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log 6  (阅读 959 次)

副标题: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353
  • 苹果币: 8
【地狱叛军】log 6
« 于: 2016-08-15, 周一 17:07:55 »
<Jackdaw|DM> ——————————————————————————————————
<Jackdaw|DM> 休整是暂时的,白银渡鸦们再次齐聚到了蜂巢
<Jackdaw|DM> 这里经过拉瑞亚和天狗姐妹们的整顿
<Jackdaw|DM> 勉强有了一个组织基地应有的样子
<Jackdaw|DM> 虽然南边这一大堆货箱还堆在角落,那些储存的食物和香料令这里少了几分严肃感
<Jackdaw|DM> 南边大厅正对通道的地方,摆着由八个木箱叠成的方桌
<黑鴉> 換上了面具的男子,正用著匕首雕刻著粗糙的木像,等待著其他人員的到來。
<Jackdaw|DM> 这里暂时是渡鸦们议事的地点,拉瑞亚很贴心的将一块坏掉的门板也运下来,用于更直观的贴上情报和信息
<Jackdaw|DM> 虽然现在那门板上的信息少的可怜
* 英格拉姆 拿着锤子正在四处敲敲打打
<Jackdaw|DM> 现在,拉瑞亚还在餐厅工作,大厅里陆续进入了其他几名渡鸦
<Jackdaw|DM> 瑞克萨斯最后一个进入,而天狗姐妹们稍微有些生分的,另坐一桌,不过还是有在关注中间圆桌的消息
* 薇奥拉 尝试整理一下情报,但发现因为太过稀少而毫无必要…
* 葛兰雪 坐在‘桌子’的一边把玩着新入手的撬锁工具
<Jackdaw|DM> “根据这几天收集的情报和消息……我们勉强有一些可以运用的线索”
* 艾尔芙娜茵 坐到桌子旁边,等着瑞克萨斯继续说下去
<Jackdaw|DM> “以及,作为一个组织,组织的运行也还需要更多可以行动的小队”
* 黑鴉 看著手上粗糙的人像,面具下透出了一聲輕蔑的冷哼。拋下了木像,雙手環胸聆聽著傳遞而來的情報。
<Jackdaw|DM> “如果只有我们几个,除了基础组织的运作外什么都做不了”
<Jackdaw|DM> “这算是第一件重要的事”
<Jackdaw|DM> “然后根据各位的情报,得出了一些可以考虑进行侦查的东西”
<Jackdaw|DM> “首先当然,是黑鸦得到的那条关于‘钉嘴’酒吧异常现象的情报”
<Jackdaw|DM> “我后来也有过去,明显能感觉到氛围的不正常,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只是和钉嘴酒吧的老板稍微讨论了一下”
<Jackdaw|DM> “他也的确需要有人来帮他解决酒吧的问题”
<Jackdaw|DM> “第二,是葛兰雪关于魔鬼温床的情报”
<Jackdaw|DM> “我对……红瓦区那边不是很熟悉,不过杀人案的确是很严重的情况”
<Jackdaw|DM> “但战力的考量也是需要计算的一部分”
<Jackdaw|DM> “第三呢,就是艾尔芙娜茜女士关于公众处刑的消息”
<Jackdaw|DM> “我通过自己的方式,得到了一些可能有用的消息”
<艾尔芙娜茵> “请快说!”
* 艾尔芙娜茵 激动

<英格拉姆> “这个我也很有兴趣”
<英格拉姆> “毕竟都是被斯戎给抓走的人”

<Jackdaw|DM> “她所属的激流骑士团,明确的有一员被巴基莱所逮捕,在两周后将公开行刑……”
<艾尔芙娜茵> “两周后……是、是谁?”
<Jackdaw|DM> “但……那个地方人员众多,虽然只是切利亚斯公民团体那些杂兵,但仍然不能忽略这是刻意陷阱的可能性”
<Jackdaw|DM> “据说是一位近两年新进的扈从,似乎是一位女性的样子”
<Jackdaw|DM> “但更具体的也没有了解到”
<葛兰雪> “喂,真的要劫刑场么?完全是往陷阱里跳的感觉啊”
<Jackdaw|DM> “此外,关于红衣女帮派”
<Jackdaw|DM> “的确在红瓦区有不少关于他们袭击人类平民的消息”
<艾尔芙娜茵> “我……”
* 艾尔芙娜茵 沉默

<薇奥拉> “如果能够顺利探查到关押他们的地方就好了。”
<Jackdaw|DM> “但是他们势力颇大,行动也隐秘,不好抓捕”
<薇奥拉> "直冲刑场太过鲁莽了。"
<Jackdaw|DM> “目前看来就这四条可以使用的情报”
<黑鴉> "劫囚並不就會比較輕鬆..."
<葛兰雪> “啊,那群人啊……袭击魔裔以外的种族也算是常事了。”
* 葛兰雪 用手肘拖着腮帮子,看着维克多家的小哥

<英格拉姆> “都不是好办的事啊……”
<黑鴉> "無論如何,我們都需要更多情報才能進行下一步的動作。"
<Jackdaw|DM> “如果好办的话,也不会要白银渡鸦来行动了”
<Jackdaw|DM> “咳,咳咳”
<黑鴉> "我想目前我們該聚焦在眼前我們所能處理的事項之上"
<Jackdaw|DM> 瑞克萨斯稍微咳嗽了一下,似乎头有些晕
<葛兰雪> “我觉得,先帮去解决恶魔温床的连环杀人案。”
<葛兰雪> “这样也就有了和红衣女交涉的资本”

* 黑鴉 挑了挑眉毛
<Jackdaw|DM> “是的……首要之急还是招募一批新的成员,可以协助我们进行情报的收集”
<葛兰雪> “再考虑和她们讨论帮忙劫法场如何?”
<黑鴉> "身體可貴安?"
<Jackdaw|DM> “各位……有什么好的人选么?”
<Jackdaw|DM> “没事,可能是最近吃的太饱了”
<艾尔芙娜茵> “葛兰雪小姐,您的想法或许可行。”
<Jackdaw|DM> 瑞克萨斯擦了一下额头:“也可能和最近熬夜破译有关”
<葛兰雪> “哼,那是当然~嘛,你们想招人的话,具体是想招募什么样的人呢?”
* 艾尔芙娜茵 听到或许能得到协助,立刻有了精神
<黑鴉> "這樣吧,我們先分為兩路,一方探查釘嘴那邊的異相,一方探查魔鬼溫床的兇殺案。"
<薇奥拉> "学长要注意身体啊。"
<黑鴉> "破譯有得出成果嗎?"
<英格拉姆> “时间也很紧迫啊……我已经在努力了”
* 英格拉姆 拍了拍腰间的卷轴
<英格拉姆> “进度超过了50%,不过还需要点时间”

<Jackdaw|DM> “目前只得出了破碎的文字,还没办法组织成可以通顺阅读的文字”
<Jackdaw|DM> “第一部分的50%,可不是什么好成绩啊”
<Jackdaw|DM> 瑞克萨斯否定了一下英格拉姆
<薇奥拉> “不过,说到人选……”停顿下,继续说道,“我到是有一队人可以推荐。”
<英格拉姆> “要是有一些参考书或者字典之类的就好了……”
<黑鴉> "那眼下看來還不足以取得甚麼。"
* 薇奥拉 向大家详述了一下当初逃离广场时,莫格尔·曼泰帮助平民的举动。
<薇奥拉> “这位先生应该是与我们志重道合的同伴,但我不知道将他们拉入我们的反叛中是否是一件好事……”
* 薇奥拉 显得有些犹疑

<黑鴉> "不論如何急迫,還是在自己能力範圍之內去努力吧。"
<葛兰雪> “听起来是一群好好先生”
<黑鴉> "那該先確認對方是否可信..."
* 薇奥拉 点点头
<艾尔芙娜茵> “我想,您可以隐晦的向他询问一下。如果他的确与我们有着相同的志向,那么不让他加入我们才是损失,不论是对我们,还是对那位先生。”
<薇奥拉> “有道理…我会在私下尝试与他接触的。”
<英格拉姆> “到时候总不能薇奥拉一个人去,谁也去陪着一下吧”
<葛兰雪> “我觉得巨剑大姐看起来不错”
<艾尔芙娜茵> “那么,就由我去吧。”
* 薇奥拉 笑了笑,“那就拜托了。”
<葛兰雪> “那么总结一下刚才的发言”
<Jackdaw|DM> “那么看来……或许能有一队好的助力”
<Jackdaw|DM> “至于——”
<葛兰雪> “就是分为两批人,分别调查那个酒馆和杀人案,然后巨剑大姐和学院派小姑娘去招募那些好好先生?”
<Jackdaw|DM> “我们么?”
<Jackdaw|DM> 一直在旁听的天狗姐妹的大姐走到圆桌边
<Jackdaw|DM> “既然同意了协助你们……我想如果明确一些对我们双方都好”
<黑鴉> "這樣就分為三批人了..."
<黑鴉> "不用把事情弄得那麼複雜。"

<葛兰雪> “确实似乎咱们没那么多人力呢哈哈”
<Jackdaw|DM> “我们……想要在一些程度上继承南恩先生的事业”
<英格拉姆> “sunflower吗?”
<黑鴉> "我率兩人去調查大火並進行招募,你們則專注於尋找謀殺案的線索吧。"
<Jackdaw|DM> “为白银渡鸦赚取一些可以运用的资金,不过,葛兰雪说的也对,我们的技巧可以对你们急需的情报提供帮助”
<Jackdaw|DM> “但,我们不愿意做脏活了,希望你们能理解”
<黑鴉> "雖然我是希望英格拉姆能夠繼續協助解譯文件。"
<黑鴉> "停下。"
<黑鴉> "我還沒問過妳的名字。"

<葛兰雪> “从此就是好好女孩了呢。”
<黑鴉> 朝著剛才發言的天狗詢問著
<Jackdaw|DM> “啊……都没有正式的自我介绍……”
<英格拉姆> “赚钱的话方法有很多,我可以慢慢教你们”
<Jackdaw|DM> “我是科尔瓦,她们是我的妹妹,杰伊,玛姬和翠普”
<黑鴉> "科爾瓦"
<黑鴉> 點了點頭

<Jackdaw|DM> 她依序向所有人介绍,她们长的都十分相似,但从手上的手镯可以分辨姐妹的长幼
<Jackdaw|DM> 越年幼的手镯越多
<黑鴉> "科爾瓦,杰伊,瑪姬,翠普。" 他依序的點過四人 "我們的確急須幫助,為了對抗金塔格現今的暴政,我們需要所有可以動用的力量。"
<黑鴉> "但那不代表我們會強加命令在於你們身上。"
<黑鴉> "如果我們那樣做了,那也與巴基萊沒有太多的分別。只要一日你們願意站在我們身邊,你們便永遠擁有選擇的自由。"

<Jackdaw|DM> 艾尔芙娜茵: “……谢谢”
<黑鴉> "不需要道謝,也不用說抱歉。這只是做為同伴的尊重。"
<英格拉姆> “话说回来吧。我还是希望尽快解决掉破译工作,以及,关于从巴基莱手上救人一事同样很重要。不过,如果有什么别的安排,我也乐意帮助大家”
* 黑鴉 面具下依舊傳來那悶聲的笑聲。
<Jackdaw|DM> “破译工作没有那么容易,但,一线的事情更需要你的帮助”
<Jackdaw|DM> “我毕竟……还是不适合去最前线作战”
<Jackdaw|DM> 瑞克萨斯摇摇头
* 黑鴉 點了點頭
<Jackdaw|DM> “偶尔能过来帮忙已经有很大的助益了”
<Jackdaw|DM> “不过关于这第一部分的文件,我还有些发现,也是和英格拉姆一起的”
<Jackdaw|DM> “就是这个”
<Jackdaw|DM> 他从厚厚一叠文件中抽出一张,放到会议桌上
<黑鴉> "那就這樣吧,我帶著騎士和司祭前往調查那神秘大火,並探查收攏微奧拉提到的那群人"
<Jackdaw|DM> 那是一张全部由炼狱语写就的文字
<黑鴉> "喔?"
* 黑鴉 頗感興趣的拿起閱讀

<Jackdaw|DM> 能读懂炼狱语的人,都能看懂上面的每一个字
<Jackdaw|DM> 但……联系起来就像是疯狂的天书
* 黑鴉 一邊挪動位置讓後面隱形的茜妲菈也能夠清楚看見
<葛兰雪> “哎呀,竟然翻译好了”
* 葛兰雪 凑过去看

<Jackdaw|DM> 不像是一篇正常的东西
<Jackdaw|DM> “不,不,这不是翻译后的内容,是英格拉姆提醒我这篇东西有问题”
<Jackdaw|DM> “笔迹和所有其他的章节都有所不同”
<Jackdaw|DM> “如果不是他,我肯定会忽略掉这个”
<葛兰雪> “……确实现在读起来和疯子的疯话差不多”
<黑鴉> "先進行確認吧"
<Jackdaw|DM> 小魔鬼运用自己的法术检查了一下这篇文字:“这……是……?”
<Jackdaw|DM> “不,不对不可能”
<黑鴉> "?"
<Jackdaw|DM> “这上面没有魔法的痕迹,但的确有一些邪恶的力量附着在纸上”
<黑鴉> "喔?"
<Jackdaw|DM> 茜妲拉在读了读之后,得出了结论
<黑鴉> "能看出這篇資料可能表達的意思嗎?"
<Jackdaw|DM> “不……完整?这不是一篇完整的东西”
<英格拉姆>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需要破译密码。”
* 黑鴉 沉默的在心底跟魔鬼交換了些許意見,抬起了頭。
<黑鴉> "這似乎並不是完整的東西,還有其他類似的殘稿嗎?"

<英格拉姆> “也就是说不是单纯的文字游戏,而是文中隐藏的单词重新组合才是具体内容。无论是什么情况,都不好对付”
<Jackdaw|DM> “目前的翻译还没有到那个程度,如果要一页页翻过去的话很容易便会忽略”
<Jackdaw|DM> “必须只有继续翻译才可能得到更多的消息”
<Jackdaw|DM> “最后的话……多亏英格拉姆的帮忙,这个东西可以使用了”
<Jackdaw|DM> 瑞克萨斯从会议桌底下,取出一个明显就是通过炼金术科技造出来的仪器
<英格拉姆> “根据情况判断,银鸦可能在别的据点或者隐者处还有遗稿,如果能拿到的话会有利于解读的……啊,这东西好”
<Jackdaw|DM> 大小大约有一张普通木椅的长宽
* 黑鴉 拿起了儀器把玩
<Jackdaw|DM> 上面有一些看起来奇怪的金属线和旋钮
<黑鴉> "用途是?"
<Jackdaw|DM> “这个是一个……和你们拿到的那个耳饰对应的收发器”
<葛兰雪> “那么厉害?”
<Jackdaw|DM> 可以从蜂巢基地这里为你们提供情报的支援
<Jackdaw|DM> “当然很大程度是英格拉姆造出来的,接下来你们执行任务的时候,这个可以帮助你们调派人手”
<Jackdaw|DM> “如果蜂巢内部有相关藏书的话,可能对知识方面的信息也能有所提供”
<Jackdaw|DM> “如果以后能小型化的话……让小队也佩戴会更方便交流”
<黑鴉> "倒是有意思"
<英格拉姆> “通过对风讯术短讯术的改良和这台机器上原本有的大功率核心加上我自己特质的灵能发信器让讯息可以穿透障碍物进行无差别扩散……”
* 英格拉姆 讲解中

* 薇奥拉 露出叹为观止的表情。
<薇奥拉> “全城范围内都可以使用吗?”

<Jackdaw|DM> “那个耳饰的确以我的技术无法复制,小型化的话也无法像耳饰一样影响那么大的范围”
* 黑鴉 戴上了銀鴉的耳飾
<Jackdaw|DM> “这个大型的仪器可以覆盖到大部分的红瓦区”
<黑鴉> "先繼續專注在文件的解譯上吧"
<Jackdaw|DM> “但城堡区神殿区那边因为地理的关系很难接受到讯息”
<薇奥拉> “就算是这样…这个装置也超厉害啊……”
<Jackdaw|DM> “嗯……我这边的惊喜就这么多了,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黑鴉> "我們也該開始著手進行兩方的追查了...如果想要在公開處刑前從虎口救下巴基萊想砍頭的人,我們需要盡快積蓄每一分力量。"
<英格拉姆> “但是只要搞来第二台发信机的话我就可以搭建一个连锁网络将信号进行扩展然而这个核心技术因为材料问题暂时没法复制出来只能看以后了”
* 黑鴉 沒有理會口沫橫星的英格拉姆,在沙圖上開始配置人選。
<英格拉姆> “对了,还有一件事。咳咳”
* 英格拉姆 望了望天狗姐妹们一眼
<英格拉姆> “鉴于刚入手的一张上好皮革子,有想法的人可以来跟我商量一下弄成什么样式的。基本的鞣制我已经做好了,硬度和魔力附着度都是一流的”

<黑鴉> "再說。先行動吧。"
<Jackdaw|DM> ——————————————————————————————————
<Jackdaw|DM> 第一周,第四天,上午
<Jackdaw|DM> 黑鸦,薇奥拉,艾尔芙娜茵
* 黑鴉 迅速的分配完兩批人馬和餘下等人該處理的事項,面具男便領著巨劍隨扈與司祭離開了蜂巢。
<Jackdaw|DM> “钉嘴”酒吧距离长路咖啡屋其实并不远
<Jackdaw|DM> 当然,是和进入阿尔戈本岛相比
<Jackdaw|DM> 穿过还算有些人的通途区干道
<Jackdaw|DM> 三人抵达了位于银鲤桥旁边,拥有绝佳地理位置的酒吧
<Jackdaw|DM> 如果说通途区是上流人士生活的区域的话
<Jackdaw|DM> 港区则是鱼龙混杂,可以看到半裸的水手,也可以看到尽量让自己衣服好看的商人
<Jackdaw|DM> 巴基莱的禁令还是影响了许多
<Jackdaw|DM> 薇奥拉的确与莫格尔有约
<Jackdaw|DM> 也知晓他们在接下来的几天都会在钉嘴酒吧蛰伏,如此的巧合不禁有些命运的感觉
* 黑鴉 如今易容成一名青年商人,與兩人結伴同行。
* 薇奥拉 恢复了在学院时的书卷打扮。
<Jackdaw|DM> 钉嘴酒吧的老板是“温斯顿·‘钉嘴’·琼恩”
* 艾尔芙娜茵 背着显眼的武器,装扮成佣兵模样
<Jackdaw|DM> 自称为‘钉嘴’,是个身高八尺腰围也八尺的彪形大汉
<Jackdaw|DM> 但他的酒吧就和上回黑鸦来时一样,布置的充满文艺祥和的气息
<Jackdaw|DM> 不过现在塞满了佣兵和没有工作的水手
<Jackdaw|DM> 暂时没有和老板交谈,薇奥拉带着其他两个人到了酒吧角落的桌边
* 黑鴉 熟捻的混進了人群之中,開始收集起資訊
<Jackdaw|DM> 那里,坐着有些与周围气氛格格不入的四个男人
<Jackdaw|DM> 他们虽然也是在谈笑风生,但明显气势上就和其他烂醉的水手有所不同
<Jackdaw|DM> 以黑鸦与三教九流都有接触的身份
<Jackdaw|DM> 很快就发现了这里的异常
<Jackdaw|DM> 这边聚集了好几个以寻性滋事著称的佣兵痞子,还有几个经常进监狱的街头流氓
<Jackdaw|DM> 此外还有好多在起义时就有看到的,花里胡哨的非主流混混们也呆在这个地方
* 黑鴉 靠著三言兩語和幾杯麥酒,男人很快從落魄的水手中打聽出各種可能有用也可能毫無用處的情報後撤出了人群,坐回了吧台。
<Jackdaw|DM> “呀,薇奥拉女士”
<Jackdaw|DM> 莫格尔·曼泰,一见到薇奥拉便离开了座位,恭敬的向她致意
<Jackdaw|DM> 其他三位前商队护卫们,也纷纷起身,向薇奥拉表示自己的敬意
<薇奥拉> "诶,泰曼先生还有诸位,你们好。"
* 薇奥拉 看着他们充满的敬意,有些困惑。

<Jackdaw|DM> “怎么这个时候有空来这里?”
<Jackdaw|DM> 莫格尔从旁边为三人拉来椅子,然后坐了回去
<Jackdaw|DM> 作为充满荣誉感又执着的典型切利亚斯人,像莫格尔这样的的确已经很少见了
<Jackdaw|DM> “这两位是?”
<薇奥拉> “上次您帮助了我,这次主要是来向您表达谢意的。”
<薇奥拉> “这两位是我的朋友。”

* 艾尔芙娜茵 向几位点头致意
<黑鴉> 微笑作禮
<Jackdaw|DM> “你好!我是莫格尔·曼泰,一个前商队守卫,这三位都是我的弟兄”
<Jackdaw|DM> “噢!那真是不敢当”
<Jackdaw|DM> “如果不是薇奥拉女士的话,咏歌广场会产生更多的悲剧”
<薇奥拉> “您太夸张了,如果不是泰曼先生您先把他们转移到安全地方,恐怕我也无能为力。”
<Jackdaw|DM> “作为金塔格的住民,当然要保留这银之意志,哈哈哈,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薇奥拉> “实际上,有个冒昧的问题想要请教您和您的同伴们。”
<Jackdaw|DM> “噢?请说”
* 薇奥拉 听到银之意识,若有所思。
<薇奥拉> “嗯…假如有个机会——危险的机会——让你们能够更加深入的帮助金塔格的民众们,你们会如何选择呢?”

* 黑鴉 饒富興味的看著兩人的交際。
<Jackdaw|DM> “那还需要犹豫么!我们现在就正苦恼这件事呢,缺乏情报信息的我们只能偶尔出击,还要考虑那些守卫队的情况”
<Jackdaw|DM> “没什么方法能逃脱追捕……所以我们也只能压低身形,在这里潜伏顺便收集情报了”
<Jackdaw|DM> “虽然也有一点成果……但,远非我们这几个人能解决的”
* 薇奥拉 被泰曼的答案弄得一愣,随即立刻激动起来。
<Jackdaw|DM> 莫格尔叹了口气
<薇奥拉> “原来……我是说,原来,您也有这种想法。”
<薇奥拉> “不不,您比我厉害得多,您已经把这种想法付诸实践了啊!”

<Jackdaw|DM> “嗯?”
* 薇奥拉 按捺下激动的心情,握紧了手。
<Jackdaw|DM> 莫格尔似乎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为何薇奥拉那么激动
<薇奥拉> “我想,我们得换个地方好好谈谈……嗯,好好谈谈。”
<Jackdaw|DM> 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薇奥拉> “……为了无辜的平民,为了金塔格,这个我们生活的城市。”
<Jackdaw|DM> 这下不只是莫格尔了,连他身边的另外三人也有些不解的看向薇奥拉身边的黑鸦和艾尔芙娜茵
<黑鴉> "請原諒我同伴的激動,先生,她僅是..."
* 薇奥拉 冷静下来之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露出了歉意的笑容。
* 黑鴉 一手揮出護住了薇奧拉,男人躬身對三人致歉
<薇奥拉> “只是因为确实找到了志重道合的同伴而高兴不已。”
<黑鴉> "不過,這裡要論談事,的確略有些過於吵雜。"
<Jackdaw|DM> “也就是说?你们也有想要……成组织的抵抗巴基莱?”
* 薇奥拉 压低声音询问同伴,“泰曼先生值得信任,我们换个’地方‘详谈,好吗?”
<黑鴉> "不知三位可知長路咖啡廳" 微笑著不置可否
<Jackdaw|DM> 莫格尔这下反应过来了,表情也变得更加严肃
<薇奥拉> “不是‘想要’…而是‘已经’。”
<Jackdaw|DM> “这是当然,我们也是那里的常客,不过以现在有些显眼的身份,不好去那里打扰拉瑞亚女士”
<黑鴉> "哈哈 請原諒我同伴,各位先生,她實在有點過於激動乃至略為語無倫次了。畢竟總是希望著能為金塔格奉獻一分力的情況下,難得見到有此同道中人。"
<黑鴉> "若幾位不嫌棄,我們約下時間,在長路一聚如何?"
<黑鴉> "有些更為...深刻的問題想要請教幾位先生。"

<薇奥拉> “并不难得,黑鸦先生不也是同道之人吗!”
<薇奥拉> “我只是,只是……”

<Jackdaw|DM> “这自然可以,对了……说起来还没和两位介绍,真是十分失礼”
<薇奥拉> “好吧,抱歉……我确实太不成熟了…”
<Jackdaw|DM> 莫格尔站了起来
<Jackdaw|DM> 向三人介绍自己的同伴
* 黑鴉 拍了拍薇奧拉的肩,笑了笑。
* 薇奥拉 不甘心地嘟囔几句,将主导权交给了黑鸦。
<Jackdaw|DM> “这两位是盖留斯·托兰诺和马纽斯·托兰诺,一直并肩作战的兄弟,对刀剑斧枪都有很深刻的研究,如果给他们一对长刀,很少有人是他们的对手”
<Jackdaw|DM> 他首先指向一对长相相似的护卫,都穿着外套锁子甲的皮甲,表情都很严肃,作为兄长的盖留斯左边眉上有一道疤痕
<Jackdaw|DM> “然后这位是乌尔席翁·“死眼”·阿布斯”
<Jackdaw|DM> 他指向四人之中最年长的护卫,大胡子,头发有些斑白
<Jackdaw|DM> “没有人可以逃过他的眼睛,也是最有资历的战士和射手”
<Jackdaw|DM> 另外三个护卫也向薇奥拉三人问好
<黑鴉> "這份戰力可真是值得信賴。相信我身旁這位同伴一定很有興趣跟幾位切磋。"
* 艾尔芙娜茵 向三人回礼
<Jackdaw|DM> “那么何时再会?”
<Jackdaw|DM> “看上去三位还有别的要务在身”
<黑鴉> "我等三人名號不顯,便待至長路之時再跟幾位叼絮一番。若不嫌棄,宵禁之前可否一聚?"
<黑鴉> "另,先生幾位常駐留於此,先前的大火與這尖嘴的異像可曾聽聞一二?我等正在追查此件謎般之事。"

<Jackdaw|DM> “自然可以,此外……我想这条情报不如交给你们,也算稍微出点力吧”
<Jackdaw|DM> “关于……灰烬之夜被烧毁的建筑‘炸毛狼獾’酒吧,维克多府邸,以及……很少有人知道的,贾维斯小径的白银之星”
<Jackdaw|DM> “这三栋建筑,我们四人都有分头探查,护卫队这三天几乎塞满了那里,都在寻找什么东西的样子”
<Jackdaw|DM> “非常,非常古怪”
<黑鴉> "白銀之星嗎..."
<Jackdaw|DM> “但现在我们的样貌还为护卫队所知,他们的搜查也还未结束”
<Jackdaw|DM> “我们是不可能从那些废墟里得到东西了,或许你们可以?”
<黑鴉> "這可幫助甚大,看來會是讓巴基萊大人頭痛的東西呢,著實有趣。"
<Jackdaw|DM> “关于这里”年长的护卫乌尔席翁发话了
<Jackdaw|DM> “我有看到一些,不该存在于这里的东西”
<Jackdaw|DM> 他喝了一口酒
<黑鴉> "您老是指?"
<Jackdaw|DM> “是一个‘小东西’,但我一直没机会逮到它”
<Jackdaw|DM> “恐怕是会一些特殊的法术吧,在这里也不好使用武器”
<黑鴉> "喔?" 挑了挑眉毛,下意識的看向隱形著的茜妲菈
<Jackdaw|DM> 死眼摇摇头,提供了的确如他绰号所夸耀的情报
* 黑鴉 眼珠轉了轉看向四周
<Jackdaw|DM> 以黑鸦的角度来看,钉嘴酒吧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Jackdaw|DM> 或许其他人耳朵里,这位长者的发言更像是眼花了把
<黑鴉> "那便多謝您老的指引..."
<Jackdaw|DM> 【这三个地点,我家和酒吧那边还算可以来回,但白银之星必须要专门处理】
<Jackdaw|DM> 【毕竟进入了“斯戎的领土”】
<Jackdaw|DM> 瑞克萨斯很快向黑鸦传讯
<Jackdaw|DM> 与热心的前商队护卫莫格尔会面,白银渡鸦的第一支正式小队似乎已有眉目
<Jackdaw|DM> 而前往魔鬼温床的三人——很快便面临了,远比蜂巢事件时,还要大的危机
<Jackdaw|DM> ——————————————————————————————————
<Jackdaw|DM> SAVE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