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黑暗之拥》  (阅读 407 次)

副标题: 【施特拉德的诅咒同人】

离线 illusion

  • Peasant
  • 帖子数: 15
  • 苹果币: 0
《黑暗之拥》
« 于: 2019-02-21, 周四 12:57:25 »
跑一半时写的,涉及的基本是后台剧情,基本靠猜

一、瓦西里
瓦西里坐在马车里,一边翻书,一边偷看坐在对面的伊丽娜。伊丽娜穿着窄袖褐色外套,外套已经褪色,翻起毛边,微微发白。她的鞋子破旧不堪,脖颈和手腕上空空如也,腰间的皮制剑带上挂着一把长剑,和华丽的车厢形成鲜明对比。但简朴的衣着丝毫无损于她的美貌,在瓦西里眼里,她美得像是春日阳光下刚刚绽放的玫瑰,她的黑眼睛星辰一般明亮,火红的头发高高扎起,流泻而下,赋予她别具一格的英气。
瓦西里看着她,甜蜜和落寞几乎同时涌上心头,将他整个填满。
自从第一眼看到伊丽娜,他就再也无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哪怕一秒,但火玫瑰一般美丽的伊丽娜又怎么会看上他?她谢绝了瓦西里所有礼物,仅仅同意和他一起前往巴若维亚村——只因为顺路以及他的盛情邀请。
巴若维亚没有四季,也没有阳光,有的只是无尽的阴云,以及黑暗。遇见伊丽娜那一刻起,她就成为瓦西里生命里唯一的光,忍不住追逐,又自惭形秽。
车轮碾过崎岖的道路,发出刺耳的咯吱声。瓦西里鼓起勇气看向伊丽娜,问:“伊丽娜小姐,到了巴若维亚村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住一段时间,整理哥哥的遗物。”
“之后呢?我是说,去别的地方走走?”
“可能吧。”
“我刚好在四处旅行,不如一起?”
“不必。”
伊丽娜的声音平淡得令瓦西里心凉,他试探地劝说,“伊丽娜小姐,你知道,一个人旅行难免遇上意外,我听埃舍尔说,巴若维亚也没有那么安全,有些盗贼,匪徒,甚至……”他压低了声音,“狼人。”
伊丽娜眉梢一挑,目光冷冽,“那就让他们问过我的剑。”
下一刻,剑光划过,瓦西里猛地后仰,伊丽娜半站起,手腕随意抖出一个剑花,在瓦西里眼中绽放。她火红的头发甩过,发梢扫过瓦西里心头,令他胸腔紧得抽痛,几乎无法呼吸。
“你们贵族老爷向来的毛病——看不起女人。”伊丽娜还剑入鞘,坐下,冲瓦西里微微一笑。自从她哥哥死后,瓦西里头一次看到她笑,他想,只要她能开心,让我做什么都行。
鸦鸣不绝于耳,马车缓缓驶向巴若维亚村,瓦西里重新装作看书,心里只希望旅途永远不要结束。
马车顶上,一只蝙蝠振翅飞起,飞向来路。
在瓦西里视线所不能及的远方,一双眼睛正注视着他们。
“伊丽娜……伊丽娜!”

离线 illusion

  • Peasant
  • 帖子数: 15
  • 苹果币: 0
Re: 《黑暗之拥》
« 回帖 #1 于: 2019-06-02, 周日 11:27:18 »
二、家乡
这座山谷很美,树木青翠欲滴,露珠在明媚的阳光下璀璨明亮,但比露珠更明亮的是伊丽娜的笑容。伊丽娜正在草地上练剑,她穿着窄袖珍珠白衬衫和墨绿色长裤,火红色头发高高束起,随着她的动作跳跃,如同火焰。
挥,刺,再挥,再刺,简单枯燥的动作,伊丽娜做来却优美流畅,赏心悦目。
瓦西里站在空地边缘贪婪地看着,尽可能保持安静,唯恐打扰她。忽然,伊丽娜像是发现了他,转过头来,冲他灿烂一笑,收剑,向他跑来。瓦西里紧张起来,在心里反复练习,打算以最完美的笑容和伊丽娜打招呼。
伊丽娜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瓦西里等待着,忐忑不安,他上前一步,露出完美的笑容,“伊丽娜……”
紧接着,伊丽娜和他擦肩而过,奔向他身后,奔向——另一个人。
瓦西里愣在原地,胸口疼得无法呼吸,疼痛伸出无数双手,拉住他,将他扯向深渊,他徒劳地呼唤:“伊丽娜!伊丽娜!伊丽娜!不要!伊丽娜!救我!救我!”
伊丽娜充耳不闻,仿佛他压根就不存在。疼痛和黑暗吞没了他,最后,他只来得及看清那个人的脸:英俊,年轻,就像是——另一个自己。
“伊丽娜!不要——”瓦西里尖叫着睁开双眼,正对上一双明亮的黑眼睛。伊丽娜俯身盯着他,疑惑地问:“瓦西里,你怎么了?噩梦?”
梦?瓦西里躺在床上,只觉得所有力气化为乌有,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伊丽娜伸手触摸他的额头,笃定地点头,“你生病了。”

瓦西里觉得,这是自己短暂人生中从未有过的甜蜜时光。伊丽娜虽然对他依旧冷淡,但称得上悉心照料。瓦西里暗暗检查过,发现身体并无大碍,但他仍然多在床上赖了两天,享受伊丽娜难得的照顾,每当捕捉到伊丽娜眼里偶然闪过的关切时,瓦西里心里就甜得犹如喝下满满一杯掺着毒药的蜜糖。他强烈想要离伊丽娜更近一些,抓住眼前的幸福,却又唯恐自己不过自欺欺人。
瓦西里“痊愈”的那天午后,他买了一把简单大方的好剑,打算给伊丽娜一个惊喜。不料,刚靠近伊丽娜房门,他就愣住了——伊丽娜正在收拾行装。莫名的恐慌吞没了他,他后退,转身,逃回房间。
半小时过去,伊丽娜没有来;
一小时过去,伊丽娜仍然不见踪影;
两个小时……
三个小时……
傍晚时分,瓦西里再也等不下去。最多也不过是被拒绝,他想,有什么好怕的?你就这么点出息?瓦西里?去找她,邀请她一起旅行,现在就去!
瓦西里猛地拉开房门,正要迈步,就看到伊丽娜惊讶的脸。
“伊丽娜?你怎么来了?”
伊丽娜端着一只水杯,杯子里的绿色药茶差点泼在瓦西里身上,“瓦西里?你看起来精神不错。把这杯茶喝了,我们聊聊。”
瓦西里听话地喝下那杯令他胃疼的药茶,看着伊丽娜,默念几遍台词,开口,“伊丽娜,事实上……”
“我要走了。”
瓦西里手一抖,杯子差点掉在腿上。
“瓦西里,我要走了,如果你回家的话,我可以送你一程。”
“你要去哪?”
“与你无关。”
“那个,伊丽娜,我打算继续游学,去哪里都可以,所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听我说。”伊丽娜看着他,神情严肃,“我有必须走的理由,瓦西里,他追来了。”
“谁?”瓦西里心里一沉,不祥的预感涌上,堆积成厚重的阴云。
“伯爵大人。”伊丽娜指指上方,“他就要来了。”
瓦西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他?”
“是他,那个魔鬼。”
冰冷的深渊吞没了瓦西里。
巴若维亚的伯爵只有一位——这里的领主,斯特拉德•冯•扎洛维奇十四世。他统治着这片土地,强大,残酷,毫不容情。在这片土地上没有任何人敢于与他为敌——没有任何人。
今天早些时候,伊丽娜发现了一封信,确切说更像是一封情书,笔迹优雅流畅,言辞华丽,通篇蛊惑,最后一段直截了当地表示,他已获知伊丽娜回到家乡,正准备前来迎接。
落款:斯特拉德•冯•扎洛维奇。
“一个月前,他向我求婚。”伊丽娜平静地说,“那是我第一次遇见他,他看到我,当天就向我求婚。我对领主大人的风流韵事略有耳闻,虽然不知道他为何看中我,但多半只是想在他的猎艳名单上再添一笔。那之后我就和哥哥一同离开这里,哥哥遭逢不幸后,我本以为领主大人已经对我失去兴趣,没想到他仍然记得。”
“伊丽娜。”瓦西里镇定下来,“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我相信即使是……他,也总有无法触及的地方。”
他想了想,又补充,“我想得很明白,父亲不缺我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次子,我们一起走,想办法离开这里,我听说有些维斯塔尼人能够带人穿过迷雾,去别的地方。而且我在书里看到过,在巴若维亚以外,还有春天,以及……阳光。”吐出这两个词时,瓦西里觉得心里一咯噔,不由回想起几天前的梦,这两个词刺痛了他,令他浑身不适。
“瓦西里,你不必这样,我不愿牵连任何人。”
“伊丽娜,我……”瓦西里握紧拳头,又松开,“我爱你。”
这句话抽光了他的勇气,他就像审判庭上的犯人,等待伊丽娜的裁决。
短短片刻漫长得令人绝望,绝望攀升到顶端时,他听到伊丽娜的声音,“我们一起离开,不过在离开这里之前,我得去个地方——有件在意的事。”
绝望升腾成莫大的幸福,瓦西里点点头,笑了。

离线 illusion

  • Peasant
  • 帖子数: 15
  • 苹果币: 0
Re: 《黑暗之拥》
« 回帖 #2 于: 2019-06-02, 周日 11:27:34 »
三、利剑
瓦西里决定收回前言,现在他比生病时更加幸福。甜蜜的时光总是快得不可思议,不过一眨眼工夫,他们的旅途已经过去五天。
巴若维亚的领主很少亲自露面,贵族们各辖一方,道路并不安全,劫匪流寇不绝于途,传说在森林茂密的山间,时而会有狼人出没。而在最隐秘的传说里,这片土地上甚至隐藏着为数不少的吸血鬼。
五天来,他们只遇到了一伙家园被焚毁的难民,这群难民想要劫掠他们的马车,伊丽娜拔剑出鞘,但最终没有动手,瓦西里掏出十枚巴若维亚金币,送走了这批流民。瓦西里习惯了高高在上,对平民鲜有同情——但他知道伊丽娜会高兴。
事实上也是如此,他和伊丽娜越来越接近。
第五天,瓦西里觉得时机成熟,打算进一步确立关系。此前他悄悄定做过两枚戒指,傍晚时分,他紧紧抓住外套口袋里的戒指盒,悄悄打量伊丽娜。
伊丽娜依然像初遇时一般英姿飒爽,那时候,她和哥哥迎面遇上凶暴的狼群,瓦西里和埃舍尔兄弟俩的马车路过森林,刚好听到动静,赶去时为时已晚,瓦西里只看到伊丽娜浑身是血,双手持剑,不远处躺着一个男人,一头巨狼正向她扑来,瓦西里刚要拔剑冲上去,只见剑光闪过,巨大的狼头斜飞出去,重重砸在树上——嘴巴大张,不肯瞑目。伊丽娜傲然而立,火红的头发像一团火焰,映红幽暗的森林,也灼伤了瓦西里的心。
巴若维亚只有黑暗,他决不能错过自己生命中的光。
瓦西里下定决心,命运将邂逅送到他面前,剩下的他得自己抓住。
他最后捏了一下装戒指的盒子,认真地凝视着伊丽娜,“伊丽娜,我……”
伊丽娜猛地将他往后一推,下一刻,一支箭擦过他的脸颊,钉在车厢木板上,尾羽颤动不止。
“趴下,别出声。”伊丽娜抽出剑,猎豹一般翻出马车,低喝:“滚出来!”
“伊丽娜!别!”瓦西里弯腰追出去,贵族子弟从小接受训练,虽然没有伊丽娜强悍,但瓦西里仍非易与。就在他钻出马车那一瞬间,利刃穿透车厢,剑尖银光闪烁。
利剑紧随其后,瓦西里匆忙抽剑,左支右绌,直到“叮”的一声,伊丽娜挡在他面前。
他这才看清敌人:敌人一共两人,一男一女,他们穿着厚重的黑斗篷,狰狞的面具覆盖大半张脸,只露出额头和两双冰冷的眼睛。
女人向瓦西里攻来,而男人的剑则接二连三刺向伊丽娜。伊丽娜显然并非敌手,瓦西里也落于下风。数剑相交后,男人横了一眼伊丽娜,面具下传出冰冷的声音,“让开,女人,饶你不死!”
伊丽娜抿着嘴,目光冷冽,继续寻找机会。
“让开!最后一次机会,否则……”男人加快攻势,“就去深渊里后悔吧!”
就在他扑向伊丽娜的同时,伊丽娜长剑下压,突然矮身跨步,贴着锋锐的剑刃贴近男人,长剑猛地刺出,男人匆忙扭身,但仍慢了一步——长剑在他腰侧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淋漓。
“魔鬼的同党……这一次,我绝不留情。”闪着银光的剑刃陡然加快,伊丽娜惊愕的脸占据了瓦西里所有视野。
他冲了上去。
“瓦西里——!”伊丽娜的尖叫声中绝望满溢。
冰冷从胸口弥漫来开,瓦西里捂着伤口,意识逐渐模糊,他拼尽最后的力气,挤出几个词:“伊丽娜……快……跑……”
与此同时,他感到黑暗深处,有什么正在醒来。
脸上的剧痛唤醒了他,女人语气嘲弄,“看到了吗?被蒙蔽的可怜人,这个魔鬼会被圣水所伤,难道你还不明白?”
瓦西里彻底醒了。
他露出狰狞的笑容,高高飞起,吟唱出简短的词句,黑暗吞没一切,敌人惊恐的目光取悦着他,“你说让谁后悔?”
他再次抬手,指向敌人。
他们落荒而逃。
瓦西里缓缓落地,走向伊丽娜。
迎接他的是伊丽娜冰冷的目光,以及直指他的剑刃,“原来如此,魔鬼,别再跟着我。”

离线 illusion

  • Peasant
  • 帖子数: 15
  • 苹果币: 0
Re: 《黑暗之拥》
« 回帖 #3 于: 2019-06-02, 周日 11:27:51 »
四、斯特拉德•冯•扎洛维奇
一只乌鸦飞向高耸的鸦阁城堡,斯特拉德•冯•扎洛维奇端着酒杯,望着远方的迷雾啜饮,酒液猩红,红得像血,斯特拉德喜欢这种酒,吸血鬼喜欢血,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他想起了塔季杨娜。
巴若维亚只有阴天,但塔季杨娜永远是春日阳光下最美的玫瑰。
坠入魔域之前,扎洛维奇家族早已没落,但斯特拉德从不服输,他带着一点一点发展来的军队战胜蛮族,南征北战近二十年,收复家族失地,甚至占领了巴若维亚,建立起自己的城堡。那时候,塔季杨娜是他麾下最好的剑士之一。最初,他被塔季杨娜那富有英气的美貌吸引,之后是爽朗的性格,善良的本性,以及时常流露出的纯真……他情不自禁被吸引,直到再也移不开视线。然而他比塔季杨娜大上二十岁,征战生涯在他身上烙下无数伤痕,在塔季杨娜面前,他只能装作严肃,只在她看不到自己时,才将贪婪灼热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后来,塔季杨娜爱上了他的弟弟,年轻,热情,富有活力的谢尔盖,即将举行婚礼。
黑暗吞噬了斯特拉德。
婚礼变成血泊,一切万劫不复。
巴若维亚曾经春色宜人,阳光明媚,但自从塔季杨娜死去,斯特拉德就再没见过阳光。随着他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迷雾吞没了整个巴若维亚,没有春天,没有太阳,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以及……不断重复的诅咒。
绝望,沉重,无法挣脱。
乌鸦落在斯特拉德肩头,窃窃私语。突然,斯特拉德的身影僵住了,他不可置信地问,“你说什么?伊丽娜拿到了?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谁敢——”停顿片刻之后,他笑了,“我知道了,除了她还有谁,你去吧,跟着伊丽娜,保护好她——别被她发现。”
乌鸦应声飞去,鸦阁城堡一片黑暗。
斯特拉德站在城堡最顶端,久久沉默。

离线 illusion

  • Peasant
  • 帖子数: 15
  • 苹果币: 0
Re: 《黑暗之拥》
« 回帖 #4 于: 2019-06-02, 周日 11:28:03 »
五、伊丽娜
伊丽娜匆匆赶向克雷茨科,一直以来,她都能听到一个低语,有谁正在催促她前往那里。她原本打算和瓦西里一同前来,但旅途戛然而止。
克雷茨科一隅坐落着一个水池,她能感觉到,那里有谁正在呼唤,越来越急切。
她低着头,急匆匆爬上上坡,很快来到池边。水池不大,用灰白色石头砌成,岸边矗立着一座雕像,雕像无神的眼睛注视着前方。阴云密布,寒风吹皱水面,露出隐隐猩红。伊丽娜迟疑片刻,握着剑柄,继续走向水池。
“伊丽娜!”身后传来焦急的呼唤,有些熟悉,伊丽娜回头,斯特拉德站在山坡上,满脸焦灼。
“伊丽娜,别去!危险!”
伊丽娜微微摇头,“我不是让你不要跟着我?”
“我知道,可我担心你,听我说,回来,别去,别去。”
“回去吧。”伊丽娜转身,走向池水。
“伊丽娜!!伊丽娜!!”斯特拉德往前跨出一步,又后退,无形的障碍将他隔绝,无法靠近。
“伊丽娜!伊丽娜!伊丽娜——!伊——”伊丽娜将斯特拉德的呼唤抛在身后,毅然决然,她已经看清池水中的景象,听清一直以来那模糊不清的呼唤。
塔季杨娜……过来……塔季杨娜……是我……是我啊……
池水中倒映出一张面孔,金发蓝眼,年轻英俊,穿着祭司装束,和瓦西里极为相似。
她喃喃出声:“谢尔盖……”
是我,塔季杨娜,我一直在等你,来,拥抱我……拯救……我……
伊丽娜俯下身去,凝视着谢尔盖。
“回来!看看我!伊丽娜!不要拥抱他!你是我的!不要……不要……”斯特拉德绝望地贴近屏障,神圣之力灼烧着他的手掌,但他的呼唤无济于事,伊丽娜离水面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一如百余年来的一次又一次,塔季杨娜弃他而去,投向谢尔盖的怀抱。
他跪倒在地,绝望地注视着伊丽娜的背影。
突然,伊丽娜站起来,转身,走向他。
他尚未来得及欣喜,利剑就指向他的脖颈,伊丽娜审视着他,质问:“斯特拉德•冯•扎洛维奇?瓦西里?”
他只能点头。
“你爱塔季杨娜,你追求我,但你真正追求的是她。”
“是。”
“你不能容忍她嫁给谢尔盖,但据我所知,你从未向她真正表露过爱意。”
“……我知道你看了那本日记,既然已经知道,何必再问。”
“回答我。”
“是。”
“为什么?”伊丽娜的目光锐利得像刀子。
“我……”斯特拉德突然笑了,“问这么多干什么。”
“你爱她,却觉得自己又老又丑,配不上她,只敢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偷窥。”
斯特拉德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事实是否如此?”
伯爵咬牙切齿,回答:“是又怎么样?”
伊丽娜步步进逼,剑尖几乎贴上他的咽喉,“你懦弱到不敢表露真心,只好任凭嫉妒滋长,甚至不惜和黑暗交易,好得回青春,但那时候我和谢尔盖婚期已定。”
斯特拉德看着她,没有回答。
“你杀了谢尔盖,你杀了所有人,你束缚我的灵魂,让我永世不得解脱,你将所有人带进黑暗,对吗?”
许久的沉默之后,斯特拉德点了点头。
伊丽娜发出一声冷笑,“我高贵的伯爵大人,你可真是我们的好领主。”
更久的沉默,斯特拉德的眼神从灼热到黯淡,他避开伊丽娜的目光,干涩的喉咙挤出一句话,“塔季杨娜,我很后悔。”
伊丽娜看着他,冷笑摇头,“我的领主大人,您可真是令人敬仰,那么多鲜血,整个巴若维亚,最后只换来你轻飘飘一句后悔。领主大人,即使杀了你,也无法向那些死者谢罪。”
斯特拉德凝视着伊丽娜,目光灼热得几乎将她烧穿。等到伊丽娜的剑贴上他的咽喉,他低声说:“能死在你剑下,我……很开心,这里不行,需要流水。”
斯特拉德压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伊丽娜踏进山下的河流中的,冰冷的剑刺进他的胸口,他的心比剑更加冰冷。流水灼伤他的皮肤,带来久违的疼痛,他闭上双眼,等待真正的死亡。
剑停下了,紧接着,他被拖出流水,推倒在地,伊丽娜跨坐在他身上,俯身,在他耳边轻声问:“你从未让我看到那本日记,任何一个我,对吗?塔季杨娜的日记,直到它失窃。”
斯特拉德的声音几不可闻,“嗯。”
“所以你从来不知道,我从未爱过谢尔盖,我的领主大人。”斯特拉德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但嘴唇灼热异常。
伊丽娜吻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