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安科《小魔女她》  (阅读 4851 次)

副标题: 黄金周开团前测试一下d6*d6规则的平衡性

线上 町城安里

  • 一个渣渣
  • Chivary
  • *****
  • 帖子数: 1998
  • 苹果币: 5
  • 不作思考无以前行
Re: 安科《小魔女她》
« 回帖 #20 于: 2021-04-30, 周五 14:33:21 »
小魔女没有回头,她用双手摁着自己的脑袋两侧,发出“嗯嗯”的声音,努力做她最不擅长的事情之一:思考。
还没有离开家前,她从来没有想过一旦再也没有人给她一半概率会搞砸的魔法收尾,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她头一次意识到魔法是那么可怕的东西。
怎么样的魔法才能帮上这个小女孩,失败以后又不会捅太大的篓子呢?
再这样下去,自己说不定会变成不敢施法的魔女,虽然不是很清楚,据说这是魔女凋零的一种方式。
完全想象不出。那就只有最后的一个办法了,她难过得想哭。
有一些魔法是绝对不会失败的,其中一些魔法甚至连没有魔力的普通人也能使用。而这个魔法也是其中之一。
它能让孩子被大人的烦恼所包裹,把孩子变成大人。那些烦恼对于孩子娇嫩的心而言既是沉重负担,又是孩子脆弱的心的屏障,在最后的最后,小魔女决定使用它。
在这一魔法的作用下,孩子将再也不能从万物中感受到魔力,它是一切幻想的休止符,他们必须就此长大。
有很多咒语能发动它。小魔女想用最温柔的那句。
你想一辈子做一个小孩吗?不行,这太粗鲁了。
就不能让父母少操心一点吗?好痛。即使仅仅在心中默念也感觉受伤了。
小魔女深呼吸。你就不能懂事一点吗?她选了这个咒语。
“你——”她转过身,小女孩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她突然意识到这个在夜风中瑟瑟发抖的单薄身影早已承受了太多这样的咒语,她的眼神里净是以前受到施法的痕迹。那些不属于这一年龄的痛苦、迷惑与不安在瞳纹之间如同墨水一般翻滚与扩散,让小魔女硬生生收住了自己的语尾。
太残忍了,我做不到。
她伸出手,把小女孩的绒布衣裙变成了蓬松的棉布。你应该得到更多温暖的。
“巫婆!巫婆你刚刚,又用了魔法了吗?”
“哎?我没有!我还没有用魔法!”
“那我的衣服!衣服怎么变成了这样!”
“因、因为你看上去很冷的样子……”
“那不就是魔法吗!”
“那并不是用了新的魔法哦。之前告诉过你,我一次只能用一个魔法,所以这个只是把之前成功得到的魔法拿出来再用。你见过的吧,这是能改变东西材料的‘点金术’。就是把……你说的气体……变成……固体的那个……(小声)虽然光线不是气体啦……”
咦?为什么?为什么她要用那么严厉凶猛的目光看着我?为什么她好像觉得我是个笨蛋?小魔女不安地想道。

接下来的半小时里,小魔女被一改柔弱样貌的小女孩差得团团转。完全看不出她是之前那个泪人了。
“这边!把红绿灯变成纸!”
“是!队长!”
信号灯如同拍过蟑螂的报纸卷一样卷曲弯折,小女孩在一头,小魔女在另一头,通过简单的拉伸恢复了原状。
……重新立起来以后变回原来的材质,或许看上去有点皱巴巴的。
“这边!把马路变成雪!”
“是!队长!……那个,队长,难道这个是要……”
“没错,把这些坑用手抹平哦。”
噫!试了一下,好冷!
“队长!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下!”
“不可以!老师说过,自己闯的祸要自己收拾,否则就不要闯祸!”
呜!小大人好可怕!小魔女心不甘情不愿地一点点把碎石变成的雪块往坑里收拢。双手冻得要命,而背上都是汗。
悄悄把自己的衣服也变成棉布的好了。
在午夜的钟声敲响时,小魔女消除了最后一处焦痕,城市终于被完全修复。这是魔女一天最精神的时候,但小女孩呵欠连连。
这孩子的父母依旧没有来找她,难不成她是从睡床上偷偷溜下来的?小魔女也终于想到了这个,本来,这是在看到那一身睡裙(虽然现在是棉布的)加上拖鞋时应该第一时间想到的。
无论如何,计划没有变更。要送她回家,并且让她的父母重归于好。意识到自己即使不用新魔法,也还能使用最后一个魔法的小魔女又被勇气充满,甚至不可一世起来。
所以,该怎么做呢?

在此时,小魔女并不明白,大人的争吵往往是由大人的烦恼引起的,而这些烦恼会把她的魔法轻而易举地弹开。

投掷 智慧DC10: d6*d6 = (4)*(3) = 12
投掷 失败时,力量DC10: d6*d6+3-3 = (4)*(6)+3-3 = 24

线上 町城安里

  • 一个渣渣
  • Chivary
  • *****
  • 帖子数: 1998
  • 苹果币: 5
  • 不作思考无以前行
Re: 安科《小魔女她》
« 回帖 #21 于: 2021-04-30, 周五 15:11:23 »
话说我感觉这个规则的分布有些问题
以容易难度的DC7来说,只有22/36的成功率,而2d6相加过DC7都有21/36,更何况2d6相加过DC7一般视为普通难度,DC5才是容易……
而过DC10的话,成功率为19/36,与DC7只差了1/12……


我现在就是因为开跑前来个安科测一下DC的体感,然后在跑团时用。
本(次)规则使用的DC基本是5、10、15、20这四个,而在品质检定时是10、20、30这三个。
正是因为小魔女可歌可泣趟了很多地雷,我才知道,在我需要pc通过检定时,不能放10出去()
不过感觉目前这个安科的走向还是蛮有趣的,我打算先继续沿用DC10。她的每次失败给了我推动剧情的挑战!
(虽然希望挑战少一点)




“你困了吗?”她出声问小女孩,“把路告诉我,我送你回家吧。”
“我不困,我也不回去。”对方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接着又打了一个呵欠。
“那你饿不饿呀?我可以把那边没有人要的房子变成糖果屋哦。”
“好恶心!你自己去吃啦!”小女孩突然想到了什么,“我在故事书上看过,巫婆做了糖果屋,把两个小孩子骗进去吃。你果然是巫婆。”
“所以说……”小魔女哭笑不得。好吧,就用刚才想到的办法。她触碰了一下小女孩的袖子。
“你、你在干什么呀?”小女孩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袖子短了一截。
“你不是说我是巫婆吗?那我就要做坏巫婆做的事情咯。故事书上有没有说皇帝的新装呀?我要把你的衣服变成皇帝的新装的材料。”
“!?妈妈啊——”
“巫婆来咯!嘎哦!”
两个女孩彼此追逐着,小魔女发出一连串咯咯咯的笑声。顺带一提巫婆不是这么叫的,这种事情也只有不会被警察看到的小魔女可以做,其他读者千万不能做。
年纪稍长的小魔女跑得更快,不过她有意放慢了脚步,以确保小女孩不会被自己真的追上。转眼间楼房林立,这是一处居民区,门口有穿着蓝色制服的大人在看守着,不过那个大人在躺椅上听着收音机摇着蒲扇,绝不会注意到踮着脚尖窜入的两个小小身影。
一栋小楼的一扇窗下,架着小小的板凳。小女孩敏捷地跃过窗棂,然后急急忙忙把窗户拍上,把窗帘也唰啦唰啦拉上。
紧挨着这扇窗的另一扇窗,自漆黑中跃然变为黄色的光芒,仿佛空洞的一只单眼突然变得警惕起来。

投掷 灵敏DC10: d6*d6+4-1 = (5)*(3)+4-1 = 18

线上 町城安里

  • 一个渣渣
  • Chivary
  • *****
  • 帖子数: 1998
  • 苹果币: 5
  • 不作思考无以前行
Re: 安科《小魔女她》
« 回帖 #22 于: 2021-04-30, 周五 15:27:45 »
拖鞋提拉提拉靠近的声音。啪嗒,这是电灯打开的声音。
小魔女用心听着。
“你半夜不睡觉在折腾什么?”
“妈妈!”
“哎呀这袖子是怎么回事?这是给你新买的,怎么豁那么大一个口?”
“妈妈……”
“爷俩为什么都不能让我省心点?”
“妈妈……”
“到底怎么回事?老老实实地说明白。”什么东西重重地摔在桌上的声音。
“因为、因为小魔女她……”
“这是什么,脏兮兮的。”
哎?
不好!
好不容易在关窗前一同跳进房间的小魔女,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后衣领被抓住,提溜到空中。
“不是和你说过叫你不要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屋子里捡吗?”
然后自己被丢出了窗户。

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投掷 智慧,我看你们就是在难为我小魔女: d6*d6 = (1)*(1) = 1

线上 町城安里

  • 一个渣渣
  • Chivary
  • *****
  • 帖子数: 1998
  • 苹果币: 5
  • 不作思考无以前行
Re: 安科《小魔女她》
« 回帖 #23 于: 2021-06-20, 周日 02:42:16 »
 :em032
关于这个规则:在劳动节期间实际使用了,效果很差。在使用后紧急调整了一版,效果很好,已经跑了好几次不同的团了。
关于《小魔女她》:我预备使用这个题材开系列团。我挺喜欢这个基底的,而我的PL(们)似乎也很喜欢。
这篇安科的话,虽然上次断在了智慧检定大失败上,我感觉剧情还是要继续到这一幕结束为止。虽然虎头蛇尾是我的恶习,但蛇尾好过没有尾啊。


半小时,也许是一小时后,小魔女才恢复知觉,揉着疼痛的关节直起身来。
她明白,被否定魔法与幻想的眼睛直视,就会让身为魔女的自己变成某种更具有“现实意义”与“合理性”的形象,但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因此变成了什么东西。
更不用说她还被缠绕着烦恼之烟的手直接接触到了,即使为此送掉性命也不奇怪。
她踮起脚尖,偷偷往小女孩的房间里看着。小女孩似乎终于睡着了,但即使是在梦中也在抽泣。
对不起。
小魔女的眼神变了。

丈夫今天又没有回家,但女子对此并不在乎。
这些日子来,女子、丈夫以及他们的父母展开的关于房产的争执,一度闹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步。当然,这些事情对于孩子们而言,实在是太复杂了。
和那样的男人之间,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孩子会好一些吧?最初这样的想法还会让她感到罪恶感,但如今已经只是习惯性的发散思维的一部分了。
她现在出神地盯着眼前的小小发光长方形物品,那物品发出荧荧的光,她不时在上面滑动手指,而发出一两声轻笑。
烦恼的屏障退却了。有机可乘。
戴着帽子的阴影一瞬间划过墙面,让女子打了个寒战。只是错觉而已吧。
让她想起她刚丢掉的那个布娃娃。不去管它。
两只小小的手认真地聚拢在稚嫩的嘴角边,与年龄不相称的娇美笑靥也随之浮现,它们都凑近了女子的耳朵。
对不起。我很笨。我不知道你的爸爸妈妈为什么要争吵,我也不知道怎么让他们停止争吵。
我只能以这种办法守护你。
“你就不能懂事一点吗?”
因为我是魔女呵。

小魔女没有得到七彩之叶。

惶恐不安地醒来,小女孩回忆着昨天的梦。
梦里有把一切都搞砸的小魔女,有化身怪兽的父母,还有身为爱哭虫的没用的自己。
在规规整整地整理好床铺与洗漱后,梦已经忘却了大半。希望妈妈今天不要骂我。
她走向餐桌,胆怯地看着为她准备好早餐的母亲。平时或是要抱怨自己没有麻溜儿起床,或是衣服没有穿整齐,或是头发没有梳好的母亲,兀自坐着,似乎精神很不好。
“妈妈?”
这句话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母亲捂着自己的心脏,似乎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妈妈!妈妈!”女孩连忙冲上去扶住母亲,而这个简单的词语却仿佛刀子一般,让自己的母亲越发痛苦,甚至迸出眼泪来。
正在这时,门开了。成年男性的鞋子与玄关地板清脆的碰撞声。
“我回来拿点东西,”他自顾自地说。
“爸爸!妈妈身体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小女孩殷切地说,全然没有注意到这句话在母亲身上追加的效果。
住口,别再说了,别再说那个该死的词语,女子的眼珠似乎要从眼眶中跃出。她感觉胸口像是被什么锐器贯穿了一样,却连半句话都说不出。
“——这是怎么了?”男子随意地端详了一眼曾经被他当作妻子的女人,“先不管这些,协议我也准备好了,星期三你有时间吗?”
“爸爸,你后面!”
“爸爸和妈妈现在要说很重要的事,你吃完东西先去上课。”
“你后面,小魔女她——”

 :em032 HE(指HORROR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