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泛统悬疑/泛统推理 gurps mysteries 第二章  (阅读 1061 次)

副标题: 介绍各种刑侦的知识与技巧

离线 cmoon

  • Knight
  • ***
  • 帖子数: 496
  • 苹果币: 2
  • 你的沙制的绳索
泛统悬疑/泛统推理 gurps mysteries 第二章
« 于: 2020-07-29, 周三 21:46:59 »
第二章 “一小块红泥……” “A LITTLE REDDISH MOULD . . .”
“举例来说:观察的结果说明,你今早曾到韦格摩尔街邮局去过,而通过推断,我知道了,你在那里发过一封电报……我观察到在你的鞋面上沾有一小块红泥,韦格摩尔街邮局对面正在修路,从路上掘出的泥,堆积在便道上,走进邮局的人很难不踏进泥里去,那里的泥有种特殊的红色, 据我了解,附近再没有那种颜色的泥土了……今天整整个上午我都坐在你的对面,并没有看见你写过一封信。在你的桌子上面,我也注意到有一大整张的邮票和一捆明信片,那么你去邮局除了发电报还会做什么呢?除去其他的因素,剩下的必是事实了。”
——夏洛克·福尔摩斯《四签名》

在任何悬疑冒险中,犯罪现场都是一个关键的地点,其中包含了关于发生了什么和犯罪发生在谁身上的重要线索。本章会为GM和玩家介绍现代法医学的知识。GM可以使用本章来制造有用的线索。玩家可以利用它来了解他们可能会在犯罪现场发现的东西以及它们的意义。虽然GURPS悬疑的重点是解决犯罪,但其他类型的比如说罪犯PC也可以使用本章的知识,以此来避免被NPC侦探发现。
对于那些喜欢阅读或观看悬疑故事的人来说,其中一些信息可能让他们感到很熟悉。这里重复这一点是为了确保游戏桌上的每个人都是根据一致的事实,从法医文书中得出结论,以避免混淆和误解。这些工具中的一些可能对调查员来说是不可用的,因为这个战役的技术水平,或者因为他们用魔法代替了科学。即使在这种情况下,GM也要确保显而易见的细节要与现代知识相一致,这样玩家和他们的角色就不会被他们知道的基本法医知识所误导。
法医学对一次冒险的影响程度取决于探险的类型和调查员的身份。在舒适推理故事中,血淋淋的死亡细节经常被掩盖。现场集中在该区域和周围留下的线索内。怪才侦探和业余侦探,舒适推理故事中最常见的调查员,经常靠NPC专家来提供关于时间和死因的基本信息。这并不意味着侦探们在舒适推理故事中不会询问关于尸体及其周围环境的细节问题。然而,他们更可能通过询问嫌疑人和发现不寻常的东西来找到答案,而不是通过追踪证据和指纹。
在冷硬派故事中,私家侦探往往无法进入主要犯罪现场。当然如果他能拿到警方的报告,他就会知道这些东西。在故事的过程中,私家侦探可能会发现其他犯罪现场,但他往往没有时间进行详细的检查。他不想在现场被警察发现。至少,他会被他们给耽误。最坏的情况是,他可能会被指控犯罪。在阅读报告或调查现场时,侦探可能会问一些GM没有预料到但在逻辑上应该出现在报告中的问题。在这里,就像在舒适推理故事中一样,关键线索更有可能来自询问和恐吓证人,而不是来自法医分析。
刑侦故事通常包括犯罪现场和尸体的详细描述。如果冒险包括一个电脑科学专家,那么冒险将可能包括使用该角色技能的线索。GM应该准备好关于犯罪现场的详细问题,并准备好一致的、合乎逻辑的答案。
本章着重于谋杀,但一些法医信息更普遍适用。还涉及与纵火、绑架和其他一些犯罪相关的因素。

离线 cmoon

  • Knight
  • ***
  • 帖子数: 496
  • 苹果币: 2
  • 你的沙制的绳索
Re: 泛统悬疑/泛统推理 gurps mysteries 第二章
« 回帖 #1 于: 2020-07-29, 周三 21:47:30 »
凶案调查HOMICIDE INVESTIGATIONS
描述场景DESCRIBING THE SCENE
“你是在看而不是在观察。这二者之间的区别是很清楚的。比如说,你常看到从下面大厅到这间屋子的梯级吧?……那么,有多少梯级?……因为你没有观察,而只是看嘛。这恰恰是我要指出的要害所在。你瞧,我知道共有十七个梯级。因为我不但看而且观察了。”
——夏洛克·福尔摩斯,《波希米亚丑闻》

GM在朗读描述犯罪现场的文字时,要注意细节。场景是什么样的?它有照明吗?尸体在室外还是在室内?如果是在房间里,那么是谁的房间?房间里有什么东西?哪些应该在房间里的东西丢失了或者被打乱了?行凶者是如何进出的?门窗是开着的还是锁着的?
这个场景听起来怎么样?嘈杂还是平静?附近是否有建筑工地或高速公路的声音,可能会掩盖挣扎的声音?有没有像福尔摩斯那只著名的狗没有吠叫那样的声音消失了,或者当警察进来时响起了警报,但在搏斗发生时却没有?
这个场景闻起来怎么样?有什么特别的气味吗?天气异常温暖还是异常寒冷?
现在想想受害者。他在哪里?他的尸体是什么姿势?尸体被移动了吗?尸体被打扫干净了吗?受害人穿着什么?伤口在哪个部位?他的私人物品还在吗?
GM可能会提供犯罪现场的草图。典型的草图是一幅简单的线条画,通常会按照比例大小,展示场景的关键方面的位置。它通常包括入口、出口、尸体、溅出的血迹、武器、弹药和其他有关发生了什么的迹象。那些准备犯罪现场草图的侦探不是艺术家——草图是回忆和分析现场的一种功能性辅助工具。
道具也是非常有用和有趣的。玩具商店里有玩具枪、玩具刀和玩具兵器,还有儿童指纹工具包。对更多图形道具感兴趣的GM,可以在医学文本和一些医学网站上找到伤口和尸体的照片。
GURPS警察会详细讲解警方在犯罪现场的调查程序。但对一场悬疑冒险来说,pc只需要知道基本的知识就足够了。当一名受过适当训练的警官到达现代的犯罪现场时,他不会碰任何东西,除非那里有需要帮助的伤者,或者像火灾或煤气泄漏这样迫在眉睫的危险。警官会寻求支援,然后保护犯罪现场,除非有更迫切的事情需要他去做;例如,立即追捕危险的嫌疑犯。他会设法把证人彼此隔离开来,这样他们就不能彼此讨论他们所看到的事情。
一个受过良好训练的警官会把有关情况的一切都写下来。他将记录发现犯罪现场的时间、是这周中的哪一天、天气、温度、谁到过现场、什么时候、门窗开了/关了/锁了,以及其他在当时对警官来说很重要的细节。
当后援到达时,反应人员将现场移交给警探,警探负责处理现场。警探的工作是弄清楚犯罪现场有多大,拍摄证据并收集证据。警探会进行记录和测量。在移动或采集任何物体之前,都要对其进行拍照,并从两个固定点位测量其位置。如果有尸体,法医会在其所处的位置和地点被拍照和记录后将其移走。(尸体的私人物品可能会在现场被警探拿走,或者稍后在停尸房被记录。)
一旦证据被收集了起来,它会被分开并适当地进行包装。一般来说,任何潮湿的东西都需要保存在纸上,这样水分就可以被蒸发掉。含有血液或其他体液的材料会被标上生物危害警告标签,并储存在可以进行自然风干的容器中。(把它密封在一个密封的容器里,防止用热干燥将其它分解,降低它作为证据的价值。)棉签可用来收集潮湿的液体;棉签保存在装有防腐剂的小瓶中。大多数不潮湿的东西都可以储存在塑料或玻璃中。如果警探怀疑物品上可能有指纹,他会试着把它放一个大盒子或罐子里,这样指纹就不会被容器给擦除。用纸袋也可以,因为纸袋比较硬,除非处理不当,否则很难擦掉打印出来的东西。
警探或法医技术人员会寻找潜在的证据,如指纹或隐藏的血迹。侦探会在家具下、抽屉里等地方寻找隐藏的证据。如果有必要,他们会打开下管道,看看是否有证据被冲走。侦探还可以使用真空证据,每次使用前都要清理干净,以收集诸如毛发、纤维、土壤和花粉等蛛丝马迹。
如果有嫌疑犯,警探们可能会审问他以寻找蛛丝马迹。他们可能会没收他的衣服和指甲下的材料,查看他的手是否有火药残留物,并采集他的指纹。在一些州,他们会使用搜查令来收集DNA样本,尽管从他抽过的香烟或清洗过的酒杯中收集DNA样本会更容易。
警探们不需要把房子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但是他们通常会尽量不去不必要地破坏现场。主要城市都有专门为家庭或业主清理犯罪现场的清洁公司。
在角色扮演游戏中,就像在现实中一样,并不是每一个犯罪现场都能得到理想和恰当的处理。通常,在一个悬疑场景中,场景会被处理得足够好以产生关键信息。明显的错误本身可能是涉及到侦探或证据技术人员腐败的线索。

犯罪现场和罪犯Crime Scenes and Criminals

一个杀人犯在现场的所作所为可以告诉调查员关于他的性格和动机的很多信息。现场本身可以帮助他们弄清楚他们要找的是哪种罪犯。
尸体是被精确的单一伤口杀死的,那么调查员很可能是在和一个有经验的杀手打交道,并且可能会找到同一个人早先犯下的罪行的资料。一般来说,尸体会被留在原处,或者被移动以避免被过路人给看到。
如果尸体死于多处伤口,特别是在当法医发现其中一些是死后造成的,或者在死者的脸部、生殖器或(在女性的)乳房上有很多的伤口,那么调查员面对的可能是一个非常愤怒的杀手,他因对死者或死者那类人的愤怒而要毁坏尸体。罪犯很可能认识受害者,而且这次袭击是针对受害者个人的。尸体可能被留在原地,或者被在愤怒过后感到懊悔愧疚的杀人犯部分所遮盖。如果尸体被随意丢弃或被故意扔在显眼的地方,这可能表明杀手对死者或这类人的蔑视。如果一具尸体被以某种特定的方式展示了出来,这显示着这是一个危险的杀手在执行某种心理上的幻想。
同样地,一个能以造成最小破坏偷到一些有价值的物品的窃贼是有经验的专业窃贼,很可能在犯罪前就与买主达成了协议。一个偷走普通的家庭用品然后在作案现场到处翻找的窃贼则很有可能是个外行,想快速甩卖投到的东西。一个只偷女人内衣或鞋子的窃贼是一个恋物癖贼,他可能还会进行性侵甚至是连环杀人。

离线 cmoon

  • Knight
  • ***
  • 帖子数: 496
  • 苹果币: 2
  • 你的沙制的绳索
Re: 泛统悬疑/泛统推理 gurps mysteries 第二章
« 回帖 #2 于: 2020-07-29, 周三 21:50:03 »
死亡的原因、机制和方式CAUSE, MECHANISM, AND MANNER OF DEATH
“犯罪关乎生命、死亡和主体的自由;民法完全与金钱这个最乏味的话题有关。刑法要求对血迹、警察的笔记本、人类情感的暗流以及目前在象堡(译注:伦敦的一个区域)周围使用的暗语有专业的了解。民法则要求对汇票、票据和租船合同等让人哈欠连连的事项进行深入研究。”
——贺拉斯·鲁波尔,《鲁波尔与奇迹时代》

当调查人员收到来自法医的尸检报告时,报告上通常会列出死因、机制和死亡方式。死亡的机制是指导致死亡的生物效应。出血、败血症和心律失常都是死亡的机制。
死亡的方式是受伤或疾病的原因。自然死亡,他杀,自杀,意外死亡,或未确定之死都是死亡方式。
死亡的原因是指造成死亡的生物效应的伤害或疾病。枪伤、刺伤和冠状动脉硬化都是死亡原因。

死亡时间TIME OF DEATH
死亡时间是大多数谋杀案的关键线索。确定死亡时间可以排除有可靠不在场证明的嫌疑人,并有助于找到观察到了异常情况的证人。NPC专家通常会负责估计死亡时间。一般来说,从死亡到开始试图确定死亡时间之间的时间越长,估计的准确性就越低。
死亡时间和受伤时间是不一样的。例如,一个人可能受到致命的伤害,但在最后死亡前昏迷数小时。估计死亡也可以被操纵。
恶棍可以通过延迟发现尸体的时间,同时用空调或加热器的定时器来改变尸体温度,来操纵估计者。
确定死亡时间的主要因素有:

尸冷:随着时间的推移,体温会正常下降。一具尸体每小时会失去大约1.5ϒF,达到环境温度/室温大约需要16个小时。身体淹没在水中每小时会失去大约5ϒF,在5到6小时内会到达周围的水温。这个公式是在19世纪末被进行了使用。现代研究人员批评它过于简单。由于建筑、衣服、环境、失血、死亡前的活动等因素造成的温度损失有很大的不同。从20世纪50年代之后开始,人们都都开始谨慎使用这个公式了。
尸斑:在身体的低位区(位置较低的区域)出现的红紫色变色。变色是由于重力将血液拉进这些区域的细小血管造成的。尸斑在死后30分钟到2小时内就可以被看到。身体在此期间被移动的话,尸斑的位置就会移动。如果在死后被移动,尸斑会显示出尸体死后最初的位置。(因为尸斑是因为重力而产生的,所以在科幻小说的场景中,重力大小可能会非常不同。)尸斑何时出现取决于观察者的感知,尸体皮肤的颜色,死者是失血或贫血。同样,从20世纪中期开始,人们就开始谨慎使用这个估计方法了。
尸僵:死后由于化学变化而使身体肌肉变硬。尸僵通常在死后2 - 4小时出现,在6 - 12小时内完成。尸僵通常会持续36小时,然后慢慢消失。有一种罕见的极端形式的尸僵被称为尸体痉挛,在死亡的那一刻肌肉就会锁定在原地。常见的尸体痉挛会影响到手部;比如,有名法医声称某具被枪杀的尸体被发现时是跪着的,右臂向上伸出,手里紧握着一把剃刀。死前的压力和动作以及受害者的健康状况都会影响到尸僵,这些都会影响肌肉中的化学平衡。在1963年到20世纪90年代初之间流行的玻璃体液测试也会测试出尸体内的化学变化。
该测试使用眼球中的液体(译注:严格来说是玻璃体中的液体),但如果操作不当,就会受到视网膜细胞的污染,也可能受到环境和尸体的僵化前受到的感染的影响。
分解:身体细胞的分解和被细菌腐化的过程。腐烂从死亡那一刻就开始了。根据温度的不同,可见的迹象会在24到36小时内出现。如果把尸体放在户外,暴露在有食腐生物的环境下,它可以在9到10天内变成一具骨架。当尸体被淹没或埋在非常潮湿的土壤中时,它的脂肪组织会分解成被称为尸蜡的黄色白色蜡状物质。尸蜡在成年尸体中会在3个月左右的时间内就开始形成,并在1到1年半的时间内完全改变脂肪组织、肌肉和内脏。病理学家可能会对老骨头进行“舌头测试”——如果他的舌头粘在骨头上,那么钙质仍然存在,而且骨头暴露的时间很可能不到50年。
胃内容物:由于在死亡时消化停止,如果有任何胃内容物,在验尸时,法医可以尝试确定最后一餐和死亡之间的时间间隔。像三明治这样的小食大约一个小时就能消化掉。一顿大餐通常需要三到五个小时。再次声明。这是高度变化的;辛普森杀妻案的专家认为胃内容分析是一种最不可靠的尸检时间测试。
昆虫活动:法医昆虫学是一个基于以人类遗骸为食的昆虫的生命周期的新领域。这一领域的研究始于20世纪60年代,在80年代变得更加普遍。昆虫可以缩小几天内的死亡时间,但不会缩小几小时内的,这取决于特定气候差异和发现尸体死亡的时间,死亡的地点周围主要活动的昆虫,昆虫活动的数量,有无昆虫的天敌,季节,地理位置和昆虫接触尸体的障碍。许多犯罪现场技术人员不会收集昆虫证据,除非尸体被隐藏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他们需要时间、精力和技术才能做到准确和完整。
其他奇特的技术:对于死后很久才发现的尸体,现代研究人员还会观察尸体上的花粉、尸体上及其周围的植物生长,以及腐烂的尸体下面和周围泥土中的微生物活动。

自杀还是他杀?Homicide or Suicide?
在一场悬疑冒险中,太过明显的自杀通常是他杀,由恶棍进行了伪装。然而,在一些故事中,某个恶棍会把自杀伪装成他杀来陷害第三人。现实生活中的受害者有时会把自杀伪装成他杀或事故,这样他们的家人就可以拿到他们的保险金。对现实世界的调查员来说,区分两者是很困难的。这里有一些pc可能会寻找的东西。

动机
许多人自杀是因为身体病痛、婚姻冲突、情绪压力(不愉快的恋爱、分居或离婚)、经济困难、羞辱(实际的或自己感知到的)、失去所爱的人,或对被抛弃的爱人或父母的报复(在青少年中很常见)。还可能涉及到酒精、麻醉剂或严重的精神疾病。

手段
传统上,女性更倾向于使用安眠药之类的毒药自杀。传统上,男性更倾向于使用火器;然而,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火器成为男性和女性自杀的首选方法。女性更倾向于选择不会毁容的方法;如果使用火器,通常是对着胸口射击。
常见的手段和特征有:
受害者可能在太阳穴或头部留下自己造成的枪伤(可能不止一处伤口)。伤口周围的火药痕迹、火药残留物和血迹能够显示出枪械是接触还是近接触(接近一臂的距离),然而,30%的案例没有发现手上的火药残留物。
受害者可能会试图让自杀看起来像一场枪支清理事故,不过,在清理事故死亡是非常、非常罕见的。
受害者可能会被吊死,即使他的脚甚至膝盖仍然在地板上。
受害者可能会被毒死。如果使用了药物或非法麻醉剂,就很难区分是自杀和意外过量。
受害者可能会溺水身亡。
受害者可能会因为割伤自己,失血过多而死。较早的尝试可能会留下犹豫的痕迹,最后的几道伤口可能会较之前的更浅。
受害者可能因一氧化碳而窒息。没有具体的方法能够来区分这是自杀还是意外或凶杀案。
受害者可能会从高处跳下。没有具体的方法能够来区分这是自杀还是意外或凶杀案。
受害者可能死于一场车祸。调查员应该寻找受害者鞋子上的踏板痕迹和没有刹车痕迹。
受害者可能会结合多种自杀方式,比如服用过量致命的药物,然后开枪自杀,只是为了确定自己能死。
在75%的自杀案例中,受害者没有留下遗书。写遗书的人更可能使用火器、绞刑和毒药。女性更倾向于留下便条,说明她们更喜欢的葬礼安排细节。调查员可能需要一位笔迹专家,确保笔记的真伪。

戏剧性VS现实 Dramatic vs. Realistic
自从悬疑写作的黄金时代以来,法医科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9世纪的病理学家们毫无疑问地接受了部分假设,比如根据体温变化来确定死亡时间的简单公式,而现代法医们在使用这些假设时会非常谨慎。尽管如此,使用这些简单公式还是有塑造戏剧性的理由,而且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样做是正确的,研究者也可以假设结果是可靠的。
如果GM为了现实的目的在历史背景中应用现代法医理论,而pc也在应用历史上的理论,那么当玩家成功的技能检定造成不准确的结果时,他们可能会感到沮丧。GM应该告诉玩家是适用戏剧性还是现实的惯例,尽管角色可能没有理由怀疑他们的方法。

离线 cmoon

  • Knight
  • ***
  • 帖子数: 496
  • 苹果币: 2
  • 你的沙制的绳索
Re: 泛统悬疑/泛统推理 gurps mysteries 第二章
« 回帖 #3 于: 2020-07-29, 周三 21:54:52 »
死亡原因
死亡原因会留下明显的证据,有经验的调查员能在现场发现一些证据。其他证据要到尸检后才能显现。如果GM描述了一些非典型的推定死亡原因,那么这可能是一个重要的线索,一切都不像看起来得那么简单。

窒息Asphyxiation
窒息不是常见的一类谋杀。通常情况下,窒息死亡指的是被用手或绳索勒死,但也包括溺水和绞死。
窒息死亡需要近身。在搏斗过程中,杀手需要与受害者密切接触。要扼死一个健康且清醒的成年人是很困难的。通常,勒杀是性侵犯的一部分,攻击者在犯罪过程中试图让受害者保持沉默。受害者往往会被束缚起来;受害者有时会因疾病、酒精或药物而丧失行为能力;受害者可能是一个孩子;或一个老人。
调查员应该寻找:
瘀点/瘀斑——由于受害者眼睛、脸部、心外膜和肺部的细小血管破裂而产生的出血点(pinpoint hemorrhages)。
用绳子、绳索、领带、布、裤袜或其他物体勒死受害者所产生的勒痕。受害者的颈部会有淤青和缢沟(furrow)。勒痕可以表明使用者的使用模式。如果勒痕向上倾斜,那么受害者可能是被绞死的。如果它是水平环绕颈部的,受害者就是被勒死的。
在鼻子、下巴或嘴唇上的挫伤或擦伤,是由用类似枕头闷死受害者的方式的凶器或手造成的,或者是被手掐住鼻子和嘴造成的。如果颈部的舌骨和甲状软骨断裂了,这可能意味着受害者是被亲手勒死的;在尸检过程中,可能会意外地留下类似的痕迹。
在溺水者入水时还活着的情况下,他的气管、嘴巴和鼻孔周围都会有细小的白色泡沫或泡泡。类似的泡沫也可在心力衰竭、药物过量和脑部损伤的案例中发现。
很难判断在水中发现的受害者是被淹死的,还是在死后掉进或被扔进了水里。无论哪种情况下,水都会进入肺部。通常情况下,如果受害人是在水中被发现的,并且其他死因都被排除了的话,法医会判定死者是溺水而死。

烧死Burns
出于悬疑感的需要,被烧焦的尸体身上的关键问题有:尸体的身份;死者是在火灾之前或之后被杀的;以及火灾是否是其死因。没有在实验室进行过检测,就不可能区分死前烧伤和死后烧伤。(某篇重要的法医文献认为人体自燃是“荒谬的,不值得进一步讨论”。)
火灾后发现的尸体并不都会被烧焦或毁容。如上所述,很难用普通的火来火化尸体。尸体可能没有受伤的迹象,也可能只有三级和二级烧伤。烧焦的尸体经常会因为高温损伤肌肉纤维而摆出一种斗拳状姿势(pugilistic pose)——上身看起来就像一个将手放在胸前的拳击手。这个姿势与人在火灾前是死是活没有关系。同样,水泡也会在人死后形成。
调查员应该进行血液测试,查看血液中的一氧化碳含量是否致命。因吸入烟雾(一氧化碳中毒)而死亡的尸体的鼻孔、口腔、喉咙和肺部通常都有烟尘。当然,没有烟尘并不意味着这个人在火灾发生前就死了。人体器官也会因此呈现出樱桃红色,但这也可能是由氰化物中毒或身体长期暴露在寒冷中造成的。吸入热空气很少会灼伤肺部。
如果GM需要描述燃烧,有六种不同的类型:火焰燃烧(实际接触到火导致),接触烧伤(由于接触过热表面导致),辐射热烧伤(热浪导致),烫烧伤(过热液体导致),化学烧伤(由于强酸、碱和其他物质而产生水泡),和微波燃烧(罕见)。由香烟和热熨斗造成的烫伤和接触烧伤通常是虐待儿童的迹象。
烧伤通常被描述为一级烧伤(表面烧伤,如晒伤),二级烧伤(轻微组织损伤,形成水泡),三级烧伤(皮肤各层受损,皮肤干燥,像皮革一样,没有水泡),四级烧伤(皮下组织受损)。
法医们通常会通过DNA、牙科记录或x光片与疑似受害者的医疗记录进行对比来识别严重烧伤的尸体。

电击Electrocution
触电致死并不常见——使用这种方法进行的杀人和自杀也很少见。电击会导致烧伤、肌肉收缩而导致骨折、心律失常,并对大脑控制呼吸的部分造成致命性的伤害。
如果杀手在受害人洗澡的时候把插在浴缸里的电器仍进去,受害人通常会死去。在大多数情况下,不会有电烧伤(电流会分散在大部分的皮肤上)。如果用于电击的道具被拿走,那么死因可能会被误判。一般的保险丝或断路器通常不会对触电反应。如果把电击装置插在一个有接地故障电流断流器的插座上(现代厨房、浴室和外面的插座都需要接地故障电流断流器),电流就会在触电发生之前被切断,这会让杀手非常懊恼。
一个触电的人在失去知觉前可能会大喊大叫。立刻进行急救应该可以挽救一些受害者;在少数情况下,心脏可以自行调整其节律。

毒杀Poisoning

中毒身亡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常见,但在舒适推理故事中却是家常便饭。处方药、非处方药和大量的家用化学品都可能导致死亡。历史上最常见的毒物——砷、氰化物和士的宁——以及大多数现代化学物质都很容易通过现代毒理学检测而被测试出来。许多法医办公室通常会对进入他们办公室的70岁及70岁以下的尸体进行全面的毒理学检测。
从TL5开始,化学检测就可以检测出尸体中有无微量的毒药了。检定对抗法医学,诊断-3,化学-5。修正:没有合适的实验室-5到-10;稀有或不明成分的毒药-5及以上;在第一次中毒后每多一剂+1。(第79页列出了历史上第一次能够对各种毒药进行检测的具体日期。)
受害人可能会发现毒药。(见B437-438页,CV73-76页)
当怀疑是中毒时,调查员应询问受害者是否抱怨过头痛、有神志不清、嗜睡、抽搐、腹泻、呕吐、肌肉痉挛或胃痛的症状。胃痉挛和胃痛是典型的砷中毒症状。氰化物中毒则会导致抽搐、恶心和呕吐,还会使得人呼吸困难、鼻子、嘴巴和喉咙感到刺激,呼吸还会伴有苦杏仁味。士的宁中毒会引起痉挛、恶心和呕吐,但会引起与破伤风类似的强烈的肌肉收缩。肌肉收缩会扭曲身体,使其向后拱起,只有脚跟和头顶触地,脸上固定的笑容被称为痉笑。检查受害者胃里的东西、垃圾、盘子和各种,以及受害者最后一餐中任何未吃的部分,看看有没有未被其服用的毒药。
寻找毒药的数量和意外剂量或自杀的可能性。通常情况下,女性更有可能使用毒药杀人(或自杀),因为它几乎不涉及与受害者的身体接触和最小的混乱。通常情况下,投毒者需要接触到受害者的食物,特别是如果投毒者想确保只有他的受害者受到伤害的情况下。大规模的中毒事件,比如1982年在芝加哥发生的泰诺产品篡改案,也需要获得用来投毒的产品和毒药(氰化物)。调查人员应该意识到,有时,产品篡改事件是谋杀的幌子——投毒者试图通过将篡改过的产品投放市场来掩盖他杀人的意图。(译注:1982年,有人通过向泰诺速效胶囊内投毒,杀死了共七人,泰诺公司发布了1000美金的悬赏寻找凶手,但警察只找到了几个有嫌疑的人,因此这个案子至今未破,泰诺公司的赏金也并未取消,如果你对此感兴趣,说不定可以破解这个悬案)

常见毒药Common Poisons

下面列举了小说和现实犯罪中常用的一些毒药。某些常见毒物,以及中毒规则会在p.B437-439中再作讨论。 其他更具异国情调的毒药可以在GURPS Covert Ops中找到更多(见See pp. CV73-76)。
这里列出的毒药有对物品藏身(在给药前把它们藏在投毒者的身上)和手上功夫(在别人不注意的情况下给药)的修正。运送和使用毒药的难度可能会给调查人员提供一些线索,说明哪些嫌疑人可能会中毒。
锑(TL3)的作用与砷非常相似(p. B439);锑常常被作为吐酒石使用,吐酒石是维多利亚时代出售的一种药物,还被用作镇静剂(译注:如果你想知道更多的话,吐酒石有催吐的作用,在厕所里被排出肠道的吐酒石还会被回收,在不知道洗没洗干净的情况下再次进行使用)。它有一种轻微的苦味(味觉检定-3,第B437页有更多关于尝试毒药的检定)。物品藏身检定+2;手上功夫无修正。1美元。LC3。
三氧化二砷(TL1)是砷的常见有毒形式,是一种白色粉末,可作为一种接触媒介毒药(或呼吸媒介毒药)。不当处理的压制木材,潮湿或发霉的墙纸或墙漆(通常是谢勒氏绿(译注:有人猜测拿破仑就死于谢勒氏绿墙纸造成的砷中毒)和巴黎绿),以及摄入被污染的井水,都可能导致砷中毒。慢性砷中毒会导致指甲和脚趾甲出现典型的白色横纹。主要症状是吞咽后会剧烈腹痛,吸入后咳嗽、流鼻涕和喉炎。作为一种消化剂,它有一个小时的延迟和需要进行对抗HT-2的检定。造成每小时8次的1d毒伤害。三氧化二砷没有味道。物品藏身检定+4;手上功夫+2。1美元/剂。LC3。
阿托品(TL5)是狼毒(颠茄)和醉心花(曼陀罗)中的主要毒素,是一种消化媒介毒药或血液媒介毒药。天然的这类植物也是消化媒介毒药(TL0)。症状包括口干、视力模糊、脉搏加速、谵妄、癫痫和昏迷。作为注射剂,延迟1分钟。作为一种口服剂,它有15分钟的延迟。伤害是2点,每15分钟重复一次,进行对抗HT-6的检定,持续5小时。受害者在第一次HT检定失败后会-4 DX和-2IQ。效果停止后,进行对抗HT的检定,以免永久损失1 HT;如果有医生在场,这个检定会+2。和大多数生物碱一样,阿托品有明显的苦味(味觉检定+2)。物品藏身检定+2;手上功夫无修正。每剂20美元(注意:是用于医疗用途的小剂量)。
毒扁豆碱(TL7)是应对大剂量阿托品中毒的最后手段。进行vs HT的检定;在大失败时,它会导致心脏病发作(B429页),但在其他情况下,它会阻止阿托品对患者的身体造成进一步的伤害。LC2。
巴比妥酸盐是一类由巴比妥酸衍生而来的合成化合物;基础化合物在TL5就存在了,但有用的衍生物到TL6才会出现。可以将其作为被过量服用的镇静剂或止痛药(p. B441)使用,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物品藏身检定+4;手上功夫检定+2。50美元。LC2-3。
肉毒毒素是由肉毒梭菌产生的,这种细菌可以在厌氧条件下的食物中生长;氧气对它来说是有毒的。由于需要在无氧条件下培养这种微生物,故而很难生产这类毒素,但现在它被用作美容手术的替代品。毒素消化与作用会延迟2小时。进行对抗HT-2的检定;如果检定成功,毒素会产生4d毒性伤害。失败会导致会完全麻痹(B429页),需要进行对抗HT的检定才能继续呼吸。如果第二次检定失败,受害者也会无法呼吸,就像闷窒一样(pp. B428, 436)。急救可以维持对象的呼吸(第B425页)。每半小时进行一次急救,或进行机械辅助呼吸。(要注意CPR可是很累人的,全程CPR每分钟要消耗1FP,仅仅维持呼吸每3分钟消耗1FP,如果受害者已经进行了插管并且使用一个袋子或其他设备来帮助呼吸的话5分钟消耗1FP。)如果急救失败,目标又会开始窒息。假设保持着人工呼吸,每12小时进行要进行一次对抗HT-2的检定,最多1天/2天内,就能从麻痹效果中恢复过来。无法通过味觉发现这种毒药。物品藏身检定+6;手上功夫检定无修正。价格200美元以上。LC2。
一氧化碳是一种呼吸媒介的毒药,它会与血红蛋白结合,阻碍氧气在血液中的传输。特发性症状为头痛、嗜睡和轻度的意识混乱。这是一种区域效应的呼吸剂。进行vs. IQ2的检定来意识到问题所在。一旦一氧化碳达到致命的浓度,会有10秒的延迟和一个HT抵抗检定。如果目标没有通过HT检定,他就会昏昏欲睡(p. B428), DX和IQ会-2,并开始闷窒(p. B436)。如果目标成功了,在他找到新鲜空气之前,他仍然处于生命危险中。不能通过嗅觉来察觉。通常不会通过购买买获取这种东西;可由不完全的燃烧木炭(TL1)或在内燃废气(TL6)产生。LC4。
箭毒是一种有毒的亚马逊藤蔓植物南美箭毒树的活性成分,被原始部落用来制作有毒的吹箭(TL0);在19世纪之前都没有提取的纯净物(TL5)。注射毒素没有延迟,会削弱和麻痹肌肉,最终会麻痹心脏和呼吸肌。进行vs. HT-6的检定来避免。成功会使受害者持续15-HT分钟(最少1分钟)内-5 DX和-5 ST。失败会导致完全麻痹(第B429页),需要进行vs. HT的检定才能继续呼吸。如果第二次检定失败了,受害者也会窒息,就像闷窒一样(pp. B428, 436)(见上面的肉毒毒素)。目标每半小时进行一次HT检定以从毒药中恢复。注意,箭毒不会让人丧失意识。物品藏身检定++6;手上功夫检定+4。5美元。LC2。
阿托品和新斯的明的联合疗法是箭毒的解药,但30分钟后才会生效。
氰化物(TL4),包括氰化氢(一种呼吸毒素,溶解在水中形成氢氰酸(也被称为甲腈)),氰化钾和氰化钠,消化和血液中毒。氢氰酸是一种消化、血液和接触毒素。通过吸入或注射,或在接触或消化形式延迟15分钟后生效,每剂造成4d毒性伤害;中毒者心脏骤停。可通过微苦的杏仁味(味觉检定-2)进行察觉。(然而,大约有一半的人闻不到它,也没办法进行味觉检定。)藏物于身+6;手上功夫+4。2美元/剂。LC2。
氰化物会在血液中分解,如果在头几天内没找到尸体的话,就不可能在尸体中被检测到。在尸检中发现氰化物并不一定意味着受害者中毒了。许多普通合成材料在燃烧时也会产生氰化物,其含量虽不足以致人死亡,但在某些测试中却足以显示出含有氰化物。氰化物也可以在正常分解过程中产生,这也会对实验室测试产生误导。
碎玻璃:一种物理性的“毒药”。“玻璃锋利的边缘会在消化道上造成许多伤口,导致内出血,如果这还不能杀死受害者,还会给他带来感染的风险。”
碎玻璃对消化系统的直接影响是对要害部位造成1d穿刺伤害(见p. B399)。盔甲也无济于事。在此之后,应用可选的流血规则(见第B420页),即使它不是用于普通伤害。如果这还没有杀死受害者,进行对抗HT-1的检定以避免腹部感染(见p. B444)。LC4。
蓖麻毒素是从蓖麻籽(蓖麻)中提取的一种血液、消化或呼吸毒素(TL5);天然种子也是消化毒药(TL0)。毒素有8小时的延迟。进行 vs. HT2的检定。如果目标成功,他就会受到3d毒素伤害。幸存者必须进行对抗HT的检定,或因器官损伤而永久失去1HT。一次由主治医生进行的成功的医师检定可以给予这些HT检定+1。没有独特的味道。藏物于身+6;手上功夫+4。1美元。LC1。
士的宁主要是一种消化毒素,当然士的宁尘埃也可能是呼吸毒素(TL5)。在犬扣植物(Strychnos nuxvomica) (TL0)中产生。其效果是所有肌肉立即开始抽搐收缩,在15分钟后开始剧烈抽搐,这种抽搐是一种持续5分钟的疾病突发/癫痫(第B429页)。抽搐开始五分钟后,每隔五分钟进行对抗HT-6的检定。如果检定失败,则癫痫继续,角色损失2 FP。癫痫会至少持续一个小时。如果他成功了,癫痫就会停止;目标损失2 FP。如果目标的FP消耗达到了10点,他的呼吸肌肉就会瘫痪,他就会窒息,就好像闷窒了一样。(见B428、436-37页)。经过2个小时,瘫痪结束。抽搐会产生一种独特的面部表情,痉笑;确认死因的检定+4。士的宁有强烈的苦味(味觉检定+3)。藏物于身+6;手上功夫+4。5美元/剂。LC2。
虽然本质上不是毒药,但通过向静脉中注射空气来杀死一个人是可行的,但也很困难,这会导致心脏病发作(p. B429)。但需要相当大的空气量(100-250立方厘米)(译注:如果你对此没有什么印象的话,这意味着你要往死者血管里打进接近一罐可乐体积的空气),这通常意味着需要使用固定的静脉输液管道。与流行小说相反,空气的量意味着它很容易在尸检中被检测出来。

边栏:处理尸体Disposing of Bodies
毫无痕迹地处理掉一具尸体是极其困难的。在倒塌的世贸中心和坠毁的哥伦比亚航天飞船中,人们仍能找到可辨认的人类遗骸。瑞士登山者在1991年发现了一具自公元前2800年就被冻结在冰川中的尸体。如果凶手需要隐藏一具尸体,这里有一些建议。
●把尸体埋在偏僻的地方算是种传统。杀手需要一个地方,在那里他可以进行挖掘和泥土的痕迹也不会被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食腐动物、昆虫和细菌会把尸体变成骨架。埋在地下的尸体腐烂速度很慢,比在露天的腐烂速度慢8倍。生石灰(氧化钙)会将水分排出体外,从而加速分解。它还能阻止食腐动物和蚯蚓把尸体带到地表。分解的速度取决于土壤。人们在有橡木水、沼泽水和含砷量高的土地上发现了很早以前的残骸。暴露在干燥气候下的尸体可能会变成木乃伊,并保存数十年或数千年之久。通过探测松软的泥土和训练有素的尸体嗅探犬,人们可以找到被埋葬的尸体在腐烂过程中产生的热量和甲烷气体。
●焚尸也是一种传统。焚尸需要两三个小时的高温(1238ϒ到1490ϒF),以减少焚尸产生的骨灰和碎片。为了防止被发现,这些骨头会被碾碎并被灰烬复盖。一个能通过合法途径进入火葬场的杀人犯可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逃脱侦查。如果没有火葬场可以利用,人们可以使用尸体的脂肪,将其放在一个大烤架上进行燃烧。大型的陶瓷窑也可以达到这种温度,据说这么做可以在陶器上留下吸引人的红色釉面。
●将尸体丢进水里或扔在海上也是一种传统。尸体通常会下沉,但衣服里的空气可能会使尸体留在水面。一旦尸体沉入海底,它就会一直留在那里,直到腐烂产生的气体把它带回到水面上。重物或厚重的衣物会延迟,但通常不会阻止这种浮起。腐烂的速度取决于水温、盐含量以及水是否在流动。沉在像海洋或五大湖那样冰冷的深水中的尸体可能永远不会浮出水面。在气候温和的河流中,一具未加重量的尸体会在春季的2 - 5天内浮上水面,在初冬的10 - 14天内浮上水面,而在深冬的时候可能根本不会浮上水面。一般来说,尸体在水中分解的时间是在空气中分解的两倍。
●把尸体丢在荒芜的荒野里留给食腐动物可能会奏效。大型食肉动物会拖着尸体走一段适中的距离,然后用残骸盖住它,或者把尸体埋起来备用。生活在太平洋西北部的土狼能在28天内将一具尸体变成骨架,2个月内就能将大部分骨架弄得支离破碎。一年后,这些骨头会被散步到方圆1000英尺的地方。在动物粪便中可能发现牙齿和骨头的碎片。大多数尸体都是在距离小径或道路50到200英尺的范围内被发现的,因为在崎岖不平的地形上移动尸体是很困难的。
●将尸体紧紧包裹在储物柜中。马萨诸塞州的一名妇女谋杀了她的丈夫,并将他的尸体用胶带捆在冰箱里藏了13年。在她临终时,她躺在床上承认自己杀了人,尸体才被发现。
●1949年伦敦的一个杀人犯使用硫酸毁尸。大量的酸会使尸体变成一种无法辨认的粘稠物质(仍有可能通过DNA测试)和一些骨头。结石、牙齿填充物和牙冠也可能幸存下来。毁尸需要大量的酸,并会产生有毒的烟雾。
●1985年,康涅狄格州的一名男子使用削木机毁尸。他把妻子的尸体冷冻在一个大冰箱里,用电锯把尸体肢解,然后把尸体塞进了租来的碎木机里,出口对准了当地某个湖泊的滑道。警方在河岸上找到了一些头发、小骨头和牙齿碎片,并提取了足够的DNA,其结果与该男子失踪的妻子相匹配。谣传有组织犯罪的成员会将尸体放入肉品加工厂处理。
●将尸体与战争、大规模灾难和疾病爆发的受害者的尸体混杂在一起也能将其隐藏起来,只要没有人仔细观察它,就没人会意识到这具尸体的死因与其他受害者不同。

离线 cmoon

  • Knight
  • ***
  • 帖子数: 496
  • 苹果币: 2
  • 你的沙制的绳索
Re: 泛统悬疑/泛统推理 gurps mysteries 第二章
« 回帖 #4 于: 2020-07-29, 周三 21:58:10 »
伤口Wounds
很多受害者都会有伤口。表皮脱层(Abrasions)(擦伤)、挫伤(contusions)(碰伤)、挫裂创(lacerations)(割伤)、刺伤和枪伤是最常见的。
表皮脱层和挫伤有时会显示出创造它们的物体的图案或形状。如果使用足够的力量,精细的细节,如击打人用的管子末端的螺纹或打击手的轮廓都可以被清楚地看出。
枪伤算是刺伤的一种。法医无法从伤口的大小判断出武器的情况。甚至详细的检查也无法区分空心弹和圆头弹造成的伤口。步枪的枪伤不同于手枪的枪伤,因为步枪子弹的发射速度更快,攻击时动能也更大。
很容易混淆子弹进入和出去时造成的伤口,特别是如果枪口开枪时距离受害者超过三英尺时。在三英尺或更短的距离内发射的子弹会留下烟灰、未燃烧的火药和火药烧伤,这能够帮助调查者确定误差在半英尺左右的开枪距离。
切刀和切肉刀、斧头和砍刀会在受害者的骨头上留下明显的损伤。对骨骼的微观分析可以大致区分出武器的类型。
刺伤也不能保持形状。皮肤是有弹性。刀伤可能会更长,更短,或者与刀的宽度相同。深度可以是更深,更潜,或等于刀片的长度。当有很多刺伤时,法医可以通过比较多个伤口来估计刀的大小。法医无法分辨出武器是单刃还是双刃,或者刀刃是直的还是锯齿的。他无法将刀与伤口匹配,除非武器的一部分在折断在了身体里。
“L”或“Y”形的刺伤意味着受害者在拔出刀子时移动了。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攻击者在攻击时扭转了刀子。
冰镐造成的刺伤不同于刀伤,看起来更像是0.22口径子弹或猎枪子弹造成的伤口。事实上,如果伤口没有流血太多的话,冰锥的伤口可能不会在粗略的检查中被注意到。

其他犯罪现场证据OTHER CRIME SCENE EVIDENCE

因果主宰世界;它们可能是海市蜃楼,但却是始终如一的海市蜃楼;在任何地方,除了在亚原子物理学中外,每一种结果都有一个原因,而且这个原因是可以找到的。
——特雷维斯·塔兰特(Trevis Tarrant),《好奇的塔兰特先生》(译注:查尔斯·戴利·金的推理小说,而塔兰特是一位推理爱好者。塔兰特还有一名叫加藤的日本管家,是日本派来的间谍。)[/size]
理论上,两个表面之间进行的任何接触都会在这些表面上留下痕迹(译注:罗卡理论)。近年来,法医设备变得更加敏感,使得调查人员可以将各种痕迹证据与嫌疑人进行匹配。然而,有用的法医证据,如指纹或DNA与嫌疑人,只在5-10%的犯罪现场中会被找到。这一部分是对这些证据的一个非常简短的介绍。参与到以法医为重要导向的刑侦冒险的GM和玩家可能需要看看参考书目中的一部分。
警察部门在如何使用其有限的人员、实验室和预算方面必须要考虑到现实因素。并不是每个案子都需要进行全面的调查。一个有敏锐的警探可能会在一个看似微不足道的案件上与上级争夺额外的资源。私家侦探有其委托人所能提供的一切资源来检查和测试警方保留了的所有信息。如果犯罪现场已经被开放,而且没有被污染太多,私家侦探也许能够靠自己找到关键信息
其他武器(如烤肉叉、螺丝刀和剪刀等)造成的伤口,都有可识别的模式。
调查员应该检查伤口的位置,但要记住,在搏斗中,受害者可以也会移动。在枪手开始拔出手枪开火和他真正开枪之间有一个微小但极其重要的延迟。子弹可能会击中受害者的侧边或背面,即使在射击时射手和目标都正对着对方。
然后查看受伤的人数吧,但请记住,人,尤其是醉酒的人,可能对疼痛有很强的抵抗力,而且在受到致命伤害后还能保持良好的活动状态。
寻找受害者手上和手臂上的防御性伤口,这表明他在战斗中试图阻挡武器或击打。如果没有防御性的伤口,受害者可能是睡着了,失去了知觉,或者受到了惊吓。

血液溅射Blood Spatters
暴力犯罪往往涉及到大量的流血。首先,调查员需要找到血液的位置。新鲜且未与其他材料混合的血液很容易被识别识别。鲁米诺和其他试剂能显示出清洗或擦拭另一个表面后留下的微量血液。其他化学物质,如Hemident(译注:这里应该说的是ODV公司出的Hemidenttm血痕预实验试剂条,以联苯胺为主要成分),可以将人与动物的血液和其他红色污渍(如制动液)区分开来。需要进行实验室检测才能确定血液是人的,并测试血型和分离DNA。
血迹产生了多久很难判断,但专家们可以从它的大小、形状和位置判断出很多信息。如果受伤的身体部分在流血时移动,斑点的形状可以显示出移动的速度和方向。滴血产生“低速”模式。这些液滴的形状和大小能告诉调查员血液下落的距离。(最高可达72英寸。从72英寸以上的高处落下的血液与从72英寸以下落下的雨滴产生的图案相同。当攻击者用类似球棒或拳头的东西攻击受害者时,血液从移动的身体部分流出或排出,产生“中等速度”的模式。血液高速流动,通常在枪伤后,产生“高速”模式。速度越高,单个血滴就越小。血点的大小也揭示了它从源头移动的距离(血点越大,距离越大)。从枪伤中流出的血液会撞击附近的墙或物体,形成紧密的小血滴;血液撞击到更远的物体时,会产生更大的血滴,分散的范围也更广。血液落在一个倾斜的表面或墙壁上会产生与落在地板上截然不同的模式。“接触污迹(Contact smears)”指的是一个带血的物体摩擦或接触了另一个表面。
寻找溅出血液的数量、形状、大小和位置,弄清楚血是如何溅射出来的的。检查,以确定血点是人类的血液,并收集实验室样本的血型和DNA匹配。

子弹和弹壳Bullets and Casings
只要子弹没有严重损坏,专家就可以将一颗子弹与同一武器射出的其他子弹相匹配。我们用枪管在子弹射出时留下的膛线图案进行匹配。像霰弹枪这样的无膛线武器是不能用这种方式进行匹配的。当子弹发射时,根据后膛、抽壳钩(extractor)和/或抛壳挺(ejector)在弹壳上留下的标记,发射出的弹壳可以与来自同一武器的其他弹壳相匹配。如果没有缴获到的武器,弹道学专家就无法将缴获到的子弹和缴获到的弹壳进行匹配,但他可能会说这两枚子弹都是用同一种型号的武器发射的。
要找回子弹和弹壳。不能用刀从墙上挖子弹。要移开周围的墙体,让实验室人员取出子弹。切勿将铅笔或其他物件插入枪管,以免损坏膛线的痕迹。弹壳又圆又轻——因此它们会滚动,很可能会被风吹走或踢开。较小的弹壳甚至可卡在鞋底上,就这么被调查员给带走。
如果侦探没有找到可疑的枪支,他可以拍摄子弹外壳或子弹的数字图像,并通过国家弹道学数据库(national ballistics database)进行比对。目前,这个数据库只包含了犯罪现场的图像。马里兰州和纽约正在进行数据库方面的试验,这些数据库包含了在他们州销售的每一件枪支的制造商提供的子弹和弹壳的图像。(截止至2004年底,这些数据库都没能调查人员提供线索。),目前有关于在全国范围内都对扩大这项计划进行着讨论,人们对数据库的成本、准确性和搜索时间十分担忧。请记住,计算机并不能将图像与证据相匹配。它提供了最有可能的选项。然后,专家需要将当前的证据与过去犯罪现场的实际证据进行比较。

DNA
DNA是携带每个人遗传信息的分子。它被用来区分个体。除了同卵双胞胎外,每个人都有不同的DNA。它可以从大多数身体组织中进行提取,包括头发(如果有发根的话)、血液、唾液、汗液和各种体液。核DNA(来自有细胞核的细胞)和线粒体DNA(存在于大多数细胞中,但为同一母亲的每个孩子所共有)各自有单独的测试。
DNA检测很复杂,需要在实验室内进行。目前的检测方法,需要24小时从样本中提取DNA,然后用2到3小时进行鉴定。DNA检测的需求很大;实验室常常积压了数周或数月的鉴定请求。鉴定不能匹配整个DNA链,在统计学上,这一比例的DNA除了用与嫌疑人进行比较之外,不太可能用于与所有人进行匹配。
在几乎所有的体液或组织中都能找到DNA。可以判断一个DNA样本中是否有两个或更多的供给者,这样实验室就可以确定嫌疑人和受害者的血液是否混合在了一起。试验所需的DNA样本数量逐年减少。一些专家预测,到了2020年,实验室将能够从潜指纹(latent fingerprint)中的有机物质中提取DNA。
要从嫌疑犯处获取DNA样本。研究者可能需要他们的许可或法院命令才能得到参考的样本。或者他可能会从嫌疑犯的香烟上或嫌疑犯喝水的杯子中得到样本。如果没有嫌疑人,将DNA信息输入数据库可能会找到与其他未破案的案件或有前科的罪犯相匹配。
在这一点上,DNA虽然不能伪造,但血液或其他液体可以被放入犯罪现场。
弹道匹配并不能伪造,但子弹和弹壳可以被放置在犯罪现场。也有各种各样的方法能使弹道匹配变得更加困难,如使用特殊制造的子弹,小口径的子弹被放在在较之稍大的弹壳中,并从较大为大弹壳设计的武器中进行发射。在发射时,小子弹只能因为枪管而留下浅浅的痕迹,而且“显然”与发射武器的口径不符。

指纹Fingerprints
指纹是由每个人的手和脚上的摩擦脊产生的。指纹是在孕育期间形成的,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并且在一生中都保持一致。即使是同卵双胞胎也有不同的指纹。指纹可以是“明显纹”(很容易看到),如果是用墨水、血液或在像腻子那样的柔软表面上制造的。它们也可以是“潜指纹”,由少量的汗水和皮肤油脂产生。潜指纹可以通过各种化学物质和粉末显现出来。指纹的质量取决于嫌疑人手指上的汗液量、印记的表面、处理表面的方式以及指纹形成的方式。
指纹可以在包括人体皮肤在内的许多表面上修复,成功率各不相同。它们无法从粗糙的表面如砖、岩石、石头、未完成的木材和布料中修复。
专家无法告诉调查员指纹的时间,只能说它是在该表面被最后一次清洗之后形成的。如果指纹是在公众无法接触到的地方被发现的,而非在嫌疑人无法接触到的地方,那么指纹对调查将是最有用的。洗,擦,或者只是常规接触其他表面都会破坏指纹。要寻找指纹,但如果没有发现,也不要感到惊讶。许多罪犯都知道在犯罪现场戴手套,或者在作案后进行清理。
要在嫌疑人可能会忘记进行清洗、戴上手套或脱下手套之前接触过的地方寻找指纹。要在找到的手套里面寻找指纹。不要期望在枪支上发现指纹;它们的表面是特制的,为了避免指纹油脂对金属的腐蚀。不要期望在弹壳上发现指纹;弹壳表面很小,在装弹和点火过程中,任何痕迹都容易被擦去。
如果侦探确实发现了指纹,那么指纹的质量可能不足以进行匹配。错误匹配的案例很少,但不是没有可能。三名联邦调查局高级审查员和一名法院任命的外部审查员将俄勒冈州的一名律师错认为是参与2004年马德里爆炸案的一员。西班牙当局则单独确定了真正的罪犯。
指纹是可以伪造的。目前还没有犯罪分子伪造指纹的案例,某个有想法的囚犯在后来的犯罪现场用一个带有他指纹的物体来破坏指纹比对的有效性。(当然计划失败了,他的同谋也坦白了。)不幸的是,一些警察在逮捕或审讯时从嫌疑人触摸过的物品上提取了潜在的指纹,然后声称在犯罪现场发现了这些指纹。确保恢复的指纹有适当的文件记录,以避免伪造。
搜索计算机指纹数据库可能需要数小时或数天,除非调查人员能够缩小搜索范围,提供一些有关嫌疑人的信息,如性别、种族或年龄。记住,电脑是没办法匹配指纹的。它只能为人类专家提供了可能的匹配选项。
[size=12pt]
火药残渣Gunpowder Residue

当火器开火时,会产生一团由底火材料(主要是铅、锑和钡)和未燃烧或部分燃烧的粉末组成的残留物。这些残留物会附着在皮肤、衣服和离枪口一英尺左右的任何东西上,但可以被肥皂和水轻松清除,或者直接与其他表面接触就可以进行清理。对火药有多种测试,应该在武器发射后几小时内使用。
可以在嫌疑人的手上和衣服上寻找火药残留物。如果没有找到,这并不意味着嫌疑人没有开枪。在已知的自杀案例中,约有30%的人用手枪自杀时没有发现火药。如果残留物存在,这也可能是一个假信号,也许是嫌疑人碰过含有铅或锑的东西。检查以确保在测试前逮捕和接触嫌疑人的警官在接触嫌疑人之前的几个小时内没有开过枪,或用过手枪[/size]。


笔迹和文档Handwriting and Documents

有各种各样的试图匹配笔迹与已知样本,以及试图匹配打字机和打印机的痕迹的技术。与复印机、传真机和电脑打印机的痕迹进行匹配比较困难,但这是可行的。有时也可以根据所用的纸张或墨水来匹配文件。


工具痕迹Toolmarks

枪械匹配是工具痕迹分析的一个分支。许多工具在使用时会在较软的表面上留下印痕。这些痕迹通常可以在显微镜下与工具的类型相匹配,如果能找到工具的话,也可能与工具本身相匹配。

其他实物证据Other Physical Evidence

灰尘、纤维、玻璃、油漆和花粉都可以与参考样品相匹配。对于头发是否可以与特定的人进行匹配,存在着争议。
寻找任何蛛丝马迹,特别是如果它看起来不合适的时候。小心被警察、旁观者或法医专家污染的犯罪现场。
不要忘记寻找那些显而易见的东西——电话留言、来电显示记录、电话账单、预约簿、电脑记录、pda(这里应该说的是掌上电脑)、任何可能会拍摄到犯罪现场的监控摄像头拍摄的视频、轮胎痕迹、鞋印等等。

离线 cmoon

  • Knight
  • ***
  • 帖子数: 496
  • 苹果币: 2
  • 你的沙制的绳索
Re: 泛统悬疑/泛统推理 gurps mysteries 第二章
« 回帖 #5 于: 2020-07-29, 周三 21:59:00 »
GM注意:游戏机制GM Note: Game Mechanics
通常你会想给你的调查员准确的犯罪现场信息,比如死亡时间,这能引导他们找到其他线索。但法医学不是一门精确的科学。如果你想引入错误的可能性,你应该为相关的角色进行技能检定。
第一反应者在刑侦或Law Enforcement 技能(第C58页)上有10或11。如果犯罪现场特别恐怖,就要对其添加罚值。失败意味着警官犯了一个小错误,比如碰了什么东西,或者让多个目击者呆在一起太久,或者让错误的人进入了现场。大失败意味着错误地污染或破坏了关键线索。
警探和专家有其存在的意义,刑侦技能检定收集物证,犯罪学技能检定收集解释。侦探需要是自己进行检定还是把检定留给专家取决于部门的资源和你的冒险是戏剧化的现实还是电影化的现实。证据技术人员的Perception为11,犯罪学技能和刑侦技能为13到15。
尸检需要法医进行鉴定和诊断。法医昆虫学、法医人类学和法医牙科是刑侦的子技能,缺省为-4。
根据部门的规模和案件的明显重要性进行调整。根据查找和解释物品的难度,应用合理的修正。例如,在玻璃推拉门上发现并保存一个潜指纹,对犯罪学和刑侦有+1。在人类皮肤上发现同样的印记是-4,必须在印着后的12小时内完成。
需要调查员粗略描述他们在哪里搜索。才能确定他们发现了什么。(有运气或有常识的调查员可能会得到他们没有要求得到的信息。)
你通常会进行检定来让每一个PC(或者每一个npc)收集犯罪现场的信息。你可以给每个PC调查员一次检定来解读信息或取PC团队中最好的一次检定作为结果。让PC在得到重要的新证据时进行额外的解读检定。
使用官员或专家的写作技能(通常是11或12)来撰写报告,根据官员完成报告的时间,有+1到+3的加值。失败意味着某些东西被遗漏了。大失败意味着一些极其重要的东西被忽略了

辨认尸体Identifying a Body
悬疑小说中最经典的手法之一就是误认严重受损的尸体。在之前的几十年里,人们可以通过指纹、检查牙齿和计算骨骼的碎片数量来确定尸体的年龄、性别,有时还有种族。有一些技术可以尝试从完整的头骨中重建面部。这些技术仍在使用,但正在被DNA数据库所取代。
需要找到手指、牙齿、头骨和长骨。
如果一个受过法医训练的人能够找到成年人的骨盆、头骨和臂骨,他就能合理准确地确定其性别、种族和用手习惯。他可以从腿的长骨判断身高。体重则很难确定。要根据一个没有进入青春期的孩子的骨头确定其性别也很困难。
对于牙科记录,调查员需要确定一个可能的身份,并从他们的牙医那里获得那个人的牙科记录。牙科记录几乎和指纹一样好用;一颗牙齿,甚至是下巴的结构本身就能识别一个人。牙科记录出错的情况很少见;当然,也有一些不存在牙医记录的案例,罪犯欺骗保险公司,骗取医疗补助,以及隐藏他们所做的工作,以向国税局隐瞒收入的案例。
指纹记录能够识别之前被定过罪的罪犯、军事人员、任何拥有联邦安全许可(许多行政工作都需要这个许可)的人、在许多州持有枪支许可证的人等等。雇主的档案中也可能有雇员的指纹记录。
DNA数据库要小得多。数据库内通常仅包括了军事人员和一些罪犯的数据。如果侦探如果找到了受害者的可能身份,他可能会找到受害者牙刷、梳子或梳子上的DNA。DNA测试通常需要数小时到数天的时间,比指纹测试或牙齿比对的时间要长,特别是当样本小、旧或被其他生物材料污染时。


离线 cmoon

  • Knight
  • ***
  • 帖子数: 496
  • 苹果币: 2
  • 你的沙制的绳索
Re: 泛统悬疑/泛统推理 gurps mysteries 第二章
« 回帖 #6 于: 2020-07-29, 周三 22:00:31 »
非谋杀犯罪调查NON-HOMICIDE INVESTIGATIONS
悬疑冒险其实根本不需要死人。纵火、盗窃和绑架都是会让侦探感兴趣的高难谜题。通常,非凶杀类谜题遵循惊悚故事的结构而非悬疑故事结构(见第24页)。调查员不会只解决一项犯罪,他们经常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连环纵火犯、一个盗窃团伙,或者一个精心策划的有组织犯罪团伙的勒索团伙。
惊悚故事的高潮通常会有一个固定的对抗场景,通常是在主谋选择的地点,英雄们必须拆除核弹,阻止召唤克苏鲁的仪式,或者从死亡陷阱中拯救女继承人。如果他们在战斗开始前就抓住了恶棍,他通常会透露他留下了一些炸弹或死亡陷阱,他们必须找到这些来防止灾难的发生。
阻止大的危机通常需要一系列的动作,而不是一个全有或全无的技能检定。虽然调查人员通常能有一个阻止危机和抓住坏人的贡品机会,但GM应该有能够防止冒险在一个令人扫兴的时刻结束的应急方案,如果pc发现过早恶棍的方案的话——例如,一个未被PC发现的走狗或上层人物将进行恶毒的计划。惊悚故事里的英雄们应该因为他们的聪明才智而得到奖励,因为他们能猜出情节,但在最后一幕中,他们仍然要面对挑战。

纵火ARSON
为什么纵火罪的逮捕和定罪率最低?”原因很简单。纵火犯既软弱又没有安全感,经常在黑暗中作案,常常远离人世之外。有时候他会使用延迟着火时间的方法。此外,证据经常会被销毁,如果不是被火灾销毁,那么在灭火过程中也会被消防员抹去。”
——约翰·奥尔(John Orr),前纵火案调查员,被判连环纵火和杀人


纵火一直被认为是仅次于杀人的严重犯罪。火势会迅速蔓延。被人故意放了火,即使是废弃的建筑,也会危及到所有邻居,当然,也会危及到灭火的消防队员。火是谋杀后销毁证据的传统方法。
火灾通常分为纵火(故意纵火),可疑(原因不明)和意外(非故意或恶意纵火)。
一般来说,有人会为了赚钱而故意纵火。业主为这栋建筑投了超过其价值的保险,并烧毁了它以收取保险赔偿金。通常来说,这是破产企业的绝望之举,是一种处理滞销库存的方法,或者是为了城市更新而摧毁破旧或废弃的建筑的方法。一些企业会放火来摧毁竞争对手,或者摧毁客户的库存以刺激他们重新进行订货。火灾也可能是因为嫉妒、报复、破坏其他犯罪的证据,也可能是消防员或消防爱好者为了从火灾中英勇地救人,也可能是纵火狂所为。
意外火灾的原因有很多——屁孩玩火柴、在床上吸烟、烹饪事故、加热器、烘干机和烟囱起火、闪电等等。
纵火调查会吸引众多不同的官方调查人员。在美国,地方或州的消防警察(fire marshals)通常会调查纵火行为。如果使用了炸药,司法部下属的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也会进行调查。如果有人死亡,当地警察会调查犯罪的凶杀方面。如果该建筑物已投保,保险公司也会指派一名调查员来确定它是否必须支付火灾保险单。不同数目的调查人员可能会导致官僚之间的争斗,尤其是在一个备受关注的案件中。
消防警察通常都是经验丰富的消防员。他们通常会在灭火途中,现场消防人员怀疑有人纵火时街道通知。调查人员通常会在消防员灭火的时候到达现场,他们会问一些具体的问题,比如消防员是如何进入大楼的,门窗是开着还是关着,锁着还是没锁,有没有报警,防盗和火警警报器是否在工作。
保险调查员一般在火灾被扑灭很久之后才会赶到。首先,消防部门必须找到房子的主人。然后业主需要联系保险公司并提交索赔申请。到那个时候,公司才会指派调查员。
一旦火势被扑灭,警察和保险调查员将开始检查残骸。
大火本身,以及用于灭火的水和化学物质,会摧毁大量证据。消防队员经常需要拆除墙壁和天花板,以确保他们已经找到了所有的着火点。他们可能会打破窗户,门,甚至屋顶和墙壁来通风。头发、纤维、指纹和血液等脆弱的证据很可能会丢失。如果火焰足够热,金属子弹、弹壳和武器可能会融化或消失在其他碎片之下。
寻找起火的位置和原因。如果火灾的起火点超过了一个,就要怀疑是不是人为纵火了。从最上层开始的火灾也是可疑的——用于灭火的水会对低层造成很大的损害,增加了保险上的损失。
寻找火焰以独特的“V”形向上向外扩展的迹象。烧灼点能够表明火的起源。寻找鳄纹(木材炭化)以确定火的热强度。
如果木头上有大的、滚动的水泡,那么火是迅速且强烈的。如果木头平整地炭化了,那么火的强度很低。焦化的相对深度能够告诉调查者哪部分火焰是最热的,因此在那里是起火点或燃烧时间最长的地方。
使用Perception检定、仪器和训练过的狗来寻找助燃剂(易燃液体)的踪迹。
寻找计时器或其他点火设备的残骸。火柴和汽油是青年和纵火狂使用的工具。老练的纵火犯会使用更复杂的化学品、定时器和炸药。
寻找火灾前就被移走的贵重物品和文件。
寻找明显的利益动机,比如生意失败、抵押贷款丧失赎回权迫在眉睫、巨额债务(特别是对有组织犯罪的巨额债务)。债务越重,自己纵火或雇佣专业纵火犯的可能性就越大。
寻找间接的利润动机,比如租金收入长期下降、租金受到限制、无法被轻易驱逐的租户、库存销售不佳,或者需要改造或搬迁才能生存的企业。
寻找那些不择手段的竞争对手,敲诈勒索,劳工纠纷,被抛弃的爱人,不和的邻居,和不满的雇员。
寻找行为模式,不论是纵火者的还是所有者的财务状况。保险公司有保险行业登记册,会记录火灾、盗窃和盗窃索赔的状况,你可以在这里寻找有关骗保的线索。NPC可能会被列在登记册中,尽管他的出现可能是一个线索或转移注意力。
[/size]

离线 cmoon

  • Knight
  • ***
  • 帖子数: 496
  • 苹果币: 2
  • 你的沙制的绳索
Re: 泛统悬疑/泛统推理 gurps mysteries 第二章
« 回帖 #7 于: 2020-07-29, 周三 22:01:12 »
入室盗窃BURGLARY
悬疑RPG有时涉及到找回被盗的重要物品,通常只会进行小部分的公开。私人侦探或保险调查员可以达成归还物品的交易,而不必担心需要起诉窃贼。在游戏中,被偷的物品可能比它看起来更重要。它可能蕴含着神秘力量,有隐藏在表面之下的贵重价值,或包含秘密信息。
如果pc是警察或私人安保部队,当他们收到正在进行的入室盗窃警报的信号时,他们需要快速而小心地接近。职业窃贼可能会有人负责了望,或者监视警察和安全部门的无线电频率。即使是业余的窃贼,如果听到接近的警报声也会逃跑。全国只有13%的盗窃案被侦破,所以调查员应该设法当场抓住窃贼。给他们能够抓住窃贼的公平机会。如果他们这样做了,那么GM就可以围绕着找到窃贼的主谋来设计阴谋。如果他们不这么做,那么谜团就只在于抓住这伙窃贼了。如果GM不希望窃贼被抓住,他应该让他们绕过警报。在罪犯离开很久以后,警察才会到达现场。
一旦警察到达现场,他们需要弄清楚该如何监视出口和搜查大楼。这一幕为追逐和扭打提供了充足的机会。清理建筑物是一项危险、困难的工作。搜索人员应该担心被困在大楼某处的惊慌失措的持枪窃贼的伏击。
如果窃贼已经离开了,调查员需要弄清楚丢失了什么,以及窃贼是怎么进来的。一般来说,窃贼会在夜间或周末从后方进入商业建筑,他们会使用检修门和装货码头。在工作日,窃贼会伪装成推销员、送货员或公共事业工人,从前门闯入住宅。窃贼打算破门而入的话,他们的工具会留下工具痕迹,以便调查人员能将犯罪现场与工具匹配,如果能找到窃贼的工具,也就能找到他。大约三分之一的入室盗窃案是通过万能钥匙、开锁器或不上锁的门强行入室。如果窃贼有钥匙,或者轻易就打开了一扇门,调查员应该怀疑有内应。同样,如果窃贼能够避开或关闭警报,避开摄像头,或迅速找到隐藏的保险柜,调查人员应该怀疑有内应的帮助。
如果当局怀疑有内应的存在,警察和/或保险调查员会查看每个人的就业记录,包括重要的前雇员,寻找犯罪记录和同事,最近的金融危机,分歧或其他可以表明一个员工可能是窃贼的信息。
调查人员还应该想想遗漏了什么。业余窃贼会拿走表面上看起来很贵重的物品,往往会忽略那些不容易变现的贵重物品。另一方面,如果窃贼偷了一些在街头卖得不快的特定物品,那么他们可能是直接为客户工作的专业人士,比如不择手段的艺术品收藏家或竞争对手的老板。由于专业人士往往要花数周或数月的时间仔细研究他们的目标,警方应该询问保安和工作人员,看他们是否记得任何经常或偶尔来访的游客。调查人员还可能检查安保录像带,寻找经常来访的人或进行监视的人。
调查人员通常会怀疑,事情比被告知给他们要更复杂。窃案的转折可能是保险欺诈。他们的客户可能偷了自己的财产,以获得保险,并打算在事态平息时出售“被窃物品”。客户可能给财产投了过多的保险并毁坏了它,或者毁坏了伪造的财产。调查人员应该寻找客户有无财务上问题,就和他们在纵火调查中一样。

销赃客Fences
在盗窃活动中,销赃客是有用的情报来源和中间人。销赃客和小偷一样真实存在。没有了可以贩卖赃物的市场,除了现金和食物,几乎不会有小偷会去偷别的东西。
一个传统的销赃客或偶尔做销赃客的普通商人会经营一家自己的出售积压货物,二手货物和损坏商品的商店。这为他出售从仓库、卡车或商店扒手那里偷来的货物提供了完美的掩护。销赃客更喜欢自己经营的店铺,这些店铺处理的是很少有收据的大量现金,这样非法利润就可以很容易地被洗白。销赃客通常有自己的专长领域,像皮毛和衣服,或家具和古董,但愿意贩卖各种各样的商品。有些销赃客只经营特殊商品,如艺术品或珠宝。
销赃客通常会以实际价格10%到20%购买被盗物品,然后以三分之一或一半的价格出售。对于欺骗不知道自己卖东西价值的小偷这件事,销赃通常对此不会感到不安。销赃客可能会声称真正的珠宝是假的,或者某件物品是不受欢迎的款式,或者如果没有被窃贼所忽略了的配件,它的价值就会降低。
一般来说,专业销赃库的库存中有80%是合法物品——因为库存过剩、货物损坏、工厂倒闭买来的等等。如果一个销赃客有一个稳定的赃物供应来源,他可能会合法地购买少量同样的赃物,以便把他的非法物品和合法物品混在一起,并让文件踪迹看起来合法。他的利润率与完全合法的企业差不多。他的成本更低,但他的价格也更低。销赃客靠他的销售量赚钱。
通常,在早上6点之前,销赃客就在他的商店里了,这是为了应付夜间盗窃的窃贼和送货员,以及批发商。下午,在繁忙的午餐时间偷完东西的商店扒手就出现了。一个销赃客会有一个或多个“落脚点”(车库、谷仓、阁楼和其他假名以现金租赁六个月的地方,然后清理和更换)。销赃客通常携带大量现金,以便迅速完成交易。
一个销赃客可能在他的商店里放着手枪或猎枪。有些人依靠名誉和有组织的犯罪关系来保护自己。销赃客可以是警察和私人侦探的联系人或线人。他还会向警察、商店和保险理算员提供如何减少损失的建议,同时教他的卖家如何更聪明地偷窃。一个大城市会有两到四个主要的销赃客和一些兼职的或专门的销赃客。大多数销赃客与有组织犯罪有联系,几乎可以为任何物品找到买家。
一个销赃客线人的pc可能可以找回一个被盗的物品,只要适当的费用,并承诺销赃客不会被起诉就行。如果销赃客背叛了小偷,它会要求pc许下保密的承诺。
偶尔,警察也会进行卧底行动,在那里他们会设立一个门面生意,并散布消息说这实际上是一个销赃生意。他们会购买赃物,用隐藏的摄像头记录交易过程,收集当地小偷的信息,然后在行动结束时逮捕他们的“顾客”。如果私家侦探把警察的诱捕行动错当成真正的销赃商店,事情就会变得非常有趣。

离线 cmoon

  • Knight
  • ***
  • 帖子数: 496
  • 苹果币: 2
  • 你的沙制的绳索
Re: 泛统悬疑/泛统推理 gurps mysteries 第二章
« 回帖 #8 于: 2020-07-29, 周三 22:01:40 »
绑架勒索KIDNAPPING AND BLACKMAIL
电影和书籍有时会讲述私家侦探(或者不太常出现的警察)需要从恶棍那里找到一个人或物品。在现实生活中,勒索赎金的绑架事件相对较少。在一些国家,西方企业高管、游客和政府官员会被当地犯罪分子或恐怖组织绑架以获取钱财,但这是另一种冒险了。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媒体很少报道敲诈事件。因此,GM将需要更多地关注虚构的例子,而不是现实。
通常计划很简单。这个恶棍有客户想要的东西,比如一个被绑架的爱人,或者一份证明客户有罪的或令人尴尬的文件。客户拥有恶棍想要的东西——通常是钱。通常情况下,客户会去找一个私人侦探,寻找一个可以付钱给反派的人,这个人有战斗技能,可以在被背叛时保护自己。如果一个公司或个人购买了绑架、勒索和勒索保险,这些pc可能是保险公司聘来解危机的私人安全专家。
无论调查人员如何介入,这种简单的设置通常都会出现问题。典型的复杂情况包括无法或不愿支付赎金的客户,或者某名罪犯意外地杀死了人质或销毁了勒索品,却还在虚张声势,希望无论如何都能拿到钱。如果客户和恶棍之间的交易是诚实的,那么警察、媒体或竞争对手可能会笨拙地干预赎金的交付。
一般来说,被绑架的受害者不会被杀害,除非在绑架或营救中出现严重的问题,当局也不会试图营救受害者,因为担心造成他们的死亡。官方的计划通常是找回受害者,然后再找到并抓获罪犯。
赎金要求可能会很大。一些公司已经收到了针对被绑架高管的1000万到2500万美元甚至更高的赎金要求。谈判者可能会试图与恶棍讨价还价。大多数绑匪只需要10%到20%的赎金就可以了,但也有少数绑匪坚持要赎金的全部,并且毫不犹豫地把受害者的身体部位送回去以表明他们的想法。
调查敲诈或绑架案件类似于入室盗窃案件。调查员需要拥有获得失踪人员或失踪物品所需的技能和信息。与那些试图寻回CEO本人的调查员相比,那些试图寻回CEO及其秘书的照片的调查员面对的是另一种不同的罪犯。
同样,用来联系当事人的方法也可以让调查员了解到一些关于恶棍的信息。使用克隆电话的绑匪与使用一系列公用电话亭的绑匪在技术上是不同的。
甚至赎金的交付方式也可能给调查人员提供一些线索。一个想要他用未切割的钻石当赎金的罪犯,和一个想要一个装满没有标记的钞票的公文包的罪犯,所拥有的资源是截然不同的。现代的绑架案通常涉及有组织犯罪或恐怖组织,要求通过电汇的方式向中东、亚洲或俄罗斯的离岸银行支付赎金。
罪犯拿走了什么,罪犯要求了什么,这些都可能会给调查人员一些关于罪犯动机的线索。为什么这个人会成为目标?罪犯对委托人有什么特别的怨恨吗?他是否掌握了具体的内部信息,使得对罪犯来说这位客户比其他目标更有吸引力?
GM还可以使调查人员自己成为绑架或勒索阴谋的目标。毕竟,契约或保密都是不利因素。要知道,如果pc是这种犯罪的目标,他就不太可能只会想交付赎金,然后让自己逃跑。做好心理准备,英雄们会花费大量的金钱、资源、帮助和努力来找回他们失去的东西,对坏人进行报复,并阻止其他人尝试类似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