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log5.4 幕间之四  (阅读 839 次)

副标题: 卡萝的幕间

离线 elf

  • Goddess of Axe Slime and Wat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570
  • 苹果币: 0
【地狱叛军】log5.4 幕间之四
« 于: 2016-08-20, 周六 21:40:22 »
10:06:54<Jackdaw|DM> ——————————————————————————————————
10:08:16<Jackdaw|DM> 卡萝·迪恩海姆,是隶属激流骑士团的一位扈从
10:08:55<Jackdaw|DM> 四年前经由骑士团执棒官奥克塔维奥的推荐,前往圣手骑士团接受进一步的训练
10:09:45<Jackdaw|DM> 虽然执棒官希望卡萝能在圣手骑士团得到更好的仕途
10:09:55<Jackdaw|DM> 但她还是更想念家乡金塔格
10:10:55<Jackdaw|DM> 集会之日前的两周,一封署名为吉莉雅·拜尼鲁斯,也就是金塔格市长大人的信送到了圣手骑士团的驻地
10:11:44<Jackdaw|DM> 交给了卡萝
10:12:25<Jackdaw|DM> 信中的笔迹不是她本人,但提到了在金塔格发生了变故
10:13:25<Jackdaw|DM> 虽然快马加鞭,卡萝在一周后抵达了金塔格城外,但一切已经发生
10:13:31<Jackdaw|DM> ——————————————————————————————————
10:13:51<Jackdaw|DM> 灰烬之夜后,清晨
10:14:53<Jackdaw|DM> 金塔格虽然是一个位处海边的港口城市,但春天的天气总是相当怡人
10:15:28<Jackdaw|DM> 不过在城外驿站的卡萝,却感觉金塔格的上空,飘着一股灰黑色的雾气
10:16:37<艾尔芙娜茵> “为什么会这样呢……”
10:16:41* 艾尔芙娜茵 低声的喃喃自语
10:17:09* 艾尔芙娜茵 狠狠的握住拳头
10:18:56<Jackdaw|DM> 花费了一点时间,卡萝抵达金塔格南方的锈门外,发现了一丝不正常的征兆
10:19:35<Jackdaw|DM> 通常,这道金塔格最繁忙的大门,是由激流骑士团派遣二员,与金塔格守卫队一同管理秩序
10:20:21<Jackdaw|DM> 但今天这道门没有看到激流骑士团的战袍,而是看到了阿斯莫迪斯教会的盔甲
10:20:32* 艾尔芙娜茵 心中的不安似乎得到了印证
10:20:46<Jackdaw|DM> 金塔格守卫队的服饰也和从前有了一些不同
10:21:19<Jackdaw|DM> 盾牌与盔甲上的徽记也变成了阿斯莫迪斯的邪徽
10:21:52<Jackdaw|DM> “两个银币,然后到那边接受调查。”
10:22:22* 艾尔芙娜茵 依言行事
10:22:24<Jackdaw|DM> 守卫冷漠的拦住卡萝,进行盘问
10:22:59<Jackdaw|DM> “姓名,来这里做什么?现在金塔格是戒严状态。”
10:23:48<Jackdaw|DM> 阿斯莫迪斯的审判者同样对卡萝投以冷漠的目光
10:24:21<艾尔芙娜茵> “姓名……艾尔芙娜茵,来金塔格投奔亲戚。”
10:25:11<Jackdaw|DM> “投奔亲戚……哼,真是找了个好时间”
10:25:36<Jackdaw|DM> 审判者把卡萝的包裹丢还回来
10:25:48<Jackdaw|DM> 然后盯着看了看她背后的武器
10:26:26<Jackdaw|DM> “看上去有经过锻炼,投奔市长大人的话你还可以活的久一点。”
10:26:50<艾尔芙娜茵> “我会考虑的。”
10:27:17<Jackdaw|DM> 然后那审判者便低头开始在卷宗上进行记录
10:27:46<Jackdaw|DM> 所以……欢迎回到金塔格
10:28:16<Jackdaw|DM> 街道上几乎没有人流,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焦臭味,一切都和记忆之中变得完全不同
10:29:40<艾尔芙娜茵> “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
10:29:57* 艾尔芙娜茵 不由得加快脚步,前往记忆中的骑士团驻地
10:30:54<Jackdaw|DM> 激流骑士团的驻地位于沃尔堡
10:31:14<Jackdaw|DM> 就在金塔格城堡的外墙位置
10:32:01<Jackdaw|DM> 由于规模较小,骑士团又谨守教条不愿进驻金塔格的政治中心
10:34:41<Jackdaw|DM> 激流骑士团便延续传统,在这个有失骑士团气势的两座小碉堡里行进训练
10:35:15<Jackdaw|DM> 一路上,艾尔芙娜茵心中的不安越发明显
10:35:45<Jackdaw|DM> 街道上尽是金塔格守卫队,还有一些奇怪打扮的民兵在游荡
10:36:02<Jackdaw|DM> 偶尔路过的路人都是低着头匆匆来去
10:36:19<Jackdaw|DM> 那些总是在干道上表演的街头艺人也不见了
10:36:46<Jackdaw|DM> 抵达沃尔堡时,艾尔芙娜茵心中的不安……证实了
10:36:59<Jackdaw|DM> 把守在沃尔堡前的,不是激流骑士团的骑士
10:37:08<Jackdaw|DM> 而是,两个……来自刑柱骑士团的骑士
10:37:53<艾尔芙娜茵> “!”
10:38:47* 艾尔芙娜茵 下意识的停下脚步,然而在下个瞬间又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向前走,只不过并没有再靠近沃尔堡,而是改变了方向
10:40:10<艾尔芙娜茵> 【骑士团……大家……吉莉雅大人和奥克塔维奥大人……到底发生了什么?金塔格到底怎么了?】
10:41:52* 艾尔芙娜茵 待到离开了一段距离之后,找个巡逻的卫兵和民兵没有注意的空挡,向遇到的路人询问金塔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10:44:14<Jackdaw|DM> “吉莉雅市长——不,前市长大人畏罪潜逃,现在金塔格的市长大人是巴基莱·斯戎大人。”
10:44:54<Jackdaw|DM> “所有前市长大人的帮凶……都被市长大人抓起来了。”
10:44:54<艾尔芙娜茵> “畏罪?!”
10:45:14* 艾尔芙娜茵 提高了声音,急切的询问
10:45:29<Jackdaw|DM> 那个路人有些恐惧的看向东北方,艾尔芙娜茵记得那是音乐店铺白银之星的方向
10:45:56<Jackdaw|DM> “试图颠覆政权,想让金塔格变成新的维亚……”
10:46:28<艾尔芙娜茵> 【不,这不可能。】
10:47:32* 艾尔芙娜茵 强忍着激动的情绪,再礼貌的向路人询问是否知道骑士们的下落
10:48:14<Jackdaw|DM> “激流骑士团?不知道,好久没有见到他们了,他们不在自己的驻地里么?”
10:49:10<艾尔芙娜茵> “是吗,谢谢您的帮助。”
10:49:50* 艾尔芙娜茵 向路人道谢之后转身离开
10:51:15<艾尔芙娜茵> 【奥克塔维奥大人,我该怎么办?如果是您的话,这时候会怎样做?】
10:51:56* 艾尔芙娜茵 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如此的彷徨无助
10:53:02<Jackdaw|DM> 艾尔芙娜茵在金塔格最为亲近的人都失去了踪迹,她的心中充满了恐惧
10:53:45<Jackdaw|DM> 试图重新前往圣手骑士团寻求帮助时,突然被告知金塔格戒严状态禁止没有明确身份证明的人出入
10:54:08<Jackdaw|DM> 游荡了一周之后……聚众示威,开始了
10:54:13<Jackdaw|DM> ——————————————————————————————————
10:54:25<Jackdaw|DM> 第一周,第四天
10:55:06<Jackdaw|DM> 艾尔芙娜茵总算从完全的无助感中抽离出来
10:55:24<Jackdaw|DM> 至少——现在还有一群目的一致的同伴
10:56:32<Jackdaw|DM> 整理洗漱又忙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之后,艾尔芙娜茵得以在长路咖啡屋的大餐厅角落坐下休息
10:56:38<Jackdaw|DM> 盘算自己接下来需要做些什么
10:57:24* 艾尔芙娜茵 还是对先前打听到的关于公开处刑的事情非常在意
10:58:19* 艾尔芙娜茵 也希望可以得到更多的关于吉莉雅大人和奥克塔维奥大人的消息
10:59:24* 艾尔芙娜茵 再三考虑之后,决定出门去打探一下,至少要确认公开处刑的时间与地点
10:59:55<艾尔芙娜茵> 【如果可能的话,要把她救出来】
11:00:26<Jackdaw|DM> 如果说,哪里会有这些关于囚犯的信息
11:00:42<Jackdaw|DM> 那自然就是位于旧旧城区的拘留所了
11:01:43<Jackdaw|DM> 艾尔芙娜茵还住在金塔格的时候,旧城区的真明之厅和拘留所就是那些罪犯们最后的归宿
11:02:24<艾尔芙娜茵> 【但是,要怎么样才能巧妙而自然的从看守口中问出消息呢。】
11:02:35* 艾尔芙娜茵 一面思考着这个问题一面向拘留所走去
11:03:12<Jackdaw|DM> 长路咖啡屋与旧城区拘留所的距离,差不多跨越了整个金塔格
11:03:26<Jackdaw|DM> 即使加快了脚程,还是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
11:03:38<Jackdaw|DM> 抵达时已逼近正午
11:04:38<Jackdaw|DM> 路过真明之厅时,艾尔芙娜茵看到,这座前法院的正门口,一些工匠正挂着绞刑架,旁边还堆着一些看上去就很可怕的刑具的部件
11:05:23<Jackdaw|DM> 至于拘留所,现在门口正拦着金塔格的守卫队,还有四条看上去就凶神恶煞的狗
11:06:26<艾尔芙娜茵> “呼……只能上了。”
11:06:43<艾尔芙娜茵> 【对不起了,葛兰雪小姐,暂时借用一下你的名字。】
11:06:54* 艾尔芙娜茵 大大方方的走过去
11:07:23<Jackdaw|DM> “离开,这里不是你这种普通市民该来的地方。”
11:07:31<Jackdaw|DM> “汪汪汪!”
11:07:58<艾尔芙娜茵> “不,我是来探视我的朋友的,她叫葛兰雪,应该在前几天因为盗窃而被抓起来了。”
11:08:41<Jackdaw|DM> “盗窃?探视?哼哼哼,哈哈哈。”
11:09:09<Jackdaw|DM> “小女孩,你还是去隔壁帮你的朋友准备棺材吧。”
11:09:44<Jackdaw|DM> “没有人小偷可以从巴基莱市长大人的刑罚中活着出来。”
11:10:18<Jackdaw|DM> “如果你表示一下的话,好心的大爷我没准会帮你注意一下那具尸体的名字。”
11:10:37<Jackdaw|DM> 守卫看了看艾尔芙娜茵,然后露出了猥亵的笑声
11:11:18<艾尔芙娜茵> “呃?至、至少让我再见她一面。”
11:12:07<Jackdaw|DM> “不用担心!过一阵子等那地方盖好,你就可以看到你的朋友了。”
11:12:29<Jackdaw|DM> “她会和这些小家伙们度过相当美好的一周。”
11:12:46<艾尔芙娜茵> “一周……”
11:12:46<Jackdaw|DM> 守卫摸了摸恶犬的下巴,丝毫不在意流淌下来的口水
11:13:06<Jackdaw|DM> “啊不对,如果只是个小贼的话,大概只能活两天吧。”
11:13:17<Jackdaw|DM> “这里的伙食它们都不吃呢,哈哈哈哈”
11:13:52* 艾尔芙娜茵 背在背后的手紧紧的握住了藏在后腰上的匕首,许久才松开
11:14:00<艾尔芙娜茵> “我明白了……”
11:14:12* 艾尔芙娜茵 垂头丧气的转身离开
11:14:27<艾尔芙娜茵> 【一周!还有最多一周!】
11:17:53<Jackdaw|DM> 从拘留所的守卫口中
11:18:06<Jackdaw|DM> 艾尔芙娜茵还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讯息
11:18:40<Jackdaw|DM> 至少在那个“刑场”盖好之前,还不会有人被处刑
11:19:00<Jackdaw|DM> 而且即使要遭到处刑了,也会收到通知
11:19:39<Jackdaw|DM> 在旧城区游荡,思考如何获得更多信息的时候
11:19:46<Jackdaw|DM> 艾尔芙娜茵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
11:19:58<艾尔芙娜茵> 【还有一点时间。在哪之前,要想出办法,至少要能获得更多的帮助。】
11:19:58<Jackdaw|DM> “牙和指甲”酒馆
11:20:32<Jackdaw|DM> 执棒官时不时便会去那边喝酒,而且总是以,你还是个小孩子,还是个姑娘,不适合去那里
11:20:41<Jackdaw|DM> 的理由将艾尔芙娜茵留在驻地
11:21:28<Jackdaw|DM> 根据艾尔芙娜茵的了解,奥克塔维奥也没有什么别的爱好
11:21:44<Jackdaw|DM> 如果有蛛丝马迹,大概也就只有那里了吧
11:22:13<艾尔芙娜茵> 【那么,就去那里看看吧。】
11:23:00* 艾尔芙娜茵 快步前往那座酒馆
11:23:25<Jackdaw|DM> 说实话,这还是艾尔芙娜茵第一次到牙与指甲酒馆
11:23:38<Jackdaw|DM> 这里比长路咖啡屋大了许多,也安静了许多
11:24:27<Jackdaw|DM> 客人大多都是静静的喝酒,或是小声交谈
11:24:44<Jackdaw|DM> 很像是那个不苟言笑的执棒官会来的地方
11:25:15<Jackdaw|DM> 酒馆的老板是个半身人……?
11:25:50<Jackdaw|DM> 一个个子相当矮,又顶着超高跟的中年女性站在吧台后面
11:26:09* 艾尔芙娜茵 找个僻静的角落坐下,仔细聆听客人们的交谈内容,看是否对金塔格的现状不满
11:26:39<Jackdaw|DM> 然后,坐在艾尔芙娜茵右手边,一个独眼的黑发女性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11:27:15<Jackdaw|DM> 她的桌前放着一颗水晶球,看上去却相当的年轻,至多与艾尔芙娜茵同龄
11:28:03<Jackdaw|DM> 这边的客人们都并没有说什么特别引起艾尔芙娜茵注意的话语
11:28:04<艾尔芙娜茵> “是占卜师,吗?”
11:28:30* 艾尔芙娜茵 把后半句“还真是年轻呢。”给咽回去
11:31:49<Jackdaw|DM> “嗯……真是不常见,我没在这附近见过你啊。”
11:32:12<Jackdaw|DM> 矮个子的老板走到艾尔芙娜茵的桌边:“想来点什么?”
11:33:01<艾尔芙娜茵> “清水……不,请给我一杯啤酒吧。”
11:33:27* 艾尔芙娜茵 用佩戴着激流骑士团护手的左手数出钱币
11:33:47* 艾尔芙娜茵 然后转向占卜师
11:34:03<Jackdaw|DM> “嗯?你为什么会有这个?有趣,有趣。”
11:34:14<Jackdaw|DM> 老板咂咂嘴,返回了吧台的方向
11:34:36<艾尔芙娜茵> “嗯,来这里还是第一次。以前我的监护人总是说我年纪太小又是个姑娘,不适合来这里。”
11:35:41<Jackdaw|DM> 老板很快折返了回来,带着一大酒杯的啤酒
11:35:42* 艾尔芙娜茵 说着看了一眼老板的背影
11:36:01<Jackdaw|DM> “那他可真不像话,明明是个大姑娘。”
11:36:20<Jackdaw|DM> “这样的人可真不行。”
11:36:53<艾尔芙娜茵> “他就是这样的人。”
11:37:12* 艾尔芙娜茵 抚摸着护手上的骑士团纹章
11:37:36<Jackdaw|DM> “所以……为什么你会戴着这样的东西?现在激流骑士团可是被全部抓起来等着喂狗了呢……”
11:38:49<艾尔芙娜茵> “也许你听他提到过,四年前激流骑士团有一位扈从被推荐到了圣手骑士团。”
11:38:53<Jackdaw|DM> 中年女性毫不认生的拉开艾尔芙娜茵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11:39:14<艾尔芙娜茵> “那就是我。”
11:39:54<Jackdaw|DM> “卡萝·迪恩海姆?!”
11:39:59<艾尔芙娜茵> “是。”
11:40:00<Jackdaw|DM> 她一下没压住声音
11:40:58<Jackdaw|DM> “我这蠢货侄子……”
11:41:33<Jackdaw|DM> 她揉了揉眼角,将原本是给艾尔芙娜茵的酒喝了一口
11:41:39<艾尔芙娜茵> “侄子?您是?”
11:43:18<Jackdaw|DM> “我是奥克塔维奥的姑妈。”
11:44:16<Jackdaw|DM> “所以呢,你为什么会回来?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么?”
11:44:17<艾尔芙娜茵> “原,原来,这,我真是太失礼了。”
11:45:03<艾尔芙娜茵> “是的。”
11:45:16* 艾尔芙娜茵 低下头
11:46:11<Jackdaw|DM> “那就想办法快点回圣手骑士团吧,不要再和这里牵扯上关系了。”
11:46:27<艾尔芙娜茵> “我接到了一封信,署名是吉莉雅大人,但是却并不是她的笔迹,然而封蜡上的纹章是货真价实的。她告诉我金塔格发生了大的变故,让我无论如何也不要回来。”
11:47:17<艾尔芙娜茵> “可是,我不能接受这件事情。我也是金塔格的孩子,是激流骑士团的一员,不论发生了什么,我想要和大家共同进退。”
11:48:00* 艾尔芙娜茵 激动的抓住她的双手
11:48:08<Jackdaw|DM> “你怎么和那个家伙一样倔呢……”
11:48:33<Jackdaw|DM> “所以呢?你打算去沃尔堡和刑柱骑士团打一架,把驻地抢回来再把他们赶出去?”
11:49:21<Jackdaw|DM> “如果不是他坚持要驻守,才不会害得骑士团都要喂狗的下场呢。”
11:50:06<艾尔芙娜茵> “他……他还活着吗?”
11:50:32<Jackdaw|DM> “不知道,至少他没有来找我。”
11:50:43<Jackdaw|DM> 中年女性又喝了一大口啤酒
11:52:10<艾尔芙娜茵> “连您也不知道吗……”
11:53:35<Jackdaw|DM> “不……对你来说太危险了。”
11:53:53<艾尔芙娜茵> “我一直把他当做父亲看待,试问这个世界上会有眼睁睁看着父亲去死的女儿吗?”
11:54:34<Jackdaw|DM> “如果你知道了,只不过是给巴基莱又多一个狗屋的对象而已。”
11:55:33<艾尔芙娜茵> “可是,我——”
11:55:53* 艾尔芙娜茵 强行忍住了想要把玲花会、白银渡鸦和大家的事情说出口的冲动
11:57:15<Jackdaw|DM> “比起这个,不如期待那个街头英雄去劫狱呢。”
11:58:42<艾尔芙娜茵> “英雄吗……是啊,这个世界终究还是有英雄存在的。”
11:59:01* 艾尔芙娜茵 想起了某个人
12:00:50<Jackdaw|DM> “噢?你不住这里却听说过那个家伙?”
12:01:01<Jackdaw|DM> 女性似乎提起了一点兴致
12:01:23<艾尔芙娜茵> “我也是在这座城市诞生,长大的呀。”
12:02:20<Jackdaw|DM> “不是说寒鸦噢,是最近在旧港那边流窜,自称是“枪侠”的家伙。”
12:02:39<Jackdaw|DM> “明目张胆的对抗那个巴基莱,真是疯了对不对。”
12:02:59<艾尔芙娜茵> “这可不一定呢……”
12:03:27<艾尔芙娜茵> 【没错,要说疯了的话,这边的人数可更多呢。】
12:04:09<Jackdaw|DM> “啊,酒喝光了……真是一不注意,我再帮你倒一杯吧。”
12:04:35<艾尔芙娜茵> “谢谢您,不过不用了,我得走了。”
12:04:39* 艾尔芙娜茵 站起身
12:05:19<Jackdaw|DM> “噢?别想不开啊,真明之厅那边还有一周多才能盖好。”
12:05:29<Jackdaw|DM> “想做点什么的话时间还是足够的。”
12:07:30<艾尔芙娜茵> “也许,我是说也许。”
12:08:23<艾尔芙娜茵> “也许,这座城市的‘英雄’,会在某个时刻再度现身。”
12:09:07<艾尔芙娜茵> “感谢您的酒,我还会再来的。”
12:09:30<Jackdaw|DM> “唉,最好是这样吧。”
12:10:11<Jackdaw|DM> 艾尔芙娜茵准备离开牙与指甲的时候,那个自从她进来便一直在关注她的占卜师相貌的女性
12:10:26<Jackdaw|DM> 对她露出了相当诡异的笑容
12:10:41<Jackdaw|DM> 在占卜师前放着几张哈罗牌
12:12:28<艾尔芙娜茵> “……您看上去,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12:12:54* 艾尔芙娜茵 停下脚步
12:13:50<Jackdaw|DM> “只是命运,我们还会再相会的,在不久的将来。”
12:14:05<Jackdaw|DM> 她黄金色的独眼有些令艾尔芙娜茵发毛
12:14:24<艾尔芙娜茵> “……”
12:15:28<艾尔芙娜茵> “命运,这可真是的让人不寒而栗的单词。只希望我们会有一场愉快的再会。”
12:15:53* 艾尔芙娜茵 接着便离开酒馆
12:18:42<艾尔芙娜茵> 【回去吧,今天的事情,要向大家报告一下才行。】
12:18:59<艾尔芙娜茵> 【枪侠,吗。也许会成为我们的伙伴也说不定。】
12:19:41<艾尔芙娜茵> 【等着吧,奥克塔维奥大人,还有骑士团的大家。】
12:19:46<Jackdaw|DM> 这次的出行,艾尔芙娜茵意外的遇到了执棒官的姑妈,从她有些吞吐的言语和闪烁的表情,她肯定还隐藏着一些东西
12:21:15<Jackdaw|DM> 而关于即将发生的处刑,艾尔芙娜茵至少也知晓了,距离一切发生还有一些时间
12:21:42<Jackdaw|DM> 没有采取最终正面抗衡的必要
12:22:07<Jackdaw|DM> 至于那个神秘的街头英雄……或许,再过一段时间便会会面了
12:22:12<Jackdaw|DM> ——————————————————————————————————
12:22:13<Jackdaw|DM>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