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小说]远东的雪  (阅读 3105 次)

副标题: 追忆血色年华番外篇

离线 mistmoore

  • 马杨·米斯莫
  • 版主
  • **********
  • 帖子数: 736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小说]远东的雪
« 于: 2008-02-12, 周二 16:54:23 »
  外一篇 魔戒重现仁川港

  前注:

  从莫斯科开往西伯利亚的火车已经拉响了汽笛,我却突然改变主意不想去那该死的地方了。于是我纵身从已经启动的列车上跳了下来。
  走出莫斯科月台时,人只觉得百无聊赖。我当时并没有想到,这个决定会让我人生轨迹已经转了个90度的大弯。
  比较麻烦的是,为了这个心血来潮的决定,之后我又不得不接受为期更长的“政治学习”。
  我只能说,想出这个比惑控系法术更上等洗脑手段的家伙真是太有才了。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攻克柏林都已快是五年前的事情了,战争那低沉的脚步声似乎正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耳边。
  1950年1月21日,一个非常普通的寒冬早晨,苏维埃中央政治局常委马林科夫推开了我宿舍的大门。他穿着竖着领子的大衣大步走了进来。当他拿掉头上那顶压得很低的帽子时,我才发觉他脸上表情很是复杂。
  他看着我,然后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莫洛托夫同志,党有新的任务给你了。”
  这次我学乖了,毕竟政治学习的效果还在我身上没有散去。我立马条件反射似地回答:“感谢斯大林同志和苏维埃对我的信任……”
  “看样子这段时间的学习还是很有效果的,莫洛托夫同志。” 马林科夫脸上终于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斯大林同志把这次任务交给你的决定果然是再正确不过的了。”
  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个纸片。
  以我的眼力,我第一眼便认出纸片上画着的居然是个魔法戒指的图样。当然边上的空白处还有很多涂抹不清的俄语单词。偶尔几个单词没有被完全涂掉,比如石头、人民、统治、莫斯科等等。即使如此,我却还是根本不明白这些单词之间有何联系。
  马林科夫把那张纸片递给我。等我仔细盯着这个东西研究半天后,他开口了,又换上了那个闻者伤心听者流泪的沉痛语调。
  “莫洛托夫同志,虽然我们曾经最大的敌人——法西斯蒂已经被人民彻底埋葬在历史的废墟堆里,但是——其他的阶级敌人们却又联合到了一起。他们狼狈为奸,妄想消灭苏维埃工人政权。当然和往常一样的是,这次他们注定是又要失败的。”
  说到这里马林科夫便来了兴致。他陆陆续续地把一大堆近期政治参考报中刚登出来的消息重复了遍——诸如美帝建立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斯大林同志即将要对此作出的反应等等。
  我则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等着他回到正题上。
  终于,他想起了自己前来的原本目的,话锋一转道:“最近,也就是上个星期的事情。杜鲁门和我们都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消息,是关于这个戒指的。”他手重重地点在了纸片上,“它有着神奇的力量——谁拥有了它便能控制世界。”
  马林科夫顿了下,尽力让自己的眼神不去瞄那个纸片。“当然,我们唯物论者相信这个世界上,人民才拥有着最大的力量。不过,我们还是必须阻止一切由杜鲁门和垄断资本家们策划的企图奴役人民的阴谋和野心。”
  “戒指现在何地?”
  “仁川。”马林科夫凑过头来,尽可能压低自己声音。

  于是绕了一大圈,我还是坐回了莫斯科去西伯利亚的火车上。不过这次目的地更远,是远东尽头朝鲜半岛上的平壤市。
  感谢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远东大陆的地图上现在只有一小块没有被红色覆盖。所以我不必像五年前一样,徒步穿越西伯利亚的针叶林海。
  好吧,你知道,徒步不是问题。问题是在西伯利亚我要喝的饮料一点也不比最高档的伏特加难搞。况且,那里的动物们是不认医疗保障卡的。
  就在我正怀念凭一壶饮料横穿远东那些艰苦岁月之时,火车汽笛响了。
  我们的车并没有动,而是另一边的铁轨上有一列银白色的火车正从反方向缓缓开来。为首的蒸汽车头上涂着一面五星红旗。红旗下“CRH”三个字母特别明显。
  随着车头喷出的滚滚浓烟,一股平和而又无比坚定的气息亦瞬间席卷了整个莫斯科车站。从跨越铁路的钢制天桥上,到站台上简易搭建的行李物品间,所有的人都停下手中的事情探出身子,目视着这列火车慢慢地穿越莫斯科车站,往前方开去。
  月台上给我送行的马林科夫只说了三个字,但我却被镇住了。
  “周来了。”
  我马上想起了杨永福,那个有着羞涩笑容的小伙子。
  还有他的军道杀拳。
  这时我身下的车亦开了。若不是事件急任务紧,我本是打算下车去领略下共产中国第一高手风范的。

  十天后,我从横跨欧亚的列车上走下来。刚踏上了平壤站,便发觉南日上将已经在那里等我了。
  南日人非常瘦,第一眼看上去便并不像一个军人。不过他那华丽的军礼服倒让我想起了原来那个世界里某群同样喜欢奢华服饰的法师们。
  “欢迎你,来自共产国际运动中心的英勇战士,莫……”
  “莫洛托夫。”
  “对,莫洛托夫同志。我听过英明领袖讲起你在柏林战役中的战斗事迹。”南日抓起我的手紧紧握住,摇了几下。他的力量……很大。“领袖让我替你向伟大的斯大林同志问好。”
  出来前,马林科夫曾告诉过我在这个半岛上,英明领袖这个单词是只能用代表某个人的。于是我亦回答:“谢谢,我也带来了斯大林同志对领袖的问候。”
  看得出南日很是高兴。他并不松开我的手,而是笑着说,“很好。那我们先去人民大议事堂。”
  于是下一刻,我们便出现在大议事堂中。
  来不及赞叹南日法术的迅捷和准确,我就已经被这个宏伟的大厅所吸引了。
  我便还没有在这个世界看到过如此像培罗神殿的建筑物。从天顶的穹顶开始,许多条射线状的支梁从当中的大圆延伸开来,直到墙壁顶端方才结束。
  说实话,虽然我不惧怕头顶上那个旭日图案。但变成吸血鬼后,每每看到大蒜和太阳记号自己总是仍有些不太爽的感觉。
  我目光往下移。大厅正面的墙上挂着一副大比例半岛地图。地图前站着位身材魁梧的人士。
  我知道,他便是被称作英明领袖的那个人。此时此刻,转过身来的他目光如炬——我并非在用成语形容他的眼神如何有神,而是实实在在地来描绘他眼睛里那两道好似太阳光柱的耀眼厉芒给我带来的压迫感——他正皱着眉头看着我。
  南日躬身走上前去,附耳在他边上悄声说着什么。我想南日或许是出于礼貌释放了某个屏蔽声音的魔法,当然更多的可能是出于保密工作。否则我定然不可能任何交谈内容都听不到。另外,我注意到在整个过程中,南日完全不敢迎视领袖的目光。
  南日细细索索耳语了半天后,领袖的眉毛终于舒展开来了。
  他闭上眼睛,我顿时感到身上压力全消。
  然后领袖开口了,是标准的俄语。
  “白玉,即使被破碎了也会发光;青松,即使埋在雪中也永远郁郁苍苍;青竹,即使被火烧了还是笔直挺拔。”
  我送了口气。
  有了这个最高指示,我在这里应该是能立足了。

  “莫洛托夫同志,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想先听哪个?”
  从领袖所在的人民大议事堂退出来后,和我并排而行的南日心不在焉地抬头看着天。然后,他嘴里便冒出了这句话。
  我仔细打量他,希望从他脸上看出些许开玩笑的痕迹。
  可惜我却失望地发觉他脸绷得很紧,一丝笑容也无。
  于是我知道他要说正事了。
  “坏消息先。”
  “我们的人去晚了,李承晚抢先找到了戒指。”
  李承晚,我把这个难念的名字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
  “那好消息是……”
  南日绷紧的脸顿时放松了下来,露出了个很难说得上是微笑的表情。
  “英明领袖和斯大林同志还不知道这个坏消息。我想在被判处叛国罪前,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去找到戒指来洗清罪名。”
  
没有达到滥强的本事,但却有颗追求滥强的心……

Welcome to Castle Mistmoore

迷沼堡开放时间:周一到周五全天对外开放,双休日全天对MSN好友开放

另外收集诺拉斯所有MM的油画照片ing,如果有的话请用论坛短消息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