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log5.5 幕间之五  (阅读 642 次)

副标题: 薇奥拉的幕间

离线 elf

  • Goddess of Axe Slime and Wat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570
  • 苹果币: 0
【地狱叛军】log5.5 幕间之五
« 于: 2016-08-21, 周日 19:05:33 »
10:20:22<Jackdaw|DM> ——————————————————————————————————
10:20:38<Jackdaw|DM> 第一周,第四天
10:21:12<Jackdaw|DM> 一大早的,白银渡鸦的同伴们便都各自离开,去处理自己的私事
10:21:32<Jackdaw|DM> 留下薇奥拉一人,在拉瑞亚的咖啡屋里帮忙干活
10:22:06<Jackdaw|DM> 虽然拉瑞亚极力坚持说,她应该为自己去做点准备而不是呆在基地里
10:22:31<Jackdaw|DM> 但最终还是拗不过薇奥拉的坚持,允许她在后厨帮忙
10:31:32<薇奥拉> “用来犒劳的美味点心可以鼓舞士气啊,这也是准备的一种。”
10:31:43* 薇奥拉 言之凿凿的模样。
10:31:50* 薇奥拉 其实看着食谱在流口水。
10:32:51* 薇奥拉 给拉瑞亚打下手‘偷学’的时候想了到什么,于是开口询问。
10:33:17<Jackdaw|DM> “其实是想偷学我的手艺吧!真是藏的很深的小姑娘。”
10:33:17<薇奥拉> “话说拉瑞亚店长,你以前和金塔格玫瑰有所联络吗?”
10:33:38<Jackdaw|DM> 拉瑞亚倒是并不讨厌薇奥拉学她的手艺的样子
10:34:07* 薇奥拉 报以有些尴尬的傻笑。
10:34:14<Jackdaw|DM> “嗯……不如说我和大多数和铃花会一样的组织都有接触吧。”
10:36:28<Jackdaw|DM> 拉瑞亚熟练的在蛋糕胚子上撒上点缀的坚果,然后熟练的挤出好多糖花
10:36:50<薇奥拉> “嗯…我不相信金塔格玫瑰也和书卷圣教会一样一夕崩溃,一定有人还幸存,店长还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吗?”
10:37:28<Jackdaw|DM> “嗯……”
10:38:14<Jackdaw|DM> 她端起木盘,将蛋糕放到一边等待一起烤制
10:38:26<Jackdaw|DM> “然后呢?”
10:38:41<Jackdaw|DM> “你打算做些什么?”
10:39:17<薇奥拉> “尝试恢复联系,把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团结起来。”
10:40:13<Jackdaw|DM> “这个时候你怎么和瑞克萨斯那家伙一样了。”
10:40:28<薇奥拉> “诶,学长怎么了吗?”
10:40:38<Jackdaw|DM> “书卷圣教会可以说,是金塔格最大的势力了。”
10:41:13<Jackdaw|DM> “甚至还有贵族在暗中支持,可是呢,它一夜之间就消失了。”
10:42:20<Jackdaw|DM> “金塔格玫瑰如果还存在,我想它应该不会想要在这个时候透露风声。”
10:42:33<Jackdaw|DM> “就像我,还有现在的白银渡鸦一样。”
10:43:05<薇奥拉> “但,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10:43:18<薇奥拉> “没耽误一天,斯戎毫无疑问都会更加强大一天。”
10:43:47<薇奥拉> “他的触手明面暗地里都在不遗余力的扩张以控制这座城市……”
10:44:21<Jackdaw|DM> “所以那就是你们正在做的事了呀。”
10:44:36<薇奥拉> “但是还不够……”
10:44:52* 薇奥拉 咬了咬嘴唇,想到了那一夜,那一场游行。
10:45:12<薇奥拉> “斯戎如果不顾法律打死屠杀反叛者的话,我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10:45:18<薇奥拉> (大肆
10:45:31<Jackdaw|DM> 拉瑞亚摇了摇头:“前几天的聚众示威,不就是团结起了可以团结的力量”
10:45:40<Jackdaw|DM> “然后对抗巴基莱么。”
10:45:49<Jackdaw|DM> “结果……显而易见”
10:46:20<薇奥拉> “不对…方法不对…”
10:46:23* 薇奥拉 摇摇头
10:46:44<薇奥拉> “我也不是很明白,但这样的示威绝不是反抗斯戎的正确方法…”
10:47:45<薇奥拉> “我只是永绽玫瑰的见习牧师,我想金塔格玫瑰的其他牧师,一定比我更懂得反抗暴政和邪恶的道路。”
10:47:54<薇奥拉> “这也是我想找到他们的原因之一…”
10:48:41<Jackdaw|DM> “嗯……看来你还是并不明白这两者的相同之处。”
10:49:10<Jackdaw|DM> “那好吧,我会想办法联系看看。但不要抱太大希望噢。”
10:49:33<薇奥拉> “啊,谢谢店长!拜托你啦!”
10:49:49<Jackdaw|DM> 拉瑞亚很习惯性的叹了口气:“从白石学院出来的学生怎么都这样……”
10:50:53<薇奥拉> “毕竟我们学院的学生嘛,哈哈……”
10:51:27<薇奥拉> “总之…就等店长你的好消息了!”
10:52:20<Jackdaw|DM> “所以说了,不要有太大的期待!”
10:52:43<薇奥拉> “好——啊,蛋糕的时间是不是到了!”
10:54:23<Jackdaw|DM> “啊!光顾着和你说教了——”
10:54:34<Jackdaw|DM> 拉瑞亚赶快冲向了烤箱
10:55:44<Jackdaw|DM> 在咖啡屋打下手的时候,薇奥拉意外从后厨的地方看到餐厅里有不少白石学院的学生
10:56:02<Jackdaw|DM> 突然想到,自己好歹也还是白石学院的学生之一……
10:56:36<Jackdaw|DM> 而且说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白石学院这个自己最熟悉的地方,却好像一直没有出现在团结的列表里
10:56:50<Jackdaw|DM> ——————————————————————————————————
10:57:05<Jackdaw|DM> 第一周,第四天,下午
10:57:58<Jackdaw|DM> 换了一身行头,薇奥拉出现在了白石学院,这座高等学府的正门口
10:59:06<Jackdaw|DM> 学院内部那高耸入云的白塔,从正门看的时候,特别特别的显眼
10:59:15* 薇奥拉 明明只离开了几天时间,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10:59:31<Jackdaw|DM> 小时候在通途区迷路的时候,总是靠这座白塔才能回家……
10:59:53<Jackdaw|DM> 但现在看到来来往往的人流,还有不时从门口路过的学生和导师
10:59:58<Jackdaw|DM> 真是有种奇妙的感觉
11:00:46* 薇奥拉 感受着心中涌动的情感,暗自发誓,一定要让这座城市回到其应有的模样。
11:02:30<Jackdaw|DM> 漫步在校园,不时还能看到残缺的墙壁和毁坏的雕像
11:02:53<Jackdaw|DM> 切利亚斯内战中,白石学院遭到了极其严重的毁损
11:03:45<Jackdaw|DM> 即使学院的导师自费维修,加上大部分学费的收入,白石学院不能使用的教室和设施还是不时可以看见
11:04:27<Jackdaw|DM> 如今又遇到巴基莱掌权,学院导师出走,白石学院已经可说是向衰落又迈出了一步
11:04:50<Jackdaw|DM> 但这并不影响这里仍是最高等的学府
11:05:36<Jackdaw|DM> 各科的导师仍然存在,不过令人担忧的是
11:06:32<Jackdaw|DM> 斯戎家族一直在向校长伊卢瓦纳·德斯多洛斯施压
11:06:51<Jackdaw|DM> 试图将魔鬼学加入学科之一,改造这所学院
11:07:47<Jackdaw|DM> 本应回到学院放松自己的薇奥拉,不经又想起来这一堆令人完全放松不了的消息
11:08:57* 薇奥拉 幽幽叹息
11:11:00* 薇奥拉 先去找医学院的老师消假,顺便表示自己在长路咖啡厅找了份兼职补贴家用。
11:11:30* 薇奥拉 以及以后可能会偶尔(…)有时间不来上课,而在长路咖啡厅工作。
11:12:26<Jackdaw|DM> 医学院的老师表示没有什么问题,只要记得每周有来出席即可,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
11:13:10<Jackdaw|DM> 不过,在医学院教室的墙壁上,一直贴着一幅警示的标语
11:14:08<Jackdaw|DM> “谨记本份,勿忘过往”
11:14:56<Jackdaw|DM> 自从薇奥拉有记忆的时候,这幅标语就贴在这里,在上别的课程的时候却都没有
11:17:09<薇奥拉> “勿忘过往…欲复荣光…谨记本分?但我现在不仅仅是是个学生了……”
11:17:19* 薇奥拉 看着标语自言自语。
11:17:53<薇奥拉> “薇奥拉,你是个战士——反抗暴政与邪恶的战士。”
11:18:15* 薇奥拉 握紧拳头,走进了医学院的课堂。
11:19:01<Jackdaw|DM> 大讲堂里人少的可怜
11:19:30<Jackdaw|DM> 一共也只有五名学生
11:19:42<Jackdaw|DM> 正常情况下,这里应该塞的满满当当才对
11:20:09<Jackdaw|DM> 而且,即使是来上课的学生,似乎也并没有很认真的在听讲
11:20:49<Jackdaw|DM> 只有教授一直在教学关于解剖学的各项要点
11:22:04<Jackdaw|DM> 课程结束之后,其中一个学生突然向讲台上的老教授发问
11:24:14<Jackdaw|DM> “教授,教授,正好是解剖课,和我们讲一讲关于那个‘神殿山屠夫’的故事吧?”
11:25:25<Jackdaw|DM> 那玩世不恭的样子似乎完全不像对外界有所了解的样子
11:25:46* 薇奥拉 不由得一愣,‘神殿山屠夫’,啥?
11:27:22<Jackdaw|DM> 教授皱起眉头:“哼,白石学院不会再出那种败类了。”
11:28:12<Jackdaw|DM> “你,留堂两小时,下课。”
11:28:36<Jackdaw|DM> 他点了一下那个学生,然后收拾教具很快便离开了讲堂
11:29:22* 薇奥拉 犹豫了下,留了下来。
11:29:50<Jackdaw|DM> “切,明明不是那边又发生了这种事么”
11:30:00* 薇奥拉 走近那名学生询问。
11:30:09<Jackdaw|DM> “谁知道医学院又会不会再出个曼格胡尼。”
11:30:23<薇奥拉> “打扰了,同学,请问‘神殿山屠夫’是怎么回事?‘白石学院的败类’又是怎么回事?”
11:31:00<Jackdaw|DM> “嗯?你不知道嘛,金塔格历史上最可怕的连环杀人案的犯罪者。”
11:31:25<Jackdaw|DM> “神殿山屠夫,白石学院的医学院教授曼格胡尼。”
11:31:52<薇奥拉> “……”
11:32:45<薇奥拉> “连环杀人?但神殿山是指……?”
11:33:43<Jackdaw|DM> “每个月都以一种血腥猎奇的方式杀害一人,悬挂在金塔格的各种地标上。”
11:33:57<Jackdaw|DM> “不过最主要还是挂在神殿山上。”
11:34:51<Jackdaw|DM> “最近那个垃圾场里不是也有这样的事件么,那个家伙的幽灵又出现了吧。”
11:35:02<薇奥拉> “每个月都……?”
11:35:10* 薇奥拉 忍不住一阵眩晕。
11:35:27<薇奥拉>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受害者有什么特征?”
11:36:44<Jackdaw|DM> “那可是好久以前啦,我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样的。”
11:37:04<Jackdaw|DM> “不然我才不想问这个老顽固呢,真是晦气。”
11:38:12<薇奥拉> “我知道了…谢谢你同学。”
11:42:47* 薇奥拉 被屠夫的消息扰乱的心神,暗自告诫自己要冷静的同时,却怎么也放心不下刚刚认识的同伴们了。
11:43:34* 薇奥拉 想了想,反正学院已经是这副模样,应该也没人会在意,就决定回长路好了。
11:47:25<Jackdaw|DM> 返回长路咖啡屋的时候,大部分同伴已经都回来了
11:47:57<Jackdaw|DM> 似乎都对自己放松时的活动相当满意的样子
11:48:41<Jackdaw|DM> 但薇奥拉,神殿山屠夫的传说不知为何一直缠绕在她的心头
11:49:04<Jackdaw|DM> 次日……那不祥的征兆似乎成为了现实
11:49:08<Jackdaw|DM> ——————————————————————————————————
11:49:14<Jackdaw|DM> =口=!有些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