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PG讨论区 > 安科安价AA区

【安科】刀王

(1/7) > >>

聪明伶俐琪露诺:
《钢之轨迹》没有什么灵感,新开一个坑吧。还是魔王之影SDL为数据支撑。

————————

家族
祖先:3d6=13,至少一个最近的祖先因某些伟大的事迹、发现或成就而闻名。(这回不用罪犯开局了)

家庭情况:3d6=10,你生于一个生活水平糊口的家庭。在平民、军事、宗教或荒野专业表上进行掷骰,确定你家庭的专业。

选择军事,1d20=3,征召士兵,民兵。你起始拥有一把矛 spear 和一套制服。

双亲:3d6=11,你双亲都活着。

兄弟姐妹:太多了也用不上,就设定为独生子吧。

外貌
性别:之前两次都是女性,这次直接定为男性主角好了。

年龄:3d6=6,你游戏开始时是一个年轻人,18-25岁。投掷一次童年表和两次人生经历表。(正好是想要的年龄)

体格:3d6=13,你的体重提升4d6磅。(算是比较魁梧的类型)

外貌:3d6=13,很有吸引力。

背景
童年:3d6=9,你给一位艺术家作学徒。获得一项自选艺术家专业。(因为故事风格,这里把艺术家改掉,学徒还是学徒)

人生经历1:3d6=16,投掷d20,并在主要意外之喜表中查看结果。(好家伙)

人生经历2:3d6=16,投掷d20,并在主要意外之喜表中查看结果。(好家伙*2)

主要意外之喜1:你建立了一段特殊的联系。和GM一起确定这个角色的身份和该角色能提供的帮助——影响力/信息/安全。(可是我就是GM呀)

主要意外之喜2:你为一个妖精男爵或夫人服务。如果你拥有《可怖美丽》,你可以获得随机恩惠favor。如果你没有该扩展,则可以改为获得一件GM所选附魔物品。(同样也根据故事风格修改)

个性
个性:3d6=12,你不是特别外向或孤僻。你能适应各种社交场合。

关系:3d6=9,和亲近的人相处得很好,对别人保持中立

渴望:1d6=2,名声。

恐惧:1d6=1,耻辱。(跟上面对上了)

责任:3d6=9,你会尝试做你说你要做的事情,但你并不总会成功。

德行:3d6=11,虽然主要关注自己的利益和身边人的利益,但有能力行善或作恶。

起始装备
生活水平:根据背景确定为舒适

衣着:1d3=1套精心制作的基础服装,一个精致斗篷。

武器:一把匕首。还有一把长杖/一根短棒/ 一根投石索和20发石弹。

个人装备:一个背包,一周的口粮,一个装满水的水囊,一卷绳子(20码),一个火绒盒,两根蜡烛。

特殊装备:一瓶治疗药水和以下装备之一:一个记载一个0环符咒的卷轴,一面小盾,一套治疗套装,一套工匠套装,一套书写套装。具体为:1d5=5,一套书写套装。

财富:2d6=4铜板。

购物:多余的矛、匕首、额外武器、书写工具卖掉得1碎银5铜板。2铜板购买铺盖卷。总计还剩下1碎银7铜板。

属性:标准的力9敏12智10感10

特征:生命9(=力量),再生2(=生命/4,下取整),防御12(=敏捷),感知10(=智力),体型1,速度10,威能0,疯狂0,腐化0

那么具体是什么样的故事呢?下面马上开幕。

聪明伶俐琪露诺:
大家看着这黑压压一大片涌上来的武师,不由得心生畏惧。

虽然有地利之便,阶梯易守难攻,每次交战的也只有当面一排人。但这么许多人车轮战,怕是累也累死了。

大家都看向大师兄,他一向是这般好兄弟的主心骨。

“敌在身前,家在身后。后退一步,亲人受戮。此时不死战,更待何时!杀!”

七十二名刀客一齐大喝一声,向前杀去。

两军交锋,霎时刀光剑影,断肢飞扬,血流成河。

谈风生是这群刀客的二师兄,亦是其中精英。

其人虎背熊腰、渊渟岳峙,使一把闪电刀,不见刀身,只有一点刀光明灭流转。遇上他的对手往往还没搞清刀在哪里,便已先行了账。

此刻他对上的却是生癣帮的两名好手。生癣帮武功怪异,可以终年只吃青苔维生,如同动物的龟息冬眠一样。练成后可以抵受超乎常人的打击,而且生存力极强,要杀生癣帮的人,一定要杀得死绝,否则要只伤了他们,无论伤得多重,都会痊愈得让你难以置信,快得不可思议。

只不过,他们练这种武功,皮肤上会结了一层斑癣,有的长在脸上,有的长在指间,有的长在脚底。据说功力越高的人,结癣越厚,这便是生癣帮名字的由来。

————————————

进入战斗
第一轮
攻击1d20+2+1d6=20+2+3=25,重击。重击效果3d6=10,额外1d6伤害。伤害1d6+1+1d6=5+1+5=11。
攻击1d20+1=5+1=6。

谈风生居高临下,抓住对方刚冲上来、立足未稳的一刹那,一刀便断人一头。血液喷涌而出,溅了同伴一身,人便向后倒去。

剩下一名对手未战先怯,仓促间出手,大失其准。

第二轮
攻击1d20+2+1d6=2+2+6=10。伤害1d6+1=6+1=7。
攻击1d20+1=2+1=3。反应使用【生癣】能力,治愈=治愈率2的伤害,目前伤害5。

谈风生知道刚才一刀全取地利之幸,第二刀便稳扎稳打起来。但他亦知生癣帮的厉害,出手颇重,务求最大杀伤。

大势已为人所夺,生癣帮众只得运起本门玄功苦守。

第三轮
攻击1d20+2+1d6=16+2+4=22。伤害1d6+1=2+1=3。
攻击1d20+1=8+1=9。反应使用【生癣】能力,治愈=治愈率2的伤害,目前伤害6。

谈风生见对方毫无威胁,便大展刀势,直取中宫。不料正砍在斑癣上,伤口不深。

对方正待反击,前一招的后手却至,将其逼退。

第四轮
攻击1d20+2+1d6=7+2+5=14。伤害1d6+1=6+1=7。

三招过后,谈风生已经摸清了对方路数,忽地使出自下而上的一撩,割断了对方喉管。

战斗结束

————————————

谈风生之后又连战数人,越战越勇,甚少有人能在其手下走个三合。

可惜刀客中如他这般豪杰,实在不多。待杀退了当面之敌后,还能站立的不到半数。而且除了大师兄和谈风生两人之外,其余多血染衣襟,多少都受了些伤。

眼看着新一波敌人又攻了上来,而且都是功力高深的元老宿将,心里只道苦也。但是望见身后大门上那三个字,忽然便觉得觉得也不算什么了。

“不想今日便要死于此战,但大丈夫能死得其所,夫复何求!”

长阶血战再起。这波元老宿将如狼似虎,刀客顿时险象环生。谈风生以一敌四,全靠他的闪电刀才能左支右绌,败相已现。

“受死!”一柄狼牙铁棒劈头打来,谈风生快刀轻薄,不能硬接,正欲躲闪,左右却被逼住。眼看便要头破血流、脑浆迸出。

使狼牙铁棒的汉子却忽然泄了力,一柄弯刀自下而上捅入他小腹。

原来列阵在谈风生身边的“杀胡刀”杜三已经身受数创,倒在地上。本已昏厥过去,被这汉子一踏,反而清醒过来,用尽平生力气一刀捅出。那汉子急怒攻心,狼牙棒往下一抡,杜三终于咽了气,可那汉子也跌跌撞撞地倒了下去,再没起来。

类似的事情在这长阶上处处发生着。刀客抱着同归于尽的决意,竟然也杀伤了不少来敌。可是这样打下去,眼看就要全军复没了。

聪明伶俐琪露诺:
便在此时,只听一声暴喝:“尔等老魔小丑,也敢犯我权力帮?”一道蓝影和一道红影,风驰电掣地自长阶顶端冲下。

当面无一合之敌,不到数息的时间,两道人影已经将来敌杀了个对穿,又自后掩杀上来。

“刀王!是刀王!”“还有红凤凰!”“他们不是都受伤了吗?”“这哪有受伤的样子!”“快撤,撤啊!”

人群乱糟糟炸成一团,溃不成军,留下一地尸体横陈于地。

“师父!”还能动的刀客相互搀扶着都往蓝衣人那里靠过去。

花有重开时,人无再少年。青衫染上了光阴的深蓝,面容爬上了岁月的痕迹。

但刀王仍是刀王。权力帮“八大天王”仅存的一位,刀王兆秋息。

刀王的身边便是红凤凰宋明珠。江湖中又有何人还记得二十年前丹霞别传寺中的惊艳风情?

凤凰依然红得惊心、艳得炫目,但也已经不再年轻了。

两场惨杀之后,攻山的联军退下去了,权力帮众也回到了总坛。

兆秋息几乎是一进门就倒了下去,衣服也染成了绯色。他的确在前两日的围攻中受伤甚重,午前又力敌斩经堂堂主张侯、孤寒盟盟主蔡戈汉、取暖帮帮主雪青寒三人联手,若非宋明珠及时抽身支援,只怕已经败了。

宋明珠自己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她的红衣本来艳得似花,如今简直艳得似血。

所以午后的这一阵,兆秋息派出了他的七十二名弟子挡上一阵。他们原来只是为他掌刀的刀童,后来也都学了所掌之刀的刀法。

可他们毕竟是年轻人,不是久经战阵的老兵。结果迫使兆秋息在伤未初愈的情况下出手,仅凭一口气支撑过去。

如果这时候下面再攻上来一次,那可就危险了。

所幸七帮八会九联盟一连攻了4天,人手也颇有折损。一直到日暮时分,也不见得有攻上来。

兆秋息此刻已裹了伤口,更了衣。宋明珠亦由一名蕙质兰心的少女扶出。这正是兆秋息的女儿赵兰容,拜在宋明珠座下。

兆秋息略带倦意地说道:“想当年本帮纵横天下、何等声势,今日却虎落平阳。李帮主和柳总管,下属无能,有愧于两位在天之灵啊。”

年轻人都不敢出声,只有宋明珠宽慰道:“情况也不至于那么差了。霹雳堂已经答应来援,或许这阵子就到了。”

兆秋息叹道:“各处分舵不是被先行拔除,就是转投别抱,甚至还有自立山头的,一时间天下不知几人称王。他们尚且如此,更何况那些附庸帮会呢。不来趁火打劫,已是不错了。”

原来这权力帮至此不过三代,由一代豪杰燕狂徒创立。二代帮主“君临天下”李沉舟靠着一双铁拳打遍天下,立下了江湖五百年未有之霸业,其时号称天下无敌。李沉舟结义弟兄“袖里干坤”柳随风。其人心机深沉,是帮务事实上的总管。

但因势力扩张过快,属下难免良莠不齐。权力帮原有“两大护法“、“八大天王”、“双翅一杀三凤凰“、’“九天十地、十九神魔”,每一位在武林上都足以独当一面,却在与代表武林正道、以神州奇侠萧秋水为首的“神州结义”和无恶不作的“长江三峡十二连环坞水道”朱大天王的连番血战中几乎全数阵亡,只余下“刀王”、“红凤凰”、“紫凤凰”这三位。

其后李沉舟为了诱敌而诈死,果然引得唐门、慕容世家等纷纷中伏,但却在这一役中折了柳随风;又在营救“老种”种师道将军一役中连帮主夫人“流水水袖”赵师容都遭折辱而死。李沉舟心灰意懒、了无生趣,未抵抗即为朱大天王所杀。

在此之后、又或许更早些在柳随风死后,权力帮便江河日下了。幸存的三人虽然也是一流好手,但比起李、柳的雄才大略相差甚远、又不敢胡乱引入强援。终于在昨天“紫凤凰”又力战身亡,现在主事的就只剩下两位了。
还都带着伤。

大堂上无人说话,各自默默想着心事。

兆秋息看看外面的天色,道:“天色已暗,要小心夜袭。”

兰容道:“爹爹休息一阵,我去吩咐准备晚膳。”

话音方落,便听到看守弟子大声示警道:“他们又攻上来了!但是……有些怪异?”

众人都到阶边查看,见到下面无数人正在往上冲,但阵势相当不整齐,而且步伐紊乱。不到中途便纷纷跌倒,变作滚坡葫芦。

山下隐约有凄厉的呼号,谈风生听得不甚真切,但隐约是两个字。

兆秋息一听,脸色就变了。

聪明伶俐琪露诺:
至此可以说明一下,本文的世界(江湖)是依据“金古梁温黄”中唯一健在的温瑞安《神州奇侠》(含血河车和白衣方振眉)、《四大名捕》和《说英雄谁是英雄》三大系列以及部分中短篇合成的,压缩了间隔时间,相应调整了部分人物关系。如说英雄中的方应看原是血河车中的方歌吟的义子,这里调整为义弟,等等。

熟悉温瑞安的应该知道他在写这几个系列的时候犯了一个历史常识错误,在人物关系上神州奇侠是最早的,然后是二方时代,然后再是四大名捕和说英雄时代。但神州奇侠出现了风波亭救岳飞情节,而四大名捕和说英雄却还是北宋年间。近几年在修编时候试图修复这个问题,将顺序调换回来。但其中人物联系千丝万缕,虽然有些改以“神州大侠”、“方巨侠”之类称之,但也有许多未作修改。

本文不改变原作前后关系,将岳飞修改为北宋末年名将种师道,即《水浒》中的“老钟经略相公”。种师道对西夏作战多有战功,后因反对联金抗辽被贬,是很有战略眼光的。修改后虽然减少了神州奇侠的艺术性,但此书基本作为江湖旧话,料想影响不大。

主角谈风生人设为原作刀王初次出场时身边的刀童之一,本来应该随机骰一下所掌之刀。不过既然有双重意外之喜,我就直接指定了。

名刀【闪电刀】,此刀快而隐蔽,用此刀攻击时可以获得1个优势。

聪明伶俐琪露诺:
兆秋息对宋明珠使了个眼色,随后唤了伤势不至于影响行动的六名弟子,急急向藏经阁行去。到达后,他打开了其中一处暗格,将数本秘籍分别交到他们手上。

“昔日权力帮高手,以李帮主、柳总管、赵夫人和八王为最。其中有不少身故时萧秋水都在场。他是正人君子,事后将遗物都转交回帮。其中柳总管的心得已由高宋两位夫人转授给小女。剩下的,现在就分一分罢。”

“师父,这是何意?山下已有变故,说不定便是支援到了。”有弟子不解道。

兆秋息摇头道:“不会的,因为我听到他们在嚷什么。”他面容肃穆、隐有悲凉之色,“唐门。”

这两个字,仿佛一柄巨锤锤在心坎。

“趁唐门还在忙着扫荡山下,我们必须放弃总坛了。这些秘籍决不能落在他们手里。宇儿,你已经精通本门功法,连手刀也练得炉火纯青。李帮主的玄天化炁绝学,就交给你继承了。”

大师兄接了,心有戚戚焉。

“赵夫人的五展梅剑法,凌厉非常。风生,你收着吧。刀剑颇有相通之处,对你练刀当大有助益。还有这本流云水袖的功夫,男子练着不雅,你之后给兰容吧。”

谈风生接过,一看娟秀的字迹,知道是赵夫人手书。手中这两本册子仿佛沉淀了权力帮几十年的光阴,沉重非常。

次第又分了剑王和人王的剑谱。剑王屈寒山是剑法大家,成就尤在兆秋息之上,号称“一剑光寒四十州”,所收藏的剑谱颇多。人王邓玉平倒是只有一套剑法,但凶悍绝伦,招招都是拼命打法。

众人出得藏经阁之后,外面又是一番景象。帮众家眷已经在宋明珠的主持下开始自密道撤离。其余不论老弱残兵,人人都厉兵秣马,准备与总坛共存亡。

“今日之后,世上再无权力帮,但权力帮仍然在你们每个人心中。去吧。”

谈风生问道:“师父呢?”

“唐门若发现我不在,一定会想到有密道,家眷行动又不快,难免被追及。”兆秋息笑了笑,“再说,我是代理帮主。连我都走了,那成什么话。”

大师兄急道:“师父不走,我也不走!”

兆秋息拍拍他的肩膀:“你们还有薪火相传的重任。再说家眷还要人护送,指不定唐门已经发现了密道出口,可不比留守轻松啊。”

兆秋息三令五申,终于把弟子们劝走了。他来到总坛大门前,倚靠着门柱,面对着茫茫夜色,横刀而立。

忽然一道红影降下,宋明珠落另一根门柱边上。

“兰容呢?”

“走了,她打前锋。”

“这妮子,也不来为老父壮行。”

“你知道她的,她怕来了就狠不下心再走了。”

“也好。因为帮务繁忙、子弟众多,我实在分不出精力来教导她,幸好你愿意代劳。”

“此女异日成就,恐不亚于你。随风能得此传人,是他之幸,也是我之幸。不必言谢。”

“小女倔强,他日莫要误入歧途,我便满足了。”

夜色凄惶,默然无声。兆秋息望着阶下一片死寂,朗然发声。“下面的朋友们,你们再不上来,我们可要下去了。”

大火映燃了半边夜空。

队伍里谁也没有停下。许多人的眼中噙着泪水,但仍然坚毅地前行。

天大地大,不知何处可以容身。

谈风生想起方才与老父一别,再无相见之日,心头一阵一阵地纠痛。

“孩儿啊,莫要悲泣。我为帮里征战一生,战死沙场本我所愿,总好过老来被病痛折磨,你应当高兴才是。你能拜入兆帮主门下学到一身好武艺,又能护送你娘亲避难,都是蒙帮里的恩泽,我已经非常知足了。照顾好你娘,去吧,别耽误了正事。”

生父和师父的音容笑貌仿佛仍在眼前,谈风生摇摇头,专注在任务上。

队伍忽然停下。谈风生赶到队首,见大师兄和兰容姑娘正在商议。

“到这里已经算是出了总坛范围,敌人已经失去了拦截机会,我们也该考虑今后安排了。”

“你的意思是?”

“大队行动太过瞩目,很容易被追踪。再说着这许多人一下子也很难安置。不如我们七人分头行动,化整为零。”

“我没意见。风生觉得呢?”

“我觉得也好。就算集合行动,唐门主力一来,我们几个也抵挡不住。况且太过招摇,也可能引来其他的宵小之辈。”

“好,那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异日江湖再见吧!”

三人议定,大师兄带队往北方去,兰容去襄阳投她大师兄、柳随风生前所收弟子梁襄。其余各人也各自引队而去。

分别之时,风生将流云水袖的秘籍取出,交给兰容,不料她却不收。

“我是刀王之后,当诚于刀。这本秘籍就留待有缘人吧。”

谈风生望着那消失于深夜中的单薄身影,不禁有些痴了。

——————序章完————————

导览

[0] 帖子列表

[#] 下页

前往完整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