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做梦(。) LOG 第四单元 梦的终结(中)探索部分后半  (阅读 1267 次)

副标题: 惯例的BOSS战前嘴炮!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5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20:42] <棉袄NC> ------------------------------那么就开始啦------------------------------------------------
[20:42] <棉袄NC> 偷懒的上回提要
[20:42] <棉袄NC> 无数个轮回。被遗忘的回忆。终于发生的奇迹。
[20:42] <棉袄NC> 互诉衷肠之后,是时候去书写真正的结局了。
[20:42] <棉袄NC> -----------------------------------
[20:43] <棉袄NC> 你们走得近了,身上已笼罩在淡淡光柱之中,
[20:43] <棉袄NC> 可能是心理作用,脚下踩着的大地又坚实了一点儿。
[20:43] <棉袄NC> 但显然这道光柱没有游戏里传送点那般异能,你们只靠钢丝跟人工的翅膀也远远不够抵达空中的庭园。
[20:43] <棉袄NC> ……不过,就在前方不远处,光照之外,有股小小的龙卷风。
[20:43] <棉袄NC> 不时可见脑袋大小的石块、大腿粗细的枯木被卷至高空。
[20:43] <棉袄NC> 原理不明。但看起来,那些杂物如能作为垫脚石,龙卷风说不定也就能成为通往天空的道路……
[20:43] <棉袄NC> [简单起见,就三轮,每轮每人一个行动判定。]
[20:44] <棉袄NC> [失败也能继续,只是会根据总成功数给予奖励。]
[20:46] <棉袄NC> [但行动判定中出现大失败的话,按照普通情况损坏部件/W\]


小窗-尼诺
劇透 -   :
[20:44] <棉袄NC> 可是,应该不是错觉,你身体依旧十分疲惫
[20:44] <尼諾> get
[20:44] <棉袄NC> 感到自己越来越使不上力气……
[20:44] <棉袄NC> (就这样的feel end

[20:45] <棉袄NC> ~那么第一阶段~
[20:45] <棉袄NC> 由于风压,在小型龙卷风中行动非常难。
[20:45] <棉袄NC> 你们不但要眼疾手快地抓住落脚点,还要避开高速甩来的石头土块等。
[20:45] <棉袄NC> (全员行动判定有-1,尼诺额外-1)
[20:47] <尼諾> "嗚,還是覺得有點累呢..."尼諾以手遮著眼,看著眼前的飛沙走石,皺著眉說。
[20:48] <奥兰多> /me 身处于光柱的中心,遥望着旋风席卷起各式杂物,延伸至无尽的高空……
[20:48] <奥兰多> 而无论是尼诺、安徒生还是自己,则都笼罩于纯白的光晕之中。这景象犹如聚光灯下的舞台,令奥兰多莫名地倍感心安。
[20:48] <奥兰多> “这里是我们的梦境,我们的舞台……而只有我们,才是这场剧目的主角。”
[20:48] <尼諾> "許久不見的舞台呢,哈哈"
[20:49] * 奥兰多 向尼诺微微一笑,受伤的手指紧握怀表,坚定注视前方……
[20:49] <尼諾> "那麼,我也不能輸呢"輕輕一笑,少年挺起了疲憊的身體,金線往天空的石塊射出。
[20:49] <奥兰多> “而现在,我们只有前行。”
[20:50] * 奥兰多 使用【手腕】、【足】、【脚骨】、【眼】进行判定
[20:52] * 尼諾 金線纏繞著石塊,接著少年以腳蹬地,時間彷彿停滯了下來。緊接著,馬匹出現了,沿著金線往上奔馳。少年臉色脹紅,彷彿興奮的小孩般,騎著馬在天空奔馳。
[20:53] <Oicebot>  尼諾投掷4次金線(鋼絲)+馬車(衝刺)+妖精藥(腎上腺素)检定: 1d10-2 ( 6-2 2-2 3-2 5-2)=4 0 1 3
[20:53] <Oicebot>  奥兰多投掷4次检定: 1d10-1 ( 1-1 8-1 2-1 6-1)=0 7 1 5
[20:53] <棉袄NC> (奥兰多普通成功,尼诺大失败
[20:53] <尼諾> (狂氣吧!
[20:54] <尼諾> (奧2
[20:53] <Oicebot>  尼諾投掷4次來吧!检定: 1d10-2 ( 1-2 9-2 10-2 4-2)=-1 7 8 2
[20:53] * 棉袄NC 将话题改为 '做梦(。)团 第四单元 继续|成功数:2'
[20:53] <棉袄NC> (于是这次普通成功
[20:54] * 奥兰多 毅然迈入旋风之中,卷集的碎石刮擦着他裸露的双手与面颊,令他的视线模糊不清……
[20:55] * 奥兰多 在风中努力睁开双眼,以枪手敏锐的视觉,寻找着合适的落脚点,敏捷地调动手足,逐步向上攀爬
[20:55] * 尼諾 馬匹載著疲倦卻雀躍的少年,踩著金色的道路,在龍捲風中奔馳。
[20:52] * 安徒生 抬起手遮在眼睛上方,睁大眼睛观察龙卷风周围的情况。
[20:54] <安徒生> “总不能再让他们帮我了...这里还是自己出力吧!!!”
[20:55] <Oicebot>  安徒生投掷3次眼球、足、红鞋(蛆虫涌现)检定: 1d10-1 ( 4-1 5-1 3-1)=3 4 2
[20:55] <Oicebot>  安徒生进行检定: 1d10=7=7
[20:55] <棉袄NC> (有-1,是6,刚好普通成功
[20:55] * 棉袄NC 将话题改为 '做梦(。)团 第四单元 继续|成功数:3'
[20:56] <奥兰多> (对耶其实我也有一个d10
[20:56] <奥兰多> (补了吧!
[20:56] <Oicebot>  奥兰多进行检定: 1d10-1=6-1=5
[20:56] <棉袄NC> 那么安徒生有几回差点要摔下去,但凭着毅力(和千钧一发之际的运气),也借助风势跳了上去
[20:56] <棉袄NC> ~第二阶段~
[20:57] <棉袄NC> 你们干劲十足,一气呵成,越跳(飞)越高,只觉得越是往上越轻松,还道是熟能生巧——
[20:57] <棉袄NC> 直到走了约莫一半距离,你们发现,风已经弱得只能吹动纸屑,石头木块却只在缓缓下落。
[20:57] <棉袄NC> 甚至,你们就算一动不动,也没有落下去……
[20:57] <棉袄NC> ……是的,你们失重了。
[20:57] <棉袄NC> 而手边已经没有可供借力的物体了。
[20:57] <棉袄NC> 这下,要怎么办呢~?
[20:57] <棉袄NC> (奥兰多和安没有环境减值了,但尼诺还是要-1)
[20:59] * 奥兰多 使用【道具箱】、【脚骨】、【燧发手枪】、【肩膀】
[21:00] <奥兰多> “尼诺,你没事吧!”
[21:00] * 奥兰多 似乎注意到了尼诺瞬间的力不从心,神情略显焦虑,然而在这失重的虚空之中,却显得无能为力
[21:00] * 奥兰多 匆忙中唤出道具箱……各式道具纷纷漂浮而出,悬停于空气中,一时间成为了良好的上升支点
[21:00] <安徒生> “啊...如果就这么飘着的话可不行...”
[21:01] * 安徒生 安徒生四处转头看了看,摆出了游泳的姿势比划起了手脚。
[21:02] <棉袄NC> (但梦在这里意外地遵循牛顿三定律,安的姿势非常标准,只是完全没有位移罢了
[21:02] <安徒生> 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21:02] <奥兰多> “安徒生,尼诺,快抓住这些道具!”
[21:03] <Oicebot>  奥兰多投掷5次检定: 1d10=4 9 4 6 4
[21:06] <安徒生> “...这可真是个好方法,奥兰多!”安徒生望向向空中飞散的道具,飘到了手脚能碰到的距离是就去触碰,竟也移动了起来。
[21:03] * 棉袄NC 将话题改为 '做梦(。)团 第四单元 继续|成功数:4'
[21:03] <棉袄NC> (奥兰多成功
[21:03] * 尼諾 在無盡的失重感中,少年漂浮著,望著天空,望著虛空中彷彿伊甸園的庭院。
[21:04] * 尼諾 望著空中,正朝庭園飛馳的同伴
[21:05] <尼諾> "奧蘭,帶我走"朝著同伴,下墜的少年伸出了手。
[21:06] * 奥兰多 奋力伸出左手,与尼诺的手指相接
[21:06] * 尼諾 此時少年的表情是如何呢?如同過去的孩童笑著,如同老人般滄桑--奧蘭在少年臉上,看到了重疊的表情(雙子)
[21:07] * 尼諾 奮力的抓住了眼前的人,如同可望救贖般...
[21:07] <Oicebot>  尼諾投掷4次手腕+拳頭+雙子(多手)检定: 1d10=5 10 3 5
[21:07] <尼諾> (-1 4 9 2 4
[21:06] <奥兰多> “安,你也快过来!”
[21:07] * 奥兰多 抓住尼诺的手顺势一带,把安也揽到了自己的身旁
[21:07] * 安徒生 瞧见那边的两人紧握彼此的手的样子,点了点头,也尽量的往那个方向靠近...
[21:08] * 棉袄NC 将话题改为 '做梦(。)团 第四单元 继续|成功数:5'
[21:08] <Oicebot>  安徒生投掷2次手腕检定: 1d10=8 6
[21:08] * 棉袄NC 将话题改为 '做梦(。)团 第四单元 继续|成功数:6'
[21:08] <奥兰多> 华美的燧发手枪浮现在奥兰多的另一只手中,他以几件道具为支点略微向上攀登,随即扣动扳机……
[21:08] <奥兰多> 巨大的轰鸣声夹带着气流,令他们在几近静止的空气中扶摇直上
[21:09] <棉袄NC> ~那么第三阶段~
[21:09] <棉袄NC> 再往庭园那边移动一段,你们终于感到一股微弱的拉力……
[21:09] <棉袄NC> 或者说,是方向相反的重力,将你们吸过去……
[21:10] <棉袄NC> 虽然现在加速度还很小,但可以预见,你们不一会儿就得头下脚上地坠落了!
[21:10] <棉袄NC> 至于如何降落……你们没有看到龙卷风,离庭园的地面目测还有个大几百米。
[21:10] <棉袄NC> 地上有树林,有草地,但也有砖石建筑跟广场……看来最好是谨慎选择着陆方式,和地点。
[21:10] <棉袄NC> (全体-1,尼诺再-1)
[21:11] * 奥兰多 使用【风衣】、【脊椎】、【功夫】、【刺剑】
[21:11] <奥兰多> me 毫不迟疑地解开上衣充作临时降落伞,以期获得少许阻力
[21:11] <Oicebot>  奥兰多投掷5次检定: 1d10-1 ( 10-1 10-1 2-1 10-1 8-1)=9 9 1 9 7
[21:13] * 奥兰多 在即将接近地面时,以敏捷地动作抽出刺剑插向一旁的树干,最终得以平安着陆
[21:12] * 棉袄NC 将话题改为 '做梦(。)团 第四单元 继续|成功数:7'
[21:13] * 尼諾 使用 機器人碗(鋼鐵手腕)+青鳥之翼(噴射裝置)+火鼠裘(能源管)+腳骨
[21:14] <棉袄NC> (使用喷射装置的话,交个基础部件!
[21:14] <尼諾> (來爆拳頭吧
[21:14] * 安徒生 从怀中扯出了一直保护了自己和同伴很长时间的那块奇迹的布料,谜一样的延展性可以让它的表面积瞬间变大...应该可以撑住三个人的,这样想着,安徒生将布的四角快速的系在了自己的手臂上,然后高高的举起那只手
[21:14] <棉袄NC> (于是你们现在有了一大一小两顶降落伞。
[21:16] <安徒生> “三个人靠的近一点吧...”说着安徒生抬头看着表面积在不断扩大的纺织物
[21:17] <棉袄NC> 为了最大限度地共用资源,也是为了方便尼诺控制出力角度,你们三人默契地抱在了一起(。
[21:16] * 尼諾 幾人降落,但降落傘卻無法提供足夠的力量,幾人眼看就要墜落地面。 少年的手腕,在空中燃燒著,在朗誦聲中化為機械,噴射出了火焰。
[21:17] * 尼諾 燃燒著,閃耀的光芒從手腕流瀉而出,減緩了落下的力道,幾人輕輕的墜下了。
[21:17] <奥兰多> (于是我空出一只手用刺剑吧
[21:17] <Oicebot>  安徒生投掷3次烧伤的铁腕(腐肉翼膜)、纺织物(棺材)检定: 1d10-1 ( 2-1 1-1 5-1)=1 0 4
[21:19] <安徒生> 对奥兰多狂气+1,重骰】
[21:19] <Oicebot>  安徒生投掷3次不能坏啊!检定: 1d10-1 ( 4-1 10-1 4-1)=3 9 3
[21:18] * 棉袄NC 将话题改为 '做梦(。)团 第四单元 继续|成功数:8'
[21:18] * 尼諾 在安全著地後,望著兩人微笑,將拳頭藏在身體後頭。
[21:18] <Oicebot>  尼諾投掷5次一定要成功阿!!!!检定: 1d10-2 ( 9-2 6-2 6-2 5-2 7-2)=7 4 4 3 5
[21:19] * 棉袄NC 将话题改为 '做梦(。)团 第四单元 继续|成功数:9'
[21:20] <棉袄NC> 那么,多亏你们反应够快,配合够紧密,才勉强平安着陆。
[21:20] <棉袄NC> 最后的短短数秒间,你们削断了一整棵树,烧焦了好些树枝,身上刮破了好几道口子,
[21:21] <棉袄NC> 踉跄地跌倒在地,几乎摔作一团……不过,总算是没有大碍。
[21:21] <棉袄NC> 只是,奥兰多道具箱里的小玩意,差不多也丢光了。
[21:22] <棉袄NC> 不知算不算运气,你们从箱底意外地发现了些创可贴、家用绷带之类。
[21:22] <棉袄NC> (全队可以修复2个基础部件
[21:22] <棉袄NC> (就地修了,说给谁把
[21:25] <尼諾> (修拳頭.. 寫成莫奈幫大家包紮(?
[21:25] <奥兰多> (好!
[21:25] <奥兰多> (召唤莫奈小天使
[21:28] <安徒生> “啊...还有这些东西的话,我大概可以给你们处理一下受伤的地方...”安徒生来回翻看那些简单的处理用具,最后将它们紧紧握在手里。
[21:29] <安徒生> “那么...要处理哪里呢?”
[21:30] <尼諾> "你受傷了吧,奧蘭"
[21:30] * 尼諾 望了一下安,接著指著奧蘭藏在衣袖裡的手掌。
[21:30] * 奥兰多 急忙披上风衣,掩住手上的伤
[21:31] <奥兰多> “不,我这里没什么大碍,但是尼诺你……”
[21:32] <尼諾> "恩...我也是呢。"少年微微一笑,也伸出了手。
[21:33] * 奥兰多 看到尼诺伸出的手,不禁微微一愣
[21:33] <奥兰多> “尼诺,你……”
[21:34] <安徒生> “手么...对你们来说都是很重要的部位呢。”安徒生将绷带展开,轻柔的缠在了先伸出手的尼诺的手上。“虽然我处理的不是很好就是了”
[21:35] <棉袄NC> (那么两人都修复了【拳头】
[21:35] * 安徒生 仔仔细细的包扎完尼诺的手,然后对着包好的手吹了吹气。
[21:36] <安徒生> “痛痛飞走了!”
[21:36] <尼諾> "謝謝了,安"對於孩童的行為報以柔和的笑容。
[21:36] * 尼諾 【就跟以前一樣呢....以前。】
[21:36] <安徒生> 然后安徒生对奥兰多做了同样的事情!【强行快进
[21:36] <安徒生> “痛痛飞走了!”
[21:36] * 奥兰多 略有些责备地望着尼诺
[21:36] <奥兰多> “你的脚上……也有伤吧,尼诺”
[21:37] <奥兰多> “不要再逞强了!”
[21:37] * 奥兰多 对尼诺伸出刚刚被治疗完好的手
[21:38] <奥兰多> “我来搀着你走吧”
[21:38] <尼諾> "沒關係啦,這點傷沒什麼影響..."少年看著奧蘭的動作,呆滯了下
[21:38] * 尼諾 而後只是苦笑,撐了上去。
[21:39] <棉袄NC> (望着你俩的身影,小安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21:40] <尼諾> "謝謝你們,奧蘭...一直以來"在被撐起時,在奧蘭的肩旁,少年低語。
[21:42] * 奥兰多 微微点头,忧心忡忡地注视着尼诺的双眼,沉默着不发一语……
[21:43] <棉袄NC> (那你们仨先补对话判定吧-3-
[21:43] <Oicebot>  奥兰多投掷2次尼诺,安徒生(+1)检定: 1d10=3 8
[21:44] <Oicebot>  尼諾进行對安检定: 1d10+2=8+2=10
[21:44] <尼諾> (阿,只有+1才對
[21:44] <Oicebot>  安徒生进行对尼诺的对话判定检定: 1d10+2=10+2=12
[21:44] <Oicebot>  安徒生进行检定: 1d10+2=7+2=9
[21:44] <安徒生> 补,对奥兰多】
[21:45] * 尼諾 看到這樣的孩童,總有種安心感...你還是沒變呢
[21:45] * 尼諾 就像記憶裡一樣
[21:45] * 尼諾 一直以來感謝了...還有抱歉
[21:45] <Oicebot>  尼諾进行對奧蘭。检定: 1d10=10=10
[21:46] * 尼諾 抱歉了...沒去找你,還有謝謝你。
[21:46] * 尼諾 謝謝你,謝謝你們。。。來找我。


[21:40] <棉袄NC> 那么,当你们整顿完毕,重新打量起四周,
[21:40] <棉袄NC> 才发现……天空和大地倒转了。
[21:40] <棉袄NC> 原来的大地——有着群山和荒原的大地,遥遥悬在新的天空;
[21:40] <棉袄NC> 云雾遮挡之下,看起来有些朦胧,好似以天空作为画布的印象派画作;
[21:40] <棉袄NC> 而从画布的边缘开始,天空渐变为繁星点点的夜空,却同时在一隅高悬着一轮弯月般的夕阳。
[21:40] <棉袄NC> bgm:Phantom Scope http://vdisk.weibo.com/s/BDHw_FWaAhAAh
[21:41] * 奥兰多 在夕阳下,深黑的头发呈现出了一抹鲜红的色泽……
[21:41] <棉袄NC> [本探索阶段KARMA:见到死灵法师]
[21:41] <棉袄NC>
[21:41] <棉袄NC>
你们原先所见的人工建筑,原来基本全是废墟,断墙残垣,野草丛生。
[21:41] <棉袄NC> 而你们用于缓冲下落之用树木都枝叶繁茂,可仔细一看,从树冠往下即开始枯死,到了根部干脆都腐朽了。
[21:41] <棉袄NC> 长到小安腰那么高的野草,星星点点的的野花,也都是字面上的无本之木,仿佛被某种魔术固定在地上;
[21:42] <棉袄NC> 废墟的墙壁有几面外表光鲜,壁纸都还是崭新的,可从破口往里看,内部的砖石都风化了,不知墙皮如何还能立着;
[21:42] <棉袄NC> 喷泉雕塑倒塌、碎裂,清水汇成小溪流淌,却是从土壤缝隙里渗出,汇成细流,汩汩流入喷泉眼。
[21:42] <棉袄NC> 仿佛生与死,兴与衰,开始与结束……一切都倒转了。
[21:42] <棉袄NC> (于是,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全员狂气判定。)
[21:45] <Oicebot>  奥兰多进行然后再来一个狂气判定检定: 1d10=7=7
[21:45] <奥兰多> (宝2尼2安1灰3
[21:46] <Oicebot>  尼諾进行狂氣!检定: 1d10=4=4
[21:47] * 尼諾 但是...這一切都要結束了吧,不管是舞台,劇場,還是演員。
[21:48] <尼諾> "那就讓一切,畫下完美的句點吧。"看著眼前,如同暮日的景象--少年說到。
[21:48] <尼諾> (保2 奧1 安1 灰袍3
[21:48] * 奥兰多 望着这幅天地倒转般的奇异景象,静静地盯着前方,纹丝不动。
[21:49] <奥兰多> “饕餮的时间吞噬一切……而只要吾等一息尚存,便需争取一切希望,不可被时间的镰刀所伤害。”
[21:49] * 奥兰多 嘴角微微上翘,仿佛是绕有兴味地看着这一切般……然而他的双眼中所流露出的情绪,却夹带着某种感怀与悲伤……
[21:47] <Oicebot>  安徒生进行狂气判定!检定: 1d10=1=1
[21:48] <棉袄NC> (安大失败,要任选一个部件破坏
[21:49] <安徒生> 选择卫衣【内脏】损坏。
[21:48] <棉袄NC> 另外,奥兰多 尼诺 再做一个行动判定。(可用记忆碎片,手/在墓碑前)
[21:49] <Oicebot>  尼諾投掷2次?行動?检定: 1d10=8 1
[21:49] <Oicebot>  奥兰多投掷2次行动判定检定: 1d10=7 1


小窗-尼诺
劇透 -   :
[21:49] <棉袄NC> 那么,有些花草石砖看起来,和你休养了整整一周的医院的庭园有点像……
[21:49] <棉袄NC> 当然不论是占地面积还是违背常识的程度都是眼前的夸张得多。
[21:50] <棉袄NC> (end
[21:52] <尼諾> (是從夢境出來後的對吧?
[21:52] <棉袄NC>
[21:52] <棉袄NC> 现实中的医院

小窗-奥兰多
劇透 -   :
[21:50] <棉袄NC> 那么,有些花草石砖看起来,和你休养了整整一周的医院的庭园有点像……
[21:50] <棉袄NC> 当然不论是占地面积还是违背常识的程度都是眼前的夸张得多。
[21:50] <棉袄NC> (end

[21:50] * 尼諾 看著暮日的夕景,荒蕪的大地與天空,少年彷彿回憶起什麼。
[21:50] <奥兰多> “没想到,我们又回到了这里吗……”
[21:50] <尼諾> "這是記憶裡的場景呢"
[21:50] * 奥兰多 叹了口气,视线与尼诺交织
[21:51] <奥兰多> “果然……你也记得的吧,这里……”
[21:52] <尼諾> "是阿...這裡,是熟悉的地方呢。在那場故事之後的後日談"
[21:54] <奥兰多> “已经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了吧。”
[21:55] <奥兰多> me 仅有目光在注视尼诺的时候,眼神中会流露出少许的忧虑
[21:52] <棉袄NC> 除此之外,你们仍能看到那股光柱。
[21:53] <棉袄NC> 它从好几层围墙、柱子之后,从唯一一座还保存着天花板的、城堡一样的建筑里露出来,洒下许许多多的淡金色光点。
[21:53] <棉袄NC> 光点跃动着,飞舞着,宛如童话中的小精灵……为这古怪的地方更添一层幻想色彩……
[21:53] <棉袄NC> 也在召唤着你们过去一般……
[21:53] * 安徒生 目睹了这种错乱的场景,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自己是在梦境之中,如果用通俗的形容来说,就是心理咯噔一声,突然有一点眩晕的感觉。
[21:54] <安徒生> 但是这不是开始,眩晕感越来越明显,越来越真切,甚至有一瞬间,安徒生感觉自己“断线”了。
[21:55] <安徒生> 而当眩晕感到达顶点的时候,又马上消失,“断线”的感觉也不在了,但是,的确是少了点什么东西...
[21:55] <尼諾> "恩...安!"看著突然【閃爍】的孩童,尼諾呻吟到。
[21:55] <棉袄NC> (而在安如此眩晕的时候,奥兰多和尼诺确实也可以看到,安的身影又“闪现”了片刻……
[21:56] <棉袄NC> (尽管很快就又恢复原状,好像那只是你们因为疲劳而眼花……
[21:56] <奥兰多> “安……”
[21:57] * 奥兰多 在安闪现的一瞬间,迅速抓住了他的肩膀,而梦境中坚实的触感,似乎也让他略微安心
[21:56] <棉袄NC> 不知何时,风轻轻地吹起。
[21:56] <棉袄NC> 风声里似乎混杂着什么声音……好像嘈杂的人声,不过很细微,听不清。
[21:57] <棉袄NC> 但与其说是远方传来,倒更像是戴了耳塞听到的那种闷闷的声音。
[21:57] <棉袄NC> (想要细听的人可以来个行动判定,可用耳朵相关部件)
[21:58] <安徒生> “......”安徒生甩了甩头,将还残留的不适应感甩走,但有突然抬头,向周围看了看。
[21:58] <安徒生> 在看到两人的脸的时候,安徒生的脸上明显是很安心。
[22:00] * 奥兰多 扭过头仔细分辨声音传出的方向
[21:58] <Oicebot>  奥兰多进行聆听检定检定: 1d10=6=6
[21:58] * 尼諾 擔憂的看著安,仔細聆聽"雜音"
[21:59] <Oicebot>  尼諾进行检定: 1d10=7=7
[22:00] <棉袄NC> 那么,奥兰多和尼诺勉强听出来几个短词……
[22:00] <棉袄NC> 你们想了一下,才意识到所有的话都是倒着说的。好像把语言录下来倒放一样……
[22:01] <棉袄NC> (“……事故……死……”这样)
[22:00] <尼諾> "快點走吧,我們一起結束它"少年輕聲地說。對於孩童的狀況,尼諾心裡了然
[22:01] * 奥兰多 听到风中传来的词汇,顿感胸口微微抽痛
[22:02] <奥兰多> 长久以来刺痛于心头的过往再度浮现……
[22:02] * 尼諾 聽著風中的話語,看著眼前的孩童。少年表情彷彿蒼老了無數。
[22:03] * 尼諾 少年環視了同伴,看到表情凝重的奧蘭,與茫然的安。
[22:04] * 尼諾 低下了頭,在次抬頭時,少年帶著柔和的微笑。
[22:04] * 奥兰多 双手依旧紧抓安的肩膀,目光在安脸上久久凝望……仿佛要将这一切彻底印入脑中一般
[22:04] <尼諾> "走吧,不要在意這些了。我們現在還在一起阿。"
[22:05] * 尼諾 對著同伴,以彷彿要將陰霾一掃而空的笑容說到。
[22:05] <奥兰多> “是啊,我们现在还在一起。”
[22:05] <安徒生> /me 只好对奥兰多和尼诺露出了笑容。
[22:06] * 奥兰多 恋恋不舍地再度看了安一眼,随即松开双手
[22:06] <奥兰多> “那么,让我们来继续前行吧。”
[22:06] * 奥兰多 这次没有丝毫迟疑,迈出坚定地步伐向光柱的方向走去
[22:07] <尼諾> "走吧,安"在奧蘭之後,拉起了孩童的手,向前前進。


[22:07] <棉袄NC> 就这样,你们向着光柱,沿着废墟杂草间的小道,一路进到残存的主建筑中。
[22:07] <棉袄NC> 建筑物内十分宽敞,让人想起欧洲古堡,或者哪里的教堂。
[22:07] <棉袄NC> 部分墙壁和天花板还是完好的,能辨认出走廊、大厅的结构。
[22:07] <棉袄NC> 只是,现实中绝无可能出现的空间结构处处可见,不断提醒着你们这里的异质性:
[22:08] <棉袄NC> (此处见讨论组图
[22:11] <安徒生> …………这种光景,人类一生之中能见到的次数少之又少吧,至少并不会经常看见。
[22:08] <棉袄NC> ……随着长廊深入,终于来到了最里面的大厅。
[22:09] <棉袄NC>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道光柱。此刻近观,光柱巨大而宏伟,但丝毫不刺眼,散发着温柔的光辉。
[22:09] <棉袄NC> 上方的天花板破了个大口子,光柱就从上边照下来,而地上似镶了一块硕大的透镜,将光折射向地下深处。
[22:09] <棉袄NC> 好多碎石土粒如同从天空另一边拉过来般,沿光柱簌簌落下……
[22:09] <棉袄NC>
[22:09] <棉袄NC>
然后,你们亦发现了灰袍人。
[22:10] <棉袄NC> 其人依旧是那身装扮,正站在光柱跟前,而背对着你们。
[22:10] <棉袄NC> 不知是否有注意到你们来临……
[22:10] <尼諾> "....."少年表情凍結
[22:10] * 尼諾 而後,少年舉起了手。
[22:11] * 尼諾 表情變化著,如同在忍住些什麼。悔恨、憤怒、悲傷、甚至是懷念。。。
[22:12] * 尼諾 最後,剩下的只有滄桑的微笑。
[22:12] <尼諾> "嗨--"舉起手,少年向灰袍人招呼
[22:13] <奥兰多> 周遭的结构歪曲而倒错,然而奥兰多却彷如浑然不见……
[22:13] <奥兰多> “你果然在这里。”
[22:14] * 奥兰多 再无之前相见时的焦躁与犹疑
[22:15] * 奥兰多 以明晰而冷静的语调,直接了当地对灰袍人说道
[22:14] <棉袄NC> 你们既发出声响,灰袍人便转过身来。
[22:15] <棉袄NC> 依旧是那套隐藏在兜帽下的装束,手合在袖子里。
[22:15] <棉袄NC> “到达这边了吗……‘这次’倒有些新意。"
[22:15] <棉袄NC> 尽管你们看不到表情,那人倒没太掩饰语气,听得出一丝惊讶来。
[22:15] <棉袄NC> “那么,你们是想做什么呢?”
[22:17] <奥兰多> “‘这次’有些新意么……”
[22:18] * 奥兰多 凝望着灰袍人的身影,用略带哀伤地语气轻声道
[22:18] <奥兰多> “所以说,我们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吗……”
[22:19] <棉袄NC> 对于奥兰多的猜测,灰袍人似是默认。
[22:18] <尼諾> "...."聽到灰袍人的話,少年一瞬間呆住了。
[22:18] * 尼諾 我想要的,是什麼呢?
[22:19] * 尼諾 回首,望向同伴。望向持著槍的演員,望向孩童。
[22:20] <安徒生> 安徒生回以尼诺一个微笑。
[22:20] * 奥兰多 看到尼诺的迟疑,略显忧虑地默默在旁静观着
[22:20] <尼諾> 【想要回到從前...】一瞬間,這句浮現出的話語就要衝出嘴邊。
[22:21] <尼諾> "我們要讓故事落幕。"
[22:21] <尼諾> "但看著安的笑容,看著奧蘭的凜然,少年深吸了口氣,無比認真的回答。
[22:22] <尼諾> 【終究...不可能回到那時候了。】
[22:23] <尼諾> 【我們該從夢裡醒來了...即使醒來後,並不會美夢成真。】
[22:22] <奥兰多> 在尼诺话音落下的瞬间,奥兰在旁发出了一声几近微不可闻的叹息……
[22:23] <奥兰多> 脸上混杂着仿佛释然、看似欣慰……却难掩悲伤的表情
[22:24] <安徒生> “而且,他们两个并不属于这里。”叹息过后响起的是孩童清脆的声音,他对着灰袍人说,“总该让他们回去,这是我要做的事情。”
[22:24] <奥兰多> “是的,梦终将醒来。”
[22:24] <奥兰多> “而我们……”
[22:25] * 奥兰多 目光在尼诺和安的身上稍作停留
[22:25] <尼諾> "我們總該回去我們所屬的地方。"
[22:25] <奥兰多> “我们的希望,就是给这一切划上休止符。”
[22:26] * 尼諾 不知為何,想起了墳。想起了父親死時的那座墳...
[22:27] * 尼諾 回去的地方,是哪裡呢?
[22:27] <棉袄NC> 你们各自一番表态后,听到灰袍人在面具下轻轻叹了口气。
[22:27] <棉袄NC> “既然如此……”
[22:27] <棉袄NC> “那么,告诉我吧,你们所*以为*知晓的一切”
[22:28] <棉袄NC> “关于这里和你们的一切。”
[22:30] <棉袄NC> 这个“你们”,显然重点包括了安……
[22:30] <奥兰多> “这里……是一场梦。”
[22:31] * 奥兰多 在沉默良久后,仿佛认命一般,闭幕叹息着
[22:30] <尼諾> "這裡,是另一場夢的後續。故事的後日談"
[22:32] <尼諾> "這裡,包括了上一場夢的所有。我們經歷過的所有。"
[22:32] <尼諾> "我再次虛構了夢境--記憶,成就,感動,遺憾...所有和所有"
[22:32] <奥兰多> “这只是一场……由悔恨、与未竟的心愿所构筑的心象风景”
[22:33] <奥兰多> “一场在现实中未曾完成的救赎之旅……”
[22:32] <安徒生> “这是一次奇迹……而我只是两人虚构出来的,过去的幻影。”
[22:33] <安徒生> “而且,所有的一切都要在这里画上句点。”
[22:33] <尼諾> "你就是句點。是一切的開始,是這理的結束。"
[22:34] <尼諾> "是相連著的兩個夢境--夢與夢的後日談的完結。"
[22:34] <棉袄NC> 你们说的时候,灰袍人耐心地听着。
[22:35] <棉袄NC> 面具勾勒出的嘴仿佛扯出了一个笑容。
[22:35] <棉袄NC> “……不错了。接近了。”
[22:35] <棉袄NC> “没错,‘这里’不是现实。”
[22:35] <棉袄NC> “这里是穿越绝望的深渊,通向幸福的应许之地的道路……”
[22:35] <棉袄NC> “层层迭代,无尽轮回,指向最深层愿望的梦境。”
[22:36] <棉袄NC> “你们所体味的数十年,不过是无数次轮回中的沧海一粟罢了。”
[22:36] <棉袄NC> “即使你们一度‘醒来’,但最终你们还是自愿选择了继续沉溺于梦境……”
[22:36] <棉袄NC> “如此,迭代才能继续,而通往最终的轮回,也从未停息。”
[22:36] <棉袄NC> “是的……几十次,几百次……无尽的选择之中,你们都指向了更深层次的梦境。”
[22:37] <棉袄NC> 沙哑的声音音量本不大,却听得字字分明。
[22:38] <棉袄NC> 而随着最后一句,灰袍人指向了奥兰多和尼诺。
[22:39] <棉袄NC> “——而‘他’之所以会出现,不正是因为你们么?”指奥兰多和尼诺。
[22:43] <奥兰多> 当提到“他”的出现时
[22:44] <奥兰多> 奥兰多神情复杂地望着安徒生
[22:45] <奥兰多> 然而他最终只是沉默着,仿佛在等待着尼诺的决断一般……不发一言。
[22:45] <安徒生> “…………虽然我的出现并不符合常理,但是让我出现的那份感情却是合情合理的。”将手摆在了公认的心脏的位置上,安徒生露出了比之前都坚定的多的表情,“而我想要不辜负那份感情,并且守护它,也要守护拥有它的人,那就是我的同伴,尼诺与奥兰多。”
[22:40] <尼諾> "蝶夢人,人夢蝶。你所言的前詞並不可證,而這並無所謂。"
[22:40] <尼諾> "至少這裡,是這次夢境故事的結束。"
[22:42] <尼諾> "而關於他--這是我的願望,又或許是【我們】的願望。或許無數次以來相同的願望"
[22:42] <尼諾> "但這又如何?這沒有所謂--至少這次我們到達了這裡。"
[22:45] <尼諾> "而只要有了這次...那麼這次以後的每次,我們都將往【上一層】突破而去。"
[22:48] <棉袄NC> “……承认罢……”
[22:48] <棉袄NC> “‘这里’难道不是你们心底想要的么?‘外面’永远不会再有的,*三人*共同的时光……”
[22:48] <棉袄NC> 你们能感到,灰袍人的目光依次在你们三个身上扫过。
[22:49] <棉袄NC> “之所以会有战斗,是因为你们还在抗拒罢了”
[22:49] <棉袄NC> “只要你们愿意,在‘这里’大可过上舒适地生活……宁静?幸福?传奇冒险?不管怎样的生活,都只需一个念头。”
[22:49] <棉袄NC> “你们*所有人*都会有时间,充足的,无尽的……时间。‘重新来过’吧,这不正是你们心底的愿望吗?”
[22:50] <棉袄NC> “……是的……‘这一次’,我多给你一次回心转意的机会……”
[22:51] <棉袄NC> 特别地,瞥了一眼安。
[22:51] <棉袄NC> “是选择你回忆中那般美好的日子,还是无意义的自我毁灭……”
[22:53] <安徒生> “……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
[22:54] <安徒生> 安徒生向前走了一步,直直的看着灰袍人。
[22:55] <安徒生> “他们不应该留在这里,我是希望他们离开的……但是,我会尊重他们的决定……”
[22:58] <尼諾> "這裡...就是最後的夢醒時分"說著...少年的聲音顫抖著,彷彿在忍著什麼。
[22:59] <尼諾> "安...對不起,但我們必須離開...雖然我們都希望繼續與你前進"
[23:00] <尼諾> "在宣示那天,說好的從今以後,大家一起前行...無論如何,這都無法實現了呢。"
[23:00] <奥兰多> “是啊……”
[23:00] * 奥兰多 听到尼诺的回答,仿佛松了口气一般,坚定地说道
[23:01] <奥兰多> “梦终究需要醒来。”
[23:01] <奥兰多> “不过…还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安……”
[23:01] <安徒生> “……不,没关系的,在我的运算法则里,你们能平安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23:01] <尼諾> "對不起...還有謝謝你。但在這裡,你依然將活著"少年摸著胸口,另一隻手,摸著孩童的頭。
[23:02] <尼諾> "這個夢...就是最好的證明。無論如何你依然在我們的記憶裡活著"
[23:02] * 尼諾 輕撫著孩童的頭,帶著懷念,悲傷與感謝。
[23:03] * 尼諾 望著包著紗布的手,望著少年方才綁上的紗布...突然無法在把話說下去
[23:04] <尼諾> "...對不起....對不起...."突然,少年跪下了,抱著眼前的同伴,如同孩童般哭泣著。
[23:04] <尼諾> "對不起...不能帶著你...帶著你一起出去...."
[23:04] <安徒生> 被抚摸这头顶,感受到了那来自同伴的温暖,安徒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它用话语的形式吐出来:“……谢谢,谢谢你们。”
[23:06] <安徒生> “我……我是出不去的,我只是个徜徉于幻境之海的,你们的思念而已……”越说到后边,安徒生底气越弱,却也抬起手,抹掉了尼诺脸上的眼泪。
[23:07] <安徒生> “……尼诺已经是老爷爷啦,如果再哭的话,我要说你为老不尊了哦?”
[23:07] <棉袄NC> “……”
[23:07] <棉袄NC> 尼诺既流泪,灰袍人忽然也陷入沉默。
[23:07] <棉袄NC> 然而,与其说是感触,那种气氛更像是……缓缓展开的愠怒。
[23:07] <棉袄NC> “……何等愚蠢、虚伪……”
[23:08] <棉袄NC> 第一次,那一直平淡的嘶哑嗓音中,激起了恨意的波澜。
[23:08] <棉袄NC> “口口声声要保护同伴,实际上做了什么?”
[23:08] <棉袄NC> “——既不敢直面痛苦,又不曾真正放下,虚度一生,最终逃入梦境,”
[23:09] <棉袄NC> “什么‘对我而言你都还活着’?!只不过是既不曾填满遗憾,又无法彻底放手,还偏偏要占据道德制高点,”
[23:09] <棉袄NC> “这般半吊子、让你们陷在这个梦之中的【罪人】,不就是你自己么?!”
[23:10] <奥兰多> “不,不要再说了。”
[23:13] * 奥兰多 从回忆与离别的悲伤中抽出身来……挡在尼诺与灰袍人之间
[23:10] <棉袄NC> 灰袍人顿了一顿、那锋锐的怒气接着指向了奥兰多
[23:11] <棉袄NC> “而你也,明明如此无能,却还不自量力……”
[23:11] <棉袄NC> “直到最后还要将责任推于他人……”
[23:12] <棉袄NC> “愚蠢至极,无可救药!”
[23:13] <奥兰多> “如果这场轮回的梦境即是我们的心象风景”
[23:14] <奥兰多> “而想必……你,就是我们心中的犹疑与罪恶吧。”
[23:15] * 奥兰多 伸出右手,枪械在虚空中凝聚成型
[23:15] <尼諾>  "是阿...我就是那個罪人。"
[23:15] <尼諾>  "在戰鬥中...在無數次的夢境之中,在每次再度輪迴的時候。在墓碑前,在離開研究所,在工作,在離群索居時,在每次每次寫出遊戲的昏暗燈光裡,我都這麼覺得--"
[23:16] <尼諾>  "但是你,就只有你--有什麼資格說這些?"
[23:16] <尼諾>  "你是神嗎?是創造這一切的上帝嗎?是哪個夢的支配者嗎?不是,說到底你也只是沉淪在這故事中的一部份而已。"
[23:16] <尼諾>  "你也只是沉淪者而已,跟我們一起沉淪"
[23:17] <尼諾> "我如今站在這裡,面對著你。灰衣人阿,你有種把你的斗篷拉下嗎?讓我看看吧,面具下是不是我想的那樣,作為一切的原點。"
[23:17] <尼諾> "唯獨你,唯獨你--我永遠,我們永遠都不會認輸--"
[23:17] <尼諾> "我們會打倒你,讓一切謝幕。"
[23:18] <尼諾> "無論之後如何,誰是幻影都好,誰還活著都好。"
[23:18] <尼諾> "安,奧蘭--我們會一起,打倒你--"
[23:17] <奥兰多> “来吧,尼诺,做好准备了吗?”
[23:18] * 奥兰多 擎起手中的枪械,向灰袍人的方向微微一指
[23:18] <奥兰多> “斩断这一切,放掉这些悔恨,走出来。”
[23:19] <奥兰多> “而安……安……”
[23:19] <奥兰多> “你愿意陪我们走完这一程吗?”
[23:20] <奥兰多> “这可能只是我内心中一个自私的愿望……”
[23:20] <安徒生> “我会,为你们的决定,为你们的胜利,为你们的离开,为你们的一切感到高兴,所以。”
[23:20] <安徒生> “当然会,陪你们一起了。”
[23:21] <尼諾> "那就,讓我們一起吧"
[23:21] <尼諾> "終結這夢境的最後,故事最後已經持續太久的-後日談。"
[23:21] <棉袄NC> 对于你们的质问和宣言,灰袍人不置可否地一笑。周身气氛忽然冻结了一般。
[23:21] <棉袄NC> “也好……作为调剂的节目也够长了,结束这个轮回吧。”
[23:21] <棉袄NC> “你们真的以为这是第一次向我挑战么?…呵,不过在容许的误差内罢了。”
[23:22] <棉袄NC> “那么就再教一回你们吧……这行为有多么无意义。”
[23:22] <棉袄NC>
[23:22] <棉袄NC>
全员,跟灰袍人的依恋关系改变,请从敌方依恋表里自选一种。
[23:22] <棉袄NC> 然后可以跟灰袍人来个对话判定。
[23:24] <Oicebot>  尼諾进行憤怒--?不,依舊是憐憫。检定: 1d10=5=5
[23:24] * 尼諾 因為自己也一樣,只是對眼前面具之下的人。深深的,憐憫。
[23:28] <Oicebot>  安徒生进行焦虑检定: 1d10=3=3
[23:30] <奥兰多> 03焦虑
[23:30] <Oicebot>  奥兰多进行焦虑对话检定: 1d10=1=1
[23:30] <棉袄NC> (来个1d10
[23:30] <棉袄NC> (这骰子很读空气啊……大家都对BOSS没好感w
[23:31] <Oicebot>  奥兰多进行检定: 1d10=7=7
[23:31] <棉袄NC> (那么强制换成 轻视


[23:32] <棉袄NC>
[23:32] <棉袄NC>
话音甫落,异象陡生。
[23:32] <棉袄NC> 原本就结构诡异的空间,如哈哈镜里的世界一般夸张伸缩,撕扯着你们仅存的空间感。
[23:32] <棉袄NC> 光柱亦有如脉搏般忽明忽暗。变幻之间,万物色彩反转,好似狂气的咏叹。
[23:32] <棉袄NC> 你们能看得真切的,却是宛如噪点的何物残渣,从扭曲的角落里、废墟的缝隙间,无穷无尽地涌出。
[23:32] <棉袄NC> 无数噪点聚拢为一滩滩黑色,黑色鼓胀成有着厚度的黑影,
[23:32] <棉袄NC> 或燃烧、或冻结、或像烟雾一般散开,好似半透明的幽灵……
[23:32] <棉袄NC> 不用思考,你们全都直觉地明白了,这些全是你们“之前”遇到过的、曾经无数次让你们陷入苦战的梦魇。
[23:32] <棉袄NC> 如同你们随轮回积累变强,“它们”也不断被你们的痛苦和悔恨强化着——
[23:32] <棉袄NC> 全体PC一个狂气判定。
[23:32] <Oicebot>  奥兰多进行狂狂狂鬼眼狂检定: 1d10=6=6
[23:33] <Oicebot>  尼諾进行已經,沒什麼好怕的了检定: 1d10=9=9
[23:36] <Oicebot>  安徒生进行狂气,判定。检定: 1d10=10=10
[23:34] <棉袄NC> 在愈发肆虐的异变之中,灰袍人的身影依旧安定,
[23:35] <棉袄NC> 仿佛景物正是自己为中心而动荡……和“之前”在熔岩湖边、地动山摇的时候一样。
[23:35] <棉袄NC> “说得够多了。”
[23:35] <棉袄NC> “待进入新一层轮回,你们又会忘掉……就像‘以前’一样……”
[23:35] <棉袄NC> “就看这插曲能否让我‘未来’少几分无聊罢……”
[23:35] <棉袄NC>
[23:35] <棉袄NC>
于是,开始真正的最后一战吧。
[23:35] <棉袄NC> 要突破轮回就必须赢下去——若是输了,会再次发生的奇迹,可就廉价了。
[23:35] <棉袄NC> 所以,
[23:35] <棉袄NC> 你们的那份希望,究竟有多真实,
[23:36] <棉袄NC> 你们的那份决意,究竟有多强大,
[23:36] <棉袄NC>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证明给我看吧。
[23:36] <棉袄NC> BGM: Entrance (KillerBlood's Arrangement -夜燦紅-) http://vdisk.weibo.com/s/BDHw_FWazJ4my
[23:38] * 棉袄NC 将话题改为 'R1|Ct14|奥11 尼13 安10|灰14 鸟A9 鸟B9 兽9  幽(花5)9 幽(炼10)9 幽(地15)9 幽(奈15)9'
« 上次编辑: 2016-03-02, 周三 22:13:02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5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最终战·战斗情报
« 回帖 #1 于: 2016-01-30, 周六 23:34:08 »
灰袍人  最大行動值:14
梦境的守护者,轮回的维护者,拥有操控梦境世界的力量,能指挥所有意象的怪物。
头部(5 )
【面具】????
【??? 】????
【脑袋】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2
【战斗反射】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2
【意象强化】裁判/0/0~1/支援2,無法對自己使用。
手部(4)
【??? 】????
【??? 】????
【??? 】????
【手套】自动/无/无/无
躯干(6 )
【??? 】????
【梦境之主】自动/无/参照效果/1個單元之中,只能有1個單位持有此部件。舞台上所有「集團」最大行動值+1,然後攻擊判定修正值+1。
【脊椎】行动/1/自身/同一轮内,下个回合战斗行为消耗值-1(最低为0)
【??? 】????
【??? 】????
【灰袍】自动/无/无/无
脚部(2 )
【脚骨】行动/3/自身/移动1
【??? 】????



黑炎的巨鸟*2   最大行動值:9   部件数:7
燃烧着黑炎的巨鸟,代表无处归咎的愤怒,能够喷吐出高热的暴风。
【爆风喷吐】????
【头】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2
【??? 】????
【??? 】????
【??? 】????
【巨大的翅膀】行动/3/自身/移动1
【火星】自动/无/无/无


黑砂的狂兽  最大行動值:9   部件数:7
黑砂冻结而成的怪兽,代表无法自行消化的痛苦,其利爪能断钢碎石。
【痛苦之爪】????
【头】自动/无/自身/最大行动值+2
【??? 】????
【??? 】????
【??? 】????
【兽脚】行动/2/自身/移动1~2
【黑砂】自动/无/无/无


幽影x45 最大行動值:8+1
人影幢幢,代表所有错过的懊悔,其哀叹能再次撕开旧日伤疤。
【撕裂伤痕】行動/3/0~1/射擊攻擊2+連擊[同區域當中的幽灵數量÷10(無條件捨去)]
【飘忽的脚步】行動/3/自身/移動1
【绝望光环】即时/0/0移動妨礙1
« 上次编辑: 2016-02-01, 周一 23:22:43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