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log1 血色游行  (阅读 981 次)

副标题: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275
  • 苹果币: 8
【地狱叛军】log1 血色游行
« 于: 2016-07-08, 周五 11:01:55 »
<Jackjaw|DM> ————————————————————————————————
<Jackjaw|DM> 第一周,第一日,晨
<Jackjaw|DM> 天蒙蒙亮,咏歌广场的鹅卵石地板上仍然残留着晨雨之后的雾气。
<Jackjaw|DM> 一群金塔格市民,早早的便来到这里,向距广场一条街之外的歌剧院发出了吵嚷的抗议声。
<Jackjaw|DM> 金塔格歌剧院无论何时都是那么的金碧辉煌,这座经由顶尖建筑师建造的古老建筑,经过后人精心的保养维护,始终保持着最好的状态。
<Jackjaw|DM> 不过总是蓝与金色调的歌剧院,现在换成了红色,橙色与黑色。自艾格里安空降而来的新市长大人,巴基莱·斯戎,独断的占据了这里。
<Jackjaw|DM> 这位由魔界女皇阿伯罗盖二世陛下钦定的市长大人短短的七天内,便创立了严苛的法律,执行了宵禁,又设立了七条古怪法令。这些不合理的规定很快便引起了民众
<Jackjaw|DM> 市长大人并未现身,歌剧院的大门也全都紧闭着。有的,只是一群全副武装,拦在歌剧院前面的大街上的金塔格守卫队。除此之外,咏歌广场的外围,零零散散的站
* 黑鴉 從遠方沉默的凝視著歌劇院
* 葛兰雪 在人群外围张望着,寻找适合下手的白痴
* 英格拉姆 想到画像上的女皇很棒诶
* 黑鴉 有如火焰燃燒般的小型女人身影停駐在肩頭,化為了黑色的渡鴉
* 艾尔芙娜茵 靠在街道一侧的墙角上,反复抛掷着一枚铜币,心神不宁
* 黑鴉 戴上了鳥嘴面具,沉默的在人群中伺機而動
<Jackjaw|DM> 率先来到咏歌广场的,绝大部分是金塔格城的农民
* 英格拉姆 被人群挤到树边,只好看着喧闹的人群想想路子
* 茜妲菈 時不時小步飛起,發出兩聲啼叫
<Jackjaw|DM> 还有的便是一些头发五颜六色,出没在贾维斯小径的混混
<Jackjaw|DM> 随着时间的流逝,咏歌广场里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英格拉姆> “药丸呐这……都进不去啊……哇靠那武器是要干嘛……好大的锤子……”
<Jackjaw|DM> 不到片刻,便形成了四个鲜明的团体
* 黑鴉 在人群之中偶爾模仿不同人們的聲音,大聲吼上兩句,煽動著人們的情緒(BLUFF)
<Jackjaw|DM> 然后,杂乱的音量就变得更大了
* 英格拉姆 缩到衣服看起来干净一些的人堆里去
<Jackjaw|DM> 一个市民团体嘶喊着要取消那些古怪的法令
<Jackjaw|DM> 另一个则大喊着要解除宵禁
<Jackjaw|DM> 还有一些穿着高档的贵族团体稀稀落落的喊着要巴基莱下台,恢复民选市长的制度
<Jackjaw|DM> 最后一个混混团体则是根本毫无秩序的乱吼乱叫
* 英格拉姆 伺机用幻音术模仿一些咆哮声,反正我没有动作和声音,嘻嘻嘻
* 黑鴉 如此來往一陣,便又退出人群之中,在邊緣警惕著挑望,觀察著反抗者和士兵們的反應
<Jackjaw|DM> 经过黑鸦和英格拉姆的煽动,这四个团体的声音更大了,但……并没有什么作用
<Jackjaw|DM> 离的稍远一些,这些抗议声根本就变成了一团噪音的轰炸
* 葛兰雪 摸到穿起来像是中产平民的群体旁边,挤进去试试手气
<Jackjaw|DM> 城市守卫队们面无表情,似乎根本不在乎这群毫无秩序的屁民
<黑鴉> 考慮了一陣,寵溺的從風衣口袋中拿出乾肉條寵溺的餵食著烏鴉,開始試著用察覺觀察四周有沒有不尋常的現象
<Jackjaw|DM> 葛兰雪刚刚将手伸进一个贵族的口袋里,便被另一只手抓住了
* 艾尔芙娜茵 皱了皱眉,低声:“如果骑士团还在的话……巴基莱,你的罪证又多了一条。”
<英格拉姆> “好像抗议没什么用啊……平常那些议员都在干什么去了……”
* 英格拉姆 嘀咕着

<Jackjaw|DM> “你在做什么?”葛兰雪抬头,发现那是一个壮硕的大汉
<葛兰雪> “诶?你说什么?”
* 葛兰雪 对着大喊眨眨眼

* 黑鴉 試著靠近亂源
<茜妲菈> "他們安逸的生活過的太久,根本沒有卵蛋動手。"
<葛兰雪> (大喊=大汉
* 黑鴉 安撫著用著煉獄語嘲弄的烏鴉
<Jackjaw|DM> 大汉刚想做点什么,便被另一个人挤走了
<Jackjaw|DM> 葛兰雪好运的逃过了一劫
<英格拉姆> “看看有没有机会溜进去……”
* 葛兰雪 借机赶快顺着人流挤到另一边去
<葛兰雪> (w)“真晦气”

* 黑鴉 在盡量不引起注意的情況下繼續漠然的移動著,用著兜帽遮住了自己頗具特徵的面具,時不時模仿著群眾發出幾聲怒喊。激化兩方的衝突
* 英格拉姆 踮着脚想看到更多东西,但是立刻又被挤走了
* 艾尔芙娜茵 试着在市民团体和贵族团体的边缘找人询问一下关于这座城市,特别是关于激流骑士团以及前市长的各种近况,试图得到更为准确的消息
<Jackjaw|DM> 英格拉姆和葛兰雪并没有从杂乱的吼叫中听到什么
<黑鴉> "他向你許諾秩序,他向你許諾和平,所要求的不過是你的服從和沈默。"
* 黑鴉 穿梭在團體之間,他發出吼聲

<Jackjaw|DM> 但卡萝在位于广场边缘的几个冷眼旁观的贵族口中,听到了些什么
<Jackjaw|DM> “你听说了么。吉莉亚前市长大人其实没有离开金塔格,她被巴基莱抓了起来。”
<黑鴉> "儘管巴基萊用長劍代替了言語,言語卻總是能保持它的力量,言語給予意義謀介, 它向那些願意傾聽的人們發出真相的宣告。而真相是,這個城市,有些事情錯得可怕,殘
<Jackjaw|DM> “是啊是啊……巴基莱最近还要开始执行公众行刑……不知道那些激流骑士团团员会被怎么样。”
<黑鴉> "巴基萊想用恐懼統治他的市民! 但我們不需害怕政府,是政府必須害怕人民!"
<Jackjaw|DM> 但,贵族们的声音很快便被压了下去,黑鸦对市民们的煽动起到了效果
<Jackjaw|DM> “巴基莱!下台!从歌剧院里滚出去!”
<Jackjaw|DM> “我们要民选的市长,不要你这样的暴君!”
<Jackjaw|DM> “巴基莱!下台!巴基莱!下台!”
* 黑鴉 滿心愉悅的看著煽動終於達成了效果
* 艾尔芙娜茵 在得到想要的情报之后迅速离开的躁动的人群
<Jackjaw|DM> 市民团体与贵族们团结在了一起,声音也压过了那群无政府主义的混混
<Jackjaw|DM> 局面很快就变得剑拔弩张
<Jackjaw|DM> 民兵们拦住了进入和离开咏歌广场的通道
<Jackjaw|DM> 守卫队们也都拔出了武器,提起了盾牌
<英格拉姆> “噢吼,气氛上来了……好机会……”
* 黑鴉 暗笑著退出躁動的人群,觀察著機會
<Jackjaw|DM> 卡萝与黑鸦,想要退出狂热化的示威团体的时候,却发现人潮越来越挤
<Jackjaw|DM> 反而将两人挤向了歌剧院的方向
<艾尔芙娜茵> “……糟了。”
* 英格拉姆 藏在人群中伺机待发
* 葛兰雪 趁着人潮越来越激烈和火热的时候,瞄准看起来比较有钱,急于向外挤的贵族们下手
* 黑鴉 看著情勢不容退出,開始從順如流的跟隨,甚至已經有踏上風浪尖口的打算,如果能藉此得利
<Jackjaw|DM> 葛兰雪很快便将手伸进了一个贵族的兜里,匆匆一瞥,葛兰雪看到了维克多家族的徽章
<Jackjaw|DM> 不花片刻,一枚看上去就做工考究的戒指进了葛兰雪的兜里
* 葛兰雪 一招得手,把戒指塞进衣服的夹层里,向着其他方向向外挤
<Jackjaw|DM> ——————————————————————————————————————————
<Jackjaw|DM> 金塔格歌剧院,三楼
<Jackjaw|DM> 金塔格的市长大人,巴基莱·斯戎,坐在红木雕刻成的华丽椅子上
* 黑鴉 暗自尋找著那讓人仇恨的身影,卻一無所獲。
<Jackjaw|DM> 一手提着酒杯,微笑着看向房间中央的水晶球
<Jackjaw|DM> 水晶球里映出的,便是咏歌广场上躁动的人群
<Jackjaw|DM> 虽然水晶球不能提供声音,但歌剧院外面的音浪已经足够轰鸣了
<Jackjaw|DM> 巴基莱一口将红酒饮尽,但下一刻,酒杯便又满了
<Jackjaw|DM> 他踱步到房间的窗边,黑光一闪,黑色的幕布拉开了
<Jackjaw|DM> ——————————————————————————————————————————
* 黑鴉 咬牙
<Jackjaw|DM> 金塔格歌剧院,对着咏歌广场的黑色窗帘,打开了
* 黑鴉 顫抖著抬頭上望
<Jackjaw|DM> 但并没有任何身影,反而在这早晨散发出一股阴沉的黑暗
* 艾尔芙娜茵 望向那个方向
<Jackjaw|DM> 而后,一道红色的五芒星亮起,一个穿着豪华贵族服饰的中年男人出现了
* 英格拉姆 啊,多么吸引眼球啊……如同歌剧一般的出场,就是有点丑
<Jackjaw|DM> 男人相当魁梧,即便从广场上看仍然难以令人忽略
* 葛兰雪 忙着赶快脱身并没有一直观察歌剧院的方向,不过由于亮光而抬头看了一眼
* 黑鴉 雙眼射出濃烈的憎恨
<Jackjaw|DM> 豪华的丝绸制,以金线缝成的斯戎家族服饰外,套着一套阿斯蒂莫斯司祭的铠甲
<Jackjaw|DM> 阿斯蒂莫斯的五芒星散发出凡人都能看到的邪恶光芒
<Jackjaw|DM> 高耸的护脖前面,那张标志性的切利亚斯面庞精干而简练
<Jackjaw|DM> 短发,剑眉,没有一丝胡渣。数道显眼的疤痕落在他的脸上,更添加了几分凶狠
<Jackjaw|DM> 但这张脸,现在却是一脸平和
<Jackjaw|DM> 似乎完全没有受到抗议示威的影响
<英格拉姆> “还是很丑啊……也许可以演一下乌斯圣母院的反派”
<Jackjaw|DM> “安静。”只一人之声,便盖过了广场的喧闹
* 黑鴉 感受到這些煽動也許在對方眼中只是鬧劇,不快的感覺讓胃底一沉。
<Jackjaw|DM> 所有示威的民众都被震的一愣,真的安静了下来
<葛兰雪> (w)“哇哦……这家伙嗓门还挺大……”
<Jackjaw|DM> “啊,我可爱的小山雀们。真是抱歉我现在才出现。”
* 史密斯 撇了撇嘴
* 黑鴉 雖然想要再點燃反抗的火焰,但知道現在出聲僅是做死,不甘的沉默下來
<Jackjaw|DM> “作为一个从有教养有文化的艾格里安人,要我理解这里粗俗无礼的习俗,的确需要一段时间。”
<茜妲菈> (冷笑)"是呢,在他的眼裡,你們不過只是在地上蠕動的驅蟲"
<Jackjaw|DM> “但是,我现在,终于理解了你们想要表达的意见!”
<Jackjaw|DM> “也达成了共识!”
<Jackjaw|DM> “作为金塔格不可质疑的市长大人,我很感谢你们反应的意见。”
<Jackjaw|DM> “我也觉得,金塔格落后的法律必须要修改,来符合现在的需求。”
<Jackjaw|DM> “你们不是说,不应该让外来人影响金塔格,不应该让那些外地人占据你们的土地,不应该让他们在金塔格造成混乱么!”
* 黑鴉 忍受著從腦內直接傳遞而來的刺耳言語,不做一聲,吞嚥著心中的憤怒與仇恨。
<Jackjaw|DM> “很好!那么现在,我,巴基莱·斯戎,就颁布我的第八条法令。”
<Jackjaw|DM> “从今天开始,那些在港区停泊的外地船只的船长,禁止踏上金塔格的船坞和土地。”
<Jackjaw|DM> “如有违反者,执行吊刑。”
<Jackjaw|DM> 巴基莱空着的手一挥,那七条古怪的法令又增加了一条
* 英格拉姆 ????
<葛兰雪> (w)“真是奇怪的家伙”
<Jackjaw|DM> 英格拉姆瞬间便想到了那个古老的刑罚
<Jackjaw|DM> 从前被抓到的海盗,将会双手被捆绑,吊在港口的路灯上,脚踝捆绑重物
<英格拉姆> “这算什么……这下不商业要全玩完了吗?!”
<Jackjaw|DM> 全身骨骼缓缓脱臼,极致疼痛而亡
<艾尔芙娜茵> (w)“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到底要把这座城市的传统和光荣破坏到什么地步。”
* 黑鴉 冷笑
* 葛兰雪 左右看了看,感觉太安静了不太好下手,于是便开始向外挤了
* 黑鴉 思考對於對方進一步加深市民不滿的行為,無疑只是予己送上方便
<黑鴉> "瘋子! 他是想把金塔格拖入自己的墳墓陪葬!"
* 黑鴉 在所有人震驚的時候吼道

<Jackjaw|DM> “没错!他疯了!”
<Jackjaw|DM> “这个家伙根本是个疯子!”
<英格拉姆> “这样做毫无疑问是错的!这座城市会因此而灭亡的1
<Jackjaw|DM> “金塔格要毁在他的手上了!”
<Jackjaw|DM> 震惊的民众很快反应过来
<黑鴉> "他用恐懼當成武器,脅迫我們屈從! 但我們不會因此屈服!"
<Jackjaw|DM> 就连那些混混都加入了暴动中
<黑鴉> "我們必須終結這個狂人的統治!"
* 艾尔芙娜茵 一惊
<Jackjaw|DM> “他说的对!”
<Jackjaw|DM> “终结这个狂人!终结这个疯子!!!”
<Jackjaw|DM> 民众的情绪一下便被点燃
<Jackjaw|DM> 向着歌剧院一步一步的逼近
<Jackjaw|DM> 石头,腐烂的鸡蛋,大粪之类的东西都向着守卫队丢去
<Jackjaw|DM> ——
<Jackjaw|DM> “咻”
<Jackjaw|DM> 不知从哪里,飞出一支弩箭
<Jackjaw|DM> 径直的飞向巴基莱的额头
<Jackjaw|DM> 就在所有人觉得巴基莱不可能躲过的时候
<Jackjaw|DM> 一只洁白的手臂突然出现,拦在了巴基莱前面
<Jackjaw|DM> 弩箭瞬间扎入了血肉之中,停在了巴基莱前面
<Jackjaw|DM> 一个穿着以金塔格开放风气而言都显得暴露的女性,就站在市长大人身边
<Jackjaw|DM> 但就在前一秒,她好像都不曾存在一般
* 茜妲菈 不快的咂了咂舌
<Jackjaw|DM> 巴基莱也稍被惊吓,往后退了一步
* 黑鴉 退下隱入人群
<Jackjaw|DM> 红酒撒出数滴,沾染到他的袖口
<Jackjaw|DM> 巴基莱瞬间勃然大怒
<Jackjaw|DM> 将红酒杯砸到身边女性的脸上
* 史密斯 皱了皱眉,慢慢向后退
<Jackjaw|DM> “诺克斯,把这些暴民都抓起来,杀了也可以!这些家伙必须付出代价。”
<Jackjaw|DM> 巴基莱大吼着,退回了歌剧院
<Jackjaw|DM> 那个被称作诺克斯的女性,缓缓的爬上了窗口的护栏
<茜妲菈> "該走嘍"用著歡快的語氣說著
<Jackjaw|DM> 女性面无表情,红酒撒了她一脸,但好像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英格拉姆> “他在说什么,他怎么敢这样做”
<茜妲菈> "來看會有多少條骯髒的野狗跟上"
<Jackjaw|DM> 她用右手抓住左臂上插着的弩矢
<Jackjaw|DM> 缓缓的拔了出来
* 黑鴉 環顧四週,尋找突破點
<Jackjaw|DM> 然后,便从三楼直接跳下
* 艾尔芙娜茵 握住剑柄,深呼吸
<Jackjaw|DM> 没有任何缓冲动作,位于人潮前面的黑鸦甚至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Jackjaw|DM> 女人右手一挥,手中便多出了一柄长柄刀,那被插入弩矢的手臂居然是洁白无瑕的
<Jackjaw|DM> “上。”
<茜妲菈> "那來的白癡自虐狂…"
<Jackjaw|DM> 冷漠的声音伴随着长柄刀划下的动作,周围的民兵便向着人潮冲了过来
<葛兰雪> “呜哇哇哇,我可是良民啊!”
* 黑鴉 阻止了烏鴉的聒噪啼叫,漠然的在人群外圍移動找尋突破口
* 葛兰雪 刚走到外围,看到士兵都围了上来,立刻转身向内侧挤
<英格拉姆> “块陶啊!!快逃啊!!”
<Jackjaw|DM> 人群瞬间变得慌乱,拼命的相互推挤
<Jackjaw|DM> 这个时候,几个有些与众不同的人,便十分巧合的,挤在了一起
<黑鴉> "..."
* 黑鴉 帶點戒備的看著周圍的人
* 黑鴉 此時已卸下了面具,裝扮的成人畜無害的青年

* 英格拉姆 慌乱地看着逼近的兵丁
<艾尔芙娜茵> “退下,不论你是市民还是暴徒,这里很危险,我不会有余力保护你们。”
* 艾尔芙娜茵 向前踏出一步,拦在所有人身前

<英格拉姆> “诶?诶?!”
<Jackjaw|DM> 金塔格守卫队仍然保护着歌剧院,名为诺克斯的诡异女人就拦在歌剧院的大门前,没有丝毫动弹的意思
* 黑鴉 年約二十上下,雙眼帶點無謂的漠然,鮮有情緒波動。
<黑鴉> "我想..." 打量了四人

<英格拉姆> “快,快逃啊”
* 英格拉姆 一手扶着自己的帽子,一手指着几个兵丁

<黑鴉> "騎士大人,捨身護衛的心意是很感激,但我等還是先找方法突破這些盲從的民兵手底再做打算吧"
<艾尔芙娜茵> “我还未取得骑士身份,仍是一名扈从…不对,我会试着冲开他们的防线,你们能够跟上的话就跟上吧。”
* 黑鴉 在兜帽下蓋上了面具,在騎士話語未停前,敏銳的移動了起來。
* 史密斯 默默地摸着自己的锤子
* 黑鴉 不被他人耳聞的,那口中喚出了神秘的文字
* 葛兰雪 一眼瞥到个拿巨大武器的家伙
* 黑鴉 那鳥嘴面具的鏡片中閃出妖異的紅光
<Jackjaw|DM> “是那个有胆识的人!”
<Jackjaw|DM> “大家!为他让出一条路!”
<Jackjaw|DM> 一个平民认出了黑鸦,呼喊着让其他人为他留出一条通行的路径
<Jackjaw|DM> 红光一闪,那愚忠的民兵并没有受到影响
<Jackjaw|DM> 仍然挥舞着钉锤
* 英格拉姆 抱头蹲防“不要打我啊”
* 英格拉姆 但实际是准备睡眠术中!

<艾尔芙娜茵> “最好跟上我。”
* 艾尔芙娜茵 招呼一声之后,挤开面前的人群,向着右侧艰难的移动
* 艾尔芙娜茵 将大剑横架在身前充当盾牌

<Jackjaw|DM> 左侧与左下方的民兵大吼大叫着,一边驱散民众,一边向这几个有着武器,看上去就有问题的人靠近
<Jackjaw|DM> 其中一个挥舞着钉锤,砸向了葛兰雪
<葛兰雪> “喂!看着点!我可是良民啊!”
* 葛兰雪 向远离士兵的方向跑

<Jackjaw|DM> 被挤得动不了的葛兰雪被砸了一下
<Jackjaw|DM> 看到这个人想跑,民兵又砸了一下,但是砸到了别人
* 葛兰雪 躲到那些看起来很厉害的家伙身后
<葛兰雪> “喂,后面的士兵打过来了啊!你们拿着武器怎么还不反抗?”

<Jackjaw|DM> 其他的民兵继续向四人靠近
* 葛兰雪 指着明显抓着武器和穿着怪异的那几个人喊
* 葛兰雪 用没人能察觉到的动作指着地上的一块石头,甩到了士兵头上
<葛兰雪> “那边的士兵站不稳了!向那边冲呀!”

<Jackjaw|DM> 就在民兵靠近的时候,葛兰雪一记猛击,直接将那民兵的头盔打凹了一块,那人应声而倒
<Jackjaw|DM> 目睹了身边同伴倒地,另一人眼都红了,完全没有注意到黑鸦的偷袭
<Jackjaw|DM> 突然,人群凹下去了一块
<Jackjaw|DM> 一大群民众突然不自然的倒地瞬间引起了尖叫和慌乱
* 英格拉姆 快逃啊
* 艾尔芙娜茵 接着这个机会,向右踏出一步,举剑向面前的那名士兵
<艾尔芙娜茵> “快!从这里!”

<Jackjaw|DM> 巨剑挥下,干净利落的切开了一道巨大的创口,那民兵惨叫了一声,倒了下去
<Jackjaw|DM> 连续的异常引起了诺克斯的注意
<Jackjaw|DM> “你们,过去支援。”
<黑鴉> "...我說騎士大人,您這也太過...兇殘了些"
<Jackjaw|DM> 她随意点了两个守卫队,将他们派入了混乱之中
<艾尔芙娜茵> “没有关系,这些家伙都是巴基莱的帮凶,死有余辜。”
<Jackjaw|DM> “逃跑者,死。”
<Jackjaw|DM> 她冷淡的向民兵发下命令
<葛兰雪> “呜哇!杀人了!”
<英格拉姆> “aieeeeeeeee”
<Jackjaw|DM> 那民兵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混乱的中心移动
<黑鴉> "哈哈,正是如此,在此場合遇到志同道合的人可真是意外之喜呢"
<艾尔芙娜茵> “快!他们又围上来了!”
<Jackjaw|DM> 钉锤狠狠的砸向与黑鸦和地狱骑士一同行动的史密斯
* 黑鴉 帶著面具的陳悶笑聲讓他的話語略顯詭異。不過仍用著靈敏的腳步跟隨著騎士進退。
<Jackjaw|DM> 锤子砸中了史密斯的肩膀,留下了痕迹
* 史密斯 抽出锤子
<英格拉姆> “aieeeeeee”
* 英格拉姆 继续无意义的悲鸣

<Jackjaw|DM> 两个守卫队装备明显比民兵要精良了许多,那巨大的锤子一看便不是好惹的
* 黑鴉 雖然從面罩上看不出表情,但動作明顯的緩了下來
* 葛兰雪 看准了似乎很厉害的一群人,跟在身后,再次操控散落在地上的时候打向士兵
* 黑鴉 凝視著守備隊,從腰間的小包裡掏出了奇怪的材料
* 史密斯 向后一退,从背后抽出早已准备好的木棒,双手锤向面前的卫兵
<Jackjaw|DM> 史密斯只一锤,便将伤害自己的民兵打倒在地
<Jackjaw|DM> 而那两个不敢逃跑的民兵,大吼着继续前进
<Jackjaw|DM> 其中一个一锤砸向了卡萝
* 史密斯 看着倒下的卫兵冷冷一哼,吐了口口水
<Jackjaw|DM> 但并没有太大的成效
<Jackjaw|DM> 黑鸦的弩矢射向准备进入人群的守卫队
<Jackjaw|DM> 但弩矢被盾牌弹开,落在了地上
* 黑鴉 從風衣背後抽出了十字弓,熟練的上了弓矢射往了守衛隊
* 英格拉姆 继续抱头鼠窜
* 黑鴉 看著弓矢未能射入防護的空隙也不以為意,手上的粉塵配著神秘的文字吟詠逐漸發出詭異的光芒
<艾尔芙娜茵> “你!小心那边的卫兵——!”
* 艾尔芙娜茵 将大剑狠狠的砸向先前攻击自己的卫兵,在感受到确实的手感之后头也不回的立刻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向英格拉姆追去

* 黑鴉 沉默看著被分成肉塊的屍體
<英格拉姆> “aieeeeeeeeee”
* 英格拉姆 抱头鼠窜中

<Jackjaw|DM> 精通剑术的卡萝,挥舞起巨剑,一剑便将那个民兵砍成了两截
<茜妲菈> "這傻娘皮挺好用的…"
<Jackjaw|DM> 爆散开来的血液飞溅到人群之中,引发了大骚乱
<葛兰雪> “呜哇!!!————肠子!肠子飞起来了!”
<Jackjaw|DM> 另一个民兵直接不顾诺克斯的命令,惨叫着向外逃
<Jackjaw|DM> 而下方的人群也迅速和民兵一起四散
<黑鴉> "我怎麼沒聽過有騎士團是這麼直接暴力的行事守則..."
* 史密斯 朝后避了避
<茜妲菈> "所以才是隨扈?"
* 史密斯 伸出大拇指
* 黑鴉 在心中把女隨扈的可利用價值一欄打上了花圈圈
<Jackjaw|DM> 人群逃散开之后,更精锐的守卫队没有屈服于恐惧,向着想要往这边突围的卡萝冲去
* 葛兰雪 随着尖叫四散的人群拼命开溜的时候,也跟着人流开跑
<Jackjaw|DM> 人潮汹涌而至,卷走了守卫队
<葛兰雪> “巨剑美女~谢谢啦~”
* 英格拉姆 是逃跑的好机会,走
* 葛兰雪 对穿地狱骑士战袍的强者飞吻一个使劲跑
* 英格拉姆 没有忘记拖延兵丁的‘好人们’,“这边,往这边走”
* 史密斯 撒腿就跑
* 黑鴉 最後再看了劇場一眼
* 艾尔芙娜茵 在脱离守卫的威胁之后立刻潜入人群之中,当然也没有忘记脱下醒目的战袍
* 黑鴉 然後隱入人群,卸下了面具
<Jackjaw|DM> 趁着混乱,葛兰雪迅速的窜进自己熟悉的地盘之中
<Jackjaw|DM> 而为了躲避接下来民兵的追踪,其他五个人也同样顺着葛兰雪的路径,一路逃跑至一条小径
* 英格拉姆 这边好,人少
<Jackjaw|DM> 葛兰雪知道,这条小径很少有人通过,终点便是最近的下水道入口
<英格拉姆> “喂……这是……要往哪边逃啊”
* 英格拉姆 有点跑不动了,看了看一直风骚带头的女子

<葛兰雪> “喂!你们都跟着我干嘛!?”
* 黑鴉 觀察了附近,確認暫無追兵後停下了腳步
* 葛兰雪 跑进了小径,回头看着跟着的一大票人
* 黑鴉 踏步向前
<葛兰雪> “还有你!喂!不要举着还滴血的剑跟着我啊!”
* 葛兰雪 指着那个‘巨剑美女’

<黑鴉> "我想,你也應該沒有逃過剛才那女人的眼底吧"
* 英格拉姆 有点跑不动了,撑着膝盖喘气
<黑鴉> "不論是否情願,現在我們都搭上同一條船了"
<葛兰雪> “我倒是更担心你们这些……穿着奇装异服……的家伙引来卫兵”
<艾尔芙娜茵> “失礼了,但是我判断这个方向比较容易逃脱和隐藏踪迹,并不是有意要跟你同一个方向的。”
* 葛兰雪 从上往下打量黑鸦
<葛兰雪> “……啊!烦死了!不准跟过来哦!绝对不要跟过来哦!”
* 葛兰雪 往小径的尽头跑

<英格拉姆> “啊……啊?”
* 史密斯 撇了撇嘴
<英格拉姆> “别丢下……人啊~~”
* 英格拉姆 喘着气跟着跑了,这里还好危险的吧

* 黑鴉 放下那已有數面之緣的小賊和跟著跑的男子,回過頭看往其他數人。
<黑鴉> "你們現在有甚麼打算呢? 巴基萊可不是易予,就算一時抽不出身處理我們這些麻煩,但也僅是時間早晚問題"

<艾尔芙娜茵> “黑假面的先生,您看起来并不是很担心呢?”
<黑鴉> "詢問一個帶著假面的人這種問題,似乎沒有太大意義呢?沒有不敬的意思,騎士大人。我一直尋求著有同樣志願,對於那狂人的統治徹底厭惡而失望的同伴。"
<黑鴉> "今日之事或幸與不幸,但我等勢必將成為巴基萊的眼中釘。"

<艾尔芙娜茵> “是扈从。”
* 艾尔芙娜茵 纠正了黑假面的说法
<艾尔芙娜茵> “身为一名地狱骑士,即使仍是扈从,我也不应该做出如此行为。”
<艾尔芙娜茵> “但是,巴基莱不同。”

<黑鴉> 露出了無所謂的笑容 "總之,如果您未有接下來的打算,希望我有這個榮幸邀請您暫留我準備的安身之處以便逃避那狂人手下的追捕。當然的,隨同另外幾位一起。"
* 史密斯 摸了摸头
<艾尔芙娜茵> “他摧毁了我的归宿,我有充足的理由向他复仇。”
<黑鴉> "他是徹頭撤尾的瘋子。"黑鴉的話語變得冷峻。"即便不為復仇,那樣的狂人也絕不該繼續統治這座城市。"
* 史密斯 猛的点头
* 艾尔芙娜茵 沉吟片刻
<艾尔芙娜茵> “你说的没错。”
* 艾尔芙娜茵 收起巨剑,对黑假面伸出右手

* 黑鴉 握住了隨扈伸出的手,並摘下面具露出了愉快的微笑。"作為信任的基礎,自然沒有戴上面具的必要。兩位若還願一起行動,我想我們該先找上先行的那兩人,先尋可暫時安
<艾尔芙娜茵> “正当如此。”
<Jackjaw|DM> 暂停下来的三人在达成共识之后便继续向前追寻先跑走二人的踪迹
<Jackjaw|DM> 英格拉姆跌跌撞撞的追逐留下的痕迹无疑非常显眼,但……有些太显眼了
<Jackjaw|DM> 三人追到葛兰雪和英格拉姆的时候,发现他们二人并没有抵达小道的尽头
<Jackjaw|DM> 原因很简单
<Jackjaw|DM> 根据葛兰雪对这附近的熟悉程度,在他们前面,已经有人经过这里了
<Jackjaw|DM> 当然,如果不是英格拉姆差点喘死在半路上,葛兰雪也不会发现这一点
<葛兰雪> “啊!可恶……”
<英格拉姆> “什……被堵上……了吗?”
<葛兰雪> “竟然有人先来了么!?”
<葛兰雪> “这条密道有别人刚通过……”

* 黑鴉 察覺到了有些詭異的地方 在遠方放慢腳步先行觀察
<艾尔芙娜茵> “发生了什么?”
* 艾尔芙娜茵 问黑鸦

* 史密斯 看着前面停下来的人们有些不解
* 葛兰雪 挠挠头
<葛兰雪> “但是已经走到这边了……又是死路”

<Jackjaw|DM> 葛兰雪发现,这条道有两批人在短时间通过过
<Jackjaw|DM> 一个是一人的脚印,另外一个是五人的脚印
* 葛兰雪 看着后面跟上来的剑士和黑衣男
<Jackjaw|DM> 前者只留下了一点点痕迹
* 黑鴉 做了個禁聲的手勢,往前慢步。
<Jackjaw|DM> 而后者则在小巷的墙壁上留下了划痕
<黑鴉> "發生甚麼了嗎?"
<葛兰雪> “哈……直说吧”
<英格拉姆> “好像……前面有人……”
<Jackjaw|DM> 再联想到刚才的骚乱,这后面的人就是——
<葛兰雪> “前面有个下水道,是我平时常用的逃生通道”
<葛兰雪> “依这边的痕迹来看,似乎有一队人追着一个人抢先过去了。”
<葛兰雪> “五个人,追着一个人哦,还留下这种奇奇怪怪的痕迹”
* 葛兰雪 指了指墙上的划痕

* 黑鴉 回頭看了一眼鐵匠和騎士,心中謀算了一下。
* 葛兰雪 拔出撬棍总之先把划痕的部分刨了
<英格拉姆> “有人被追了吗……那得……赶快去帮助一下啊”
<葛兰雪> “所以前面可能有巴基莱的人埋伏着,后面也可能有追兵将要过来!”
<英格拉姆> “这个时候被追的……多半是跟我们一样,淳朴的市民吧”
<黑鴉> "我想先跟尋後方探查他們追契的人們"
<葛兰雪> “听着,我就是想安全地回家,我可不想和什么卫兵啊守卫什么的杀来打去。”
<黑鴉> "你有甚麼打算?"詢問的同時放下了釣餌
<葛兰雪> “所以你们两个喜欢杀卫兵的,走前面,我指路带你们逃跑,如何?”
<黑鴉> "會知道使用這條通道的,怕不會是你所認識甚至親密的人?"
<葛兰雪> “嘿——”
* 黑鴉 在面具後悶悶的笑了笑
* 葛兰雪 对着黑衣男冷笑了几声不作回答
<黑鴉> "似乎是個划算的交易?"
<葛兰雪> “总之呢,你看你们全副武装的,保护我这个弱女子,我给你们指条明路逃出去,如何呐”
<黑鴉> "我想,你會比較喜歡這個名詞吧?"
<葛兰雪> “是啊,就当做是笔交易了”
* 黑鴉 觀察著對方的反應,挑選了一下字語
<英格拉姆> “你们都是很厉害的人对吧,那就前面去帮帮忙吧。也是拯救这座城市呀”
<葛兰雪> “要是平时的话我大概会多加点带路费,不过今天似乎有点异常。”
<黑鴉> "就煩請你帶路了,請不用擔心,既然是交易,便絕不會缺你甚麼。"
<葛兰雪> “怎么?这位气都喘不上的小哥还想救别人呢?”
<黑鴉> "拯救甚麼的可不敢當,僅僅只是迫於無奈的反抗罷了。"
<葛兰雪> “哇,等等……你也想去找那些追兵的茬儿?”
<葛兰雪> “我以为你只是想找条可以开溜的路。”
<葛兰雪> “这边的两位都是跟着你的?”
* 葛兰雪 指了指巨剑女和锤子哥

<黑鴉> "這是交易不是嗎?你帶領我們離開此處,但我希望能指定路線..."
<艾尔芙娜茵> “暂时性的。”
* 史密斯 拍着巨剑使的肩膀表示赞同
<黑鴉> "請千萬不要這麼說...僅僅只是我們三人暫時同意協力罷了"
<葛兰雪> “……嗯……”
* 葛兰雪 摸了摸兜里的唯一一件战利品
<葛兰雪> “好吧,不过要加钱,因为我就是想溜,你这样可能会让我绕路。”

<黑鴉> 從布囊中掏出一枚金幣
<葛兰雪> “哼,这点小钱最多只能算定金。”
<英格拉姆> “要钱吗?我这里也有”
* 葛兰雪 抢过金币咬了下
<黑鴉> "既然是交易。" "那是自然。"笑著
<葛兰雪> “那么走吧,今天遇到有钱的老爷了,也算值了”
* 英格拉姆 慌慌张张捞出钱包,抓住一把钱币,有金的,有银的,有铜的
* 葛兰雪 耍着撬棍走到下水道上面,熟练地翘起井盖
<葛兰雪> “力气大的先请~”

* 黑鴉 沉默了些會,然後拍拍英格拉姆的肩膀
<Jackjaw|DM> 重新汇合的五人,暂时达成了合作的共识,提高了警惕,向着小巷的尽头慢慢摸去
<Jackjaw|DM> 来到小巷的尽头
<Jackjaw|DM> 这里的确是一条死路,三面都是墙,只有终点处有一个下水道井盖
<Jackjaw|DM> 但,你们的确并非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
<Jackjaw|DM> 井盖被掀开了一半
<Jackjaw|DM> 一个穿着贵族服饰的年轻男人,倒在血泊之中
* 黑鴉 觀察了一下被撬開的痕跡
<葛兰雪> (w)“还好……”
<Jackjaw|DM> 在他旁边,横七竖八的倒着四个民兵
* 黑鴉 檢視男人的生命跡象
<英格拉姆> “死……死了吗?晚了吗?”
<Jackjaw|DM> 还有一个浑身是血的民兵,正举起锤子,打算终结掉男人的生命
<Jackjaw|DM> 他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后面的人的到来
<艾尔芙娜茵> “住手!”
* 黑鴉 無言地搭起十字弓,快速的射出
<Jackjaw|DM> 民兵楞了一下,转过身来
* 艾尔芙娜茵 低喝一声,冲上前去
<黑鴉> "你的惡行到此為止了。"
<Jackjaw|DM> 但没等发出任何声音,便被黑鸦的弩矢钉穿了额头
<Jackjaw|DM> 无声无息的倒下
<英格拉姆> “噫eeeeeeeee”
* 黑鴉 快步來到男人的身邊,觀察他的生命跡象
* 英格拉姆 虽然如此,还是走上前去,准备看看贵族老爷
<Jackjaw|DM> 葛兰雪看着这个男人,感觉相当的眼熟
<艾尔芙娜茵> “怎么样?还有救吗?”
* 艾尔芙娜茵 问黑鸦

<Jackjaw|DM> 仔细一想……好像便是那个被自己偷了东西的贵族
<葛兰雪> “哇,是这个人”
* 葛兰雪 叫出声之后捂住嘴

<艾尔芙娜茵> “嗯?”
<葛兰雪> “嗯……刚才集会的时候见过他”
<Jackjaw|DM> 这个年轻男人还有非常微弱的呼吸,但明显不能坚持太久
<Jackjaw|DM> 即使他解决了最后一个民兵,估计还是要死于出血过多
<英格拉姆> “快,谁能救救他……”
* 黑鴉 沉默地搖了搖頭
<英格拉姆> “这是维克多家族的老爷……”
<Jackjaw|DM> 黑鸦检查男子的时候,发现他是瑞克萨斯·维克多
<Jackjaw|DM> 维克多家族的少爷,之前和他经常有业务的来往
* 英格拉姆 放平身体,掏出点布料,摸上一些随身到的散碎炼金粉末,包住伤口
<英格拉姆> “希望这会有效……”

* 葛兰雪 在大家忙着救人的时候,忙着摸民兵尸体
<葛兰雪> (w)“这群穷鬼……”

<Jackjaw|DM> 平常而言,这个男人是死定了。但英格拉姆的炼金粉末,神奇的止住了出血的伤口
* 黑鴉 看著男人的施作,扶起年輕的貴族
<Jackjaw|DM> 英格拉姆还在治伤的时候,从男人的怀里摸出了一瓶治疗药水
<黑鴉> "瑞克少爺,您可還能言語?"
<黑鴉> "為何那些民兵膽敢襲擊予您?"
* 黑鴉 試著保持年輕貴族清醒,快速的詢問著問題

<Jackjaw|DM> “呃,呃——”
<英格拉姆> “别……还在晕着呢……啊,治疗药水,”
<Jackjaw|DM> 贵族恢复了意识
* 英格拉姆 赶紧抢过药水给男人灌下去
<Jackjaw|DM> 喝下药水之后,瑞克萨斯完全清醒过来了
<Jackjaw|DM> “……这是……奇迹?不,不不……”
<Jackjaw|DM> 他摇了摇头
<Jackjaw|DM> “这里不安全”他往前踏了一步
<黑鴉> "可別太勉強了,您才剛大量失血..."
<Jackjaw|DM> 虽然差点再跌倒,但瑞克萨斯半跪下来,将井盖移开
<Jackjaw|DM> “……没想到不需要我找,你们却自己集结在了一起。”
<Jackjaw|DM> 他神神叨叨的说着什么
<英格拉姆> “您说什么……请不要乱动……”
<Jackjaw|DM> “先跟我到克里萨利书卷……那里有我认识的人,是个安全的地方。”
<Jackjaw|DM> “然后我会再和你们解释的。”
* 黑鴉 沉吟了些會,然後點頭同意了貴族的提議。
<葛兰雪> “啧啧……”
<葛兰雪> “还要带个重伤的家伙么?”

<Jackjaw|DM> 他大喘着气,往下水道里爬
* 葛兰雪 从尸体上摸出了点钱,放进兜里
<英格拉姆> “好……好的”
* 英格拉姆 赶紧跟上去

<Jackjaw|DM> 血污染着瑞克萨斯的面庞,很难观察出什么来
<Jackjaw|DM> 但黑鸦还是通过一些小细节,发现。
<Jackjaw|DM> 瑞克萨斯在见到你们这五个人的时候,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了下来,似乎像是看到了盟友一般
<Jackjaw|DM> 至少这么一个重伤又被追杀的人,不可能会想害你们
<Jackjaw|DM> 而他这段莫名奇妙的发言你并没有了解太多
<Jackjaw|DM> 但你注意到另一个细节
* 黑鴉 放下了些許的警戒,對著夥伴點了點頭
<Jackjaw|DM> 瑞克萨斯的右手上戴着一只黑色手套
<Jackjaw|DM> 左手却并没有
<Jackjaw|DM> 而那黑色手套上,绣着一个现在已经几乎看不到的标志
<Jackjaw|DM> “白银渡鸦”
<Jackjaw|DM> 众人依序进入下水道
<Jackjaw|DM> 葛兰雪在打扫了战场之后,最后一个将井盖关上
<Jackjaw|DM> 过一会儿可能还要回来处理这些尸体,维持密道的可用性,不过基本无伤大雅了。
<Jackjaw|DM> 瑞克萨斯念诵了一句咒语,手中亮起了一道光芒,引领着众人,窜梭于下水道之中
<黑鴉> (真是不會算啊,小傢伙,你知道光是把這少爺送回家可讓你能賺多少金子?)在所有人下去後,黑鴉才輕聲的笑著點了點葛蘭雪
<Jackjaw|DM> ——————————————————————————————————————————————
<Jackjaw|DM> 金塔格歌剧院
<Jackjaw|DM> 巴基莱看着骚乱过后的咏歌广场
<Jackjaw|DM> 一大批示威群众被抓了起来,但那骚乱的源头却并没有
<Jackjaw|DM> “很好,很好。虽然有一点小插曲,但,还是成功的。”
<Jackjaw|DM> 巴基莱摇着红酒杯
<Jackjaw|DM> 凝视着那酒红色的液体,然后,随手便将酒泼了出去
<Jackjaw|DM> ————————————————————————————————————————————————
<Jackjaw|DM> 艾格里安
<Jackjaw|DM> “我好————无聊啊,他们太——弱了。”
<Jackjaw|DM> “泽尔图叔,帮我找一点有趣的事情吧。”
<Jackjaw|DM> ——————————————————SAVE——————————————————
<Jackjaw|DM> SAVE!
« 上次编辑: 2016-08-01, 周一 09:13:35 由 月夜白雨 »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