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他们来了1  (阅读 98 次)

副标题:

离线 亞平寧

  • 版主
  • *
  • 帖子数: 21
  • 苹果币: 0
他们来了1
« 于: 2019-04-11, 周四 02:31:35 »
21:23:11 <It is Dicebot>  * 克莱切尔·洛夫克拉夫特 投掷 侦查70 : 1d100 = 91
21:24:17 <lyo> 不会很久
21:26:39 <lyo> 3+1,有一个不认识都比较好玩,所以我从别处找的
21:26:53 <风祭景光> 哦哦。。
21:28:39 <It is Dicebot>  * 伊克斯·特纳 投掷 侦查75 : 1d100 = 39
21:28:39 <It is Dicebot> 伊克斯·特纳邀请了宝石结晶狼加入群聊。
21:38:11 <It is Dicebot>  * 文森特·柯里昂 设置默认骰子为 100
21:38:13 <It is Dicebot>  * 文森特·柯里昂 投掷  : 1d100 = 79
21:39:07 <lyo> APN好快
21:39:13 <lyo> 好了
21:39:28 <lyo> 你们回过神来
21:39:28 <伊克斯·特纳> 【就我一个过了?】
21:39:54 <lyo> 都过一个困难灵感
21:40:36 <It is Dicebot>  * 文森特·柯里昂 投掷  : 1d100 = 15
21:40:49 <It is Dicebot>  * 伊克斯·特纳 投掷 智力55 : 1d100 = 26
21:40:59 <lyo> @风祭景光
21:41:05 <风祭景光> !
21:41:12 <It is Dicebot>  * 克莱切尔·洛夫克拉夫特 投掷  : 1d100 = 94
21:41:18 <伊克斯·特纳> 27是困难吗?那11是啥?
21:41:19 <风祭景光> 88888
21:41:24 <lyo> 极难
21:41:33 <伊克斯·特纳> 那我也过了
21:41:53 <风祭景光> 骰子杀我
21:42:33 <lyo> 那么文森特和伊克斯在回过神来的恍惚之间,仿佛听到了一个不可名状的低语声,那声音不停在你们耳边响起“看书...看书...”
21:43:05 <lyo> 你们注意到,你们正坐在同一张桌子前,四周全是堆满了书的书架
21:43:14 <lyo> 很快你们就意识到
21:43:27 <lyo> 你们正处于市中心的中央图书馆里
21:43:42 <文森特> “我操!耶稣他妈的基督,这是怎么回事?”
21:43:46 <文森特> “我什么时候来这里的?”
21:43:53 <文森特> 我看看周围有没有我们以外的其他人
21:43:58 <lyo> 克莱切尔的面前摊开着一本书
21:44:19 <风祭景光> 我还睡着吗
21:44:26 <伊克斯·特纳> “你们今天起床没发现吗什么不对吗?我们是昨天做了什么事儿吗?不会被什么势力盯上了吧?”着急的问着其他俩人
21:44:30 <lyo> 你们现在都在图书馆里
21:44:46 <文森特> 我觉得伊克斯说的话完全莫名其妙
21:44:54 <文森特> 我要看看周围有没有我们以外的其他人
21:44:57 <风祭景光> “……啥情况,我好困”
21:44:59 <伊克斯·特纳> “WTF???!!”
21:45:05 <lyo> 文森特看了看四周,除了你熟识的这2人外
21:45:28 <lyo> 只有远处坐着一个一身西服,压低了礼帽的男人
21:45:41 <文森特> 屋内光照情况如何?
21:46:05 <伊克斯·特纳> “老子头一次遇上这么邪乎的事儿!你俩是不是昨天背着我干了什么!”拍着桌子咆哮
21:46:11 <风祭景光> 我也抬起头看看周围,看到了那个人
21:46:21 <lyo> 很正常,就是白天的光照,阳光透过图书馆的窗户洒进来,室内干净而明亮
21:46:29 <风祭景光> “话说那个老哥是什么情况……”
21:46:33 <文森特> 我检查一下我的随身物品是否在身边
21:47:00 <风祭景光> 我打了个呵欠,看看面前摊开的书,我看到了什么内容?
21:47:07 <lyo> 文森特摸了摸自己身上所有的口袋,万幸的是你的东西似乎没有少,但是...
21:47:13 <文森特> 但是?
21:47:15 <lyo> 多了一些你没印象的东西
21:47:20 <文森特> 我看看是什么
21:47:25 <伊克斯·特纳> “什么老哥!你俩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我早起收到个花瓶,是不是你俩偷的?”生气的撸着头发
21:48:01 <文森特> “你是不是有病?我和你一样对眼下的情况一如所知,你要是再瞎嚷嚷以后就别他妈从老子这里拿酒了”
21:48:06 <文森特> 我没好气地对伊克斯说
21:48:29 <lyo> 你发现自己大衣口袋里面多了张纸条,上面有康诺尔家地址富人区3街12号,另外还有一把你没见过的钥匙
21:48:32 <文森特> “比起无端指责别人,先管好你自己的屁眼吧!——看看这个,你身上有没有突然多出这个?”
21:48:42 <风祭景光> “啊?哦”我继续看看眼前的书
21:48:45 <文森特> 我把纸条和钥匙摊开,展示出来
21:48:57 <风祭景光> 顺便摸摸口袋
21:49:01 <伊克斯·特纳> 我也摸摸自己身上的口袋
21:49:04 <lyo> 你翻了一下,发现书是法语写的,你他娘的根本看不懂
21:49:18 <lyo> 但是,封面的字你还是认得的
21:50:00 <伊克斯·特纳> “我早起,桌子上有个花瓶,这绝对不是我买的东西。我穿上了件衣服,然后就到这儿了。”
21:50:01 <lyo> 封面上用多种语言写着《尸食教典仪》几个字,当然包括了你看得懂的英文
21:50:22 <lyo> 法语并不是你十分熟悉的语言,你只能从插画和字尾词缀等方式大概猜测里面写了很多让你惶恐的事情。
21:50:35 <文森特> 我能想起我是怎么来到这儿的吗?
21:50:56 <风祭景光> “谁懂法语啊,算了,这也不是什么正经书吧”我拿起书晃晃,顺手折了个书角
21:50:56 <lyo> 你完全没有印象,你睡的贼香
21:51:11 <风祭景光> 我口袋里有东西吗
21:51:13 <伊克斯·特纳> 【好像是之前侦查过了的信息】
21:51:36 <lyo> 克莱切尔检查了一下自己,也发现了同样的字条
21:51:42 <伊克斯·特纳> 我身上有什么其他东西吗?我的酒还在吗?
21:51:51 <lyo> 伊克斯的口袋里也有同样的东西
21:51:57 <文森特> 这堆书都是同样的书名吗?
21:52:07 <lyo> 你早上起来有酒吗,没有就没在
21:52:24 <伊克斯·特纳> 酒在我套上的大衣的口袋里。
21:52:37 <伊克斯·特纳> 【不在身上的话,那我武器岂不是不在了】
21:52:43 <lyo> 你们面前的是一本书,周围还有很多书架,你大致看了一下,发现你们此刻身处中央图书馆人迹罕至的神秘学区域
21:52:55 <lyo> 一股腐朽的味道让你打了个喷嚏,那些厚重的、陈旧的皮质书籍胡乱的摆放在一起,上面落了厚厚的一层灰。
21:53:02 <文森特> “妈的,这可真是邪乎……”
21:53:05 <风祭景光> “……怪事,”我站起来凑近那个礼帽男仔细观察他
21:53:09 <文森特> “那边有个人,我先过去问问看”
21:53:14 <伊克斯·特纳> “撞鬼了~”
21:53:17 <文森特> 我也走向那个礼帽男
21:53:21 <lyo> 正当你们这样想的时候
21:53:26 <lyo> 他似乎注意到了你们的行动
21:53:27 <伊克斯·特纳> 我拿着字条看看字条写了什么,顺带研究一下钥匙
21:53:31 <lyo> 主动站起身来
21:53:43 <lyo> 字条就是哪个地址,钥匙只有文森特有
21:53:49 <lyo> 其他人都是纸条
21:54:09 <文森特> 我能跟他对话了吗?
21:54:25 <lyo> 你们的目光投向这个礼帽男子
21:54:54 <伊克斯·特纳> 【总是想喊一句格老子的】
21:54:55 <lyo> 发现这是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拄着一根拐杖,右脸有着严重的烧伤痕迹
21:55:02 <lyo> 可以投一个侦查
21:55:08 <It is Dicebot>  * 克莱切尔·洛夫克拉夫特 投掷 侦查70 : 1d100 = 40
21:55:10 <It is Dicebot>  * 伊克斯·特纳 投掷 侦查75 : 1d100 = 31
21:55:16 <It is Dicebot>  * 文森特·柯里昂 投掷 侦查66 : 1d100 = 16
21:55:41 <lyo> 你们注意到,他拄着拐杖是因为他的右腿已经截肢,右手也失去了2根手指
21:56:09 <风祭景光> “喂,是你吧我们带这里来的吗?能解释下不”
21:56:24 <lyo> 他走向你们,压了压帽檐,从喉咙里传出低沉沙哑的声音:“你们,被他们盯上了”
21:56:32 <文森特> “他们?”
21:56:40 <文森特> “介意详细说说么?”
21:56:49 <文森特> 我邀请他过来坐下
21:57:02 <伊克斯·特纳> 往克莱切尔前面站站,保护他那脆弱的小身板儿
21:57:06 <lyo> 他看了你一眼,点了点头
21:57:21 <风祭景光> “?”
21:57:21 <lyo> 在你面前拉开一张椅子弯腰坐了下来
21:57:27 <文森特> 我跟他在我们原本的桌子这边坐了下来
21:57:38 <文森特> 我拉出一张椅子,和他面对面坐着
21:57:47 <伊克斯·特纳> 我站在他们旁边,时刻盯着这个男人
21:58:10 <伊克斯·特纳> 【你体质只有40啊】
21:58:19 <伊克斯·特纳> 【力量只有45】
21:58:46 <lyo> “唔...你的这个问题,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或者是它们?抑或是祂们?哦不,我不知道,我只能说,他们无处不在,他们无法被阻挡,他们只会毁了你那平淡而幸福的生活。”
21:59:10 <风祭景光> “……你就说怎么办吧”
21:59:14 <文森特> “说实话,平淡确实平淡,幸福倒也实在是谈不上。”
21:59:18 <文森特> 我向他摊了摊手
21:59:23 <lyo> “他们丝毫不珍惜你们这脆弱的肉体,他们是一种能够接管你身体的怪物...”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21:59:38 <文森特> 从怀里掏出一个装了私醸酒的水壶递给他
21:59:39 <风祭景光> “……”
21:59:44 <伊克斯·特纳> “都说了点儿啥!”
22:00:00 <伊克斯·特纳> 一脸迷茫的看着他俩,然后问“你俩听懂没?”
22:00:03 <文森特> “听起来有点恐怖啊。不介意的话,能跟我详细讲讲你所知道的吗?”
22:00:18 <文森特> 我向他抛去带有男性魅力的微笑
22:00:20 <文森特> 我要魅惑他
22:00:22 <风祭景光> 我对大呼小叫的人翻了个白眼
22:00:29 <lyo> 他接过水壶,喝了一口,随即眯了眯眼睛,似乎是对里面的东西感到满意
22:00:39 <风祭景光> 我觉得他好吵
22:00:43 <伊克斯·特纳> 【不能因为我长得丑就白眼我】
22:00:49 <文森特> “绝对的上等货。这个年月……可不好搞。”
22:00:59 <文森特> 我向他露出了我洁白闪光的牙齿
22:01:16 <lyo> 你投一个困难魅惑
22:01:34 <It is Dicebot>  * 文森特·柯里昂 投掷 困难魅惑40 : 1d100 = 50
22:01:44 <文森特> 我的嘴抽筋了。
22:01:49 <文森特> 看起来有点面目扭曲。
22:01:54 <文森特> 我赶紧揉揉。
22:02:05 <风祭景光> 我对这人行为习以为常
22:02:14 <风祭景光> “你还没有我老婆笑的好看”
22:02:32 <文森特> 我对洛夫克拉夫特翻了个白眼,继续回到和老人的对话上
22:02:46 <文森特> “不幸的先生,您这累累伤痕……也是他们造成的吗?”
22:02:51 <lyo> 很显然,他对你这莫名的行为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不过似乎也没什么反感
22:02:59 <lyo> 人家才40多,不是老人
22:03:07 <文森特> 不要在意细节
22:03:50 <lyo> 听到你的问题
22:04:03 <lyo> 你注意到他拄着拐杖的手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22:04:14 <lyo> 很快,这种颤抖就传遍了他的全身
22:04:22 <文森特> 我赶紧安抚他
22:04:39 <文森特> 试图看看这种颤抖是出于恐惧还是某种无法抑制的生理性的抽搐
22:04:42 <风祭景光> “别害怕,他不是有意的,平时他笑的挺好看”
22:04:56 <风祭景光> “今天没打扮丑了点”
22:05:35 <伊克斯·特纳> “不会吓出个好歹来吧?”依旧站在桌子旁边盯着他,害怕他突然袭击
22:06:02 <lyo> “是的..对..你说的没错...我付出了一条腿和一只手的代价,总算摆脱了他们...但我只是还是幸运的”
22:06:05 <lyo> 至少
22:06:43 <伊克斯·特纳> “幸运?什么意思?其他人因此送命了吗?”吃惊的问着
22:06:46 <lyo> “但我的妻子...”
22:07:05 <文森特> “她怎么了?”
22:07:10 <文森特> 急切地问到
22:07:24 <风祭景光> “嘎吱嘎吱”发出怪声
22:07:38 <lyo> “在他们的愚蠢操纵下,被地狱之火烧毁殆尽,他们发疯似的追逐着服可怕的画卷,最终摧毁了我的一生!!”
22:07:51 <伊克斯·特纳> “喔喔喔!你们别靠太近”
22:07:57 <lyo>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
22:07:59 <风祭景光> “哦,真可怜”我同情地看着他
22:08:07 <文森特> 我感觉他说的话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
22:08:16 <文森特> “同样的命运也会降临到我们身上么?”
22:08:26 <文森特> 小声问他
22:08:43 <lyo> “还好,他们不喜欢残破的肢体,我大概不会再被找上了,但你们...不知道你们这种普通人,会不会有扯坏自己身体的勇气...”
22:08:59 <风祭景光> “不会吧,那也太可怕了”我也同样小声说
22:09:13 <伊克斯·特纳> “fuuuuuuuck!我就觉得今早奇怪。”
22:09:18 <风祭景光> “截肢挺疼的哦哦……”
22:09:22 <lyo> “阿卡迪尔疗养院的丽莎小姐,也是个摆脱了噩梦的人,你们如果有时间可以去请教他一下,不过,呵呵,她只是从一个噩梦走向了另一个噩梦
22:09:22 <lyo> 而已…”
22:09:47 <文森特> 我记下了他说的话,但没有多问
22:09:54 <风祭景光> “哦”
22:10:01 <lyo> “谁知道呢..跟他扯上关系的人...”
22:10:09 <lyo> 他们
22:10:46 <文森特> “……他们到底是怎样的存在?某种催眠手法?还是某个绑架团伙?或者……是某些超出我们理解的东西?”
22:10:51 <文森特> 我压低声音问他
22:11:35 <伊克斯·特纳> “应该超出理解的东西了,大概像是被控制了一样,早起我就这么被控制着过来的。”低声咒骂
22:11:40 <lyo> “谁知道呢...如果能够弄清他们是什么,也行就有对抗的手段吧,但是谁能说清呢?没有人..不..没有人知道”
22:11:50 <lyo> 也许
22:11:56 <风祭景光> “结果你也什么都不知道嘛,那我们为啥会来到这里”
22:12:18 <文森特> “对啊……你有看到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我口袋里的东西又是谁放进来的?”
22:12:18 <文森特> 风祭景光修改群聊的主题为"祂们来了"。
22:12:21 <伊克斯·特纳> 我咨询他一下知不知道我今早看到的那个花瓶是什么意思
22:12:22 <文森特> 指了指桌上的钥匙
22:16:29 <lyo> “不知道,我只是照惯例来检查一下我那块该死的石头,我来的时候你们已经在这里了...我发现你们的情况有些异常,才远远观望了一阵,结果果然如我所料,你们是被他们盯上的新一批的牺牲者”
22:16:46 <风祭景光> “什么石头”
22:16:55 <伊克斯·特纳> “什么石头??!”
22:17:01 <lyo> “至于你们那些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东西,大概是他们的手笔吧..”
22:17:35 <伊克斯·特纳> “该死!”
22:18:11 <lyo> 听你们问起石头,他的脸上显露出痛苦的表情,似乎不是很想回忆似的。良久之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雪茄试图点上
22:18:28 <文森特> 赶紧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烟
22:18:28 <文森特> 22:18:33
22:18:28 <文森特> lyo撤回了一条消息
22:18:45 <文森特> “愿闻其详,先生。”
22:18:51 <lyo> 橘黄色的火焰跳动着将他的面容在这个图书馆阴暗角落里映照的有些恐怖。他大吸了一口烟草随后重重的咳嗽起
22:18:51 <lyo> 来,能听出来那是喉咙受过什么伤才会留下的后遗症。
22:19:01 <lyo> 他掏出手帕抿一下嘴巴后,声音有些颤抖,不知是烟雾的刺激还是别的什么,他的眼里布满了血丝
22:19:39 <lyo> “那是一块石头,一块可怕的,燃烧着地狱之火的石头,当我清醒的时候,整个屋子都在燃烧,祂们搞砸了一切,烧死了我的玛丽,然后跑了!!!永远的跑了!!!那是无法被水扑灭的大火,来自块石头,我不敢回忆石头冒出的幻想,现在这恐怖的东西被我保存在图书馆非对外开放的储物间里。”
22:20:36 <文森特> “这么可怕的玩意儿……听起来我可得离这东西远一点儿。”
22:20:49 <文森特> “您经历了这么恐怖的事,为什么不寻求当局的帮助?”
22:20:56 <文森特> 话音未落就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22:21:07 <文森特> “……也是,毕竟他们连一个小小的黑手党都搞不定。”
22:21:35 <文森特> “关于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先生,虽然这么说很不礼貌……”
22:21:36 <lyo> 他张了张嘴,但是没有说什么,眼神中满是无奈
22:21:36 <文森特> 我说
22:21:51 <文森特> “但是您作为经历过的人……能给我一些建议吗?”
22:22:03 <风祭景光> “……好麻烦哦”我琢磨着我快到死线的稿子,一阵头疼,不过考虑到这个可以当做题材写进科幻小说里,于是继续听下去
22:22:05 <文森特> “除了疗养院以外”
22:22:58 <lyo> 他低头想了想
22:23:19 <lyo> “你们既然已经被他们找上,那么这一切不会就这么结束的”
22:24:20 <lyo> “记住,你们能够支配的时间可不多,吃饭、睡觉、图书馆。珍惜好这短暂的自由,也许你下一次睁开眼睛,对面就已经是你朋友的尸体了,呵呵呵呵…你们在图书馆差不多有4小时的活动时间,我劝你最好在时间快结束的时候,老老实实的回到这本儿破书之前,他们如果发现了蚂蚁还有自主意识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22:24:55 <文森特> 被他煞有介事的说辞吓得不轻
22:25:28 <风祭景光> “唔喔……听起来真可怕”
22:25:35 <伊克斯·特纳> “切”
22:25:40 <文森特> “……您说的东西太玄乎了,我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如果,假如你说的是真的……”
22:25:42 <文森特> 我思考了一下
22:26:03 <文森特> “我建议您还是不要冒被‘他们’发现的风险再来这里的好。”
22:26:16 <文森特> “您那块石头,我可以帮您照看。”
22:28:09 <lyo> 他咳嗽了两声,沉默了一会儿“你说的对,我确实不想再跟他们扯上他妈的半点儿关系了。那棘手的石头,你若是愿意帮忙照看,那再好也不过。不过要当心,那可是非常危险的东西”
22:28:28 <文森特> “想必如此……”
22:28:40 <文森特> 我虔诚地点点头,等着他的行动
22:29:33 <lyo> 他朝着图书馆的一个角落方向走去,走出几步后,回头又看了看你们,似乎在示意你们跟上
22:29:42 <文森特> 我赶紧跟上
22:29:58 <风祭景光> 我赶紧跟上
22:30:16 <伊克斯·特纳> 我留在这里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钥匙打开的东西
22:31:07 <lyo> 克莱切尔和文森特赶紧快步跟了上去,中年人看了看留在原地的伊克斯,不过终究没有说什么
22:31:24 <lyo> 伊克斯有什么想做的吗
22:32:04 <伊克斯·特纳> 看一下图书馆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去刚才中年人坐过的地方坐一下
22:32:42 <lyo> 你环视了一下图书馆,不由得感叹
22:32:49 <lyo> 不愧是图书馆,书真他妈的多
22:33:05 <风祭景光> 哈哈哈啊
22:33:23 <lyo> 你在他刚才坐过的位置坐下,感觉到椅子还残留一点体温,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
22:33:37 <伊克斯·特纳> 那我去他们进去的地方等他们出来
22:34:28 <伊克斯·特纳> 【什么鬼,聊这么久还有体温】
22:34:42 <lyo> 一直坐着跟你们聊啊
22:34:51 <伊克斯·特纳> 不是
22:34:57 <伊克斯·特纳> 是之前他自己坐过的地方
22:35:01 <伊克斯·特纳> 不过没差了,肯定都没信息
22:35:36 <lyo> 那你还坐!
22:35:53 <伊克斯·特纳> 【我以为会有嘛!!!!】
22:36:10 <lyo> 克莱切尔和文森特跟着中年人,来到了图书馆内部一个比较隐蔽的贮藏室里
22:36:24 <风祭景光> “还有这么隐秘的地方噢。。。”
22:36:33 <lyo> 这是一个非常狭小的屋子,中年人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打开了这间沉重的大门
22:36:40 <lyo> 门被打开的一瞬间
22:36:52 <lyo> 你们感受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22:37:04 <lyo> 现在本该是寒冬
22:37:07 <风祭景光> “哇噢。。。。。。。”
22:37:13 <文森特> “天啊……这是什么巫术!”
22:37:15 <lyo> 但就在此刻,图书馆的温度骤然升高
22:37:40 <风祭景光> “好热……”
22:38:27 <lyo> 房间里堆放着一些图书馆的旧书架和箱子,都落满了灰尘,看起来很久没人用过了。但是吸引了你们视线的
22:38:28 <文森特> 看看这石头到底是什么样子
22:38:45 <lyo> 是一台在这房间里显得有些突兀的小型冰箱
22:39:13 <风祭景光> “嗯??冰箱”
22:39:16 <lyo> 中年人在你们面前打开了冰箱,一块燃烧的石头出现在了你们面前
22:39:29 <lyo> 石头下面冻了一排整整齐齐的冰块
22:39:29 <文森特> 这冰箱够耐操的
22:40:03 <风祭景光> “……总觉得这个可以成为永动机”看着石头沉思
22:40:03 <文森特> “这就是热源吗!”
22:40:13 <lyo> “就是这个了,该死的石头...”他指了指盒子里的东西
22:40:17 <文森特> “天啊,世间竟真有如此超自然之物!”
22:40:31 <文森特> 我对此人说的话又多了几分相信
22:40:44 <风祭景光> “这玩意好像只能放在这里吧……你要拿回去?”
22:41:19 <文森特> “我会每天前来此地,确保他还在这儿……直到‘异常’的事件解决为止。”
22:41:22 <文森特> 我对这人说
22:42:12 <lyo> “你们如果要拿走的话...最好确保这玩意一直放在有冰块的盒子里,否则...”他推了推帽檐,指了指自己烧伤的半边脸
22:42:24 <风祭景光> 暗自翻了个白眼,觉得他真多事
22:42:42 <lyo> “当然,你们若是不愿,那么一直保存在这里也未尝不可”
22:42:59 <风祭景光> “我觉得这东西还挺危险的,看你这个样子,我也不好过于轻视”
22:42:59 <lyo> “不过切记一定要看好它,我可不想当年的事情再次重演”
22:43:32 <文森特> “……我会尽我所能,但面对这些超自然的神秘事物,我可不敢对您做任何保证。”
22:45:04 <lyo> “。。。”“如果你们觉得为难的话,也不用勉强,本来照看这恶魔的石头也是我的职责”
22:45:07 <文森特> 从刚才开始到现在过了多久?
22:45:37 <lyo> 从你们醒来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
22:46:10 <文森特> “按您的说法,我们还有三个半小时……我想用这些时间去看看那个纸条上写的地方到底有什么玄机”
22:46:23 <伊克斯·特纳> “嘿!你们还活着吗?”他们进去很久不出来有点担心的往里面喊了一声
22:46:36 <lyo> 他点了点头,随后说了一些万事小心之类的
22:46:43 <风祭景光> “活着呢,不用担心”我喊了一句
22:47:05 <文森特> “多谢您了,您也保重。”
22:47:12 <文森特> 我告别了他,召集了另外两个同伴
22:47:33 <文森特> 告诉了他们刚才的情况,然后询问他们要不要去纸条上写的地方看看
22:47:55 <伊克斯·特纳> 他们俩的家距离图书馆远吗??
22:47:57 <风祭景光> “现在就去吗,我是没什么意见”
22:48:13 <风祭景光> 我把那本书揣怀里
22:48:24 <文森特> 我准备离开图书馆
22:48:34 <伊克斯·特纳> 不远的话,你们要不要回家看看家里有没有多什么东西?
22:48:54 <文森特> 发现多了又能怎么样?
22:49:01 <文森特> 连你这个花瓶能干嘛都还不知道
22:49:03 <伊克斯·特纳> 带着一起去那个别墅啊
22:49:14 <文森特> 有你带个花瓶我觉得够了
22:49:24 <伊克斯·特纳> 我没带着花瓶啊
22:49:24 <lyo> 文森特住在商业区的酒吧阁楼里,剩下2个人都在普通住宅区
22:49:30 <lyo> 你们那个地址是富人区的
22:50:01 <文森特> 如果按伊克斯说的折腾一通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22:50:01 <伊克斯·特纳> 我是穿上衣服突然被迫开了个疾风就过来了。花瓶还在家里呢
22:50:04 <风祭景光> “唔噢,是那孩子……我老婆所在的区域”
22:50:59 <lyo> 这个城市并不算大
22:51:21 <lyo> 你们只是从图书馆过去富人区的话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到,如果先回家再去的话大概要1个小时
22:51:23 <伊克斯·特纳> 那我们研究一下,要回去拿东西吗?
22:51:26 <伊克斯·特纳> 我们只有四个小时啊
22:51:46 <文森特> 虽然我觉得没什么意义,但额外的信息总是好的
22:52:16 <文森特> 我觉得可以先回家,然后约定时间在商业区酒吧碰头,然后一起去富人区目的地
22:52:23 <文森特> 这样一圈走下来路程最近
22:52:37 <伊克斯·特纳> 那各自回家拿东西然后再富人区门口集合吧?
22:52:49 <文森特> 目标房子门口集合吧
22:52:53 <风祭景光> Ok
22:52:53 <文森特> 就这么行动?
22:52:55 <文森特> 触发
22:52:56 <伊克斯·特纳> 可以
22:52:56 <文森特> 出发
22:53:02 <文森特> 我回家找找有没有多出什么东西
22:53:05 <风祭景光> Go
22:53:28 <lyo> 你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22:53:48 <lyo> 折腾了一通后,发现除了口袋里的那些东西,其他跟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
22:54:04 <伊克斯·特纳> ??????????
22:54:10 <文森特> 那我们在目标房子门前集合了
22:54:27 <文森特> 吗?
22:54:32 <lyo> 1小时后,你们在纸条上的地址前集合了
22:54:41 <风祭景光> “白跑一趟”
22:54:42 <文森特> “该死的,什么也没有1”
22:54:52 <风祭景光> 我气喘吁吁说
22:54:55 <伊克斯·特纳> “早起是幻觉吗?”
22:55:06 <lyo> 克莱切尔过个灵感
22:55:15 <文森特> “难道这老家伙真的只是个神经兮兮的精神病?看他那样,还有那真真的石头,也不像啊!”
22:55:29 <文森特> 我一边说着一边疑惑地尝试把钥匙插入门锁
22:56:17 <It is Dicebot>  * 克莱切尔·洛夫克拉夫特 投掷  : 1d100 = 25
22:56:23 <lyo> 你发现钥匙根本插不进去
22:56:25 <风祭景光> Yeah
22:56:38 <lyo> 你先别急
22:56:38 <文森特> “这他妈的——”
22:56:48 <风祭景光> “你先别急”
22:56:51 <文森特> 我现在开始觉得这一切难道只是某种拙劣的恶作剧?
22:57:08 <文森特> 我停下手上的活儿,等着克莱切尔的高论
22:57:54 <lyo> 你们现在在富人区的一处良好地段,眼前是一个带大片院子的别墅,一扇铁门阻挡了你们,但你们还是可以看到,里面是一栋2层的欧式别墅,门口还有一个游泳池,很显然,住在这里的人很是有点钱
22:58:14 <lyo> 你突然想起,眼前的建筑你有印象
22:58:26 <风祭景光> “嗯?”
22:58:28 <lyo> 随后一个人影在你的脑海里浮现出来
22:58:37 <风祭景光> “我似乎想起了什么,该死”
22:58:43 <lyo> 你想起这里的主人
22:58:46 <伊克斯·特纳> “啥?”
22:58:56 <文森特> 我紧张着盯着洛夫克拉夫特
22:59:03 <lyo> 名字叫康诺尔·洛夫克拉夫特,是你的一个远方亲戚
22:59:18 <lyo> 但是你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了
22:59:35 <伊克斯·特纳> “你想起了什么?”
22:59:36 <风祭景光> “这好像是我亲戚的家”
22:59:39 <lyo> 最多只有在圣诞节的时候群发一下贺卡,至于对方看没看,你可就心里没底了
22:59:49 <伊克斯·特纳> “卧槽你亲戚这么有钱?”
22:59:58 <风祭景光> “……鬼知道,我们很久没联系了”
22:59:58 <文森特> “……你亲戚是个富豪?”
23:00:14 <风祭景光> “要是我这么有钱,我早就讨老婆了”
23:00:18 <伊克斯·特纳> “那敲门看看?”
23:00:21 <文森特> “有道理。那你尝试叫门看看?”
23:00:29 <风祭景光> “希望他别冷脸对我”
23:00:33 <风祭景光> 我上前叫门
23:00:37 <文森特> “这该死的钥匙他妈的打不开,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23:00:53 <风祭景光> “你也别瞎开”
23:01:07 <文森特> 耸了耸肩
23:01:19 <文森特> 把钥匙揣回兜里
23:01:49 <lyo> 你摁下了门口的门铃
23:02:28 <lyo> 没过多久,一个面貌身材姣好,一副女仆打扮的女性为你们打开了大门
23:02:54 <风祭景光> “你好……呃,康诺尔先生在家吗”
23:03:02 <lyo> 看到你们,她似乎没有很意外,但还是眼神疑惑的看了看你们
23:03:11 <伊克斯·特纳> “哦!你居然还能想起来名字真的太棒了”
23:03:16 <lyo> “在,几位今天又有事?”
23:03:25 <文森特> “又?”
23:03:35 <伊克斯·特纳> “我们以前来过?”
23:03:52 <lyo> “老爷心情似乎不是很好,不过你们想见他的话,我还是可以代为通报的”
23:04:15 <lyo> 她疑惑的看着你们,对你们的反应感到有些不解
23:04:32 <风祭景光>  “那麻烦你代为通传,就说是克莱切尔拜访”
23:04:46 <lyo> “几位昨天晚上不是一起来过吗?只隔了一天,我应该不至于认错人”
23:05:09 <风祭景光> “……嗯?抱歉,昨晚我们也来过吗”
23:05:11 <lyo> 她点了点头,返身朝宅子走去
23:05:23 <文森特> “……谢特。”
23:05:26 <文森特> 我骂了句
23:05:31 <文森特> “这下事情大条了。”
23:05:44 <文森特> 我看了看我的两个同伴
23:05:45 <伊克斯·特纳> “你俩昨晚来的?我怎么不记得我来过”悄悄问他俩
23:05:46 <风祭景光> “……感觉我的身体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做了什么事”
23:05:52 <文森特> “梦游症?催眠术?”
23:06:01 <文森特> “还是……真的像那个可怜的家伙说的一样……”
23:06:04 <风祭景光> 我回忆一下昨晚我干了什么
23:06:07 <文森特> 我觉得自己开始冒冷汗了
23:06:13 <伊克斯·特纳> “他会不会是魔法师?能操纵人的那种?”
23:06:33 <文森特> “我可不相信什么魔法,不过看过了那该死的石头,也许真有这种可能也说不定……”
23:07:15 <lyo> 克莱切尔努力在脑海中搜寻昨天晚上的记忆,但始终像是隔了一层迷雾,一片混沌,你什么也想不起来
23:08:12 <风祭景光> “算了,等会问问他”
23:08:17 <lyo> 没过多久,女仆回来了,说是康诺尔答应接见你们,带着你们走向宅子
23:08:18 <文森特> “等着吧。”
23:08:23 <文森特> 赶紧进去
23:08:32 <风祭景光> 进去
23:10:14 <lyo> 你们跟着女仆走进了宅子。进屋之后,发现果然他妈的豪华,奢华的地毯,最新潮的电灯,昂贵的家具,无比彰显着主人土豪的身份
23:10:57 <文森特> 赞叹不已,仿佛身处巴勒莫的祖产大宅
23:11:02 <风祭景光> “百闻不如一见,康诺尔还真富”
23:11:05 <lyo> 带你们进屋后,女仆示意你们在壁炉旁的沙发上坐下,并熟练的为你们煮了一壶来自神秘东方的红茶
23:11:16 <文森特> “只有红茶吗?”
23:11:20 <文森特> 我问女仆
23:11:33 <文森特> “像我这样的绅士……单单是红茶,可配不上我哦……”
23:11:36 <lyo> “各位请稍等,老爷等下就来见各位”
23:11:36 <文森特> 我要魅惑女仆。
23:11:44 <风祭景光> 我收起粗俗的模样,用标准的礼节向女仆道谢
23:11:50 <lyo> 你投,困难难度
23:12:03 <It is Dicebot>  * 文森特·柯里昂 投掷 困难魅惑40 : 1d100 = 59
23:12:16 <文森特> “……只有红茶也行吧!哈哈!”
23:12:20 <文森特> 我擦了擦汗
23:12:40 <lyo> 女仆觉得你举止粗鄙,但良好的教养让她没有在脸上表露出来,只是微微对你们笑了笑,就退了下去
23:13:15 <文森特> 我:双击查看原图
23:14:07 <lyo> 你们坐在沙发上吹比,发现这房间里除了这些昂贵的东西外,还四处挂着一些画作,像是在彰显什么似的,每一张都摆在了很显眼的位置
23:14:08 <风祭景光> 我装作没看到他这副模样
23:14:19 <文森特> 我看看画的都是些什么
23:14:21 <风祭景光> 观察那些画作
23:14:26 <lyo> 但是那内容却是很抽象,完全看不懂想表达什么
23:14:36 <文森特> 我能灵感吗
23:14:45 <lyo> 你们可以过一个艺术或者侦查
23:14:45 <文森特> 我是一个善于联想的人呢
23:14:51 <文森特> 多打一个呢字
23:14:53 <lyo> 灵感也行吧
23:15:00 <It is Dicebot>  * 文森特·柯里昂 投掷 灵感80 : 1d100 = 14
23:15:22 <文森特> 极 难 成 功
23:15:36 <It is Dicebot>  * 克莱切尔·洛夫克拉夫特 投掷 侦查70 : 1d100 = 99
23:15:40 <伊克斯·特纳> “这红茶一定很贵,我多喝两口”端起红茶吨吨吨
23:15:41 <风祭景光> 好吧
23:16:01 <lyo> 虽然你并不这么懂艺术,但你还是看得出,这些技法粗糙的画作明显是出于外行之手
23:17:16 <lyo> 克莱切尔边喝红茶边盯着画看,竟然感觉有些困倦,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哈欠,你今天内侦查检定-5
23:17:42 <文森特> 我确认女仆不在房间内,然后对两个伙伴说
23:17:58 <文森特> “这些画,明显就是些乱七八糟的涂鸦而已,连我这个外行都看得出来……”
23:18:14 <伊克斯·特纳> “也许是他女儿画的”
23:18:16 <文森特> “这个有钱的大老爷收集这些毫无价值的垃圾到底是为什么?我看这里面必有蹊跷。”
23:18:28 <文森特> “也许吧,你觉得我们应该问问他么?”
23:18:34 <风祭景光> “也许洗钱呢”
23:19:02 <文森特> “什么是洗钱?把钞票放水里?”
23:19:03 <伊克斯·特纳> “别问了吧,先问重要的事情,万一激怒了他赶我们出去,就可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可不想烧毁半张脸”
23:19:12 <文森特> 我疑惑地看着洛夫克拉夫特
23:19:28 <风祭景光> “是的,文森特先生回家可以试试
23:19:39 <风祭景光> “黑钱能洗成白的”
23:19:43 <文森特> “好吧,那就伺机而动吧,不过如果真的打起来,我倒也不怕那些外行。”
23:19:50 <文森特> 似懂非懂地对洛夫克拉夫特点了点头
23:20:16 <伊克斯·特纳> 【你一个,地下卖酒的问人家啥是洗钱?】
23:21:21 <伊克斯·特纳> 【早就有了】
23:21:55 <伊克斯·特纳> 【好吧不重要,反正我们几个穷鬼都用不上】
23:22:29 <伊克斯·特纳> 【是个天才,无奈没钱上学233】
23:22:45 <风祭景光> 两哥忙于吐槽
23:23:10 <伊克斯·特纳> 【我一直觉得两哥的名字好像干你娘】
23:23:18 <风祭景光> 哈哈哈哈哈哈哈
23:23:19 <lyo> 我等你们聊完啊
23:23:28 <文森特> 早聊完了!
23:23:31 <lyo> 那么就在你们谈笑风生的时候,你们听到2楼楼梯处传来了蹬蹬的脚步声。
23:23:41 <lyo> 你们抬头一看
23:24:37 <lyo> 一个大约30来岁,穿着一身浮夸礼服的男子,正一脸高傲的表情缓缓走了下来
23:24:55 <文森特> “你这亲戚比我想象的年轻多了。”
23:25:01 <风祭景光> “许久不见,康诺尔先生,别来无恙?”我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
23:25:01 <文森特> 我小声对作家说
23:25:05 <伊克斯·特纳> “你这亲戚比我想象的年轻多了。”
23:25:24 <文森特> 那么我也站起来
23:25:59 <lyo> “嗯。”他扬着下巴,对你们轻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23:26:02 <伊克斯·特纳> 站起来,在裤子上搓搓手,想要和康诺尔先生握个手
23:26:29 <lyo> 他完全无视了你伸出的手,来到你们的沙发对面坐了下来
23:26:45 <文森特> “挺嚣张啊,有钱人都这样?”
23:26:48 <lyo> 双手十指交叉,摆出一个很装逼的姿势
23:26:52 <文森特> 我小声对伊克斯说
23:27:00 <lyo> “今天又有什么事?”
23:27:17 <文森特> “我想知道我们昨天晚上来找您是为了什么?”
23:27:21 <文森特> 我对他说
23:27:27 <文森特> “我想我们可能遇上了一些……麻烦。”
23:27:37 <风祭景光> 我点点头
23:28:51 <lyo> “见鬼。你们问我你们找我为了什么?我可不知道你们是这么健忘的人”
23:29:12 <文森特> “这不是健忘的问题,先生,问题是……”
23:29:13 <文森特> 我顿了顿
23:29:21 <文森特> “昨天来找您的,可能并不是我们本人。”
23:29:34 <lyo> “怎么,难道300美金还不够?少给我耍花样,告诉你们,这件事我不会出更多的钱了”
23:29:46 <风祭景光> “非常遗憾,不过希望您能给予我们帮助。如果昨日的我们有失礼的行为,我先为之道歉”
23:29:55 <文森特> “您放心,我们一分钱也不会找您要。”
23:30:24 <风祭景光> “难道昨天的我们替您答应了什么吗”
23:30:45 <伊克斯·特纳> “把石头拿给他看看”我小声对文森特说
23:31:02 <文森特> “我只想知道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可能被卷入了某种……催眠或者幻术,或者心理暗示什么的,总之,我们对昨天的事情没有任何记忆了。您如果能告诉我们更多细节,也许就能帮助我们解决掉这个催眠问题,也能帮您追回您的钱款。”
23:31:09 <文森特> “我没带!谁敢带那玩意儿!”
23:31:12 <文森特> 我小声对伊克斯说
23:31:46 <风祭景光> “我只想知道昨天的事,如果真是我们答应了什么,我们也会信守承诺”
23:31:59 <lyo> “不要钱?”他扬了扬眉毛,显得有些意外。“这么说,你们肯免费帮我处理那事?”随后似乎对你的话感到有些混乱:“你们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23:32:19 <风祭景光> “总之,我们从头开始讲吧”
23:32:25 <伊克斯·特纳> “别啊!三百美金啊!!你疯啦?!”企图拉住文森特
23:32:26 <风祭景光> “昨天发生了什么事”
23:33:19 <文森特> “您听说过“possession”吗,如果您读过圣经的话……”
23:33:27 <文森特> “我想,我们正在经历类似的东西。”
23:33:34 <文森特> 我对这个富豪说
23:34:17 <lyo> KP没读过
23:34:26 <文森特> 就是邪灵附身
23:34:36 <伊克斯·特纳> 【哈哈哈哈哈】
23:34:37 <文森特> 恶魔附体
23:34:39 <文森特> 这类的
23:34:46 <风祭景光> “文森特先生,这些等会再说吧”
23:35:00 <风祭景光> “比起这个,昨晚我们答应了人家什么比较重要,对吧”
23:35:15 <lyo> “嗤”他发出一声嗤笑。显然对你的这番话十分的不以为然
23:35:43 <文森特> 那我等着他们的对话继续下去
23:36:11 <lyo> “好吧,看来你们愚蠢的小脑瓜确实需要一点刺激,那么我再说一次”说完他的目光转向了克莱切尔
23:36:57 <lyo> “我亲爱的克莱切尔,就在昨天,我委托了你跟你的朋友,帮我调查一些事情”
23:37:24 <风祭景光> “请问是什么事呢”
23:38:02 <lyo> “你也知道,我在这城市里有不少房产,但是其中一个郊外的房子出了点问题,房客莫名失踪了。我不想惊动警方,也不想传出什么奇怪的传言”
23:38:30 <风祭景光> “原来如此”
23:38:33 <lyo> “我听说你现在混的不怎么样,正好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也感兴趣,这不是正合适吗”
23:38:49 <风祭景光> “也就是说您委托我们去调查这件事对吧”
23:39:03 <lyo> “你帮我解决问题,我接济一点你的生活,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23:39:24 <风祭景光> “感谢您的善心,康诺尔先生”
23:40:03 <风祭景光> “我可以问一下是哪里的房子吗”
23:40:34 <lyo> “就是这样。”不过随即他厌恶的看了一眼文森特:“如果不是你这个贪得无厌的朋友,我想那本该是一次愉快的谈话”
23:41:02 <文森特> 我摊了摊手
23:41:31 <风祭景光> “我替他向您道歉,先生”
23:41:34 <文森特> “我最讨厌钱了,看来那个被催眠的人格和我的性格并不一致”
23:42:10 <lyo> “行,看起来你们的小脑瓜确实出了点问题,那么我再说一次,这次你们可给我乖乖记好了,就在市郊,靠近城市最边缘的地区,有一栋我的房产。之前的租客名叫道格斯,但是这家伙最近突然失踪了,房租也还没交”
23:42:39 <风祭景光> “……真是恶劣的行径,看来如果找到了他,需要给他一点教训”
23:42:40 <文森特> 我好像知道口袋里的钥匙是干嘛的了
23:42:52 <风祭景光> 我顺着他的话说
23:43:30 <伊克斯·特纳> “抓到了一定帮您揍他一顿!”秀一下我的肱二头肌
23:43:33 <lyo> “嗯。”他听了你的话,很满意的点了点他欧
23:43:56 <lyo> 点了点头
23:44:18 <lyo> 可以
23:44:20 <风祭景光> “好的,我明白了,先生,我会去调查这些事的”
23:45:17 <lyo> “行了,我还以为什么事,既然还是这事,那没什么别的事的话你们就走吧”他站起身来,朝你们挥了挥手
23:45:29 <文森特> “对了,先生”
23:45:33 <文森特> 我想问问他
23:45:44 <文森特> “看得出来您有独特的艺术品味……”
23:45:45 <lyo> “嗯?”听到你的叫声,他转过头来
23:45:47 <文森特> 指了指墙上的画
23:46:14 <lyo> “哦?小伙子你很懂嘛”他脸上露出了笑容
23:46:23 <文森特> “这些画作相当独特啊,其实我也略懂一点艺术,不知道能不能跟你就这些艺术作品交流一番?”
23:46:28 <文森特> 看到他笑了,我也笑了
23:46:37 <文森特> “你看,昨天的我肯定不会评价这些画作”
23:46:42 <文森特> “因为那并不是真正的我”
23:46:54 <lyo> 他看了看表,点了点头:“可以吧。你觉得这些画怎么样?”
23:46:57 <文森特> “真正的我怎么会放着如此奇特的美术而不与您做一番探讨呢?”
23:47:34 <文森特> “这些画一看就不是出自行家手笔,但正因如此,饱含了一种神秘的感情和浓烈的色彩。”
23:47:42 <文森特> 我开始信口胡诌
23:48:05 <文森特> “虽然现在也许不被大众认同,但也许未来人们会发现他们真正的价值。”
23:48:07 <风祭景光> 我闭嘴静静看文森特装逼,心想他怎么会有兴趣和明显没有艺术细胞的人聊这些,怕不是想要多讹点钱
23:48:14 <lyo> 他听到你的前半句,脸色开始阴沉下来,但听你说完,又回复了一副饶有兴致的表情,抬抬下巴示意你继续
23:48:54 <文森特> “不知道您是从哪里得到这些杰作的?如果可以,我也想去拜访一番这位隐世的画家。”
23:49:12 <伊克斯·特纳> 趁着文森特聊天的时候,可以过个心理学么?看看他有没有什么特别
23:49:23 <lyo> 可以
23:49:26 <It is Dicebot>  * KP 投掷 h : 1d100 = 3
23:49:33 <It is Dicebot>  * KP 投了一把隐形骰子 你们这些笨蛋是看不见的
23:49:55 <lyo> 你觉得他听到文森特的话,显得非常洋洋得意
23:50:19 <文森特> 马屁拍得够到位
23:51:28 <lyo> “小伙子,看不出来你也蛮懂艺术的。既然你这么喜欢...”他摸了摸下巴,然后摘下一副画来,递给文森特,“这个就送你了吧。不瞒你说,也不是我谦虚,你嘴里那个隐士画家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完摆了一个很装逼的POSE
23:52:04 <文森特> “哇哦!这可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失敬失敬!”
23:52:18 <文森特> 做出一副恭敬的样子,冲上前去想要和他握手
23:52:19 <风祭景光> 我忍住笑,装作一副崇敬的模样
23:53:07 <文森特> “您看,我们在艺术领域,有着共同的品味……”
23:53:16 <lyo> “哪里哪里,我也就是随便涂涂,朋友们看得起我,送我一个诨号,叫做小莫奈是也”
23:53:32 <文森特> “您可比莫奈强多了!”
23:53:50 <文森特> “那家伙只会花谢老花眼水草,哪比得上您!”
23:53:54 <文森特> 我点头哈腰
23:54:02 <lyo> 他激动的一把握住你的手:“知音啊!我也这么认为!”
23:54:24 <文森特> “您看,我们在艺术领域,有着共同的品味……”
23:54:28 <文森特> 我旧事重提
23:54:37 <文森特> “那,如果在画作上对您表现出任何的不敬,那绝对不是我本人的意思……“
23:54:54 <lyo> “哦,一副不够是吧?没事,这里你看上哪副随便挑,反正我随便画画一天就能画十几张”
23:55:23 <文森特> “如您所见,我最近真的是被一些神秘现象缠身,正在寻求解决方案呢……如果我出现在你面前,却没有表达出对您杰作的崇敬和喜爱……那就说明,那个我正处于被催眠,或者某种更糟糕的情况下……”
23:55:46 <文森特> 我故作一副苦恼的样子
23:56:10 <文森特> “真希望早点解决这个该死的附身!这样我就能天天和您交流您超越时代的画作了!”
23:56:35 <文森特> 我故作一副和小莫奈相见恨晚的样子
23:56:51 <lyo> “原来如此...”他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你说的确实有点道理,昨天的你似乎完全没有这么高超的艺术品位。如果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我会注意的”他正色道
23:57:40 <文森特> “谢谢您!!这两幅画,我就承蒙您的大恩大德,带回我的小水吧了。我要把它们裱在店内最显眼的地方,让每一个进店的客人都瞻仰您的画作!”
23:57:51 <文森特> 我把他的大作打包,然后告辞
23:58:06 <lyo> “客气客气,两幅够不够,要不要再来几幅?”
23:59:00 <文森特> “虽然我很想拿更多,但是您这完美的杰作可受不得任何的磕擦刮碰……一手一副,才能保证它们的完整性,任何一块颜料都会待在它们原来的位置。”
23:59:06 <文森特> 我一副严肃的样子正经的说道
23:59:26 <lyo> “这样啊。。那还真是遗憾”
23:59:50 <lyo> 其他人还有什么操作吗
23:59:51 <文森特> “解决完这个问题,我一定会常来的!请您赏赐我这个荣幸!”
23:59:55 <文森特> 我正色道,然后准备告辞
23:59:55 <文森特>    2019-04-10   
0:00:08 <lyo> 他满脸笑容答应了你
0:00:19 <文森特> 那我走了
0:00:27 <风祭景光> 我也告辞
0:01:04 <lyo> 伊克斯有什么要做的吗
0:01:44 <lyo> 没反应
0:01:45 <文森特> 人呢
0:01:47 <lyo> 那SAVE了
0:01:48 <文森特> 先save吧
0:01:49 <lyo> ----------------
0:01:50 <文森特> 好
0:01:52 <文森特> 辛苦了
0:01:53 <伊克斯·特纳> 没了
0:01:55 <伊克斯·特纳> save吧
0:01:56 <文森特> 明天续上?
0:02:00 <风祭景光> 辛苦了
0:02:04 <lyo> 明天你不带DND吗
0:02:24 <伊克斯·特纳> 见识到两哥可爱的一面
0:02:26 <文森特> 呃
0:02:27 <文森特> 我都忘了
0:02:32 <文森特> 我问问他们
21:11:17 <lyo> 你们走出了康诺尔的宅子,刚才的一番谈话大约花费了你们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现在大约是中午11点半,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21:11:36 <文森特> 那么我们现在还有多少个小时?
21:11:39 <风祭景光> “我们还有多久……”
21:11:58 <lyo> 2个半
21:12:22 <风祭景光> 到那边去要多久
21:12:32 <文森特> 经过图书馆的遭遇和康诺尔所说的事情,我对于这个神秘事件越来越信以为真了
21:12:53 <lyo> 你要去哪
21:12:56 <文森特> 我建议大家无论有什么想做的都要提前半小时回到图书馆
21:13:11 <文森特> 然后我想想到阿卡迪尔疗养院需要多长时间
21:13:29 <风祭景光> 那个宅子
21:14:02 <文森特> 是到宅子近还是到疗养院近?
21:14:05 <lyo> 疗养院和康诺尔委托你们的宅子都在郊区,距离你们目前的位置都有点距离
21:14:16 <文森特> 有点距离是多久行程
21:14:30 <lyo> 你们从富人区出发的话,2边大概都会花费1个小时的单程时间
21:14:41 <伊克斯·特纳> 等会儿?为什么去疗养院啊?
21:14:50 <文森特> “阿卡迪尔疗养院的丽莎小姐,也是个摆脱了噩梦的人,你们如果有时间可以去请教他一下,不过,呵呵,她只是从一个噩梦走向了另一个噩梦
21:14:50 <文森特> 而已…”
21:14:53 <风祭景光> 一个在郊区一个在疗养院吗。。
21:14:56 <文森特> 我复述此前老先生的话
21:15:01 <lyo> 但是不管从哪,返回市中心的图书馆大概只要30分钟
21:15:01 <伊克斯·特纳> 哦哦
21:15:23 <文森特> 那么我征求作家的意见,是去疗养院还是宅子
21:15:46 <文森特> 我的建议是宅子,因为“那些附身我们”的……东西是知道宅子的存在的
21:15:51 <文森特> 而疗养院的信息他们则不知道
21:16:05 <文森特> 我们如果此时不去宅子,可能会被他们破坏一些本来存在在那的信息
21:16:10 <文森特> 而疗养院可以晚些再去
21:16:20 <文森特> 我把这些跟作家说了
21:16:41 <风祭景光> 我认为时间有限的话可以分头行动,但是这样又有点过于冒险,一起去宅子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21:16:49 <风祭景光> 我将我的想法告诉文森特
21:17:01 <文森特> 分头行动的话
21:17:16 <文森特> 作家看起来身子不太结实,至少需要一个人和他同行
21:17:26 <文森特> 我建议我去疗养院,拳击手和作家一起去宅子
21:17:40 <文森特> 毕竟那宅子是作家家里人的委托,你去也是理所应当
21:17:51 <文森特> 我询问大家的意见
21:18:06 <风祭景光> 我尴尬笑了笑,表示如果这次能活下来一定好好锻炼,对这个建议没有异议
21:18:15 <伊克斯·特纳> “那么谁拿着钥匙?我们现在并不能确定钥匙到底开哪里的门”
21:18:25 <文森特> 我把钥匙交给作家
21:18:34 <文森特> “这很显然就是那栋宅子的钥匙了。”
21:18:37 <文森特> 我对伊克斯说
21:18:39 <风祭景光> “我拿着吧”
21:19:00 <伊克斯·特纳> “那走吧。出发,越快解决越好。太烦躁了”
21:19:07 <文森特> 那么我们触发
21:19:07 <风祭景光> “疗养院么,翻墙进去就好了”我半开玩笑说
21:19:09 <文森特> 出发
21:19:15 <文森特> 我耸耸肩
21:19:23 <lyo> 那你们先过哪边
21:19:32 <文森特> 先过他们吧
22:50:04 <文森特> 那么我现在到疗养院了?
22:50:12 <lyo> 阿卡迪尔疗养院位于城市的东部,为本市出名的精神病院,主要负责关押和治疗一些病状严重的精神病患者。该医院最近通过切除脑前叶治疗那些可怕的精神病患者,疗效显著。暴躁的病人在手术后,都变得安静下来了,被誉为20世纪伟大的科技突破。
22:50:30 <文森特> 邪恶的场所
22:50:45 <文森特> 我对脑前叶切除术略有耳闻,但我不去想这些可怕的事情
22:50:49 <文森特> 我直接大摇大摆地走进去
22:50:56 <lyo> 阿卡迪尔疗养院和所有精神病院一样,压抑,阴沉,太阳的光辉仿佛被这里若有若无的惨叫声压了下去,干枯的树木在疗养院中稀稀落落的种植着,一排排被锈蚀的铁栅栏上,隐约还有着暗红色的血迹。全疗养院里面最崭新的东西,就是进门时疗养院高层的大钟下面,挂着一张巨大的宣传海报,上面画着一个医生切除脑前叶的示意图,写着"20世纪巨大突破,切除脑前叶,只要300美元”
22:51:13 <文森特> “啧……这是对上帝的亵渎。”
22:51:20 <文森特> 我在心里想着
22:51:27 <文森特> 在胸前比了一个十字架
22:52:10 <文森特> 我继续大摇大摆地走进去
22:52:19 <lyo> 你走了进去
22:52:45 <lyo> 一个穿着白大褂,看上去40多岁的男性医生接待了你,他自称名叫托马斯
22:53:02 <lyo> “请问这位先生您是有朋友要来接受治疗吗”
22:53:21 <文森特> “您好,这位先生,真巧啊,我也叫托马斯!”
22:53:25 <文森特> 我脱下帽子对他行礼
22:53:34 <文森特> “托马斯·兰格雷,很高兴认识您。”
22:53:47 <文森特> “事实上,我并不是来接受治疗的……”
22:53:57 <文森特> “我的朋友们也都安好”
22:53:59 <文森特> 我对他说
22:54:02 <lyo> “?”
22:54:19 <文森特> “不过,我有一个远房亲戚……一个远嫁贵地的亲戚”
22:54:34 <文森特> “他的夫姓我不太记得了,只知道她的名字是丽莎……”
22:54:53 <文森特> “我找她有些事情,不知道您这儿是否有一位叫这个名字的患者?”
22:55:50 <lyo> “丽莎?”他皱了皱眉头。“这可是我们的重要患者,她的狂躁症很严重。你是她什么人?”
22:56:08 <lyo> 他用一种油腔滑调的语气和你聊着天,手自然而言的向你摊开,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22:56:18 <文森特> “啊,她是我的表亲,远房的那种……”
22:56:36 <文森特> “我知道,探视这种重症患者不容易,但是……”
22:57:13 <文森特> “您也知道,我们美利坚合众国向来重视公民的幸福,哪怕是患病的那些。一位像我这样的绅士也许能让她的病情有所好转,您说呢?”
22:57:19 <文森特> 我向他投以一个夸张的微笑
22:57:21 <文森特> 我要魅惑他!
22:58:24 <文森特> 人呢
22:58:39 <伊克斯·特纳> 【码字呢吧】
22:59:34 <lyo> “抱歉,除非您能够证明您的身份,否则我们必须保护病人的隐私,况且她的状态并不适合探视。”看到你对他的暗示没有反应,他拉下脸,冷冷地说
22:59:49 <文森特> “好吧好吧,别这样嘛”
22:59:53 <文森特> 我嬉皮笑脸的对他说
23:00:01 <文森特> “看在咱们都叫托马斯的份儿上……”
23:00:04 <文森特> 我掏出10美元
23:00:10 <文森特> “不知道这个能不能让您改变新意?”
23:00:14 <文森特> 心意
23:00:56 <lyo> 他脸上露出笑容,飞快接过了钱:“那么,这位丽莎小姐的亲戚,丽莎在201号房间。她非常期待友人的到访”
23:01:14 <文森特> 我戴上帽子,告别他以后来到201房间
23:01:28 <lyo> “等等”
23:01:31 <lyo> 他叫住了你
23:01:34 <文森特> “嗯?”
23:01:36 <文森特> 我回头
23:02:28 <lyo> “这位慷慨大方的亲戚,我祝愿愿丽莎小姐早日康复,对了,别提蜘蛛。她的主要病症是狂躁和严重的蜘蛛恐惧症,听说是在亚马逊森林冒险留下的毛病”
23:02:43 <文森特> “亚马逊森林冒险?”
23:02:56 <文森特> “您对她的过往经历和治疗履历有什么了解吗?”
23:03:13 <文森特>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知道她在治疗以前都经历了什么……”
23:03:20 <文森特> 我又掏出10美元,拿在手上
23:03:38 <文森特> “我觉得对于一个狂躁症患者来说,她也许并不像您想象的那样那么注意个人隐私……”
23:03:44 <文森特> 我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23:04:15 <lyo> 他飞快接过钱,耸了耸肩:“哦,看在美元,啊不,看在真挚的亲戚情分上,丽莎小姐大概是2年前送来的,听说是跟她丈夫一起去亚马逊的森林里冒险,结果丈夫死了,自己得了精神病”
23:04:37 <文森特> “那么是谁送她来的?”
23:05:13 <lyo> “谁知道呢?当时可不是归我管”
23:05:24 <lyo> 他摊了摊手
23:05:37 <文森特> “她的病历呢?能给我看看吗?看在……上帝的份儿上?”
23:05:52 <文森特> 我看了看他手里的美元
23:07:05 <lyo> 他挠了挠头,显得有些为难:“抱歉,这个我就真的没权利帮你了,病人的档案都是需要严密保管的,没有特殊理由不能拿给外人看”
23:07:28 <文森特> “好吧。感谢您,为了真挚亲情,谢谢您为我做的一切。”
23:07:33 <文森特> 我向他行礼
23:07:38 <文森特> “祝您健康。日安!”
23:07:42 <文森特> 然后我去201房间
23:07:56 <lyo> 你告别医生,来到了201
23:09:05 <lyo> 201号房间是一个大概10平米左右的,闭塞幽暗的小号病房,一张单人床上坐着一个正在看书的女人。她看上去大概20多岁后半,留着一头长发,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
23:09:26 <文森特> 我敲敲门
23:09:33 <文森特> “您在读什么?”
23:09:35 <文森特> 我问她
23:10:30 <lyo> 你注意到,这个房间里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浓重的、刺鼻的、让人窒息的消毒水味道,仿佛有人将两桶消毒水,均匀的涂在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23:10:54 <文森特> 我先不去管这个味道
23:11:06 <文森特> 这房间里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异样的东西么?
23:11:07 <lyo> 听到你的问话,她抬起头,有些虚弱且疑惑的看着你:“您是哪位?”
23:11:33 <文森特> 我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缓缓地走进房间,顺便关上门。
23:11:40 <文森特> “我能坐么?”
23:11:49 <文森特> 我摘下帽子,恭敬地指着床边
23:11:55 <lyo> 房间里除了床,还有一个床头柜,上面放着一个照片框,似乎是病人唯一的私人物品。
23:12:15 <文森特> 在她注意力放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先不去看照片框
23:12:25 <lyo> 她表情有些疑惑,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
23:12:43 <文森特> 我顺势坐了下来,然后沉默了一会儿
23:12:47 <文森特> 看看她读的什么书
23:13:45 <文森特> 别是印斯茅斯的阴影吧
23:14:11 <lyo> 你看了看书的封面
23:14:42 <lyo> 发现是一本散文集
23:14:49 <文森特> 谁的散文集
23:15:22 <lyo> 一个你没什么印象的名字,看起来不是什么有名的作家
23:15:41 <文森特> “看来您对文学,特别是散文颇有研究。”
23:16:00 <文森特> 我把帽子随手放在床头
23:16:03 <伊克斯·特纳> 【克莱切尔·洛夫克拉夫特233333】
23:16:36 <文森特> “很抱歉,打扰了您的午后阅读时间。”
23:16:57 <lyo> 她露出虚弱的笑容点了点头,没有接你的话
23:17:16 <文森特> “我是文森特·柯里昂——但是说实话,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23:17:20 <文森特> 我故意停顿了一下
23:17:33 <文森特> “我是一个和您有着相似命运的人。”
23:17:44 <文森特> 我停下来看看她听了我说的话以后的反应
[col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