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嘘つき》[战痛后续衍生小说]  (阅读 1715 次)

副标题: 搞死小兔子大作战(。

离线 忆浮初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8
  • 苹果币: 0
《嘘つき》[战痛后续衍生小说]
« 于: 2015-05-29, 周五 13:25:00 »
前言

为了个BE我也是蛮拼的

顺便我觉得其实关于战痛的所有衍生小说(不管是我写的还是蘑菇写的),放在一个世界下都能顺着讲下来

用NC的话说就是“欢乐的论坛体世界有个这么坑爹的结局”<——其实没错啊这就是个杯具啊!绝对啊!

也就是说这就是完全不虐的一篇BE而已……本来就没想着要虐啊因为orz

离线 忆浮初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8
  • 苹果币: 0
Re: 《嘘つき》[战痛后续衍生小说]
« 回帖 #1 于: 2015-05-29, 周五 13:26:04 »
>说谎者是谁?











不被相信的话语,终会变为谎言。




水无月海野经常会觉得,家里那只兔子大概脑子里少了根筋。
从虚拟世界出来之后明明就一天到晚鄙视自己的生活能力和智商,渐渐却偶尔还会像当初他们谁都没有明白对方于自己而言究竟是什么人时一样,出其不意地对他来句直球告白。
根本没必要吧?首先他并不擅长应付羽崎的这种行为,其次他也不会因为这种事的有无而改变对待羽崎的态度。
海野第无数次从羽崎口中听到“因为海野对我来说最重要了”时,接话都形成了固定的模式:“就说要多在意你自己一些了吧?”
连语气中的无奈与尴尬都与曾经完全一致。
“我又没说我自己不重要,”羽崎用衣帽上的耳朵做出拍肩的动作,看上去好像碰得到实物一样。“但是,对我来说,只要海野还在身边就不需要别的什么了,所以还是海野更重要啊。”
明明没必要对我说这种话。水无月海野无奈地念叨了两句,低头继续看杂志,顺便听羽崎的话订了份外卖,以防自己真的在大好周末因为懒得出门买饭而饿晕在家。
面对“水无月海野”,你本没必要说什么没用的奉承,我又不在意那种东西。
而谎言被你多说几遍,我可能会把它当真。




感情的特征是突如其来,来不及反应就会深深陷入它的沼泽。
在得知小森诗羽有在谈恋爱之后,海野在屋里鬼哭狼嚎疯了三五圈,所幸的是现在居住的小区各方面水平都比他几年前住的出租屋高了十倍不止,墙壁本身的隔音效果自然也特别好,否则肯定会有邻居按警铃告他扰民。
疯了一个多小时的海野突然醒悟自己这个年龄差不多可以考虑找对象了,楼上办公室的人气美女似乎就不错,回头去搭讪一下好了。他习惯性地想要询问羽崎的意见,转身后却没有看到人影。
海野又找了一圈,最后在阳台上发现了为防止被发疯的自己当成棒球扔而跑远的兔子,略微透明的投影正向下观望车水马龙。
满脑子“恋爱”字眼的水无月海野愣了两秒,其间丧失了语言能力,然后大概明白了这并不是在此刻第一次出现的心情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就像是无数次情绪激动起来就往羽崎的方向扑,结果只要不是身处虚拟世界,就会栽到枕头里被单里沙发上地板砖上一样,海野觉得自己这次玩脱了,倒栽进水泥地里拔都拔不出来。
一不留神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喜欢上了那个一直跟着自己的家伙,而在反应过来这件事之后,才意识到对方从“认识”自己开始,就在进行各种花样告白。
唯一的问题是:那时候的海野在羽崎眼中并不是他自己。
事实上,被错认成的那个人从来不是导致海野心塞的源头,那个人活着还是死了是不是想要害自己都无所谓,羽崎是不是帮凶这都可以不去考虑,反正都过去了。倒栽进沼泽的海野表示过去无法改变所以他只在意现在,只要羽崎现在有在切实地、认真地关注着自己就够。
不是没追求,只是因为看得清他们之间名为物种的高墙,这可不是海野不将羽崎看低一等就会消失不见的东西。
所以保持现状就够……也不是没有前提,前提是“水无月海野”能一直被实壬羽崎在意着。
他从不心塞那个人的存在,他只心塞羽崎暧昧不清的态度。
没那么在意就直说啊,即使是用对别人的态度对我,我也是会多想的啊。
被“三定律”束缚时期的羽崎没少对他说:“只要海野君没事就好”、“海野君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会拼上性命保护海野君的”……等等一系列被当成别人后的告白,虽然羽崎对他的担心从不掺假意。
而回到现实之后,羽崎对海野说过最多的话则变成了:“你赶紧去锻炼身体,否则我卖你LIME账号”、“你的智商真的没问题吗”、“你是不是傻逼啊”——为什么最后一句从第一次听就觉得好熟悉啊可恶——总之,没一句好听的。
正因如此,偶尔袭来的直球告白才倍感违和。
你说那种话时究竟有没有把我当成我?




“今天美女邀请我周末去约会,就我两个月前搭讪成功的那个——好吧我知道时间间隔有点儿久。”海野喝了口咖啡提神。“所以我一激动手抖了,敲错了一行代码结果一路错到尾,没搞完临近死线的工作导致上司差点儿把我拆了。”
“……所以说你的重点是,这就是你今天突然把工作带回家的原因?”羽崎一副我又没问你怎么突然解释的表情,歪头看着海野。
“不,重点是美女邀请我去约会。”
海野得瑟地晃着椅子,一如既往笑着询问他的意见;“诶你觉得怎么样?我去不去啊?”
“你居然没当场答应?”羽崎甩他一个白眼,“以及你问我这种问题干嘛?难道去的话准备带着我?”
海野装作没看见羽崎的表情,比划了个揪着兔耳朵往麻袋里塞的动作;“你要是想去带着也行啊,背个包往里面一塞。不过我一开始没这个打算就是了。”
我难得都说这么直白了,你会怎么回答啊?
“……算了,要去自己去,别带我,像个傻逼。”羽崎叹气道,“……不过,如果我对你说‘不要去了’的话,你会不去吗?”
“诶——!之前都是我邀请别人,这次好不容易被人主动邀请了诶!话说你既然都不跟着你还管我去不去干嘛?”
回答会是什么样的呢?
海野并没有等羽崎的回应,转身继续搞没做完的工作。半晌,耳边传来一句轻轻的话语:“总担心有了重要的人之后,海野就不会管我了。”
为什么我在你脑中的印象会变这么差劲?我做了什么吗?
侧头看过去,羽崎正弯着腰将脑袋放在他肩膀上的位置,蹭他耳边垂下来的长发。投影的光碎成一块一块,轻抚过海野的脸颊。
“为什么你非得纠结这种事啊!?羽崎我真觉得你脑回路比我奇怪多了,你居然还好意思吐槽我!”
明明已经说过很多次,我不可能对你不管不问了吧?水无月海野是绝对、不会那么干的。
从前不会、更不必说现在。
海野笑嘻嘻地吐槽羽崎,然后不自然地别开脸;“嘛……既然你会这样想,我就不去好了,明天上班时拒绝她。”
你说出这样的担心时,内心把我看作谁了?
“诶?”羽崎显然没有料到海野会这样回答,稍稍表现出了震惊的神色。“可是你不是说……”
“本来我去和人家套近乎就是为了搭讪嘛,有没有之后的发展我是觉得没差。”海野无所谓地说,“喂喂,谁说的只要我在身边就够了别的全都不在意的?现在突然开始追问起理由了吗?你怎么就这么喜欢逼供啊!”
“噗——我就是好奇而已,哪有逼供什么啊?因为总觉得这不像海野的风格。”听着海野孩子气的挑衅口气,羽崎一时没忍住,笑出声。
不用说谎也可以,你的谎言听多了我会误以为那是事实。
“不过你真不打算给个有说服力的理由吗?明明每次面对诗羽时硬凑也要凑上去。”
“诗羽酱是例外!这能比吗是别人能比的吗?!”妹控瞬间激动了起来,看样子今天也在正常运转。
稳定了情绪后海野认真地想了想,难得收起不正经的表情,尽力摆出严肃的样子用尝试的口吻第一次吐露真心:




“因为我喜欢你。”




你会如何回应?


« 上次编辑: 2015-05-30, 周六 10:07:24 由 忆浮初 »

离线 忆浮初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8
  • 苹果币: 0
Re: 《嘘つき》[战痛后续衍生小说]
« 回帖 #2 于: 2015-05-29, 周五 13:27:31 »
>说谎者是谁?











被相信的谎言,终将成为现实。




或许是因为明白了这个莫名乐观的人根本就不是记忆中的少年,实壬羽崎对待海野的态度,从还在虚拟空间时开始就变得越发随意。
并非不在意,只是不会刻意去只看他好的地方,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动不动鄙视一下他的智商,嘲笑一下他的生活能力,偶尔担心他的身体健康。
毫无压力与顾忌地,说着真心话。
于是不小心就会暴露真情:
“海野对我来说最重要了。”
——明知道这种话还是不说为好。
第一次在现实中说出这句话之后,对方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羽崎猜想了无数种可能,又回忆了一遍虚拟世界的经历,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只是由于现在知道自己曾经是什么样的人了,才没办法用从前的态度应对吧。
我知道……所以,不用“多在意你自己一些”这种话掩盖真实想法也可以,或许你将真心说出口后我会受伤,不过本来我也没什么过高的期待。
海野对羽崎的话语没有更不自然的反应,羽崎便擅自将这默认为纵容,想说的时候没有去刻意压抑,反正即使一天说一次,从现在开始算也剩多少回可说的了。
所以就让我说下去吧。
“对我来说,海野最重要了。”
“啊那还真是多谢~对我来说你也超——重要!”
羽崎一愣,下意识转动视线,恰好看到因为诗羽的电话而乐得晃出视野的人影。
……只是因为心情好了才顺口接的吧?顺便这人的妹控属性真的没救了,明明之前还因为诗羽谈恋爱的事而疯嚎了半天,这才多久?又控回来了。
然而我可以把它当真吗?羽崎双手捂住胸口,没有实体的心脏却烧出了温度。
体内的时钟持续滴答作响,试图掩盖虚假的心跳。
把你的谎言当作事实看待,我还能否迎来它成真的那天?




会突然出现的不一定只有鬼魂和临海城市的大雨,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情愫。
羽崎也问过自己,对海野抱有的异常感情究竟是何时成型的,他认真想了半天,也没找到答案。
最初的苗头萌发在虚拟世界,清楚了他所有过去的少年正一脸执着地表示打晕了拖也要把羽崎从那个鬼地方拖出去。那时羽崎才发觉,他对海野的感情已经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明显察觉到了这个人与记忆中的那个人的差别,包括海野对他的态度以及能够达到的容忍度。因此再用对那个人的情感看待海野显然是不现实的。
话说回来这种人也是少见……某些事上傻得可以,还偏偏不承认。最奇怪的是居然能认真地把他当作同类,一举一动都透露出对他的好。
更正,被当成棒球到处扔时除外。
“海野对我来说最重要了。”
于是羽崎还是会不断地将真心话说出口,海野也保留着些许微妙的反应。然而那也是不可避免的,正因为对方当他是感情复杂的人类,才不会轻易放下对过去的芥蒂。单纯把羽崎看成AM的话,肯定会以为在他决定放下过去时就已经自行修改了设定,不会被过去影响了吧?
……我是这么说服自己的。依旧在意过去却不会陷入它所构成的泥潭的羽崎听着海野讲白天上班时的各种经历,露出温和的微笑。
“对了,今天我发现楼上办公室有个超靚的美女,然后下班时就凑过去搭讪了。”海野毫无预兆地转变了话题方向。
“原来不是诗羽你也会凑上去啊?”羽崎奇怪道。
“谁,谁说过搭讪仅限诗羽啊?!一开始我不知道她是谁时不也去搭话了吗?”海野斜眼瞥过去,“以及,和自家亲妹妹说话那不叫搭讪好吗?!”
“好好好,海野说什么就是什么。”羽崎放弃在这种事上和海野吵起来,“结果呢?”
“搭讪成功了啊!这还用问吗我这么帅!然后一起吃了顿晚饭就回来了。”
为什么你能毫不脸红地说出这种话?自恋狂?羽崎有种不想理他的冲动。
“等等……你吃过晚饭了?那我订的外卖你干嘛还吃?”
海野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米饭,吐字不清:“没吃饱,不行吗?”
行行行,你慢慢吃别噎着,我又不可能和你抢。羽崎长舒一口气,心不在焉地坐在椅子上发呆,没再听进去一句话。
果然还是会被同为人类的存在吸引,就算他再能把自己平等看待,也不会改变他们本质上的差异。
羽崎感到些许的透不过气,明明不需要依赖呼吸生存。
总有一天你会找到想要与之共度余生的人,而那个时候,我大概会变得多余;曾经说过的不会扔下我的话,在那一天会成为谎言。你能留给我的时间还剩多久?
可如果到那个时限之后我仍选择相信它,会怎么样?
或许从我的视点来看它还是现实?
明明总共只有不到两千个日夜,想和你、只想和你一同度过而已。仅剩的百余天我无法说服自己放手。
……想这么多干嘛?这么短的时间里海野会不会被什么人抓住视线都还是未知数。
羽崎抛开内心的假想,回过神去应和海野的话。
“你下次回来晚能提前打个招呼吗?不然说不定会出现某天你回来发现我无论是投影还是机体都已经无法运行了的情况哦。”
“咳咳咳咳咳……什、么啊,这个话题神转折。”海野险些被噎着,灌了一大杯水后才断断续续发出声。
“毕竟快到时限了,”和海野的激动成反比,羽崎显得很平静。“当初不是说大概能用六年左右吗……这还——”
“还有蛮久的吧。”海野打断他的话,眼睛发亮地看着他。
然而在那双发亮的眼睛下,总是笑着的脸有些说不清的阴沉。羽崎擅自将那认为成灯光的作用,玩笑道:
“但是兔子太寂寞可是会死掉的。”
“说半天你不就是自己在家闲着无聊吗?!直说啊,真是的。”海野长舒一口气重新露出笑容;“那,以后我尽量早回来,这下没意见了吧!”
“该看不到我的时候还是会看不到我的。”你说过之后,会那样做吗?
我相信这不是敷衍。
海野咬着牙嘟囔了一句你这人真是麻烦到一定境界了,抬起手给投影头上来了一拳头——虽然理所当然地打了个空。
“真遇见那种情况,我第一反应肯定是看看你还有没有救,是不是单纯地坏了投影。”
“投影坏了和机体坏了的差别还是很明显的,要是投影坏掉,肯定会先闪一下再消失,就像电线短路。”羽崎找着合适的比喻,“机体坏了更像……开着的喷泉突然关了,水从上面流下来那样……我见过。”
“你是不是现在已经把脑回路烧坏了?我又不一定看着你消失。”海野戳了戳兔子脑袋。
“或者说,根本不想看见。感觉不太好。”海野轻声念叨。
你这样说,是觉得麻烦,还是会难过?不说的话,我可就将“不好的感觉”当成难过了哟?




“今天美女邀请我周末去约会。”
“我去不去啊?”
遵守了“早回来”的承诺,却把工作带回家的海野突然开口,对背对着自己正在刷论坛的羽崎说。
为什么你会问我这种问题?羽崎表示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于是甩给海野一个白眼。
“你居然没当场答应?”
——那么,是不是代表还有回绝的余地。他考虑着微不足道的可能性,用尝试的口气问;“如果我对你说‘不要去了’的话,你会不去吗?”
没有任何特别的期待,我只是想知道确切答案。而不管你说的是真心或是谎言,我都可以将它当作事实。
只要是海野说过的话,我都会选择相信。
只要是海野。
羽崎从地上站起来,在对方并不是很像抱怨的抱怨下靠近他的书桌,将脑袋放在海野一侧的肩膀上,装作能够蹭到他耳边垂下的长发。
“总担心有了重要的人之后,海野就不会管我了。”
海野对他毫无实在意义的行为依旧放纵,仅仅吐槽了一句后就又别开头继续工作,顺便应下了羽崎不抱期待的提议。
“嘛……既然你会这样想,我就不去好了,明天上班时拒绝她。”
“诶?”
这种毫无道理的要求,居然可以答应吗?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不过你真不打算给个有说服力的理由吗?明明每次面对诗羽时硬凑也要凑上去。”
别用谎言对我进行无意识的纵容,我可是会得寸进尺的。
“诗羽酱是例外!这能比吗是别人能比的吗?!”
羽崎直起腰,抱着怀安静地等海野犯病结束,看这个满口不正经的人能编出一个什么样的解释。
给我一个说法,让我把它当成事实。然后我就不会往别的方向乱猜。
犯完病之后,海野保持着向后仰头的姿势静止了一会儿,脸上的表情从不正经变为罕见的认真。
海野一条胳膊搭上椅背,侧过身抬头看着羽崎。
“因为我喜欢你。”他说。




“因为我喜欢你。”
“这个理由怎么样?”
说话的人虽然表情认真,眼睛却和平时一样发光地望向羽崎,像是在询问他的意见,又似乎只是随便拎出来一个理由,为了应付那所谓的“逼供”。
你是真的看不出来,我其实是得寸进尺的类型吗?明明你自己也吐槽过这一点吧?
羽崎无奈地笑笑,没有直接给他正面的回答:“就算你是随便乱说……我可是会当真哦?”
“那种事情无所谓,先说你觉得这个理由够了吗?”海野没有移开视线,仍在催促着他回复,神情看起来有些着急。
这个,无论怎么想都是谎话吧?之前说真心话时可是会羞得脸红,而现在就算是被橙色的柔光照着,羽崎也看得出海野脸白得能靠刷脸吃饭。
然而当成真话没关系吧……反正你自己都说了无所谓的。
“蛮有说服力的。”羽崎顺着他的眼神回看过去,叹气;“我,能当真吗?”
“说了无所谓吧!你这人真的好麻烦啊!啊——总之!理由也有了!这下够了吧?!”
海野突然间烦躁起来,摆摆手再次回到工作中。然而还没有敲出两个字符,羽崎却又叫道:
“海野。”
“啊?!你还想问什么啊?!”
不想问什么了,我已经将刚才的话默认为事实,所以现在不由自主地想要回应你而已。
羽崎放低声音,都不管距他近在咫尺的海野能否听见这句话:
“我喜欢你。”
在海野靠上椅背不耐烦地扭头时,羽崎俯下身。
全息投影嘴唇处的光融化,流淌过海野温度过高的嘴角。
而时钟在下一刻不再吵闹,带走了世界的光影斑驳。











« 上次编辑: 2015-05-30, 周六 10:07:01 由 忆浮初 »

离线 忆浮初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8
  • 苹果币: 0
Re: 《嘘つき》[战痛后续衍生小说]
« 回帖 #3 于: 2015-05-29, 周五 13:28:07 »




立体的人形犹如崩毁的沙雕,从海野指缝间流过。他没有握起手试图抓住破碎的影像,呆在原地来不及动弹,被迫看着对方瞬间的消亡。
房间里只剩下水无月海野一个人的身影。
“……真的会像水一样没了啊。”他才反应过来似的念叨了一句,伸出手敲了敲趴在桌子一角的兔子。
“羽崎?投影坏了吗?”
清脆的敲击不会再带来除了机械的震动以外的任何回复。







                                                                                                               END
« 上次编辑: 2015-05-29, 周五 13:29:57 由 忆浮初 »

离线 忆浮初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8
  • 苹果币: 0
Re: 《嘘つき》[战痛后续衍生小说]
« 回帖 #4 于: 2015-05-29, 周五 13:29:43 »
后记



我不想管什么BE不BE了反正在我看来这对CP从CP角度来说虽然不虐但就是BE= =
所以我的意思是,改了几句话加了几句话的目的只是消灭小兔子= =
最后时钟停了我只是捏了个Leia里【针の音が止まれば この世界は终わるよ】的梗而已啊= =才不是亲HIGH了忘记去(fu)数(wo)秒(cheng)= =
顺便还把数秒给去掉了= =
如果还说是HE的话……我就只能去找几篇BE虐文补补了[拜拜]
我哥还一个劲“你需要请教立志写出温暖人心作品的爱的战士”[拜拜]
现实中的哥哥为毛都这么熊[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