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美蘋果園

跑團活動區 => 網團活動區 => 摇铃咖啡厅 => 主题作者是: 白席 于 2017-04-22, 周六 13:15:20

主题: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4-22, 周六 13:15:20
  雨一直下。
  夏夜的雨,带着一丝血的温热。
  “爹!娘!”倾盆大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连那微弱的灯光都已经熄灭。
  雨一直下。
  躲在壁炉,身上包裹着厚皮,无情的雨丝打在身上,你感到内心渐渐变得冰冷。
  还有不可名状的恐惧渐渐在内心扩大。
  壁炉外边,是厚重沉闷的嘶喊声,求救声,兵戈交击的声音。
  而年幼的自己,什么也做不到,什么也做不了……
  唯有默默为爹娘祈福,待到这突发的祸乱平息。
  呼……呼……呼……究竟过去了多久呢?
  那层厚皮早已被大雨浸得透湿,身体冻得快要失去知觉,然而外边是封得厚厚的障壁,那层壁灰纵使自己使劲千般力气也无可奈何。
  只有……等待,等待,等待
  雨一直下,王府的血色与罪恶,被大雨湮没。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4-22, 周六 13:52:17
  【仇不泯】
  被大雨和噩梦惊醒,窗外,又是大雨。
  在你眼中,大雨总带着一丝血色,幼年的记忆仍然在脑海挥之不去。
  不……那是不共戴天之仇,是不能忘却的吧。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日每夜都敦促着自己,每日每夜都在苟活人世的痛苦中残喘。
  如果不将那份记忆刻骨铭心,自己就无法活下去……
  只有一遍又一遍地做着重复的噩梦。
  现在……终于来到了,故土……
  时隔数年,历经生死,甚至让自己都变成这幅模样,但自己终究还是活着回到了司京,在肆意狂笑命途弄人的同时,也不禁思考着下一步。
  就算自己趁着殿试结束,戒严解除,考生返乡的空当闯进了京城,自己终归还是无依无靠,独自一人,莫说复仇了,除了真凶之外就连帮凶也一概不知——一头雾水,不知该如何是好。
  抬头望向窗外,天色已然微亮,已是不能入眠了。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4-22, 周六 18:59:53
六年……或者七年?

离开锦衣玉食,豪宅大屋的生活,大概是有这么长的时间了吧。

正常人的话,大概会迫不及待的返回那种生活了吧……但是对自己而言,却毫无这种欲望。倒不如说,自己在逃避去再度去面对那种场景。

看起来自己已经彻底偏离了正常人的轨迹了——仇不泯再度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没错,正常人的话,也无法去完成自己将要去做的事。

——将那个此世之中,一人之下万人以上,将来注定登上御极登基的“亲人”,以及那件事所有的参与者……拉下天空,践入尘土,落入地狱。

运转体内的暴躁不安的流动,听着那微小的,只有自己能听见的骨骼关节搓动的声音,仇不泯轻轻吐出一口气。

没错,自己终于站到了这个赌桌上……用好不容易获得的小小筹码,急切无谋的想打败近乎有着无穷资本的庄家。

压抑下自己的感情,仇不泯踏上了进入京师的第一步。从现在开始,就是一步也不容踏错的修罗之路。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4-24, 周一 08:49:01
夜雨声烦。
天已微亮,大雨却丝毫不见停歇之意,倒要苦了那些赶考的举子,若是高中也罢,毕竟春风得意,若是名落,这返乡之路倒真是辛苦。
这大雨扰乱了你的思绪,也浇熄了你骤然腾起的烈焰,你甩甩头,感到内心冷静了些许。
接下来,是继续沉沉入睡,还是?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4-24, 周一 11:10:38
既然醒了就没有再次入眠的必要。

若是想睡的话,死后自会长眠,何必急于一时。

缓缓站起身,在这个过程中调整着因为睡眠而有些迟钝的身体。

一步,两步。

走出门外时,他眼中的锐光已经收敛,头微微地下,隐藏在宽厚衣袍里的身躯却已经紧绷,这便是最佳的状态了——如同一把隐藏在乌木刀鞘里的锋锐匕首。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4-24, 周一 15:06:47
你走出门外,天色方亮,四下无声。
客栈的楼道还是暗的,你虽然满目杀气地走了出来,但竟是无处发泄。
沉静,该抑住自己的这份情绪才是,眼下是京城,看似安宁,实则暗流涌动。
你走到店门,那小二方才将门闩拉开,看到你起来,目光似有惊讶之意。
"客官,您真赶早。"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4-24, 周一 16:08:42
“……”

仇不泯二话没说,仿佛根本没听到一般,推开大门走了出去,完全无视了前方的大雨。

举目远眺皇宫的方向——那是他最终的目标,不过现在还太早。

在收拾阎王之前,就从小鬼开始练手好了。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4-26, 周三 14:10:45
  自然,此时当先去探探情报为上。
  若说情报的话,这江湖间无人可出丐帮其右,虽然丐帮一直以正派自居,但你混迹江湖多年,深知丐帮徒有正派之名,现在丐帮已不复往昔,底层更是烂到骨子,底下那些乞丐头子,俨然一副地头蛇混混头子的样子,许上多少钱财,就有多少回报。
  然而此时大雨,街上是一人也无。
  可你心意已决,根据你的江湖经验,丐帮那些底下的乞丐头子,此刻定是在城隍庙聚集。
  于是你风雨无阻,径直闯到了城隍庙,果不齐有不少乞丐模样的人在那里聚集,看到你进来,也无甚反应,许是将你当成了躲雨的。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4-27, 周四 08:37:28
观察一番,找到了其中地位较高者,仇不泯凑上前低声道:“叫你们话事的出来,做比生意。”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5-02, 周二 01:42:32
"哟,只道是躲雨客,却没曾想是个事儿主。"你话音刚落,便听得旁边的一个乞丐发出嘲笑声来,"这位兄台,来势汹汹,倒有几分胆色,行事却未免莽撞了些。"
此起彼伏,又听得另一人发出声音,语气甚是轻浮:"唉,没曾想,这丐帮每况愈下,这江湖人人都只道乞丐是个好欺负的肥羊,动动手指,摆摆脸色,就能要几分情报,还自诩侠,真是笑折了腰。"
"是也,谁让我等是名门正派,为江湖人士服务,岂不应该?只是这名门正派,却也有名门正派的规矩。"
人群中传来肆意地哄笑,这一道又一道的声浪让你心情莫名烦躁,随后,又有一人发出声来:"话事的大哥不在,小兄这次来得仓促,下次若是带上几斤好酒,几分金银,许是能见上一面,"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5-02, 周二 12:56:21
“倒是某莽撞了,看来确实是诚意不够。”仇不泯被激怒却没有发作,反倒是笑了起来。

此处是城隍庙,虽然因为乞丐的原因废弃了一段时间,但一个该有的东西还是有的。仇不泯随手拿起香案边的一个空置的小香炉放在手里把玩,同时观察了一番周围环境。

“不过,既然诸位是名门大派……要那金银酒食岂不是没了格调?”仇不泯将那个小香炉放下——不,此时已经不是香炉而,那铜制的玩意已经完全被搓成了一个球——泛着光泽的浑圆铜球。而直到现在,几个乞丐才发现这人对这个香炉做了什么。

“就拿这个当见面礼好了。”

功利精深者不难做到这点,但让人不知不觉做到这点的话,非是内力控制技巧极高者,或者内功深厚骇人者才行——无论是哪个,都不是可以慢待的。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5-02, 周二 14:53:22
人群中传来一阵吸凉气的声音,那群乞丐眼睛瞪得溜圆,大气也不敢出一声,道是自己碰上了硬茬。
你环视一周,竟是无人敢接上话来,你道京城乞丐,长在皇城根下,总是有几分不同,却没曾想天下乞丐竟是一般黑,这京城脚下,倒也是一群无胆鬼。
"少侠这等厚礼,此等宵小怕是受之不起。"正当四周噤若寒蝉之时,你却听得那城隍老爷的雕像后面传来一声冷哼,似是向你,又似是向那些乞丐,"更何况这是供奉之物,若是得罪了城隍老爷,这灾怕是降不到少侠头上,不要也罢。"话音刚落,暗处竟飞出一道石子,打在那圆球上,那石子势急力沉,你来不及阻拦,就见那圆球在地上猛地一弹,飞出了庙外。
"这些小辈平时讹惯了人,倒是狗眼看人低,少侠若是有心,就一笑泯之,来上洒家之处,自有酒待之,若是寻事生非,则洒家倒有些技痒。"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5-03, 周三 08:27:14
平时讹惯了人,狗眼看人低……不也是平时你们这些当家的疏于管教吗。仇不泯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冷笑了一下。

“某并非来寻衅,倒不如说是来“交个朋友”,阁下倒也不用技痒……至于酒嘛,某也不好这口。”微微盯住雕像后面,“倒是阁下自己,这种时候了还躲在这泥塑木偶后面是要做什么?”

说道技痒,仇不泯本人倒是想试一试身手,不过现在不能对对方动粗,只好暂且忍下来。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5-08, 周一 09:34:39
"哼。"那后面传来一声冷哼,"当真是铁头娃,这人多嘴杂之地,你做的又是苟且之事,我敬你身手高强让你三分,以免伤了我丐帮兄弟,却不曾想你还光明正大,道貌岸然,若你我之事被他人听去,又该做何细说?"
诚然,你环视一周,这帮人等许是乞丐,个中或许还有官府安插通报江湖事务的线谍,你初来乍到,自是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何况你刚才强运内力,虽然只是耍了个小把戏,但你内力澎湃汹涌,不易把控,若是真打起来。只怕这城隍庙都要被拆了去。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5-08, 周一 13:56:42
“装神弄鬼。”仇不泯暗忖。

“也好,那么我们便细谈一番就好。”说完便迈步,毫无犹豫的前往那人所在之处。

直接推剧情吧懒得嘴炮了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5-08, 周一 15:44:51
你去往城隍老爷的像后,那里自是有一个衣着邋遢,披头散发的中年男人在等待着你,他扮相不甚雅观,满嘴油污不说,身上沾了怪七怪八的尘土皮屑之类,你尚未靠近,那臭味就几乎要将你逼退。
他看了你一眼,面色中微微闪出一丝惊讶之意,随后又消散,变得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你在底层混迹多年,自是养出一副察言观色的本领,但对方没有多言,而是吮了吮手指,说了一声:“既然来了,就随洒家来吧。”
他敲敲地面,似有内力蕴藉,但竟只是一闪而逝,你连内功底子也看不出来,那城隍老爷的基盘下竟然开出一条口来,他看了你一眼,甩甩头,钻了进去。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5-08, 周一 15:52:43
“这位长老,某还没有傻到刚见面就钻进人家密室的地步,更何况某还吓唬了阁下的徒子徒孙,惹人厌烦这种事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倒是阁下是见某年纪轻轻就当某是个雏儿吗?”仇不泯声音微怒,但心下却是提起戒备,也做好了对方用激将法也完全不理的准备。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5-08, 周一 16:04:06
"哦。”那人听了,也不恼,只是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少侠所言甚是,此处为密室,是洒家疏忽了。“
他本来已进了半边身子,听到你说话,又探了出来,抖了抖蓬头,怕不是要掉下许多虱子来。
但他很快又想到什么似的,张口就道:“非也,少侠所言甚是,又不是,我这丐帮密道千千万,总有一处待客之地,此处便是,少侠如若不来,此番好酒,怕是喝不成了。“
他说话疯癫,真真假假,全然不似之前那般老成持重,竟是让你有些难辨。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5-08, 周一 16:14:37
“……哼。”又是装神弄鬼,不过这装神弄鬼倒是打消了仇不泯的一些疑虑。

对方也不至于摆出个大阵仗专门陷害自己,若是谨慎点,就算对方有歹意也能全身而退。

“那某便信了长老的邪了,请!”

投掷 : 1d100 = (44) = 44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5-08, 周一 16:41:38
那人盯了你一眼,先进了去,你随之进去。待你们两人都进去之后,那人拍了一拍,那密门竟是关上了,从头到尾,你自是没看清他的手法,只是对方这内力运转得精妙,比起你来要强上不少。
你们穿过一条不长不短的密道,来到一处小室,只有大半人高,中间设有一处石桌,上面刻有一个围棋棋面,还有几个酒坛,没想到这外面城隍老爷的基盘看起来小得很,这里面竟是大有空间,你自认对着丐帮还是了解得太少,那人说丐帮密室千千万,若那密室都如这样,只怕哪一天倒了,也是百足之虫。
那人在你之前进去坐在了一边,敲了敲桌面,那回声倒是很响,然后看向你说道:”少侠若是有兴趣对饮几分,就坐在洒家对面吧。“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5-08, 周一 16:58:54
仇不泯依言坐在对面。

“某也不矫情,就直截了当的说了。”

“丐帮传承已久,底蕴雄厚,想必在官面上也有些势力。”

“而某,孑然一身,却偏偏想做些常人不能为之事。”

“正巧某机缘巧合有了这一身功夫,却苦无门路,不知长老可能看上某这身本事,让某去知道几个官面上的机密?”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5-09, 周二 14:25:10
"少侠胃口倒是不小,在外面,洒家当顾及几分徒子徒孙,在这里,哼!"那人先是举起酒坛,猛灌了几口,才朝你面带不忿地说道,且言语中隐隐带有几分威胁之意。
"官家事情,洒家这丐帮,只是一江湖帮派,大爷的事情我们管不着,也轮不到我们管,若少侠自认想找些门路,洒家倒是能为你往天策那里投下名帖来,少侠自行去证武便是。"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5-09, 周二 21:44:17
“不愧是天下第一帮,果然能手眼通天。”仇不泯微微笑道:“既然如此,就劳烦长老了。长老若有叫某做事,某也当尽心竭力去完成。”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5-10, 周三 15:04:21
"如此便好?"那人饮下一口酒,不屑地说道,"若少侠是贫苦人家出身,也就罢了,但穷文富武,少侠只怕来历不凡,如是,纵是应了我这等俗人推荐,那天策是何等府邸,暗地里查上一查——"
话音刚落,他放下酒坛。
"少侠自问清白否?"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5-10, 周三 15:32:56
“多谢长老关心,些许把握,某还是有的。”先表达感谢,仇不泯话锋一转,“只是不知是朝中哪位大人的关系,能勾连上天策府?”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5-11, 周四 08:47:09
"哪位大人?"他嫖了你一眼,满脸不屑地样子,肆意地笑道,"洒家倒是不知道什么大人,但此人名姓却也是不可详说,若想要,某人交帖于你,拆开看了便是。"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5-14, 周日 19:51:27
“那便多谢了。”仇不泯抱拳站起,“丐帮救人之急,果真天下豪杰,他日若是有用上某的地方,绝不会推辞半分。”

离开这里去拿名帖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5-18, 周四 08:34:57
“既然如此,拿去便是。”那人敲一下地板,竟从旁伸出一条石道来,他从中掏出一块纸黄色的信封,交付与你手上,又喝了一口酒。
“少侠若是愿意与洒家共饮,就留下来喝酒。若是不愿,拿了这名帖走了便是。”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5-20, 周六 10:51:45
“抱歉,饮酒误事。”虽然知道这是拂了对方面子,但凡事还是小心谨慎为上,“待某将事办完,当与长老一醉方休。”

离开这里,可以的话在隐秘处看看信的内容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5-21, 周日 10:44:03
你作势告别,那人也不拦着,也不起身相送,而是敲敲地面,你从那个密道出去,外面的乞丐顿时将目光聚焦在你身上,你如今心情大好,倒是不甚在意,往外去时,那天气已是一片艳阳。
雨过天晴,却道街上行人也多了起来,你倒是不便在街上直接拆开了看,而且皇城眼下,人多眼杂,倒是颇多不方便。
你干脆回到旅店里,迫不及待地将名帖拆开来,只是那里面的东西几乎让你要拍桌而起——
那上面是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5-22, 周一 00:16:05
投掷 : d100 = (72) = 72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5-22, 周一 00:56:56
你盯着那张纸,联想起那个老乞丐轻佻的行为,顿觉自己像是被对方当猴刷了一般,一阵无名火起,提起手来,运起内力,作势就要把那桌子拍碎。
“这个老匹夫!”但你竟是忍了下去,只在心中暗骂了一句,收回了手,暗暗算计着日后必报此仇。默默地坐了下去,只是这心火难抑,你竟是愈加烦躁起来。
你欲喝口茶压压火气,恰好那茶是小二新进来换的,颇有些烫人,你被烫上一烫,那火气愈发旺盛了,你心道这诸事不顺,坐也坐不住,干脆推门出去,在街上闯荡闯荡,去去火气。
你从上东门入的司京,自然住在京城的东城一带,靠皇城靠得较近,而且司京地势西北偏高,皇城为取“天极而北”之意坐落在西北一隅,你在这里居住,倒是看得清皇城的风吹草动。
你在街上晃晃悠悠,看一看风土民生,顿觉这皇城比你幼时还要繁荣许多,若是人丁凋敝,门商寥寥,你倒是可以开心几分,但如今这皇城脚下竟然被治理得这般好,你内心稍稍有些不忿。
——去宣仁门?
不,那是自寻死路,但你内心竟涌出这般念头,许是多年漂泊重回故里的渴望,你脚步竟是有些鬼使神差。
但刚晃过几个街头,你竟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弟,你又拉我出来闲逛,家里面生意事情多的很,要是老爹知道了,怕又是要数落你了。”
“不急不急,阿兄,你成天忙那些事情,我这个做小弟的,看着都累了,拉你去这市井游玩几分,岂不美哉。”
“唉……你就是贪玩过头了。”
惊雷!
惊雷!
那声音好似要在你脑中炸开一般,你旁的声音再也听不进去,脑中竟是那人的回响,不知不觉间,你竟已咬牙切齿,握紧双拳——
那正是在你梦里魂萦环绕的声音,那看似温柔慈祥的声音,曾一度充满了你的童年,而后,却几乎将你整个人毁灭,不,已经毁灭了吧,从那一夜开始,你已经死去,现在站在这里的,是来自炼狱的修罗!
不会错的,只要你还有一点听觉,眼前还有依稀亮光,那个人的声音,身影,纵然是化成白骨变成灰,你也一定认得出来!
朱域狗贼!定要将他挫骨扬灰!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5-23, 周二 20:17:10
“……”

极致的愤怒过后是极致的冷静,所谓出离了愤怒大概就是这种状态吧。

指甲几乎刺破手掌,骨节被捏的发白,但是——全部无视。

仇不泯退回到暗处,尽量不引人注意的盯住自己的仇敌。

尽管在心里已经决定了,会将当年的仇人一个个打入地狱,而朱域本人,将会是最后授受的仇敌……但是,若机会确实无疑的出现在眼前,仇不泯也绝不会放掉这机会。

立即出手还是太过鲁莽,但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已经被仇恨的火焰所唤醒,朱不泯躲在人群中,观察着情况的变化,静待良机的出现。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5-23, 周二 22:31:11
突然扔骰
投掷 : 1d100 = (57) = 57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5-24, 周三 01:10:55
冷静……
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确认对方没有发现自己后,意识短暂地空白了。握紧双拳,骨指被捏得发白,手掌刺痛地燃烧着。
那疼痛让你些许有些清醒,不……你确认自己足够冷静了,你的杀气已经恐怖地惊人,却仍旧没有释放出来,只是圆睁着双眼,再次确认那道身影。
……不会错的,自己绝不会认错,哪怕已经过去了数年,那人的容貌却依然如同往昔,而且更显得成熟,稳重,风度翩翩——这加深了你的怒火。
你勉强制住狂乱的思绪,遁入人群之中,但大脑却在飞速地转动——思考,不,是回忆。
眼前的世界仿佛开始下雨,下雨……眼前一片通红。
火炉……那火焰无声地燃烧着,你蹲在烈火里面,身体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等待,等待,等待……无声地哭泣,无声地等待,等来的却只是一阵幻梦。
你站在人群中,注视着那君临天下的身影,此时此刻他旁边没有一个护卫,只有大你一岁的皇叔呆在身旁。
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你无比清楚,纵然自己内力已经惊世绝伦,但贸然闯入司京这庞然大物的口中,只有飞蛾扑火这一个下场而已。
是……从那次坠崖以后,就再也没有过追兵,恐怕别人都以为自己已经身死人灭,自己完全可以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但却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失去了亲人和家族保护的自己,不过是天地间的一条蜉蝣罢了,而今那参天大树就屹立在自己的身前……
你清楚,这朱域身侧看似护卫单薄,实则人流暗涌,护卫森严,这人群之中也许已经有猛犬嗅到了自己的气息,若是贸然出手,一石激起千层浪,自己也许就落进了潮头。。
但你紧盯着那道身影,杀气几乎就要喷涌而出。
你清楚,这司洛城内看似戒备松懈,实则五步一望,十步一楼,望楼之间交互传递,消息火速,自己若是得手不成,便再无生路。
但你握紧了双拳,鲜红的血液顺着从指缝中流出。
你清楚,自己本可寻一偏僻蛮荒之地,苟且偷生,且凭这身内力和武功,在那山高皇帝远之处,照样混得风生水起,人本是趋利避害,不必为这一时之气葬送了卿卿性命。
但你屏气提息,数十年的内力自丹田喷薄而出,在体内狂暴地奔流。
大好良机,只此一次,你本蜉蝣,身小势微,且不说寻不寻得找仇家,纵是寻到,又真能一一灭之否?但如今,至仇至敌就在眼前!身边全无护卫!天助你也!纵然葬身于此,也不枉人世一遭!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坐视父母死于身前而束手苟活,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舍生尽孝,就在今日!
来不及思考,身体滚烫,大脑滚烫,瞳孔也滚烫,你的眼前,全是六年前家破人亡的画面!
出手吧!
空气中响来破空的声音,那是天策府特制的弩箭,威力惊人,声息却细微无比,但你内息已提到极限,六感惊人,那声音也逃不过你躲不过你的耳朵。
确认无疑,想必战术也在转瞬之间交替布置好了,但无所谓,你今日的目标,就只有一人而已!
狂暴的内力从体内奔涌,连五脏六腑也一并吞噬,那弩箭甚至近不了你的周遭,你身体疼痛似烈火焚身,但无所谓,你本来就是一只扑火的飞蛾。你的内力震散人群,民众连惊叫的声音也发不出,说时迟,那时快,你制造的骚动已足够让朱域和朱珏注意到。朱域脸上闪过一丝惊异,那朱珏反应快,便拖着他要走。
来不及了!你提运内力,朱家轻功已用到极致,那人群中却闪身涌出一人,许是知道暗器破不了你的罡气,夺命的掌风便挟裹着内力向你扑来。
“挡我者死!”你眼睛瞪得通红,几乎要喷出血来,对上那胯袍天策凛然赴死的眼神,你心中一惊,不是为对方的决心,而是知晓对方已不惜身命,只求能将你拦住片刻。
这样的护卫人群中还藏了多少?那望楼又能叫来多少?来不及思量,你内力已越过同辈数十年,没有任何技巧,仅是蛮横地对上一双肉掌,对方被你击退数丈,七窍流血,应是被你震碎了经脉身亡了,但那身躯却还屹立着,偏偏挡住了你的去处。
你看也不看那道身影,目光中只有朱域,他几要被朱珏带走,你心急如焚,猛然一跃,踏在那已死天策的肩上,做了借力,内力蛮横推动,一步就跨到了朱域面前,想也不想,已是一掌击出。
太子不闪不躲,也是知道自己并无躲闪之力,他波澜不惊地看着你,眼里尽是命中注定:“泯儿!”那声音和叫唤都是如此亲切,与儿时无异,却让你怒火中烧,正是这血肉之亲将自己的父母谋杀,使自己家破人亡,六年了,每一日每一时每一刻每一弹指,自己都咬牙切齿地念着朱域狗贼的名字,只求有朝一日能将他送下十八层地狱!
“泯弟!对不住了!"
那携着几千日夜的怨念与憎恨的一掌还未完全击出,一旁便响起你那只大一岁的三皇叔朱珏的声音,他见到你虽是又惊又喜,但眼下显然情势所迫,纵是骨肉亲人,眼下却也只剩一尊地狱阎罗罢了。他掌风又猛又急,势要拦住你这威力无匹的一掌,你这一掌挟裹了全身的内力,打下去定要让朱域爆体而亡,但若是不闪不避,朱珏那一掌吃得结实,你也将要紊乱气息,内伤不浅。
但你想也不想,硬是吃了朱珏那一掌,那一下毫无疑问命中你的经脉,此刻你内力运到极致,经脉已是乱成一团,这一下更是加重了你的伤势,你吐出一口血来,却笑了——太子受了你蕴藉了数十年疯狂与憎恨的一掌,已被你震成了一团血雾,在空中四散开来——
那是你噩梦般的六年来最畅快舒心的一刻,朱珏眼中满是绝望,徒劳地伸手,想要在空中抓住什么,却只有斑斑血迹。或许下一刻你将迎来灭亡,但此刻你只想开怀大笑,那笑容里,竟涌出了血泪,从王府中侥幸逃脱后,在那被仇恨变成疯魔的几千日夜里,你还是第一次哭泣。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is10694802017-05-24, 周三 07:52:02
“咕……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仇不泯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短短数秒,身体就已经到了极限,每一次挪动身体,发出声音,都会带来巨大的痛苦。

但是,依然想放声狂笑。

既是为复仇而狂喜,也是大声嘲笑着自己。

大仇已报,这幅身躯,已经毫无意义了吧?一生价值仅在此处,真是个无能,无聊而又无趣的人啊……

看着带着愤怒,惊惧,以及——熟悉的仇恨围过来的天策府众人,仇不泯连反抗的兴趣都懒得提起,只有试图暗运内力震断自己的心脉,以求免受大刑之辱。
主题: Re: 无处风起
作者: 白席2017-05-30, 周二 19:43:51
毋庸置疑,你已至死地之时。
时至今日,已酿成必死之局,本来尚有一线生机,但却自寻了这条死路。
注视着虎视眈眈严阵以待的人群,你不禁放声而笑。
没想到你朱泯也有将人逼至这般田地的一天!
太子已死,皇帝老迈,剩下那一皇子也是不中用之辈,此后朝野动荡,炎汉又将陷入一时之困,如是,那位老先生的遗愿已经算是完成了吧。在这时间,你朱泯已不亏欠任何人,可以放心去与父母团聚了。
男子汉大丈夫,父母身死时偶然逃过一劫,而后隐忍蛰伏,本来早就该慨然赴死之躯活至今日……
“恩怨已尽,此生足矣!”
你仰天长啸,睥睨着在你眼前形形色色的众人,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猛然一掌拍向了自己的心脉,那血气再也忍耐不住,从身体的每一处角落喷薄出来,硬生生将你变成一个血人。
生机将尽,你感到身体如同千钧,你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站定,双眼也被血色浸染,坠入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