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18年合集】春之卷的故事参考和小剧场  (阅读 1259 次)

副标题:

离线 猫牧师

  • 版主
  • *
  • 帖子数: 727
  • 苹果币: 3
【18年合集】春之卷的故事参考和小剧场
« 于: 2019-03-18, 周一 16:08:18 »
故事参考
现在我们来看一个故事参考。你可以从中看到你的故事应该是什么样的。尽管这只是一个例子,但是你可以根据这种感觉编写你的故事。一切都始于化形与人类在小镇中的一次温柔的相遇……

晚间的邂逅
那是夜晚的一条小径。这条小径并没有被铺路,两侧仅有树篱和围栏。在小空地上,有两只动物:狸猫狸子和猫咪黑萌。
狸子高兴地摇着尾巴感叹:“多美的日落啊!”
黑萌则呆在围栏顶端,什么都没说。
她们两个就这样看着夕阳,直到一个男孩跑下了小径。他还是个孩子,但仍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奔跑着。狸子走了过去,希望能和他聊聊天,但他却被突然出现的狸猫吓了一跳。他哇的哭了,摔到了狸子身上,把她成了扁片儿。
保持猫的样子,黑萌跑到了他们身边,想也没想就叫到:“我天!你们在搞什么啊!”
突然听到女孩的声音让男孩更加惊慌了,然后他重新振作起来。当他意识到自己压着一只狸猫的时候,他又叫了一声,并从她身上跳了下来。
在一阵烟雾过后,狸子抬头站了起来,并在男孩面前变化为了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如果你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她那狸猫的耳朵和尾巴。
“你还好吗?”狸子问到。
黑萌则安静的托腮看着。
男孩揉了揉眼睛,慌乱道:“嗯?狸猫?……怎么回事?”
“你没事吧?”狸子再次问道,边说边帮男孩掸去了身上的尘土。见到他们两个都没事了,黑萌便继续保持猫的形态,从旁观察。
男孩将视线从狸子身上移到了一旁。狸子则仔细看看了看这个男孩,她发现他很可爱。黑萌歪着头,发出一声轻轻的喵呜声。
男孩似乎还是很混乱,“嗯……?嗯……嗯……”
黑萌“喵呜”了一声,想要退出男孩的视野。
 “我是狸子”狸子边说边抱起黑萌,把她放到男孩的手上。“这只小猫咪是黑萌,是我的朋友!”
黑萌对此不怎么开心,但她决定先保持沉默。
男孩深吸了一口气:“我是直人,泽田直人”直人在和像狸子这样比他大的女孩说话时总是结结巴巴的。他还不自觉的边说便轻抚着黑萌的头。
狸子轻轻的拍了下他的头,“直人?很高兴认识你,直人!”
被爱抚的黑萌忍不住眯起眼睛发出咕噜声,而直人被狸子拍着头,也忍不住脸红起来。狸子和直人愉快的交谈,黑萌就在直人怀中认真的听着。随着他们越聊越久,时间也便匆匆流逝。突然,他们听到了一个声音,当他们回神看去,发现天色已晚。
“你在哪?直人?”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来。
狸子眨了眨眼睛:“嗯?”
黑萌环顾着四周警觉了起来。
“躲,躲起来!”直人小声说。
狸子瞥了一眼声音从哪里传向直人:“但是……但是……那不是你的朋友吗?”
直人惊慌失措的躲在了空地的什么东西后面,黑萌从他的怀中跳下并找了个地方藏起来。狸子则自己躲了起来。
不久后,一个女孩从直人来的地方走下小径。
 “咦?那是直人的姐姐吗?”狸子奔向那个比直人大一点的女孩,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问道:“你有什么事吗?你知道这么晚出门很危险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那女孩吓出了声,然而,可能是因为天色渐暗,她没有意识到狸子是狸猫。
“嗯……”狸子对女孩没有回话感到很担心。
黑萌变成了人类,从藏身处跳了出来,又把女孩吓了一跳。“你在做什么?”黑萌问道:“已经很晚了。”
 “啊,我在找一个男孩,他大概这么高。”女孩抬起手,在肩膀的地方比出高度。
 “我不认识什么直人”狸子说。
黑萌张大了眼睛:“咳咳!”
“对哦,黑萌也不认识直人,对吧?”
黑萌摇起了头。
女孩听后有些生气:“听着!如果你们知道直人在哪,就请告诉我!别对我藏着掖着的!”
女孩的表情让黑萌知道她没法糊弄过去:“好吧,我不知道我们是否真的帮到你。”
黑萌悄悄瞥了一眼直人躲藏的地方,她知道那女孩没法在黑暗中看到他。
“别说了!”黑萌大声打断了她。
女孩向灌木丛喊道:“直人!我知道你在那里!出来!马上!”
通过动物的视力,黑萌和狸子可以清楚地看到直人仍然抱着头躲在那里。
“我们现在怎么办?”黑萌悄声问狸子。狸子无辜的看回去:“可,可她是怎么发现的?”
 “直人!马上出来!”女孩继续大喊道。
狸子深吸了一口气,试图说服女孩:“额……额,直人现在很害怕,你要不先告诉我们到底怎么回事?”
“你们到底是谁?”女孩问向黑萌。
“他跑掉后我一直再找他!我真受不了这个白痴!”女孩撅起了嘴巴。
 “额,那是你做了什么会让他逃跑的事情吗?”
“不知道!哼,可能是因为他不想被笑话?”这女孩把脸别了过去,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好吧,如果你们知道直人躲在哪,就让他回家吧……他可能现在听不到这个,但是……告诉他优香并没有生他的气。”
黑萌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女孩似乎很伤心,她垂下了肩膀,拖着沉重的步子向回走去。
“等等。”狸子边喊边跟上了女孩。
       
同时,黑萌走到直人身边。“到底怎么回事?”她问道。
直人莫名的认出了面前突然出现的另一个女孩就是之前的黑猫——大概也许是黑萌瞧不起人的表情让他联想起黑猫吧。
“没,没什么!”
黑猫黑萌直直的看着直人的眼睛,她想用猫咪的力量窥探他的内心,因为她想要知道真正的答案。在直人的心中,她看到了直人跑来前发生的一切。
虽然优香比直人高,但他们却是同年。他们青梅竹马,从小到大都是好朋友。
在放学的回家路上,他们手牵着手,开心的聊天。但一些同学发现了此事,于是便开始嘲笑他们。直人和优香只好逃离同学,突然间,他们便不再觉得牵手是件令人开心的事了。于是,他们不再牵手,但仍共同上下学。
又一次,一个镇上碰到的老人说他们看起来像是一对姐弟,因为直人个子矮,而优香个高。比优香显得小这件事让直人十分难堪,于是他便逃走了。
黑萌站在直人面前悄声说:“你不必逃避这种事情啊。你为什么不找她道歉?你知道,她快要回家了。”
他小声答道:“可,就算我去道歉……我也不会变高,也不会变得比她更成熟,而且……”
       
另一边,狸子扥着优香的胳膊让她等等。
“放我走!”优香喊道,她努力地拖着狸子向家走去。
“你是想要不带着直人自己回家吗?他会很寂寞的!”
“听着!直人——”优香用力推开了狸子,但这也使她摔倒在地碰破了膝盖。
“啊!对不起!”优香喊道。
“呜!”狸子抽泣着:“好疼啊!”
黑萌及时赶到了狸子身边,但狸子还是哇哇大哭了起来:“呜呜呜!你……”
优香眼圈红了起来:“对不起!我总是……”
“呜呜……但你还是很担心我的吧?”狸子微笑着擦去了优香的眼泪:“你真是个好孩子。”
直人从他躲的地方担心的看着两人。
黑萌叹了口气:“狸子总是这样笨笨的,你不用管她。”
“唉?黑萌,别那么严格。”狸子小声反驳道。
优香从自己的小书包中翻出了创口贴,她小心的贴在狸子的伤口处。“我真的很抱歉……”她仍然看上去十分沮丧,并且心灰意冷地想要离开。
“啊,等一下。”狸子说:“你真的应该好好和直人谈谈,求你了!”
黑萌翻了个白眼:“你早该跟她说这个。”
狸子顽固的继续努力:“你不用担心我膝盖的刮伤,但我真的不想看到你们两个打架。”
优香点点头:“我知道,我也不想。”
黑萌长舒一口气,并示意直人现身。直人最终怯生生的走了出来,优香满脸不安,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直人,直人想要冲向优香,但他的腿不听使唤,两个孩子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狸子对着黑萌的耳朵小声说:“我觉得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他们制造点机会!”
黑萌悄悄变回猫,并走过去蹭直人的腿——猫咪毛茸茸的触感具有融化人们内心束缚的力量。
直人内心的隔阂被逐渐融化,他抱起蹭腿的黑萌,走向优香:“这里这么黑,我们还是回家吧。”
“好。”
“对不起,优香。”直人握住优香的手,还捏了一下。
优香没有说话,把手缩了回去。
“喵。”黑萌说。
“这不是挺好吗?直人?”狸子说。
他点点头,“嗯,谢谢你,狸子。”
直人回头看去,却没有找到狸子的踪迹,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幻梦——除了一只尾巴露在外面躲起来的狸猫。黑萌看向天空,摇了摇头。
优香似乎很困惑:“嗯?她去哪了?”
“我们之后再谢谢她们吧。”直人抚摸着怀中的黑猫,然后把她小心地放回地上,黑萌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快点把尾巴塞回去!”黑萌小声吼狸子。
“啊?啥?”
于是狸猫的尾巴也消失在了黑暗中。两个孩子便回家去了。

第二天大概中午的时候,直人和优香回到了昨天的空地。
两人喊道:“有人吗?”他们在空地上翻着他们的书包。
“我不是狸子哦。”一只狸猫边走出来边说,她的腿上还贴着创口贴。
围栏上的黑猫似乎因为同伴的愚蠢而感到累心,但她什么都没说。
“嗨,狸子,你好。”直人说道。
“啊,哦,我好像被发现了……”伴随着一阵云烟,狸子在他们面前变成了人形。
优香把她一直在包里找的东西拿了出来。她带来了饭团、一罐金枪鱼和一瓶热茶。“很抱歉我昨天伤到了你。”
“我没事的,我是狸猫,毕竟比人类强一点点。”狸子边笑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饭团。
直人看着呆在围栏上的黑猫:“也谢谢你,黑萌。”
尽管黑萌想要离他们远点,但终归还是没有抵抗住鱼的诱惑。她保持着猫的形态,大快朵颐起最爱的鱼。
狸子吃的太快,结果饭团卡在了喉咙里,而黑萌的猫舌头也没法品尝热茶啦。不过,两个孩子与两个化形一起共进午餐,他们的友谊便加深了许多。
这个故事讲述了来自同一个镇子的两个孩子和两个化形是如何相遇的。我们希望他们在明天可以变成更好的朋友。
« 上次编辑: 2019-03-19, 周二 10:30:59 由 猫牧师 »

离线 猫牧师

  • 版主
  • *
  • 帖子数: 727
  • 苹果币: 3
Re: 春之卷的故事参考和小剧场
« 回帖 #1 于: 2019-03-18, 周一 16:09:08 »
狸子大失败!
狸子似乎陷入了困境。
狸子:不要!不要!这太糟了!(慌乱)
龟老:哎呀哎呀,这不是狸子小姐吗?你为何如此惊慌?
狸子:啊!龟老!多亏你在这里,我有个大麻烦!
龟老:哦?如果你觉得我这样的老人可以帮助你,就请说吧。

狸子制造了大麻烦
狸子:是这样的,你知道一个叫菊名的女孩要搬家了吗?
龟老:哦?
狸子:但是,菊名说她不想搬家!
龟老:所以?
狸子:所以,我想说服菊名的爸爸让他不要搬家……
龟老:所以?
狸子:所以,我就变成了一大怪物,告诉他“如果你要搬家,我就把你吃掉!”……
龟老:哈哈哈,你可真有办法。
狸子:但他爸爸就晕倒了,然后她也开始哭了……啊,我该怎么办?(哭哭)

狸子学到知识
龟老:嗯,让我想想……即使一件事情对某些人而言很糟糕,对另一些人而言却不是那么回事,或者他们可能觉得这件事要更严重。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狸子:是的,就像铃音不管发生什么都无动于衷,但如果我吃了她的炸豆腐,她就会变得非常非常生气,然后平静的可怕。
龟老:哈哈哈,是的,即便讲的是同一件事,不同的人也会讲出不同的故事。

狸子只看到她所做的
狸子:故事?
龟老:是的,即使是同一件事,人们讲出相同的故事也不尽相同,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他的梦想,他的亲友,所有的这一切汇成了他创造的故事。
狸子:你说的,好像很难。
龟老:那你有没有问过那个孩子为什么不想搬家?
狸子:啊!天那!我什么都没有问她!
龟老:狸猫小姐,摆脱痛苦看上去简单,但……将痛苦的故事转变为快乐的故事又如何呢?这才是最重要的,你不要着急。

狸子为幸福的故事而奔走
狸子:懂了!我现在就去问菊名理由!谢谢你龟老!
龟老:哈哈哈,祝你能将那女孩的故事变为开心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