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PG讨论区 > 安科安价AA区

【重启】钢之轨迹

(1/3) > >>

聪明伶俐琪露诺:
最近玩了创轨又不能自拔了,想着来重启之前的安科。上次一定是主角不顺手,这次重新骰一个。

规则改玩SWADE,因为没有随机背景,所以基于世设另外弄一套。

时间点还是内战前不久。主角的阵营属于:
1-3、帝国政府
4-6、门阀贵族
7-9、第三路线
10、隐藏势力
1d10=3,属于伟光正的铁血宰相麾下。

加入此阵营的原因是:
1-2、赞同削弱贵族特权的政治主张
3-4、此阵营某人有恩于主角
5-6、与门阀贵族某人有怨
7-8、保皇党,而铁血宰相得到了皇帝信赖
9、单纯服从上级命令
10、大成功/大失败
1d10=1,天龙人必须死。

在此阵营中配属在:
1-2、TMP
3-4、帝国情报局
5-6、卫士队
7、独立行动
8-9、卧底在敌方阵营
10、大成功/大失败
1d10=5,原作描述不多呢。

卫士队的话肯定是住在海姆达尔了,故乡是:
1、就是绯红帝都海姆达尔
2、拉玛尔州绀碧海都欧尔迪斯
3、拉玛尔州欢乐都市拉克威尔
4、克鲁琴州翡翠公都巴利亚哈特
5、克鲁琴州湖畔之镇雷格拉姆
6、诺帝亚州黑银钢都卢雷
7、诺帝亚州温泉乡悠米尔
8、沙萨兰特州白垩旧都圣特亚克
9、茱莱特区
10、大成功/大失败
1d10=8

既然是这个地方,那么是否认识库尔特(>40认识)1d100=55
是否修习范德尔流(>50是)1d100=57
刚剑还是双剑(>60是双剑)1d100=100???双剑大成功,已经完全找到了自己的剑道,不会有库尔特初期的迷茫。
既然是范德尔流的高徒,那当卫士队就十分合理了,十分合理。
跟范德尔一家的好感1d100+20绝世高徒=27+20=47,应该是后来投入宰相阵营,所以关系不冷不热吧。

最后骰个年龄,因为托尔兹士官学校19岁毕业,所以从19岁开始算吧。19+1d10=19+9=28,干卫士队蛮久了。
说到托尔兹士官学院,众所周知天下无人不基石,因此还是骰一个看看(>60校友)1d100=72,基石无误。

28岁的双剑卫士,我看还是迪尔姆德吧……不用枪希望不会幸运E


惯例的神秘骰子(按年龄顺序,太小的就不在守备范围了)8#d100=(92, 18;88, 38;44, 72;21, 21),不愧是魅惑的黑痣,92和88的两位必有龙争虎斗,但是这92和18该怎么圆……

聪明伶俐琪露诺:
根据前面的剑术天才和年龄,初始等级定在7级,大约相当于中传巅峰水平。

迪尔姆德·奥迪那 卫士队大尉

负赘:誓言加身

力量d10,灵巧d10,活力d6,聪慧d4,心魂d6

运动d8,作战d4,通用知识d4,导力学d4,格斗d10,威吓d6,察觉d6,交涉d8,潜行d8

移速10亚矩,格挡7,坚韧7(2)

爱痣:若目标能被角色的类型(性别、性取向、种族等等)所吸引,角色对其的表演和交涉投骰+1

双巧手:忽略副手减值。若双手各持握武器,可将其格挡加值叠加。

左右连环:若角色以一个动作进行格斗攻击,然后下一个动作再用另一只手进行格斗攻击,第二次攻击不会承受复合动作减值。

连击:可以在回合内的一次格斗攻击中投出第二枚格斗骰。该额外的骰子可以根据角色选择针对相同或不同的目标,并分别进行结算。

资产:长剑2,强化纤维护具1套,战术导力器,急救包3,现金4500米拉

攻击和伤害骰:d10-4&3#d10;d10+d8

——————Start——————

砰!

肆虐的“巨蟒”冲破了德莱凯尔斯广场上的井盖。

水波混浊,恐怕只是下水道的污水在过激压力下破封而出。但时值仲夏祭首日,广场上观光的游客摩肩接踵,周边遍布摆摊的商贩——

果然,不到片刻,人群已经乱作一团。

而这才是混乱之始。相似的场景在城内各处涌现,古老的绯红都市被添上了数笔污秽。



奥迪那上尉现在正在
1、值守宫门
2、大教堂
3、赛马场
4、圣母公园
1d4=4,一上来就抽到好地方了啊。

由阿鲁诺河引入的水道给圣母公园平添了几分清凉,但此刻却成了灾难的源头。

粗野壮硕的鳄头鱼王接二连三地爬上岸来,体型堪比两到三个成年人的巨兽冲击着护卫皇室成员的卫士队组成的防线。

卫士队之所以布置在远离皇宫的此处,正是为了护卫皇室至宝艾尔芬公主。她作为皇室的代表,正在水晶宫中参加例行举办的游园会。

“队长,撑不住了!”哀嚎此起彼伏。卫士们本来是通过重重选拔的精英,但皮糙肉厚的鳄头鱼王近乎刀枪不入。

战术(d4,d6)k1=(3,2)=3

“收缩防线!现在顾不上影响了。不管怎样都要守住,哪怕……用命去填。”

精悍的黑发男子眼角下有一个黑痣,军服下的身躯如同一发高爆炸弹,随时准备迸发出无限的力量。

他正是今日负责圣母公园安保的迪尔姆德·奥迪那大尉。在他的指挥下,防线很快收缩到了水晶宫外。

这诚然是正确的应对,但是他忽略了一件事。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下水道不仅仅是为了佯攻。

隆然巨响,身后的水晶宫地面被掀起,两头鳄头鱼王破土而出,吓得一干达官贵人两股战战。

“失算了!”迪尔姆德急道,“你们先坚持一下!”

这可是小公主第一次在社交界登场,怎容有失!可是就算以他的身手,从门口到室内也需要三秒,谁能阻挡这三秒?

帝都首长雷格尼兹能。市长虽然不谙武艺,但依然英勇地阻挡住魔兽,以身负重伤的代价护得公主周全。

“阁下辛苦了,后面交给我!谁会包扎的来帮个忙!”

快速下达指示后,大尉迎向血盆大口。

第一轮
2#d54=(37,44)被占了先机啊……希望不要一轮游
2#d8 =(4,,7),d10+d6=3+2=5
7#d10(第一击-4,每动作可以额外1不羁骰取高,下同)=(6,1;3,3;7; 9,5)=(6;3;7; 9),3#(d10+d8)=(8+4,10+4,9+4)=(12,14,13)

巨兽本能地感觉到了威胁,舍了雷格尼兹猛冲而来。大质量撞击可不是玩的,但双剑士巧妙地躲开了其中之一,随后向后一个空翻卸去了冲力。

“情况紧急,就速战速决吧!范德尔流双剑技,暴雷斩!”

这正是迪尔姆德结合所学的“暴雨斩”和“风暴之刃”两招而自创的招式,比风暴之刃更密,比暴雨斩更劲!两条鱼王瞬间被枭首,其中一条身体还被斩为两段。

可是,危机并未因此而解除。因为连这两头都只是佯攻!

“那么,公主我就笑纳了。”



灰风衣的眼镜男发出胜利的宣言。和他一起躲藏在鱼王之后的两名武装人员趁着人鳄激战的瞬间,掳走了公主和她身边的一名少女。


迪尔姆德正要追赶,忽然瞥见了地上的小玩意儿。

2#d6=(6,4)=6

他还来不及反应,震撼弹就炸裂了。强光和巨响涂抹了整个水晶宫。这是敌人留下来阻挡潜在追赶者的陷阱,但是……

“这种东西……这种东西能奈我何!”

虽然视物重影糊,耳鸣不止,但忠义之心仍然驱动着队长纵身一跃,直追入洞口。

聪明伶俐琪露诺:
深邃的地下道缓缓剥夺着时间感,袭击者设下的火炬组依然在发挥着作用。虽然五感逐渐恢复,但前面隐约看到了魔兽的身影。

暴徒是怎样在没有打倒这些魔兽的情况下通过的?这个问题在迪尔姆德心中一晃而过。

剑风连绵不绝地咆哮着,步伐腾挪流转,但仍然指向前方。

幸好这些魔兽连杂鱼都不算,只有数量多些,正好被迅猛的暴雷斩克制。

三两下打发了之后,剑士继续追击。就在下一个拐角处,他听到了首领威胁艾尔芬再不合作就给她点苦头的威吓。

两拨人跳入地下的时间原本相差无几,而被绑架的公主等显然也没有乖乖配合,这大大拖累了逃亡进度。

潜行(1d8,1d6)k1=(7,3)=7
察觉2d6k1=(1,4)=4

迪尔姆德并未冒然现身,而是潜伏在火光的阴影中慢慢靠近。随后……

2#d54=(19,5)
7#d10+2偷袭=(2,0;7,4;10;8,2)+2=(4,9,12,10),其中12为绝佳(自然满骰),额外加骰1d10=9,最终为21
3#(d10+d8+d6优良)=(9,15,18),其中15对应21的攻击骰,再额外加3次优良3d6=8,最终为23

剑士知道必须以雷霆一击直接解决绑匪,否则他们狗急跳墙,可能会伤害公主。

这一击已经迫出真火,庞大无匹的剑压自暗处爆发,力灌右手一剑让恐怖分子身首异处,甚至还能控制血液喷射方向偏离公主。左手剑控制力稍差,另一名姑娘的黑发被血腥染红,但总算也脱离了险境。

紧接着双剑合璧斩下第三剑,领头的眼镜男本能地举臂一格。手中的骨质长笛不知有什么玄妙之处,竟然挡下了斩击。但活罪难逃,冲击力还是让他瘫倒在地。

“奥迪那先生!”

“艾尔芬公主,属下无能,让您受惊了。这里不安全,还是请随我尽快返回水晶宫吧。”

“好的。爱丽榭也需要清洁一下。”

卫士队长扛着昏迷不醒的眼镜男,准备带回去审讯。小姑娘们紧紧跟在后面,就这样平安地回到了出口。

确认外面安全后,迪尔姆德小心地拉着公主和她的友人上来。

宫墙外,和鳄头鱼王的战斗已经渐入尾声。一队穿着托尔兹士官学院制服的青年学生正在协助卫士队清理剩下的敌人。他们战力不凡,和同等人数的卫士比起来也不相上下。

“托尔兹吗……真是遥远的回忆啊。”微笑浮现在嘴角,激战后的疲惫很快席卷而来。暴雷斩虽然强劲,但多重强力斩击的消耗也十分剧烈。而且将所有力量都投入攻击中,守备就会变得薄弱。不论哪方面都会导致不耐久战,这也算是这招唯一的弱点。

“哥哥!”

“爱丽榭!”

黑发的女孩扑进带队的军校生怀里,头发上的血污虽然洗掉了,但血腥气息还留存着。这也提醒这位兄长刚才的情形是多么凶险。

他搂着妹妹来到迪尔姆德面前:“我是托尔兹士官学院一年七班的黎恩·舒华泽,感谢您相救舍妹。”

“你不必太过客气,我本来也有职责在身,顺手之劳而已。”七班?我记得我那时候只有六个班……可能扩招了吧。

接着七班的其他人也一一过来见礼。迪尔姆德一边回礼,一边心想这七班该不会是特设的二代班吧。


舒华泽不说了,和皇室有渊源的子爵家,这代的女儿看来也和公主是好友。

金发男尤西斯·艾尔巴雷亚是帝国四大名门之一艾尔巴雷亚公爵家的次子。

女剑士劳拉·S·亚尔塞德是“光之剑匠”维克多·S·亚尔赛德子爵的女儿,和自己的范德尔流并称的亚尔塞德流传人。

绿毛眼镜男马奇亚斯·雷格尼兹刚才还在对着受伤的雷格尼兹市长嘘寒问暖,这也不用提了。

身材瘦弱的艾略特·克雷格一头红发,说不定和帝国军头号猛将“红发”克雷格有关。

金发姑娘亚莉莎·莱恩福尔特一听就是帝国高科技巨头莱恩福尔特公司的继承人。

下一位是诺尔德人盖乌斯・沃泽尔,帝国境内的诺尔德人凤毛麟角,和贵族私兵的“黑旋风”沃雷斯将军不知有无联系(这一点他猜错了)。

剩下两位虽然一时想不出后台,但能跟得上前面那几位的步伐,也不可能是泛泛之辈。

难怪这群人的战斗力能够媲美卫士,而且他们都还在成长期,未来十年支撑帝国的基石,就是这样的人才吧。

之后铁道宪兵队的“冰之少女”克蕾雅·利维特大尉带队前来支援,迪尔姆德顺手就把俘虏交给了她。卫士队的职责是护卫皇室要人,审讯的事自有情报局会干。


克蕾雅和负责帝国情报局的“稻草人”都是宰相的心腹爱将。希望情报局能把这伙胆敢对皇室成员下手的恐怖分子挖出来打扫打扫。

跟克蕾雅一起来的还有七班的班主任莎拉·巴雷斯坦,双方连场客套话,一边“我家孩子给您添麻烦了”,一边“多亏他们帮忙卫士队才没有出现牺牲者”,总之最后把人都带走了。

迪尔姆德没发现的是,莎拉半路还回头看了他一眼。

就这样,混乱的仲夏祭首日终于结束了,想必这会是让许多人难忘的一天吧。

聪明伶俐琪露诺:
仲夏祭后,对迪尔姆德的处分也下来了。

因为未能看破恐怖分子的战术,导致市长受伤、公主被掳,其他宾客也受到了惊吓。虽然之后独立夺回公主,但不能完全弥补过失。

“降衔一级,调岗处理。你有意见吗?”

“没有,师父。”

前队长面对的人,是卫士队总长兼帝国军剑术总教头,范德尔家的当主“雷神”玛堤乌斯·范德尔,也就是迪尔姆德的师父和上级。


“帝国解放阵线还未被一网打尽,他们仍然有可能制造袭击。你的新岗位是奥斯本宰相的护卫,期限到西赛姆利亚通商会议结束后。”帝国解放阵线就是先前发动恐怖袭击的恐怖组织,情报局从迪尔姆德抓的俘虏那审问到的。

“西赛姆利亚通商会议是……”

“克洛斯贝尔新市长主持召开的国际性会议,过几天就会对外公开。宰相会亲自与会,所以需要加派护卫。这是个临时岗位,视表现我将对你重新评价。”

“是,弟子一定完成任务。”

“嗯。”玛堤乌斯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这次会议因为在克洛斯贝尔召开,而且各国权贵云集,所以我们不能多派人手。从现在开始到会前的这段时间,我会对你进行特训。”

迪尔姆德算明白了,这是明降暗升啊。

“你去准备吧。对了,大皇子也会参加,你也很久没见到穆拉了吧。”

穆拉也就是玛堤乌斯的长子,迪尔姆德的师兄。两人相差两岁,分别作为范德尔流总道场和沙萨兰特州分道场的弟子代表,那是从小一直比到大的。他现在是大皇子的专属护卫,也有着可以信赖的好友关系。

虽然因为迪尔姆德的理想是营造除了皇室之外别无特权阶级的国家,和身为贵族的范德尔家有所疏远,不过表面上还是维持着礼节。

听说陛下前一阵子想把庶出的大皇子嫁给领国利贝尔王国当驸马,穆拉都调任到驻利贝尔大使馆武官了,后来这事不知为啥又黄了。这回大皇子会不会是去通商会议见到老相好的?

这思维再发散开去就没边了,迪尔姆德赶紧收了一下,师父的特训可不好熬啊……

————————————

七月底,揣着新鲜出炉的免许皆传,迪尔姆德跟在“铁血宰相”吉利亚斯· 奥斯本后面上了皇室专用列车“钢铁公爵”。所谓皆传就是学到了这个流派的全部技巧,当然奥义不算。免许就是可以不经过当主也就是玛堤乌斯的许可,自行以范德尔流之名招收弟子了。

范德尔流和大陆大部分门派一样,也是用初传、中传、免许皆传、奥传这四个阶段来区分修习进展的。据说奥传再往上还有理的境界,但能摸到这个层次的强者都是凤毛麟角了,现在帝国至多也就只有三个人。

迪尔姆德在列车里的配属是在两节专用车厢之间的那节。自然他可没有资格独享一间车厢,是和穆拉以及铁道宪兵队的官兵同住的。

作为对卫士队军官的尊敬,两人各自被分配了一个单人间,分别在车厢的两头。不过穆拉被叫进了大皇子的车厢贴身护卫,而尽管迪尔姆德算是奥斯本宰相的支持者,但两人之间显然还没有形成无话不谈的关系。他在自己的房间内一边保持警惕,一边观察着窗外。

代表皇室的黄金骏马徽章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深红色列车疾驰在大陆横断铁路上。这条铁路自海都欧尔迪斯起,一路经过帝都海姆达尔、克洛斯贝尔自治州,最终抵达卡尔瓦德共和国。

帝国和共和国是塞姆利亚大陆西方的双雄,虽然还有几个别的国家,但体量完全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因此处于两大国正中的克洛斯贝尔就被迫过上了朝秦暮楚的日子,不过两大国也有意保留克州作为缓冲地带,最后变成了克州同时是两国附庸的怪异局势。

列车经过克鲁琴州凯尔迪克镇的时候,迪尔姆德在站台上看到了“冰之少女”已经指挥铁道宪兵队在列车通过的月台周边拉起了警戒线,而她本人正在跟一群少年少女交谈。

莫非是先前那个七班?这么巧。但他还未及细看,景象已经一闪而过。

经过国境的加雷利亚要塞之后,列车很快抵达了克洛斯贝尔。

众人下车后,一眼就被市区内的一栋建筑所吸引。

足有40层、高达上百亚矩的庞然大物兀立眼前,仿佛擎天巨柱高耸入云。虽然事先已经看过资料,但被巨硕之物所震撼乃是天性使然。

只有奥斯本宰相波澜不惊:“呵呵,实在是了不起。竟然在这因缘之地建起了如此庞然大物。”


“唔,真想登上顶端看看啊。去恳求市长的话,应该让咱上去吧。”

轻浮的发言者是一头红毛的雷克特·亚兰德尔,帝国政府二等书记官 、情报局大尉 。因其惯于虚张声势,通称“稻草人”。他和“冰之少女”克蕾雅是奥斯本的左膀右臂,合称“铁血之子”。


上回抓的俘虏就是落到了他手里,得到了帝国解放阵线可能会趁通商会议发动恐怖袭击的情报,所以亲临前线部属搜捕。

“哎呀,雷克特君,那时候别忘了叫上我啊。”

同样轻浮的是大皇子奥利维特·莱泽·亚诺尔,因为庶出所以也没什么野心,成天游戏人间,人称“放荡皇子”。他身边是一脸肃穆的穆拉,看到迪尔姆德微微点头示意。


克州新任市长迪塔·克罗伊斯亲自到车站接车,给足了面子。最先进的导力汽车将一行人带往风云际会之地。

———————升级———————
灵巧增加至1d12

CrySky:
居然是闪轨安科,期待

导览

[0] 帖子列表

[#] 下页

前往完整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