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做梦(。) LOG 第四单元 梦的终结 结尾部分 & 后日谈  (阅读 14342 次)

副标题: Never Leave without Saying Goodbye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4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14:07] <温油的NC> --------------
[14:07] <温油的NC> (人均24宠爱+舞台效果2+karma2=28)
[14:07] <温油的NC> 可修复部件 全队 总共基础18 强化9
[14:08] <温油的NC> 那么,请修理下部件~
[14:08] <温油的NC> 并且因为宝物 有狂气-1
[14:15] <温油的NC> (那么基础部件能修完(还有剩?
[14:16] <奥兰多> 宝3尼3安4灰4 ==>宝3尼3安3灰4
[14:16] <尼諾> (2233>>2223
[14:20] <安徒生> 宝2奥1尼2灰2
[14:19] <温油的NC> 那么居然全修复还有剩!
[14:19] <温油的NC> 可见战斗并不难>WO
[14:20] <尼諾> (於是全修復
[14:20] <温油的NC> -----------------------那么就正式开始啦-----------------------
[14:21] <温油的NC> 鏖战至酣,时间感已然错乱。
[14:21] <温油的NC> 离开始战斗仿佛才过了一分钟,却又像两星期那么漫长。
[14:21] <温油的NC> 你们一度——几度——被压制到全线崩溃的边缘,随时会坠入黑暗的深渊;
[14:21] <温油的NC> 但同时,你们给予“他”的伤害也在确实地积累着。
[14:21] <温油的NC> 满身创痍的男孩,不惜用纤细的手臂去阻拦爆燃的黑炎;
[14:22] <温油的NC> 伤痕累累的少年,以双腿齐断为代价劈开一条生路,
[14:22] <温油的NC> 然后,身陷重重黑影的青年,得以把意气赌在最后的一枪——
[14:22] <温油的NC>
[14:22] <温油的NC>
“过去是否曾战斗到这种程度?”……这种事情你们已经没工夫去想了。
[14:22] <温油的NC> 敞亮的心里,只有一个明确的焦点——
[14:22] <温油的NC> 绝不能在这里退缩!
[14:22] <温油的NC>
[14:22] <温油的NC>
…………
[14:22] <温油的NC> ………………
[14:23] <温油的NC> 待硝烟散去,有着你们熟识面孔的“他”,已经因巨大的冲击倒下。
[14:23] <温油的NC> 虽然“他”一恢复平衡就立刻爬起,似乎还想去摸索武器,但那把变幻无定的黑刃,早就在烟尘扬起时消失无踪。
[14:23] <温油的NC> ……况且就算还在,那千疮百孔的袍子下边,也没有可以持握的手了。
[14:23] <温油的NC>
[14:23] <温油的NC>
看来对方差不多也到极限了。
[14:23] <温油的NC> 战斗不会再继续了。
[14:23] <温油的NC> 随着你们萌生这样的感觉,各自“身体”的创伤不知为何也慢慢恢复着,
[14:23] <温油的NC> 大概是真的尘埃落定的证明。
[14:24] <温油的NC>
[14:24] <温油的NC>
然而,你们作为战胜的一方,并没有得到故事里那般甘美的胜利、或是庆贺的心情。
[14:24] <温油的NC> 有的仅仅是,“这样就结束了吧”的释然,
[14:24] <温油的NC> 和那些在结束之时,终究得去面对的东西……
[14:24] <温油的NC>
[14:24] <温油的NC>
(最终战结束,每人无条件额外自选1点狂气削减)
[14:24] <尼諾> (2223>>2222
[14:25] <奥兰多> 宝3尼3安4灰4 ==>宝3尼3安3灰3
[14:25] <安徒生> 宝2奥1尼1灰2
[14:26] <温油的NC>
[14:26] <温油的NC>
不远处,地板一片一片碎裂,落入虚空。
[14:26] <温油的NC> “他”颓然地坐在地上。断裂的袖管垂着,空空荡荡。
[14:26] <温油的NC> 神色已然失去了战意;花白的头发缕缕垂下,久未梳理般,
[14:26] <温油的NC> 于是虽仍是青年人面庞,却显得未老先衰,疲累不堪。
[14:26] <温油的NC> (cg end)
[14:27] * 奥兰多 扬起不知何时又出现在手边的风衣,披在身上
[14:27] * 奥兰多 注视着挣扎的灰袍人,脸上浮现出的表情混杂着同情、悲悯……甚至些微不舍……
[14:27] <尼諾> "呼..."失去力氣般,跌坐在地上。
[14:28] <尼諾> "奧蘭,安,你們沒事吧...?"
[14:29] * 尼諾 雖然理解此時問這些,或許將不再有意義,但還是下意識地問出。
[14:28] <奥兰多> “已经…结束了……”
[14:29] <尼諾> "恩,都已經...結束了。"少年撐起身體
[14:29] <安徒生> “......”少年终于吐出了一口气
[14:30] <安徒生> “我没事的...尼诺,奥兰多,你们呢?有没有哪里还有问题....”
[14:31] <尼諾> "恩...沒事喔。"
[14:30] <奥兰多> “决断总是要做出啊……”
[14:31] * 奥兰多 遥望着灰袍人的方向,叹息着
[14:31] <奥兰多> “然而…其实我何尝不想留下呢……”
[14:32] * 奥兰多 苦涩的笑了笑,以微不可闻的声音低语道
[14:31] * 尼諾 走向跪坐在地的灰袍人身前。
[14:31] * 尼諾 少年的表情茫然。
[14:32] <尼諾> "一切都結束了...現在,該做什麼呢?"同伴聽見了少年混雜著迷茫的低語
[14:34] * 安徒生 低头看了看已经恢复了原状的双手,又抬头看向了尼诺...和尼诺。
[14:34] * 奥兰多 茫然回望着身边虽然衣衫褴褛、却互相扶持至今的队友
[14:39] <奥兰多> “或许……能像现在这样,我们三个人一起再进行一次探索,几场战斗……也就好了吧……”
[14:39] * 奥兰多 茫然的双眼并没有注视任何人……只是空洞地重复着……
[14:32] <温油的NC> “……是你们赢了。”
[14:32] <温油的NC> “一切都要结束了……”
[14:32] <温油的NC> 尼诺既靠近,听得“他”如此低声道。
[14:34] <尼諾> "真的...都結束了嗎?"少年對著說到,語氣與其說是提問,不如說是自言自語。
[14:34] <温油的NC> 不知为何,几步之外的奥兰多和安也听得真切。好似那话语是直接在耳旁响起的。
[14:35] <温油的NC> “……我其实知道的。”
[14:35] <温油的NC> “一切都有终结之时……过去的不可再来过……”
[14:35] <温油的NC> 摇了摇头,表情黯然。
[14:35] <温油的NC> “只是……”
[14:35] <温油的NC> “不甘心…………”
[14:36] <温油的NC> 最后几个音饱含酸楚和惆怅……之后沉默了。
[14:37] <尼諾> "誰又有可能真的甘心呢..."少年說著望向同伴。
[14:38] <尼諾> "只是無論如何,我們也有繼續向前而已...不可能停滯阿"少年回應著,語氣也彷彿在說服自己。
[14:38] <尼諾> ""吶...奧蘭。"
[14:38] <尼諾> "如果我能回去,如果我們能回去..."
[14:39] <尼諾> "如果我回去之後,還能夠做些什麼"
[14:40] * 尼諾 呼喚著同伴的名字
[14:40] <尼諾> "如果我們回去--就讓我我跟你一起研究吧。研究這些夢"
[14:40] <尼諾> "研究讓這美好又或殘酷的夢境,開始和結束的方法..."
[14:41] <尼諾> "直到最後我將走之時。我們一起...我不想在逃避了,至少在最後的時候。"
[14:42] <安徒生> “...三个人...一起么...”安徒生嘴角抽了抽,似乎想要扯出一个笑。
[14:42] <奥兰多> “尼诺……我还记得你的样子……”
[14:42] <奥兰多> “在现实中,我最后见到你时的样子……”
[14:41] * 奥兰多 听到尼诺的呼唤,低下头,注视着他
[14:41] * 奥兰多 眼中少见地呈现出了些许逃避……与怯懦
[14:43] * 尼諾 吞了口水,等待奧蘭把話說完。
[14:44] <奥兰多> “你……在重症监护室里……”
[14:44] * 奥兰多 虽然压抑着语调的哽咽,然而泪水已不觉中夺眶而出
[14:46] * 安徒生 听到重症监护室的时候,眉头显然皱了起来。
[14:46] <奥兰多> “安已经走了,然而在现实中,你也已经……”
[14:46] <安徒生> “...这些...是我走了之后的,原因...那个...”
[14:47] <奥兰多> “虽然一直在对你说着什么决断,但实际上,真正希望停留在梦中的,阻挠着大家前行的,可能是我才对吧”
[14:47] <奥兰多> “因为那个时候,我就已经知道……我们再也无法回到从前了”
[14:46] <尼諾> ".....嘛,那也沒關係啦"聽了奧蘭的話,呆愣了下,而後卻露出釋然的微笑。
[14:47] <尼諾> "沒關係啦...那只要你記住,我跟小安,會一直跟你在就好。"
[14:48] <尼諾> "就像你所喜愛的戲劇一般。這是一齣,我們三人,甚至不只我們三人,無數人一起演出的戲劇阿"
[14:48] <尼諾> "就算有人的角色提前退場了,但這齣戲,還是我們一起演出的。"
[14:49] * 安徒生 想到尼诺和奥兰多的现实年龄,心里痛的像拧起来一样。
[14:48] <奥兰多> “安已经走了……难道我要让这个梦醒来,再失去你吗?”
[14:50] <尼諾> "或許是呢,但是我也不希望,你繼續沉淪在這場夢裡面呢"
[14:51] <尼諾> "讓這場夢繼續下去"少年望著滿地的瘡痍。
[14:52] <尼諾> "又或拉著你一起走...也不好吧"
[14:52] <温油的NC> 你们相互诉说的时候,“他”亦静静地听着。
[14:54] <温油的NC> “……那么,告诉我,”
[14:54] <温油的NC> “难道‘这里’……这个梦的存在……没有意义吗?”
[14:54] <温油的NC> “‘这一切’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14:54] <温油的NC> 这几句,语气疲惫而诚恳。“他”亦稍稍抬头,深深望着你们。
[14:54] <温油的NC> 而你们也明白,这是“大问”。
[14:54] <温油的NC> 大概,“这一切”除了指无限迭代的轮回,无尽的战斗,还包括了梦境和现实中的人生。
[14:55] <温油的NC> 有多少次相聚、就有多少次离别,
[14:55] <温油的NC> 怀抱着遗憾与悔恨的人生,
[14:55] <温油的NC> 甚至是过早完结的、短暂而虚幻的人生……
[14:55] <温油的NC> ……可这种大问,尽管人类自有史以来就不停追寻,却没有人能给出让所有人满意的答案。
[14:55] <温油的NC> 所以,“他”所寻求的,应该不是那不存在的完美答案,
[14:55] <温油的NC> 而是来自*你们*的回答……
[14:56] <奥兰多> “意义吗……”
[14:57] * 奥兰多 用柔和的目光在安和尼诺身上一一扫过
[14:58] <奥兰多> “起初我进入这个梦境,只是因为接受了委托。——是的,来自尼诺的,最后的委托……”
[15:00] <奥兰多> “虽然在进入之后模糊了现实的记忆,不过我知道,这项委托并不是只属于尼诺的
[15:02] <奥兰多> “在经历那样的创痛后,大家天各一方……太多太多未竟的愿望,从未说出的心意,就此埋藏于心底……
[15:03] <尼諾> "所謂的夢阿...或許不過是人們想像出來的而已。"
[15:03] <尼諾> "如果要說這有什麼意義的話。那麼,或許就是依戀吧。"
[15:04] <尼諾> "讓人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麼的...那樣的依戀"少年說著,以柔和的目光望向同伴。
[15:04] <尼諾> "這樣的依戀,或許在現實中不易察覺。但若未注意,將可能演變成傷痕。"
[15:04] <尼諾> "逐漸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活著,逐漸因為這樣連自己都不知為甚麼的缺憾,陷入灰暗之中。"
[15:04] <尼諾> "我吶,很幸運呢"少年望著同伴微笑。
[15:05] * 尼諾 以柔和、懷念的目光望著安,望著奧蘭
[15:05] <尼諾> "至少在最後,我能滿足這樣的缺憾。"
[15:05] <奥兰多> “而这里是属于我们梦境,我们旅程的起点与终点”
[15:06] <尼諾> "恩,對曾以夢而生的我們而言,這裡是我們的起點,也是終點。"
[15:09] * 奥兰多 对尼諾说:“感谢你……感谢这个梦境,还有机会让我再次看到安,看到…你,说出我一直未能表诉的心意”
[15:11] <尼諾> "恩,我也謝謝你們。謝謝你...奧蘭,在我的最後一刻,還冒險進入這個夢中。"
[15:11] <奥兰多> “不…其实并不是什么冒险”
[15:12] * 奥兰多 闭上双眼,摇摇头
[15:12] <奥兰多> “虽然历经了如此的岁月……但我心中唯一放不下的,其实只有你们而已”
[15:13] <奥兰多> “这是我必然的旅程……而此行终结后,我也可以了无遗憾了。”
[15:01] <安徒生> “...我,曾经活过”
[15:07] <安徒生> “而且,我的寿命…只有,这一段旅程。仅仅这一段…但是这也够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想感谢你。
[15:07] * 安徒生 看向了苍老的…尼诺。
[15:11] <安徒生> “我拥有和安一样的外貌,一样的性格,一样的声音...还有幸...”
[15:12] * 安徒生 看了看尼诺和奥兰多,对着他们笑一下。
[15:13] <安徒生> “有幸获得了同伴们的友情。”
[15:12] <尼諾> "謝謝你,安。就算到了今天,還是如同往日一樣...陪在我們身邊。"
[15:12] <尼諾> "不,你就是安阿。我相信著"尼諾對男孩露出柔和的笑容
[15:13] <尼諾> "並非是記憶中的幻影,而是安回來陪伴我們了。不管是任何時候的他,一定都會做這樣的事情呢。"
[15:13] <奥兰多> “安……”
[15:14] * 奥兰多 俯下身,温柔地拥抱住安的肩膀
[15:14] * 尼諾 摸了摸被奧蘭抱在懷裡,少年的頭。
[15:15] <奥兰多> “虽然形成于梦境,但你就是你,是我们心中的安啊”
[15:16] <安徒生> “啊...嗯,我,我只是无限接近而已...我知道的...心中所成之物,只是幻想而已,但是谢谢你们认同我的存在。”少年伸出手回抱了奥兰多。
[15:17] <奥兰多> “在那次事故之后,我做了很多的研究……只是希望让安的牺牲不致荒废”
[15:18] <奥兰多> “然而,其实我最希望的,还是安能够回来,能够像以前一样再次携手进入梦境吧……”
[15:19] <奥兰多> “你不仅存在于这次旅程中,而在我们的心底,你的存在仍将始终延续着,绝不会被遗忘……”
[15:19] <温油的NC> “…………”
[15:19] <温油的NC> “他”闭上眼,深深长叹。
[15:19] <温油的NC> 半响,露出像哭一样的苦笑……这还是你们第一次见到“他”如此丰富的表情。
[15:20] <温油的NC> “这样吗……”
[15:20] <温油的NC> “原来……是这样啊……”
[15:20] <温油的NC> “他”自嘲地笑出声,又听出几分释然;
[15:20] <温油的NC> 许是笑得厉害了,咳嗽几声,身子软软地晃了晃。
[15:20] <温油的NC> 再开口时,声音更嘶哑了,似乎每发一个音都颇为吃力。
[15:20] <温油的NC> “是啊……真正的愿望……”
[15:20] <温油的NC> “原本只是……想要好好道别……”
[15:21] <温油的NC> “……仅此而已……”
[15:21] <温油的NC> “他”凝视着安……而后轻轻摇摇头。
[15:21] <温油的NC> “……但这仅由'我'是做不到的。”
[15:21] <温油的NC> “有这个资格的,还是‘你们’啊……”
[15:21] <温油的NC> 好像说这一番已经花了不少力气,不再言语,只是继续望着你们。

[15:21] <温油的NC>
[15:21] <温油的NC>
就在说话间,世界崩塌的浪潮已开始吞噬大厅的墙体。
[15:21] <温油的NC> 不知不觉中,除了你们所在的附近还保持原样,前后左右已全是深黑的虚空。
[15:21] <温油的NC> 天空里,你们曾走过的大地已荡然无存,仅剩大大小小看不出原形的残片,
[15:21] <温油的NC> 如同星环一般,漂浮着,围绕着最后的小小废墟。
[15:21] <温油的NC>
[15:21] <温油的NC>
渐渐地,安的身形再次透明起来。
[15:22] <温油的NC> 你们直觉到,这次大概不会再复原了。
[15:22] <温油的NC> 这是……最后的了。
[15:25] <尼諾> "安...安..."少年蹲了下來,目光與孩童平行
[15:25] * 尼諾 將手搭被奧蘭擁抱著的安的肩上,直视著安
[15:26] <温油的NC> ……相对于现实,梦的世界可以将一瞬变为漫长的世纪;
[15:26] <温油的NC> 可是当梦的世界的时间匆匆流逝,任都无能为力。
[15:26] <温油的NC> 你们还有许多话可以说。
[15:26] <温油的NC> 如果有机会,连说上几天几夜都不难。
[15:26] <尼諾> "你一直都在我們身邊喔...一直..."說著,少年的淚水湧出。
[15:26] <尼諾> "是阿...或許只是,想好好的道別而已。"
[15:27] * 奥兰多 感受到怀中安的身体愈发透明,仿佛轻若无物一般,逐渐挣脱了自己的怀抱
[15:26] <温油的NC> 但,缓缓地,你们(奥兰多和尼诺)感到身体越来越轻。
[15:26] <温油的NC> 从天上传来一股奇妙的拉力,好像有双无形的大手,温柔地托起你们;
[15:26] <温油的NC> 又像是身处透明的水底,慢慢感受到浮力显现……
[15:27] <安徒生> “啊,我知道的,不过,差不多到时候了...”明显的感觉到了重力的流失,安徒生牵起了两人的手。
[15:27] <温油的NC> 抬头远望,月亮已隐没,云雾消散。
[15:27] <温油的NC> 映入你们眼帘的,是无限遥远、无限深邃的天空,带着日出前微明的颜色。
[15:27] <温油的NC> 你们跟前,原先贯穿了整个城堡废墟的光柱仍在,散发着柔和的光辉,
[15:27] <温油的NC> 虽然看起来随时会消失,但依旧坚定地向天空延伸,直至那看不见的尽头……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15:26] <温油的NC> 小窗:随着你身体逐渐透明,你已经完全不受重力束缚了,相当于你可以随意漂浮、飞行了。
[15:26] <温油的NC> (end
[15:26] <安徒生> I CAN FLY

[15:27] <温油的NC> ED SONG: Fluquor
[15:28] <温油的NC> http://vdisk.weibo.com/s/BDHw_FWadJmSG


[15:31] <温油的NC> (悲しみは何を呼ぶだろう / 要为悲伤冠以何名?)
[15:31] <温油的NC> (遠ざかる空は僕をそっと拒んでく / 愈发遥远的天空 无言地拒绝着我)
[15:32] <温油的NC> (幼い君の指先が拾いあげるなくした欠片 / 幼小的你用指尖拾起的 那遗失的碎片)
[15:32] <温油的NC> (心を重ねて生まれた景色は泣きたいくらいに / 心有灵犀间催生的景色 让人几欲流泪)


[15:28] <安徒生> “你们承受的悲伤,承受的痛苦,我都在旅途中知晓了…”
[15:28] * 安徒生 阖上了眼睛,像是在回忆什么,语气缓慢而坚定。
[15:28] <安徒生> “谢谢...谢谢你们...”
[15:29] * 奥兰多 在安挣脱怀抱的瞬间,死死抓住他的手
[15:29] <奥兰多> 虽然知道离别终将到来,然而他只希望这一刻更晚一些……再晚一些……
[15:30] <尼諾> "安...謝謝你。"
[15:30] <尼諾> "如果可以的話,好想再跟你,再與你冒險一次呢"
[15:31] <尼諾> "...再見。"少年伸出的手,最終只穿越了光的粒子,看著逐漸遠去的孩童,他說出告別。
[15:31] <奥兰多> “谢谢你,一直陪伴我们到最后……”
[15:31] <奥兰多> “谢谢你……”
[15:33] * 奥兰多 仿佛还有千言万语尚未说出,然而手中的安已不知在何时消失不见……
[15:30] <安徒生> 看不见的力量托举着安徒生,越来越高了,直直的飞向代表着新生的天空,在那里,会遇到什么呢?
[15:32] <安徒生> ...那就是之后的事情了,现在,安徒生紧握着两人的手,目视着两人,说出了愿望。
[15:32] <安徒生> “……我们再一起去旅行吧。”

[15:32] <温油的NC> 沐浴在柔光之下的男孩,似乎笼罩着一圈微光,宛如童话中的精灵。
[15:32] <温油的NC> 在他的引导下,两人沿朦胧的光之轨道飞向天空。
[15:32] <温油的NC> 其时,星环继续碎裂,化为细小的白粒,纷纷扬扬,犹如落雪。
[15:33] <温油的NC> 那些雪粒洒在人身上,顿觉一丝清凉,仿佛快要睡醒时,有谁先推开了窗的感觉。
[15:33] <温油的NC> 忽然,尼诺只觉腰间又一轻,
[15:33] <温油的NC> 原绑在腰间的大书滑落,片刻散作片片纸页,混入雪中……
[15:33] <奥兰多> 【以后还会冒险的吧。不过这次,安,再见了……】
[15:34] <尼諾> 【曲終人散嗎,故事,也要結束了呢】
[15:35] <尼諾> 書本如雪片,如同逝去之人,連道別的聲音彷彿都融化在雪中
[15:35] <尼諾> "恩..."
[15:35] <尼諾> "奧蘭...如果我走了..."
[15:36] <尼諾> "如果,我沒辦法再醒來。"
[15:36] <尼諾> "這次,請連同我的份一起。"
[15:37] <尼諾> "我很抱歉,無法與你再次前行。但我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請連同我們的份一起。"
[15:37] <尼諾> "未來的某一天,當你的日子也到來,我們將能再相見。"
[15:37] <尼諾> "奧蘭,謝謝你。"
[15:38] <尼諾> 【或許夢醒時分,並不一定是美夢。】
[15:38] <尼諾> 【但至少夢境醒來,人還是可以前行】
[15:38] <尼諾> "請連同我們的份...一起努力下去。"
[15:40] * 奥兰多 默默注视着尼诺,最终,用几欲哽咽的表情,点了点头
[15:33] <温油的NC>
[15:33] <温油的NC>
(行かないでと君は言うけれど /虽然说“别走”的人是你)
[15:33] <温油的NC> (ひとりでいられないのはきっと僕の方/ 但不堪孤寂的人肯定是我)
[15:34] <温油的NC> (だからもうお帰り / 所以这就回去吧)
[15:34] <温油的NC> (この手を離してあげられるうちに / 趁我还能够放手的时候)
[15:34] <温油的NC>
[15:34] <温油的NC>
脚下,最后的废墟在慢慢崩解坠下。
[15:34] <温油的NC> 默默目送你们的灰袍人,很快被如雨落下的砖石遮住了身影。
[15:34] <温油的NC> 宛如错觉地,飘来最后一丝话音。
[15:34] <温油的NC> “……去吧。”
[15:35] <温油的NC> “‘出去’之后……请不要让这一切变得没有意义……”


小窗-安徒生

劇透 -   :
[15:35] <温油的NC> “我跟你一样啊……只能留在‘这里’……所以……”
[15:35] <温油的NC> “对‘我’来说……‘你’就是真的……”
[15:35] <温油的NC> “……谢谢……你能来见我……”
[15:35] <温油的NC> “我……也将会去见你……”
[15:35] <温油的NC> (end
[15:36] <安徒生> “梦中之物...寄托了思念的话就会成为真实...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呢?”
[15:37] <安徒生> “我觉得我很幸福...所以,如果你也能幸福的话...”
[15:37] * 安徒生 闭上了眼睛。
[15:38] <温油的NC> 随身体知觉一同模糊的意识中,
[15:38] <温油的NC> 即时闭上眼睛,依旧能感知到外面满溢的白光,
[15:39] <温油的NC> 脚下的深渊已经离得很远很远了。你并没有听到最后问题的答案。
[15:39] <温油的NC> 只是,似乎视界边缘,有着谁的笑容…………


[15:39] <温油的NC>
[15:39] <温油的NC>
(きらめく記憶の中で微笑む君を見た /犹记得你在耀眼的记忆中展露笑容)
[15:40] <温油的NC> (歪な祈りの歌に夢の終わりを知る / 在歪曲的祈祷之歌里知晓梦亦有终)
[15:40] <温油的NC> (いつかこの想いは君の手舞い降りて / 终有一日这份思念会飘落到你手里)
[15:40] <温油的NC> (触れては溶けてゆくよ命の優しさで / 一旦碰触便被生命的温柔融化无踪)
[15:41] <温油的NC>
[15:41] <温油的NC>
你们越飞越高,
[15:41] <温油的NC> 男孩身体几乎完全透明,仅剩个微光的轮廓。
[15:41] <安徒生> 安徒生的形体已经看不见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的手里还残留着他手部的触感,比成人更高的体温,紧紧的像是粘在上面,将两人向上引导,直通天际。
[15:41] <奥兰多> “虽然已时隔多年……然而至少最后,我还有机会,走完这最后的旅程,说出始终未曾吐露的话语”
[15:41] <奥兰多> “尼诺……吾友,吾爱。无论现实为何,你将始终铭记于我心底……”
[15:41] * 尼諾 如釋重負的笑容,其中有著不曾有過的輕鬆。
[15:41] <尼諾> "奧蘭,謝謝你,我的朋友。"
[15:42] * 尼諾 輕柔地,擁抱奧蘭。

[15:42] <温油的NC> 这个时候,你们似乎听到了一首歌,
[15:42] <温油的NC> 大概是男孩曾经放过很多遍、总是哼唱的歌,
[15:42] <温油的NC> 很久很久没有再听过,非常怀念的的歌 …………
[15:42] <温油的NC>
[15:43] <温油的NC>
衣袋深处,
[15:43] <温油的NC> 怀表的指针开始倒转。
[15:43] <温油的NC> -----------------------------------------------
[15:43] <温油的NC> 曾经,有一个关于梦的故事。
[15:43] <温油的NC> 曾经,有一个关于故事的梦。
[15:43] <温油的NC>
[15:43] <温油的NC>
故事和梦的最终,
[15:43] <温油的NC> 即使人的生活有所停歇,
[15:44] <温油的NC> 人的追寻也不会停止。
[15:44] <温油的NC> 但现在,至少可以安稳地,
[15:44] <温油的NC> 为这一个宁静的世界拉下帷幕……
[15:44] <温油的NC>
[15:44] <温油的NC>
感谢观赏
[15:44] <温油的NC> 这不为人所知的
[15:45] <温油的NC> 仅为你讲述的后日谈——
[15:45] <温油的NC>
[15:45] <温油的NC>
-------------------------
[15:45] <温油的NC>
[15:45] <温油的NC>
[15:45] <温油的NC>
……布置成居家卧室风格的病房里,微明的晨光从半阖的窗帘缝隙里照进来。
[15:45] <温油的NC> 微风也从窗缝吹进,带来丝丝新鲜凉意。
[15:45] <温油的NC> 伏在床边的人,肩膀动了一下,还有些困倦地张开眼……然后笑了。
[15:45] <温油的NC> 因为他看到,在朦胧的光芒之中,
[15:45] <温油的NC> 床上的人,露出了和年轻时候一样的微笑……
[15:45] <温油的NC>
[15:45] <温油的NC>
----------------做梦(。) 第四单元 梦的终结 END------------------------
[15:45] <温油的NC>
« 上次编辑: 2016-03-01, 周二 00:03:45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4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后日谈的后日谈
« 回帖 #1 于: 2016-02-28, 周日 22:24:39 »
[16:01] <温油的NC> ----------------------------------尾声------------------------
[16:01] <温油的NC> 梦结束了。
[16:01] <温油的NC> 时间依旧以它自己的速率,不紧不慢地流动着。
[16:02] <温油的NC> 离去的人,留下了道别和思念。
[16:02] <温油的NC> 而醒来的人,还要过醒来之后的生活。
[16:02] <温油的NC>
[16:02] <温油的NC>
(尼诺骰1d10)
[16:03] <Oicebot>  尼諾进行來!!检定: 1d10=6=6
[16:03] <温油的NC> 原本,尼诺是突然被下了病危通知书,社工才火急火燎地联络机构,阴差阳错调来了奥兰多。
[16:03] <温油的NC> 匆忙进行的Inception——如今这一服务已被通俗地叫做【梦疗(关怀)】了——
[16:03] <温油的NC> 过程之艰险毋庸赘述,只看结果倒出乎意料的好:
[16:03] <温油的NC> 从深度昏迷中奇迹般醒来的尼诺,比起医生判断的期限,多活了6周。
[16:03] <温油的NC> (-v-
[16:04] <温油的NC> [尼诺说一下遗言/决定一下最后的时间怎么过]
[16:04] <温油的NC> [奥兰多要决定是赶回去排练,还是给尼诺送终。]
[16:04] <温油的NC> (自由RP TIME,简练地交代一下即可
[16:04] <奥兰多> (当然是送终啦
[16:04] <尼諾> (我都想說,把尼諾葬在小安旁邊了(ry
[16:06] <奥兰多> 自梦境脱出后,奥兰多看到尼诺居然奇迹般地恢复了意识,不由得松了口气
[16:07] <奥兰多> 尽管不知剩下的时间还有多少,但奥兰多还是尽己所能,推掉了几乎全部的演出,陪伴在尼诺身边
[16:10] <奥兰多> 从特护病房转到普通病室后,整体氛围也轻松了很多
[16:07] <尼諾> 醒來後的尼諾,依然感覺身體十分虛弱。
[16:07] <尼諾> 感覺回到了無數年前,剛從那場夢裡醒來的那時候呢...
[16:08] <尼諾> 醒來的老人,如同面對老朋友般,微笑的對來送行的社工招呼。
[16:12] <奥兰多> 虽然身体情况无法出院,但在梦中消弭了隔阂的两人,也有了足够的时间畅谈几十年来的过往人生

[16:23] <温油的NC>
[16:23] <温油的NC>
[16:24] <温油的NC>
[16:24] <温油的NC>
那些天里,奥兰多和尼诺,还经常回忆起过去的事。
[16:24] <温油的NC> 明明有的这么多年来都完全不曾想起,忽然浮上心头时却清晰得宛如昨日。
[16:24] <温油的NC> 比如三人还是培训生的时候,参加工作坊的时光,和那时老师的教导:
[16:24] <温油的NC>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世界。
[16:24] <温油的NC> “尽管人往往看起来平凡无奇——确实本来也是普通人——但其心灵世界可以无止境的波澜壮阔。
[16:24] <温油的NC> “有神明。有恶魔。有英雄。有传说。有一整个世界的诞生与消亡……
[16:24] <温油的NC> “虽然我们称其中一些特定的意象为‘梦魇’,但那些只是在梦里披上了夸张的外衣。
[16:24] <温油的NC> “本身仍是真实的心绪,来自如你我一样平凡、普通……同时也是独一无二的心灵。”
[16:25] <温油的NC> 经历了恐怕是一生最后的inception,你(们)想起这当时听得似懂非懂的话,又有了新的感触。
[16:25] <温油的NC>
[16:25] <温油的NC>
另一方面,经过进一步了解情况,
[16:25] <温油的NC> 奥兰多发现,尼诺过去的日子并不像梦境里“他”形容的那般缺乏意义。
[16:25] <温油的NC> 不但同社区的人们都还跟尼诺比较熟(事实上正是邻居喊来了救护车),
[16:25] <温油的NC> 而且之前做的游戏,也在网络社群里留下了痕迹,甚至有一小批骨灰粉丝。
[16:25] <温油的NC> 想来,梦境世界之所以那般荒凉凶险,大概是梦里情结被聚焦、放大了之故,
[16:26] <温油的NC> 就和你们在梦中,凭着一线希望,就能爆发出巨大的力量一样……
[16:26] <温油的NC>
[16:08]
<尼諾> 還有些時間...是嗎?這些時間裡,要做什麼呢?
[16:11] * 尼諾 那麼,就來試試那個吧。
[16:11] * 尼諾 從很早很早以前,一直想做的那個。雖然曾以為沒有機會了。
[16:12] <尼諾> "吶奧蘭,我們,來寫個劇本(故事)吧。"在醒來,與老友暢談敘舊後,老人說道。
[16:13] <尼諾> "來吧這個故事,寫下來吧。"
[16:14] * 尼諾 說著,老人囑咐院方準備了空白的記事本。
[16:14] * 尼諾 曾經寫過遊戲劇本的老人,一筆一筆的,把無數年前,就想寫的故事記錄下來。
[16:16] <尼諾> 那是關於有些灰暗的少年、純真的孩童,與如舞台演員般的青年,一起旅行的故事。
[16:15] <奥兰多> “只要我们并肩携手,便可编织出完美的戏剧吗”……
[16:16] * 奥兰多 露出怀念的笑容,欣然执笔
[16:16] <尼諾> "我們不是一直在做這件事嗎?"老人笑著回答。
[16:16] <尼諾> 那是關於曾有過失去,有過傷痕。卻站起來一同前行的故事。
[16:16] <奥兰多> “是啊。从过去,一直到现在”
[16:17] <奥兰多> 如同曾经共同战斗配合而出的默契一般,两人相视而笑。
[16:17] <尼諾> 那是沒有完美的結局,如同現實般有著波折,卻會讓人感到共鳴的故事。
[16:18] <尼諾> 五天後,老人停下了筆。將一本滿是文字的筆記本交給奧蘭。
[16:18] <尼諾> "名字,就由你決定吧。"
[16:19] <尼諾> "然後,據醫生說,我的時間大概也不多了吧。"
[16:20] <尼諾> "在我走之後...我們就,一起去看安吧。"
[16:22] <尼諾> "父親也走了,曾經的家人,應該也不會想再與我聯絡了...就把我葬在那吧。"青年仰望醫院純白的天花板,彷彿在懷念什麼般說道。
[16:21] * 奥兰多 握着沉甸甸的笔记本,内心稍感安慰……然而听到尼诺此言,心情又不觉沉重起来
[16:23] <奥兰多> “是啊,一起去看安吧……”
[16:23] * 奥兰多 紧握住尼诺的手,把笔记本珍重地抱在怀中
[16:25] * 尼諾 在最後那刻,與奧蘭相識而笑,如同往日,如同回到無數年前。而後,奧蘭握著的老人的手垂落。
[16:26] <温油的NC>
[16:26] <温油的NC>
……最终,尼诺在安详与宁静中过世。
[16:26] <温油的NC> 一切处理完毕之后,奥兰多乘火车回到原来的城市。
[16:26] <温油的NC> 出发时走得急,没带多少行李,
[16:26] <温油的NC> 而这趟返程,照样是轻装上路,只不过多带了一本笔记本……外加一本书回去。
[16:26] <温油的NC> 是现在非常少见的纸质书……一本古旧的故事集。
[16:26] <温油的NC>
[16:26] <温油的NC>
[16:26] <温油的NC>
[16:27] <温油的NC>
说起来,机构那边也有些事情要处理,因为严格来讲,奥兰多这次工作算是违规:
[16:27] <温油的NC> “Client不得是agent的亲人或熟人,如发现要上报并转介。”
[16:27] <温油的NC> 但因为奥兰多本来已经退休了,主要责任归于人事档案管理疏失,加上没有不良后果,
[16:27] <温油的NC> 并没有什么实际处分——至少奥兰多自己没察觉到——甚至都没有任何新闻报道。
[16:27] <温油的NC>
[16:27] <温油的NC>
只是,在和技术人员接洽的时候,奥兰多忽然意识到一点:
[16:28] <温油的NC> 理论上,所有agent出任务的数据,都记录在机构的数据库中,可以一直追溯到几十年前。
[16:28] <温油的NC> 而每次agent进行新的任务,系统也能调用历史数据作为参考。
[16:28] <温油的NC> 所以,系统中应该也存有安的数据,哪怕只有一点点。
[16:28] <温油的NC> 那么,梦境中的男孩——在你们心中留下鲜明印记的少年——虽是投影,某种现实意义上却也是真的。
[16:28] <温油的NC> 如果安还活着,得知了这场漫长梦境的前因后果,大概也会这么说吧:
[16:34] <安徒生> “...谢谢你们,为我做了这么多,也是为了以后没有这样的悲剧重演...”
[16:41] <安徒生> “...也谢谢‘我’,陪着我的朋友,抚慰他们的心灵...两人...不,三人能从那场噩梦里走出,真是太好了。”
[16:41] <温柔的NC> ……奥兰多在扫墓的时候,似乎听到少年这么说着。
[16:41] <温柔的NC> 这次,连同尼诺的份一起,带来了两束花。
[16:41] <温柔的NC>
[16:41] <温柔的NC>
[16:41] <温柔的NC>
[16:41] <温柔的NC>
最后,奥兰多终于回到了一贯的日常生活中去,
[16:42] <温柔的NC> 在加班加点赶排练进度的间隙,免不了有剧团的人们好奇地问,那些天里你去哪儿了?是什么急事?
[16:42] <温柔的NC> 对此,奥兰多是怎么回答的呢?
[16:44] <奥兰多> “……没什么。只是为自己曾经最好的、和已经过世的朋友……送终罢了。”
[16:45] <奥兰多> 尽管语气仅仅略带伤感,但也足以令其他人意识到,奥兰多离开的缘由与细节并不适合他们继续深究……
[16:46] <温柔的NC> 是的,就和你说的一样……有些事情藏在心里比较好。
[16:46] <温柔的NC> 这个高度文明的社会,人们并不执着于打探别人的隐私,大多是常识性地劝慰了你一会儿。
[16:46] <温柔的NC> 但也有少数几个,听了你的回答,似乎若有所思……
[16:46] <温柔的NC>
[16:47] <温柔的NC>
[16:47] <温柔的NC>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剧目顺利上演。
[16:47] <温柔的NC> 待到宝贵的休假期,奥兰多便开始继续修改剧本。
[16:47] <温柔的NC> 如能搬上舞台必然好,若是没有也无妨。
[16:47] <温柔的NC> 只是用自己最熟悉的方式, 讲述一个现在只有自己知道的故事。
[16:47] <温柔的NC>
[16:47] <温柔的NC>
BGM: Overlong
[16:47] <温柔的NC> http://vdisk.weibo.com/s/BDHw_FWaedbb-
[16:48] <温柔的NC>
[16:48] <温柔的NC>
窗外,春暖花开,生机盎然。
[16:48] <温柔的NC> 搁在桌边的怀表,有条不紊地走着。
[16:48] <温柔的NC> 奥兰多为文稿斟酌着语句。每每陷入苦思,便会翻看一下那本书。
[16:49] <温柔的NC> 纸页脆弱,但在手中摊开,仍有着时光洗练过的厚重。
[16:49] <温柔的NC> 就像它所承载着的前两任收藏者的痕迹,如今传到了奥兰多手上。
[16:49] <温柔的NC> 而再过一些年,这本书又会传给别人吧。
[16:49] <温柔的NC> 说到底,那书里的故事,原本也蕴含着几百年前人们的所思所感。
[16:49] <温柔的NC> 即使没有血缘传承,人的思念和故事,依然可以这般一代一代传下去,直到未来……
[16:49] <温柔的NC>
[16:50] <温柔的NC>
[16:50] <温柔的NC>
那么,随着奥兰多又开始输入,这个故事差不多就到此结束了。
[16:50] <温柔的NC> 当然,那些不知内情的剧团成员,以及今后可能有的观众,不一定会明白故事背后的真意。
[16:50] <温柔的NC> 但……
[16:50] <温柔的NC> 人虽然难以体察他人内心的波澜,但也绝非全然的孤岛。
[16:50] <温柔的NC> 好似一座座孤岛间仍有大海相连,只是一般难以看见罢了。
[16:51] <温柔的NC> 即使看不见,也是存在的。
[16:51] <温柔的NC> 只不过,若要讲述,就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16:51] <温柔的NC> ————————--做梦(。) 后日谈 END---------------------
[16:51] <温柔的NC> ==============全剧终==================
« 上次编辑: 2016-02-28, 周日 22:29:01 由 布布 »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Kh

  • 努力的新人
  • Knight
  • ***
  • 帖子数: 446
  • 苹果币: 0
  • 果然還是太不成熟了
Re: 做梦(。) LOG 第四单元 梦的终结 结尾部分 & 后日谈
« 回帖 #2 于: 2017-10-16, 周一 20:39:32 »
隔了一年多了,因為在籌備後日團,又回來重溫了整團的log。
只能說阿,這團的後勁居然延續到了一年後的現在。
這真是個好的故事呢,無論對於pl或者pc。說真的,無論是劇本、PC的互動、PL的團內外互動都非常完好。
回頭想來,入坑也幾年了。開過跑過的團也有大概十五個了,這團真的是讓我覺得最暢快淋漓,劇本架構完整,大家互動最好的(無論是PL還是PC)。

但說真的,我實在沒想到的是。對於尼諾這角色的後勁,居然直到快兩年了還會讓我一直感覺到。
大體上,就是那種"外人看起來沒問題,但實際褪為灰色"的感覺吧。
在午夜夢迴的十分。在日常的成功或奮鬥或失意時,獨自一人感覺空虛的時刻。
我的確時常有這樣的感覺,因此直到今日還是對尼諾這個體驗感覺深刻。
實際上,尼諾人物性格的建構某方面就是重現過去的自己。但如今回想起來,或許不只人物的設計,連劇情體驗也的確讓我帶入了。
所謂的【傷口】。所謂看起來沒事,結痂但實際上不會癒合的傷。
所謂少年時期,曾因為家人有精神疾病,每天回家聽見是吼聲、物品摔碎的聲音,和妹妹的哭聲。
所謂在同個時間,同儕人際關係不順遂,到了日常的場合同樣面臨掀翻的桌椅,與同儕的冷嘲熱諷。
所謂在家中的樓梯間,看著父親爬到一半,突然停下看著注視著間燈,彷彿萎靡一般的背影。那時理解自己不能將怯弱傾訴給任何人。
然後無數次的逃離,發現逃也逃不掉。如同在泥濘中掙扎的生活,沒有任何人能傾訴...
最後很幸運地沒有自我毀滅,靠著自己走出來了。

而今,到了大學,也過著還算充實的生活。喊著理想,組建團隊,決心想改變什麼,不想再輸給環境和自己。
但偶爾,到了午夜夢迴的時刻,還是會有那種灰暗的感覺呢。
還是常覺得,自己如同在扮演著誰。只是把怯弱和傷處隱藏了起來。
或許,幸好我大學遇見了能傾訴的朋友吧。
但,尼諾故事所描述的那種灰色,直到結團後許久的今日,我依然能有共鳴。
這也歸功於布布的敘事真的很成功吧。
不是一般勇者與魔王的故事,而是關於人的故事。

這份後日談的故事,直到落幕後,作為pl的我還能持續感覺到呢。
所求的,只是故事而已。
追尋故事,參與故事,寫下故事。
讀者的末路便是成為作家--所幸我發現跑團也可以。

离线 布布

  • DnDBot信者
  • 版主
  • *
  • 帖子数: 3394
  • 苹果币: 2
  • 爱光魂(<ゝω·)☆
Re: 做梦(。) LOG 第四单元 梦的终结 结尾部分 & 后日谈
« 回帖 #3 于: 2017-10-16, 周一 22:04:45 »
隔了一年多了,因為在籌備後日團,又回來重溫了整團的log。
只能說阿,這團的後勁居然延續到了一年後的現在。
這真是個好的故事呢,無論對於pl或者pc。說真的,無論是劇本、PC的互動、PL的團內外互動都非常完好。
回頭想來,入坑也幾年了。開過跑過的團也有大概十五個了,這團真的是讓我覺得最暢快淋漓,劇本架構完整,大家互動最好的(無論是PL還是PC)。

但說真的,我實在沒想到的是。對於尼諾這角色的後勁,居然直到快兩年了還會讓我一直感覺到。
大體上,就是那種"外人看起來沒問題,但實際褪為灰色"的感覺吧。
在午夜夢迴的十分。在日常的成功或奮鬥或失意時,獨自一人感覺空虛的時刻。
我的確時常有這樣的感覺,因此直到今日還是對尼諾這個體驗感覺深刻。
實際上,尼諾人物性格的建構某方面就是重現過去的自己。但如今回想起來,或許不只人物的設計,連劇情體驗也的確讓我帶入了。
所謂的【傷口】。所謂看起來沒事,結痂但實際上不會癒合的傷。
所謂少年時期,曾因為家人有精神疾病,每天回家聽見是吼聲、物品摔碎的聲音,和妹妹的哭聲。
所謂在同個時間,同儕人際關係不順遂,到了日常的場合同樣面臨掀翻的桌椅,與同儕的冷嘲熱諷。
所謂在家中的樓梯間,看著父親爬到一半,突然停下看著注視著間燈,彷彿萎靡一般的背影。那時理解自己不能將怯弱傾訴給任何人。
然後無數次的逃離,發現逃也逃不掉。如同在泥濘中掙扎的生活,沒有任何人能傾訴...
最後很幸運地沒有自我毀滅,靠著自己走出來了。

而今,到了大學,也過著還算充實的生活。喊著理想,組建團隊,決心想改變什麼,不想再輸給環境和自己。
但偶爾,到了午夜夢迴的時刻,還是會有那種灰暗的感覺呢。
還是常覺得,自己如同在扮演著誰。只是把怯弱和傷處隱藏了起來。
或許,幸好我大學遇見了能傾訴的朋友吧。
但,尼諾故事所描述的那種灰色,直到結團後許久的今日,我依然能有共鳴。
這也歸功於布布的敘事真的很成功吧。
不是一般勇者與魔王的故事,而是關於人的故事。

這份後日談的故事,直到落幕後,作為pl的我還能持續感覺到呢。


看了看日期,不知不觉就过去一年半了……!(虽然这一年半里/me 已经彻底变成社畜)
时隔这么久还能收到新的反馈,/me 感动地蠕动

其实做梦(。)团结团后,我心里还一直有些虚虚的……毕竟不是什么大团圆HAPPY END,PL的角色遭遇不但不悯,而且还是对“有意做得和PL本人有重叠的角色”下手……现在想想没有被PL狂喷都是运气ojzz
 以及现在回头看,想表达那种 灰色啊无可奈何啊的东西,和给一个HE,其实也并不冲突……还是那时我的剧本力贫弱(现在也依旧贫弱)+对生活的感悟不够深> <
总之/me 无限感谢PL们的理解和包容!
……当然另一方面,那时我也算是尽力把当时最想分享的东西努力端上来了,能力的不足姑且能用诚意补足一些些的话就好了……!

如今还能得到KH这样(兼具故事和战力的!)强者的认可,/me 尤为欣慰T T 这团值了~
----------
那种伤痛和孤独,虽然个人经历不同,不过多少也都有体会过吧,(否则大家——当然包括NC——也不可能在团中共同表现出来)只是真的在团里再现出来,还是挺稀罕的……再说网团的关系一般都无法代替现实中人与人关系的治愈,把伤口提出来但又不治愈,时至今日我也不确定这是个好主意(而且我也不敢再来第二次)……幸好现在看到KH变得越来越现充,/me 十分高兴!

来日方长——现在不是都还有人玩古早规则吗——未来若有机会再一起跑团,不知又会跑出怎样的风味呢~~/me 就在跑轮子的顺便默默期待吧! :em003

完结的团,不是一帆风顺,而是成功克服了种种困难。
(然而已经变成了蹬轮子社畜鼠)
—————
如今我是结团率150%的主持人啦!>//W//<

离线 Sinefer

  • Guard
  • **
  • 帖子数: 142
  • 苹果币: 0
Re: 做梦(。) LOG 第四单元 梦的终结 结尾部分 & 后日谈
« 回帖 #4 于: 2017-10-20, 周五 02:10:26 »
久违的来隔壁区串门居然看到了团后一年的新回复

跑出这样的团算是每个GM的梦想么?_(:зゝ∠)_
跑团既是一场游戏,也是一次团队合作。你的乐趣离不开其他参与者的付出,你的付出则时刻影响着其他参与者的乐趣。
因此每一名参与者在参加游戏的同时就肩负了一份维护其他参与者乐趣的责任。
所以请不要再抱着自己玩开心就行了的心态跑团了,否则最后所有人都不能开心。


欢迎来到東路地裏会社,迷宫王国长期推广中~

离线 桐原默奈

  • Peasant
  • 帖子数: 8
  • 苹果币: 0
Re: 做梦(。) LOG 第四单元 梦的终结 结尾部分 & 后日谈
« 回帖 #5 于: 2017-12-14, 周四 02:41:16 »
我自己最近也有在偷偷带团...然后总是时不时的回想起这个团里发生的事情。
小男孩的外表对我来说就是极度不自信的表现吧...现在也是这样,回想起来就是非常的羞耻,演的也不怎么好,多谢其他人没嫌弃我【。
还记得那个时候为了赶上跑团的时间,急急忙忙的提早抱着笔记本往教室跑,同学们惊呼说我大胆...我也没办法啊!我不想当一只鸽子啊!
总之有团的时候每周都有在期待啦,再次谢谢布布!

离线 怪医鲁博士

  • Peasant
  • 帖子数: 17
  • 苹果币: 0
Re: 做梦(。) LOG 第四单元 梦的终结 结尾部分 & 后日谈
« 回帖 #6 于: 2018-01-06, 周六 20:34:11 »
这个团的剧情真的非常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