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C:tL2E】忠仆  (阅读 979 次)

副标题: 这一块翻得似乎不好,除此之外吐槽下真忠仆意外的有些变态呀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C:tL2E】忠仆
« 于: 2020-05-28, 周四 12:28:22 »
        阿卡迪亚是一个魅力而富饶的地方,但也伴随着巨大的痛苦。大多数换生灵会付出几乎任何代价来避免被迫返回,这种态度使得换生灵社会被塑造为一个与真妖精对立的社会。这种单一的焦点使得此社会同样不适合应对来自内部的威胁。换生灵的社会以欢迎而非排斥为荣,认为每个迷失者都是平等的。当内部威胁出现的时候,便很难用任何细微的差别区分应对。
        对于他们所有的阴谋诡计,王庭建立在一个基本的、统一的前提:对抗凶手与骗子的避风港。集体防御是人类对共同危险的反应,并用灵域的方式提供魔法和社群上的保护。那些违反王庭的人,当他们被揭露的时候已经不仅仅是叛徒:他们是神圣契约的背叛者,违反了将换生灵社会联系在一起的安全与共同生存的概念。
        没人会强迫换生灵回避王庭的安全性,即便他们之中出现了些能用口头表达进行分类的违抗者。通常,这些无王庭的人被称为忠仆,尽管只有少数人真的忠诚于贵胄(并且有些人并非真的无归属王庭)。有些人贪得无厌,而有些人拒绝玩弄权术。还有些人被羞耻与瘾症吞噬,与真妖精无止境地联系在一起。缠绕在王庭的异端有三种:焚桥者,私掠者,以及真正的忠仆。
        无论动机如何,一个坚定的忠仆要么面临流放,要么被迅速处决,在最好的情况下肯定会即刻处决......但在最坏的情况下,则会面临痛苦的、充满刻薄的公开处决。他们感受到寒铁的亲吻,明白了刽子手不想让他们思考任何东西,除了既定的命运,因为这条路最终导致了明晰的瓦解。



区分忠仆
        多数王庭社会并不区分忠仆。在王庭看来,所有拒绝参与换生灵社会基本前提的人都可能是忠仆,其理由并不重要。至少,焚桥者通常对自己的动机和异端邪说保持公开——尽管他们公开拒绝披罩灵域并采取树篱焦土化策略、从而危及周围所有人的安全,但他们的内心是反对真妖精的,因此还站在正确的阵营上。然而,王庭将私掠者和真忠仆描绘成同样的背叛者,而且他们通常更加阴险。私掠者将他们的换生灵同伴卖给贵胄或鬼怪市场上的奴隶贩子,只为了一些利益。无论是为保有还是在特别的基础上,私掠者只对其利益动机负责。相比之下,真忠仆直接为他者服务,原因却千差万别。在三者中,真忠仆也许是最可怜的,同时也是最受唾骂的。没人愿意听到以奴役为目的的辩护手段。

 边栏:无王庭者
        并非所有的无王庭者都是忠仆,但庭臣倾向于这么看他们。只想做自己的事情且不加入王庭、也没什么特别计划的换生灵很少与玩家角色互动,除非角色本身也是无王庭者,他们更专注于恢复以往的生活而非寻找新的目标。王庭给这些换生灵加上了怀疑的烙印,谴责他们,即使他们只是在本可以帮助同伴时装作鸵鸟视而不见。这并不意味着王庭一定是正确的——但如果在王庭的结构中都很难确定一个真正的忠仆,在其外又有多难呢?恐惧比任何事情都更能激发这种耻辱感,如果这个团喜欢的话,这种动力可能会带来一场有趣的探索。

« 上次编辑: 2020-05-31, 周日 16:00:17 由 莉赛特 »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焚桥者
« 回帖 #1 于: 2020-05-28, 周四 12:32:51 »
        “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记忆使得我们能从树篱中返回。所有人都承认,但很少有人认识到相反的情况:我们同胞的信念允许他者随意夺取。”
        忠仆。光是这个称呼就会激怒焚桥者——如果有什么区别的话,他们对他者的仇恨便使其他一切失色。王庭利用敌人的工具和方法,进行约誓并唱对手的反调。对于焚桥者来说,这种比赛就像是在敌人家中的草地上玩游戏。他们寻求着阿卡迪亚与地球联系的终结,因此得名焚桥者。
        他们把这个名字作为荣誉的勋章,因为有些桥梁是永远不能跨越的。焚桥者的范围很广,从“无王庭者中略有争议观点的”到“谋杀梦境的恐怖分子”。信念、梦境、誓言、情感——这些都是真妖精的力量和灵魅的来源,也是他们去树篱外绑架人的原因。焚桥者的逻辑是不可否认的:将贵胄与它们的力量来源切断,不让它们越过树篱,它们就不再对人类感兴趣。摧毁侵略者的补给是历史悠久的军事战术,因为它行之有效。对井水下毒、烧毁桥梁,你的敌人就会萎缩并退出战场。
        为此,焚桥者会消灭一切他们认为可能吸引妖精的东西,其目标从鼓励科学不伴随奇迹的发展,到让当地学校董事会取消小学音乐课程,再到充当使用野兽派风格建筑师的临时灵感(他们在J.埃德加.胡佛大楼中扮演的角色尤其令他们自豪,该大楼曾被联邦调查局用作总部长达半个世纪之久)。他们猎杀任何他们发现的仿替,并试图消灭任何可能会引起阿卡迪亚共鸣的地方。他们是熟练的织梦者,他们把清醒梦者的梦与受到真妖精毒害之人的梦夷为平地。
        焚桥者变成了狂热者和恐怖主义的推动者,他们推行的是难以逾越的逻辑、科学、和技术来反抗树篱。然而,他们并不回避魔法:他们的契约操纵着记忆、信仰、以及梦。没有焚桥者真正关心他们的行为是否会让一个凡人丧失同理心或创造力。它阻止了真妖精并阻止它们将人带走。这是战争。伤亡是可以预计并且可以接受的。为此,焚桥者也是最了解媒体的迷途者,他们积极寻找狩人并试图通过宣传来影响其他迷途者。对于城市的换生灵来说,收到焚桥者集团兴奋激昂地呼唤友军的信息并不罕见。真正的信息很容易理解:如果我们能够找到你,他们也可以。
        他们不愿承认,但正是恐惧、正义、和狂热激发了焚桥者。驱使他们的恐惧是对狂猎胜利的恐惧,是对真妖精的全部力量转而对抗换生灵的恐惧。他们的正义是狂热者的正义:他们的事业是如此的确定,以至于明晰很少会妨碍他们向阿卡迪亚发动不可能完成的战争任务。他们的狂热是对坚强幸存者的狂热,是见过真正战争者的狂热。

边栏:焚桥者的传说
        在你的一生中,你一直梦到了盔甲、一个闪闪发光的外甲来保护你免受世界的伤害。在你的梦里,你骑着巨大的战马,手里拿着剑和盾。一天晚上,你意识到你在做梦,但你没有醒来。他者来寻求附庸,你才知道战争的真正恐怖之处。
        你一路奋战,摧毁了那个看起来很像你的东西,但你知道自己将被因为自己的梦而带走。你害怕入睡,即便你丈夫对你的行为评头论足。于是你开始在梦里寻找他者。一个晚上,你发现自己回到了战场,但勇士的脸是你女儿的。
        那天晚上,她断断续续、汗流浃背地睡着了,而你却溜进了她的梦里。他们在狂热中是这么生机勃勃,在病态而疯狂的重压下颤抖着,像是宏伟而诱人的灯塔。你看到荆棘爬进来了。如果你不行动,它们就会像抓你一样抓住她。这就是为何鸣禽不在你的花园里歌唱;你粉碎了骨头并捕捉了死亡的尖叫,用布满铁钉的捕梦网捆住了皮肤和羽毛(你手上的伤疤还没有消退)。你女儿翻身的时候,你将网挂在了她的头上。
        早上,你从铁钉上扯下那一小块血淋淋的灰色肉块,一边若有所思地咀嚼着,一边安抚着她额头上的新伤疤。她再也不会做梦了,但为了她的安全,这算是个小小的选择。


历史
        焚桥作为统一的哲学,起源于启蒙时代。自从黑暗时代一群“命符造者(Wyrdbuilder)”涌现以来,使用神秘建筑和凡间科学来抵御妖精的概念一直存在,但焚桥者的成长来源于马斯·莫尔和弗朗西斯·培根爵士播下的种子。理性可以战胜迷信的说法是将焚桥者绑在一起的基石。即便是在那时,贵胄绑架怀疑论者和早期科学家也没有问题,但焚桥者认为这是一个世界性的信仰和奇迹问题。他们在自由领中向人群宣布这个信念,它对他者来说是一盏明亮的灯,从阿卡迪亚的探源岩海岸上可以看到熊熊燃烧的烽火。维多利亚统治时期的失而复得足以说明这一点。在伦敦和巴黎这样的大城市,焚桥者试图说明传统的四季王庭倾向于夏季。即便真妖精没有停止他们绑架人类的企图——即便焚桥者从来没在数量上取得进展——20世纪给了焚桥者更多武器来对抗阿卡迪亚。就在传送带上的机枪咯咯作响、以魔法无法比拟的速度射出铁球的时候,古代的换生灵们却把自己拉近了复制古代的电影布景中。最大的成功来的很早,在好莱坞限制布景设计之前便出现了:任何仔细观察塞西尔·B·德米尔的《十诫》的特色的人,都能瞥见一场乌众正在逃离的景象。

凯莉·艾夫斯
        “别怕,小家伙。我是不会让他们带走你的。”
        背景: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艾夫斯就在美国中部的几个郊区小镇上游荡,用生锈的铁捕梦网捕捉年轻而富有想象力的孩子们的梦境。关于这一点地方王庭是清楚的。很少有人知道艾夫斯的历史——她在大萧条时期被他者从她父母的农场带走,在充满爱的夏天回到这个世界,和一个对她的麻烦一无所知的丈夫一起养家糊口。在阿卡迪亚,她就像一个没有面孔的挑战者,为她的饲主而与来自各个王国的勇士搏斗,在他们倒下的时候吸干他们的生命和灵魅,头盔的面罩是她唯一表现的自我。她一回来之后,就无法忍受自由领接受妖精的装饰,拒绝它的帮助。艾夫斯与王庭的分离和她对孩子日益增长的恐惧导致她做出了不可思议的事情。然而,一旦她的孩子安全了,恐惧又再次回归,艾夫斯就这样走了。
        虽然艾夫斯最出名的是摧毁孩子的梦境,但她也参加过其他的焚桥者活动,有时候是字面意思上的——烧毁有吸引力的学校,下班后砍掉艺术画廊,甚至谋杀奇幻作家。她在这一点上很出名,但在渗入王庭的能力也惊人的强。这一天赋使得她经常与庭臣们争论并变得自满。
        描述: 艾夫斯已经五十多岁了,她的迷罩正说明了这一点。她靠焚桥者同事们的慷慨解囊过日子,这些人联合起来,用卡车餐点和旧货店的衣服来为彼此提供食物和遮体之物。她的精类原征用毫无特征的黑色盔甲代替了皮肤各处,除了她的手。她满是老茧的手指在迷罩后永远沾着铁锈和干涸的鲜血,挥舞着武器和工艺陷阱来取走人们的生命。
        叙事提示: 她是后排那个安静的人,当她走过时,他们窃窃私语说到焚桥者这件事让她很享受。起初,她这样是为了保护女儿的安全,她心里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她现在不能回头。自由领不可能保护所有人,只能让他们保持平静。只有让他者对这个世界不感兴趣,她才会免受他们的伤害。只有成为他者不喜欢看到的人,她才会自由。
呈显:幽戚
戚系:水蛭指
王庭:无王庭
心智属性:智力3,机敏4,决心4
生理属性:力量3,敏捷3,耐力3
社交属性:风度1,操控2,沉着2
心智技能:学术1,手艺2,神秘学2,科学1
生理技能:运动2,搏击2,偷窃(打破和进入)2,潜行3,白刃3
社交技能:共情(织梦)1,恐吓4,社交(学校系统)1,掩饰2
优势:无名2,梦景防卫,织梦者,飞毛腿3,灵魅戒断
意志力:6
当前/最大明晰:3/6
织针:传统主义者
绣线:家庭
触石:无
目标:阻止孩子们做梦
先攻:5
防御:5
体型:5
速度:11
健康:8
命符:3
灵魅/每轮:12/3
厄隙:必须在适当时候参加正式的开庭仪式(次要禁忌)
亲和权征:明镜,宝剑
契约:梦境舞步,一瞥镜影,知晓比赛,破誓者惩戒,赤红复仇,愤怒之触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私掠者
« 回帖 #2 于: 2020-05-29, 周五 16:34:12 »
        “是,是,我懂。别让这事为难我俩。‘因为到最后,你还是要对我做同样的事情,’把你的屁股贴在墙上。再说,我也不是你该怕的人。”

        如果说焚桥者背后共同的动机是恐惧,那么私掠者则是贪婪。人类,换生灵,甚至更奇异的品种曾经在夜晚潜伏:私掠者将会抓走他们。简单来说,私掠者拖着他们绑架的受害者穿过树篱,把他们卖给鬼怪市场的奴隶摊主——或者甚至卖给真妖精本身。作为将自己的同类卖给贵胄或鬼怪以换取利益的雇佣兵,私掠者受到普遍的厌恶。一个换生灵可能会原谅焚桥者的过分行为,即便他恨他们,也会同情他们,而一个私掠者的行为是不可原谅的。即便是在自由主义的王庭,焚桥者或真忠仆的行为也可能导致流放,但私掠者的判决就是刽子手的寒铁。
        这个协议很简单,通常是潜在的私掠者和她的恩人之间达成的。一些饲主利用私掠者作为临时的狩人,但更多情况下是狩人自己征召私掠者,找出他们同伴的弱点。一些私掠者为了灵魅而签订合约,另一些为了强大的力量或报酬。这样的报酬可以是很丰厚的,狩人能提供很多。没有多少私掠者仅仅涉足这一行,从事奴隶贸易,来换取一些代示和用妖精精华制成的稀有武器,或者暂时保护自己不受其他狩人的伤害。根据换生灵的情况,为了自由而签约并不是不可能的,但大多数私掠者更愿意遵守为捕获换生灵而达成的协议——违背对妖精领主的誓约、甚至只是对鬼怪的誓言,都可能对一个人的健康不利。此外,他们说,在契约和灵魅中定义与妖精的关系条款,比起像逃亡者一样永远被恐惧所累着生活,这不是更好吗?
        就像很久之前的人类一样,私掠者自身也受到契约的保护,免受贵胄的掠夺,也免受了狩人的报复。很少有人开始为贵胄服务的时候就接近于完全失去明晰,但明晰很少能长期经受住私掠者的生活方式。和历史上同名的海盗船一样,私掠者也只是一种暂时的消遣。最终,契约变得过于苛刻,或者受害的迷途者直到他们之中潜藏的危险——或者他们只是用完了受害者或失去了所有的明晰,无论哪个先发生。
        多数自由领都不讨论它,但是在长久的迷途者历史中私掠并不被认为是非常情况。王庭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兴衰,但在灵域的保护罩之间的时间是脆弱和艰难的。强大而年长的迷途者有时候会对被怀疑为私掠者的人表现出惊人的仁慈,其动机并非出于共同的经历和群体意识,而是出于负罪感。

边栏:其他动机
        在换生灵的敌对者中,私掠者也许是最直接地危害迷途者地安全和生活方式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许多私掠者都和狩人的牢房联系在一起、却没有一丝的讽刺。与济慈和格林兄弟所讲的故事相比,换生灵猎人的故事更少见,但他们的足够可怕——因为私掠者将他们的被囚者同伴视为有用的掩护。没几个迷途者被赶到树篱中以逃避与寒铁的惨痛遭遇,只是找到了正在等待着他们的私掠者。
        其他的私掠者本身并不是狩人,但他们知道,不仅仅是贵胄会愿意花一大笔钱来得到一个换生灵。他们作为任何派系或个人的雇工,向想要迷途者的人提供自己的痴迷或邪恶的目的。任何一个拥有足够自私或欲望的人都可以找到妖精魔法的用途,并且私掠者已经做好了干脏活的准备。


边栏:私掠者的传说
        你一逃出树篱,就有手向你伸过来。其他人和你一样,但当你的伤口刚刚流血的时候,他们的手早已伤痕累累。他们把你带进去,教你了解现实世界旁边的世界。很快,你就感觉到肩上的负担。你在自由领内有一个角色、一个位置。
        但这意味着向庭王宣誓效忠。你曾经向一位王宣誓,而这次你聪明地拒绝了。你曾下跪过一次,就再也不会有第二次。这就是你作为庭臣的时候。
        而现在你回来了。你遇到了一个并没有要求你敬礼的人,只是用商品换来服务而已。他住在树篱,你以前在市场上见过他。黄金、灵魅、保护——你可以拥有它,但你必须为之努力。他想要什么?不是什么,而是谁。弱者。傲慢者。
        你不是别人故事中的一个角色。你比任何人都要自由。


历史
        当人类在15世纪创造出革命性的概念——用私掠船来补充海军力量时,它像野火一样在阿卡迪亚中蔓延开来。数以百计的私掠者,在官方承诺的保护和服务下,困扰着伊丽莎白时代的迷途者。在18世纪早期的一段时间里,跨大西洋交通枢纽城市的所有王庭都崩溃了,取而代之的是由私掠者组成的松散联盟,他们抢购新发现的迷途者,并将其送还树篱。然而,这些私掠者的乌托邦是无法在无政府状态下维持下去的;狩人们对最好的私掠者给予特别的奖励,并在整个国家人口稀少的自由领上与迷途者发动战争。
        在换生灵的故事作者后来称呼为锁链战争的事件后,这些所谓的乌托邦几乎没有幸存下来的。最后一个是巴亚尔塔港,它意志存在到20世纪80年代,当时的私掠者捕猎的是落单的迷途者和富裕的美国人来满足不正当的需求。在俯瞰巴伊亚·德·班德拉斯的沙滩上,私掠者掠走了主要罪名是梦想着自由的人。像其他所有的乌托邦一样,这个乌托邦被从内部消灭,被逐渐削减的最后是一群四处游荡的乌众消灭了最后一批私掠者。直到今天,巴亚尔塔港这个词仍然激励着人们在自由领上打击树篱旅行交易;没人想看到私掠者乌托邦再次崛起。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真忠仆
« 回帖 #3 于: 2020-05-30, 周六 12:55:35 »
        “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明白吗?如果你考虑下的话就会明白了。你只是相信一种选择,缺乏意志力或者忠诚不太够。你必须相信这些东西都不重要。”
        Svikari. Bradwr. Quisling. Traitor.(注:这四个词似乎意思相近)不管用哪种语言,没有谁比自愿合作的背叛者更受谴责,第五者的忠诚属于侵占者而非被侵占者。作为遭受不人道待遇的幸存者,换生灵至少能够理解焚桥者和私掠者的动机,虽然他们的行为仍会受到严厉的谴责。然而对真忠仆,换生灵只会感觉困惑和蔑视,对于那些愿意重新成为奴隶并带着其他人一起的人,他们本能地流露出愤怒。只有最落魄的迷途者才会喜欢幽禁而非自由。只有弱者才会沦为奴隶。
        最危险的忠仆与其他人一样憎恨和害怕着贵胄。他们相信自己对进一步的捕猎免疫,像其他人一样逃离了阿卡迪亚并带着呈显和戚系的双重伤疤幸存了下来。每个换生灵都是幸存者,许多迷途者都仍是受害者。阿卡迪亚是充满魅力和恐怖的地方,但它遵循着真妖精奇怪而可预测的想法。可预测的危险往往都比面对着未知要好,这是许多换生灵最终拒绝承认的事实。他们被王庭保护起来,编织了一个统治和斗争的故事,一个换生灵必须付出巨大的努力和风险来维持她的地位。
        (你的饲主将会把你带回去。他们总会这样。)
        其次是一些迷途者长期受到的幽禁和养成的习惯使得他们缺乏一些心理或生理上的东西,使得他们依赖于他们的饲主。阿卡迪亚魔法独特的本质支撑着换生灵,换生灵可能会发现自己在如今地球上陌生的魔法氛围中感到非常不舒服,如果没有某种独特的存在或物质,自身就无法运作。每个迷途者都为自己摆脱了饲主可怕的美丽而感到高兴,而有人会在出汗和颤抖中醒来,为自己的失落而哭泣。还有人头发上的花朵都凋谢了,感觉到春天的花粉沐浴在自己的身上,将不当的爱欲与阿卡迪亚的春相比。没有一个相同戚系的乌众伙伴的话,很难解释这种情况。
        (不过,狩人们知道。他们有发现这种事情的诀窍。)
        最后也是最悲哀的,一些换生灵陷入了悔恨,否认了自己人性中渴望自由的本质。一些不可逆的反抗导致了迷途者逃离阿卡迪亚,而这正是真忠仆所忽视的,他们自己迷失于缺少明晰之中。尽管他们付出了所有的努力并增加自身的责任感,爱的诱惑过于美好这点始终无法否认,也或许是令人眩晕的高强度的幽禁加上黑暗的欲望将那些痛苦的记忆掩盖到最低。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换生灵感觉他们对饲主的记忆变得更加美好,没有他们的感觉是不完整的。这样的忠仆希望他们回到被祝福的阿卡迪亚,回到自己被塑造、被破坏和被重塑来履行的角色时,能有其他人的陪伴。回到阿卡迪亚,远离冰冷、残酷的世界,回到填补他们和纠正他们之处。

 边栏:忠仆的传说
        自从你越过树篱以来,你的火焰一天比一天黯淡。你希望这只是个隐喻,但你心脏曾跳动之处现在却燃烧着余烬,它们在每晚都只是被闷成余灰。自由领内没人能帮你,虽然他们都同情于你的处境。市场上的鬼怪可以给你弄到你需要的东西——蓝色蜜蜂的蜜蜡——但他们要的是你的第七个儿子。你甚至不确定你会有第一个孩子,因为你的那里热得足以融化塑料。
        夏天的温暖给了你一些支持,但你知道你再也见不到你的春天了。当你在夜晚观看萤火虫跳舞时,你看到它们的火焰映照着你自己。你还记得柴架在你的皮肤下挖洞、把你的肉体变成甜美的烟雾时,那边的王子是怎么微笑的吗?当它们跳舞的时候,萤火在对着你说话,用闪烁火焰的语言。
        “你的光在树篱这一边照得真漂亮。”它们说。“但是王子的大厅变暗了。”
        你知道它们要求的是什么。萤火虫一个接一个地发出闪光落了下来,它们小小的身体扑通一声撞在草丛中一个包裹上。里面有一块蓝色的东西。


历史
        真忠仆存在的时间和迷途者存在的时间一样长,只要换生灵越过树篱并渴望地回头看。不过在那段时间里,他们并没有遭到痛骂;当王庭的力量薄弱或不存在时,迷途者的比例会远远高于现代。直到换生灵真正开始建立自己的社会,忠仆的数量才开始减少。
        然而,忠仆的内心是不可磨灭的人性;只要妖精把人类拖到阿卡迪亚,有些人就会为此渴望,即便他们早已经从那里离开。饲主和狩人都能敏锐地感受到这种心理上的突破口,就像那些对迷途者了若指掌的人一样。换生灵的新生活变成了一种微妙的胁迫、温和的威胁、然后是彻底的恐吓,试图把迷途者带回其饲主的圈子里。
        在王庭仍然盛行着无情的态度,尽管最近有迹象表明有人对忠仆的困境更同情,他们试图将忠仆拉入自己的阵营,而非直接谴责忠仆。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

离线 莉赛特

  • Guard
  • **
  • 帖子数: 133
  • 苹果币: 2
忠仆叙事
« 回帖 #4 于: 2020-05-30, 周六 12:56:27 »
        真忠仆和私掠者,与焚桥者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更加阴险。他们从内部削弱了换生灵社会的凝聚力,而不是代表一种外部的威胁。尽管如此,在任何特定的自由领内,忠仆和私掠者并不一定比其他人更危险。然而,他们所做的是不可避免地加剧了换生灵的偏执和不信任。对于说书人来说,重要的是让忠仆既不明目张胆,也不无处不在,以免他们完全破坏自由领和王庭提供的安全感。真忠仆威胁着换生灵对自己在阿卡迪亚经历的叙述,而私掠者对他们的动机往往要客观得多。并非所有的私掠者都喜欢真妖精;有些人会被他们的仇恨所吞噬,如果他们不被自己的贪婪所吞噬的话。并非所有的真忠仆都是出于爱而为真妖精服务的——有些人会得到奇特的物品或其他报酬。
非著名新人,参过的团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一只手数10),是个彩笔(缩成一团)
值得纪念的角色:
赛博朋克时代的换生灵小宠物伊莉斯(已结团)
不死人调查员爱莎(14级已结团)
鬼畜战士、魔剑士米蕾优(5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