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小说]失落的史诗  (阅读 3783 次)

副标题: EB背景

离线 mistmoore

  • 马杨·米斯莫
  • 版主
  • **********
  • 帖子数: 736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小说]失落的史诗
« 于: 2005-12-29, 周四 23:28:27 »
  晨星卷
  回忆(上)
  
  又到了金黄色麦浪在田间起伏的季节,安黛尔的秋天早就悄悄来到忙碌的人们中间。
  已经头发花白的白北五坐在葡萄藤下的摇椅上晒太阳。他一脸安详地叼着烟斗,享受着生命中难得悠闲的时光。
  院子口的篱笆门无风自开。一个斯斯文文的白净青年恭敬地把手拢在袖子里,低头快步走了进来。
  这个徒弟究竟怎么被那家伙教出来的……和某人当年比起来,完全两种不同的风格啊。 
  躺椅上的老头脸色一如既往平静,心里却暗自感叹着。
  
  ※       ※       ※
  
  远处群山间,夕阳仍在依依不舍地瞅着这个世界。
  小镇布鲁伦精灵酒吧的那扇老木门发出吱呀的声响,宣告了又一位客人的到来。无论是已经醉靠在椅背上,或是还半醒着继续喝酒的人们都不由转过头,眯起眼睛看那一片从外面倾泻进来的阳光。
  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有着鸟巢般乱发的高大黑影。黑影身上壮实的肌肉和魁梧的身材明显给酒客们造成了很强的压迫感。他背上那把实在过分醒目的漆黑色长戟在别人眼里,更是反射着幽暗的光芒。不知何时,酒吧里本有的温和与宁静变成了一片死寂。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的治安已经乱到连山贼都敢明目张胆一个人跑到镇子里了呢?
  角落里,青年时代的白北五暗自摇头。他面前的桌上,已经东倒西歪着好几个酒坛。
  不管怎么说,镇上的居民还是比较宽容的。就算哪天有头巨魔真跑进镇上来,只要不伤人放火,大家估计也不会赶它出去。别人没有打扰到自己,那么自己也不会去干涉别人,小镇上的人都有着如此的共识。
  于是作为土生土长于小镇的一员,即使上一个五年里都离别家乡出去冒险,即使很肯定自己在这个小镇上鲜有敌手,即使刚进酒吧的家伙和自己看到过的山贼几乎是一样打扮,镇民白北五还是选择了边用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边体验美酒的味道。想要让他放下酒杯去主动管别人的事情,那只有自己受了难以忍受的骚扰才行。
  
  “其实,我是一个牧师。”“山贼”走到吧台前,径自拿了杯酒喝下去。然后他转过身来,微笑着露出他一口洁白的牙齿。整个屋子都亮了起来,仿佛感受到他身上洋溢着的活力。
  纷纷提心吊胆的酒客们都长长地出了口气,几乎所有人都把自己的注意力重新放回了面前的酒坛前。
  明显被忽视的牧师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不小的伤害。为了避免更大的尴尬,他匆忙要了两杯酒,便找个空的位子坐了下来——正好是白北五的对面。
  “愿欧拉卓保佑你,大家都叫我傲红尘。”牧师把一杯酒放在对方面前,简短而又热情地自我介绍着。
  “白北五,愿光明众神保佑你。”说话间,男人往左右瞥了一眼。
  边上几个桌子都坐着几个不错的美女。可为什么,这个看上去自称牧师的家伙会靠到自己这儿来呢,难道……某人搜肠刮肚了半天想出来的理由却让自己也打了个冷战。
  
  从沉思中抬起头,就看到对面的牧师正用热切到不行的目光和笑容对着自己放电,白北五顿时有种正面对上白龙吐息的错觉。
  “你想干……干什么?”本来以为自己在冒险后至少不会再有颤栗的感觉了,没有想到面前的男人能那么轻松让自己的话语都带上了结巴。
  这个牧师,绝对不像外表看上去的这么简单。
  “呃,没什么,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而已。”牧师轻描淡写地拿起酒一干而尽,嘴边的笑容丝毫不减。
  如果忽略了一头乱发的话,其实这个男人还是很帅的:粗旷的外表结合着还算优雅的动作,已经有好几道美丽的视线都重新聚回在他的身上。以白北五敏锐的听力,甚至还能听到邻桌女孩们小声的议论。
  “当然,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们或许做些能更加有趣的事情。”那张帅脸忽然在白北五面前放大了好多倍,脸上仍然是那迷死女人们的微笑。
  “砰!”
  
  ※       ※       ※
  
  多年以后,就算两个人早已经成了死党,牧师傲红尘仍对当年见面不到五句话就挨了白北五重重一拳而耿耿于怀。
  “有必要打那么重么?难道中了该死的陷阱法术,被强迫微笑一天也是我的错么?!”
  白北五的回答很简单。
  “朋友,出门不带镜子是怨不得别人的。”
  
  ※       ※       ※
  
  就同结婚的老夫妻总是争论谁才是当初被追求的那个人一样,白傲两人自然也对当年的那场战斗——也许说是斗殴更合适——有着截然两个不同的当事人口述版本。
  “他刚想出第二拳再偷袭我,没想到我就这么一抓一拧,那个贱人立马被我按倒在地上,哭着叫着‘大侠饶命’。”这是牧师的说法。
  “哦,以他的个性,一定会说他躲过了我的第二次偷袭,然后把我按在地上爆打一顿。其实,当时我第一拳下去那个废人就趴了。”明显,白北五好像更了解对方一些。
  当然如果换到十年以后,就算白北五的话正好被傲红尘听到了,后者通常只会很不屑一顾。
  “那么我们再来比划一场如何?”
  “朋友,就算你现在能把我踩在脚下十次,也不能改变当年被我踩在脚下的历史。”
  所以至少肯定了一件事情,白北五嘴上是永远不败的。
  
  ※       ※       ※
  
  就算在平日生活中,会一点神术的牧师还是很有用处的,比如解决打架以后的形象问题。
  经历了刚才“暴风骤雨般的战斗”——这是两个版本里面唯一相同的话——如果是两个战士或者蛮子的话,那结果肯定是瘸着腿顶着熊猫眼互相对瞪着。
  但现在两个人,除了身上衣服的褶皱和牧师那一头更乱的头发外,简直看不出有任何动过手的痕迹。尤其是傲红尘的笑容,就算他发出惨叫的时候也没少了一分。
  “这个人的实力,果然还在传说之上,一定要把他拖下这趟混水。”
  “被我打成这样还能保持笑容,果然是意志坚强的牧师……”
  虚伪客套地互相道歉后,两个人的心里,都暗暗地重新评估对方。
  
  酒吧间里,两个男人在沙发上勾在一起,很亲热地互相交谈着,而边上的客人们早就避开了好远。无论是两个男人打架的镜头,还是两个男人亲热的镜头,就算演员再帅,可观众们总不会觉得很有看头。
  沙发面前,倒翻的桌子和啤酒把酒吧的地板弄得一地狼藉,漂亮的精灵服务员小姐一边用杀人的眼光皱着眉头看那两个男人,一边收拾着残局。
  被瞪着的对象丝毫没有察觉到精灵的愤怒,他们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谈话的内容上。
  “白北五……先生,我这里有笔生意,但需要你出一小点点力。你有没有兴趣呢?”
  通常,眼前这种亡命之徒说的生意,大概百分之八十的利润都会在某头龙或者巨人的巢穴中吧。白想起了五年前类似的谈话,下意识地就想拒绝。
  可再望望自己的钱包,又想了想当民兵副队长那可怜的薪水,白只晃了一会儿脑袋就改成了点头的动作。
  “那么,请跟我到村子里的查理铁匠铺去一次吧。我的老板在那里。”牧师首先站了起来,丢下了几个金币给还在卖力擦地板的女孩。
  记得上一次,就是因为没有喝酒钱,某人被拖出去开始了长达五年的冒险生涯。虽然辛苦了点,但好歹保住了命,也赚到不少钱。但是再多的金币,也不够某人把最上等的美酒当水喝的。
  无奈的白北五只能伸了个懒腰,然后长起身来。他朝四周的酒客们打了个招呼,便跟着牧师一起走出了酒吧。
  “难道……又要去赚钱了么?”微风里,传来了这样的咕哝。
  夕阳终于被远处的群山遮住了余辉。天空中出现的第一颗星星,正悄然眨着眼睛。  
« 上次编辑: 2006-01-04, 周三 17:34:43 由 mistmoore »
没有达到滥强的本事,但却有颗追求滥强的心……

Welcome to Castle Mistmoore

迷沼堡开放时间:周一到周五全天对外开放,双休日全天对MSN好友开放

另外收集诺拉斯所有MM的油画照片ing,如果有的话请用论坛短消息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