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做梦(。) LOG 第一单元 尘灰荒原 (上) 探索部分  (阅读 3888 次)

副标题: 仅为一个人讲述的后日谈,终于开幕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4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21:07] <NC|又白又香> ----------------
[21:07] <NC|又白又香> BGM: Where you are not (skit)
[21:07] <NC|又白又香> http://vdisk.weibo.com/s/BDHw_FWazR0Y6
[21:07] <NC|又白又香> “……他说,
[21:07] <NC|又白又香> 那一瞬原本的现实猛然碎裂,然后才痛苦浮现;
[21:08] <NC|又白又香> 随即燃起愤怒的烈火,将他人与自己一同烧灼;
[21:08] <NC|又白又香> 再来寻求巧辩与诡计,假称让步试图哄骗世界;
[21:08] <NC|又白又香> 其后行至无人的荒原,随时光流逝被尘土掩埋。
[21:08] <NC|又白又香>
[21:08] <NC|又白又香>
直到最后的最后,
[21:08] <NC|又白又香> 方得到平静的睡眠……”
[21:08] <NC|又白又香>
[21:08] <NC|又白又香>
[21:08] <NC|又白又香>
故事已经结束,
[21:08] <NC|又白又香> 剧院已经散场,
[21:09] <NC|又白又香> 可那重归寂静的世界里,
[21:09] <NC|又白又香> 仍有谁在悄声叙说着……
[21:09] <NC|又白又香>
[21:09] <NC|又白又香>
[21:09] <NC|又白又香>
欢迎来到
[21:09] <NC|又白又香> 这不为人所知的
[21:09] <NC|又白又香> 仅为一人讲述的后日谈——
[21:09] <NC|又白又香>
[21:09] <NC|又白又香>
-------------------------------
[21:09] <NC|又白又香>
[21:10] <NC|又白又香>
……布置成居家卧室风格的病房里,一位老人睡在大床上,身上连着呼吸机等生命维持设备。
[21:10] <NC|又白又香> 时间不多了。 你(你们)迅速装配好仪器,戴上类似头盔的接入装置。
[21:10] <NC|又白又香> ……各项指标显示正常。
[21:10] <NC|又白又香> 准备就绪。
[21:10] <NC|又白又香> 开始之前,你习惯性地又看了看身旁的二人——
[21:10] <NC|又白又香> ——熟知的、信赖的、已经共同在“梦境”里并肩作战过多次的同伴——
[21:10] <NC|又白又香> 大概是心有灵犀,他们也在以各自的方式向你回应。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21:10] <NC|又白又香> 有着队长气质、刚刚脱离少年范畴,平时也是最用功的青年,镇定地向你点了一下头;
[21:10] <NC|又白又香> 年纪最小、面庞还稚气未脱的少年,迅速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21:11] <奥兰多> 大家都是男孩纸!
[21:11] <NC|又白又香> (这是谁的错啊!
[21:11] <NC|又白又香> (请自行对号入座……另外,是的,和初始记忆碎片里的另外两人长相一样。)
[21:11] <NC|又白又香> (总之end
[21:11] <奥兰多> 明白

小窗-尼诺
劇透 -   :
[21:11] <NC|又白又香> 最为年长、有着演员般俊朗外表的青年,微微笑了笑;
[21:11] <NC|又白又香> 年纪最小、面庞还稚气未脱的少年,迅速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21:11] <NC|又白又香> (请自行对号入座……另外,是的,和初始记忆碎片里的另外两人长相一样。)
[21:11] <NC|又白又香> (end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1:11] <NC|又白又香> 最为年长、有着演员般俊朗外表的青年,微微笑了笑;
[21:11] <NC|又白又香> 有着队长气质、刚刚脱离少年范畴,平时也是最用功的青年,镇定地向你点了一下头;
[21:11] <NC|又白又香> (请自行对号入座……另外,是的,和初始记忆碎片里的另外两人长相一样。)
[21:11] <安徒生> 收到

[21:11] <NC|又白又香>
[21:12] <NC|又白又香>
然后,你(你们)或躺在陪床上,或倒在沙发上,
[21:12] <NC|又白又香> 闭上眼睛,全身放松,静待清醒之梦的召唤……
[21:12] <NC|又白又香> …………
[21:12] <NC|又白又香> ……
[21:12] <NC|又白又香> ……
[21:12] <NC|又白又香>
[21:12] <NC|又白又香>
[21:12] <NC|又白又香>
……意识逐渐模糊。感觉仿佛被大海吞没。
[21:12] <NC|又白又香> 身体使不上一点力气……不,连身体是否还存在都无法把握,仅能无助地在黑暗中浮浮沉沉。
[21:13] <NC|又白又香> 恍惚间,你似乎听到了大海深处悠远的呼声,
[21:13] <NC|又白又香> 好像每一股海流都讲述着一个故事,而溅起的每一粒泡沫都是某个思念的碎片……
[21:13] <NC|又白又香> ……而这奇妙的念头也只持续了一小会儿。
[21:13] <NC|又白又香> 很快,呼声隐隐变成了咆哮,海流越来越湍急,形成了庞大的漩涡;
[21:13] <NC|又白又香> 而你,正在疯狂旋转的漩涡当中,以令人晕眩的速度被吸向深处。
[21:14] <NC|又白又香> 就算挣扎,也根本无法撼动其分毫,
[21:14] <NC|又白又香> 一圈又一圈,不断地,永无止境般地下沉着……
[21:14] <NC|又白又香>
[21:14] <NC|又白又香>
[21:14] <NC|又白又香>
……不知过去了多久……
[21:14] <NC|又白又香> ……就像经过了千百年……
[21:14] <NC|又白又香> 散碎的意识终于一点一滴聚拢。
[21:15] <NC|又白又香> ……你醒来的时候,还带着熬夜过度一样的头痛,脑袋多少还有些昏昏沉沉。
[21:15] <NC|又白又香> 不过,随着四肢的实感慢慢恢复,那种闷痛迅速消散,
[21:15] <NC|又白又香> 只留下一丝挥之不去的疲惫……以及一种缥缈的丧失感。
[21:16] <NC|又白又香> (热身骰:全员D10,决定恢复行动能力(醒来)的顺序。其实大概也就相隔1、2分钟的样子)
[21:16] <NC|又白又香> (大的先醒这样
[21:16] <DnDBot> 尼諾 投擲 我是哪裡,這裡是誰?: 1d10=6
[21:16]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 1d10=5
[21:16] <DnDBot> 安徒生 投擲 头很晕: 1d10=3
[21:16] <NC|又白又香> (那么就尼诺->奥兰多->安徒生这样的顺序
[21:17] <尼諾> "..."醒來後有些茫然地望著四周
[21:17] <NC|又白又香> 睁开眼睛所看到的世界,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21:17] <NC|又白又香> 不过很快地,在梦境世界中大幅增强了的视力开始慢慢起效,让你能勉强看清两、三米内的范围。
[21:17] <NC|又白又香> 这是个封闭的小房间,一侧能看到坑坑洼洼的墙壁,另一侧淹没在黑暗中。
[21:17] <NC|又白又香> 在视线可及之处,你们三人都躺在地板上,各自的外套、装备等散落在身边。
[21:17] <NC|又白又香> 大约也是受到梦境浸染,各人的形象有了改变 [划掉]当然有的人大些有的人小些[/划掉]。
[21:17] <NC|又白又香> 室内空气沉闷。除了你们轻微的呼吸声,再听不到别的声响。
[21:18] <尼諾> "嗚....已經,在夢裡了嗎"少年甩了下頭,試圖排除暈眩感


小窗-尼诺
劇透 -   :
[21:18] <NC|又白又香> 你发现自己大致记得的只有寥寥几片碎片(也就是handout上以及开头的那段描写内容 ),其他的记忆都像雾一样暧昧,难以把握。
[21:18] <NC|又白又香> (end

[21:18] * 尼諾 而後,少年動手搖著兩個同伴。
[21:18] <尼諾> "謂...奧蘭多,安徒生--"
[21:19] * 安徒生 皱了皱眉,翻了个身
[21:20] <尼諾> "...."皺了一下眉,看著睡著安穩的安徒生
[21:20] * 尼諾 捏了捏他的臉,拉長。
[21:21] <安徒生> ...!【迅速坐了起来
[21:21] <安徒生> “谁...!”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1:21] <NC|又白又香> (被捏醒的你)
[21:21] <NC|又白又香> 发现自己大致记得的只有寥寥几片碎片(也就是handout上以及开头的那段描写内容 ),其他的记忆都像雾一样暧昧,难以把握。

[21:21] * 奥兰多 在尼诺的呼唤下迅速睁开双眼
[21:22] * 奥兰多 仿佛毫无梦中初醒般的迟滞感一般
[21:22] * 奥兰多 锐利的目光在尼诺和安徒生的身上稍作片刻停留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21:21] <NC|又白又香> 醒来的你,
[21:21] <NC|又白又香> 发现自己大致记得的只有寥寥几片碎片(也就是handout上以及开头的那段描写内容 ),其他的记忆都像雾一样暧昧,难以把握。

[21:23] * 安徒生 略茫然的看着捏了自己的人,然后看了看周围,确定了这个空间还有第三个人存在【。
[21:21] <尼諾> "呦--看來都醒了阿"
[21:22] <尼諾> "是尼諾喔...似乎已經在夢裡了"指著四周景象。
[21:24] <安徒生> “都进来了啊~”揉着被捏的地方站了起来
[21:25] <尼諾> "恩,是呢。你還是這個樣子阿..."摸了摸身形有些嬌小的安徒生(avatar)的頭
[21:23] <奥兰多> “尼诺……吾友。很高兴再度与你携手。”
[21:24] * 奥兰多 站起身,稍稍整了整衣襟,抚平略微褶皱的袖口,笑着对尼诺微微颌首
[21:24] <尼諾> "如夢的故事還未結束,我們將一同前行。"少年也回以微笑
[21:25] <NC|又白又香> 随着你们起身活动,房间、或者说你们可视范围内的空间,一下子显得狭小起来。
[21:27] <NC|又白又香> 而随着精力逐渐恢复的说话声,犹如加载了混响效果一般,反而衬得此处原本更加寂静。
[21:25] <安徒生> “我说,你们两个...”
[21:27] <奥兰多> “啊……”奥兰多的目光停留在男孩身上,似乎已忆起男孩的身份,却难以找到合适的措辞。
[21:26] <尼諾> "..嗯?"
[21:27] <安徒生> “没事,先去把东西捡回来吧?”一边说着一边躲开了手【
[21:28] <尼諾> "喔喔,是呢"開始撿起地上散落的裝備。
[21:28] * 安徒生 飞快的去拿回了自己的装备检查
[21:28] <奥兰多> “……少年。”
[21:28] * 奥兰多 沉吟半响,颇为感怀地说道
[21:28] <尼諾> "怎麼了奧蘭,回憶起自己的童年了嗎?"黑髮少年笑著說
[21:28] <安徒生> “啊?”
[21:29] * 安徒生 朝着奥兰多看过去
[21:30] <奥兰多> “是啊,就如同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无论真实或是虚伪,都如此美丽而珍贵。”
[21:31] * 奥兰多 注视着男孩,优雅地欠身鞠躬……
[21:32] <奥兰多> “吾友安徒生……很高兴在此相逢。”
[21:34] <DnDBot> 尼諾 投擲 對奧蘭的對話判定: 1d10=4
[21:35]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对话判定 尼诺: 1d10=8

[21:29] <NC|又白又香> 那么,安徒生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装备。
[21:29] <NC|又白又香> 武器、防具和其他道具状态都完好。
[21:29] <NC|又白又香> 至于深度计,这堪称梦境世界中的指南针和救生索的“宝物”,更是必须检查……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1:29] <NC|又白又香> 你戴上了耳机。
[21:29] <NC|又白又香> 理论上,这台新款耳机可以根据你的意愿播放任何你所知的乐曲,而且永远不用担心电耗。不过,在这个虚幻的世界里,类似的花样你有多少点子就能玩多少。
[21:29] <NC|又白又香> 而真正性命攸关的——从常规的深度测定、跟外界联络(严格来说是和潜入设备的主机联系)到作为最后保险的强制登出功能——
[21:29] <NC|又白又香> ……不管你怎么拨弄耳机罩上的触摸板区域,应该以语音形式传来的数据、信息和选项,全都……
[21:29] <NC|又白又香> 耳机里一片死寂。
[21:29] <NC|又白又香> 就像是、彻底坏掉了。
[21:29] <NC|又白又香> 你一时还消化不了这情况,愣了几秒,这才回过味来:
[21:30] <NC|又白又香> 这下……事情大了。
[21:30] <NC|又白又香> (于是,狂气判定)
[21:30] <NC|又白又香> (end
[21:30] <安徒生> 噫
[21:30] <安徒生> 直接公屏骰么【
[21:30] <NC|又白又香>
[21:30] <NC|又白又香> 也只有主窗有骰子嘛
[21:30] <安徒生> 也是...


[21:31] <安徒生> “糟了...超不妙啊...”
[21:32] <DnDBot> 安徒生 投擲 狂气判定: 1d10=5
[21:35] * 安徒生 有些紧张的拿下耳机不断的检查戴上又摘下来检查又戴上
[21:32] <尼諾> "何必想那麼多呢,能夠溫暖的就是太陽"尼諾說著檢查著自己的裝備--以手撫過,深紅厚重的童話書
[21:34] <NC|又白又香> 那么,尼诺还没注意到安徒生的脸色陡变(我假设有
[21:34] <NC|又白又香> 也检查起来


小窗-尼诺
劇透 -   :
[21:34] <NC|又白又香> 你翻开有着童话书封皮的书本看了看。
[21:35] <NC|又白又香> 理论上,这本书的内页可以根据你的意愿浮现出任何你所知的故事选段。不过,在这个虚幻的世界里,类似的花样你有多少点子就能玩多少。
[21:35] <NC|又白又香> 而真正性命攸关的——从常规的深度测定、跟外界联络(严格来说是和潜入设备的主机联系)到作为最后保险的强制登出功能——
[21:35] <NC|又白又香> ……全都毫无反应。
[21:35] <NC|又白又香> 应该出现文字、数据和选项界面的扉页,依旧一片空白。
[21:35] <NC|又白又香> 就像是、彻底坏掉了。
[21:35] <NC|又白又香> 你一下子就意识到,这事态有多么严重。
[21:35] <NC|又白又香> (于是,狂气判定)
[21:35] <NC|又白又香> (end


[21:35] <尼諾> "....."
[21:36] <DnDBot> 尼諾 投擲 狂氣: 1d10=10
[21:37] <尼諾> "....壞了呢。"尼諾將扉頁拉開,已一片空白對兩人示意
[21:38] * 奥兰多 疑惑地看了看尼诺手中空白的书页
[21:38] <尼諾> "安徒生,你沒事吧--謂,莫非你的也..."似乎發覺安徒生有些不對勁
[21:36] <安徒生> “糟糕了...糟糕了啊!”【对尼诺的依存+1
[21:38] * 安徒生 露出了到了这个地方之后第一次的惊恐表情
[21:38] <尼諾> "奧蘭,做好心理準備再去看吧"指了指奧蘭在地上的深度計
[21:38] * 奥兰多 下意识地掏出怀表,小心地打开查看
[21:39] <DnDBot> NC|又白又香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21:38] <NC|又白又香> 你打开怀表看了看,表盘指针稳稳地停在23%的刻度,看起来很正常。
[21:38] <NC|又白又香> 但,你进一步按动隐藏在表身的按钮(or机关,if you like),试图进一步取得数据信息,却发现…………毫无回应。
[21:39] <NC|又白又香> 从常规的跟外界联络(严格来说是和潜入设备的主机联系)到作为最后保险的强制登出功能,全都没有反应。
[21:39] <NC|又白又香> 你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事态非同小可。
[21:39] <NC|又白又香> (来,狂气判定,有+1)

[21:40] * 奥兰多 在按下怀表按钮之后,表情亦瞬间严肃起来
[21:40] * 奥兰多 反复检视怀表,又看又按……
[21:40] <安徒生> “啊,啊啊,没错...”抱住头蹲在地上
[21:40] <尼諾> "喂...沒事吧"蹲下來,看著抱頭的男孩
[21:43] <安徒生> “呜,大概,现在这个状态完全不能用了啊”
[21:43] * 安徒生 沮丧的多戳了几下耳机
[21:43] <尼諾> "壞了嗎,沒事,沒事。出去就能修好了...看看我這也是阿"將空白的書頁攤在安徒生前面,聳肩
[21:40]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确实坏掉啦的狂气: 1d10+1=(9)+1=10
[21:42] <奥兰多> “情况……有点糟糕呢。”
[21:42] * 奥兰多 翻开表盖,检视着怀表细部
[21:43] * 奥兰多 在当前的情势之下,口气已再不复演员般的腔调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21:40] <NC|又白又香> 不论你怎么按,状况都还是一样。
[21:43] <NC|又白又香> (怀表的检查情况,同上
[21:43] <NC|又白又香> (也就是,只有“深度测定”这一项功能正常,其他都没反应
[21:43] <NC|又白又香> (确切地说,是稳稳指向23%
[21:44] <NC|又白又香> (而尼诺的书页都是空白的了,嗯
[21:43] <尼諾> "奧蘭的也是吶....情況有點麻煩呢。"環顧四方的房間。
[21:44] * 安徒生 看着空白的书页,脸色更糟糕了,干脆的坐在地上
[21:45] * 尼諾 望著自己純白的童話書,也沉默了一陣。而後嘆了口氣。
[21:44] <奥兰多> “好在表面上看,还是正常的。”
[21:45] * 奥兰多 把怀表展示给两个人,怀表的时针刻度稳稳地停在了23%的位置上
[21:44] <NC|又白又香> (那么,全员来个行动判定,无可用部件/碎片,奥兰多和尼诺有+1
[21:44] <DnDBot> 安徒生 投擲 行动判定: 1d10=7
[21:45] <DnDBot> 尼諾 投擲 行動判定: 1d10+1=(7)+1=8
[21:45]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行动判定: 1d10+1=(9)+1=10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1:45] <NC|又白又香> 那么,你清楚地意识到这是非常危险的状况。
[21:45] <NC|又白又香> 不过话又说回来,此刻记忆残缺的你,连“记忆如此暧昧是否是正常情况”都无法确定。

小窗-尼诺
劇透 -   :
[21:45] <NC|又白又香> 那么,你清楚地意识到这是非常危险的状况。
[21:45] <NC|又白又香> 不过话又说回来,此刻记忆残缺的你,连“记忆如此暧昧是否是正常情况”都无法确定。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21:45] <NC|又白又香> 那么,你清楚地意识到这是非常危险的状况。
[21:45] <NC|又白又香> 不过话又说回来,此刻记忆残缺的你,连“记忆如此暧昧是否是正常情况”都无法确定。

[21:45] * 尼諾 繼續拍著安徒生。
[21:46] * 安徒生 被拍了稍微安心了起来
[21:45] <尼諾> 【23%嗎....】尼諾想到
[21:46] <奥兰多> “不要心慌。这样的情况,似乎还并非无药可救。”
[21:46] * 奥兰多 望着焦急的尼诺,柔声安慰道
[21:46] <NC|又白又香> (如果想对23%这个数值有进一步了解/回忆,可以扔个行动判定,也就是一个1D10
[21:47] <DnDBot> 尼諾 投擲 對23%進行回想【部件大腦】: 1d10=1
[21:47] <DnDBot> 尼諾 投擲 在一個: 1d10=7
[21:47]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回忆23%: 1d10=1
[21:48] <NC|又白又香> 那么,尼诺还算冷静地,从混乱的记忆一角回想起来,
[21:49] <NC|又白又香> 23%大概就是个刚刚进入浅层心灵世界(梦境)的正常数值。
[21:49] <NC|又白又香> ……如果不是其他状况都那么异常的话。
[21:50] <尼諾> "不幸中的大幸...嗎。"青年呢喃
[21:50] <尼諾> "放心,還不深,總能出去的啦"少年微笑
[21:50] <DnDBot> 安徒生 投擲 对尼诺的对话判定: 1d10=1
[21:50] <DnDBot> 尼諾 投擲 對安徒生: 1d10=4
[21:52] <NC|又白又香> (安徒生有【少女】和【男孩子】
[21:52] <NC|又白又香> (所以没有大失败
[21:52] <NC|又白又香> (但还是没人成功就是

[21:53] * 尼諾 將想起來的情報與似乎還腦袋昏沉的隊友說明
[21:53] * 尼諾 交代完,似乎就要去探索房間。
[21:54] * 尼諾 而後停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什麼
[21:54] * 奥兰多 听了尼诺的转述,低头思索……
[21:55] * 奥兰多 :“所以说,深度计很可能是在刚刚进入浅层梦境之后失灵的吗……”
[21:55] <尼諾> "奧蘭,安徒生..."叫了兩位同伴的名字
[21:55] * 安徒生 看向尼诺
[21:55] <安徒生> “怎么了?”
[21:56] * 尼諾 回頭,默默舉起手中一片空白的書。
[21:56] <尼諾> "別擔心..."
[21:57] <尼諾> "剩下的故事--我們就自己寫吧。"
[21:57] * 尼諾 帶著陽光的笑容。
[21:57] * 奥兰多 闻言对尼诺微微一笑,“啪”地合上怀表
[21:58] * 安徒生 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
[21:58] <奥兰多> “正是……吾友。全新的舞台已然搭就,吾等可不能任其空置啊。”
[21:58] <DnDBot> 尼諾 投擲 對奧蘭的對話: 1d10=10
[21:58] <DnDBot> 尼諾 投擲 對安的對話判定: 1d10=8
[21:59]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对尼诺判定: 1d10=8
[21:59] <DnDBot> 安徒生 投擲 对尼诺的对话判定: 1d10+1=(9)+1=10
[21:59] <NC|又白又香> (那么尼诺对安有+1,虽然并卵
[22:00] <DnDBot> 安徒生 投擲 对奥兰多的对话判定: 1d10+1=(7)+1=8
[22:01] <NC|又白又香> (那么自行把狂气点减少后的状况发一遍?
[22:01] <尼諾> (對【奧蘭多】的 【友情】●●O○、對【安徒生】的【信賴】●●O○
[22:01] <安徒生> 對 寶物 的 依存 ●●●○ 对 小A 的 友情●●●○  对 KH 的 依存●●○○
[22:01] <奥兰多> (宝物3,尼诺2,安2

[22:02] * 尼諾 繫好了書本在腰間,之後開始探索房間。
[22:03] * 奥兰多 把怀表收入怀中,拍拍双手
[22:03] <奥兰多> “时间是无声的脚步,是不会因为我们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而稍停片刻的。”
[22:03] * 奥兰多 用富于感情的语调念诵道
[22:04] <奥兰多> “我们不妨也采取行动,对这崭新的舞台开始探索吧。”
[22:04] * 安徒生 鼓起脸看着黑色的前方
[22:03] <NC|又白又香> (那么,探索房间的话,可用行动判定,可用部件是眼球类跟手类。)
[22:03] <NC|又白又香> (多个骰的话,用.r 2#d10 这类的
[22:04] <DnDBot> 尼諾 投擲 使用自身與【眼球】進行行動判定。: 2次 1d10 = 2 9
[22:05]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探索房间: 1d10=2
[22:05] <DnDBot> 安徒生 投擲 普通的观察: 1d10=9
[22:05] <NC|又白又香> (那么成功2人,尼诺和安徒生
[22:05] <奥兰多> (我就是来加油的!
[22:06] <NC|又白又香> 随着奥兰多努力给其他两人鼓气,尼诺和安徒生一下子就摸清了房间的状况
[22:06] <NC|又白又香> 你们发现,这是房间并没有想象的大,也就5x5左右。
[22:06] <NC|又白又香> 墙壁是石头材质,粗糙地抹了层石灰,地板则是水泥的,都触手生寒。
[22:06] <NC|又白又香> 在你们醒来的位置对面,歪歪斜斜地堆了几个板条箱,上面依稀还糊着破烂的封条,表面积了层灰。
[22:06] <NC|又白又香> 此外,房间没有窗户,只有扇锈迹斑斑的铁门。
[22:07] <尼諾> "這種箱子...總會讓人想開呢"
[22:08] <安徒生> “的确,很可疑啊”
[22:08] * 尼諾 深吸了一口氣,做好不被嚇到的準備
[22:08] <NC|又白又香> 不知是否辜负了尼诺的期待,
[22:08] <NC|又白又香> 封条早已破烂不堪,盖子也没锁上,一打就打开了。
[22:09] <NC|又白又香> 你们看到,一些工具和像是仪器零件的东西占据了大半箱内空间,都破旧不堪,有的还生了锈。
[22:09] <NC|又白又香> 此外,还有一个箱子里装着日本刀、钉头锤之类的武器,甚至有一把手枪混在里头。
[22:09] <NC|又白又香> 不过,摸起来全都有种廉价塑料感,到处可见小缺口和掉漆,断然是不能真用的。
[22:10] <尼諾> "這夢境的主人...喜歡玩cosplay嗎"
[22:10] <安徒生> “...玩具?”
[22:10] <NC|又白又香> (想要思考关于这些仪器/装备的事,可以直接来个行动判定)
[22:10] <NC|又白又香> (无可用部件/碎片)
[22:10] <尼諾> .r 試圖回想關於這方面的情報
[22:10] <DnDBot> 尼諾 投擲 行動判定: 1d10=4
[22:12] <DnDBot> 安徒生 投擲 试图回想这些东西的造价【?: 1d10=9
[22:15]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情报判定: 1d10=10
[22:16] * 尼諾 說著拿起武士刀,好奇地打量
[22:18] <奥兰多> “这些仪器和装备……”
[22:19] * 奥兰多 俯下身,仔细审视


小窗-尼诺
[22:16] <NC|又白又香> 虽然你并没想到什么头绪,但那把塑料模型似的武士刀,有种谜之既视感(end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2:16] <NC|又白又香> 那么你看出来,那些仪器零件和开场白(朦胧印象)里假设的仪器有点相像的地方……
[22:16] <NC|又白又香> (end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22:16] <NC|又白又香> 那么你看出来,那些仪器零件和开场白(朦胧印象)里假设的仪器有点相像的地方……
[22:18] <奥兰多> 是指呼吸机?
[22:18] <奥兰多> 还是梦境进入设备?
[22:18] <NC|又白又香> 设备

[22:20] <尼諾> "總有種...曾經見過的感覺,但想不起來"
[22:20] * 尼諾 說著,拿起來空揮了下。
[22:21] * 安徒生 点头认同了尼诺说的,并没有过多的发言
[22:19] <奥兰多> “似乎和我们之前进入梦境时所用的装备很类似呢。”
[22:20] * 奥兰多 再三检视箱中的奇异仪器,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准备对其继续检查
[22:20] <奥兰多> (拿起来嗯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22:21] <NC|又白又香> 你仔细确认了下,那与其说是零件,不如说是残片
[22:21] <NC|又白又香> 一片片都像用过的破损品。
[22:22] <奥兰多> 可能修复吗?
[22:23] <奥兰多> 设备……仪器
[22:23] <NC|又白又香> 不行哦,你估计都不齐全

[22:20] <尼諾> "阿,原來如此嗎..."
[22:22] <尼諾> "總覺得這情況不太對呢,client的夢中出現與我們agent相關的東西什麼的..."
[22:22] <奥兰多> “但是……似乎已经损坏了啊。”
[22:22] * 奥兰多 手持装备,细致地检查着它的情况
[22:23] * 尼諾 搖了搖頭,接著默默注視著武士刀,將其放下,並撿起了一旁的手槍。


小窗-尼诺
[22:24] <NC|又白又香> 手枪沉甸甸的,不过你觉得只是射BB弹的那种仿真枪。
[22:25] <NC|又白又香> 然而,这一把也给你微微的既视感。


[22:23] <奥兰多> “看起来也不是很齐全,和我们当初进入时使用的相比,似乎有很大的缺失。”
[22:24] <尼諾> "是嗎..."聽了奧蘭的話思考了一會,放入背袋中。接著去檢查鐵門。
[22:24] * 奥兰多 一边查看,一边对同伴们描述仪器的情况
[22:25] <尼諾> "安徒生認為呢...?"指了指奧蘭手中的武器
[22:26] <奥兰多> (我的是仪器
[22:26] * 奥兰多 在尼诺的示意下,把仪器转向安徒生的方向
[22:26] <安徒生> “像是淘汰货啊...不,淘汰货都不是,次品吧...这种东西”
[22:27] <奥兰多> “……确实呢。”
[22:27] <安徒生> “反正我们是不能用它们的。”撇撇嘴
[22:27] <尼諾> "贗品吧,如果這麼說,我們手上戴的才是真品呢。"
[22:28] * 尼諾 說著,微笑了一下
[22:28] * 奥兰多 看了看手中的设备,微微苦笑。
[22:28] <奥兰多> “不知这是……这里的旧主人留下来的,还是怎样呢……”
[22:29] <NC|又白又香> 也许这些被放置?遗忘?的物件曾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故事,
[22:29] <NC|又白又香> 但至少现在,它们无法言语,而你们也无从得知。
[22:29] <尼諾> "女孩在初來乍到的奇異世界,遇見了獅王"隨著輕聲地呢喃,少年的手在一瞬間閃過,化成了獸爪

[22:30] <NC|又白又香> (那么,接下来调查门是吧
[22:30] <NC|又白又香> (为了谨慎起见,你们又调查了一下四面墙,)你们确认那门是唯一的出口。
[22:30] * 尼諾 後退兩步,簡單直接的推向鐵門!
[22:30] <NC|又白又香> 那是扇古早的铁门,尼诺一下没推开。
[22:30] <NC|又白又香> 敲着有点儿厚度。
[22:31] <NC|又白又香> 门并没有锁,是个从内侧开的插销,然而许很久没人碰过,已彻底锈死了。
[22:31] <NC|又白又香> 你们估计,如要开这门,要么是几人合力使劲撞开,要么就得对插销想想办法了……
[22:31] <NC|又白又香> (所以,你们打算怎么办,决定后我告诉你们要怎么进行行动判定~)
[22:31] * 奥兰多 :“推不开吗?”
[22:31] <尼諾> "似乎有點兒硬呢"望著爪子,輕聲說。
[22:32] * 安徒生 摸了摸插销
[22:32] <NC|又白又香> 插销触手冰凉……且当然,纹丝不动。
[22:32] * 奥兰多 把残损的设备放入怀中,准备再行研究
[22:32] * 奥兰多 向尼诺的方向走去
[22:32] <奥兰多> “需要我帮忙吗?”
[22:33] <尼諾> "安,借過一下"
[22:33] * 尼諾 於是用獸爪拉起插梢
[22:33] <NC|又白又香> (那么,努力拔插销的话,
[22:34] <NC|又白又香> (可用部件【拳头】【手腕】,有【怪力】之类的大力描述技能的话有+1。
[22:34] <NC|又白又香> (需要至少两人普通成功,或一人大成功。)
[22:34] <DnDBot> 尼諾 投擲 【拳頭】,【腎上腺素】,【鋼鐵手腕】: 4次 1d10 = 1 9 6 2
[22:35] * 奥兰多 摘下手套,苍白的手指叠加在尼诺的兽爪上
[22:35]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拳头协助: 2d10=(5,3)=8
[22:35] * 安徒生 看了看两个人,将手按在奥兰多的手上
[22:36] <DnDBot> 安徒生 投擲 拳头协助: 2d10=(2,3)=5
[22:37] <尼諾> "看來都鏽死了呢..."
[22:37] <NC|又白又香> 也许是这插销锈死得太久,加上本身不方便使力,
[22:38] <NC|又白又香> 尽管后来两人的手把尼诺的爪子捂得热烘烘的,插销还是没动。
[22:38] <NC|又白又香> (撞的话,可使用部件【肩膀】,有【怪力】之类的大力描述技能的话有+1。需要至少两人普通成功,或一人大成功。
[22:39] <DnDBot> 尼諾 投擲 【肩膀】,【機器人之腕(鋼鐵手腕)】,【妖精藥(腎上腺素)】: 1d10=5
[22:40] <DnDBot> 尼諾 投擲 大家一起撞阿!: 4次 1d10 = 3 5 7 1
[22:40] <奥兰多> “腐蚀的臭锈,能把深藏的宝物消耗干净,而黄金如善于利用,却能把更多的黄金生。”
[22:40] <DnDBot> 安徒生 投擲 撞击协助【肩膀】: 2d10=(2,10)=12
[22:40] <NC|又白又香> (安徒生普通成功
[22:41] <NC|又白又香> “咣!”
[22:41] <NC|又白又香> 在你们的合力下,门发出了濒死惨叫般的厉声,颤巍巍地向外打开——
[22:41] <NC|又白又香> 然后整个门板砰然向前倒下。
[22:41] <NC|又白又香> 说来,这门本来是向里开的来着?……
[22:41] <NC|又白又香> 至少,如此,前路畅通了。
[22:42] <NC|又白又香> 你们能看到门外几步之遥处便是墙壁,上边安有一列爬梯,顶端则没入黑暗中。
[22:42] <NC|又白又香>
[22:42] <NC|又白又香>
此处公布本单元探索阶段KARMA
[22:42] <NC|又白又香> 探索阶段Karma:前进
[22:43] * 奥兰多 正欲伸手协助,却看到门已被两人合力推开……
[22:43] * 奥兰多 呼了口气,摇摇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再度将手套缓缓戴上
[22:45] * 尼諾 獅手於空中空揮,化作光的粒子消散了,剩下的是少年的手腕
[22:44] * 尼諾 望著黑暗中的樓梯
[22:44] * 安徒生 一边揉着肩膀一边走向爬梯。
[22:45] * 尼諾 於是跟著上了樓
[22:45] * 奥兰多 望向上空深邃的黑暗……
[22:46] * 奥兰多 紧跟队友的步伐,以优雅而节制的姿态向上攀爬
[22:46] * 尼諾 路中回頭看著後方張開的門扉,彷彿在守著前方的兩人一般
[22:46] <NC|又白又香> (那么顺序大概是安徒生-尼诺-奥兰多
[22:45] <NC|又白又香> 蹬,蹬,蹬……
[22:46] <NC|又白又香> 你们排成一列,踩着铁架向上攀爬。
[22:47] <NC|又白又香> 周围皆石壁,狭小的空间里,你们发出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响亮……但这也没法驱散浓重的黑暗。
[22:48] <尼諾> "可真是意識流的場景吶..."少年跟在兩人後面。
[22:47] <奥兰多> “安……”
[22:47] * 奥兰多 一边攀爬,一边忧心地对少年喊道
[22:48] <奥兰多> “如果感觉有什么异状,就立即停止,有什么困难可以大家一起来解决。”
[22:49] <安徒生> “放心吧”
[22:49] * 安徒生 笑了一下
[22:49] <安徒生> “我会保护你们的,所以没事”
[22:50] <NC|又白又香> (此处应有对话判定!可惜已经刷满了!就当是有CG吧!灵魂的!)

« 上次编辑: 2016-02-28, 周日 23:00:57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4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Re: 做梦(。) LOG 第一单元 尘灰荒原 (上) 探索部分
« 回帖 #1 于: 2016-02-28, 周日 22:57:27 »
[22:51] <NC|又白又香> 蹬,蹬,蹬,蹬……
[22:51] <NC|又白又香> 简短的对话间,你们有条不紊地攀爬。
[22:51] <NC|又白又香> 大约过了3、4分钟,最上面的安徒生忽然看到了头顶的隔板。
[22:51] <NC|又白又香> 不知为何,你们直觉到它并没有锁住,一推就能推开。
[22:51] <尼諾> "我們可是主角喔,如果有什麼東西擋著的話...那鐵定都是雜魚吧。"少年笑著回答,望向眼前的隔板
[22:52] <安徒生> “说的也是...嘿”抬起手就把隔板推开了
[22:52] <NC|又白又香> ——光线。
[22:52] <NC|又白又香> 随着安徒生向上推开隔板,黯淡的光线合着簇簇的灰尘一齐洒下来。
[22:52] <NC|又白又香> 若是平时,这么昏暗的光只会让人随意地打开照明设备——
[22:52] <NC|又白又香> 但对于现在的你们而言,却是期盼已久的指引和好兆头。
[22:52] <NC|又白又香>
[22:52] <NC|又白又香>
一单元探索阶段BGM Uncharted Realms http://vdisk.weibo.com/s/BDHw_FWaAcRNR
[22:52] <NC|又白又香>
[22:53] <NC|又白又香>
于是,你们赶紧一个接一个爬了上去。
[22:53] <NC|又白又香> 你们的眼睛几乎没有迟滞地适应了昏暗的光线。
[22:53] <NC|又白又香> 这像是哪个公寓的一居室。屋里还算宽敞,但墙皮斑驳,家具陈旧:
[22:53] <NC|又白又香> 房间有一门二窗。【窗户】被厚重、破烂的窗帘盖住,昏黄的光线正是从破洞与缝隙里透出来的。
[22:54] <NC|又白又香> 而【门】前挂了门帘,就算原本有什么图案,现在也看不清了。
[22:54] <NC|又白又香> 你们所在的这一侧放着单人床,边上有衣柜和【蒙着一层布的长条物体】。
[22:54] <NC|又白又香> 再过去是单人用桌椅,桌子歪着,椅子倒了,紧挨着的小书架也翻倒在地上,【书本纸张】散落一地。
[22:54] <NC|又白又香> 房间另一头有【料理台、水槽】、以及看起来是碗橱的东西。
[22:54] <NC|又白又香>
[22:54] <NC|又白又香>
……而这一切,全都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像是被放置、或者说被遗弃了很久。
[22:54] <NC|又白又香> 空气比刚才的地下室更沉闷。随着你们在房间里走动,地板上甚至如沙地一般留下出了脚印。
[22:54] <NC|又白又香> 就算曾经有人生活过,也很难看出原来的痕迹了吧…………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22:54] <NC|又白又香> 而且,微妙地,你对此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既视感。
[22:54] <NC|又白又香> 它和那光线一样微弱,以至于说是错觉似乎也行……但,
[22:54] <NC|又白又香> 就像那光线再微弱也照亮了黑暗,你心底某处觉得,这并不是多心……(end)
[22:56] <奥兰多> 对此是对什么?
[22:56] <NC|又白又香> (房间景象
[22:56] <奥兰多> 全部?
[22:56] <奥兰多> 哦明白了

小窗-尼诺
劇透 -   :
[22:54] <NC|又白又香> 而且,微妙地,你对此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既视感。
[22:54] <NC|又白又香> 它和那光线一样微弱,以至于说是错觉似乎也行……但,
[22:54] <NC|又白又香> 就像那光线再微弱也照亮了黑暗,你心底某处觉得,这并不是多心……(end)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2:54] <NC|又白又香> 而且,微妙地,你对此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既视感。
[22:54] <NC|又白又香> 它和那光线一样微弱,以至于说是错觉似乎也行……但,
[22:54] <NC|又白又香> 就像那光线再微弱也照亮了黑暗,你心底某处觉得,这并不是多心……(end)
[22:57] <安徒生> 对房间的格局和摆设的即视感么?
[22:57] <NC|又白又香> 全部的房间景象描写
[22:58] <安徒生> OK


[22:57] <尼諾> "嗚..."抬起手臂,或許是在黑暗中待得久了吧,彷彿那微光有些刺眼般的遮擋。
[22:57] <奥兰多> “经过磨难的好事,会显得分外甘甜。”
[22:57] * 奥兰多 略显感动地吟诵着
[22:58] <尼諾> "是阿..."彷彿有所感地說到,如同回憶著什麼。
[22:58] * 尼諾 幾秒後,跟在奧蘭與安後頭,看著此處的房間。
[22:58] <奥兰多> “又一个新的舞台呈现在面前,供吾等以探索。”
[22:59] <奥兰多> “然而……此等氛围……却如同老友重逢一般……”
[22:59] <奥兰多> (回忆一下,会否在哪里见过类似场景
[22:59] <DnDBot> NC|又白又香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23:01] * 奥兰多 颇为怀念般嗅了嗅周遭的空气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23:00] <NC|又白又香> 你刚觉得要捕捉到那种既视感的源头,
[23:00] <NC|又白又香> 它却又像灵活的游鱼一样从你思绪的指缝间溜走了,
[23:00] <NC|又白又香> 很快消失在黑暗的回忆之海……

[22:59] * 安徒生 在地板上多踩了几下
[23:01] <NC|又白又香> 地板上的灰尘被安徒生一激,纷纷扬了起来,引得安徒生打了好几个喷嚏。
[23:02] <尼諾> "那麼,開始調查吧"拍了拍安徒生。指著有些可疑的房間。
[23:02] * 奥兰多 摇了摇头,步伐悄然略过安徒生身边……
[23:02] * 奥兰多 向地上散落的书页走去
[23:02] * 尼諾 看著奧蘭走向書頁,望著昏暗的房內,首先拉開了窗簾
[23:03] <安徒生> “啊,到处都有种奇怪的氛围,你们两个小心点”
[23:03] * 安徒生 小心翼翼的靠近床边的长条物体
[23:03] <NC|又白又香> 尼诺一拉开窗帘,积在滑杆上和布面上的灰顿时纷纷抖了下来,烟尘一时将整个人笼罩。
[23:04] <NC|又白又香> 不过,烟尘散去,屋内光线确实稍微明亮了一些。
[23:04] <尼諾> "嗚..."
[23:04] <NC|又白又香> 虽然窗玻璃也被灰尘糊满了,但你们可以分辨,那光线昏黄并非玻璃的颜色,而是外面真实的天色。
[23:03] * 奥兰多 俯下身,拂去书页上的灰尘,借着微光查看
[23:04] <NC|又白又香> 而另一边,奥兰多仔细翻阅,
[23:04] <NC|又白又香> 发现散落的书本除了封皮磨损得厉害,内页倒还完好,只也许是因为屋里湿度低吧。
[23:04] <NC|又白又香> 可是,不知为何,每一本书的文字都只剩非常淡的轮廓,仿佛褪色已久——如果说印刷的文字也会褪色的话——实在难以辨认。
[23:04] <NC|又白又香> 而零散的纸张也隐约有印刷字迹,可能是从书上拆下来的,抑或是未装订的样稿。
[23:06] * 尼諾 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也湊過去奧蘭一起研究。
[23:05] <DnDBot> NC|又白又香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3:05] <NC|又白又香> 而看到这些书本的你,隐约回想起了某种久远的怀念记忆。
[23:05] <NC|又白又香> 那大概是童年时代,指尖摩挲过绘本纸页的感觉——和点划平板截然不同的独特触感。
[23:05] <NC|又白又香> 是了,正如你和某位知名童话作家同名,你小时候是非常喜欢读童话故事的。
[23:05] <NC|又白又香> 虽然长大了就看得少了,不过应该还是偶尔会在坐车的时候带本小书消遣。只是,如果被人发现了会有点尴尬吧……


小窗-尼诺
劇透 -   :
[23:06] <NC|又白又香> 而看到这些书本的你,隐约回想起了某种怀念的记忆。
[23:06] <NC|又白又香> 在这个电子书早就普及的时代, 指尖摩挲过绘本纸页的触感,有着和点划平板截然不同的独特感觉……
[23:07] <NC|又白又香> ------------------------------------
[23:07] <NC|又白又香> ……手指轻轻摩擦过纸张,发出令人心安的细碎声音。
[23:07] <NC|又白又香> 你慢慢地翻阅着一本童话书——这是你为数不多的实体藏书之一。毕竟在这个时代,电子版才是最普及的载体。
[23:07] <NC|又白又香> 何况,你并不是为了确认内容而打开书本。
[23:07] <NC|又白又香> 不管是电子版还是实体书,你早已把这本书——这些书——读过无数遍,对故事的每一个细节、乃至每一处遣词造句都烂熟于心。
[23:07] <NC|又白又香> 不如说,翻读纸质书这行为本身,对你而言已经成了一种能安定心神的仪式。
[23:07] <NC|又白又香>
[23:07] <NC|又白又香>
说起来,已经变为成年人的你之所以会去读童话,契机还得数那个和著名童话作家同名的少年。
[23:07] <NC|又白又香> 最初是在车上撞到他在读一本口袋儿童故事书,当时对方似乎颇为窘迫,不过这点尴尬很快就由理解加深而化解了。
[23:07] <NC|又白又香> ……只是,随着今天这样的读书日子不断重复,你已经远远比他读得多、读得深了……
[23:07] <NC|又白又香>
[23:07] <NC|又白又香>
说出去或许很多人会不理解,但童话故事确实能触动你的内心。
[23:07] <NC|又白又香> 不仅仅是和故事中人同悲喜那么简单……那种程度的话二流偶像剧都能做到。
[23:07] <NC|又白又香> 只是总觉得,在那眼花缭乱的比喻之下,展开的各种或奇妙或荒诞的情节,能讲出一般人难以表达出来、可又确实存于心底的某种东西。
[23:07] <NC|又白又香> 有的让你安宁,有的时你痛苦,有的给你力量。
[23:07] <NC|又白又香> 而最好的那些故事,在成百上千、成千上万次的重读之后,已然具备了超越故事本身的意义……
[23:07] <NC|又白又香> --------------记忆碎片 【书】 get------------
[23:07] <NC|又白又香> (end
[23:08] <尼諾> (你慢慢地翻阅着一本童话书——这是你为数不多的实体藏书之一。毕竟在这个时代,电子版才是最普及的载体。
[23:08] <尼諾> <<這一句,是指現在調查的嗎?還是記憶?
[23:08] <NC|又白又香> (回忆
[23:08] <尼諾> (get
[23:08] <NC|又白又香> 你现在看到的倒也是实体纸张没错
[23:09] <尼諾> ok

[23:06] * 安徒生 多摸了几下书页
[23:07] <奥兰多> “啊……真实的天空,如此令人感动。”
[23:07] * 奥兰多 看了看拉开窗帘外的天色
[23:07] * 奥兰多 又把目光焦距回模糊的书页上
[23:08] <奥兰多> “我将满怀仇恨和无比的愤怒,灭掉任何企图毒害和屠杀我的同胞的敌人。”
[23:08] <奥兰多> “当我将复仇之火射向你的那一刻,你会知道我的名字叫做耶和华!”
[23:08] * 奥兰多 煞有介事地对着书页朗诵道
[23:08] <安徒生> “不过上面没什么东西呢...”有点小失落
[23:09] * 奥兰多 然后恶作剧地一笑,微微耸肩
[23:09] <奥兰多> “开玩笑的。”
[23:09] * 奥兰多 拍了拍书页
[23:09] <奥兰多> “简直是模糊一片……什么都看不懂。”
[23:10] * 奥兰多 把书页放在尼诺手里,拍了拍他的肩膀
[23:10] <奥兰多> “吾友,这或许是你应该书写的故事呢。”
[23:10] <尼諾> "紙本書呢....."只是用手撫過書頁,眼神奇異,彷彿想起了甚麼。
[23:11] * 尼諾 說著,遙望了下安徒生。
[23:11] * 尼諾 從奧蘭手中接過紙頁,注視著其中模糊不清的內容。
[23:12] <安徒生> “突、突然看过来做什么?”【下意识的捏紧书页
[23:12] <尼諾> "童話真是個好東西呢...安。"
[23:12] <安徒生> “嗯...嗯...好东西呢。”【眼神游移
[23:13] <尼諾> "雖然,與這些沒關係(指著手中書頁),但我想起來了呢..."少年呢喃
[23:13] <尼諾> "怎麼,安有想起什麼嗎?"
[23:14] <安徒生> “小时候看的童话啦,哈哈哈哈。”
[23:14] * 尼諾 說著,打開了自己紅皮的空白書,想了一下,默默將幾頁奇異的稿紙夾了進去。
[23:15] <尼諾> "是阿,我也記得呢"對安徒生微笑

[23:06] <NC|又白又香> 而当你们揭开那蒙布,(就如你们所预料的),发现下面是一面细长的穿衣镜。
[23:06] <NC|又白又香> 大概由于一直用布遮着,镜面没怎么落灰,好好地映出你们的身影。
[23:06] <DnDBot> NC|又白又香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23:07] <NC|又白又香> 那么,当你去察看穿衣镜的时候……
[23:07] <NC|又白又香> 镜子里倒映出你的容貌身姿:黑发的高个青年,演员一般的英俊容貌,宛如舞台剧的装束,枪套和道具箱……
[23:07] <NC|又白又香> 明明应该是这样没错,可不经意间,你心中生出一丁点奇怪的感觉——
[23:08] <NC|又白又香> 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就像自己都还没察觉到的时候,已经下意识地伸手去挠痒的,那种微妙的程度……
[23:08] <NC|又白又香> (于是来个狂气判定,有+2)。

[23:11] * 奥兰多 随即自尼诺身边悄然离去,来到穿衣镜前仔细端详
[23:12] * 奥兰多 望着穿衣镜中的自己,做着英雄般的手势
[23:12] * 奥兰多 然而……动作却突然停止了
[23:13] * 奥兰多 好奇地望着镜中的面容,挤眉弄眼
[23:13] * 安徒生 正好瞥到穿衣镜,一小步一小步的挪过去
[23:13] * 奥兰多 却依旧难以掩饰脸上异样的表情
[23:14] <奥兰多> “我……”
[23:14]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狂气: 1d10+2=(6)+2=8
[23:15] * 奥兰多 眨眨眼睛,又做了些登场亮相之类的手势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23:14] <NC|又白又香> 镜子中的倒影也一样露出了各种夸张的表情。
[23:14] <NC|又白又香> 而那微妙的违和感就这样被你迅速赶跑了,只留下一丁点痕迹……

[23:15] <奥兰多> “不……刚刚一瞬间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23:15] <奥兰多> “现在看起来,倒是并无大碍。”
[23:16] <尼諾> "奧蘭...怎麼了嗎?"聽到奧蘭的呢喃問到
[23:16] <安徒生> “.........”【又把头转向尼诺的方向
[23:16] * 奥兰多 以优雅鞠躬的姿势对安徒生鞠了一躬
[23:16] * 奥兰多 结束了自己镜前的测试
[23:17] <安徒生> “你还是这样啊...”
[23:17] * 安徒生 无奈的摊摊手
[23:17] <尼諾> "....一如往常呢"尼諾撫著額頭。
[23:18] <NC|又白又香> 如果是喜剧,那么此刻的演员未免缺乏小丑的化妆,
[23:18] <NC|又白又香> 如果是符合青年英俊外貌的正剧,那么这又未免太过出戏
[23:19] <NC|又白又香> 但,这么一出不搭调的表演,恰恰缓和了房间内沉闷的空气……
[23:19] <NC|又白又香> 也可能缓和了某个人,或者某些人心中的凝重……
[23:18] <奥兰多> “令人悲哀啊,两位挚友,汝等可曾质疑过我的心灵吗”
[23:19] <奥兰多> “我的心灵……正如你们平日所见一般,美好而纯粹,如同莱茵的黄金啊”
[23:20] <安徒生> “不,这只是感慨,你和以前一样真是再好不过啊。”强行拇指

[23:18] * 尼諾 看著奧蘭似乎沒有異樣,再度將書本繫回腰間,去檢查水槽與料理台。
[23:18] * 尼諾 似乎準備把對目視的出口--【門】的調查留到最後
[23:20] <NC|又白又香> 于是探索再开。
[23:20] <NC|又白又香> 碗橱里空空荡荡,只有从缝隙里落进去的灰尘,连一般长期放置会结的蛛网都没有。
[23:20] <NC|又白又香> 水槽里自然也是干的。水龙头意外地还能转动,然而并没有水流出。
[23:20] <NC|又白又香> 令人有些不安的是,管道煤气的开关就是开着的,只是如今当然也不会有什么瓦斯冒出。
[23:20] <NC|又白又香> 至于出口——
[23:21] <NC|又白又香> 门帘后边的是最普通不过的公寓木门,转一下把手就听到了锁芯转开的喀嚓一声。
[23:22] * 尼諾 手握著門把,回頭看了兩名同伴。
[23:23] * 尼諾 似乎在與兩人問到--走嗎?
[23:23] * 安徒生 很自然的走了上去
[23:23] * 奥兰多 :“为何不呢?”
[23:24] * 奥兰多 径直走到尼诺面前,做了个“抓手”的姿势
[23:24] * 奥兰多 明显是可以帮忙的暗示
[23:24] * 尼諾 朝兩人點頭,開門

[23:24] <NC|又白又香> 于是,
[23:24] <NC|又白又香> 门,缓缓打开了。
[23:24] <NC|又白又香>
[23:24] <NC|又白又香>
——出现门后的景色,却不是普通公寓房该有的走道,
[23:24] <NC|又白又香> 而是暴力般粗野的、肆意撑满你们全部视界的昏黄——
[23:24] <NC|又白又香>
[23:24] <NC|又白又香>
天空与荒野,这仅有的两种元素分别占据了你们视线的上下两半,再于邻接处互相蚕食,终至混为一体。
[23:24] <NC|又白又香> 除此之外,没有半点人烟,甚至不见树木。
[23:24] <NC|又白又香> 你们目力能及的地方,地面皆荒芜干裂,尘土飘扬,偶有杂草枯根从地缝里翻出。
[23:25] <NC|又白又香> 唯有一条小路的痕迹依稀可见,自你们脚下向远方绵延,大约过了几十步便没入尘雾之中。
[23:25] <NC|又白又香> ……景色称得上辽阔,却十分苍凉、压抑,好像生机褪去后的大地所发出的濒死呻吟,
[23:25] <NC|又白又香> 更像是在吸取人的精力一般,让你们渐渐感到喘不过气来……
[23:25] <NC|又白又香> (全体狂气判定)
[23:25] <DnDBot> 尼諾 投擲 狂氣!: 1d10=3
[23:25]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狂气: 1d10=6
[23:26] <DnDBot> 安徒生 投擲 难以忽视的狂气判定扑面而来: 1d10=7
[23:27] <尼諾> "唔..."看到這幅景象,心情不知為何受到波動。腦袋裡閃過的是某個安靜、黑暗的房間...
[23:28] <尼諾> 【...有他們在呢。】這樣想著,看著兩名同伴,少年冷靜了下來。
[23:29] <尼諾> (對安的信賴+1
[23:29] * 安徒生 觉得压力很大,闭上了眼睛
[23:30] <安徒生> “...在梦里也不奇怪...这种事情”
[23:31] * 安徒生 自我安慰了一下之后重新睁开眼睛
[23:31] <NC|又白又香> 卷着尘土的冷风阵阵袭来,毫不留情地拍打着你们的身体。
[23:31] <NC|又白又香> 尽管这程度的低温和风速还不足以影响你们的行动,但和屋里相比,刚才那简直就是温暖的小窝……
[23:30] <奥兰多> “我的太阳曾在清朝带着辉煌的光华临照我前额;但是啊……它只一刻是我的荣耀,下界的沙尘已把它和我遮隔。”
[23:31] * 奥兰多 望着眼前苍凉的景象,略带敬畏之色
[23:31] * 尼諾 一瞬間露出有些灰暗的表情,當與同伴對上眼,卻一閃而逝。回到無畏的微笑。
[23:32] <尼諾> "夢裡吧,這等荒蕪--該說做夢的人沒有想像力,還是太有想像力呢..."
[23:32] <NC|又白又香> 似乎遂了尼诺的话,当你们回头一看,身后的房子却不知何时已成了废墟,只能勉强分辨出原本是座山间小屋的样子。
[23:32] <NC|又白又香> 房顶、墙壁已然坍塌,连你们刚刚经过的房门也被碎石砖瓦堵塞得严严实实,
[23:32] <NC|又白又香> 宛如时光就在你们转身的须臾流逝了数十、上百年……
[23:32] <奥兰多> (我怎么感觉这里才是san check
[23:33] <尼諾> "回去的路已經沒有了呢..."
[23:34] <尼諾> "茫茫路途嗎..."說是這麼說,少年的表情卻未見陰霾
[23:34] <奥兰多> “消失了吗……”
[23:35] * 奥兰多 回身望着房屋的废墟,似乎显得有些手足无策,然而却带着些微演技般的刻意做作
[23:34] <安徒生> “后路都断了么?!”
[23:34] * 安徒生 有点不满的踢踢房子的废墟
[23:35] <NC|又白又香> ……有点痛。安徒生感觉踢到了实物。
[23:35] <NC|又白又香> 虽然在梦境里说“实物”有点怪怪的……
[23:35] <NC|又白又香> 但那废墟的砖瓦块,就和你们刚才碰触的一切物品一般,触感是……是在的。
[23:35] <安徒生> “嘶....”
[23:36] <奥兰多> “回忆是世人的君王,也是世人的坟墓。”
[23:37] * 安徒生 面无表情的鼓掌【详见三胖拍手
[23:36] <尼諾> "那就把這如墳墓的畫面拋在後頭吧。"
[23:37] <奥兰多> “正是,吾友。”
[23:37] <尼諾> "走吧"摸了摸安徒生的頭,帶著笑容邁出步伐
[23:38] <安徒生> “别摸我的头啦!”这么说着还是跟着走了
[23:37] <尼諾> (雖然這荒野沒辦法判斷方向,但我知道往哪個方向走都有東西的!


[23:37] <NC|又白又香> 于是,你们沿着小路向远方前进。
[23:37] <NC|又白又香> 不过一会儿,身后的小屋废墟便看不见了,你们的前后左右,四面八方,完全被暗黄的尘雾包围。
[23:38] <NC|又白又香> 你们只觉得天色越发阴沉,
[23:38] <NC|又白又香> 让你们从精神和物理上,都越来越感到窒息……
[23:38] <奥兰多> “正如抛弃时间的人,时间也将抛弃他。如果我们不加快脚步,则必将被掩埋于时间的坟墓。”
[23:38] <NC|又白又香> (就在这个时候……全体行动判定·察觉,有-1。愿意的话可以上眼睛类的部件。)
[23:38]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察觉: 1d10-1=(5)-1=4
[23:39] <DnDBot> 安徒生 投擲 察觉: 1d10=10
[23:39] <NC|又白又香> (-1就是9,也过了
[23:39] <DnDBot> 尼諾 投擲 察覺: 1d10-1=(7)-1=6
[23:39] <NC|又白又香> 就在此时,眼力很好的安徒生和尼诺似乎望见,在你们前方偏左的地方,隐约有个人影。
[23:40] <NC|又白又香> 由于这恶劣天气里实在难说是不是错觉, 你们试探性地又朝那方向走了几步,
[23:40] <NC|又白又香> 只见模糊的人影动了一下,似乎也是走了一步……至少你们可以确认没看错了。
[23:40] <尼諾> "有人呢..."示意安
[23:41] <尼諾> "--誰?"向人影喊到。雖然總覺得不會有回應
[23:41] <安徒生> “啊,是啊,要上去么?”做出要奔跑的姿态
[23:41] * 奥兰多 看到尼诺与安徒生目光一动……奥兰多凑到近前,沿尼诺所指的方向观看
[23:41] <奥兰多> “需要上前一窥么,吾友。”
[23:41] <NC|又白又香> 在你们谈话、观察的时候,人影一动不动,不知在观望,还是也在……
[23:41] <尼諾> "...追吧。"
[23:41] <尼諾> '反正也不知方向了。"少年帶著苦笑說
[23:42] * 尼諾 與奧蘭和安點頭,然後追上前。
[23:42] * 奥兰多 默然点头,跟随众人的脚步前行
[23:42] <NC|又白又香> 于是,你们追了上去。
[23:42] <NC|又白又香> 说来也怪,你们每次离人影近了些,那人就加快了脚步,拉开距离。
[23:42] <NC|又白又香> 但若你们停下或者走得慢了,对方又会停下不动,直到你们再次跟上。
[23:42] <NC|又白又香> 就这样,快快慢慢,你们似乎被那人刻意引领着,略略偏离了快要看不清的小路……
[23:42] * 奥兰多 看一看这个人影与我们是否相似
[23:43]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察觉: 1d10=7
[23:43] * 安徒生 停下脚步回头看一眼小路
[23:43] <NC|又白又香> 奥兰多聚精会神,可惜由于风尘所阻,衣着什么一概看不清
[23:43] <NC|又白又香> 只能判断应该是个成年人身材。
[23:44] * 尼諾 停下腳步,看了前方的人影,又看了後方逐漸偏著的小路
[23:44] <尼諾> "照著路走,還是繼續追呢...你們覺得?"
[23:45] * 安徒生 对着对面的那个人喊“你在躲我们么”
[23:45] <NC|又白又香> (那么就这个时候,来个行动判定·察觉
[23:46] <DnDBot> 尼諾 投擲 +【眼球】察覺: 1d10=9
[23:46]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察觉: 1d10=5
[23:47] <NC|又白又香> 一时间,男孩清亮的嗓音仿佛穿透了沙尘。
[23:47] <NC|又白又香> 可你们立刻注意到,那人忽然快步片刻,彻底消失在风沙之中。
[23:48] <安徒生> “等等!”又追了几步
[23:48] <奥兰多> “之前还曾怀疑这是否是我等的镜像……看来并不是吗。”
[23:49] * 奥兰多 若有所思地望着那人消失之处
[23:48] * 尼諾 望著安徒生,又望著腳下原本的路徑
[23:48] * 尼諾 卻沒有多少猶豫,追了上去。
[23:49] <NC|又白又香> 不过,几乎是同时,你们视野尽头开始闪动起一点亮色。
[23:49] <NC|又白又香> 它是那么的细小,好像显示屏边缘的一个噪点,似乎随时会被那铺天盖地的昏黄淹没,
[23:49] <NC|又白又香> 但,就是有种不为风沙所动的神秘力量,让那微弱的色彩穿透了重重沙尘,吸引着你们。
[23:49] <NC|又白又香> 随着你们跑出几步,那亮色变得更加显眼,好像暮色降临时亮起的窗户。
[23:51] <尼諾> "那裏"指著亮光
[23:51] <尼諾> "火光...燈火嗎?"
[23:51] * 尼諾 喃喃道
[23:52] <安徒生> “啊,看到了,和刚才的小路不是一样的东西啊。”
[23:52] <尼諾> 總之,與夥伴對視一眼,在人影消失後往那個方向走去。

[23:52] <NC|又白又香> 突然、没预兆地,你们又追出一段之后,
[23:52] <NC|又白又香> 沙尘突然消失了——不,应该说是被隔离了,
[23:53] <NC|又白又香> 你们有如来到了台风眼中一般,纵使四周、乃至上空都依旧天昏地暗,面前的这一小块范围却十分平静,
[23:53] <NC|又白又香> 久违的,你们的视野豁然开朗,甚至感到呼吸都畅快了许多。
[23:53] <NC|又白又香>
[23:53] <NC|又白又香>
——被风沙之墙所包围的、是一片小小的圆形区域,估计不用20步即可走出
[23:53] <NC|又白又香> 中央立着一块不规则的【大石头】,周围生长着一圈【花丛】。
[23:53] <NC|又白又香> 虽然枝叶不免有些枯败,有的花苞也未开先瘪,但那些绽放出的花朵,依旧是你们醒来至今见过的最富生气的东西。
[23:53] <NC|又白又香> 特别是习惯了这片荒芜土地后,纯白的花瓣简直熠熠生辉,仿佛在顽强地抗拒着阴沉的风沙……
[23:54] <尼諾> "...."走上前去查看
[23:55] <安徒生> “呼....”松了口气
[23:57] <NC|又白又香> 那大石,从形状来看,与其说是石块,不如说是断裂的石碑残片。
[23:57] <NC|又白又香> 它比较平滑的一面有几排刻字的模糊痕迹,但早已磨损,不知度过了多少年的沧桑时光……
[23:57] <NC|又白又香> 而周围的花丛……你们轻轻触摸着花瓣,花朵立刻随晃动,感觉非常纤弱,一不小心就会碰掉。
[23:57] <NC|又白又香> 虽然大多数叶片乃至花瓣上还是蒙了一层细灰,不过那也就是偶尔沾上一点的程度。
[23:57] <NC|又白又香> 应该不是错觉,花从周围的空气都要比“风墙”旁边的清澈些……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23:58] <NC|又白又香> 突然,这花丛,这石块,这风沙荒野——你身处此地的此情此景——又一波既视感向你袭来。
[23:58] <NC|又白又香> 可就在你反应过来之前,某种浓重的情感似乎从心底翻腾而起,将既视感冲得无影无踪。
[23:58] <NC|又白又香> ——那悲伤来得如此唐突,你无法追溯其根源,只能确认到那紧紧压在胸口的闷痛……
[23:58] <NC|又白又香> (狂气判定,有+1)


小窗-尼诺
[23:58] <NC|又白又香> 突然,这花丛,这石块,这风沙荒野——你身处此地的此情此景——又一波既视感向你袭来。
[23:58] <NC|又白又香> 可就在你反应过来之前,某种浓重的情感似乎从心底翻腾而起,将既视感冲得无影无踪。
[23:58] <NC|又白又香> ——那悲伤来得如此唐突,你无法追溯其根源,只能确认到那紧紧压在胸口的闷痛……
[23:58] <NC|又白又香> (狂气判定,有+1)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23:58] <NC|又白又香> 突然,这花丛,这石块,这风沙荒野——你身处此地的此情此景——又一波既视感向你袭来。
[23:58] <NC|又白又香> 可就在你反应过来之前,某种浓重的的情感似乎从心底翻腾而起,将既视感冲得无影无踪。
[23:58] <NC|又白又香> ……几乎要喘不过气之间,你的心跳陡然漏了一拍,那突如其来的悲哀,终于让你想起了……
[23:58] <NC|又白又香> (这其间来个狂气判定先)
[23:58] <NC|又白又香> ----------------------------------------------------------
[23:58] <NC|又白又香> 这真的只是一捧非常细小的碎片,
[23:58] <NC|又白又香> 零碎而朦胧的片段宛如蒙太奇一帧帧闪过。
[23:58] <NC|又白又香> ——为何大家会是独自一人呢。
[23:58] <NC|又白又香> 一个人废寝忘食地工作着,似乎在和什么战斗的奥兰多。
[23:58] <NC|又白又香> 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埋头沉浸于书海的尼诺。
[23:58] <NC|又白又香> 一个人在舞台上谢幕,发现观众席里并没有熟悉面孔的奥兰多。
[23:58] <NC|又白又香> 一个人坐在车上,旁边座位空空荡荡的尼诺。
[23:58] <NC|又白又香> ……
[23:58] <NC|又白又香> …………
[23:58] <NC|又白又香> 如此种种,你见过太多、太多次。
[23:58] <NC|又白又香> 孤独的时间漫长得仿佛没有尽头。
[23:58] <NC|又白又香> 你觉得非常悲伤。大家应该也非常悲伤。
[23:58] <NC|又白又香> 可是,你还是无能为力……
[23:58] <NC|又白又香> ------------记忆碎片 【独自一人】 get----------------


[23:55] <奥兰多> “即使身处于果壳之中,吾等仍自居为宇宙之王。”
[23:59] * 奥兰多 以感怀地神色望着这片避风港,轻触花瓣……
[23:59]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狂气: 1d10+1=(7)+1=8
[23:59] * 尼諾 面無表情,彷彿在忍著什麼般,碰觸花瓣
[23:59] <DnDBot> 尼諾 投擲 : 1d10+1=(5)+1=6
[23:59] <DnDBot> 安徒生 投擲 突如其来无法避免顺其自然的狂气判定扑面而来: 1d10=1
[00:02] <安徒生> “我...什么也做不到....什么...明明要保护的...”
[00:03] <NC|又白又香> -------------心绪交织着,SAVE----------------
« 上次编辑: 2016-02-28, 周日 23:00:21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