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4E】科恩神父的消失-模组翻译【已完结】  (阅读 794 次)

副标题: 金字塔3-84 - ADVENTURE - The Disappearance of Father Cohen [Modern Horror],内有PDF版

离线 Saltyfish King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6
  • 苹果币: 0
  • 余裕余裕!
【4E】科恩神父的消失-模组翻译【已完结】
« 于: 2020-06-29, 周一 15:26:24 »
本模组翻译工作已完成,PDF版相比此版本翻译了原模组的引用句子,并添加了部分脚注方便理解。链接在此: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P34LJMT76ZbDs8nvkOfToQ 提取码: 2b66
科恩神父的消失
        这场神秘冒险是为现代Horror(或低力量级的Monster Hunter)战役准备的。玩家们将对迈克尔·科恩神父的失踪展开调查。他们从几条线索开始,每条线索都对失踪牧师的近期行动提供了不同的视角。他们跟踪的线索以及选择的调查顺序可能会影响PC看待科恩的方式,作为圣徒还是罪人,以及他们是否选择采取行动……
圣约瑟夫教堂
        故事设定在一个普通的北美城市,很可能是PC们的故乡。PC们作为超自然现象调查员应当具有充足的声誉,以至于人们会向他们寻求帮助。天主教神父托马斯·布洛克联系上了他们。他与PC们可能是那种“朋友的朋友”的关系-也许他们在之前的冒险中帮助了一个教区居民或牧师,或者他为他们提供了圣水。布洛克知道的那些东西刚好足以让他意识到他自己没法搞定。(如果他们想要报酬,他能从教会的资金中挤出一些钱。)
        布洛克最近刚被转调到另一个教区的圣约瑟夫教堂。他被调到那里,因为原本的牧师迈克尔·科恩神父上周突然联系了主教,并坚持“出于个人原因”请假。 科恩没有接听主教办公室的任何电话,也没有留下转寄地址,这些都非常不正常;布洛克神父被派去为会众服务,直到事情解决为止。
        圣约瑟夫教堂(St. Joseph's)是一座建于1920年代的社区小教堂。牧师们住在附设的教区(一部分是办公室,一部分是公寓)。除布洛克神父外,还有五名兼职人员(临时牧师,清洁人员,唱诗班负责人等)。布洛克在圣约瑟夫教堂只呆了五天(科恩神父离开后两天)。 他劳累过度——最近教堂的秘书奥利维亚·克莱默打电话请了病假。
        那么,是什么让他来向超自然调查员寻求帮助呢?一系列古怪的事件。
        1. 到达后不久,他就受到了老牧师赖特先生的拜访,他是科恩神父的导师和告解对象。赖特表达了对科恩神父的担忧,问布洛克是否有他的消息:科恩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来忏悔过了。
        2. 午间弥撒刚结束,一位心烦意乱的教友,保罗·韦伯斯特要求与科恩神父谈话,但他最终还是和布洛克说了。他女儿伊丽莎白的坟墓被损毁了:墓碑被刻上了一个奇怪的符号——他担心这可能是撒旦的符号!科恩神父最近主持了他女儿的葬礼,所以韦伯斯特来到这里寻求答案。只是孩子的恶作剧……或者更糟?神父答应他会去看看的。
        3. 当天晚些时候,唱诗班的负责人告诉他,便衣警官威尔玛·莫里斯警探与他的一些教友和教外工作人员进行了谈话,问了一些关于科恩神父的引导性问题,以及科恩神父和教区的孩子们有什么关系(如果有的话)。布洛克给警察局打了电话,但被告知这只是“例行询问”。
        4. 第二天(三天前),布洛克接到了当地诊所的电话。“请告诉科恩神父,他的狂犬病检测结果呈阴性。”布洛克神父问奥利维亚她是否知道这一点。 “科恩神父被一条狗袭击了,”她一本正经地告诉他,“就在小伊丽莎白·韦伯斯特去世的当天晚上。”随后她对他说:“神父,我感觉不太舒服。”并坚持要提前离开。从那以后,她一直打电话请病假。
        5. 昨天,布洛克在教堂的办公室工作到很晚,整理了一个月来积压的文件和行政工作,并为之发愁。这时,电话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我停不下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呻吟道。“他还只是个孩子……但是很饿!上帝保佑我,我就是停不下来!” 他听到背景里有什么动静,听起来像是一声呻吟……还有咀嚼的声音?或是吸吮声?紧接着电话就断了。布洛克感到一阵寒意袭上全身。布洛克神父不知道那是谁的声音,他担心是科恩神父……
        布洛克神父现在相信一定有什么令人不安的事情发生了!他考虑过联系他的上级,当地的主教。然而,他知道那个人是不相信超自然现象的,很可能只会单纯的把它掩盖起来。相反,他想让PC们去调查这件事,找到科恩神父,或者弄清楚他究竟卷入了什么事件中。
        布洛克或圣约瑟夫教堂的任何世俗人员都可以告诉他们一些关于科恩神父的事情:他今年32岁,是个好牧师,在最近开始忽视自己的职责之前一直很受欢迎。在教堂里有几张他的照片:身高5英尺11英寸,白种人,瘦削的身材,秃顶,相貌平平,棕色眼睛,戴着角框眼镜。但是他现在在哪?布洛克不知道。
« 上次编辑: 2020-09-07, 周一 18:58:33 由 Saltyfish King »
幸福往往是摸的透彻,而堇业的心却常常隐藏

离线 Saltyfish King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6
  • 苹果币: 0
  • 余裕余裕!
Re: 【4E】科恩神父的消失-模组翻译
« 回帖 #1 于: 2020-06-29, 周一 17:24:34 »
线索
        布洛克的故事为调查员们提供了一部分线索,他们可以很容易地追查下去。其他的可以通过团队拥有的技能或能力或他们发现的东西来发展。
联系赖特先生
        赖特牧师是邻近的圣马丁教区一位上了年纪的牧师(67岁)。当不在职时,他的业余爱好是火车模型:他在一个房间里放了一套模型火车(很受当地孩子的欢迎)。如果对他反应良好,他会在得知PC们是为布洛克神父工作后向其分享信息;他护着科恩神父,相信他是个好人。
        赖特是科恩的精神导师,但最近这位年轻的牧师在避开他,借口是“工作过多”。科恩一个多月没有来忏悔,这让他感到不安。赖特不知道被狗袭击或者韦伯斯特(或坟墓上的标志)的事情。他记得科恩曾提到,他担心他的一个教友的精神和心理健康,但没有说是谁 (这件事在告解的守秘中)。一个月前,在他们的最后一次谈话中,科恩提出了伊比鸠鲁悖论,以及恶魔到底是真实存在的力量还是一种隐喻。
        他很乐意谈论美好的时光:迈克尔·科恩神父就在这个城市长大。他的父亲约翰是一位银行家;他的母亲凯瑟琳是一名护士——“虔诚的好人”。迈克尔从小就对教堂感兴趣,在唱诗班唱歌,还加入了天主教青年团体。他感到有一种天意召唤他去当牧师,于是赖特推荐他去了神学院。他先担任了副教区牧师,后请假攻读社会工作方面的硕士学位,一年前回到教区继续工作。
        赖特说,科恩神父深受他的教区居民的喜爱,并受到主教的尊敬。他很勤奋。他帮助陷入困境的家庭,看望生病的教区居民,帮助组织当地的慈善机构。他收到他的职业的驱使;他唯一的消遣就是每年抽出几天时间去赏鸟。“他在树林里有一间小木屋,热爱摄影。他说鸟儿让他想起天使。有一年我和他一起去的,那是一个宁静的地方。他用皮卡车载我过去的。不过那地儿对我的老骨头来说有点太冷了。那没有电加热设备。”如果被问及科恩是否会在他的小木屋里,他会说:“一年里的这个时候?我感觉有可能。”虽然他可以把地址(离城市20英里)告诉他们,但他知道那个地方没有电话。如果问他,他可以描述一下科恩的皮卡:一辆深蓝色的GMC。
        如果小队提到了警察的来访,或者暗示或询问科恩是否可能是一个儿童性骚扰者或类似的事情,赖特会愤怒地为他辩护:“不可能!科恩神父是你能找到的最正直的神父。”
警方
        布洛克提到了莫里斯警探的来访,所以调查员们可能希望和当地警方谈谈,看看他们知道些什么。警方不太可能泄露信息,除非他们相信他们会得到相应的回报,但如果小队里有任何有警方眼线的人,做相关工作(例如,记者,律师),或有执法权的人,警方可能会提供更多的协助。适当的社交技能、较高的反应骰、精神能力等也能促进合作。事实上,警方掌握了几条线索,但没有把它们联系起来,所以答案取决于调查者问的是谁和什么问题。
科恩神父:威尔玛·莫里斯警探在儿童保护机构工作。一周前,当地索恩克罗夫特小学(Thorncroft Elementary)的一名教师瞥见一名男子在给课间玩耍的孩子拍照。摄影师被描述为一个高大瘦削的中年白人男子,秃顶,穿着一件栗色polo衫;老师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他就走了。校长向警方报告了这一事件,一名警方艺术家画了一张素描,与已登记在案的性侵犯者的照片对照。当一位警官说他觉得这幅素描很像他的牧师科恩神父时,莫里斯决定去圣约瑟夫教堂问几个常规问题。她发现科恩原因不明的缺席有点可疑,但由于没有实际犯罪,而且她的问题显示科恩对儿童没有任何不当行为或责任的历史,她的调查就没有进一步深入。
        如果小队跟进了其他线索,他们稍后可能对警察提出其他问题:
        伊丽莎白·韦伯斯特之死:这在警方档案中,但并不可疑。警方裁定这是一起事故:汽车司机(当地水管工托德·文克曼)和科恩神父都证实她发生了交通事故。那条恶狗一直没有找到;可能是只流浪狗。
        阿尔伯特·瑞斯:请参见调查阿尔伯特·瑞斯(pp.18-19)。
奥莉薇亚·克莱默
        小队可能相信奥莉薇亚,那个打电话请病假的秘书,知道的比她告诉布洛克的更多。他们是对的。她的地址在教堂档案里。她是一名世俗员工,科恩神父的行政助理。其他员工知道,由于他玩忽职守,她不得不承担更多的工作。也许是它影响了她?
奥莉薇亚是个寡妇,独自住在离教堂几个街区远的一间小公寓里。她很害怕。奇怪的事情一直在发生。她不想让科恩神父惹上麻烦,但如果受到友善的对待(或逼问),她可能会同意和一个PC见面,讲述她的故事。她今年49岁,娇小玲珑,戴着一副大眼镜,淡黄色的头发向后梳成一个发髻。她的眼睛下面有黑眼圈。
奥莉薇亚可以告诉他们科恩神父是一个很好的牧师,非常关心他的教区居民。如果他们问她,她会表示他对神秘或超自然不感兴趣,尽管他显然相信上帝、天使与圣人。至于魔鬼?他不太信那个。
        “七八周前,情况发生了变化。是那个女人,伊丽莎白·韦伯斯特。”奥莉薇亚说。奥莉薇亚这样描述伊丽莎白:20多岁,大大的忧伤的眼睛,金发碧眼,又高又瘦,但很漂亮,像个模特。她未婚,但怀了一个私生子。但这显然还不是全部。科恩神父是她的告解对象,从他的反应中,奥莉薇亚知道她告诉他的事情显然困扰了他。他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牧师;什么他都听说过。有什么能使他如此不安呢?
        科恩神父对告解的守秘很认真,所以他永远不会说出伊丽莎白告诉他的任何事情。但奥莉薇亚可以看出,每当那个年轻女子和神父谈话时,科恩就会变得越来越不安。秘书开始注意到他的行为发生了变化:他忽视了布道和帮助天主教援助组织,而把时间花在散步、阅读或祈祷上。他自己也不再去忏悔了。
        然后那件事发生了。五周前,奥莉薇亚和神父在晚上准备关闭教堂时,接到了韦伯斯特女士找科恩神父的电话。他接了。奥莉薇亚在隔壁房间,并不是在偷听,但当科恩神父的声音提高时,她偶然听到了他那边的谈话。这名心烦意乱的女孩显然在考虑自杀,晚期堕胎,或者两者兼而有之,科恩试图说服她。她挂了电话后,科恩神父非常担心,他收拾了行李,开着卡车去劝告她。按照指示,奥莉薇亚留在电话旁,以防女孩再打来,并按指示要让她保持冷静,告诉她神父已经在路上了。
        然而,一个小时后,秘书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发生了一起事故,科恩神父和伊丽莎白·韦伯斯特被送进了急救室。奥莉薇亚说她赶紧去了医院。她在医院的病床上找到了科恩,他的胳膊和腿上都缠着绷带,眼中充满了痛苦。他用一种让她不寒而栗的单调语调说:伊丽莎白死了。
        他正在伊丽莎白家门前的车道上跟她谈话。她答应和他一起回到教堂,这时一只流浪狗突然从阴影中出现并袭击了他们。他试图制止它,但那年轻的女人被那条狗吓坏了。当她试图逃跑时,在十字路口撞上了车流。她被车撞了。她和她未出生的孩子都死了。一天后,科恩神父出院了。动物控制中心一直没有找到这条狗,所以牧师不得不接受一系列狂犬病疫苗注射。
        这件事过后,科恩神父变成了一个冷酷无情的人。“他再也没有笑过,” 奥莉薇亚说道。“他应韦伯斯特父亲的要求负责了韦伯斯特的葬礼,但似乎对他的来电失去了兴趣。他经常错过布道,或者缩短布道。他有时在白天或晚上离开教堂长达几个小时。他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就在他离开之前,他让我上网给他打印了数百份产妇和新生儿的记录。他经常祈祷。我猜至少这算是一件好事?”
        然后,一个多星期前,他坚持要休假——然后就消失了。助理知道的就这些。整件事——还有那座坟墓和神秘符号的事——把她吓坏了。她不想再掺和进去了!
幸福往往是摸的透彻,而堇业的心却常常隐藏

离线 Saltyfish King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6
  • 苹果币: 0
  • 余裕余裕!
Re: 【4E】科恩神父的消失-模组翻译
« 回帖 #2 于: 2020-07-01, 周三 18:44:31 »
保罗·韦伯斯特
保罗·韦伯斯特是一位富有的股票经纪人,也是一位鳏夫,拥有一套顶层公寓。他对女儿的坟墓被毁一事很在意,但与其说是害怕,不如说是恼怒。“这只是另一件该死的事,”他说。自从她的葬礼后,他就没有去墓地(太痛苦了),所以这件事可能是最近四周里的任何时候发生的。
如果有人问他,他会毫不拘束地谈论起他的女儿。她22岁。他有一张她的照片:一个高挑的、漂亮的金发女孩,颧骨很好,脸上带着试探性的微笑。一个月前,她死于一场车祸,当时“有只该死的狗在追她,结果她撞上了辆车。”那个司机,一个叫文克曼的人,不负有事故责任。他继续说:“她怀孕了,但她从来没有告诉我谁是孩子的父亲。也许她不知道。她过去常去夜总会,瞎胡闹,吸毒,吃减肥药……”
“莉齐是一名时装模特,”他解释说。“当时她压力很大。但她得到了帮助!她去看了心理医生,战胜了饮食失调,但后来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虽然很艰难,但科恩神父在帮助她。”
如果他们问起那个心理医生是谁,韦伯斯特会回答说:“瑞斯医生,就在阿贝尔路上。她去他那有一段时间了,我替她付账。这似乎很有帮助。瑞斯参加了葬礼。穿西装的高个子,操着一口英国口音。他和我一样生气。他告诉我她和孩子的死是一种可怕的浪费,一种亵渎……”韦伯斯特摇摇头。“他现在也去了,你知道吗?我在报纸上看到他两周前死在了一场火灾里。”
韦伯斯特的坟墓
伊丽莎白·韦伯斯特被葬在该市一个多教派墓地的天主教区域。她的坟上有鲜花(韦伯斯特上次到访时留下的),墓碑上写着“伊丽莎白·韦伯斯特,心爱的女儿”。(韦伯斯特不会允许挖出尸体,但如果PC最终还是这么做了,也没什么不寻常的。)这个神秘的符号是用凿子刻在墓碑上的。韦伯斯特打算等调查员们一结束调查就把它修好。
符号
该图是一个螺旋形,其头部分为垂直的三叉叉形,并与半球形弧线交叉。一次成功的魔导学检定——或者做一些图书馆工作搭配神秘学或研究技能——可以认出这是中世纪晚期的一个标志,代表着巴卡鲁苏,一个与淫乱、暴食和绝望联系在一起的恶魔。一些晦涩神秘的参考读物提供了更多的细节:在崇拜潘或巴克科斯 的伪装下,黑暗的巴卡鲁苏被古罗马堕落的邪教徒和18世纪英格兰地狱火俱乐部的撒旦教徒召唤。它的信徒们相信,当群星归位之时,每隔七年,他们的大祭司就会使用黑魔法与献祭仪式来召唤恶魔与人类容器交配,产生混血儿,既所谓的“先驱者”。邪教徒们试图创造多个先驱者,将他们置于掌权者的位置——据说罗马皇帝卡利古拉 就是其中之一——以更好地腐化人类。没有其他信息可用:邪教的最后一次爆发是在200年前,当地的警察和猎魔人成功地及时阻止了召唤仪式。
PC们可能想要检查是否有其它被破坏的坟墓。这里有数百块墓碑,但经过几个小时的辛勤搜索,他们最终会找到另一块:“阿尔伯特·瑞斯医生”的墓碑(铭文表示他48年前出生,今年去世)。“行汝意志,即为全法 ”和一个相同的符号刻在他墓碑上名字的下方,那行文字与墓碑上剩余的文本字体一致。 (他的尸体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树林中的小屋
寻找科恩神父的一个方法是检查他是否拥有财产。他的税务记录还保存在教区长办公室里;PC可能会想进行检查,或者布洛克可能会无意中发现它们。(黑客还可能访问政府数据库或其他公共记录。)他为12英亩林地和一间小屋纳税,还有一辆GMC皮卡。了解这个小屋的另一种方式是询问赖特先生,他记得自己曾参观过那里。
小屋在离镇20英里的地方,经过一片有几座外观破旧的农场的乡村地区,通过一扇大门,沿着一条狭窄蜿蜒的土路穿过荒凉的树林。在树林里的一块空地上蹲着一个小木屋(有外屋和水井)。门上了挂锁,下面的两扇窗户也关上了。
小屋内部是一个生活区域,有一对木椅、一张桌子、一个简单的炉子和柜台。墙上有一个十字架和几张放大的当地鸟类的高质量照片。角落里有一张折叠床。一扇侧门通向一间有浴缸、镜子和柜子(空的)的洗浴房。一架梯子通向阁楼。桌上放着一套国际象棋和一本常见的拉丁文圣经。(书打开到提摩太前书4:1-“圣灵明说:在后来的时候,必有人离弃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水槽下面的壁橱和柜子里放着些木工工具,金枪鱼和蔬菜罐头,奶粉,速溶咖啡,还有一个.38手枪弹药的空盒子。书架上混杂着典型的基督教作家(希波的奥古斯丁、托马斯·阿奎那、C.S.刘易斯、卡尔·亚当等)的著作,还有关于观鸟的书籍。顶部的架子上放着一台古董宝丽来相机和长焦镜头。
阁楼
阁楼的天花板很低,唯一的光线来自一扇小小的圆形窗户。地板上一个角落里有一张铺得整整齐齐的床。一张小桌子放满了文件,墙上贴满了照片。
这些照片里是正在玩耍或散步的孩子们,大多是6-8岁的小学生。三张集体照描绘的是在当地公园或学校里在父母或老师监督下的孩子们。另外十多张照片集中在一个特定的孩子身上:一个七岁的金发男孩,穿着得体,在一所小学上学。在一张照片中可以看到“索恩克罗夫特小学”的名字。一些照片中他在公园里,有一只瘦骨嶙峋的、像是灰狗 的狗跟着他;还有一些照片中,他和一个瘦削但漂亮、穿着华贵的金发女人在一起,很可能是他的母亲。
那些杂乱无章的文件似乎都是“阿尔伯特·瑞斯,注册治疗师”的账单记录。它们列出了十年来数百名病人的地址和姓名,或他们的医疗保险公司。其中大量的病人都是女性。仔细搜寻就会发现E.韦伯斯特去年12次治疗的账单。其他文件则是大量该市数百份线上报纸和社交媒体上的怀孕和分娩公告的打印件,都追溯到七年前。
幸福往往是摸的透彻,而堇业的心却常常隐藏

离线 Saltyfish King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6
  • 苹果币: 0
  • 余裕余裕!
Re: 【4E】科恩神父的消失-模组翻译
« 回帖 #3 于: 2020-07-01, 周三 18:50:49 »
进一步调查
在初步调查后,PC可能会发现以下线索。
寻找科恩神父
科恩不在小木屋里,但PC们可能有一些技能或能力可以追踪他。GM应该允许任何合理的努力来做到这一点。小队也有可能使用超自然能力、魔法等。如果调查员猜测他可能还在索恩克罗夫特学校附近,他们可以检查该社区几个街区内的汽车旅馆、加油站和便利店。在街上搜寻(进行黑街,宴饮,或类似技能的检定)会发现一个符合描述的男人购买汽油,开着一辆蓝色皮卡,住进了埃奇伍德汽车旅馆,这是该区域最近的三家汽车旅馆之一。
调查阿尔伯特·瑞斯
在调查过程中,小队可能会遇到阿尔伯特·瑞斯这个名字。当地电话簿和一个幸存的网站刊登的广告将其描述为“阿尔伯特·瑞斯医生,注册治疗师”,州政府认证的心理学家,专门从事催眠疗法治疗饮食失调,“有10年经验”。家庭办公室的地址是郊区的阿贝尔路17号,试图向那里拨打电话会获得“该号码已断开连接”的回复。电子邮件也不会得到回应。前往那里会看到一处被烧毁的废墟。对新闻档案的研究可以发现这个故事(两周前):
与谋杀、纵火有关的可疑火灾:警探们相信,周二在艾布尔路17号发生的火灾中被报告死亡的男子是被人为纵火以销毁犯罪证据的人杀死的。县法医办公室已经确定了受害人,48岁的心理学家阿尔伯特·瑞斯医生,在火灾发生前死于胸部枪伤。警方仍在追查线索。
调查:如果PC与警方谈话(参见警方,p.16),重案组的警探文斯·库珀有一个公开的案件档案,但令人遗憾的是,新闻报道是正确的:没有线索。他的理论是“入室行窃出了点岔子”,但他不能排除“心怀不满的病人或情人”。不幸的是,心理学家的家庭办公室和他的房子连在一起,所有病人的档案都在火灾中丢失了。警探们已经确认的一些先前的病人是有钱的、与饮食失调斗争的富裕女性。瑞斯没有亲人,也没有已知的仇人;他有葬礼保险,但他的遗嘱还没有找到。
在周边询问任何邻居都能证实上述内容;瑞斯是个文静的专业人士。哦,据说还养过一只狗,但废墟中没有发现狗的尸体。
索恩克罗夫特小学
如果他们在科恩的小屋发现了照片或者和威尔玛·莫里斯警探谈话,他们就会发现这个学校的名字。如果小队对它进行调查,他们会发现它是一个富裕的社区中的一所昂贵的私立学校 (校长:艾伦·迪克森夫人)。但最近那里有些争议:
1. 八个月前,一位年轻的学生教师爱丽丝·佩奇因神经性厌食症引发的并发症而生病、离校并去世。
2. 三个月前,一个八岁的男孩罗伯特·珀塞尔用他父亲的手枪自杀了。鲍比 非常肥胖,他的宠物兔子被一条狗(一直没有找到)咬死后,他的体重因为压力飞速增长。新闻报道说,他被其他孩子霸凌。学校进行了调查和反霸凌运动,并撤换了一些教师;但霸凌者没有被指认出来。
黑客入侵、亲自访问或以其他方式调查学校的学生能帮助PC们确认出现在小木屋的照片中的金发男孩是阿利斯泰尔·班纳,今年七岁,是卡森和洛琳·班纳的儿子。
如果他们决定去他家而不是在学校与他对质,请参考班纳家(见下)。由于最近受到小偷的惊扰,一名武装保安会在学校里巡逻。
埃奇伍德汽车旅馆
这家廉价、破旧的汽车旅馆位于高速公路边上,就在索恩克罗夫特学校附近的“漂亮的郊区”与“工业和公路”区之间的边界上。停车场里停着几辆车,其中一辆与科恩神父的蓝色皮卡车一致。
店员是个无聊的嬉皮士,长发飘飘,大部分时间都被大麻弄得神魂颠倒。他把22号房间租给了科恩。当被问及这个人是否有什么特别之处时,他回答说:“啊,伙计,过去两天我们收着了一大堆的快餐外卖。我记不大清,大概有六份披萨外卖和几份别的玩意。哦,我想起来了,里边应该至少有几份是22号房的。可能全都是。我猜那家伙是在开派对,要不就是实在饿的够呛。”
22号房间
这个房间位于酒店的一端,离办公室最远。来访者可能会注意到从门缝里飘来一股难闻的气味。房间里散落着几十个披萨盒、饮料罐和中餐外卖盒——全都是空的。地板上到处都是面包屑。
浴室里散发出一股可怖的气味。地板上躺着一个秃顶的成年男子,一只手死死地抓着一块披萨。他的腹部肿胀得可怕,衣服上沾满了披萨酱和排泄物。苍蝇在他周围飞来飞去。
这是科恩神父的尸体,已经去世几天了(从PC们被雇佣的时候算起)。法医检查结果显示,他死于胃部破裂引起的肠道感染。他字面意义上的把自己吃死了。他左手的食指被撕裂了,但是缠着绷带;这个伤口比死亡早一天。他的右腿和手臂上有更早时候的咬痕。
汽车旅馆的衣柜里有一套换洗衣服,包括科恩神父的正式牧师服(法衣等)。床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把.38口径的左轮手枪、三发空尖弹、一台平板电脑、一本天主教圣经和一张标有一处城市地址的加油站地图(樱桃-桃子大道14号;参考班纳家,见下)。
如果对左轮手枪进行弹道测试(或交给警方进行测试),会发现它与瑞斯体内的子弹相符。
幸福往往是摸的透彻,而堇业的心却常常隐藏

离线 Saltyfish King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6
  • 苹果币: 0
  • 余裕余裕!
Re: 【4E】科恩神父的消失-模组翻译
« 回帖 #4 于: 2020-07-01, 周三 18:58:08 »
班纳家
一座现代农场风格的迷你豪宅位于樱桃桃树大道14号,与索恩克罗夫特小学位于同一个昂贵的郊区社区。它的一侧有一个比许多房屋都大的车库(里面有悍马、宝马和兰博基尼)。一排高高的白色尖桩篱笆围绕着这块地。它安装了很好的防盗报警器,但主要的安全人员是他们瘦骨嶙峋的灰狗“斯大林”。斯大林——事实上不是一只狗,正如他偶尔闪着红光的眼睛证明的那样,他是恶魔的仆役,瘦骨嶙峋,口渴难耐——是瑞斯医生在洛琳的孩子出生时送给他的礼物。
无论是从学校记录开始还是从埃奇伍德汽车旅馆的地址进行反向查找,调查人员都会发现这所房子属于卡森和洛琳·班纳。
那个大家以为的父亲,卡森·班纳,是一个与糖尿病作斗争的肥胖男人,他很少在家,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经营他价值数百万美元的饮食补充剂公司,班纳制药上。
阿利斯泰尔的母亲洛琳通常在家。她溺爱他们的儿子阿里斯泰尔,称他为“小国王”,因为他是他父亲公司的继承人。洛琳30多岁,身材苗条,痴迷于通过整形手术、锻炼和服用药物来保持青春。她曾一度超重,但已故的艾伦·瑞斯医生进行的催眠治疗教会了她如何在生下她“漂亮的小男孩”阿利斯泰尔后依然保持身材。(她不知道的是,是瑞斯在她处于催眠状态时通过恶魔仪式使她怀了孕。)他还送给她一只“奇妙的小狗”作为给她儿子的礼物……
年轻的阿利斯泰尔可以被发现正在学校上学,在家学习,或者偶尔的,在家和保姆(很少有人能坚持很久)在一起。他的爱好包括早熟的阅读,折磨小动物,霸凌,和听他的狗对他说话。
地狱犬斯大林
斯大林能够说话(用刺耳的低语),但他通常只为他现在的主人阿利斯泰尔这么做。他被阿尔伯特·瑞斯召来保护这个混血儿。当不这么做时,他以杀死当地的宠物取乐。

ST 13   DX 12    IQ 10   HT 12
HP 22   Will 11   Per 14  FP 13
BS 6.00  BM 12   SM 0   体重80 lbs.
闪避招架N/A  DR 4
咬(15):1d+1(2)切割;触及C
特质:识别性嗅觉;畏怖(神圣符记);狂热(侍奉主人);惊吓动物;脆弱(非自然);四足;自愈(快速);利齿;击打力量2。
技能:斗殴-15;神秘学-12;教学-12;追踪-14。
阿利斯泰尔·班纳(巴卡鲁苏的子嗣)
阿利斯泰尔是半人半恶魔。他看起来是一个早熟的7岁男孩,有着金黄色的短发,令人不安的微笑和一双饥饿的紫罗兰色眼睛。通过与斯大林的深夜交谈,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力量与继承的遗产。
阿利斯泰尔喜欢与孩子和成年人玩心理游戏,以潜移默化地破坏他们的自尊,特别是在身体形象和饮食问题上,因为这是他恶魔父亲的专长。他煽动对超重的孩子的霸凌,并影响其他人进行不健康的体重减轻或增加。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力量和影响力肯定会增长,并有机会影响更多的脆弱的青少年。
通过更多努力,阿利斯泰尔可以唤起他全部的恶魔力量,并诱导一种自杀性的强制进食冲动。然而,这会对他造成压力,并且由于它的效果无法被解释,以及他已经学会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通常只有在受到威胁(或非常无聊)时他才会这样做。这就是他用在科恩神父身上的东西。


ST 7; DX 9; IQ 13; HT 14.
Dmg 1d-3/1d-2; BL 9.8 lbs.; HP 14; Will 14; Per 12; FP 13
BS 5.75; BM 5; 闪避8; 招架8
SM -1
优势/劣势:强迫性行为(诱发身体形象问题)(12);畏怖(神圣符记);施虐狂(12);秘密(恶魔子嗣);弱点(圣水;1d每分钟)
技能:斗殴-11;神秘学-12;观察-12;心理学-15
固有法术(无尽食欲):将阿利斯泰尔的Will(每距离目标一码受-1减值)与受害者的Will-3进行快速对抗。每次尝试需要专注一秒并消耗这孩子4FP。若阿利斯泰尔胜出,目标将被迫持续进食5×成功度小时;目标每五个小时可以进行一次自控检定(目标值6)来暂时避免这种渴望。他依然会食用正常的食物而非奇怪的东西,但是即使吃饱了他也不会停下!这是普瑞德威利综合征 的一种魔法形式,它阻断胃发送到大脑的信号,因此受害者会继续进食而不是呕吐。目标在最初的五个小时进食后必须进行HT+1检定,十小时后进行HT检定,十五个小时后进行HT-1检定,以此类推;任何失败都将导致胃壁撕裂,将内容物喷到体内。如果不经手术干预,引发的感染必定会导致痛苦的死亡。数据:特效攻击4(Will-3;基于Will,+20%;消耗FP,4FP,-20%;赋予劣势,无尽饥渴(6),+30%;增加持续时间,300×,+100%;咒术1,+100%)[132]
幸福往往是摸的透彻,而堇业的心却常常隐藏

离线 Saltyfish King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66
  • 苹果币: 0
  • 余裕余裕!
Re: 【4E】科恩神父的消失-模组翻译
« 回帖 #5 于: 2020-07-01, 周三 18:59:47 »
-------------------------------------------------------------------------------
GM时间线
剧透 -   :
下述日期均相对于PC们参与进事件的那天。
十年前:催眠师和心理学家阿尔伯特·瑞斯,古老的巴卡鲁苏邪教的一员,从英国移民到美国并开始经商。
八年前:群星交汇,正适合进行仪式!瑞斯用催眠术和黑魔法让他的病人洛琳·班纳在恍惚状态下怀上巴卡鲁苏的种仔;她相信这孩子是她自己的。
七年前:阿利斯泰尔出生了。瑞斯开始准备第二个先行者,一个女婴。他计划让她与男孩交配,创建一个恐怖王朝,但他必须再等待七年才能进行下一次结合。他监视着阿利斯泰尔,通过恶魔的仆从斯大林引导他;这孩子的力量与邪恶与日俱增。
三个月前:群星的第二次交汇临近,瑞斯择定了新的黑圣母,时装模特伊丽莎白·韦伯斯特。虽然未婚,但他希望她的天主教教育能让她留下孩子,而她经常光顾夜总会的行为也能解释怀孕的原因。然而,他的催眠失败了;在那恶魔仪式的几周后,伊丽莎白开始回忆起一些可怖的片段。
八周前:伊丽莎白开始在忏悔中向科恩神父吐露自己的梦境与恐惧。
六周前:伊丽莎白告诉科恩她怀孕了——她害怕这个孩子不是自然形成,而是由瑞斯策划的恶魔侵袭的结果。在领受圣餐时,她也会感到恶心。
五周前:伊丽莎白惊慌失措地给科恩神父打了个电话(与奥莉薇娅有关)。她想堕胎,并威胁要自杀。科恩开车去见她。当他试图让她平静下来时,他们被一只地狱犬(由瑞斯召唤)袭击了。科恩被咬倒;伊丽莎白逃进了车流中,她和她的孩子都死了。
四周前:伊丽莎白的葬礼。科恩买了一把0.38口径的手枪。瑞斯为和伊丽莎白一起死去的恶魔混血儿哀悼,在她的墓碑上刻上了巴卡鲁苏的印记。
两周前:深夜,愤怒的科恩神父在瑞斯的家中与其对质。傲慢的巫师将神父请了进来。他指责瑞斯信仰恶魔,并追逐伊丽莎白致使其死亡。瑞斯说地狱犬是为了保护她,而不是杀死她,但同时又夸耀伊丽莎白不是他征服的第一个,也会不是最后一个!他准备了一个法术,但科恩拔出枪,出其不意地将他击毙。科恩翻查了这位心理学家的个人档案。他找到了瑞斯见过的其他女人的名字。然后他放火烧了瑞斯的办公室。
一周前:警方调查了瑞斯的死亡。瑞斯被埋在一块预先购买的土地上(墓碑上有巴卡鲁苏的印记)。科恩让他的秘书替他复印了产假通告,然后他就离开了,带着文件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在查看账单文件时,他寻找那些接受过瑞斯“治疗”的女性,并将它与怀孕通知比对联系。他发现七年前,洛琳·班纳在最后一次与瑞斯见面后的八个月后怀孕了,她的儿子名叫阿利斯泰尔。
六天前:科恩发现七岁的阿利斯泰尔现在在索恩克罗夫特小学上学。他把随后发生的致命事件登记下来。他开始拍照监视。
五天前:布洛克神父抵达了圣约瑟夫教堂。
四天前:警方接到报告说有人潜伏在索恩克罗夫特学校附近,并对圣约瑟夫教堂进行了调查。
三天前:科恩在郊区的汽车旅馆开了一间房,离班纳家只有几分钟的车程。保罗·韦伯斯特发现了巴卡鲁苏的标志。
两天前:当小男孩被留在家里和一个十几岁的保姆在一起时,科恩采取了行动。他手持圣水、十字架和枪,希望能射杀恶犬、吓住保姆、并给小孩驱魔。相反,他发现保姆在厨房,正把她的晚餐吐出来(阿利斯泰尔让她确信自己极度超重),男孩在一旁大笑。科恩神父试图对他驱魔,但阿利斯泰尔太强大了,他的混血力量是在斯大林的指导下发展起来的!科恩被半恶魔诅咒,为地狱犬所伤。他被可怖的强制进食欲望打垮,在困惑中开车离开,回到了汽车旅馆。他仅有力气在他点的第一份披萨送达之前给教堂打个电话。
一天前:科恩在第二天把自己活活撑死了。阿利斯泰尔恢复了他的正常活动,试图腐化这个十几岁的保姆。PC们被找来了。
-------------------------------------------------------------------------------
« 上次编辑: 2020-07-01, 周三 20:32:37 由 Saltyfish King »
幸福往往是摸的透彻,而堇业的心却常常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