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做梦(。) LOG 第一单元 尘灰荒原 (下) 战斗部分 & 结尾部分  (阅读 1600 次)

副标题: 文艺装逼,日轻装逼,白话装逼(强行)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4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20:39] <灵魂NC> -------------------------------------------------
[20:39] <灵魂NC> 前情提要
[20:39] <灵魂NC>
[20:39] <灵魂NC>
这也许本只是一次常规任务。
[20:39] <灵魂NC> 但,联络断绝,记忆丧失,甚至无法强制登出……令人不安的事情接二连三地蔓延着。
[20:39] <灵魂NC> 被困在梦境世界的你们不得不开始探索,
[20:39] <灵魂NC> 走出小屋,前往荒原,追赶人影……直到总算来到了能让人喘口气的、避风港一样的地方。
[20:39] <灵魂NC>
[20:39] <灵魂NC>
纯白的花朵让你们各自思绪飘扬。一段短暂的沉默……然后其中一人的呢喃让时间再度转动起来:
[20:40] <灵魂NC> “我...什么也做不到....什么...明明要保护的...”
[20:40] <灵魂NC> 就算再迟钝的人也看得出来,男孩面上充满了悲伤——
[20:40] <灵魂NC> (PC start)
[20:40] <安徒生> “大家…都有一个人的时候对吧?”
[20:40] * 安徒生 突然这么说了,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是在悲伤和害怕之间纠结
[20:40] <安徒生> “总有一些不能说的或者是难以开口的事情对吧!”
[20:41] * 安徒生 说话都带上了颤音,眼泪也呼之欲出
[20:41] <安徒生> “所以在这里,就是在这里,三个人一起!三个人一起!谁都别和谁走散?”
[20:41] <安徒生> “这里是梦境,如果一个人走丢了的话难免会出什么事情的!所以,尼诺,奥兰多,我有一个好主意要告诉你们呐。”
[20:41] * 安徒生 一边掉着眼泪一边脱下自己的卫衣撕成布条系上死结,弄成一条长长的绳子,将其中的一段绑在了自己的腰上
[20:42] <灵魂NC> (安徒生【卫衣(内脏)】损坏)
[20:41] <安徒生> “看,你们只要拽住这个绳子就可以了!这样我就不会和你们走散了,这样方便多了吧?”
[20:42] * 安徒生 对着两人露出了算的上是腼腆的笑容,但是这个笑容被眼泪破坏的差不多了
[20:42] <奥兰多> “不必。”
[20:42] * 奥兰多 双手温柔地阻止了安徒生的举动
[20:43] * 奥兰多 温柔地握住了安徒生的双手
[20:43] <尼諾> "不用這種東西,我們也是走在一起的吶"
[20:43] <尼諾> "而且你看--"
[20:44] <尼諾> "公主拋出長髮,為了拉住所希望的人..."如咒語般,少年小聲呢喃了什麼,而後金色的絲線從少年手上延伸而出
[20:44] <尼諾> 繞住了安徒生的手腕。
[20:44] <安徒生> “嗯?”
[20:44] * 安徒生 惊讶了一小下
[20:45] <尼諾> "只要出什麼狀況,隨時都可拉住你的喔"少年微笑。
[20:45] <奥兰多> “子言厌雨,启伞避之。 子言恶阳,寻荫庇之。 子言避风,阖户居之。 子言相伴,吾所迎之。”
[20:47] <奥兰多> “只要吾等心所至处,牵系必将存在。”
[20:48] * 尼諾 手腕輕揮,金絲消散於空氣。
[20:49] <尼諾> "Elohim Essaim, Elohim Essaim,Frugativi et Appelavi"如同回應奧蘭多的話語般,少年吟誦
[20:51] <尼諾> (註解:諸神與惡魔,請聆聽吾等的祈求。
[20:50] <奥兰多> “无需因可能的离散而畏惧……[少年]。即使分离亦只是须臾片刻,在这梦境之地……我们终将不可分割。”
[20:51] * 奥兰多 用演出般的腔调对尼诺说道
[20:51] <奥兰多> 平静淡然,同时却充满真实的情感
[20:52] <奥兰多> 双眼中蕴含的暖意,毫无疑问的流露出他话语中的真诚。
[20:52] <尼諾> "我們一定會完成任務,然後出去的"少年笑著說。
[20:58] * 尼諾 拍了拍安徒生的肩膀
[20:57] <安徒生> “这样啊...对不起,是我突然太激动了。”
[20:57] * 安徒生 低下头,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20:59] <奥兰多> “来吧,让我们好好探索一下这片避风港吧。”
[21:00] * 奥兰多 双眼在安徒生绑缚的布条与安徒生之间游移……
[21:00] * 安徒生 思考了一下,将布条当成腰带缠好
[20:59] * 尼諾 蹲下來,研究腳下的花兒。
[20:59] <尼諾> "不過這到底是..."
[21:01] <灵魂NC> (那么,来对话判定,每个人都可以+1
[21:01] <DnDBot> 尼諾 投擲 對安徒生: 1d10+2=(10)+2=12
[21:02] <DnDBot> 安徒生 投擲 对【奥兰多】的【对话判定】【男孩子】: 1d10+2=(5)+2=7
[21:02] <DnDBot> 尼諾 投擲 對奧蘭: 1d10+1=(7)+1=8
[21:02] <DnDBot> 安徒生 投擲 对【尼诺】的【对话判定】【男孩子】: 1d10+1=(10)+1=11
[21:02] <灵魂NC> (对尼诺也是+2哦
[21:02] <DnDBot> 尼諾 投擲 依戀變換: 1d10=9
[21:03] <尼諾> (對安-1
[21:03] <安徒生> 对奥兰多的依恋-1


[21:04] <灵魂NC> 话说到这,你们都心绪舒坦了些,准备再去勘察一番。
[21:04] <灵魂NC> 然而这才注意到,本就阴沉的天色越发黯淡了,让花朵几乎成了深灰色。
[21:04] <灵魂NC> 但那晦暗不是夜幕降临,而是乌云压顶一般,
[21:04] <灵魂NC> 同时,四周的风沙更加剧烈,冷风不知从哪嗖嗖地刮了进来,击碎了这小小避风港迄今为止的平静。
[21:04] <尼諾> "今日的風兒真喧囂阿"
[21:04] <灵魂NC> 而接下来的剧变根本用不了几秒。
[21:05] <灵魂NC> 狂风呼啸。黑暗降临。
[21:05] <灵魂NC> ——沙尘暴终于来了。
[21:05] <灵魂NC> 在世界末日般的景象环绕之下,这唯一还存活的小小花园简直在瑟瑟发抖。
[21:05] <灵魂NC> 尽管那神秘的障壁依旧顽强地抵挡着沙尘,
[21:05] <灵魂NC> 但就在你们眼前,黑压压的沙尘在风墙表面凝聚、凸出、滚落……
[21:05] <灵魂NC>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十个……依靠密度硬闯进来的沙尘块像有生命一样蠕动着,抽搐着,
[21:05] <灵魂NC> 没过几秒就拉出了躯体和头部,又或是抽出四足,或是长出双翼,渐渐地有了些动物的样子。
[21:05] <灵魂NC> 可这些沙尘之躯的飞禽走兽们虽形态各异,却都轻则皮毛溃烂,重则肢体残缺,甚至冒出了原本不该有的器官,
[21:05] <灵魂NC> 仿佛病态的变异生物,又像是从坟墓里唤起的腐尸,十分骇人。
[21:06] <灵魂NC> (全体狂气判定)
[21:06] <DnDBot> 尼諾 投擲 狂氣!: 1d10=6
[21:06]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狂气: 1d10=3
[21:06] <DnDBot> 安徒生 投擲 突如其来的狂气判定: 1d10=8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21:06] <灵魂NC> 威胁迫在眉睫。战斗的气氛迅速弥漫。
[21:06] <灵魂NC> 肾上腺素——或者说相当于肾上腺素分泌的感觉,在你体内低低地沸腾着。
[21:06] <灵魂NC> 这种紧张又兴奋的感觉,让你觉得非常熟悉……因为……
[21:06] <灵魂NC> ---------------------------------------------------
[21:06] <灵魂NC> 你非常了解梦境世界中的战斗。
[21:06] <灵魂NC> 特别地,你非常了解团队战斗——毕竟从第一次实习开始,你、你们受到的训练就是三人一组的团队战。
[21:06] <灵魂NC> 不管是理论课还是实习都最认真用心的少年,以队长的气质带领大家;
[21:06] <灵魂NC> 偶尔会看童话书、正在度过青春期后半的男孩,努力而勇敢地担任全队的盾役;
[21:06] <灵魂NC> 而你则在另外两人的身后,以恰到好处的狙击掩护他们。
[21:06] <灵魂NC> 经过了两年的共同进退,三人早已磨合成了一支让你引以为傲的队伍。
[21:06] <灵魂NC>
[21:06] <灵魂NC>
……可不知为何,你也明白独自战斗的技巧。
[21:06] <灵魂NC> 不论是从极远距离的重火力压制,还是使用双枪的近身格斗,
[21:06] <灵魂NC> ——不用依靠任何人,比起被他人拯救、不如主动去拯救他人,
[21:06] <灵魂NC> 强横而精准的战斗方式——那是唯有经过几十、上百次实战才能磨砺出来的姿态。
[21:06] <灵魂NC> 如果按照理论来讲,梦境世界中的战斗力由人自身的精神力决定,
[21:06] <灵魂NC> 那么要达到把一切轰为齑粉的程度,需要何等坚韧的意志呢……
[21:06] <灵魂NC>
[21:06] <灵魂NC>
不管怎样,你早已到了人枪一体的臻境。[划掉]=射击攻击5[/划掉]
[21:06] <灵魂NC> Like it or not, you are always ready.
[21:06] <灵魂NC> ----------------记忆碎片 【战斗】get-----------------------
[21:06] <灵魂NC> (end
[21:07] <灵魂NC> (所以如果你想补对话判定,现在扔一个OK

[21:08] <安徒生> “喂喂,那个不是开玩笑吧?”看着怪物集群,做出了战斗的准备
[21:10] <尼諾> "簡直就像夢魘一樣呢..."
[21:08] * 奥兰多 紧紧攥住双手…迎着呼啸的狂风,注视着坍塌墙体中扭曲的怪异躯体
[21:09] * 奥兰多 如此恐怖……在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造物,对他而言,却浮现出不可思议的熟悉感
[21:10] <奥兰多> “这是梦境的异化么……”
[21:10] <奥兰多> 在开口的瞬间,奥兰多才意识到
[21:10] <奥兰多> 梦境中的自己,已经被冷汗所浸透
[21:11] <奥兰多> 声音仿佛已不属于自己
[21:11] <灵魂NC> “——————————————”
[21:11] <灵魂NC> 根本称不上回答,沙尘的怪物们发出无声的咆哮。
[21:11] <安徒生> “梦也可以是这么可怕的东西啊...”
[21:11] <奥兰多> 战栗伴随着未知状况下难以名状的恐慌感瞬间袭来
[21:11] <奥兰多> “战斗……就要开始了。”
[21:10] <尼諾> "奧蘭,你沒事吧,冷靜一點"舉起手在奧蘭眼前揮了揮
[21:12]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对话判定 尼诺: 1d10=8
[21:12] <奥兰多> (对尼诺狂气+1,随后-1
[21:12] <灵魂NC> 无论你们做何感想,它们已从四面八方——乃至上空——把你们包围住了。
[21:12] <灵魂NC> 粘稠的深灰色色液体从嘴角淌下,一落到地面即汽化为灰雾。
[21:12] <灵魂NC> 而那些深凹的眼窝不但冲着你们,也似乎同时在瞪着中心的石碑与花丛。
[21:20] <灵魂NC> 应该不是错觉,你们觉得怪兽们每踏近一步,风沙就越狂一分,
[21:20] <灵魂NC> 黑压压的沙尘遮天蔽日,你们的超常视觉在这物理屏障下也无能为力,风沙中的怪兽几乎与环境溶为一体,难以分辨。
[21:20] <灵魂NC> 你们脚下亦一阵阵震动,愈来愈烈,好似地震来临。
[21:21] <灵魂NC> 说是迟那是快,奥兰多脚边突然有如一枚响雷炸开,地面随声裂开,沙土石砾飞扬之间,
[21:21] <灵魂NC> 只见一只,不,一头至少三人高的巨大沙虫猛然钻出,扑向了安徒生。
[21:21] <安徒生> “!?”
[21:21] <尼諾> "小心--"手中的金線出現,將幾人拉開
[21:22] * 奥兰多 掩护在安徒生身后,迅速跳开
[21:22] * 安徒生 做好了防护的姿态,而后被公主的长发卷走了
[21:22] <奥兰多> “小心,它的攻击触角很长。”
[21:22] <灵魂NC> 直接扑了个空的沙虫并不慌乱(?),接着有条不紊地钻回洞里
[21:22] <灵魂NC> ——如果有眼睛,它一定跟你们对视了一眼——
[21:23] <灵魂NC> 而前方不远处的地面又开始微微颤动……
[21:13] <灵魂NC> =========于是、fight!==========


[21:13] <灵魂NC> BGM:Precipitation (Album Version) http://vdisk.weibo.com/s/BDHw_FWazSxiM
[21:14] <灵魂NC>
[21:14] <灵魂NC>
[21:14] <灵魂NC>
[21:14] <灵魂NC>
           鸟 鸟 鸟 鸟
[21:14] <灵魂NC>                   鸟
[21:14] <灵魂NC>
[21:14] <灵魂NC>
             虫虫  鸟
[21:14] <灵魂NC>        鸟     虫虫
[21:14] <灵魂NC>
[21:14] <灵魂NC>
       狼A        尼
[21:14] <灵魂NC>      鸟     安       犬A
[21:14] <灵魂NC>             花花
[21:14] <灵魂NC>       鸟     奥花
[21:14] <灵魂NC>
[21:14] <灵魂NC>
                    鸟
[21:14] <灵魂NC>
[21:14] <灵魂NC>
[21:14] <灵魂NC>
[21:14] <灵魂NC>
      犬B        狼B
[21:14] <灵魂NC>                   鸟
[21:14] <灵魂NC>           鸟 鸟   鸟
[21:14] <灵魂NC>                鸟
[21:14] <灵魂NC>
[21:15]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1|CT11 |尼11 奥10 安9 | 虫10 狼A9 狼B9 犬A9 犬B9 鸟(地5)9 鸟(奈10)9 | 花丛HP:4 '
[21:15] <灵魂NC> 胜利条件:敌方全灭
[21:15] <灵魂NC> Karma:【花丛(含石碑)】不被破坏(这俩是同个单位)
[21:15] <灵魂NC> 舞台效果-沙尘:炼狱、地狱和奈落视为沙尘中,沙尘中的怪物单位受到攻击时,该攻击命中有-1修正(无需命中的则不用)。
[21:19] <灵魂NC> CT11
[21:20]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1|CT10|尼10(脊椎1) 奥10 安9 | 虫10 狼A9 狼B9 犬A9 犬B9 鸟(地5)9 鸟(奈10)9 | 花丛HP:4 '
[21:16] * 尼諾 宣言[行動]脊椎,自身下個行為消費-1,AP-1
[21:23] <灵魂NC> CT10
[21:23] <灵魂NC> 沙虫 宣言 [行动] 吞噬 to 尼诺,射程0~1,ap-3
[21:24] * 尼諾 宣言[行動]獅王之爪(平頭鏟),對【狼A】進行無視防禦攻擊,傷害2+切斷(判定+2),AP-2
[21:26] *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狼A】
[21:27] <DnDBot> 灵魂NC 投擲 沙虫 吞噬 to 尼诺, 肉体攻击2+连击1: 1d10=9
[21:27] <灵魂NC> 沙虫 宣言 [裁判] 高速撞击,支援2,ap-1
[21:28] * 尼諾 宣言[裁判]足,對【蟲】妨礙1,AP-1
[21:28] <灵魂NC> (那么头部,2肉体伤害
[21:28] <安徒生> 宣言[伤害]别打扰工作【庇护】,对象受到的伤害转嫁到自己身上,一轮之内可以无限使用。AP-0
[21:28] <灵魂NC> 沙虫再一次居高临下地向尼诺扑来,那[划掉]菊花般[/划掉]的大口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尖齿——
[21:28] <灵魂NC> 或者说是锐利的石针——别说被吞没,哪怕蹭到脖子大概都会掉脑袋。
[21:28] <灵魂NC> ……如果是现实世界的话
[21:29] <安徒生> 宣言[伤害]衬衫领子【棺材】,防御2,AP-2
[21:39] <安徒生> “你这家伙...!看这边啊!”
[21:39] * 安徒生 吸引了沙虫的一部分攻击,并且将其挡了下来
[21:30] <DnDBot> 灵魂NC 投擲 对尼诺的连击: 1d10=6
[21:31] <尼諾> (選手部
[21:32] * 尼諾 宣言[自動],機器人之腕(鋼鐵手腕),對手部傷害防禦1
[21:32] <尼諾> (選肩膀損傷
[21:32] <灵魂NC> ……然而,被安徒生阻碍的沙虫,顺势就一头扎回洞里,
[21:33] <灵魂NC> 同样长满了锋利石笋的尾巴,却有力地抽在了尼诺的【肩膀】
[21:33] <尼諾> "嗚..."瞬間用畫作機械的手臂,偏開沙蟲的血盆大口,卻還是被劃傷肩膀
[21:32] <灵魂NC> (奥兰多的掷骰)
[21:33] <奥兰多> “拥吻影子,便足以拥有幸福的幻影。”
[21:33] * 奥兰多 伸出右手,一把旧式的燧发枪浮现于掌中
[21:34] <奥兰多> 燧发手枪斑驳而古旧,然而同时又细致华丽得简直不合时宜……
[21:34] <奥兰多> 深黑色的枪管上装饰着细密的错金花纹,枪柄则是黄铜铸就,仿佛伸展双翼的巨龙之尾。
[21:34] * 奥兰多 沉醉地注视着手中武器,对枪身轻轻一吻……
[21:34] <奥兰多> 然而这把似乎只应出现在博物馆中的华丽枪械,握持在这名动作浮夸的男子手中,
[21:34] <奥兰多> 却仿佛达成了某种微妙的和谐。
[21:35]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杀剧+1,目标【狼A】: 1d10+2=(6)+2=8
[21:35] <灵魂NC> 狼A 宣言 [伤害] 结实的表皮,防御1,ap-0
[21:35] <灵魂NC> (那么5射击伤害
[21:39] <奥兰多> “吾乃始源,亦为终末。”
[21:39] * 奥兰多 举起手枪,毫无表情地念诵着
[21:39] <奥兰多> “吾曾行过死荫之地……”
[21:39] <奥兰多> 燧发手枪爆发出轰鸣巨响,子弹如坠星般投射而出
[21:40] <奥兰多> 穿刺入对方体内
[21:40] <奥兰多> “今已复归人世,配得荣耀、尊贵与权柄。”
[21:40] <奥兰多> 在子弹射出的同时,华丽的燧发枪管亦散发出大量烟尘
[21:40] <奥兰多> 仿佛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冲击力一般,整个枪身蓦然爆开,化为尘埃。
[21:36] <灵魂NC> 也许是沙之身太过沉重,也许是塑形时太过匆忙,
[21:36] <灵魂NC> 你们看到这狼型的怪兽仅能拖着瘸腿艰难移动,每走一步都像要把身体扯断,
[21:36] <灵魂NC> 四肢关节又往奇怪的方向多扭了几度……那步态简直可用凄厉形容。
[21:36] <灵魂NC> ——而就在这时,
[21:37] <尼諾> "那麼,換我了--"閃過迎面的沙蟲,少年自飛舞的風沙中衝出
[21:38] <尼諾> "終於尋得勇氣的獅子王,其利爪一定能鑿穿一切阻礙吧。"纖細的手掌化為機械的巨大獸爪。
[21:38] <DnDBot> 尼諾 投擲 童話殺手(死神)+1、劇場(殺劇)+1: 1d10+2=(4)+2=6
[21:38] * 尼諾 宣言[裁判]手腕,對【】支援1,AP-1
[21:38] <灵魂NC> (但是有舞台效果-1,所以尼诺还差1!
[21:39]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1|CT10|尼7 奥6 安7 |虫6 狼B9 犬A9 犬B9 鸟(地5)9 鸟(奈10)9 | 花丛HP:4 '
[21:40] <尼諾> "真是厲害啊..."在如殞星般的攻擊爆發時,少年同時斬烈怪物受到攻擊的軀體
[21:42] <灵魂NC> 在两人电光石火的连携之下,那无目之狼的残躯最后颤动了一下,便化作大把沙子洒落。
[21:42] <灵魂NC> 最后几星灰色雾气从沙堆里冒出,遂又散去。
[21:42] <灵魂NC> CT9
[21:42]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1|CT9|尼7 奥6 安7 |虫6 狼B9 犬A9 犬B9 鸟(地5)9 鸟(奈10)9 | 花丛HP:4 '
[21:43] <灵魂NC> 狼B 宣言 [行动] 瘸掉的兽腿, 往乐园方向移动1,ap-3
[21:43] <灵魂NC> 犬A 宣言 [行动] 兽腿, 往乐园方向移动 2,ap-2
[21:43] <灵魂NC> 犬B 宣言 [行动] 兽腿, 往乐园方向移动 2,ap-2
[21:43] <灵魂NC> 鸟(奈落)宣言 [行动] 滑翔, 向乐园方向移动2, ap-2
[21:43] <灵魂NC> 鸟(地狱)宣言 [行动] 滑翔, 向乐园方向移动2, ap-2
[21:44] <灵魂NC> 狼B 宣言 [即时] 猛扑(冲锋),选择尼诺 造成肉体攻击3,ap-3
[21:46] <灵魂NC>
[21:46] <灵魂NC>
[21:46] <灵魂NC>
[21:46] <灵魂NC>
[21:46] <灵魂NC>
[21:46] <灵魂NC>
          犬鸟 虫虫
[21:46] <灵魂NC>           B鸟 虫虫 鸟
[21:46] <灵魂NC>          尼  安  鸟
[21:46] <灵魂NC>                  鸟
[21:46] <灵魂NC>        狼B 鸟鸟  犬A
[21:46] <灵魂NC>          鸟鸟 花花
[21:46] <灵魂NC>             奥花
[21:46] <灵魂NC>           鸟
[21:46] <灵魂NC>
[21:46] <灵魂NC>
         鸟
[21:46] <灵魂NC>             鸟鸟 鸟
[21:46] <灵魂NC>           鸟
[21:46] <灵魂NC>
[21:46] <灵魂NC>
[21:46] <灵魂NC>
[21:46] <灵魂NC>
[21:46] <灵魂NC>
[21:47]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1|CT9|尼7 奥6 安7 |虫6 狼B3 犬A7 犬B7 鸟(花5)7 鸟(炼10)7 | 花丛HP:4 '
[21:47] <灵魂NC> (那么结算狼B的猛扑
[21:47] <DnDBot> 灵魂NC 投擲 狼B 猛扑 to 尼诺,肉体攻击3: 1d10=4
[21:47] <灵魂NC> 狼B 宣言 [裁判] 不祥之雾气,自身支援2,ap-1
[21:48] <灵魂NC> (那么部位任选,3肉体伤害
[21:48] <灵魂NC> 可就在尼诺略为分心的一刹那,缠绕在沙狼周身的雾气陡然在完好的前肢和利齿处聚拢,
[21:48] <灵魂NC> 下一秒只见狼的爪牙暴长——即便形态更加畸形了——狠狠地咬向了尼诺——
[21:48] <安徒生> 宣言[伤害]别打扰工作【庇护】,对象受到的伤害转嫁到自己身上,一轮之内可以无限使用。AP-0
[21:50] <安徒生> 选择[脚部]【脚骨】【脚骨】【红鞋(足)】损坏
[21:51] <灵魂NC> 但、就在这时,
[21:51] <灵魂NC> 小小的、踩着红鞋的身影冲了出来
[21:51] <灵魂NC> ——闪电般的二爪抓直接将安的双腿撕下两条肉
[21:51] <灵魂NC> 尽管梦中感觉不太疼痛,但景象也足够骇人了……
[21:52] <灵魂NC> CT7
[21:52]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1|CT7|尼7 奥6 安7 |虫6 狼B2 犬A7 犬B7 鸟(花5)7 鸟(炼10)7 | 花丛HP:4 '
[21:52] <灵魂NC> 犬A 宣言 [行动] 断齿 to 安徒生 ,ap-2
[21:52] <DnDBot> 灵魂NC 投擲 1打 2跑: 1d2=2
[21:53] <灵魂NC> 犬B 宣言 [行动] 兽腿, 往乐园方向移动 2,ap-2
[21:53] <灵魂NC> 鸟(炼狱)宣言 [行动] 啄击 to 尼诺 ,肉体攻击1,ap-2
[21:53] <灵魂NC> 鸟(花园)宣言 [行动] 啄击 to 安徒生 ,肉体攻击1,ap-2
[21:53]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1|CT7|尼7 奥6 安7 |虫6 狼B2 犬A5 犬B5 鸟(花5)5 鸟(炼10)5 | 花丛HP:4 '
[21:56] <灵魂NC>
[21:56] <灵魂NC>
[21:56] <灵魂NC>
[21:56] <灵魂NC>
       犬鸟 虫虫
[21:56] <灵魂NC>        B鸟 虫虫 鸟
[21:56] <灵魂NC>       尼 鸟安鸟鸟鸟
[21:56] <灵魂NC>        鸟      鸟
[21:56] <灵魂NC>     狼B
[21:56] <灵魂NC>       鸟  花花  犬
[21:56] <灵魂NC>          奥花  A
[21:56] <灵魂NC>
[21:56] <灵魂NC>
[21:56] <灵魂NC>
      鸟
[21:56] <灵魂NC>          鸟鸟 鸟
[21:56] <灵魂NC>        鸟
[21:56] <灵魂NC>
[21:56] <灵魂NC>
[21:56] <灵魂NC>
[21:58]
* 奥兰多 宣言[即时]独白(死亡之手),效果:任意1攻击战斗行为转为即时
[21:58] * 尼諾 宣言[行動]獅王之爪(平頭鏟),對【蟲】進行無視防禦攻擊,傷害2+切斷(判定+2),AP-2
[21:58] *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虫】
[22:05] <安徒生> 宣言[行动]预备【脊椎】,同一轮內,下个回合1个战斗行为的消耗值-1,AP-1
[21:59] <DnDBot>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杀剧+1,目标【虫】: 1d10+2=(2)+2=4
[22:05] <灵魂NC> (就当奥兰多补了个冲动吧
[22:00] * 奥兰多 宣言[裁判]既定转折(瞄准装置),支援2,AP/
[22:12] <奥兰多> “人为何不可支配自己的命运……?”
[22:12] * 奥兰多 注视着右手……散碎的枪械正化为沙尘,从指缝间流泻而下
[22:12] <奥兰多> “若我们受制于人,那错不在命运,而在我们自己!”
[22:12] <奥兰多> 在奥兰多话音落下的瞬间,正极度偏离目标的子弹骤然折转
[22:12] <奥兰多> 在对方的体内轰然爆裂
[22:13] <奥兰多> (对尼诺狂气+1
[22:00] <灵魂NC> (伤害时点,6射击攻击
[22:00] <灵魂NC> 沙虫 宣言 [伤害] 坚硬的外壳,防御2,ap-1
[22:00] <灵魂NC> (4伤害
[22:00]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1|CT7|尼5 奥2 安7 |虫5 狼B2 犬A5 犬B5 鸟(花5)5 鸟(炼10)5 | 花丛HP:4 '
[22:01] <灵魂NC> 奥兰多抓住沙虫试图扭头攻击的机会,轰出凌厉的一击!
[22:01] <灵魂NC> 但这一枪率先打在层层叠叠的沙砾之壳上,只见土石乱溅,有如炸药开山。沙虫只是动作一滞,又扭动着钻回地里。
[22:01] <灵魂NC> (处理犬A
[22:02]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犬A 断齿 to 安徒生, 肉体攻击2: 1d10=4
[22:02] <灵魂NC> (miss
[22:03] <灵魂NC> (再来是两鸟的
[22:03]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鸟(炼狱 )啄击 to 尼诺 ,肉体攻击1: 1d10=10
[22:03] <灵魂NC> (头部,1肉体伤害
[22:03]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然后连击的: 1d10=3
[22:04] <尼諾> (損傷【齒顎】
[22:04]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鸟(花园)啄击 to 安徒生 ,肉体攻击1: 1d10=8
[22:04] <灵魂NC> (躯干,1肉体伤害
[22:05] <安徒生> 选择T恤【内脏】损坏
[22:06] * 尼諾 雖然以手遮擋,但飛鳥的啄擊還是劃過少年的臉龐,在其上拉下血痕
[22:06] <灵魂NC> 那些鸟儿大约是最轻最轻的尘埃所化,在风沙中时隐时现,又密密麻麻,形成一大团黑压压的影子。
[22:06] <灵魂NC> 几乎半透明的鸟儿们乘着风势,径直飞向尼诺,刚碰上就爆成一滩灰土,洒在尼诺头上。
[22:06] <灵魂NC> 损伤本身轻微,但一群鸟儿消失了,风中又压来更多黑影,简直无穷无尽……
[22:08] <灵魂NC> 与此同时,另一只怪物从空隙中闯进了避风港里。
[22:08] <灵魂NC> 和狼型完全不同,这些小体型的犬型怪兽,身躯上各处空洞,跑起来更是如风一般迅速。
[22:08] <灵魂NC> 只是,它奔跑时一路从身上落下沙尘,所过之处皆被尘土掩埋。
[22:06]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童話殺手(死神)+1、劇場(殺劇)+1: 1d10+2=(9)+2=11
[22:07] <尼諾> (白刃4+切斷
[22:09] <灵魂NC> 沙虫 宣言 [裁判] 肥厚的表皮,妨碍2,ap-2
[22:10] <灵魂NC> (那么是9,但仍然是白刃3+切断
[22:10] <灵魂NC> (还是死了!
[22:11] <尼諾> "嘖..."與沙蟲對峙著,看到無數魔物往後奔去,舉起手想攔截卻無法阻止
[22:11] <尼諾> "可不能...在跟你耗下去了阿--"
[22:13] <尼諾> "尋找心的機器人,以鋼鐵的身軀守護同伴。尋找勇氣的獸王,以利爪撕裂敵人"吟唱著,少年的雙手再度幻化,劃出銀色的流光掀起沙塵,鐵的風暴撕裂了巨蟲。
[22:14] <灵魂NC> 正如它来得突然,退场也那么简单
[22:14] <灵魂NC> 巨虫随之爆成一地碎石。
[22:14] <灵魂NC> 应该不是风吹的错觉,有个别较大的石块还在蠢蠢欲动,
[22:14] <灵魂NC> 似乎想要再次聚到一起……但终究只是轻微摇晃的程度罢了。
[22:14] * 奥兰多 以奇异的眼神注视着尼诺童话般的举止。
[22:14] <奥兰多> 某种诡异的违和感令他有点止不住想发笑……
[22:14] <奥兰多> 然而这种违和感缘何而生,连他自己也无从知晓。
[22:15] <灵魂NC> CT6
[22:15]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1|CT6|尼5 奥6 安6(脊椎1) |虫3 狼B2 犬A5 犬B5 鸟(花5)5 鸟(炼10)5 | 花丛HP:4 '
[22:15] <灵魂NC>
[22:15] <灵魂NC>
[22:15] <灵魂NC>
[22:15] <灵魂NC>
        鸟
[22:15] <灵魂NC>         鸟    鸟
[22:15] <灵魂NC>       尼 鸟安鸟鸟鸟
[22:15] <灵魂NC>        鸟      鸟
[22:15] <灵魂NC>     狼B    奥
[22:15] <灵魂NC>       鸟  花花  犬
[22:15] <灵魂NC>        犬B花花  A
[22:15] <灵魂NC>
[22:15] <灵魂NC>
[22:15] <灵魂NC>
      鸟
[22:15] <灵魂NC>          鸟鸟 鸟
[22:15] <灵魂NC>        鸟
[22:15] <灵魂NC>
[22:15] <灵魂NC>
[22:15] <灵魂NC>
[22:19]
<安徒生> 宣言[行动]拳头,肉体攻击1,AP-2 对犬A
[22:20] *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犬A】
[22:21]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对【犬A】的【拳头】: 1d10=6
[22:21] <灵魂NC> (1肉体伤害
[22:22]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目标【犬】: 1d10+1=(7)+1=8
[22:22] <安徒生> “吃我一拳啦!”
[22:22] <灵魂NC> (犬A挂了,你俩怎么演下连携吧w
[22:23] * 安徒生 冲过去将不成模样的怪物打上了被沙尘掩盖的天空
[22:25] <奥兰多> 见安徒生对临近的恶犬击出猛烈一拳
[22:25] <奥兰多> 奥兰多微微一笑,仰望天空,轻声低吟道
[22:25] <奥兰多> “我看到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持着弓,有冠冕赐予他。”
[22:25] <奥兰多> 伴随着奥兰多的念诵,原本归于尘埃的枪械,自虚无中缓缓浮现
[22:25] <奥兰多> 在他手上再度聚合成型。
[22:25] <奥兰多> “然后他便出现,战无不胜。”
[22:25] <奥兰多> 在轰鸣声中,子弹飞射而出,将犬只轰杀至渣!
[22:25] <灵魂NC> 沙犬解体的一刻,风声尖啸,有如悲鸣。
[22:25] <灵魂NC> 之后,身躯亦化作尘土,随风飘扬。
[22:23] <灵魂NC> CT5
[22:23] <灵魂NC> 犬B 宣言 [行动] 断齿 to 花丛 ,ap-2
[22:24] * 尼諾 宣言[即時]塔姬的長髮(捲線鋼絲),對【犬B】往奈洛移動1,AP-3
[22:24] <灵魂NC> (那么犬B的攻击等于无效了,现在位置在 花园
[22:23]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鸟打 鸟飞: 1d2=1
[22:23] <灵魂NC> 鸟(花园)宣言 [行动] 啄击 to 安徒生 ,肉体攻击1,ap-2
[22:24]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鸟打 鸟飞: 1d2=2
[22:24]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飞哪 1花园2乐园: 1d2=1
[22:24] <灵魂NC> 鸟(炼狱)宣言 [行动] 滑翔, 向乐园方向移动1, ap-2
[22:24]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1|CT5|尼2 奥2 安5 |虫3 狼B2 犬B3 鸟(花5)3 鸟(炼10)3 | 花丛HP:4 '
[22:26] * 尼諾 宣言[行動]獅王之爪(平頭鏟),對【鳥】進行無視防禦攻擊,傷害2+切斷(判定+2),AP-2
[22:26] <安徒生> 宣言[行动]拳头,肉体攻击1,AP-2 对犬B
[22:26] <灵魂NC>
[22:26] <灵魂NC>
[22:26] <灵魂NC>
[22:26] <灵魂NC>
        鸟
[22:26] <灵魂NC>         鸟    鸟
[22:26] <灵魂NC>       尼 鸟安鸟鸟鸟
[22:26] <灵魂NC>        鸟      鸟
[22:26] <灵魂NC>     狼B 犬B 奥
[22:26] <灵魂NC>       鸟  花花
[22:26] <灵魂NC>          花花
[22:26] <灵魂NC>
[22:26] <灵魂NC>
[22:26] <灵魂NC>
      鸟
[22:26] <灵魂NC>          鸟鸟 鸟
[22:26] <灵魂NC>        鸟
[22:26] <灵魂NC>
[22:26] <灵魂NC>
[22:26] <灵魂NC>
[22:26]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1|CT5|尼0 奥2 安3 |虫3 狼B2 犬B3 鸟(花5)3 鸟(炼10)3 | 花丛HP:4 '
[22:27]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鸟(花园)啄击 to 安徒生 ,肉体攻击1: 1d10=7
[22:28] <安徒生> 宣言[裁判]足,妨碍1,AP-1
[22:28] <灵魂NC> (那么部位任选,1肉体伤害
[22:28] <安徒生> 选择【肩膀】损坏
[22:28]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童話殺手(死神)+1: 1d10+1=(4)+1=5
[22:29]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对【犬B】的【拳头】: 1d10=2
[22:29] <灵魂NC> CT3
[22:30]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1|CT3|尼0 奥2 安2 |狼B2 犬B3 鸟(花5)3 鸟(炼10)3 | 花丛HP:4 '
[22:30] <灵魂NC> 犬B 宣言 [行动] 断齿 to 安徒生 ,ap-2
[22:31] <灵魂NC>
[22:31] <灵魂NC>
[22:31] <灵魂NC>
[22:31] <灵魂NC>
[22:31] <灵魂NC>
[22:31] <灵魂NC>
      尼 鸟安鸟鸟
[22:31] <灵魂NC>        鸟 鸟 鸟
[22:31] <灵魂NC>     狼B 犬B 奥鸟鸟
[22:31] <灵魂NC>       鸟  花花
[22:31] <灵魂NC>        鸟 花花 鸟鸟
[22:31] <灵魂NC>        鸟鸟
[22:31] <灵魂NC>            鸟
[22:31] <灵魂NC>
[22:31] <灵魂NC>
[22:31] <灵魂NC>
[22:31] <灵魂NC>
[22:31] <灵魂NC>
[22:31] <灵魂NC>
[22:31] <灵魂NC>
(所有的鸟都在花园合流了
[22:31] <灵魂NC> 鸟 宣言 [行动] 啄击 to 安徒生,肉体攻击1,ap-2
[22:31]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1|CT3|尼0 奥2 安2 |狼B2 犬B1 鸟(花15)1| 花丛HP:4 '
[22:32]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犬B 断齿 to 安 , 肉体攻击2: 1d10=9
[22:32] <灵魂NC> (这是手部,2肉体伤害
[22:32] <灵魂NC> 断齿在安的手腕留下了深深而歪斜的牙印。
[22:32] <灵魂NC> 诡异地,安徒生倒没尝出痛来,但觉得全身活力和干劲似乎在从伤口被慢慢抽走,
[22:32] <灵魂NC> 手脚开始疲软,甚至衣衫和道具也变得像很久没收拾过了似的……
[22:32] <安徒生> 【手腕】【拳头】损坏
[22:32]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鸟啄击 to 安 ,肉体攻击1: 1d10=6
[22:33] <灵魂NC> (部位任选,1伤害
[22:34] <安徒生> 【眼球】破坏
[22:33]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连击1: 1d10=10
[22:33] <灵魂NC> (头部,1伤害
[22:34] <安徒生> 【男孩子】破坏
[22:34] <灵魂NC> 大团鸟儿仗着制空优势,闯进你们的防御圈宛如无人之境
[22:35] <灵魂NC> 只见黑风在安徒生身周呼啸,无数若隐若现的黑影简直要把男孩淹没
[22:36] <安徒生> “...太多了啊!”
[22:36] * 安徒生 被鸟群啄的遍体鳞伤
[22:36] <灵魂NC> 当鸟儿们暂时散去,男孩本就破损的卫衣更加褴褛,
[22:36] <灵魂NC> 而且都老旧了化了似的,竟然有褪色和磨损的痕迹,表面还沾上了一层薄灰。
[22:33] <灵魂NC> CT2
[22:33]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1|CT2|尼0 奥2 安2 |狼B2 犬B1 鸟(花15)1| 花丛HP:4 '
[22:34] <灵魂NC> 狼B 宣言 [行动] 诅咒之利齿 to尼诺 ,ap-3
[22:37] <安徒生> 宣言[行动]齿颚,肉体攻击1,AP-2 打鸟
[22:37] *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鸟】
[22:37]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狼B 诅咒之利齿 to 尼诺 , 肉体攻击3: 1d10=8
[22:37] <灵魂NC> (身躯,3肉伤
[22:44] <尼諾> (掉內臟*2 脊椎*1
[22:38]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杀剧+1,目标【鸟】: 1d10+2=(9)+2=11
[22:38] * 奥兰多 宣言[裁判]机械降神(脑内螺丝),支援2,AP-1
[22:39]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对【鸟】的【齿颚】 【鸡肉味,嘎嘣脆: 1d10=6
[22:39] <灵魂NC> (那么奥兰多市是13,射击攻击5+3+1=9
[22:39] <灵魂NC> (安徒生造成1伤害
[22:39] <灵魂NC> (合计10
[22:39]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1|CT2|尼0 奥-3 安0 |狼B-1 犬B1 鸟(花5)1| 花丛HP:4 '
[22:39] <尼諾> "安--"注意到被激烈攻擊的同伴,少年忍不住轉身。
[22:39] <灵魂NC> 终于,比火箭炮还要猛烈的一“枪”,重重地将鸟群轰散,
[22:39] <灵魂NC> 仅剩一小簇黑影还在不死心地盘旋
[22:40] <灵魂NC> 尽管在风暴深处,似乎还有更多的黑影在蠢蠢欲动……
[22:40] <灵魂NC> (当然安徒生也有努力地扑下一只,不过这么萌萌哒还是PL自助演出吧)
[22:41] * 安徒生 没有说什么,拖着受伤的身体,对着鸟群中的一只狠狠的咬了上去
[22:40] * 尼諾 身後的魔狼卻抓準了這刻,利爪與齒鑿穿了少年的身體。
[22:40] * 尼諾 鮮血流淌,骨肉飛濺。若這不是在夢的世界,這樣的傷勢大概無法挽回了吧。
[22:40] <灵魂NC> 然而、比那更诡异的是
[22:40] <灵魂NC> 鲜血淋漓的伤口只出现了一瞬间,
[22:41] <灵魂NC> 接着,被不知从哪生出的细密沙粒覆盖
[22:41] <尼諾> "嗚--"即使如此,少年依舊哀號出聲。然後看著自己衣袖破裂,卻未有傷口的皮膚。
[22:41] <灵魂NC> ——理论上,在梦里的自身状态可以由强韧的意志力控制,
[22:41] <灵魂NC> 但,这又像许多朦胧的梦一样,
[22:42] <灵魂NC> 就算尼诺再如何努力想象修复,也只难以阻止沙化的蔓延……
[22:42] <尼諾> "我可不會,就這樣倒下阿..."回身,面對這如今以穿越到自己身後,與同伴和鳥群同方向的魔狼
[22:42] * 尼諾 同時,也注意到奧蘭如狂風的攻擊
[22:43] * 尼諾 不知為何,雖然感覺十分華麗,卻帶著違和。
[22:43] * 尼諾 搖了搖頭,將這感覺拋在腦後。
[22:43] <尼諾> 【總之--現在先以戰鬥為主吧】
[22:42] <灵魂NC> CT1
[22:42]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1|CT1|尼0 奥-3 安0 |狼B-1 犬B1 鸟(花5)1| 花丛HP:4 '
[22:43] <灵魂NC> 犬B 宣言 [行动] 兽腿, 往乐园方向移动 1,ap-2
[22:43] <灵魂NC> 鸟宣言 [行动] 滑翔, 向乐园方向移动1, ap-2
[22:43] <灵魂NC> 那么,一轮结束--------
[22:44] <灵魂NC> 请各自结算自己的部件的恢复和损伤(如果有
[22:44] <灵魂NC> 然后,自选一项依恋 狂气+1(写出来
[22:44] <灵魂NC> 最后,写出你AP回复了多少
[22:44] <尼諾> (AP依舊11
[22:45] <尼諾> (對安的狂氣+1
[22:45] <奥兰多> (对安徒生憧憬+1
[22:46] <安徒生> 红鞋【蛆虫涌现】恢复
[22:46] <安徒生> AP恢复8
[22:46] <安徒生> 对尼诺的依存+1
[22:45] <灵魂NC>
[22:45] <灵魂NC>
[22:45] <灵魂NC>
[22:45] <灵魂NC>
    尼  安
[22:45] <灵魂NC>
[22:45] <灵魂NC>
  狼B   鸟奥
[22:45] <灵魂NC>       鸟花花鸟
[22:45] <灵魂NC>       鸟花花鸟
[22:45] <灵魂NC>        犬B
[22:45] <灵魂NC>
[22:45] <灵魂NC>
[22:45] <灵魂NC>
[22:45] <灵魂NC>
[22:45] <灵魂NC>
[22:47]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2|CT11|尼11 奥7 安8 |狼B8 犬B8 鸟(乐5)8| 花丛HP:4 '
[22:48] <灵魂NC> 结算结束,开始2nd turn!
[22:48] <灵魂NC> CT11
[22:48] <灵魂NC> 尼诺宣言
[22:50] * 尼諾 宣言[行動]獅王之爪(平頭鏟),對【狼B】進行無視防禦攻擊,傷害2+切斷(判定+2),AP-2
[22:50]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童話殺手(死神)+1: 1d10+1=(5)+1=6
[22:51] <灵魂NC> 狼B 宣言 [伤害] 结实的表皮,防御1,ap-0
[22:51] <灵魂NC> (那么还是2白刃+切断,
[22:52] <灵魂NC> (狼B半血了,KH自助!
[22:52] <灵魂NC> CT9
[22:52]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2|CT9|尼9 奥7 安8 |狼B8 犬B8 鸟(乐5)8| 花丛HP:4 '
[22:52] * 尼諾 宣言[行動]獅王之爪(平頭鏟),對【】進行無視防禦攻擊,傷害2+切斷(判定+2),AP-2
[22:52]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童話殺手(死神)+1: 1d10+1=(8)+1=9
[22:53] <灵魂NC> (就剩一个 【诅咒之利齿】行動/3/0/肉体攻击3!
[22:54] * 尼諾 以鋼鐵的利爪斬向魔狼,劃破了攏起的沙鎧,如同他方才對自己一樣貫穿他的身軀。但,倒在地面的狼卻依然爬起,堅強的屹立。
[22:55] <尼諾> "簡直就和我一樣呢..."看著屹立的魔狼襲向自己,呢喃著。
[22:55] <灵魂NC> 深凹的眼窝里并无眼神可言,唯有那已经迅速沙化的残躯依旧保持着扑击的态势,煞气越重
[22:53] <灵魂NC> CT8
[22:53] <灵魂NC> 狼B 宣言 [行动] 诅咒之利齿 to 尼诺 ,ap-3
[22:54] <灵魂NC> 犬B 宣言 [行动] 断齿 to 花丛,ap-2
[22:54] <灵魂NC> 鸟宣言 [行动] 啄击 to 花丛,肉体攻击1,ap-2
[22:55] <安徒生> 宣言[行动]预备【脊椎】,同一轮內,下个回合1个战斗行为的消耗值-1,AP-1
[22:56] * 尼諾 宣言[即時]塔姬的長髮(捲線鋼絲),對【鳥】往【奈洛】,移動1,AP-3
[22:59] <尼諾> "塔上的公主髮若星河,束縛了無數的追求者"閃開了搖晃著,行將就木的狼的咬擊。少年瞬間放出無數的金絲,如同星雨般射入天空無數鳥禽的身軀。
[22:59] <尼諾> 接著,那些鳥群如同被操弄的人偶般,停下攻擊飛向彼方。
[22:57] <灵魂NC> (那么鸟的攻击自动失效
[22:56]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2|CT8|尼4 奥7 安7(脊椎1) |狼B5 犬B6 鸟(乐5)6| 花丛HP:4 '
[22:57]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狼B 诅咒之利齿 to 尼诺 , 肉体攻击3: 1d10=3
[22:57]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犬B 断齿 to 花丛 , 肉体攻击2: 1d10=1
[22:57] <灵魂NC> (那么犬B损失【沙土】
[22:58] * 奥兰多 眼睁睁地看着狗向花丛扑去,却突然被自己绊倒,猛地咬到了自己的大腿……
[22:59] <灵魂NC> 可是,沙犬身上掉下的碎土沙砾,溅到了几片花叶之上,
[23:00] <灵魂NC> 那几株植物立刻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
[22:57] <灵魂NC> 那么CT7
[22:58]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2|CT7|尼4 奥7 安7(脊椎1) |狼B5 犬B6 鸟(花5)6| 花丛HP:4 '
[22:58] <灵魂NC>
[22:58] <灵魂NC>
[22:58] <灵魂NC>
   尼  安
[22:58] <灵魂NC>     鸟鸟
[22:58] <灵魂NC>  狼B鸟鸟  奥
[22:58] <灵魂NC>     鸟 花花
[22:58] <灵魂NC>       花花
[22:58] <灵魂NC>       犬B
[22:58] <灵魂NC>
[22:58] <灵魂NC>
[22:58] <灵魂NC>
[22:58] <灵魂NC>
(CT7,奥,安宣言
[22:59] *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鸟】
[22:59] <安徒生> 宣言[行动]齿颚,肉体攻击1,AP-2 啃鸟
[23:00]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2|CT7|尼4 奥3 安6 |狼B5 犬B6 鸟(花5)6| 花丛HP:4 '
[23:00]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杀剧+1,目标【鸟】: 1d10+2=(10)+2=12
[23:00]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对【鸟】的【啃啃啃】: 1d10=4
[23:00]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2|CT7|尼4 奥3 安6 |狼B5 犬B6| 花丛HP:4 '
[23:05] <奥兰多> 奥兰多遥望远处的安徒生
[23:05] <奥兰多> 男孩正在努力击打空中的飞鸟
[23:05] <奥兰多> “真是努力啊……何等的青春与活力。”
[23:05] <奥兰多> 尘埃在奥兰多手中凝成枪械之形,他低沉念诵着
[23:05] <奥兰多> “我看到一匹红马,骑在马上的握持权柄,可从地上夺取安详。”
[23:05] <奥兰多> 漠然的念诵仿佛在刻意压抑着感情的流露,难掩他眼中的狂热之色……
[23:05] <奥兰多> “彼赐予其凶刃,令世人自相残杀。”
[23:05] <奥兰多> 子弹如陨星般投射入鸟群间,在轰鸣的爆响声中,鸟群化为沙尘,如烟花般散落一地。
[23:05] <灵魂NC> 纵使有更多鸟儿潜伏在风中,大概短时间内也难以再聚集成规模了。
[23:01] <灵魂NC> CT6
[23:01] <灵魂NC> 犬B 宣言 [行动] 断齿 to 花丛 ,ap-2
[23:02] * 安徒生 宣言[行动]预备【脊椎】,同一轮內,下个回合1个战斗行为的消耗值-1,AP-1
[23:03]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2|CT6|尼4 奥3 安5(脊椎1) |狼B5 犬B4| 花丛HP:4 '
[23:03]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犬B 断齿 to 花丛 , 肉体攻击2: 1d10=8
[23:04] * 安徒生 宣言[伤害]衬衫领子【棺材】,防御2,AP-2
[23:05] <灵魂NC> CT5
[23:05] <灵魂NC> 狼B 宣言 [行动] 诅咒之利齿 to 尼诺 ,ap-3
[23:06]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狼B 诅咒之利齿 to 尼诺 , 肉体攻击3: 1d10=3
[23:06] <灵魂NC> 那么CT4
[23:06] <灵魂NC> 犬B 宣言 [行动] 断齿 to 奥兰多 ,ap-2
[23:06]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2|CT4|尼4 奥3 安4 |狼B2 犬B2| 花丛HP:4'
[23:06] * 安徒生 宣言[行动]预备【脊椎】,同一轮內,下个回合1个战斗行为的消耗值-1,AP-1
[23:06] <尼諾> "咻--"在另一頭的少年看著青年的表演,吹了聲口哨,拍著手。
[23:07] * 尼諾 宣言[行動]獅王之爪(平頭鏟),對【可愛的狼】進行無視防禦攻擊,傷害2+切斷(判定+2),AP-2
[23:07] * 尼諾 彷彿配合著青年的演出般,順身閃開了魔狼的攻擊,而後揮下利爪。
[23:07] <灵魂NC> 狼的沙做身躯还在流逝,已经毫无准头可言,只是倚靠惯性扑——甚至是甩向少年,
[23:07]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犬B 断齿 to 奥兰多 , 肉体攻击2: 1d10=4
[23:08]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童話殺手(死神)+1: 1d10+1=(1)+1=2
[23:08] * 尼諾 宣言[裁判]手腕,對【自身】支援1,AP-1
[23:09] <尼諾> "..."用有些奇異的眼神看著掙扎著,閃開自己攻擊的狼。
[23:10] <尼諾> "其實,或許有些很相似呢..."少年小聲自語。
[23:09]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2|CT3|尼1 奥3 安3(脊椎1) |狼B2 犬B2| 花丛HP:4'
[23:09] <灵魂NC> CT3, 安宣言
[23:09] * 安徒生 宣言[行动]预备【脊椎】,同一轮內,下个回合1个战斗行为的消耗值-1,AP-1
[23:15] * 奥兰多 宣言[行动]脊椎,下回合一个战斗行为消耗-1,AP-1
[23:15]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2|CT3|尼1 奥2(脊椎1) 安2(脊椎2) |狼B2 犬B2| 花丛HP:4'
[23:15] <灵魂NC> CT2
[23:15] <灵魂NC> 狼B 宣言 [行动] 诅咒之利齿 to 尼诺 ,ap-3
[23:15] * 安徒生 宣言[行动]齿颚,肉体攻击1,AP-2 咬碎了牙往肚里咽
[23:16] <灵魂NC> 犬B 宣言 [行动] 断齿 to 奥兰多 ,ap-2
[23:16] * 奥兰多 宣言[行动]脊椎,下回合一个战斗行为消耗-1,AP-1
[23:16]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狼B 诅咒之利齿 to 尼诺 , 肉体攻击3: 1d10=10
[23:16] <灵魂NC> (头部,3肉体伤害
[23:18] * 安徒生 宣言[伤害]别打扰工作【庇护】,对象受到的伤害转嫁到自己身上,一轮之内可以无限使用。AP-0
[23:18] * 安徒生 宣言[伤害]烧伤的铁腕【腐肉翼膜】,防御2,AP-0
[23:18] <灵魂NC> (头部,1伤害
[23:18] <安徒生> 【脑浆】损坏
[23:19] <安徒生> “可恶....”
[23:19] * 尼諾 宣言[傷害]復頌(悖德的喜悅),對【塔姬的長髮】使其能再次使用,AP-0
[23:23] * 安徒生 看着那怪犬们冲向同伴,狠狠咬住了牙,心里的恼火到达了极限,结果就是将自己的牙齿咬碎
[23:18] <又白又香> 灵魂NC 投擲 犬B 断齿 to 奥兰多 , 肉体攻击2: 1d10=4
[23:18] <灵魂NC> (犬,无念
[23:20] <灵魂NC> (对了,突然发现安徒生的AP还是2,你还可以再做一个宣言
[23:20] <灵魂NC> (那么安徒生脊椎
[23:21] <灵魂NC> CT1,全员宣言
[23:21] * 尼諾 宣言[行動]獅王之爪(平頭鏟),對【狼】進行無視防禦攻擊,傷害2+切斷(判定+2),AP-2
[23:21] * 奥兰多 宣言[行动]燧发手枪(反物资步枪),射击攻击5,AP-4,目标【犬】
[23:21] * 尼諾 宣言[即時]塔姬的長髮(捲線鋼絲),對【犬】往【奈洛】,移動1,AP-3
[23:21] * 奥兰多 宣言[即时]独白(死亡之手),效果:任意1攻击战斗行为转为即时
[23:21] * 灵魂NC 将话题改为 'T2|CT1|尼-4 奥-1 安0(脊椎2) |狼B-1 犬B0| 花丛HP:4'
[23:21] <灵魂NC> (那么安继续脊椎
[23:22] <灵魂NC> (roll吧
[23:22]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燧发手枪命中,枪神+1,目标【犬B】: 1d10+1=(9)+1=10
[23:22] <灵魂NC>
[23:22] <灵魂NC>
[23:22] <灵魂NC>
   尼  安
[23:22] <灵魂NC>
[23:22] <灵魂NC>
 狼B 犬B 奥
[23:22] <灵魂NC>       花花
[23:22] <灵魂NC>       花花
[23:22] <灵魂NC>
[23:22] <灵魂NC>
[23:22] <灵魂NC>
[23:22] <灵魂NC>
[23:22] <灵魂NC>
(犬B挂了!
[23:23]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童話殺手(死神)+1: 1d10+1=(5)+1=6
[23:23]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狂氣重投!!童話殺手(死神)+1: 1d10+1=(10)+1=11
[23:23] <尼諾> "阿啊啊阿阿阿阿!!"
[23:24] <尼諾> (對安徒生狂氣+1
[23:24] <灵魂NC> (那么,三位PL尽情演出吧
[23:24] <灵魂NC> (敌方全灭
[23:26] * 奥兰多 望着被尼诺以“长发”拖拽至花园、尚自咆哮不休的恶犬
[23:26] <奥兰多> “这就是最后一只了吗……”
[23:26] * 奥兰多 仿佛整个人放松下来一般,长长呼出一口气,念诵出了最后的独白
[23:26] <奥兰多> “我看到一匹灰马,骑在马上的名为死亡,阴府也随他而至。”
[23:26] <奥兰多> 与之前的漠然不同,他的念诵中充满情感,表情几乎是微笑一般
[23:26] <奥兰多> “……其使役刀剑、饥荒、瘟疫与野兽,屠戮凡世之民。”
[23:26] <奥兰多> 枪械在他握持的手中蓦然浮现,仿佛自虚空召唤而出
[23:27] * 奥兰多 举起右手,扣动扳机……子弹骤然射出!
[23:26] <灵魂NC> 最小的少年,已经遍体鳞伤,摇摇欲坠
[23:27] <灵魂NC> 也许是担心着同伴,也许是怨恨自己的无力,安的嘴角缓缓流下一道殷红
[23:28] <灵魂NC> 被金发拖至男孩身边的沙之怪物,正长牙舞爪地企图顺势扑击,
[23:29] <灵魂NC> 熟悉的巨响,挟着烈风,从身后喷薄而出
[23:27] <奥兰多> 恶犬的身躯在这极具威力的一枪下轰然爆开
[23:29] <奥兰多> 四散的沙粒归于尘土,犬类的身躯已不可辨别
[23:30] <灵魂NC> ——在现实世界毫无疑问是灾祸信号的枪声,此刻在男孩听起来却有如天籁
[23:30] <灵魂NC> 以可能太过强横的方式,
[23:31] <灵魂NC> 在这冷风之中,某种温暖传递了过来
[23:31] <灵魂NC> 而这并不是唯一一种声响:
[23:31] * 尼諾 看著風沙瀰漫的戰場,看著無數劃做塵土的魔物。
[23:31] <尼諾> 搖搖欲墜,卻還是咬著牙的同伴。
[23:31] <尼諾> 舞動著,如同在劇中的朋友。
[23:31] <尼諾> 瞬間,那無數魔物屍體散成的沙河,在少年眼中猶如血海。
[23:31] <尼諾> 血,淚,望著眼前屹立的魔狼,與其眼神相對。
[23:31] <尼諾> 瞳孔所映射的,是誰的思念與執念?
[23:31] <尼諾> 血的世界,沙的世界,扭曲的噩夢的世界。
[23:31] <尼諾> 夢魘--世界早以瘋狂。
[23:32] <尼諾> "即使如此..."少年與魔狼對視,眼神蘊含的是同情。
[23:32] <尼諾> "即使如此..."少年注視著灰色的眼瞳,眼神蘊含的是執著。
[23:32] <尼諾> 我--仍於此處。
[23:32] <尼諾> "機器人與獅王,拾起了心與勇氣。"
[23:32] <尼諾> "因為遇到了同行者--旅人,在夢魘的世界中,在瘋狂的世界中。"
[23:32] <尼諾> 【在童話的世界裡--我們前行】
[23:32] <尼諾> "啊啊啊啊啊啊--"
[23:32] <尼諾> 鋼鐵的手爪斬出風暴,帶著執念,帶著迷茫--卻仍然執著。
[23:32] <尼諾> --撕裂了那讓自己感覺相似的眼瞳。
[23:32] <尼諾> 風沙散去,少年獨自站在荒漠中。
[23:33] * 尼諾 利爪散去,朝著同伴露出笑容。
[23:33] <安徒生> “......弄.....了呢”看到了,听到了同伴给予的最后一击,牙齿碎掉的少年,说出的话含糊不清,但是似乎是终于松了口气的样子,摔倒在地上,脸上是被血掩盖住的,难以辨认的笑容

[23:34] <灵魂NC> -------------------战斗结束---------------------
[23:34] <灵魂NC> 战斗一度看似没有尽头。
[23:34] <灵魂NC> 前面的沙尘之怪兽被打散,远方风沙里就冒出更多不详的身影。
[23:34] <灵魂NC> 可你们身处包围圈中心。你们别无选择。
[23:34] <灵魂NC>
[23:34] <灵魂NC>
……直到不知打退了多少波怪物,四肢疲惫得宛如灌铅,耳畔被狂啸的风声涨满,连同伴的呼声都在远去,
[23:34] <灵魂NC> 当你们不禁怀疑起这场战斗是否还有尽头的时候……怪物退却了。
[23:34] <灵魂NC> 随着男孩疲累地倒下,
[23:34] <灵魂NC> 风沙停息了。
[23:34] <灵魂NC>
[23:34] <灵魂NC>
(那么这里是宝物消狂气时间
[23:35] <灵魂NC> (自选一个依恋,狂气-1
[23:35] <尼諾> (對【童話書】的依戀-1
[23:36] <安徒生> 选择宝物的狂气-1
[23:36] * 奥兰多 遥望着归于沉寂的战场……
[23:37] <奥兰多> 激烈的战斗之后,似乎令他有所回忆
[23:37] * 奥兰多 掏出怀表,默默查看
[23:37] <灵魂NC> 掏出怀表的时候,奥兰多隔着手套也能感觉到,怀表似乎热热的……
[23:38] <灵魂NC> 不,是早就开始发热了,只不过在激烈的战斗中,你根本无暇察觉
[23:38] <灵魂NC> 可当你打开表盖查看,怀表除了发烫以外并没有什么异样
[23:38] <灵魂NC> 唯有,此刻,那唯一的一根指针指向了新的刻度:
[23:38] <灵魂NC> [现在深度:36%]
[23:39] * 奥兰多 在不知不觉间,指针上的数字亦有所变化
[23:40] * 奥兰多 紧握住滚烫的怀表,似乎在其间汲取到了一丝暖意……
[23:40] <奥兰多> (对宝物的依恋-1
[23:36] <尼諾> "安--"跑到了孩童的身旁。
[23:37] <尼諾> "沒事吧,都結束了。"少年擔憂的看著傷痕累累的少年。
[23:38] <安徒生> “........”虚弱的少年并没有回答他
[23:41] * 奥兰多 沉默片刻后,奥兰多方从回想中抽出思绪
[23:41] <奥兰多> 方才注意到眼前的一切。
[23:41] <奥兰多> “安……安!”
[23:42] * 奥兰多 眼中浮现出一丝忧虑,然而迅速被表面掩饰的冷静所取代
[23:43] * 奥兰多 迅速奔至安徒生身边
[23:41] <尼諾> "做的很好喔"拍了拍少年的頭,帶著溫暖的笑容
[23:42] <安徒生> “..........”嘴里吐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23:40] <灵魂NC> 乌云却未散去。
[23:40] <灵魂NC> 而后,不经意间,第一滴凉丝丝的水滴落在你们身上。
[23:40] <灵魂NC> 接着,水滴越来越多,淅淅沥沥……下雨了。
[23:40] <灵魂NC> 这是一场令人联想到秋天的小雨。它并不很细,不若春雨那般温柔,
[23:41] <灵魂NC> 但却和压抑已久后流下的畅快泪水一样,有着奇妙的治愈力量。
[23:41] <灵魂NC> 沐浴在雨中的你们,不仅浑身的灰尘和血迹都给冲洗干净,连伤处也逐渐复原了。
[23:41] <灵魂NC> 同样被雨水浇灌的花丛,一株株花朵都显得精神了起来。
[23:41] <灵魂NC> 另一方面,曾经是怪物的沙土,也都被雨水打湿,溶入水流,渗入地里,慢慢不见了。
[23:42] <灵魂NC> (可以一边RP一边进入部件修复环节。全员一共可修复 基础部件7+强化部件4)
[23:42] <灵魂NC> (所以你们算出来谁修多少部件,就直接修好了
[23:44] <尼諾> (醫藥箱回肩膀,牙齒,脊椎
[23:44] <尼諾> (安的群體治療,內臟回2
[23:46] <灵魂NC> (那么就是全员回复
[23:47] <安徒生> 我又活蹦乱跳了!】
[23:47] <灵魂NC>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你们(主要是安徒生和尼诺)的伤口,乃至破烂的衣服,都在逐渐复原,
[23:47] <灵魂NC> 仿佛是那破损的纤维也有了生命,重新长好了一般
[23:49] <奥兰多> “旱季无论怎样悠长,甘霖总会到来。”
[23:49] <奥兰多> 望着在雨中逐渐恢复健康的队友
[23:49] <奥兰多> 奥兰多又恢复了以往戏剧演员般的姿态
[23:50] * 奥兰多 伸手接住雨滴,用念白的腔调诵读着
[23:49] <安徒生> “...恢复了...呢”
[23:50] <安徒生> 酸痛感还没有消去,但是受损的肢体已经回来了,梦境就是这么不讲理,像是玩笑一样的展开
[23:50] * 尼諾 看著安的傷口恢復,鬆了口氣。之後好像想到了什麼,打開了自己的書確認。
[23:50] <灵魂NC> 尼诺掏出书本的时候才发现,之前你塞进口袋里的塑料武器部品,也尽数化作灰尘,漏下流走了。
[23:51] <灵魂NC> 可那夹在书本里的纸居然还在——虽然这么说,字迹也还是那样淡,依旧看不明白。
[23:51] <灵魂NC> 至于扉页,依旧是一片空白。
[23:52] <奥兰多> 似乎是由于被回忆与队友的伤分散心神,此时的奥兰多才注意到
[23:52] <奥兰多> 之前放在他怀中那些破损的仪器,也不知在何时起
[23:52] <奥兰多> 彻底消失不见,化为沙尘……
[23:52] <尼諾> "..."無言的沉默,而後笑著聳了聳肩。闔上書本掛回腰間。
[23:50] <尼諾> "不過還有這個呢,就拜託你了"少年笑著說,脫下自己殘破的襯衣給安
[23:51] * 安徒生 努力支撑着翻了个身,面朝天上掉下来的雨水
[23:51] <安徒生> “啊,没问题!”
[23:52] * 安徒生 动作有点迟缓的拿着衣服,又迟缓的翻出了藏在身上的针线盒....
[23:53] * 安徒生 缝缝补补缝缝补补
[23:54] <安徒生> 衣服很神奇的复原了
[23:54] <灵魂NC> 安,神采飞扬。
[23:54] <尼諾> "像魔法一樣呢"看著安的巧手,笑著說。
[23:55] <奥兰多> “安的手艺真是灵巧啊。”
[23:55] <安徒生> “刚恢复手脚还不是很灵便...”这么说着的安徒生,又拿起一件衣服缝了起来
[23:55] <灵魂NC> 嘴上这么说,动作可是越来越灵活了。
[23:55] <灵魂NC> 也许现实中就是很懂事持家的孩子吧?
[23:57] <灵魂NC> 你们休整着,谈笑着,不知不觉间,雨小些了。
[23:57] <灵魂NC> 空气明显比你们刚出屋子时清新多了。
[23:57] <灵魂NC> 天色也亮了许多。
[23:55] * 奥兰多 望着尼诺毫发无损的衣衫,眼中露出赞赏的目光
[23:57] <奥兰多> “我和尼诺似乎在修复方面都一窍不通呢……如果以后有什么损坏,恐怕也要拜托你了,安。”
[23:55] * 安徒生 偏头看了看身边的,刚刚还在保护的花,突然灵光一闪
[23:56] * 安徒生 在衣服上缝了朵花【。
[23:56] <尼諾> "...."笑容僵了一下
[23:57] * 尼諾 之後接過,放在陽光下打量著。
[23:57] * 尼諾 沉默
[23:57] <奥兰多> “就和……”
[23:57] * 奥兰多 略微一顿,仿佛艰难地回忆了片刻般
[23:58] <奥兰多> “就和之前我们战斗时一样。”
[23:57] * 尼諾 望著安期待的眼神
[23:57] * 尼諾 ....
[23:57] * 尼諾 默默穿上。
[23:57] * 安徒生 满意的点头
[23:58] <灵魂NC> 安的眼睛,闪闪发亮。
[23:58] <安徒生> “修复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全部!”
[23:59] <安徒生> “奥兰多,你也想要么?”扬了扬手里的针
[23:59] <奥兰多> “……也好。”
[00:00] <奥兰多> “等到下次需要修补的时候再说吧。”
[00:00] * 奥兰多 语调微微迟滞,最终还是对安徒生露出笑容。
[00:00] <安徒生> “嗯!”
[00:00] <灵魂NC> (那么,来一个对话判定~每人+1
[00:00]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對安: 1d10+2=(5)+2=7
[00:00]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對奧蘭: 1d10+2=(3)+2=5
[00:00] <灵魂NC> (尼诺和奥兰多互相是+1
[00:00]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对尼诺: 1d10+1=(6)+1=7
[00:00]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对尼诺的绣花攻击【。: 1d10+2=(2)+2=4
[00:01]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对安徒生: 1d10+1=(2)+1=3
[00:01]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对奥兰多的对话判定: 1d10+2=(4)+2=6
[00:01] <尼諾> (對安依戀-1
[00:01] <奥兰多> (对安依恋-1
[00:02] <奥兰多> 目前:宝物2,安徒生2,尼诺3
[00:02] <安徒生> 【对尼诺依恋减一
[00:02] <尼諾> (目前  三個2
[00:02] <安徒生> 同上,三个2
« 上次编辑: 2016-02-28, 周日 23:00:46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4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00:03] <灵魂NC>
[00:03] <灵魂NC>
[00:03] <灵魂NC>
待你们穿好装备,再度起身远望,
[00:03] <灵魂NC> 由于不再有沙尘遮蔽视线,你们能够清楚地看见,不远处有一小丘横卧,刚好拦在小路尽头。
[00:03] <灵魂NC> 而你们之前追着的人影,正伫立在小丘之上。
[00:03] <灵魂NC> 那人仅一身灰袍,裹得严严实实,遮盖了一切特征,面孔亦隐藏在兜帽之下。
[00:03] <灵魂NC> 只不过,在你们望着灰袍人的时候,对方似乎也在望着你们……
[00:03] <灵魂NC> (全体狂气判定)
[00:04]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狂氣。。。: 1d10=7
[00:04]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被灵魂画作吓到了: 1d10=7
[00:04] <又白又香> 奥兰多 投擲 狂气: 1d10=5
[00:05] <奥兰多> (尼诺+1
[00:05] <奥兰多> 目前:宝物2,安徒生3,尼诺3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00:05] <灵魂NC> 没来由地,你心中“咯噔”一动。那并非惊惧或杀意,而是某种混合起来的复杂反应——
[00:05] <灵魂NC> 想去追上、想要探明线索,可又同时隐隐排斥、抗拒着这冲动……
[00:05] <灵魂NC> (end
[00:06] <奥兰多> 算了


小窗-尼诺
劇透 -   :
[00:05] <灵魂NC> 没来由地,你心中“咯噔”一动。那并非惊惧或杀意,而是某种混合起来的复杂反应——
[00:05] <灵魂NC> 想去追上、想要探明线索,可又同时隐隐排斥、抗拒着这冲动……
[00:05] <灵魂NC> 此外,你觉得那人特别多看了安徒生一会儿……尽管隔着这么大段距离,你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多心。
[00:05] <灵魂NC> (end
[00:05] <尼諾> get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00:05] <灵魂NC> 没来由地,你心中“咯噔”一动。那并非惊惧或杀意,而是某种混合起来的复杂反应——
[00:05] <灵魂NC> 想去追上、想要探明线索,可又同时隐隐排斥、抗拒着这冲动……
[00:05] <灵魂NC> 此外,你觉得那人特别多看了安徒生一会儿……尽管隔着这么大段距离,你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多心。
[00:05] <灵魂NC> (end
[00:05] <安徒生> ......你确定没错窗么【
[00:06] <灵魂NC> (没啊,只是懒得改了
[00:06] <灵魂NC> 此外,你觉得那人特别多看了你一会儿……尽管隔着这么大段距离,你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多心。
[00:06] <灵魂NC> (XD
[00:06] <安徒生> 好的我知道了
[00:06] <安徒生> 我被盯上啦x

[00:07] <尼諾> "....."尼諾看到詭異的身影,舉起手彷彿要喊出什麼,卻又停下
[00:07] <安徒生> “....”看着对面的人影,皱眉
[00:07] * 尼諾 張著口,看著眼前的身影,露出狐疑的表情,好像使勁回想什麼
[00:07] * 尼諾 卻沒有結果。
[00:08] <安徒生> “刚才我们追的人,就是他吧?”向身边的同伴这么问道
[00:08] * 尼諾 而後看了看對方,又看著安。接著搖了搖頭,彷彿要將思緒甩開般。
[00:08] <灵魂NC> 就在你们惊讶之际,灰袍人微微抬起一只手,遥遥指向小丘的更前方。
[00:08] <灵魂NC> 随后,不待你们反应,便开始沿小丘另一面下去……
[00:08] <尼諾> "你是誰?"
[00:09] <灵魂NC> 不知是尼诺的声音太小,还是对方故意无视,
[00:09] <灵魂NC> 灰袍人丝毫不停滞,身影很快从丘顶消失。
[00:09] <奥兰> 望着小丘上的灰袍人,奥兰多的眼神愈发冰冷
[00:09] <奥兰> 不复之前戏剧演员般的浮夸姿态
[00:10] <奥兰> “这是……什么。”
[00:11] <尼諾> "...想起什麼了嗎?"望向同伴
[00:11] * 奥兰 似乎在难得的极度犹豫着……迟疑着
[00:11] * 奥兰 伸出手,仿佛想召唤出手中的枪械
[00:12] * 奥兰 然而同时似乎又欲大步向前,追上灰衣人的步伐……
[00:11] <安徒生> “不知道....不过我说过了吧?不能分开哟”
[00:12] <灵魂NC> 只是,那个手势的印象,还清晰地留在你们脑海中。
[00:12] <灵魂NC> 现在,你们还看不到小丘的另一端。
[00:13] <尼諾> "追嗎?"
[00:13] <奥兰> “……他,应该知道些什么。我想去看看。”
[00:13] <奥兰> “然而……”
[00:14] * 奥兰 咬了咬牙,右手在虚空中抓握了一下
[00:14] <尼諾> "那就走吧。"看著似乎掙扎著的同伴,說道
[00:14] <安徒生> “要追么?我随时都可以哦”
[00:14] <奥兰> “走。”
[00:15] <尼諾> "不管如何,原地踏步是不會有結果的"少年露出無畏笑容。踏出步伐。
[00:15] <又白又香> 奥兰 投擲 对尼诺对话判定: 1d10=2
[00:15] <灵魂NC> 那么你们犹豫了一下,还是追了上去。
[00:15] <灵魂NC> 当你们登上丘顶,视界是前所未有的豁然开朗:
[00:15] <灵魂NC> 其时云销雨霁,阳光朗煦,无垠的天地在你们眼前舒展开来,
[00:16] <灵魂NC> 在丘底还只是星星点点的绿色,越向远方便铺得越广,
[00:16] <灵魂NC> 及至你们目力极限,已完全一片郁郁葱葱,生机盎然,更是可见溪水蜿蜒。
[00:16] <灵魂NC> 但最重要的是,你们能望见,原野的另一端有一座小镇。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00:16] <灵魂NC> 忽然,你一个恍神,脑袋中浮现出了新的景象:
[00:16] <灵魂NC> 荒原渐变成绿野,你们三人向着远方的古老村庄/现代城市/山脚小镇走去……
[00:16] <灵魂NC> 这一幕——或者说好几幕——和此情此景重叠太多,只有细小的区别,以至于你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确认到这是新一轮的既视感。
[00:16] <灵魂NC> 而且,这回它稍为顽固了一些,在你脑海中又盘桓了3、4秒,才彻底消失……
[00:16] <灵魂NC> (end

小窗-尼诺
劇透 -   :
[00:16] <灵魂NC> 忽然,你一个恍神,脑袋中浮现出了新的景象:
[00:16] <灵魂NC> 荒原渐变成绿野,你们三人向着远方的古老村庄/现代城市/山脚小镇走去……
[00:16] <灵魂NC> 这一幕——或者说好几幕——和此情此景重叠太多,只有细小的区别,以至于你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确认到这是新一轮的既视感。
[00:16] <灵魂NC> 而且,这回它稍为顽固了一些,在你脑海中又盘桓了3、4秒,才彻底消失……
[00:16] <灵魂NC> (end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00:16] <灵魂NC> 忽然,你一个恍神,脑袋中浮现出了新的景象:
[00:16] <灵魂NC> 荒原渐变成绿野,你们三人向着远方的古老村庄/现代城市/山脚小镇走去……
[00:16] <灵魂NC> 这一幕——或者说好几幕——和此情此景重叠太多,只有细小的区别,以至于你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确认到这是新一轮的既视感。
[00:16] <灵魂NC> 而且,这回它稍为顽固了一些,在你脑海中又盘桓了3、4秒,才彻底消失……
[00:16] <灵魂NC> (end

[00:16] <灵魂NC> 虽然离得还很远,但那高高的钟楼,袅袅的青烟,
[00:17] <灵魂NC> 以及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对“人的气息”的直觉,让你们相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00:17] <灵魂NC>
[00:17] <灵魂NC>
于是,你们全都意识到了——当然有人已经意识到了也说不定:
[00:17] <灵魂NC> 【这会是一段旅程。】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00:17] <灵魂NC> 而且,
[00:17] <灵魂NC> 【在旅程的终点,要完成client的愿望才算完成(任务)。】
[00:17] <灵魂NC> 对你来说,那是经验谈一样理所当然的常识。
[00:17] <灵魂NC> 不管怎样,在强制登出手段失效的情况下,这大概就是唯一的脱出途径了吧。
[00:17] <灵魂NC> (end

小窗-尼诺
劇透 -   :
[00:17] <灵魂NC> 而且,
[00:17] <灵魂NC> 【在旅程的终点,要完成client的愿望才算完成(任务)。】
[00:17] <灵魂NC> 三人当中,总是最认真学习的你,应该是最理解这一常规目标的了。
[00:17] <灵魂NC> 不管怎样,在强制登出手段失效的情况下,这大概就是唯一的脱出途径了吧。
[00:17] <灵魂NC> (end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00:17] <灵魂NC> 而且,
[00:17] <灵魂NC> 【在旅程的终点,要完成client的愿望才算完成(任务)。】
[00:17] <灵魂NC> 不知怎的,你忽然灵光一闪,意识到了这点。
[00:17] <灵魂NC> 嘛,反正强制登出手段都失效了,这大概就是唯一的脱出途径了吧。
[00:17] <灵魂NC> (end

[00:17] <安徒生> “刚才...”
[00:17] <安徒生> 有点晃神,随后摇了摇头
[00:18] <安徒生> “...看到了么?”抬头看向两人
[00:18] <奥兰> “很怀念的感觉……是吧。”
[00:18] * 奥兰 走到安徒生近前,对他说道
[00:19] <奥兰>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既视感'吧。”
[00:18] <尼諾> "在旅程的终点,要完成client的愿望才算完成(任务)。"呢喃著回憶起的內容。
[00:19] <尼諾> "....至少,總有個方向了"望著眼前蔓延的道路,少年說。
[00:19] <安徒生> “是啊...看样子我们的目标确定了呢!”
[00:19] * 安徒生 激动了起来
[00:19] <尼諾> "是呢...滿滿的既視感呢"
[00:20] <奥兰> “之前的灰袍人……他们是在引领我们的方向,还是在引诱我们进入新的陷阱呢。”
[00:21] * 奥兰 望着身旁的同伴,眼中的阴云愈发浓重…
[00:23] <奥兰> “是仅这一条道路,还是因他的出现而带来了道路呢……”
[00:23] * 奥兰 山丘上与灰袍人对视的震撼似乎尚未消退……
[00:23] * 奥兰 用不带感情的冰冷语调,淡淡说着。
[00:21] <尼諾> "不管是方向又或是陷阱..."
[00:21] <尼諾> "我們好像只有這條路了吧。"望著廣闊的大地,與其上的道路。
[00:22] <尼諾> "如果說,在裝備失靈的情況下要離脫,那我們就只有接觸這個夢的【核心】了吧"
[00:23] <尼諾> "client所執著的...願望"望著兩位同伴,又望向了前路
[00:24] * 安徒生 抱臂看向刚才灰衣人指向的方向
[00:24] <尼諾> "不管如何,總之前行吧。"
[00:24] <安徒生> “...尼诺说的对,只能走了”
[00:24] <尼諾> "不管你對他的感覺是什麼。總要去解決的。"
[00:25] <尼諾> "如果你覺得討厭的話,我們就去痛打他--"少年笑著說。
[00:25] <灵魂NC> (上吧,全员对话判定!
[00:25] <又白又香> 奥兰 投擲 大失败怎么办: 1d10=10
[00:25]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對奧蘭: 1d20=1
[00:26]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來!!: 1d10=7
[00:26]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对奥兰多: 1d10+1=(2)+1=3
[00:26] <灵魂NC> (尼诺->奥兰多 变为 友情。好吧没差
[00:26] <又白又香> 安徒生 投擲 对尼诺: 1d10+1=(9)+1=10
[00:26] <又白又香> 尼諾 投擲 對安!!: 1d20+1=(7)+1=8
[00:26] <又白又香> 奥兰 投擲 对安徒生: 1d10+1=(6)+1=7
[00:27] <奥兰> (除宝物外,尼-1 安-1
[00:27] <奥兰> 宝2尼2安2
[00:27] <尼諾> (對安-1
[00:28] <尼諾> (保2奧2安1
[00:29] <安徒生> 对尼诺-1
[00:28] <灵魂NC> 久违的纯净阳光温暖着你们的身心,偶尔吹起的风也蕴含着温柔,
[00:29] <灵魂NC> 随着你们坚定了决意,似乎被雨淋湿的身体也逐渐烘干了。
[00:29] * 奥兰 听着尼诺与安徒生的劝慰,俯视山丘下的景象,甩脱挥之不散的既视感
[00:30] <灵魂NC> 久违的清爽感觉,似乎能连精神都焕然一新。
[00:29] <奥兰> “是呢……”
[00:29] <奥兰> “倘若没有理智,感情就会把我们弄得精疲力尽,正是为了制止感情的荒唐,才需要理智。”
[00:30] * 奥兰 对着两位队友,微微欠身致意
[00:31] <安徒生> “那么.....”
[00:31] * 安徒生 抬手指向城镇...大概是城镇吧,的方向
[00:31] <尼諾> "但所謂的感情,才是組成人的關鍵要素喔"少年笑著回答,而後朝著安所指的方向
[00:31] <安徒生> “我们一起,我们三个一起去吧”
[00:31] * 尼諾 邁出步伐。
[00:31] <奥兰> “尼诺吾友,安徒生吾友,让我们继续偕行,在新的舞台之中,以最朝气蓬勃的姿态,诠释自己的演出吧。”
[00:32] * 尼諾 在身後的兩人,並未注意到轉身後,少年思索的表情。
[00:32] * 尼諾 彷彿疑問,彷彿懷念,彷彿茫然...
[00:33] * 尼諾 只是,他僅把笑容留給同伴。
[00:33] <尼諾> 【疑點太多了...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樣吧】
[00:34] <尼諾> 望著遠方,薰風中的城鎮,無雲的天空與朝陽。
[00:34] * 尼諾 覺得如此虛假,覺得因此真實。
[00:34] <灵魂NC>
[00:34] <灵魂NC>
籍由战斗,籍由言语,你们再度确认了彼此的存在。
[00:35] <灵魂NC> 纵使心存疑虑,至少你们并不是孤身一人。
[00:35] <灵魂NC> 梦的终点大约还很遥远。梦境的世界依旧扑朔迷离。
[00:35] <灵魂NC> 不过,有着并肩而行的同伴在,
[00:35] <灵魂NC> 即使旅程再漫长,也能一定坚定地走下去。
[00:35] <灵魂NC>
[00:35] <灵魂NC>
你们如此相信着,开始走下小丘——
[00:35] <灵魂NC> ----------第一单元 尘灰荒原 END--------------
[00:35] <灵魂NC> 于是!第一单元结束!
[00:35] <灵魂NC> 那么来算一下宠爱点
[00:35] <灵魂NC> 冒险阶段KARMA2
[00:36] <灵魂NC> 战斗 人均宠爱 9+舞台额外3 =12宠爱点
[00:36] <灵魂NC> 战斗KARMA 2
[00:36] <灵魂NC> 一共是每人16
[00:36] <灵魂NC> 在团的间隔里随意消费什么的吧
« 上次编辑: 2016-02-28, 周日 23:05:09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4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怪物数据
« 回帖 #2 于: 2015-09-27, 周日 16:04:32 »
沙魇·虫型 惡意:7  最大行動值:10  部件数:10
外观如同巨大的沙虫, 能通过掘地在地表下面行动,冷不防从人脚下钻出袭击。
【吞噬】行動/3/0~1/肉體攻擊2+連擊1
【掘地】行動/3/自身/移動1
【钻地】裁判/2/0/妨礙2,可以重複使用(一次判定只能使用一次)
【高速撞击】裁判/1/0~1/支援2
【脑袋】自動/無/自身/最大行動值+2
【攻击本能】自動/無/自身/最大行動值+1
【攻击本能 】自動/無/自身/最大行動值+1
【肥厚的表皮】傷害/1/自身/防禦2
【沙土】自動/無/無/無
【沙土】自動/無/無/無


沙魇·狼型 惡意:5.5  最大行動值:9  部件数:9
外观如狼一样矫健的沙之怪兽,尽管腿瘸了而不那么灵活,但依旧拥有结实的爪子和利齿,周身还弥漫着灰色的雾气。
【诅咒之利齿】行動/3/0/肉体攻击3
【瘸掉的兽腿】行動/3/自身/移動1
【脑袋】自動/無/自身/最大行動值+2
【尾巴】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1
【不祥之雾气】裁判/1/自身支援2
【猛扑】即时/1/參照效果/自身移動時可以使用,可以選擇移動前或後的區域1人,造成肉體攻擊3的傷害
【结实的表皮】伤害/0/自身/防御1
【沙土】自動/無/無/無
【沙土】自動/無/無/無


沙魇·犬型 惡意:2  最大行動值:9  部件数:5
犬型沙之怪兽,身体大部分残缺,但反而让动作更加灵活。
【断齿】行動/2/0/肉体攻击2
【兽腿】行動/2/自身/移動1~2
【脑袋】自動/無/自身/最大行動值+2
【残躯】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1
【沙土】自動/無/無/無


沙魇·鸟型  惡意:2(消耗一次可以部署5隻) 最大行動值:9
由最轻的尘土化成的鸟型怪兽,与其说飞翔不如说是借助风势滑翔。
【撞击】行動/2/0/肉体攻击1+连击[同區域當中的鸟型數量÷10(無條件捨去)]
【滑翔】行動/2/自身/移動1~2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