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天外飞仙卷宗·六  (阅读 1236 次)

副标题: 昭然若揭,真相大白

离线 密银马甲

  • Flawless
  • *******
  • 帖子数: 2399
  • 苹果币: 3
    • 检视个人资料
天外飞仙卷宗·六
« 于: 2011-08-31, 周三 17:41:58 »
[21:07] <青天大马甲> 上回书
[21:07] <青天大马甲> 众人再次夜探三棒公馆
[21:07] <青天大马甲> 这次又碰到那个黑衣人
[21:08] <青天大马甲> 双方交手,黑衣人不仅武艺出众,还会外道妖法
[21:08] <青天大马甲> 可双拳难敌四手,最终被制伏
[21:09] <青天大马甲> 咱今天接着讲
[21:09] <青天大马甲> ------------------------------啪-----------------------------------
[21:09] <青天大马甲> 一番激斗终于擒下这黑衣人
[21:09] <青天大马甲> 一看不是他人,正是木班主!
[21:10] <青天大马甲> 三棒法师此时也出现
[21:13] <青天大马甲> 三棒法师:“阿弥陀佛,真是多谢各位。”
[21:14] <蓝棠> “谢个鬼!”
[21:14] <穆飞烟> “份内之事。”
[21:14] <青天大马甲> 他一脸平静,吩咐左右去拿伤药
[21:14] <蓝棠> “老实说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21:14] * 蓝棠 指地上的木班主
[21:15] <青天大马甲> “各位因此受伤,贫僧这高丽神油可治百般外伤。”
[21:15] <青天大马甲> “贫僧并不认识这贼人。”
[21:15] <穆飞烟> “一点擦伤而已,法师不必介怀。”
[21:16] <蓝棠> “胡说!本小姐分明听到他刚才在屋子里说要和你商量什么大计!”
[21:17] <青天大马甲> “那贫僧便不知了,若不是提前有准备,恐怕我已被他刺杀。”
[21:18] * 珂密伽 接过来抹上
[21:19] <蓝棠> “少装糊涂,你要不是和他有奸情,怎么知道他会来找你!”
[21:19] <青天大马甲> 珂密伽感觉浑身神清气爽,念头都有几分通达
[21:20] * 穆飞烟 接了伤药收起
[21:20] <青天大马甲> 三棒法师:“贫僧的智慧还没练到能知别人内心,所以他为何而来,你们要问他。”
[21:20] <蓝棠> “而且他刚才说话的口气,分明是在和你商量什么事!”
[21:21] * 蓝棠 把伤药摔到三棒法师脚
[21:21] * 蓝棠 把伤药摔到三棒法师脚上
[21:21] * 穆飞烟 趁着蓝棠缠住三棒法师,转身去刚才黑衣人进入的屋子里察看
[21:22] <青天大马甲> 穆飞烟进入现场
[21:22] <青天大马甲> 发现有爆炸痕迹
[21:22] * 穆飞烟 提了灯盏看看刚才是何物爆炸
[21:23] <青天大马甲> 你闻到了些火药味
[21:24] <穆飞烟> .ww 7 搜查
[21:24] <Oicebot> 穆飞烟进行 搜查检定: 7,8=8 1 5 10 3 5 7 + 1=2成功
[21:25] <青天大马甲> 并无太异常之处
[21:26] <青天大马甲> 应该是提前布置好的火药机关
[21:27] <青天大马甲> 令你稍微在意的是,刚才那个假人没有踪迹
[21:28] <青天大马甲> 不管是纸呼还是泥塑,都没留下东西
[21:28] * 穆飞烟 皱了皱眉,提高声音道:“公孙先生,请进来看一下此处。”
[21:29] <青天大马甲> 公孙先生刚才正在维持现场顺便洗澡换了身衣服
[21:29] * 公孙策 神清气爽,羽扇纶巾登场
[21:30] <公孙策> “这羽扇我拿着实在不合适……还是还与贵馆吧”
[21:30] * 公孙策 把羽扇递给一个高丽士兵
[21:30] <青天大马甲> 高丽士兵接过,思密达谢过,站立一旁
[21:31] <公孙策> “穆兄弟有何发现?”
[21:31] <穆飞烟> “先生请看,此处有火药痕迹,想来便是三棒法师所言的机关。”
[21:32] <穆飞烟> “可方才我等分明瞧见屋内除了木班主还有一个人影,要说是傀儡假人,却全无痕迹……”
[21:32] * 公孙策 细细端详
[21:33] <公孙策> .ww 8 学识
[21:33] <Oicebot> 公孙策进行 学识检定: 8,8=5 4 1 7 1 7 9 2=1成功
[21:34] <珂密伽> .ww 8 学识
[21:34] <Oicebot> 珂密伽进行 学识检定: 8,8=2 10 6 4 1 5 4 6 + 9=2成功
[21:34] <公孙策> .ww 6 也玄学一个
[21:34] <Oicebot> 公孙策进行 也玄学一个检定: 6,8=3 3 9 7 7 6=1成功
[21:34] <珂密伽> .ww 9 玄学
[21:34] <Oicebot> 珂密伽进行 玄学检定: 9,8=8 8 6 1 1 6 2 1 9=3成功
[21:35] <青天大马甲> 你们观察现场
[21:35] <青天大马甲> 要说发现,也只是珂密伽发现一个烧的差不多的灯笼
[21:38] <青天大马甲> 此时金馆长也匆忙赶来
[21:38] <青天大马甲> “哎呀,这是怎么了?”
[21:39] <公孙策> “金馆长冒昧,方才馆中有可疑人物闯入,已经被我等拿下”
[21:39] <青天大马甲> “哎呀我错过了拿贼的场面!”
[21:39] <青天大马甲> 他十分失望的抖动
[21:40] <蓝棠> “你想拿贼是吧?”
[21:40] <蓝棠> “喏,那还有个没来得及拿的可疑人物!给你个机会,把他抓起来!”
[21:40] * 蓝棠 用鞭子指着三棒
[21:41] <青天大马甲> 三棒法师口诵佛号“看来这位女施主有些误解。”
[21:42] <青天大马甲> 展昭:“先将人犯压至官府!”
[21:43] <公孙策> “大师莫怪,但此次刺客目的似乎在大师,所以劳驾请大师也来官府一趟,留下些文书记录,以便查案”
[21:43] <穆飞烟> “大师,夜深了,我等不打扰了。”
[21:43] <蓝棠> “什么误解!你分明就和他是一伙的!”
[21:43] * 蓝棠 愤愤
[21:43] <青天大马甲> 三棒法师眼皮一抬
[21:43] <青天大马甲> “不太方便吧,明日再说罢。”
[21:43] <青天大马甲> 金馆长刚忙过来,在你们耳边低声说
[21:44] <青天大马甲> “他是高丽高僧,有那外交豁免权,他自己不愿意,没法动……”
[21:44] * 公孙策 只能作罢
[21:44] * 穆飞烟 叹了口气,不由分说把蓝棠拉走了
[21:44] <蓝棠> “你……!”
[21:44] * 公孙策 笑着缓和气氛
[21:45] <蓝棠> “嗳……你做什么你放开我!”
[21:45] * 蓝棠 一边被揪着走一边挣扎抗议
[21:45] <青天大马甲> 你们带来的士兵左右押着受伤的木班主
[21:45] <公孙策> “大师今晚且安歇,明日来官府一趟即可”
[21:46] <穆飞烟> “走啦走啦……”
[21:46] <公孙策> “我们就先行告辞了”
[21:46] <蓝棠> “%……&%&#@¥¥%……&”
[21:46] <青天大马甲> 三棒法师:“好,待我白日讲经过后,自当前去。贫僧也想早日破案。”
[21:46] <青天大马甲> 他一甩袈裟,转身离去
[21:46] <蓝棠> “你你你,你给本小姐等着!”
[21:47] * 蓝棠 对着三棒的背影不依不饶地喊
[21:47] <青天大马甲> 剩下的人收拾现场不提,你们押送着木班主回到官府,准备连夜审问
[21:48] <蓝棠> “你们还真的信他明天会来?!说不定今晚他就跑了!”
[21:49] <穆飞烟> “跑了才好追回来。”
[21:49] <公孙策> “还劳穆兄弟在此暗中监视”
[21:49] <蓝棠> “……”
[21:50] <蓝棠> “说得容易!抓不回来怎么办?”
[21:51] <穆飞烟> “留下暗哨即可。”
[21:51] <青天大马甲> 展昭:“这倒不用担心,十日大限卫道,就算他是高丽大法师也不能出城。”
[21:51] <公孙策> “若穆兄弟没有探听到什么新线索,就只留他们在此监视即可”
[21:51] <蓝棠> “呃……”
[21:51] * 公孙策 留下了一组衙役在三棒公馆周围作暗哨
[21:51] * 蓝棠 听到展昭的话才不吭声了
[21:52] <穆飞烟> “赶紧回去审问人犯要紧。”
[21:52] <公孙策> “也罢……”
[21:53] * 穆飞烟 嘱咐了留下善后的衙役几句,随众人回府里去
[21:53] <青天大马甲> 官府内,已经有人给木班主腿上的伤做了处理
[21:53] <青天大马甲> 豹大人也已经起来,正在穿官服赶来
[21:55] <青天大马甲> “哎呀不愧是开封府的上官!”
[21:55] <青天大马甲> “拿这贼人,我看凶手就是他错不了!”
[21:55] <公孙策> “此事还有内幕,不可草下论断”
[21:56] * 蓝棠 虽然觉得官府的事不好插手,还是不甘心地跟在后面
[21:56] <公孙策> “无论如何,先行审问吧”
[21:57] <青天大马甲> 展昭:“那些杂技团成员也应该控制起来,蓝小姐随我去趟府里吧。”
[21:57] <蓝棠> “啊?哦,哦,好~”
[21:57] <穆飞烟> “不错,那边就有劳展护卫了。”
[21:58] * 蓝棠 赶紧又跟得近了一些
[21:59] <青天大马甲> 展昭带了几个自己人,随着蓝棠去控制住杂耍团其他成员
[21:59] <青天大马甲> 这边连夜升堂!
[22:00] <青天大马甲> 当当当~
[22:00] <青天大马甲> 三班牙医上堂,分左右站立
[22:00] <青天大马甲> (衙役……
[22:00] * 蓝棠 虽然有点不甘心,还是一步三回头地跟着展昭走了
[22:00] <公孙策> (好可怕!
[22:00] <穆飞烟> (果然好可怕!
[22:01] <公孙策> (来人,拔了个牙!
[22:02] <青天大马甲> 安排下座位,公孙策和穆飞烟落座,珂密伽站立一旁
[22:02] <青天大马甲> 豹大人:“升——堂!”
[22:02] <青天大马甲> “威~~~武~~~~”
[22:03] <青天大马甲> “带人犯!”
[22:03] <青天大马甲> “带~人~犯~~”
[22:03] <青天大马甲> 两个衙役将木班主提上来,扔到堂上
[22:04] <青天大马甲> 豹大人:“下面人犯,姓字名谁!”
[22:04] <青天大马甲> 木班主一仰头
[22:05] * 穆飞烟 冷眼旁观豹大人审案
[22:05] <青天大马甲>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木易天!”
[22:05] <青天大马甲> 啪!
[22:06] <青天大马甲> 豹大人抡圆了一拍惊堂木
[22:06] <青天大马甲> 要不是有经验这下得吓着人
[22:06] <青天大马甲> “大胆木易天,你可承认去刺杀三棒法师?!”
[22:07] <青天大马甲> “……”
[22:07] <青天大马甲> 他一字不答
[22:08] <青天大马甲> 豹大人:“好个大胆叼人,在这公堂之上视我如无物!来人,先打四十大板!”
[22:08] <公孙策> “罪名未定,不可随意严刑”
[22:09] <青天大马甲> 豹大人:“啊啊…那公孙先生有何见解?”
[22:10] <公孙策> “先且问木班主一问,到三棒公馆是何缘由”
[22:10] * 公孙策 不好意思喧宾夺主
[22:11] <青天大马甲> 木班主一仰头“只是夜晚去溜达溜达!”
[22:11] * 穆飞烟 冷笑
[22:12] <青天大马甲> 豹大人:“你哪溜达不成去公馆?!果然还得打!”
[22:14] <青天大马甲> “嗻!”
[22:14] <青天大马甲> 衙役上来劈里啪啦一通棍棒
[22:15] <青天大马甲> 这木易天果然是条硬汉,身上有伤又受刑,还是不吭声
[22:16] <穆飞烟> “木易天,你依仗妖法连害数条人命,早些认罪免受皮肉之苦!”
[22:17] <青天大马甲> “说我…害人,你们无凭无据!”
[22:20] <穆飞烟> “几具尸身就是证据。”
[22:22] <青天大马甲> “我也听说那几句尸体,可我木某一介粗人,怎会用那精细手法?”
[22:23] * 珂密伽 忍不住插口道,“白天你用来把蓝小姐切成两截的密法不就正好”
[22:23] <穆飞烟> “你只需使那切物不留痕之妖法,将活人切开,掏空脏器再合上。”
[22:23] <公孙策> “你班的那位惨遭横死的弟兄的尸首已经把你的手法讲的清清楚楚了。”
[22:24] <青天大马甲> 他一见懂法的珂密伽,没多反驳,一言不发……
[22:24] * 珂密伽 向在场的人说了一大堆天竺话加以解释
[22:25] <穆飞烟> “你使妖法之时,可是众目睽睽。你那件道具台子已由官府封存,上面哪有寻常戏法所用之机关,不是妖法却又是什么!”
[22:25] * 公孙策 大略听懂了几句
[22:25] <青天大马甲> 豹大人:“……反正大师都发话了!你还不招?!”
[22:25] <青天大马甲> 他显然一句不懂
[22:25] * 公孙策 大略也看出来了
[22:26] <青天大马甲> 木班主一看瞒不下去:“……我确实懂些法术……”
[22:28] <青天大马甲> “但懂法术不代表用法术杀人!?”
[22:31] <青天大马甲> 豹大人一时也没词
[22:31] <青天大马甲> “要不……再打?”
[22:31] <青天大马甲> 他看向开封府的几位
[22:31] <穆飞烟> “你所行之事,自以为无人知晓,却不知冥冥之中自有耳目,全部看的清清楚楚。”
[22:32] <青天大马甲> 他一惊
[22:32] * 穆飞烟 指了指头上,“你心里清楚在下说的是什么。”
[22:34] <青天大马甲> “……”
[22:35] <青天大马甲> 他眼神有些动摇
[22:36] <公孙策> “还有你要与三棒图谋的‘大计’……现在回头还为时未晚”
[22:36] <穆飞烟> “俗话说头上三尺有神明,你可曾想过,神仙也不止一路?”
[22:37] <青天大马甲> “刚才你们听到了……?”
[22:39] <穆飞烟> “现在你已落网,三棒法师也在监视之下,只要时限一过,你的计划再周密也是枉然。”
[22:39] <公孙策> “听得真真切切。”
[22:39] <青天大马甲> 他哼了一声
[22:40] <青天大马甲> “三棒法师法力高强,肯定会来保我。”
[22:42] <穆飞烟> “笑话!三棒法师已经是泥菩萨过江。他撇清干系还来不及。你没听他刚才怎么说?”
[22:43] <青天大马甲> “那只是权宜之计!”
[22:43] <青天大马甲> 他这话说的他自己都不信
[22:43] <穆飞烟> “他要真心把你当同伴对待,怎会在房间布下炸药?分明是想要了你的性命。”
[22:44] <穆飞烟> “木班主你好糊涂!”
[22:44] <Oicebot> 你好呀, 穆飞烟葛阁
[22:44] <公孙策> “木班主,浪子回头金不换,现在苦海还有回头岸”
[22:44] <公孙策> .ww 8 谷意志求说得!
[22:44] <Oicebot> 公孙策进行 谷意志求说得!检定: 8,8=1 2 3 10 5 1 3 9 + 4=2成功
[22:44] <青天大马甲> .WW 3 被捅了还打屁股意志还有么?!
[22:44] <Oicebot> 青天大马甲进行 被捅了还打屁股意志还有么?!检定: 3,8=6 9 10 + 6=2成功
[22:45] <青天大马甲> 这边一时僵持不下,他虽然动心了,但对三棒法师还留有希望
[22:46] <青天大马甲> 另外一边
[22:46] <青天大马甲> 蓝棠和展昭带着几个兄弟回到蓝家
[22:46] <青天大马甲> 看门人:“小姐?你怎么从外面回来?还有这些不是白天的官人……?”
[22:50] <青天大马甲> 蓝小姐无心答话,带人进门
[22:54] * 蓝棠 板着脸一路不语
[22:55] <青天大马甲> 展昭与蓝棠一到后院,就发现那些杂耍团的人已经准备好东西想离开
[22:55] <蓝棠> “……”
[22:55] <蓝棠> “你!们!”
[22:56] <蓝棠> “怎么?这就想跑了?”
[22:57] * 蓝棠 双手叉在腰间冷笑
[22:58] <青天大马甲> 那年轻人一见你们,叫声不好!
[22:58] 8(FreeBot8) ,15穆飞烟6,0在 ,15#jungle6,0叫我名字了.
[22:58] [穆飞烟 在送歌]
[22:58] <青天大马甲> “看来班主是被拿了,咱们拼了然后逃出城吧!”
[22:59] <蓝棠> “可笑!”
[22:59] * 蓝棠 自腰间抽出鞭子
[22:59] <蓝棠> “就凭你们几个?还逃得出城?”
[22:59] <蓝棠> “恐怕连本小姐家的院子都出不了!”
[23:01] <青天大马甲> 那年轻人一甩手中蓝布
[23:02] <青天大马甲> 旁边的两个大汉也举起石锁磨盘
[23:02] <青天大马甲> 展昭也拔剑出鞘
[23:03] <青天大马甲> 在这剑拔弩张之时,那盲老者走出来
[23:03] <青天大马甲> “都算了吧……”
[23:03] <青天大马甲> 年轻人:“老师?!”
[23:04] <蓝棠> “?”
[23:04] <青天大马甲> 老头在那对双胞胎搀扶下走到前面
[23:04] * 蓝棠 冷眼看那老者
[23:05] <青天大马甲> “都到这地步了,恐怕那边也招了。再说出城,你会穿墙法,我们怎么出去?”
[23:06] <青天大马甲> 年轻人:“可老师……!”
[23:06] <蓝棠> “哼,看起来你们还是有识相的么~”
[23:07] <青天大马甲> 老头:“木老二已经死了,那三帮法师我从开始就认为不可信。”
[23:08] <青天大马甲> 展昭插剑回鞘(进去了)“那么各位请我们走一趟吧。”
[23:09] <蓝棠> “哼,果然你们和三棒有勾结!”
[23:09] <蓝棠> “这下我看那光头三还有什么可说的!”
[23:10] <青天大马甲> 老头:“那我们手势一下东西。蓝小姐,这一日打扰了。”
[23:11] <蓝棠> “哼!”
[23:11] * 蓝棠 扭头
[23:11] <青天大马甲> 你们一路回到官府
[23:11] <青天大马甲> 这边审问还在继续
[23:11] <青天大马甲> 豹大人又几次想打,被公孙策拦下
[23:12] <青天大马甲> 公孙先生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23:13] <青天大马甲> 展昭:“我们把其他人带到了。”
[23:14] <穆飞烟> “来得正好!”
[23:15] <青天大马甲> 木班主一见“你们怎么来了!?不是告诉你们我半个时辰不回来就赶紧跑吗!”
[23:15] * 公孙策 见状也就不多言了
[23:15] <蓝棠> “哼,你还真以为他们跑得掉?”
[23:16] <蓝棠> “放聪明些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23:16] <穆飞烟> “事到如今你们还想袒护那三棒法师么?”
[23:17] <青天大马甲> 那老头一叹气“唉,都是那放不下的执着啊。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教你们武艺。”
[23:18] <青天大马甲> 木易天不做声了
[23:19] * 蓝棠 听到老者的话,心里一动,忽然想到自己的师父
[23:19] <穆飞烟> “单凭你们这一班人头,豹大人已经可以向上面交待。”
[23:20] <穆飞烟> “至于三棒法师,倘无实证,我们还乐得省事。”
[23:20] * 蓝棠 没来由地有些焦躁
[23:21] <公孙策> “倘若有改悔之心,则按律可从轻处罚”
[23:21] <穆飞烟> “倘若你们肯供出罪魁,其他人就可以从轻发落。”
[23:21] <公孙策> “甚至,还可将功赎罪”
[23:22] <公孙策> “但倘若缄口不言,那就只能将你们作为人犯拿下,你们将遗臭万年,且真相石沉大海”
[23:22] <青天大马甲> 木班主最后一狠心一摇头
[23:23] <青天大马甲> “也罢!我就说了(liao)吧!”
[23:23] <公孙策> “木班主英明”
[23:25] <蓝棠> “你也就这么一条路可走!”
[23:26] <青天大马甲> “这事,要从二十年前说起……”
[23:26] <青天大马甲> 他跪在堂下,开始讲述经过
[23:26] <青天大马甲> -----------------------------------啪--------------------------------------

[21:07] <大马甲> ----------------------------接着讲-----------------------------
[21:10] <大马甲> 木班主跪在堂下,开始讲述经过
[21:10] <大马甲> “得从二十年前说起……”
[21:11] <大马甲> “我家住西北,从记事起,家里就十分贫困。”
[21:12] <大马甲> “家中兄弟三人,我行大。”
[21:13] <大马甲> “小时家中不让与外人多交往,只是在家种田务农。”
[21:13] <大马甲> (画面一转,回忆模式!
[21:14] <大马甲> 西北贫困之地,三个少年兄弟干瘦干瘦的走在路上
[21:15] <大马甲> 家乡闹了瘟疫,父母双亡,他们三人为求生存逃了出来
[21:16] <大马甲> 半路上两个弟弟要饿死之时,大哥终于决定去偷钱卖吃的
[21:17] <大马甲> 他在路边看到一行花里胡哨的和尚当街而过,遂跟上去
[21:18] <大马甲> 怎料那和尚如脑后长眼,他还未接近就被识破,被擒了
[21:19] <大马甲> 那天诛和尚上下打量他,到吸一口冷气
[21:20] <大马甲> “我看你筋骨不凡,必定不是平常人,可否愿和我学习佛法?”
[21:21] <大马甲> 那饿到两眼金花的少年怎还有选择,马上答应
[21:21] <大马甲> 那天诛和尚暗暗一笑
[21:22] <大马甲> “我为天诛僧人,现准备经大宋前往高丽求法,你便与我通行。”
[21:23] <大马甲> 那少年想带两个弟弟,但天诛和尚一看,只同意再带一个
[21:24] <大马甲> 最终三兄弟抱头痛哭
[21:25] <大马甲> 小弟被一个路过的武师收为干儿子,而那两个哥哥,则随着那天诛和尚远赴高丽……
[21:25] <大马甲> 十年后,那个当年名不见经传的天诛和尚,已经成了高丽国师,号三棒法师
[21:26] <大马甲> 当时两个少年也已长成成人,并通过能力了解到自己的身世
[21:27] <大马甲> 他们回到宋国内潜伏起来,四处召集有着同样“威能”的同伴
[21:28] <大马甲> 准备在必要时刻接应三棒法师……
[21:28] <大马甲> (回忆结束
[21:28] <大马甲> “这就是我的过去……”
[21:28] <蓝棠> “……”
[21:29] <穆飞烟> “接应……你与这三棒法师,到底在计划什么?”
[21:29] <大马甲> 他咳嗽两声
[21:30] <大马甲> “都已经说出来我也就不再隐瞒,只求杀我一人,不要追究团里其他人,他们真不知道实情。”
[21:31] <穆飞烟> “你说吧。”
[21:31] <大马甲> 豹大人也不好说别的,暂就含糊着答应下
[21:32] <大马甲> 他见你们答应,一抬头,露出一股皇家气派
[21:32] <大马甲> “我们三兄弟本性不是木,而是柴——后周旧主的【柴】。”
[21:33] <穆飞烟> “柴……”
[21:33] <蓝棠> “……”
[21:34] <大马甲> “三棒法师说只要按他说的做,便能让我们柴家兄弟重夺天下。”
[21:35] <穆飞烟> “哦?就凭你们几人?”
[21:36] <大马甲> “我们不行,但法师他从一份古卷当中参出了逆天之法。”
[21:36] <珂密伽> “逆天之法?”
[21:36] <大马甲> 他点点头
[21:37] <穆飞烟> “如何逆天?”
[21:38] <大马甲> “古卷珍惜,我们兄弟也不让看。但他说只要照此法行事,便能逆天而行、改朝换代。”
[21:39] <穆飞烟> “……”
[21:39] <大马甲> “起初我们也不信,但法师拿出一样与古卷同时发现的法宝,我们不得不信。”
[21:39] <穆飞烟> “这法宝有什么功用?”
[21:41] <大马甲> “那是一根白色铁棒,储藏在蜡封箱内。”
[21:42] <大马甲> “只是远看一眼我们便觉得面部发热,全身灼感,便不敢再看。”
[21:44] <大马甲> “三棒法师说此物古卷中有记,名唤【铀光棒】,是那九天玄碟用的燃料。”
[21:44] <蓝棠> “……”
[21:45] * 穆飞烟 心念一动,“你可知这件东西收藏在何处?”
[21:46] <大马甲> “那物是高丽国宝,只有国王与国师可以调动。我们兄弟一看有如此威能之法宝,不敢不听。”
[21:47] <穆飞烟> “此物现在高丽?”
[21:47] <大马甲> “于是我们十年前回到中土,遇到了老瞎子,随后组织了木家班,在大宋领土内打探消息。”
[21:49] <大马甲> “那我就不知道了。”
[21:50] <穆飞烟> “如此说来……你杀死那几人也是受了三棒法师指使?”
[21:51] <大马甲> “是的,这我全招了。我们在一个月前得到消息,三棒法师要借来讲法的机会施展法术。”
[21:51] <大马甲> “他命我们到临安内等他。他一到我们就见了面,是他告诉我要如何杀人。”
[21:53] <大马甲> “我们选定了那个商人,但到下手时,老二竟然后悔了……”
[21:53] <大马甲> 他又低下头
[21:53] <穆飞烟> “于是你就将他也杀了么……”
[21:53] <大马甲> “当时我已运功行法,停不下来,一回手不小心摘了他的心……”
[21:53] <蓝棠> “……”
[21:54] <蓝棠> “你简直——!”
[21:54] <穆飞烟> “那,大街上那人又是怎么回事?”
[21:54] <大马甲> “我也后悔啊……但运功之时不可说话,他挡在我前面……”
[21:55] <大马甲> “那人我也认识,是一个外号叫飞天猴几的江洋大盗。”
[21:56] <大马甲> “误杀二弟后我赶紧掏了那商人的五脏六腑,可谁想那猴几已经盯上了这商人,此时他正拔在窗边。”
[21:56] <大马甲> “我只好一不做二不休,将他灭口!”
[21:57] <穆飞烟> “三棒公馆的那个杂役呢?”
[21:58] <大马甲> “我杀了三人之后,心中慌张,随即去找三棒法师商议对策。那杂役是起夜时正好路过……”
[21:59] <穆飞烟> “你倒是好狠的手……那树林中三个农人又怎么妨碍你了?”
[22:00] <大马甲> “我本想天黑无月,他可能没看见…但三棒法师说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22:01] <大马甲> 他抬头看看你们
[22:01] <蓝棠> “这光头三实在可恶——!”
[22:01] <蓝棠> “你——你也和他一样可恶!”
[22:02] * 蓝棠 指木班主
[22:02] <大马甲> “树林……?我当晚并未去那,从三棒法师那出来,我就回了聚贤庄。”
[22:02] <大马甲> 面对蓝棠的指控,他并未反驳
[22:02] <大马甲> “各位大人,我所知的已经全说了。”
[22:02] * 穆飞烟 点了点头
[22:03] <大马甲> “木某手上四条人命,自知罪无可赦…只再求放过其他人。”
[22:03] <穆飞烟> “豹大人还有要问的吗?”
[22:04] <大马甲> 门口,被衙役包围的杂耍团成员们默默叹气
[22:04] <大马甲> 豹大人和师爷合计一下
[22:04] <大马甲> “恩咳,大胆贼人!”
[22:05] <大马甲> 他一拍惊堂木
[22:05] <大马甲> “事已至此还遮遮掩掩,都认了四个,那三个为何不认?!”
[22:07] <大马甲> 木易天:“不是我干的,我为何要认?”
[22:09] <大马甲> 豹大人:“喝!你这凶徒,还嘴硬!而且人家三棒法师为堂堂高丽国事,佛法大师,为什么与你为伍?!”
[22:09] <大马甲> 木易天低头不语
[22:10] <大马甲> 豹大人:“我看你就是想拉上人家大师!”
[22:12] * 穆飞烟 起身向豹大人,“豹大人,这木易天所言事关重大,不如先将他收监,再对三棒法师详加调查。”
[22:12] <大马甲> 豹大人:“唔……穆兄弟所言极是,来人,将人犯木易天押入死牢!”
[22:14] <大马甲> “先将杂耍团的人也关入牢内,等候处理!”
[22:14] <大马甲> 这边全押下去
[22:14] <大马甲> 豹大人对你们一拱手
[22:14] <大马甲> “真是辛苦各位大人了,哦,还有这位大师。”
[22:14] <穆飞烟> “豹大人辛苦了。”
[22:15] <大马甲> “不过总算是拿下了,等明天详细谢过案情,再让他画押,就可结案。”
[22:15] <大马甲> 他松了一口气
[22:15] * 珂密伽 合十还礼
[22:15] * 蓝棠 因为豹大人袒护三棒,对他毫无好感,鼓着腮帮站在一旁
[22:16] <大马甲> “这些日子真是谁都睡不好啊……哈欠~~各位,我先休息去了……”
[22:16] <穆飞烟> “大人请好好休息。”
[22:17] * 穆飞烟 躬身送走豹大人
[22:19] <大马甲> 展昭:“这边是拿下了,但三棒法师那边……”
[22:19] <穆飞烟> “伤脑筋了……”
[22:20] <蓝棠> “伤什么脑筋啊!直接冲进去把他抓起来打个七荤八素,什么都招了!”
[22:21] * 穆飞烟 苦笑,“如果他还不招呢?”
[22:22] <蓝棠> “怎么会不招!肯定招!”
[22:23] <珂密伽> “三棒法师法力非同小可,且不说玄碟秘宝之类,光数十年的修为,若是真动起手来,你未必是他对手……”
[22:23] <大马甲> 展昭:“但我看豹大人已经决心结案不惹其他是非。”
[22:23] <大马甲> 展昭:“一会我与公孙先生去给开封府写封信,让那边接到公文也压到十天头再交,拖延一下时间。”
[22:24] <蓝棠> “我……”
[22:24] <穆飞烟> “豹大人反正也帮不上多少忙……”
[22:24] * 蓝棠 咬了咬嘴唇
[22:25] <穆飞烟> “只要我等抓到三棒法师谋反的证据,豹大人就算想省事也不能草草结案。”
[22:26] <穆飞烟> “只是这三棒法师老奸巨猾……要想他露出马脚着实困难……”
[22:26] <大马甲> 你们说着,外面已经敲了三更
[22:26] <蓝棠> “你们不是开封府的么?现在木班主就是人证,把那光头抓起来很难么?”
[22:28] <穆飞烟> “三棒必会一口咬定木班主是诬陷,唉……时候不早了,诸位忙了一天不如歇息去吧。”
[22:28] <大马甲> 展昭:“他若是个普通和尚,现在拿了也可。但他有高丽国师的身份做保,想动很难。”
[22:29] * 蓝棠 有点泄气地重重叹了一声
[22:30] <穆飞烟> “正是,豹大人就是怕抓贼不成,反自己落个唐突高僧有伤国体的罪过。”
[22:31] <大马甲> 你们也感觉一身疲惫
[22:31] <蓝棠> “算了算了!烦死人!本小姐要回去睡觉了!”
[22:31] * 蓝棠 甩手
[22:32] <穆飞烟> “蓝姑娘辛苦了。”
[22:32] * 珂密伽 也回客房去了
[22:33] * 穆飞烟 与众人道了晚安回去休息
[22:34] <大马甲> 众人各自休息,公孙先生则赶紧写信,让人快马送去
[22:34] * 蓝棠 闷闷地出了衙门
[22:36] <大马甲> 一夜无话
[22:40] <大马甲> 第二日起来
[22:41] <大马甲> 杀人凶犯落网之事已经传遍全城
[22:41] <大马甲> 当然,细节谁也不知道
[22:42] <大马甲> 反正街上明显见热闹
[22:43] <大马甲> 公孙先生写信写卷宗熬晚现在还没起
[22:43] <大马甲> 你们众人坐在一起
[22:47] <大马甲> 展昭:“今天便是第九日了。”
[22:48] <穆飞烟> “在下想趁三棒法师外出说法的时候,去瞧瞧他的屋子。”
[22:49] <穆飞烟> “至于城外那三个死者……看来和九天玄碟有关系,也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22:53] <大马甲> 展昭:“确实如此,如果那三个人真不是他所杀,恐怕就有那法术有关了。”
[23:14] * 穆飞烟 沉吟良久,“不如这样,在下再去城郊查探一番看能有什么发现,三棒法师那边就有劳展护卫多盯着点。”
[23:16] <大马甲> 展昭:“好,烦劳各位再走一趟。”
[23:19] * 穆飞烟 于是和众人往城郊去了
[23:20] * 蓝棠 一觉睡到大天亮,想到哥哥嫂嫂一定准备了一大堆问题要问,头痛得紧,连饭也没吃就偷偷牵了小白从后门溜出
[23:21] <大马甲> 你们一行再次前往城郊
[23:23] <大马甲> 地保看到你们过来,赶忙迎接
[23:23] <大马甲> “哎呀!听说各位已经破了这大案!”
[23:24] <穆飞烟> “可不是么。”
[23:25] <大马甲> “那几位今天来是……?”
[23:25] <公孙策> “也非全然告破,此案还有几处疑点”
[23:26] <穆飞烟> “我们想自己四处看看,你不用陪着了。”
[23:27] <大马甲> “哦,好^”
[23:27] <蓝棠> “给本小姐滚远点,看见你就烦~”
[23:28] * 穆飞烟 支走地保后去找几个村民询问近日可有见过什么怪事
[23:31] <大马甲> 村民表示除了那天死人,没什么特别新鲜的
[23:31] <大马甲> 但你听有一家抱怨
[23:31] <大马甲> “杀人案破了,我家牛死了怎么没交代?”
[23:32] <穆飞烟> “这牛死了,又是怎么回事?”
[23:32] <大马甲> “就是死人那天,我家死了两头牛。”
[23:32] <穆飞烟> “怎么死的?”
[23:33] <大马甲> “说了就晦气,一头公牛,下水都被掏了。一头母牛还怀着牛犊,牛犊没了,母牛自然就死了。”
[23:34] <穆飞烟> “下水被掏……”
[23:34] <公孙策> “这死状与几具死尸相同”
[23:34] <穆飞烟> “这牛死在什么地方?”
[23:36] <大马甲> “我早晨一起来发现丢了,以为又跑去隔壁棚子,但发现死在树林那边了。”
[23:37] <穆飞烟> “树林什么地方,可以带我去看么?”
[23:37] <大马甲> “……各位大人真要管?”
[23:37] <大马甲> 这个农户有些狐疑的看着你们
[23:37] <穆飞烟> “对。”
[23:38] <穆飞烟> “不但要管,还管赔你的牛。”
[23:38] <大马甲> “哎呦那好,您跟我来。”
[23:39] <穆飞烟> “有劳。”
[23:39] * 穆飞烟 跟上那农户
[23:39] <大马甲> 走出村不多远,来到你们熟悉的地方
[23:39] * 公孙策 跟过去
[23:39] <大马甲> 但并非那个现场
[23:40] <大马甲> “您看,就是这边,两头牛在这发现。”
[23:40] <穆飞烟> “噢噢。”
[23:41] * 蓝棠 皱眉
[23:43] * 蓝棠 四处乱看
[23:43] <穆飞烟> .ww 7 给我搜!
[23:43] <Oicebot> 穆飞烟进行 给我搜!检定: 7,8=9 9 2 9 10 10 5 + 3 10 9=7成功
[23:43] <蓝棠> .ww 4+7 乱看
[23:43] <Oicebot> 蓝棠进行 乱看检定: (4+7)d=11,8=4 3 5 5 8 5 4 2 2 1 10 + 3=2成功
[23:43] * 公孙策 左右观察
[23:44] * 蓝棠 心烦意乱
[23:44] * 穆飞烟 四下察看
[23:44] <大马甲> 你们发现有重物坠落痕迹
[23:45] <大马甲> 其他因为时间太长,已难查验
[23:46] * 蓝棠 心不在焉
[23:46] * 蓝棠 心猿意马
[23:46] * 公孙策 看那周围的植物
[23:47] <穆飞烟> .ww 5 百科知识
[23:47] <Oicebot> 穆飞烟进行 百科知识检定: 5,8=9 7 1 4 1=1成功
[23:47] <公孙策> .ww 14 爆WP!
[23:47] <Oicebot> 公孙策进行 爆WP!检定: 14,8=10 8 10 8 9 6 8 9 4 7 2 8 5 1 + 8 7=9成功
[23:47] <大马甲> 哦(三声)
[23:47] <大马甲> 公孙先生拿眼一打,便发现了疑点
[23:48] <蓝棠> .ww 2 文盲凑热闹
[23:48] <Oicebot> 蓝棠进行 文盲凑热闹检定: 2,8=6 7=失败
[23:48] <大马甲> 因为这里比那杀人现场植被多一些,所以有更多能查看的植物
[23:48] <大马甲> 你发现一些草木有不正常的枯萎现象
[23:50] <公孙策> “诸位请看……这里的草木枯萎得不正常”
[23:50] <穆飞烟> “怎么个不正常法?”
[23:50] <蓝棠> “哦?”
[23:50] * 蓝棠 凑过去看
[23:51] <公孙策> “此处水草丰茂,又非深秋,按常理,不应枯萎”
[23:51] <大马甲> 公孙先生认为这并非虫害,也检查了一下根茎,这些植物并无病害
[23:52] <穆飞烟> “据先生看来,这枯萎是何原因造成?”
[23:52] <公孙策> “所以我认为这是中了某种法术”
[23:52] <穆飞烟> “法术?”
[23:53] <蓝棠> “这两天听到这个词儿的次数太多了~”
[23:53] <公孙策> “这枯萎状况多半是那‘铀光棒’烧灼所致”
[23:54] * 穆飞烟 叫过那农户,“你那两头死牛如何处置了?”
[23:54] * 公孙策 回忆起木班主说的“只是远看一眼我们便觉得面部发热,全身灼感,便不敢再看。”
[23:55] <穆飞烟> “说来,发现死者的地方,也有烧灼痕迹……”
[23:55] <大马甲> 农户:“半夜跑出村,又这么晦气的死了,我们也没吃,就托出去烧了。”
[23:55] <穆飞烟> “难道是九天玄碟所为……?”
[23:56] <穆飞烟> “已经烧了么……这焚烧之时,可有异状没有?”
[23:56] <公孙策> “在何处焚烧的?”
[23:57] <大马甲> “我们以前也没烧过牛……哦,这边。”
[23:58] * 公孙策 根去
[23:58] <大马甲> 他带领你们往村外走,是一处杂草丛生的荒地
[23:58] <穆飞烟> .ww 7 再搜
[23:58] <Oicebot> 穆飞烟进行 再搜检定: 7,8=4 1 7 9 4 7 8=2成功
[23:58] <大马甲> “我们烧个废料什么的都在这,就那堆。”
[23:58] <大马甲> 顺着他指点,你们看到一堆残骸
[23:59] <大马甲> 尚有些未烧干净的牛骨
[23:59] <蓝棠> .ww 11 蹲下翻翻骨头
[23:59] <Oicebot> 蓝棠进行 蹲下翻翻骨头检定: 11,8=7 3 7 5 10 6 1 6 5 6 4 + 8=2成功
[00:01] * 蓝棠 看不出个头绪,心里烦乱,飞起一脚将一块骨头踢飞
[00:02] <大马甲> 公孙先生认为,既然牛尸首已经焚烧,不如取些残骸和周围的土
[00:03] <公孙策> “多搜集些线索,有备无患”
[00:05] * 穆飞烟 于是帮公孙先生挖了一兜土回去
[00:06] <大马甲> 你们包了些焚牛地点的土
[00:06] <大马甲> 农户:“这这能查出谁干的……?”
[00:07] <穆飞烟> “你就别问那么多了。”
[00:07] <公孙策> “天机不可泄漏。”
[00:07] * 公孙策 没有作答
[00:09] * 穆飞烟 拿出一锭银子递给农户,“喏,这是赔你的牛。”
[00:09] <大马甲> “哦哦多谢各位大人!”
[00:09] <穆飞烟> “你去问问其他人家,还有牛只离奇死亡的,都来报官,杭州府管赔。”
[00:10] <大马甲> “好好!”
[00:10] <大马甲> 他开心的走了
[00:12] <穆飞烟> “公孙先生你怎么看?”
[00:13] * 公孙策 给大家细细讲了看法
[00:13] <穆飞烟> “看来,树林里这几人确实不是木易天所杀……”
[00:13] <公孙策> “如果我的猜测属实,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将三棒绳之以法了”
[00:13] <蓝棠> “难道是三棒杀的么?”
[00:15] <大马甲> 公孙先生已经有了初步的见解
[00:15] <大马甲> 下面就要实施行动
[00:15] <大马甲>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00:15] <大马甲> ------------------------------------啪---------------------------------- 

从今天起我就不是BON太君了……而是BON太DOG·Q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