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log 8  (阅读 686 次)

副标题:

离线 elf

  • Goddess of Axe Slime and Wat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570
  • 苹果币: 0
【地狱叛军】log 8
« 于: 2016-08-20, 周六 07:39:31 »
09:22:02<Axe> ——————————————————————————————————
09:23:33<Axe> 为了能迅速重建白银渡鸦的势力,蜂巢会议的结论是,分头行动。
09:24:09<Axe> 葛兰雪带队的三人前往魔鬼温床,调查关于连环杀人事件的相关线索
09:25:20<Axe> 而薇奥拉带队的三人,前往钉嘴酒吧一探究竟,并顺便与藏身于那里的莫格尔相会
09:25:53<Axe> 与莫格尔的会面结束之后,三人才真正关注到钉嘴酒吧的情况
09:26:58<Axe> 这里的人又多又吵,远远超过正常的数量和情况,而且许多正常应该被轰出酒吧的麻烦制造者,都还好好的围在桌边喝酒
09:27:12<Axe> 总之,很不对劲
09:29:01* 艾尔芙娜茵 左右张望,试图分辨他们都在说些什么话题
09:30:09* 黑鴉 坐上了吧台,用指節敲了敲桌面。
09:30:13* 薇奥拉 留神听听那些人在聊些什么
09:30:38<黑鴉> "給我和朋友們上一杯吧。"
09:31:32<Axe> 酒太淡了,人太多了,为什么炸毛狼獾被烧成平地了
09:32:09<Axe> 顾客大多都在抱怨这里的环境,但似乎还是集中在这里
09:32:12<Axe> “……”
09:32:36<Axe> 黑鸦看到酒吧的老板,钉嘴,这个彪形大汉似乎对他的话没什么反应
09:32:51<Axe> 他头突然低下来,然后抖了个激灵
09:33:04<Axe> “要什么酒……?这里有很多种酒。”
09:33:21<Axe> 钉嘴揉了揉眼睛,向黑鸦回应道
09:34:05<Axe> “是魔法噢,惑控系灵光。”
09:34:20<Axe> 小魔鬼轻笑着告知黑鸦
09:34:26<黑鴉> "……" 沉默的盯視了不太尋常的反應,黑鴉對著隱形的茜妲拉交換著訊息
09:34:57<Axe> 至于薇奥拉,和一桌客人询问之后发现,有人在这里看到了奇怪的大蝴蝶
09:35:20<Axe> 这和“死眼”所说的不应该存在在这里的东西,是不是一样的呢
09:35:44<黑鴉> "…來杯烈一點的東西吧,老闆,還是稱呼你溫斯頓好了,這裡似乎最近有些不安穩?"
09:36:44<Axe> 钉嘴又顿了顿,然后从身后的酒架里取出一个玻璃瓶,为黑鸦满上了一杯
09:37:16<Axe> “太吵了……这里的人,哈啊——,都是从隔壁跑过来的,根本不懂什么是酒。”
09:37:28<黑鴉> "我從…朋友那邊探聽到了點消息,說你需要一點額外的幫助?"
09:37:55<Axe> “是啊。”钉嘴用手托腮,似乎在避免自己又睡过去
09:38:06<黑鴉> 一口飲盡,放下了杯子。
09:38:43<Axe> “这里最近天天有人闹事,打的头破血流的”
09:39:06<Axe> “再这么搞下去,守卫队都要过来了,我这酒吧恐怕也得关门”
09:39:41<黑鴉> "看來也不是簡單把那些人趕出去就能了事的情況?"
09:40:30<黑鴉> 對著同伴打了個訊號,委託他們協助發現酒館內是否有其他異狀
09:40:47<Axe> “赶过,我赶过。结果那天把我放那边的酒桶都打烂了,亏了一大笔钱。”
09:41:00<Axe> 钉嘴指了一下放在酒吧大厅角落的大木桶
09:41:16<Axe> “那一天真是可怕的混乱。”
09:42:13<Axe> “总之,如果有人能帮我把这乱相解决掉,让我做什么都行。”
09:41:47<黑鴉> "那你自己呢?這些日子有沒有什麼不尋常的感覺?不太舒服?昏昏沉沉?沒有太多發生事情的記憶?"
09:42:29<黑鴉> 打量著酒館周圍,隨口緩慢的尋問著釘嘴
09:42:36<Axe> “?……”
09:42:56<Axe> 钉嘴似乎想要回答些什么,然后突然就头靠吧台,昏睡了过去
09:43:31<黑鴉> 指引蔚奧拉和卡蘿堵住兩邊出口
09:43:44<Axe> “是施法者噢。”
09:44:00<Axe> 小魔鬼也及时的告知黑鸦
09:43:56* 艾尔芙娜茵 冲到一侧出口挡住
09:44:08* 薇奥拉 依言行动
09:44:11<黑鴉> 讓茜妲拉飛在酒館天花板,繼續用偵測魔法來做定位
09:44:17<黑鴉> "拜託了"
09:44:38<黑鴉> 起身在人群中尋找著施法者的蹤跡
09:45:06<Axe> “喂,你说什么呢,啊?!”
09:45:18<Axe> “什么?你对我大小声啥?!”
09:45:24<Axe> “我可什么都没说!”
09:45:52<Axe> 酒吧在钉嘴陷入昏睡之后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引燃了
09:46:12<Axe> 之前黑鸦就觉得有些不对的一桌小混混开始吵起来了
09:46:25<Axe> 再过不久恐怕就要演变成全武行
09:47:03* 薇奥拉 看到突然就要沸腾起来的局势,有些懵
09:47:50* 艾尔芙娜茵 有些紧张的拦在出口处
09:50:26<Axe> 其他顾客似乎对这样的情况习以为常
09:50:34<Axe> 没有人打算从酒吧离开
09:52:30* 薇奥拉 咬咬牙,压住害怕的情绪,开口说道
09:52:48<薇奥拉> “等等,大家不要被人误导了! 有人在挑拨你们乱战!”
09:53:30* 薇奥拉 突然福灵心至,紧接着大声喊道
09:52:56<黑鴉> 看著此等形式笑了笑
09:53:17<Axe> “啥?”
09:53:20<Axe> “什么?”
09:53:40<Axe> 两方同时看向薇奥拉,凶神恶煞的脸相当恐怖
09:53:53<薇奥拉> “说不定斯戎的私兵就等在外面,你们一打起来,他们就有理由抓住你们了!”
09:54:18<黑鴉> "這位小姐說的正是。想想吧,為什麼我們需要擠在這種破爛小酒館裡面?"
09:54:31<薇奥拉> “大家冷静一点,把那个混蛋找出来吧!”
09:55:20<黑鴉> "還不是那個巴基萊搞得鬼,現在連能好好喝酒的地方都被燒了,街上滿是巡邏的衛兵!"
09:55:48<Axe> “嘁,斯戎的狗嘛,真是讨厌。”
09:56:06<Axe> 那桌混混摸了摸自己的头,似乎冷静了下来
09:55:53<黑鴉> "現在這個情況肯定也有內鬼在挑撥離間!"
09:56:10<黑鴉> "就是想不給我們活路走!"
09:56:20<Axe> 又坐了回去,左右观察
09:56:38* 薇奥拉 松了口气,摸摸头上的冷汗
09:56:50<黑鴉> "讓我們找出那個混蛋賞他一頓好的!"
09:57:03<Axe> “¥%@¥!,那个小哥说的没错。这里肯定有人在搞鬼!”
09:57:07<Axe> “对啊对啊”
09:57:37<Axe> 黑鸦随口几句再次将酒吧的气氛点燃起来
09:58:37<Axe> 好几桌的客人都开始到处张望,想找到谁是内鬼
09:59:07<黑鴉> 趁亂,立刻再注意起兩個出口,看誰想趁機逃逸
09:59:47<Axe> 好几个人站了起来,在酒吧里乱窜,但还是没人想要离开这里的样子
10:00:41<Axe> 位于酒吧后门的薇奥拉
10:01:08<Axe> 灵光一闪,看到一个橙色的,有着蝴蝶翅膀的小东西从身边飞窜而过
10:01:39<Axe> 似乎是躲进了钉嘴酒吧用于储放食物的仓库
10:02:09<薇奥拉> "……蝴蝶!?"
10:02:51* 薇奥拉 想大声告诉同伴,但想了想,只是用手势悄悄地示意了一下仓库那边。
10:02:28<Axe> 而一直在观察的艾尔芙娜茵也同时看到了一样的东西
10:03:00<Axe> “哎呀,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看到那种讨厌的生物。”
10:03:04<艾尔芙娜茵> “那是……”
10:03:07<黑鴉> 沖了上去
10:03:17* 艾尔芙娜茵 追了过去
10:03:19<Axe> 茜妲菈笑着跟在冲锋的黑鸦身后
10:03:31* 薇奥拉 于是也跟了上去
10:03:57* 黑鴉 進入倉庫後,待所有人進入便立刻關上門扣住鎖。
10:04:38<Axe> 钉嘴酒吧的后门是一条狭而长的通道,没有窗户,直通存放酒食的仓库
10:05:06<Axe> 仓库里也是同样,并没有窗,堆砌着许多塞满食物的木箱,还有数个酒桶
10:05:16<Axe> 待黑鸦关上门之后
10:05:31<Axe> 一团小小的光球从阴暗处升起来
10:05:57<Axe> 照亮了一只装着优雅的站在大木桶之上的生物
10:06:03<Axe> 是一条……龙?
10:06:44<Axe> 一只和小魔鬼差不多大小的龙就站在木桶盖上,青蓝色的身体后面是橙色的蝴蝶翅膀
10:06:50<黑鴉> 雙手環胸,看向裝神弄鬼的元兇
10:07:03<Axe> “好啦好啦,你们抓到我了!是你们赢了啦。”
10:07:13<艾尔芙娜茵> “这是……龙?这么小?”
10:07:22<Axe> “太过分了,用这种方法抓我。”
10:07:27<黑鴉> "是誰指示你做這些事?"
10:07:46<薇奥拉> “好漂亮啊……”
10:07:49<Axe> 小龙在说话之后就完全破格,在木桶盖上滚来滚去
10:07:59<薇奥拉> “我可以摸摸你吗?”
10:08:17<黑鴉> 把玩著腰間的短劍,防備著看著小龍…
10:08:19<Axe> “女生可以!那个戴面具的不行!”
10:08:25<薇奥拉> “哦!”
10:08:29<黑鴉> "不要被外表騙了…"
10:08:35<Axe> 小龙趴在木桶上,有敌意的看着黑鸦
10:08:38<薇奥拉> “诶……”
10:08:41<薇奥拉> “啊……”
10:09:00* 薇奥拉 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在任务中,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10:09:02<艾尔芙娜茵> “先说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吧。”
10:09:53<Axe> “我无聊嘛,这里的人不是在吃牡蛎就是在喝酒,太安静了。”
10:10:05<Axe> “也没人说好玩的故事,太枯燥了。”
10:10:22<艾尔芙娜茵> “只是这样?”
10:10:32* 艾尔芙娜茵 看了看黑鸦
10:10:38<Axe> “?”
10:10:48<Axe> 那条小龙也有些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10:10:51<Axe> “不然呢!”
10:10:53<黑鴉> "要是這樣,那你為什麼會流落到這邊藏身?"
10:11:33<Axe> “如果不是炸毛狼獾没了,我才不想到这里呢。”
10:11:50<Axe> “这边的老板啊,太无趣了,对那些惹事的家伙都是轰出去了事。”
10:11:57<黑鴉> "炸毛狼獾?"
10:12:02<Axe> “这样怎么可能有趣啊!”
10:12:02<薇奥拉> “你之前一直待在那边?”
10:12:31<黑鴉> "你知道那天燒毀的情況嗎?莫非你跟那件事有關係?"
10:12:32<薇奥拉> “可是,那是斗殴啊,可能会流血和死人的,为什么你会觉得有趣?”
10:12:43<Axe> “一看你们就是不在那边混的,连我温达菲克都不知道。”
10:13:22<Axe> “我会控制情况的嘛,差不多有趣就行了,都那么久了也没死过人啊。”
10:13:39<Axe> 倒是不否定会流血这件事上
10:14:05<艾尔芙娜茵> “咳……”
10:14:21<Axe> 黑鸦听到这个名字
10:14:28<Axe> 瞬间就想起来了
10:14:47<Axe> 这个“温达菲克”,经常在港区的商人嘴里听到
10:14:55<薇奥拉> 想了想,“但这不是以他人的痛苦为乐吗?”
10:15:02<Axe> 是个非常有趣,而且有着奇妙吸引力的“人”
10:15:29<Axe> 总是能引的人把自己所遇到的所有故事全部说出来和他人分享
10:15:50<Axe> “是这里太无趣了!我只能这样找点乐子。”
10:17:02<黑鴉> "那那天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炸毛狼獾會給燒了?"
10:17:13<Axe> “而且我要说噢,我就想问问那天咏歌公园发生了什么事,结果他们自己炸了”
10:17:20<Axe> “那天可不是我的错。”
10:17:59<Axe> “巨龙呼啸而过,一口喷吐炸毛狼獾就完啦。”
10:18:14<黑鴉> "真龍嗎…"
10:18:25<Axe> “真是一场大火……如果不是我机智,恐怕也要一起烧死啦。”
10:19:17<黑鴉> "…那你現在有什麼打算,就你這樣鬧下去,這裡早晚也會給巴基萊的衛兵給抄了。"
10:19:40<Axe> “哈哈,我说你就信嘛,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10:19:49<Axe> “还以为你总是疑神疑鬼呢!”
10:20:10<Axe> 温达菲克似乎感觉自己胜利了,在木桶盖上又开始边笑边滚
10:20:37<Axe> “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我无聊的话,是会死的!”
10:20:56<黑鴉> "我自然有辦法去查證…但至少那頭龍?我見過。"
10:21:13<Axe> “喂喂!真的是龙?!”
10:21:24<Axe> 小龙停了下来
10:22:14<黑鴉> "真的。我想巴基萊也不可能就為了招搖撞騙造一個能飛能噴火的大玩具出來。"
10:22:46<Axe> “果然我还是太厉害了……随口说说就能抓到真相。”
10:22:54<Axe> 温达菲克又神气起来了
10:24:22<黑鴉> "……要知道,為了你帶來的麻煩,我可是很樂意卸掉你兩隻翅膀讓你安分點?"
10:25:13<黑鴉> 抽出短劍比劃了兩下。
10:25:23<艾尔芙娜茵> “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10:25:25* 艾尔芙娜茵 嘀咕
10:25:28<Axe> “哎呀——别这样嘛!有趣就好了。”
10:25:40<黑鴉> 然後就不再理會小龍,沉吟了下來。
10:25:48<Axe> 小龙飞了起来,跳到艾尔芙娜茵的肩膀上
10:26:22<黑鴉> "…這種愛虛張聲勢的傢伙不給他一頓教訓不會怕的。"
10:26:40* 薇奥拉 尝试挠挠小龙的下巴。
10:26:41<黑鴉> 歎了口氣,看著被蠱惑的兩女
10:27:16<薇奥拉> “唔,黑鸦别这样啦,也许温达菲克的能力我们能用到也说不定。”
10:27:38<薇奥拉> “温达菲克先生,如果有趣的话,你会帮助我们吗——作为刚刚,还有之前许多骚乱的补偿?”
10:27:50<Axe> “像两个小姐姐这么可爱的,要我住你们那里也可以啊。”
10:27:58<Axe> 温达菲克眯起眼睛
10:28:00<薇奥拉> “我,我们正尝试让这个城市变得更好——更有趣一点。”
10:28:21<Axe> “有趣就行!我也差不多感觉这里很无聊啦。”
10:28:33<薇奥拉> “谢谢你,温达菲克先生。”
10:28:46<Axe> “我呢,可是非常厉害的。”
10:29:02<Axe> “不管什么人,只要和我说话最后都会乖乖把自己的故事全部说出来。”
10:29:10<黑鴉> "…這次的事情姑且不跟你計較。"
10:29:23<艾尔芙娜茵> “是吗?”
10:29:36* 艾尔芙娜茵 又看了看黑鸦
10:29:43<Axe> “那个人不行,他身上的幽默细胞全部死光啦”
10:29:50<Axe> “半死不活的人是不行的。”
10:30:37<Axe> “什么时候他会笑了,可能还有抢救的机会。”
10:30:37<艾尔芙娜茵> “诶,我才没有这种打算呢。”
10:30:41<薇奥拉> “不可以这么说黑鸦先生啦。”敲敲小龙的脑袋,然后继续摸摸摸,“黑鸦先生也是很厉害的,想要让这个城市变得更有趣的话,黑鸦先生的能力也是必须的哦!”
10:31:13<薇奥拉> “忍耐一下无趣——就能收获更多的有趣,这是很划算的事情哟。”
10:31:20* 薇奥拉 笑眯眯地说道。
10:31:40<黑鴉> "不論你口燦蓮花的講多少,如果讓我發現你威脅到我同伴安危…我會讓你痛恨你的幽默的。"
10:32:16<Axe> “唉,勉强接受!”
10:32:32<Axe> 小龙高傲的抬起头,斜眼看着黑鸦
10:33:04<Axe> 【魔鬼温床出事了!薇奥拉!听得到么!】
10:33:27<薇奥拉> 【啊,我是薇奥拉,知道了!】
10:33:54* 薇奥拉 看向了同伴们。
10:34:12<Axe> 【有人受伤!出现的情况三个人处理不了!】
10:34:50<薇奥拉> 【知道了,我立刻赶过去!】
10:34:54<Axe> 通过耳饰传来的声音断断续续,附带着喘息声还有刀剑相击的声音
10:35:17<黑鴉> "動身吧,儘快。"
10:35:29<艾尔芙娜茵> “嗯!”
10:35:30<Axe> “诶,怎么了!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了么。”
10:35:53<Axe> 在场唯一不知情的就是妖精龙温达菲克了
10:36:08<薇奥拉> “发生了战斗……温达菲克先生,也请跟上来帮帮忙吧!”
10:36:18<黑鴉> 不再理會那條妖精龍,奪門後聯絡著其他的同伴
10:36:18<薇奥拉> “我们要立刻动身了。”
10:36:35<黑鴉> "我這裡是黑鴉?你們現在的位置在哪裡?"
10:37:48<Axe> 【红瓦区,魔鬼温床,西边靠近主干道】
10:38:18<黑鴉> "我們馬上到,撐住。"
10:40:04<Axe> “他怎么换了个人啊?这个形象更糟糕了诶。”
10:40:31<Axe> 妖精龙飞在薇奥拉身边,隐去了自己的身形
10:40:35<艾尔芙娜茵> “抱歉,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
10:41:22<薇奥拉> “温达菲克如果有兄弟姐妹,而他们现在正面临死亡的威胁的话,就能明白黑鸦先生了。”
10:41:35<薇奥拉> “总之,现在,我们真的得快点了!”
10:41:46<Axe> “???”
10:42:01* 黑鴉 讓茜妲拉先直線飛往該處支援,領著兩人直奔現場。
10:42:06<Axe> 温达菲克似乎嘴巴里还有什么俏皮话,但在注意到其他两个人的表情之后,收了回去
10:42:21<Axe> 至于魔鬼温床发生了什么……很快就知道了!
10:42:29<Ax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