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小说]新梁山伯和祝英台  (阅读 3662 次)

副标题: 非DND

离线 mistmoore

  • 马杨·米斯莫
  • 版主
  • **********
  • 帖子数: 736
  • 苹果币: 0
    • 检视个人资料
[小说]新梁山伯和祝英台
« 于: 2006-03-01, 周三 15:58:49 »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Part I 新乐

  诗曰:生当做色狼,死亦歌情殇。至今思梁祝,不肯先洞房。
  话说国民革命过去九十余载了,“人类历史上最野蛮、最黑暗、最愚昧”的封建制度也彻底走进了历史的角落。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有些过去从来不敢想的想法在脑海中慢慢发酵膨胀,便也是能理解的。各位看官如不知道马杨想说什么,且听我慢慢道来。


  Part II 亭畔

  早春二月,甬城飞花。花间的各色彩蝶中,有一只白的正是盘旋了数百年之久的梁山伯。
  (背景音乐起:“亲爱的,你快快飞。”——庞龙《两只蝴蝶》)
  随着音乐舞完了Rap,那白蝶悄然落在一幢别墅阳台上。蝴蝶摇身化成的翩翩帅哥,那小子果然是一表好人才。有诗为证曰:雪白西装阿玛尼,俊俏阳光赛承旭。
  小梁一甩刚留起来的头发,低沉性感的嗓音已然开口。
  “英台妹子,你看这最近三天内,我已经是两次来了,这还不都为了你我的婚事?你我恋爱这么长的时间了。我的心儿你还不知道么,你的难处我也都晓得。现在不比过去了,政府正提倡和谐化社会。男女自由恋爱,不就是和谐么?我们这么做,也算是响应政府的号召。而且我也老大不小了。虽然人家都叫我‘钻石王老五’,可是你也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最重。况且做男人的,要的就是一个说法。”
  雪白窗纱后面传来轻幽的女腔,硬是让所有的观众都喉头一紧。
  “梁兄啊,小妹我身在宁甬心在外。你道你独去欧美好孤单,不晓得我夜夜梦里声声唤。唤的我泪如雨下无人看,湿透了枕巾只能独自长声叹。爹爹总讲,表哥他家里千万贯,保得我这辈子荣华享不完。阿妈老催,伊早成了硕士有学历,不似侬本科文凭吃不开。吾摇头闷声不搭腔,只盼你MBA读完快归来。乃早你归到了吾身边,吾怎么会拖延时间再~等~待?”
  梁硕士听到这处,不禁面有得色。
  “我如今海归回来,年薪数十万,独栋别墅三套外加有房无贷,出门非奔驰林致不坐。以前我只能给你精神上纯洁的爱情。哎,我回想起来,当时你爹爹说得对:‘贫贱夫妻百事哀。’可现在,你那表哥马文才给你的,我也都能给你。你爸妈那里,你再去说说吧。”
  佳人终于从窗帘后走了出来,脸上洋溢着微笑扑入帅哥怀里。青青的柳条拂过两人,一个美妙的春天就要到来。
  

  Part III 抗争

  当夜,祝家别墅的大客厅灯火通明。
  用过晚饭的祝父祝母正坐在沙发上,如痴如醉地看着韩剧。
  (背景音乐起:“乌拉拉乌拉拉~”——电视剧《大长今》)
  祝英台陪着一起看完了今晚两集外加所有广告后,眼看二老即将安歇,终于找到开口的机会。
  “爹爹阿妈,女儿有一事相求。”
  头发花白的祝老大射来如炬目光,端起搁茶几上的绿茶喝了口。
  “那姓梁的穷小子又来找过你了?我今早听到你电脑里面放那个什么破龙唱的两只蝴蝶,就知道事情不对。”
  祝老大话还没有说完,祝大娘已经发火了。
  “我真不知道那姓梁的给你吃了什么药!房子两套有什么用,你自己不就有两套滨海别墅么?等过了年政府控制房价,他那些坡地段得马上跌到底,我看他物业费都交不起。海归年薪数十万又有什么用,你不看看现在竞争多激烈,那些职业经理人昨天还上报纸上电视,今天就得下岗领失业保险。俗话说得好,分红才是本事,当官才是王道。”
  等到老婆发言完毕,老祝继续总结。
  “你家马文才表哥的干爹是市委书记,亲爹是政协委员。靠着他们的关系,你爸的‘菜蝶阁’集团才越做越大,你才能这么安稳,认识这么多达官显贵们。做人要有良心,更要有层次。小梁是个人才,说不定给他二十年,能爬到我们家和马家一半的高度。但你是祝家的人。就为了你这个姓,你都不能嫁给那姓梁的。”
  英台听到这里,丢下一句话,然后转身回到房里。
  “我现在才算体会到李允馨那刻的心情。”
  英台身后的二老听到这个名字,不由竖起耳朵。
  “那个李允馨是那部片子里面的女主角,我怎么没有看过?”
  “不知道,明天问问小区租DVD的老太,她肯定知道。”
  “我猜可能就是李英爱出道前的名字。”
  “你个死老头,我知道你看上那个妖精很久了。我跟你拼了!”
  “你当我不知道你喜欢裴勇俊?!”

  房外吵成一团,房里的祝英台早已经泪如雨下。


  Part IV 化蝶

  “To be or not to be, this is a question.”
  坐在琴声蜿蜿的咖啡厅里,祝英台脑海里一直响着情人离去前最后一句话。
  钢琴流水般的旋律泻了下来,男低音让整个世界显得特别消沉。
  “人世无缘同到老,楼台一别两吞声。泪似濂外雨,点滴到天明。空房冷冰冰,山伯孤零零。刻骨相思惟有病,一腔恨怨解不胜。”
  他已经累了,她也已经累了。
  手指上,文才表哥送的订婚戒,卷走了一地伤心。
  一个月后的教堂里,无数鲜花簇拥下,新郎新娘脸上洋溢着微笑。
  两旁送来的鲜花篮子,具名不外乎各大企业政府机构组织协会民主团体等等等等。
  新郎马文才先生致辞曰:
  “今天在这里,我要感谢双方的爸爸妈妈,支持我和英台的婚礼。没有你们,也没有我们的今天。”
  婚礼进行曲在教堂里轰鸣的一刹那,一名白西服男子从侧门离了开去。
  教堂外的小弄里,越剧声起:
  “小别重逢梁山伯,那英台又是欢喜又是悲……”
 

  Part V 尾声

  马杨的故事终于告一段落了。
  这篇文章构思是在2月10日,没想到写完已经是三月了。
  最开始的题目不是这个,最开始的意图更不是这个,最开始的结尾也不是这个。
  就好比先生想写阿Q了,谁知道他最早想写的是谁呢?
  但我想,在中国最浪漫的悲剧身上,任何人都应该学到些什么。
  So Mi Re Do, Re Si La So.
 

完稿于3月1日上海
« 上次编辑: 2006-03-01, 周三 16:03:37 由 mistmoore »
没有达到滥强的本事,但却有颗追求滥强的心……

Welcome to Castle Mistmoore

迷沼堡开放时间:周一到周五全天对外开放,双休日全天对MSN好友开放

另外收集诺拉斯所有MM的油画照片ing,如果有的话请用论坛短消息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