籁嗓音的十三岁精灵少女开口了。
  “还有大叔……”
  某人:“嗯?”
  “请把嘴边的口水擦下。您好像还没有到生活都无法自理的年纪。”
  ……
  ***
  大陆历1265年,公历1905年10月1日,下午6点整。
  柯曼自由共和国、东柯曼共和国以及新柯曼联邦共和国的共同首都,中立自由都市德兰街头。
  “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随着白光的消失,一声惨叫响起在十字路口传送亭里。周围行人则对这个可能是走错传送点的家伙报以同情的目光。
  所有扭曲的景色复原后,面对满街车水马龙,穿着灰色类似东柯曼共和国军装的黑发青年脸上,一下子失去了往日的冷静。若在平时,被他的矮人导师看到了,那一顿斥责是免不了的。
  但是此时,他一直追随着的导师却不在身边。
  这也是他震惊的原因之一。
  那栋别墅里,所有一次性超距传送装置目的地都是远东,这是青年自己亲手设定的。
  就在明天日出前,参加酒会的所有人将迎来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而远东,将是组织第一次闻名于世人的地方。今夜,来自五湖四海的他们聚集一处,准备把二十年来的努力化作成果。
  这么重要的行动,自己怎么能因为如此乌龙的理由而错过。
  一切装置都肯定经过好多次的检查,故障的发生率几乎等于零。而且现在看来,除了他以外,其它的同志也应该全部到了远东。
  那么会不会是,导师动了手脚?
  因为自己突如其来的怪异念头,青年忍不住露出自嘲的微笑,但很快他便笑不出来了。
  似乎只有这种情况下,他才会出现在德兰街头,体验着南辕北辙的苦果。
  难道是导师对自己的忠诚有所怀疑么?抑或是自己的领悟能力还是不够?
  不可能,否则自己不会成为导师唯一亲自指导思辨的学生。
  总不会是上次偷拿了导师的几本私人杂志被发觉了吧。(矮人:你不提我还忘了……)
  青年摇头,否定了脑海里冒出来一个又一个的想法。
  不管了,来不及多想。估计导师那边也发觉出问题了吧。现在还有十多个小时,马上赶去远东,应当还来得及。
  他刚从沉思中醒来,却发觉面前情况有异。
  街角,一位牵着导盲犬原本准备过马路的盲老头,现在已经走到了马路当中。
  抬头,红灯亮着。
  不远处,呼啸而来的卡车不停地按着喇叭,而老头却丝毫不知道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青年似乎能看到,驾驶室里卡车司机疯狂踩着失控的刹车。(司机: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刹车总是等到有人穿红灯的时候才坏。作者:我也不知道……)
  身形甫动,在电石火光间。
  一秒钟后,黑发青年出现在街的那一头,一手搀扶着老头,一手抱着狗。
  放松出气声,口哨声,鼓掌声,还有瞎老头清楚情况后,抓住他手不停道谢的话语,以及女士们仰慕目光,所有一切的赞扬,他却都来不及享受。
  赶路才是最紧要的。
  不过计划似乎有些小小的变化。
  老头抓住他的手好像有力得过分了。
  那双手的力气,根本不像是一个普通瞎老头该有的。
  “Charm Person!”(魅惑人类)
  虽然有些疑惑,但青年靠着读唇术,还是看出了老头的口型。
  但自始自终,除了诚恳的感谢和客套的邀请,老头却没说过其他任何话。准确的说,是没有发出其他任何音节。
  而在别人眼里,年轻的小伙子终于挡不住老人的热情邀请,答应去他家喝口热茶了。(路人甲:奇怪,热茶又有什么好喝的呢?)
  “真是个善良的小伙子啊。”
  老头乐呵呵地说道,似乎是对着自己,似乎是对着青年,又似乎是对着自己的狗。
  狗的瞳孔是沙漏状的,反映着街边路灯的灯光。
  华灯已初上。
  ***
  比,还是不比,这绝对是一个问题。
  面对着对手,大陆最强圣骑士正苦苦思索着这个问题。
  若要比的话,赢了似乎也太……万一输了更是……若不比的话,岂不是……
  里昂转过身去,摸出了一个硬币。
  “老样子,如果代表宫殿的正面朝上,那我就和小丫头比了。”骑士蠕动着嘴唇。
  就让神来决定我的命运吧。
  顺便说下,即使是神的选民,若是一天到晚的行动都得聆听神的指示,那也太耗费时间和精力了。况且,也没有一个神喜欢去指点自己的信徒(那些家伙真的是么……)晚餐吃红烧鸡块好还是咖喱牛肉好的吧……
  但,硬币就没有这些局限性。
  上抛,翻转,硬币落地。
  正面,毫无疑问是正面的宫殿图案。
  里昂把自己的手放在胸前。
  “以大陆最强圣骑士•正义……”
  可惜很有气势的开场白第一句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1880版的双面宫殿硬币,到现在居然还有没被销毁的?那可真是大价钱呢。”
  ……
  圣骑士里昂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讨厌过一个人讲真话。
  ***
  “You’re not serious.”
  这是里昂看到对方坐骑后的唯一发言。
  一辆“Phoenix”牌、白色的、全密银制作的……
  ……自行车。
  虽说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车都很适合罗莎蒙德小姐的连体运动服以及苗条身材。
  而且准备上车出发的女孩看上去也很健康,很得体,很青春。
  但……
  “你就靠这个东西来和我比赛?”
  借着疑问把一颗藏在口香糖里的“真知术”药丸咬碎后,里昂沮丧地发觉自己完全是浪费了那么昂贵的药丸。
  自行车还是自行车,连一丝魔法灵光都没有。
  要硬说还看到了其它的什么,那就是连挡泥板下的链条也是密银制造的。
  十分钟后。
  “还有什么疑问么?”
  少女终于跨上了自行车,她的长发被林中的风吹起。
  “没有……”
  其实某人也就差把那辆自行车轮子拆下来好好研究了。
  若要再多废话,那自己本来就快丢光的面子也不用通过比赛来找回了。
  “那么还是按照第一次的规矩,先到城市的那一头便是胜利者。”
  少女说完就蹬着脚踏车冲进林子。
  以意料之外,但却又是情理之中的速度冲进林子。
  之前,里昂时不时就有似乎回到十五年前的感觉。
  不过,总归和上次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这回骑士没有急着加速。
  毕竟能成为大陆最强圣骑士,并不是完全只靠力量两字。
  某人也说过,观察、分析和经验才是最好的武器。
  对方到现在,总算是露出了小孩喜欢占便宜的性格。
  的确,自己事先也没有想到,罗莎蒙德•萨斯凯尔小姐的骑车速度会不逊于她父亲驾驶的林地车。
  就算没有在车体上恒定表面引力这种纯属作弊的技术,全面精巧的整体设计却也起到了几乎等同的作用。
  只要用微小的力量扭动把手就可以实现车身方向的突变,那应该是最近才有的技术突破吧。上次若是输在这辆自行车下,自己或许会更心服口服。
  但这次,我只为胜利而来。
  骑士手指上的蓝色戒指,不知何时已悄然泛起纯净魔力产生的柔和光亮。这个戒指,凝聚着骑士夫人的大半生心血。
  “高等相位术(Phase Door Greater),启用!”
  马达轰鸣声远去,渐渐消逝在丛林中。
  ***
  大陆历1265年,公历1905年10月1日,下午6点半。
  中立自由都市德兰的一座小屋里,外表破败的屋子里,却住着一位极度享受生活的主人。
  名贵的极东产香料,南方运来的波斯地毯,散发着淡紫色烟雾的烟斗,还有剔透的水晶高脚杯。杯子里面装着的小半杯液体,正是来自某次低级失误后仅存的唯二两瓶1691年Necromancy……
  “话说回来,自从原作者专心填严肃风格的BIS大坑后,就少有我们登场的机会了啊。”
  “咪呜呜呜”还没来得及舔掉自己导盲犬妆扮的黑猫无力地回应着。
  “嗯?小雷你刚才是问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来,我的对白总是和化妆品味一样没有长进,是么?”
  盲老头的眼睛虽然还是明显没有聚焦点,但他的脚却丝毫不差地位于猫尾巴的正上方。
  “喵呜~~”猫叫声马上变得非常温柔,嗯,也非常谄媚。
  “你说其实这次行动的化妆还可以接受?呃,这还差不多。”
  “不过提到行动的事……关于今天的委托,还真是……哎,很大的麻烦呢。”
  时间与命运女神的选民、大贤者伊奥奈特•哈特曼(IlnetteHartman)背对着波斯地毯上快要醒来的黑发青年,嘴里喃喃自语。
  ***
  应对和正教及新教牧师的冲突,对于灭神会的青年高级干部孙逸仙(SunYatsen)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了。
  虽说成员们大都来自东方,组织的首要目标也是推翻东方华朝统治,但灭神会那主张质疑一切神存在的唯物论——其核心思想几乎把所有人曾有的信仰都踩在了脚下——即便在言论足够自由的西方也是相当惊世骇俗的。
  于是,脾气好些的牧师在路过灭神会员当众宣扬观点时,大多都会挺身而出与其互相辩论。但也有些脾气不是那么好的、比如毁灭和战争之神的牧师们,便会直截了当地用武力来教育那些“妖言惑众的家伙们”。
  孙逸仙所在的灭神会卫队,便是专门为了抗衡那些暴力牧师们而组建的。
  卫队对抗牧师的武器通常是短棍。专门用来造成淤伤的自卫武器,可以少去很多流血带来的麻烦,更能避免引起当地警方和政府的关注。
  不过,卫队的高级干部还是配备了用于解决紧急情况的最后手段——C96 Military Pistol A型手枪,也就是人们俗称的“盒子炮”、“二十响”。
  这是一把专门设计的适用于东方特种部队的自卫武器,极易隐藏携带,备弹20发,A型则代表着手枪在制造时经过奥术附魔处理。
  对灭神会来说,这样精致武器的数量自然有限。因此每个高级干部拥有的盒子炮都刻有的自己名字。同时他们也都接受了同样的指令: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拔枪。
  当然,谁都看得出这个指令的另一层意思——枪在人在,枪失人亡。
  孙逸仙醒来的时候第一个动作便是拍了拍腰。很遗憾,盒子炮理所当然地不在身上。
  不过,孙逸仙的运气比起他那些丢了武器牺牲的战友来说又稍微好了些。至少他已经看到自己方型的C96盒子炮。
  枪正在某人手中不停地旋转着。那熟练手势,便是至少十多年玩枪经历的体现了。
  手的主人——不久前刚被自己救过的老头看着孙逸仙,脸上露出了复杂的微笑。
« 上次编辑: 2007-06-11, 周一 14:32:31 由 mistmoore »
没有达到滥强的本事,但却有颗追求滥强的心……

Welcome to Castle Mistmoore

迷沼堡开放时间:周一到周五全天对外开放,双休日全天对MSN好友开放

另外收集诺拉斯所有MM的油画照片ing,如果有的话请用论坛短消息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