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天外飞仙卷宗·七[逆转的天外飞仙]  (阅读 1439 次)

副标题: 公堂对峙,逆转三棒

离线 密银马甲

  • Flawless
  • *******
  • 帖子数: 2399
  • 苹果币: 3
    • 检视个人资料
天外飞仙卷宗·七[逆转的天外飞仙]
« 于: 2011-09-03, 周六 22:38:28 »
[20:48] <大宋马甲> 上回说到,木班主吐露实情
[20:49] <大宋马甲> 交代了以往经过。众人得知三棒法师此次来宋表面上是说经讲法,实则为了做法颠覆大宋
[20:50] <大宋马甲> 开封府诸位决定在最后一日搜索证据,捉拿这妖僧
[20:50] <大宋马甲> -----------------------------啪-----------------------------
[20:51] <大宋马甲> 书接上文
[20:51] <大宋马甲> 诸位再次来到城郊小树林
[20:51] <大宋马甲> 并从农人口中得知死牛的怪像
[20:52] <大宋马甲> 公孙策收集一些焦土,心中已有打算
[20:53] <大宋马甲> 你们一行离开那现场
[20:56] <蓝棠> “现在怎么样?是不是可以去抓那个光头了?”
[20:56] * 蓝棠 急着问公孙策
[20:57] <公孙策> “现在人证物证具在……只是恐那三棒法师狡猾,先回一趟官府再作商量”
[20:58] <穆飞烟> “不如,将三棒法师作为人证,也请来衙门里坐坐。”
[20:58] * 穆飞烟 微笑
[20:59] <穆飞烟> “总之,先回去吧。”
[20:59] <蓝棠> “那就快些,磨磨蹭蹭急死人了!”
[21:00] * 蓝棠 翻身上了小白,快马加鞭
[21:00] <大宋马甲> 展昭:“那全听公孙先生吩咐了。”
[21:00] <大宋马甲> 你们快马加鞭返回衙门,珂密伽照例一路小跑
[21:01] * 公孙策 对这天竺神行法印象深刻
[21:02] <大宋马甲> 你们回到官府,正好看到豹大人
[21:03] <大宋马甲> “哎呦各位上官,我刚把结案公文递上去,明天正好到京城。等批文一下,本案就算彻底了解了~”
[21:03] <公孙策> “?!”
[21:04] <公孙策> “豹大人这是何意?”
[21:04] <穆飞烟> “大人,此案尚有疑点。”
[21:05] <蓝棠> “就算想邀功你也太急了点吧?”
[21:05] <大宋马甲> 展昭对你们侧耳低声“各位莫担心,我已经吩咐过了,将公文压下一天再递上去……”
[21:05] <蓝棠> “……”
[21:06] <穆飞烟> “在下以为,须将三棒法师请来一趟,与木易天当堂对质。”
[21:06] * 蓝棠 心“不愧是展前辈”
[21:06] <大宋马甲> 豹大人:“哎~不能这么说,这案都结了,抓的办的都妥当了,理当速速结案,保我大宋国威。”
[21:06] <公孙策> “此案木班主只是个傀儡,幕后黑手乃是三棒法师”
[21:07] <大宋马甲> 他听这话,一皱眉
[21:07] <公孙策> “这三棒意图颠覆大宋,若是放走了他,恐怕后患无穷”
[21:07] <大宋马甲> “这个……可这如果没有确凿证据……”
[21:08] <珂密伽> “要不……骗来?”
[21:08] <大宋马甲> “……”
[21:08] <穆飞烟> “倘若三棒法师无辜,便只是木易天再加一件诬陷之罪,大人正好做个人情,还三棒法师一个公道。”
[21:09] <大宋马甲> 他左看看展昭,右看看公孙策
[21:09] <大宋马甲> 最后扫了扫皇城司的穆飞烟
[21:10] <穆飞烟> “大人若图省事,万一放跑了真凶……”
[21:10] <大宋马甲> “那即然这样……也好。就去请三棒法师过来吧。”
[21:10] <穆飞烟> “豹大人英明。”
[21:11] * 穆飞烟 躬身一揖
[21:11] <蓝棠> “算你……呃……”
[21:12] * 蓝棠 想想豹大人毕竟是本地父母官,把后半截话吞回去了
[21:13] <大宋马甲> 他摇头走了,去换官服准备升堂
[21:14] * 穆飞烟 派人以豹大人的名义去请三棒法师
[21:17] <大宋马甲> 那边派人前去
[21:17] <大宋马甲> 你们这边开始着手准备
[21:18] * 穆飞烟 找来公孙策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商议了一番
[21:18] * 公孙策 点头点头
[21:19] <大宋马甲> 另外有下人按照公孙先生吩咐连根带土拔了些青草来
[21:20] * 蓝棠 站在旁边,有点不知道做什么好
[21:20] * 蓝棠 只好走来走去
[21:23] <大宋马甲> 蓝棠在周围乱溜达时,看到有两个生人看向这边,一闪而过
[21:23] <蓝棠> “?!”
[21:23] * 蓝棠 盯过去
[21:24] <大宋马甲> 那是一对主仆
[21:24] * 蓝棠 打量
[21:25] <大宋马甲> 主人年龄四十上下,相貌堂堂
[21:25] <大宋马甲> 眉眼间带着锐气,一看便不是普通人
[21:26] <大宋马甲> 那名仆人身高过仗,走路带风,看架势功夫不错
[21:27] <大宋马甲> 那主人见被你看到,就微微一笑,于身边仆人一起离开
[21:28] <蓝棠> “喂……”
[21:28] <蓝棠> “喂,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做什么?”
[21:29] <大宋马甲> 蓝棠心中疑惑,这二位绝不是本地人,且现在城门戒严,生人一般是进不来的……
[21:29] <大宋马甲> 等你过去,这二人已经踪迹皆无
[21:29] <蓝棠> “……”
[21:29] * 蓝棠 跺了下脚
[21:29] <蓝棠> “跑得倒比兔子还快!”
[21:30] <大宋马甲> 死牢那边,人犯木易天已被提压上来,在侧堂候审
[21:30] * 蓝棠 闷闷地回转
[21:34] * 公孙策 端正衣冠,和其他人站在一旁
[21:36] <大宋马甲> 你们准备妥当
[21:36] <大宋马甲> 豹大人也更衣上堂,师爷在一旁小桌做记录
[21:37] * 珂密伽 袈裟黄帽,立于一旁
[21:37] <大宋马甲> 不多时,来人回事
[21:37] <大宋马甲> “报大人!三棒法师请到!”
[21:39] <大宋马甲> 豹大人:“请!”
[21:40] <大宋马甲> “请三棒法师~~”
[21:41] <大宋马甲> 你们听到外面传来“冷啊~~~~~恨呐啊啊~~~~~”的唱经声
[21:41] <穆飞烟> “……”
[21:41] * 穆飞烟 忍不住揉了揉耳朵眼
[21:42] <大宋马甲> 随着节奏,三棒法师身穿四色法衣踏入大堂
[21:43] <大宋马甲> 周围的衙役仿佛都跟着节奏开始摇摆
[21:43] * 公孙策 担心豹大人被三棒震住
[21:43] <大宋马甲> 显示出他极大的鼓动力
[21:44] * 珂密伽 喝出一声佛号,镇定心神
[21:44]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21:44] <大宋马甲> 豹大人:“…………啊,快看座!”
[21:44] * 蓝棠 对着三棒咬牙
[21:46]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客客气气的坐下
[21:46]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今日请我前来,所谓何事?”
[21:47] <公孙策> (w)“闲话休提,请木班主上堂对质吧”
[21:48] <大宋马甲> 豹大人:“啊…这个,是这样……那个人犯,就是意图刺杀您那个。”
[21:48]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
[21:48] <大宋马甲> 豹大人:“他说了些怪话,我…我们怕传出去有损您的声望,所以来请您澄清一下。都是走过场。”
[21:49]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善哉,若能对破案有帮助,是贫僧分内之事。”
[21:50] <大宋马甲> 他表情宁静
[21:50] <大宋马甲> 豹大人:“您理解就好~……带人犯!”
[21:51] <大宋马甲> 衙役:“带人犯~~~”
[21:51] <大宋马甲> 木易天被人压上来,扔到堂上
[21:52] <大宋马甲> 他看了眼三棒法师,三棒法师却还是那副表情
[21:53] <大宋马甲> 豹大人:“下面人犯,可是木易天?”
[21:53] <大宋马甲> 木班主:“正是小人。”
[21:53] <大宋马甲> 豹大人点点头,看向你们这边:“那就请开封府的各位问话吧。”
[21:55] <穆飞烟> “木易天,十日之前,你夜闯三棒公馆是去做什么?”
[21:56] <大宋马甲> 木易天:“……去与三棒法师商量事情。”
[21:57] <穆飞烟> “你与法师可曾会面?”
[21:58] <大宋马甲> “碰面了,但谈话时间不长。”
[21:58] <穆飞烟> “谈话地点在哪里?”
[21:58] <大宋马甲> “公馆后院,柴房前。”
[22:01] * 穆飞烟 转向三棒法师,“法师,人犯称十日前的夜里在公馆柴房前曾见过你,可有此事?”
[22:02] <大宋马甲> “……”
[22:02] <大宋马甲> 他看向堂上的木易天
[22:02] <大宋马甲> 眼皮一垂“没有。我这是在被他妄图刺杀时首次看到他。”
[22:04] <穆飞烟> “那么,当时你在何处?”
[22:04] <大宋马甲> “我正在屋内打坐修炼。”
[22:05] <穆飞烟> “可有证人?”
[22:05] <大宋马甲> 他想了想
[22:06] <大宋马甲> “啊,那位金馆长可为我做证。当时我让他去取写香拿来,正是你们说的那个时辰。”
[22:07] <穆飞烟> “有请金馆长。”
[22:07] <大宋马甲> 豹大人一点头:“去叫金馆长来。”
[22:08] <大宋马甲> “这期间还需要一段时间。”
[22:09]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没关系,贫僧下午已经无事,可奉陪。”
[22:10] <穆飞烟> “法师整晚都留在房内,没有到过其它地方么?”
[22:10]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是的。”
[22:11] <穆飞烟> “可否请问一下,当晚法师所着服色如何?”
[22:12]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啊,当晚我所穿为蓝色法衣……说起来转天就丢了,我想可能是被这贼人偷去了吧。”
[22:12] <大宋马甲> 他看了看木班主
[22:14] <大宋马甲> 这时,外面来人回事“金馆长带到!”
[22:14] <大宋马甲> 豹大人:“传上来!”
[22:15] <大宋马甲> 你们熟悉的金馆长带着笑容一路小跑上来
[22:15] <大宋马甲> “各位辛苦辛苦~草民参见大人!”
[22:15] <大宋马甲> “哎呀第一次上公堂,好感动的说。”
[22:16] <大宋马甲> 豹大人:“堂下人的姓名和职业?”
[22:17] <大宋马甲> “草民姓金,叫成国,是公馆的馆长。大家都叫我金馆长~”
[22:17] <大宋马甲> 豹大人:“好了各位请问吧……”
[22:17] <穆飞烟> “金馆长,闲言少叙,十日之前的夜里,你可曾被三棒法师唤去?”
[22:18] <大宋马甲> 金馆长:“哎呀这么快就正是开始了!恩,是的说!”
[22:18] <穆飞烟> “当时的情形,请你说一说。”
[22:19] * 蓝棠 看着金馆长的笑脸就有一种想一拳揍过去的感觉
[22:19] <大宋马甲> 金馆长:“是是~我记得当时是……啊对,子时左右,法师的下人来找我,说香用完了,让我取些来。”
[22:20] <大宋马甲> “我不敢耽搁,赶紧去拿了,然后送去法师房间里。”
[22:20] <穆飞烟> “当时你可曾见到法师?”
[22:20] <大宋马甲> “见到了见到了~”
[22:21] <穆飞烟> “法师穿着何种服色?”
[22:21] <大宋马甲> “呃……黑的吧?”
[22:22] <穆飞烟> “你再想一想!确实是黑的?可是夜间昏暗你没看清?”
[22:23] <公孙策> “身着玄袍……?”
[22:23] <大宋马甲> “这个……哦哦,好像是蓝的!对,法师白天讲法时就穿的蓝的!”
[22:24] <蓝棠> “到底有没有个准头啊!”
[22:24] * 蓝棠 在心里喊起来
[22:24] <穆飞烟> “你想清楚,我是问你夜间见到法师时,法师穿的什么,不是问你白天。”
[22:25] <大宋马甲> 他的笑脸上出了些汗
[22:25] <大宋马甲> “是蓝的,没错的说……”
[22:25] <公孙策> “看来这驿馆俸禄评定还需再议……”
[22:25] <大宋马甲> “诶?!”
[22:26] <穆飞烟> “你送香进屋之时,可曾与法师交谈?”
[22:26] <大宋马甲> “没有,法师摆摆手就让我走了。”
[22:27] <大宋马甲> 这点珂密伽倒是清楚,静坐之时不可随意言语。
[22:27] <穆飞烟> “摆手?那你可曾看清屋内之人的颜面?”
[22:28] <大宋马甲> “是三棒法师没错,身型,动作,还有光头……”
[22:29] <公孙策> “三棒法师平日戴着头巾,怎能见到光头?”
[22:29] <大宋马甲> 他“咔嚓”一下缩了一下
[22:30] <公孙策> “不必遮瞒,把事情坦然说出!”
[22:30] * 公孙策 稍微提高音量
[22:31] <穆飞烟> “你在屋内到底看到什么!”
[22:31] <大宋马甲> 金馆长:“其实,哈哈哈~我……没进屋的说……”
[22:31] <蓝棠> “……”
[22:32] <穆飞烟> “什么?没进屋?”
[22:32] <公孙策> “……”
[22:32] * 公孙策 瞠目结舌
[22:32] <大宋马甲> 豹大人O口O
[22:33] <穆飞烟> “当时到底如何情形,你好好想想再说说清楚。”
[22:33] * 珂密伽 轻声一哼
[22:34] <大宋马甲> 金馆长终于又恢复那笑脸
[22:34] <大宋马甲> “啊啊~我想起来了!”
[22:35] <大宋马甲> “那天是这样。”
[22:36] <大宋马甲> “在三棒法师入住前,就有上官交代过,人家是出家人,又是高丽国高参,没人加允许绝对不能乱进房间。”
[22:37] <大宋马甲> “所以当年我取了香后,到法师房间门前,看到纸窗上映出法师的身影。”
[22:38] <大宋马甲> “我叫了两声,但并没答话,而是挥了两下手。我就把香放到门口,说一声就继续回去睡觉了。”
[22:38] <穆飞烟> “即是说,你并没有当面见到法师,也没有听到法师的声音? ”
[22:39] * 蓝棠 右手握成拳捶在左手上
[22:39] <大宋马甲> 金馆长擦擦汗:“是的说……但应该是他本人!动作能学,体型什么很难模仿的。”
[22:41]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在旁边只是看他一眼:“连个话都答不好。看来这馆长的俸禄,贫僧需要提提意见……”
[22:42] <穆飞烟> “昨夜法师放在屋内那个傀儡,可也是和法师一般身形。你又凭什么肯定你所见的就是三棒法师!”
[22:43] <大宋马甲> 他又大受打击样
[22:44] <大宋马甲> “……凭我二十年工作经…”他看了看诸位“不能肯定……”
[22:45] <公孙策> “就是说三棒法师不一定在房间内了。”
[22:45] <大宋马甲> 金馆长:“是……”
[22:46] <穆飞烟> “法师你还有其他人证么?”
[22:47]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他是没进房间,但也不能证明房内之人不是贫僧?”
[22:48] <公孙策> “那么这里有件物证”
[22:48] <大宋马甲> 众人看过去
[22:49] <穆飞烟> “这条蓝色丝绸,是在柴房门上发现。”
[22:49] <大宋马甲> 豹大人:“呈上来!”
[22:50] <大宋马甲> 他仔细端详端详
[22:50] <大宋马甲> “这蓝绸子的丝线……有何特殊?”
[22:50] <穆飞烟> “据公馆内杂役辨认,这丝绸与法师您当日所着长袍是一样材质。”
[22:50] * 蓝棠 看到自己发现的丝绸作为证物,心中有些小得意
[22:52]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不慌不忙:“啊——看来果然是这个贼人偷了我的法衣。之后他在柴房杀的人吧?”
[22:52] <大宋马甲> “定是那是挂上的。”
[22:52] <穆飞烟> “当时您不是正穿着那件法衣,又怎会到了贼人身上?”
[22:54]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抬了抬眼:“盘坐后不久我就收功休息,他那时偷去之后杀了人,也说的通吧?”
[22:54] <穆飞烟> “如此说来,此件衣物现在不在法师行李之中咯?”
[22:55] <大宋马甲> “肯定的。”
[22:55] <穆飞烟> “请豹大人派衙役察看法师的行李。”
[22:56] <大宋马甲> 豹大人:“这个……大师您看?”
[22:57] <公孙策> “将案情查个水落石出,若三棒法师是清白的,也是还他个清白要紧”
[22:57]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但搜无妨。”
[22:58] <大宋马甲> 他一摆手
[22:58] <大宋马甲> 不多时,他的行礼都被带到
[22:59] * 穆飞烟 翻看行李
[22:59] <大宋马甲> 你们翻看行礼
[22:59] * 穆飞烟 将行李当堂打开一一查看
[23:00] <大宋马甲> 除了换洗的衣服和出家人用的法器外,你们之发现两件稍微奇特的东西
[23:01] <穆飞烟> “公孙先生,珂大师,你们看这是何物?”
[23:01] <大宋马甲> 其一为一个箱子
[23:01] * 蓝棠 伸长了脖子瞧
[23:01] <公孙策> “这……”
[23:01] <大宋马甲> (智力+西洋器
[23:02] <公孙策> .ww 8 鼓起WP来细观
[23:02] <DiceBot> 公孙策进行鼓起WP来细观检定: 8,8=2 7 10 4 1 1 7 10 + 10 2 10 6=4成功
[23:02] * 蓝棠 一窍不通
[23:03] <珂密伽> .ww 11 也谷一个
[23:03] <DiceBot> 珂密伽进行也谷一个检定: 11,8=4 7 6 9 9 1 7 3 4 5 6=2成功
[23:04] <大宋马甲> 公孙策发现这个箱子并非乘物用
[23:05] <大宋马甲> 一边有个镜片
[23:05] <大宋马甲> 中间那大小,正好放下个灯笼
[23:06] <穆飞烟> “这莫非是……”
[23:06] <大宋马甲> 然后在灯笼于镜片当中,有一转盘
[23:06] <大宋马甲> 连着根螺丝线,拧紧后可自转
[23:07] <大宋马甲> 这一边珂密伽负责查阅经文书籍
[23:07] <大宋马甲> 你发现在诸多经典当中,藏着一小本书
[23:08] <大宋马甲> 并无标号,打开一看,内里全是单张的小画
[23:09] <大宋马甲> 而那画上之人,似乎是一个盘坐的和尚
[23:09] * 公孙策 打开那箱子
[23:10] <大宋马甲> 快速翻动,还能察觉到每张画都有细微不同
[23:10] <珂密伽> “这是……”
[23:10] * 穆飞烟 取来一盏灯笼,递给公孙策
[23:10] * 蓝棠 @ @
[23:10] <公孙策> “……三棒法师,带这投影机所谓何事?”
[23:10] * 蓝棠 -0-
[23:11] * 公孙策 不等回答,接过穆兄弟德灯笼
[23:11]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眼光一闪:“……”
[23:11] <大宋马甲> “这是一个西洋人送我的礼品,具体怎么使用我却不知,只想携带会高丽国再好好研究。”
[23:12] <公孙策> “此物乃西洋器物,可投出万物影像,平日用作杂耍戏乐,但也有其它用途”
[23:12] <穆飞烟> “哦?公孙先生可会使用?”
[23:13] * 公孙策 点头
[23:13] <穆飞烟> “那我等可以开开眼界了。”
[23:13] * 蓝棠 瞪眼瞧
[23:13] <公孙策> “珂大师借画册一用”
[23:14] <珂密伽> “给,方帽子的公孙先生”
[23:14] * 公孙策 拿过画册,按顺序放入投影机,开启机关
<a href="http://www.tudou.com/v/qvS0kk0J7mw/v.swf" target="_blank" class="new_win">http://www.tudou.com/v/qvS0kk0J7mw/v.swf</a>
[23:15] <大宋马甲> 嘎吱嘎吱,拧紧螺丝弦
[23:16] <大宋马甲> 把那镜片口对准影壁墙
[23:16] <大宋马甲> 一抬手
[23:16] <大宋马甲> 灯笼中的光射出来
[23:17] <大宋马甲> 照在小画上
[23:17] <大宋马甲> 之后通过镜片将影像放大,照在了白墙之上
[23:18] <大宋马甲> 这机关一开,全场一阵哗然
[23:18] <大宋马甲> “那是什么!?”“鬼影!”“有妖怪!”
[23:18] <大宋马甲> 因为是白天,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
[23:18] <大宋马甲> 但也能隐约看到一个和尚盘的影子映在墙上
[23:19] * 蓝棠 -0-
[23:19] * 穆飞烟 去将门户与窗户关上,放下窗帘
[23:19] <大宋马甲> 豹大人O口O:“!这是什么!我这衙门佛光显灵了吗!”
[23:19] * 蓝棠 跟着全场目瞪口呆
[23:19] <公孙策> “只是西洋技术而已”
[23:20] <大宋马甲> 那些画随着转盘嘎吱嘎吱的旋转
[23:20] <公孙策> “金馆长,你是否对这个影像眼熟?”
[23:21] <大宋马甲> 金馆长°△ °
[23:21] <大宋马甲> 他死盯着
[23:21] <大宋马甲> 那个“佛光”大概保持了两分钟的盘坐姿势,然后缓缓抬起手来,摆了一摆
[23:21] <大宋马甲> “对对……就是这个!”
[23:21] <大宋马甲> 他突然大喊
[23:22] <大宋马甲> 那手放下之后,公孙策发现又回到开头
[23:23] <大宋马甲> 也就是两分钟后佛光会再次摆手
[23:23] <蓝棠> “原来如此!”
[23:23] * 蓝棠 忍不住喊出声来
[23:24] <大宋马甲> 而你通过判断螺丝弦的松紧度,认为这个装置可运行大约一刻钟
[23:24] <穆飞烟> “法师你怎么说!”
[23:24]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这个……!”
[23:25] * 蓝棠 盯住三棒
[23:26] <大宋马甲> “呃……”他稍微稳住,“好个精妙的装置,不愧是大宋的高人,连这西洋物都能使用精通。”
[23:27] <公孙策> “此外,城外小树林中的凶案现场也有你的踪迹”
[23:27] <大宋马甲> “?!”
[23:27] <大宋马甲> 他难掩一惊
[23:28] <大宋马甲> “此话,怎讲?”
[23:28] <公孙策> “且看这几盆草”
[23:29] * 穆飞烟 示意衙役把草搬上来
[23:29] <大宋马甲> 衙役按吩咐搬上那几盆预备好的草
[23:30] <公孙策> “你看这些草,并无病害”
[23:31] <公孙策> “它们都是从同一地点拔来,种入盆中的时候都生机勃勃”
[23:32] <大宋马甲> 豹大人随着看过去
[23:32] <大宋马甲> “啊!这两盆已经枯黄了!”
[23:32] <公孙策> “这两盆现在已经枯黄,原因就在于此”
[23:33] * 公孙策 拿出土样
[23:34] <大宋马甲> 豹大人:“这泥土……有何特殊?”
[23:34] <公孙策> “我听说高丽国有样国宝,名唤铀光棒,威力无穷,照射之物皆损坏殆尽”
[23:35] <大宋马甲> 豹大人:“这么说,此物现在在大宋境内?”
[23:35] <公孙策> “只要碰到其它器物,也会留下痕迹,让周围生灵涂炭”
[23:36] <公孙策> “这泥土,就是遭过铀光棒触碰之物”
[23:36]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怒视木易天,仿佛在说“你个反骨仔”
[23:36] <公孙策> “而大宋境内能携带此等宝物之人恐怕现在……”
[23:36] <穆飞烟> “这泥土是从城外取来,当地村民曾在那地方焚烧死牛。”
[23:37] * 公孙策 不用说,大家也明白
[23:37] <穆飞烟> “那死去的牛只曾报过杭州府,有案可查。”
[23:38] <大宋马甲> 豹大人:“师爷,速去查看。”
[23:38] <大宋马甲> 师爷应了一声,取出案底
[23:39] * 蓝棠 看到三棒的脸色难看,心中大乐
[23:39] <大宋马甲> “禀大人,确实有农人来报官说家中两头牛被人盗走杀害。但因为正好赶上这案子,所以就没理会。”
[23:39] <穆飞烟> “一头是公牛,内脏被掏空,另一头有孕母牛,牛犊却不见了。”
[23:40] <穆飞烟> “案发时间正是树林中发生命案当天。”
[23:41]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哼……但你们已经搜过行礼,并无发现。”
[23:41] <穆飞烟> “不,还有一件证据。”
[23:42] <穆飞烟> “请问金馆长,三棒公馆内的花草,近日长势如何?”
[23:42] <大宋马甲> 金馆长还笑哈哈的看着那放映机……
[23:43] <大宋马甲> “哎呀上堂好有趣……啊?哦,您问花……”
[23:43] <大宋马甲> “这个,大部分打理的都挺好。”
[23:44] <大宋马甲> “就是后院那几盆,不知为何枯萎了。”
[23:45] <穆飞烟> “枯萎的这几盆花现在何处?”
[23:45] <大宋马甲> 他一拍脑门:“哦对,浇水时三棒法师也在,说什么一花一世界什么的我也听不懂。”
[23:46] <大宋马甲> “尚在馆内。前些天吩咐过不能乱扔东西,怕影响查案,所以除了垃圾外,废旧之物都存在后面。”
[23:47] <穆飞烟> “倘在下没有记错,这后院正挨着三棒法师所住的屋子。”
[23:48] <穆飞烟> “劳馆长带人去把这几盆花搬来。”
[23:48] <大宋马甲> “嗻!”
[23:49] <大宋马甲> 那几盆人犯带到
[23:50] <大宋马甲> 果然个个枯黄
[23:50] <穆飞烟> “豹大人请看这几盆花草的状况,与这几盆草,可是相类?”
[23:51] <大宋马甲> 豹大人:“果然一般无二,连我这老花眼都能看出。”
[23:51] <穆飞烟> “即是说,铀光棒就在公馆之中。”
[23:52]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头上围巾一跳
[23:52] <穆飞烟> “既然现在不在行李之中,想必……”
[23:52] * 穆飞烟 望向三棒法师
[23:54]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不要可笑,那等神器,就算是我也不敢藏于身上……”他一惊,“!”
[23:54] <穆飞烟> “法师,你携这件高丽国宝至我朝境内,意欲何为!”
[23:55] <蓝棠> “哈……原来你果真知道!”
[23:55] * 蓝棠 忍不住喊出来
[23:56]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一拍椅子,转向豹大人
[23:56] <大宋马甲> “知府大人,这是何情况?请我来验证,却不停威逼,你们意欲为何?!”
[23:58] <大宋马甲> 豹大人O口O:“这个……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00:00] * 穆飞烟 厉声喝道:“大胆三棒!”
<a href="http://www.tudou.com/v/sZVCpz7ZVVg/v.swf" target="_blank" class="new_win">http://www.tudou.com/v/sZVCpz7ZVVg/v.swf</a>
[00:00] <大宋马甲> 众人看向穆飞烟
[00:01] * 蓝棠 0 0
[00:01] * 蓝棠 跟着扭头看向穆飞烟
[00:02] <大宋马甲> (新BGM赶紧跟上!
[00:03] <穆飞烟> “竟敢借说法为名携危险器物潜入我朝境内,觊觎我天朝圣土!皇城司特使在此,还不束手就擒!”
[00:04] * 穆飞烟 亮出一块金色令牌
[00:04] <大宋马甲> 令牌金光一闪,借着珂密伽的脑袋反射四方
[00:04] * 蓝棠 0口0
[00:04] <珂密伽> “咦?你居然是……话说这是啥来着?”
[00:04] * 珂密伽 不认识
[00:05] <大宋马甲> 衙役们:“哇!好亮!”
[00:05] <穆飞烟> “杭州知府豹大人!将这奸细拿下!”
[00:06]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京城特务机关皇城司!”
[00:06] <公孙策> “此乃御赐皇城特司令牌,见此令牌如见圣上”
[00:06] <穆飞烟> “见此令牌,还不下跪!”
[00:07] <大宋马甲> 他身后的高丽护卫都跪下了
[00:07] * 蓝棠 呆立原地
[00:07]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冷汗直下,一咬牙:“等等!刚才你们所说的,不过都是推测!”
[00:08] <大宋马甲> “所谓动机,又都是一个杀人犯一面之词!”
[00:08] <穆飞烟> “事到如今还要抵赖,罪加一等!”
[00:09] <大宋马甲> “本座堂堂三棒法师!出身天诛,幼年便入僧院学习,四十岁经宋往高丽,之后又是高丽国师……”
[00:10] <大宋马甲> “为何要与这一个杀人越货的杂耍班子有染!?”
[00:10]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能证明我和他认识!”
[00:11] <大宋马甲> 豹大人:“这个……确实……”
[00:11] <穆飞烟> “还有木易天的兄弟。”
[00:12] * 蓝棠 忽然打了个颤
[00:12]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冷笑一声:“兄弟?怕是被他亲手杀了吧!”
[00:12] <大宋马甲> 木易天低头不语:“……!”
[00:13] <公孙策> “你怎么知道?”
[00:13] <穆飞烟> “法师与他并不认识,如何得知?”
[00:13]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本座只需掐指一算,就能前知五百载,后知五百年!什么颠覆大宋,亏你们想得出来!”
[00:13] <大宋马甲> 他有些发飙
[00:14] <大宋马甲> “想象力这么丰富不如去写起点书院!”
[00:14] <蓝棠> (……
[00:14] <穆飞烟> “既是如此,可否偏劳法师算算木易天另一位失散多年的兄弟现在何处?”
[00:15] <大宋马甲> 他脸上阴笑阵阵,完全不把你们放在眼内
[00:15] <大宋马甲> “他那兄弟?按他的年岁推断,当时饥荒瘟疫四起,想是早已归西!”
[00:16] <蓝棠> “胡说!”
[00:16] * 蓝棠 忍不住大喊一声
[00:16] * 蓝棠 一只手指向三棒的鼻子
[00:16]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哼,哪里来的闲杂人咆哮公堂!这就是大宋执行法律的地方吗!?”
[00:17] <大宋马甲> 就在这时,你们听到府门外有一人说话
[00:17] * 穆飞烟 看也不看三棒,“蓝棠姑娘请前边来说话。”
[00:18] * 蓝棠 忽然醒悟过来,发觉失言,一时愣住
[00:18] <大宋马甲> “爱徒不必与这秃驴斗嘴,为师——来也!”
[00:18] <大宋马甲> 众人望向大门口
[00:19] * 蓝棠 向穆飞烟迈出一步又停住,犹豫不前
[00:19] <大宋马甲> 木班主一看,顿时泪如泉涌
[00:19] <大宋马甲> 豹大人:“你……你又是何人?!”
[00:20] <蓝棠> “——————!”
[00:20] <大宋马甲> 来人并非他人,正是蓝棠的老师!
[00:20] * 蓝棠 猛地回头看向门口
[00:21] <蓝棠> “老,老师!”
[00:21] <穆飞烟> “来得正好!”
[00:21] <大宋马甲> 木武师一抱拳行礼:“本人乃最后的证人……也就是木易天的三弟!”
[00:22] * 蓝棠 恨不得奔过去扯住恩师,双脚却如钉在原地,不能挪动半分
[00:22] <大宋马甲> 三棒法师:“这……无可能呀……当初那瘦弱无能的小子,怎能还在世上……”
[00:23] * 蓝棠 泪盈于睫
[00:24] <大宋马甲> 这突然闯入公堂的人,将案件引向终结
[00:24] <大宋马甲> 下期最后一回,大家万不可错过!
[00:24] <大宋马甲> ---------------------------------啪----------------------------------- 
« 上次编辑: 2011-09-03, 周六 22:46:42 由 密银马甲 »

从今天起我就不是BON太君了……而是BON太DOG·Q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