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log 7  (阅读 758 次)

副标题: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332
  • 苹果币: 8
【地狱叛军】log 7
« 于: 2016-08-19, 周五 08:12:50 »
<Jackdaw|DM> ——————————————————————————————————
<Jackdaw|DM> 第一周,第四天,上午
<Jackdaw|DM> 根据葛兰雪的建议,白银渡鸦们分作两支
<Jackdaw|DM> 一批前往钉嘴酒吧,招募新的小队与调查发生在那边的奇怪现象
<Jackdaw|DM> 另一批,则在葛兰雪的带领下前往红瓦区的魔鬼温床,调查最近新发生的连环杀人案件
<Jackdaw|DM> 在葛兰雪出发之前,拉瑞亚将三人叫住
<Jackdaw|DM> “关于魔鬼温床那边,当然我的了解是不如葛兰雪,不过我应该有一些可以提供给你们的消息。”
<英格拉姆> “越多越好”
<Jackdaw|DM> “魔鬼温床,算是金塔格治安并不好的地方。”
<Jackdaw|DM> 拉瑞亚看了一下葛兰雪,然后选择了措辞
<Jackdaw|DM> “被巴基莱通缉追捕的囚犯最好的藏身之处。”
<英格拉姆> “听起来……很……糟?”
<Jackdaw|DM> “而且由于提夫林在切利亚斯的地位,即使是守卫队也很少会试图涉足。”
<Jackdaw|DM> “提夫林们应该算是,天然对抗巴基莱的一个族群吧。”
<Jackdaw|DM> “这起连环杀人案,很有可能就是巴基莱从中作祟……”
<Jackdaw|DM> “咱的小妹也有提到那边的人都开始疑神疑鬼——难道?”
<英格拉姆> “难道说这是吸引魔裔们注意力的手段?”
<Jackdaw|DM> “如果提夫林们真的开始暴乱的话,恐怕第二个灰烬之夜就要发生了……”
<英格拉姆> “那可就麻烦了”
<Jackdaw|DM> “是的。”
<Jackdaw|DM> 拉瑞亚点点头
<Jackdaw|DM> “不过这也是白银渡鸦在这些排外的提夫林中扎根的机会。”
<瑪兒黛>  “況且,無論是哪個統治者,都不會希望有一群自己無法管束的人存在於自己的土地上吧。”
<英格拉姆> “嗯……我倒不想统治什么啦……只是觉得”
* 英格拉姆 望了望葛兰雪
<英格拉姆> “嘛,没什么”

<Jackdaw|DM> “总之在那边要提高警惕,即使有葛兰雪在。”
<瑪兒黛>  “我說的並非是您,而是我們這位巴基萊大人……”
* 瑪兒黛 手指撐著嘴唇

<英格拉姆> “啊哈哈……哈……”
<Jackdaw|DM> 拉瑞亚交代完严肃的事情之后,表情舒展了一些
* 英格拉姆 尴尬地笑了
<英格拉姆> “不过这一趟的话,就拜托葛兰雪了”

<Jackdaw|DM> “如果有情况,可以用你们耳朵上的东西回来联系,我和瑞克萨斯都会帮忙的。”
<Jackdaw|DM> “嗯,咱可不想看见老家被烧成灰啊。”
<Jackdaw|DM> ——————————————————————————————————
<Jackdaw|DM> 魔鬼温床,如拉瑞亚所说,是金塔格最混乱,最贫穷的贫民窟
<Jackdaw|DM> 同时也是金塔格大部分提夫林的居住地
<Jackdaw|DM> 可以这么说,居住在金塔格的提夫林,即使是已经混入上层的,都与这个地方有些或多或少的联系
<Jackdaw|DM> 在红瓦区的其他区域,与魔鬼温床有一道可以说是天然的分界线
<Jackdaw|DM> 属于魔鬼温床区域的房屋,大多都加盖上了乱七八糟的违章建筑
<Jackdaw|DM> 与其他统一的红色屋顶的房子格格不入
<Jackdaw|DM> 比如现在三人所位处的魔鬼温床北方
<Jackdaw|DM> 眼前就有一个非常显眼,高大概有五六层的奇怪高塔状建筑
<Jackdaw|DM> 颤颤巍巍似乎随时可能倒塌下来
<Jackdaw|DM> 而进入魔鬼温床的小巷口,蹲着几个衣衫褴褛,看上去就不太友好的提夫林青年
<Jackdaw|DM> 但葛兰雪似乎对这一切没有任何的不适,似乎反而还有一种回到家了的感觉
* 瑪兒黛 對這兒真有那麼幾分好奇,但也僅止於此
<英格拉姆> “说是这样说”
<英格拉姆> “要怎么入手啊……”

<Jackdaw|DM> “让我来带路吧,泽雅就住在这附近。”
<英格拉姆> “嗯嗯,知情人还是你啊”
<Jackdaw|DM> “这几天有拜托她注意这边的情况,如果要问的话,肯定就是找她了。”
<Jackdaw|DM> 葛兰雪很快便带着英格拉姆和玛儿黛钻入魔鬼温床狭窄的小巷中
<Jackdaw|DM> “哟,葛兰雪回来啦。”
<Jackdaw|DM> “姐,好几天不见了。”
<Jackdaw|DM> 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人,不过几个碰巧路过的提夫林都是先对英格拉姆和玛儿黛投出厌恶的目光之后,和葛兰雪打了招呼
<英格拉姆>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魔裔呢……
<英格拉姆> “完全不知道……”

<Jackdaw|DM> “真是不正常呢,通常这里应该到处都是人的。”
<Jackdaw|DM> 葛兰雪在通过一条只有一人能过的小巷时,皱起眉头
<英格拉姆> “什么意思?因为害怕杀人犯所有都躲起来了吗”
<瑪兒黛>  “非常時期吧……”
<Jackdaw|DM> “嗯……不过这样正常的生活都过不了了呀。”
<英格拉姆> “有什么线索吗,葛兰雪”
<Jackdaw|DM> 英格拉姆对魔鬼温床的所知,就是大约六十年前
<Jackdaw|DM> 有非常大的一批提夫林移民一次性的住进了红瓦区的这里,并在这里落地生根
<Jackdaw|DM> 很快便把这里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并持续至今
<Jackdaw|DM> “我也有好多天没回家了,还是得问泽雅。”
<英格拉姆> “难道是第三次圣战时期吗……”
<瑪兒黛>  “那麼就盡量減少耽擱的時間吧?”
<英格拉姆>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只是帮手”
<Jackdaw|DM> 穿行了一段普通人完全会迷路的小巷之后,葛兰雪敲开了其中一栋公寓的后门
<Jackdaw|DM> 很快一个年轻的提夫林女性打开了门,将三个人都迎进去
<Jackdaw|DM> “葛兰雪姐!真是太糟糕了,昨天晚上又发生了一起……”
<Jackdaw|DM> “算上前两天……已经是第五起谋杀案了。”
<Jackdaw|DM> 提夫林很快缠住了葛兰雪,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Jackdaw|DM> “等下!等下泽雅,我不是一个人来的,要和他们解释清楚。”
* 瑪兒黛 也不說話,就在一邊聽著
<Jackdaw|DM> 葛兰雪赶快止住了泽雅的势头,向她介绍英格拉姆和玛儿黛
<英格拉姆> “没关系没关系……给,这是见面礼”
* 英格拉姆 从腰包里掏出……嗯……一些甜点

<Jackdaw|DM> “啊……谢谢。”
<Jackdaw|DM> 泽雅接过了甜点,很快就塞进嘴里:“好饿……这几天市集上都没有人。”
<Jackdaw|DM> “大家都把自己锁在家里面,不愿意出来。明明那个连环杀手只杀年轻女性……”
<Jackdaw|DM> “但那些大叔大婶都还是不愿意做生意呢。”
<瑪兒黛> “因為沒有人會願意相信一個連環殺手的人格。”
* 瑪兒黛 一邊寫著些什麼,一邊輕輕搖著頭笑說

<Jackdaw|DM> “总之,一下要我说我也说不清楚,不如你们来问我吧?”
<瑪兒黛> “英格拉姆,你先提問吧。”
<英格拉姆> “啊哈?问……”
<Jackdaw|DM> 泽雅摸摸自己耳朵,石英制成的耳坠非常的显眼
<英格拉姆> “我就知道只残害年轻女性……”
<Jackdaw|DM> “是说关于谋杀案啦。”
<英格拉姆> “嗯?死者共同点?案发时间?地点?之类的?”
<Jackdaw|DM> “我想想……”
<Jackdaw|DM> 泽雅从腰间的包包里摸出一个小本子,翻开来看
<Jackdaw|DM> “都是差不多,和我一样大的女孩子,都发生在深夜,地点的话”
<Jackdaw|DM> 泽雅将笔记本翻给英格拉姆看
<Jackdaw|DM> 魔鬼温床的西部,发生了两起,分别是灰烬之夜当夜,和之后的两天
<Jackdaw|DM> 然后是东部,发生了一起,是在第二起之后的又三天
<Jackdaw|DM> 最后两起则是在昨天和前天连续发生,都是在魔鬼温床的西北部
<Jackdaw|DM> 似乎没有什么规律,但发生案件的地方的的确确都在魔鬼温床里
<英格拉姆> “虽然很对不起,尸体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之类的。比如说怎么死的,是抢劫吗,有没有被咬啊之类的”
<Jackdaw|DM> “根据我们的传统……”
<Jackdaw|DM> 泽雅突然对了下手指
<Jackdaw|DM> “尸体都要在死去之后第二天晚上之前火葬掉”
<Jackdaw|DM> “所以除了昨天那起的尸体都被烧掉了。”
<Jackdaw|DM> “虽然是我发现昨天的现场的,但是没机会仔细看……毕竟,实在有些恐怖。”
<英格拉姆> “恐怖?”
<瑪兒黛> “這可真是……”
<瑪兒黛> 嘆氣*

<Jackdaw|DM> 提到死亡,泽雅有些轻描淡写,但在说到现场时,还是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Jackdaw|DM> “怎么了?”
<Jackdaw|DM> “那个小姑娘的脸,被利器破坏的不成样子了,角都断掉了。”
* Jackdaw|DM 泽雅似乎不是很愿意回忆当时的现场
<瑪兒黛> “沒什麼,只是不能直接看到遺體的話總感覺難免會出些問題啊……轉述總是會有一些些誤差。”
* 瑪兒黛 說得很冷靜

* 英格拉姆 看了看葛兰雪“要去看看吗”
<Jackdaw|DM> “这个的话,尸体现在放在斯特雷亚大姐头的公寓……”
<Jackdaw|DM> “虽然大姐头现在不在,不过帮她干活的人我很熟”
<Jackdaw|DM> “所以虽然有违传统,应该可以带你们过去看。”
* 瑪兒黛 點點頭,眼珠子轉了轉
<Jackdaw|DM> 泽雅所提到的斯特雷亚,英格拉姆意外的很有印象
<Jackdaw|DM> 她是裂蹄协会的管理人,是个非常具有英气,令人著迷的提夫林女性
<Jackdaw|DM> 之前在金塔格歌剧院偶遇,英格拉姆盯着看结果把自己的特效烟花弄乱
<Jackdaw|DM> 造成了一场非常惨烈的大爆炸
<Jackdaw|DM> 而关于提夫林的传统
<英格拉姆> “啊呀呀……那可……去一趟比较好,嗯嗯”
<Jackdaw|DM> 英格拉姆就回忆起了一点
<Jackdaw|DM> 他们很害怕死去之人从彼岸返回现世作祟,所以要火葬掉死者的尸体让他们没有可以复生的媒介
<Jackdaw|DM> “至于案发现场的话,因为大家害怕的关系所以那边保存的都还好,我也可以带你们过去。”
<英格拉姆> “请务必”
* 瑪兒黛 微微頷首
<Jackdaw|DM> 于是泽雅便带着三人一路从她的住处,前往暂时停放尸首的公寓
<Jackdaw|DM> 她在和看门的一个男性交谈了几句之后,便放行让几人进入
<Jackdaw|DM> “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有魅力的!”
<英格拉姆> “嗯嗯嗯??”
<Jackdaw|DM> 泽雅稍微笑了一下,不过想到进去的地方是哪里,就又耷拉了下来
<Jackdaw|DM> “我不太想再看到那个场面了,接下来交给你们了吧?”
* 英格拉姆 想了想,进去之前双手合十
<英格拉姆> “多谢了”

* 瑪兒黛 輕輕地摸了摸澤雅,舉動很溫和
<Jackdaw|DM> 里面比起住处,更像是密拉妮的小型神殿
<瑪兒黛> “辛苦了,請好好休息吧。”
<Jackdaw|DM> 一个圣坛上放着玫瑰的圣徽,两旁点着檀香
<英格拉姆> “薇奥拉看到的话会有感觉的吧……”
<Jackdaw|DM> 连环杀人案的被害者就躺在圣坛前的床上,身体上盖着白布
* 瑪兒黛 抿著豐滿性感的嘴唇
<Jackdaw|DM> 葛兰雪见到这个阵仗,总是不太认真的她这时候表情也严肃起来
<Jackdaw|DM> 她将白布掀开,露出底下的尸体
<Jackdaw|DM> 死者是一个年轻的提夫林女性
<Jackdaw|DM> 年龄感觉上与泽雅相仿
<Jackdaw|DM> 穿着与魔鬼温床的其他年轻人没有什么不同
<Jackdaw|DM> 脸部遭到利器切割,头上的犄角也被切断了
<Jackdaw|DM> 但死因是后脑处的重击
<Jackdaw|DM> 葛兰雪抿着嘴唇,进行了更深一步的检查
<Jackdaw|DM> “她的耳坠不见了。”
<Jackdaw|DM> 死者的耳朵上有撕裂的伤口,在那边应该有佩戴耳饰
<Jackdaw|DM> “牙齿……牙齿也不见了?”
<英格拉姆> “这是……为什么呢”
<英格拉姆> “要这些做什么用吗?仪式?”

<Jackdaw|DM> 葛兰雪又接着往下检查,然后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一两步
<Jackdaw|DM> 在死者腹部有一道创口,她身体里的脏器似乎被取出了一部分
<英格拉姆> “……锐利的切口,这是死后做的啊”
<英格拉姆> “越来越感觉是什么邪教了”

<Jackdaw|DM> 以葛兰雪的医疗水平,就只能看出这些了
<瑪兒黛> “能確認是什麼器官被拿出來了嗎?”
* 瑪兒黛 皺眉

<Jackdaw|DM> “不知道……”
<Jackdaw|DM> 更准确的说应该是被吓到不敢看了吧
<Jackdaw|DM> 葛兰雪摇摇头:“但即使是邪教仪式,为什么要取走牙齿呢。”
<英格拉姆> “不知道,做这个方向考虑吧”
<英格拉姆> “看样子是有智力的生物……好吧杀人犯”
<英格拉姆> “有目标向的,不是为了……劫色的犯罪”
<英格拉姆> “愉快犯?可能性也很大”

<Jackdaw|DM> “不过这样也还看不出什么,去杀人现场那边?”
<Jackdaw|DM> 葛兰雪将白布又盖了回去,建议道
<英格拉姆> “嗯,看看还有没有痕迹吧”
<Jackdaw|DM> 验尸告一段落之后,三人便又要泽雅带他们前往案发现场
<Jackdaw|DM> ————————————————————————————————
<Jackdaw|DM> 第一周,第四天,正午
<Jackdaw|DM> 正午时间,魔鬼温床的人稍多了一些
<Jackdaw|DM> 巷子里可以看到更多或是忧心忡忡,或是一脸怒气的提夫林
<Jackdaw|DM> “肯定是那个巴基莱干的!都是他的错!”
<Jackdaw|DM> “干脆一起过去把他杀了好了!”
<英格拉姆> “为什么我想起了四个字,人心可用?”
<Jackdaw|DM> 有戾气的青年已经在讨论这种东西了
<瑪兒黛> “沒有證據。”
* 瑪兒黛 搖了搖頭

<英格拉姆> “做我们的事吧”
<Jackdaw|DM> 泽雅低着头,将三人带到案发现场,位于魔鬼温床西北部的一个小三岔路口
<Jackdaw|DM> “这里……算是要从西边到南边的必经之路,如果赶时间的话。”
<Jackdaw|DM> “但现在大家好像都绕过这里,从外面回家了。”
<Jackdaw|DM> 泽雅所说的外面,指的就是魔鬼温床以外的金塔格
<Jackdaw|DM> 三岔路口的中央有一滩暗红色的血迹,之前泽雅就是在这里发现死者的
<Jackdaw|DM> 英格拉姆一眼便看到,正对着他们的公寓的墙上,插着一个东西
<英格拉姆> “这个的确一眼能看到……”
* 英格拉姆 走过去拔出来

<Jackdaw|DM> 是……一颗牙
* 瑪兒黛 在旁邊打量著它的尺寸
<Jackdaw|DM> 非常突兀的插在公寓的墙上
<英格拉姆> ""
<英格拉姆> “这是……死者的吗”
<英格拉姆> “牙齿被插到了墙上”
<英格拉姆> “难道是,走路的时候,被一发大的打到了后脑,牙齿震落直接飞嵌入了墙上?”
<英格拉姆> “我是在写喜剧吗……”

<瑪兒黛> “別笑。”
* 瑪兒黛 從行囊拿了雙白手套,小心地從牆上摘下牙齒

<英格拉姆> “不说笑的话”
<英格拉姆> “石英耳环和……牙齿,我记得耳环在马厩处也发现过”
<英格拉姆> “如果针对性在这里的话,那么联系在哪里?”
<英格拉姆> “我猜出的答案是一种特殊的异界生物,对牙齿有着特殊的收集要求”

<Jackdaw|DM> “那些奇怪的生物?在底下那边的?”
<Jackdaw|DM> 葛兰雪想到了之前玛儿黛吓退的小魔怪
<英格拉姆> “姑且叫‘牙妖’好了,具体的样子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会收集……牙齿,和类似的物质”
<英格拉姆> “比如这个,石英耳环”
<英格拉姆> “虽然比较牵强,如果‘牙齿’外露在耳朵上,那么被袭击的概率也会大大增加”
<英格拉姆> “因为根据炼金实验,牙齿和石英是很相似的物质”
<英格拉姆> “这样可以解释被袭击和这个特殊的现场”

<Jackdaw|DM> “‘牙妖’么?是异界生物的话怎么抓啊。”
<Jackdaw|DM> 泽雅赶快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英格拉姆> “用诱饵”
* 英格拉姆 想了一会儿,说道
<英格拉姆> “只要有一点痕迹,就可以追踪到巢穴了”

* 瑪兒黛 微微頷首
<Jackdaw|DM> “诶——?!”
<瑪兒黛> “你認為……使役者會在巢穴中透露出自己的形跡嗎?”
<英格拉姆> “选择魔鬼温床作为犯案地点的话,猎物和收获众多,以及远离危险应该是同样值得的理由”
<英格拉姆> “不过这些都是我的猜测……”
<英格拉姆> “但既然在这里有第一二三四五次,就应该会有第六次”

<Jackdaw|DM> “不能再有第六次了……”
<Jackdaw|DM> 泽雅突然喊了一下
<Jackdaw|DM> “好不容易因为斯特雷亚大姐头这边才好了一些,不能再变回去了!”
<英格拉姆> “那么就在这里,将悲剧给,斩断吧”
<Jackdaw|DM> 英格拉姆默不作声的折腾了一阵,露出了一张涂的像是小丑一样的脸
<英格拉姆> “我易容得怎么样”
<英格拉姆> “只要戴上这个关键的石英耳环的话……”

<Jackdaw|DM> “像小丑……”葛兰雪叹了一口气
<Jackdaw|DM> “要做诱饵的话果然,还是让我来做吧。毕竟这里是我的老家呐。”
<Jackdaw|DM> “泽雅,耳环借我一下。”
<Jackdaw|DM> 葛兰雪向泽雅借来石英耳环:“所以呢,那些牙妖会出现在哪里?”
<Jackdaw|DM> “只是乱跑的话根本没有机会吧。”
<英格拉姆> “西北部……那一片区域”
<英格拉姆> “基本都是围绕在这里的”
<英格拉姆> “时间可能要越接近夜晚才越有可能”

* 瑪兒黛 拿出一些不明液體抹了抹,重新給葛蘭雪上了妝
<Jackdaw|DM> “那个——有什么我能做的事么?”
<Jackdaw|DM> 泽雅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三人制定计划
<Jackdaw|DM> “喂喂,我看上去有那么老么!还要化妆!”
<Jackdaw|DM> 葛兰雪则是对玛儿黛的易容有些不满
<英格拉姆> “是呢……放哨怎么样?”
<Jackdaw|DM> “嗯……这倒是我的老本行。”
<瑪兒黛> “這是為了保險。”
<瑪兒黛> “況且,年輕的女人也是會上妝的。”

<Jackdaw|DM> “不懂你们这些唱歌的。”
<Jackdaw|DM> 但的确玛儿黛的巧手下,葛兰雪看上去水嫩了几分
<Jackdaw|DM> 于是根据英格拉姆的计划,葛兰雪打扮成落单的提夫林少女,在几次袭击案的半径范围内缓慢活动
<Jackdaw|DM> 而英格拉姆玛儿黛还有泽雅,就远远的跟在后面,通过耳饰进行联络
<Jackdaw|DM> 这个计划乍看之下,以魔鬼温床的人口似乎不是很可靠
<Jackdaw|DM> 但……在接近傍晚的下午,却产生了效果
<Jackdaw|DM> 【——出事了!】
<Jackdaw|DM> ——————————————————————————————————
<Jackdaw|DM> SAVE
<英格拉姆> 辛苦拉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