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log 9  (阅读 709 次)

副标题:

离线 月夜白雨

  • 萝莉控绅士
  • Global Moderator
  • ***********
  • 帖子数: 2238
  • 苹果币: 8
【地狱叛军】log 9
« 于: 2016-08-28, 周日 12:07:19 »
<Jackdaw|DM> ——————————————————————————————————
<Jackdaw|DM> 在街巷里伪装成普通少女的葛兰雪
<Jackdaw|DM> 完全没有料到袭击者会出现的如此迅速,又如此……不同寻常
* 葛兰雪 保持警惕地行走着
<Jackdaw|DM> 一只巨大的钳子从葛兰雪左侧耳朵闪现出来,钳向葛兰雪所佩戴的石英耳坠
<葛兰雪> “呜哇!!!!”
<英格拉姆> “小心!!”
<Jackdaw|DM> 但葛兰雪的警惕产生了作用,这个钳子夹偏,并带出了一个诡异的生物
* 葛兰雪 碰巧侧头躲过了钳子
<Jackdaw|DM> 那生物看上去像是一只传说里才会出现的妖精的……恐怖版本
<葛兰雪> 【出……出现了啊!诡异的钳子怪物!】
* 葛兰雪 迅速用耳环通知身后的人

<Jackdaw|DM> 肉质的薄翅分成四瓣,撑起一个人形,大脑袋的尖耳朵生物
<英格拉姆> 【坚持住,我们马上过来】
<Jackdaw|DM> 相较起来过于巨大的嘴巴里,塞满了大大小小残缺不全的牙齿
<Jackdaw|DM> 它挥舞着手中的钳子,似乎在懊恼自己没有得手
<葛兰雪> “……最近就是你这家伙制造的命案么……”
<Jackdaw|DM> 但葛兰雪并不好运,在那牙妖失手之后,它的同伴们也出现在了她的视野内
<Jackdaw|DM> “叽叽叽叽——”
* 葛兰雪 躲过一击之后后退几步,随后发现了其他敌人
<葛兰雪> 【好多!太多了啊!】

<Jackdaw|DM> 它发出可怕诡异的笑声,似乎做好了再度攻击的准备
<英格拉姆> 【往我们这边撤,还有,呼叫乌鸦头他们!】
<葛兰雪> 【似乎直接跑掉也可以,不过这次错过下次也许就是别人了!】
<英格拉姆> 【你看到了几个?】
<葛兰雪> 【我要把它们向着你们那边引过去了,让泽雅去找大姐头去!】
<英格拉姆> 【已经让小姑娘去了,我们马上赶到】
* 葛兰雪 一个箭步跑出怪物的包围,贴着墙壁戒备着,并没有立刻逃走
<葛兰雪> “怎么?想这样放走我么?这里不是你们喜欢的东西么?”
* 葛兰雪 用手指拨了拨耳上的石英耳饰

<Jackdaw|DM> 牙妖尖啸着,冲向葛兰雪,但并不是简单的挥舞钳子,而是令其张了开来
<Jackdaw|DM> 它猛的一钳,死死夹住了葛兰雪的耳坠,用力一扯,便将其从葛兰雪的耳朵上拽了下来
<Jackdaw|DM> 血瞬间便流淌了出来
<Jackdaw|DM> 它狂笑着,好像取得了什么胜利
<葛兰雪> “啊啊啊!!!”
<葛兰雪> “你这小畜生!”

* 瑪兒黛 輕輕地歌舞起來,袖擺舞動著
<Jackdaw|DM> 玛儿黛的歌声提振了士气,但牙妖们并不管这个
<Jackdaw|DM> 另一只牙妖也同样迅猛的挥舞起钳子攻击葛兰雪
<Jackdaw|DM> 这次它的目标不是葛兰雪的耳朵,而是……真真正正的牙齿!
<Jackdaw|DM> 但攻击似乎并不奏效——
<葛兰雪> 【喂喂,人呢人呢,这个数量有点不妙啊】
<英格拉姆> 【玛尔黛的声音你听到了吧,我也跟上了。不过……】
* 英格拉姆 穿着吸引眼球的皮甲从后面赶上来,顶在了葛兰雪的面前
<英格拉姆> “后退,这东西是异界生物,光靠我们的攻击很难生效的”

<葛兰雪> “那也不能就此退缩吧!?”
<英格拉姆> “且战且退,呼叫增援!”
<Jackdaw|DM> 看到穿着相当招摇盔甲的英格拉姆,牙妖的吸引力也从葛兰雪身上转移了过来
<Jackdaw|DM> 纷纷发起了猛攻
<Jackdaw|DM> 其中一只猛的钳向英格拉姆的牙齿,以无比凶猛的力气用力一拔,直接将英格拉姆的臼齿生生拔了出来
<葛兰雪> “呜哇!看着就好疼!”
<Jackdaw|DM> 鲜血从英格拉姆的嘴巴里流出,满嘴的血腥味
<英格拉姆> “咕哇~~~”
<Jackdaw|DM> 那牙妖挥舞着钳子,嘲笑着无力的小队成员们
<Jackdaw|DM> 但最可怕的并不是这个
<Jackdaw|DM> 在后面没有上来的牙妖,一边嘴里念叨着奇怪的言语,一边向前移动
<Jackdaw|DM> 它们……在施法!
<葛兰雪> “一边退一边应付他们!”
* 葛兰雪 向后退去

<Jackdaw|DM> 牙妖瞅准机会,挥舞起钳子,但并没有攻击到灵敏退后的葛兰雪
<Jackdaw|DM> 就这样且战且退,葛兰雪三人逐渐将牙妖往魔鬼温床的边缘引
* 瑪兒黛 一路上只是以歌聲引導著同伴,拿著十字弓卻並沒有出手
<Jackdaw|DM> 那些凶猛的小东西在得了便宜之后更加疯狂,着了三人的道,拼命追逐
<Jackdaw|DM> 幸运的是,黑鸦等人距离魔鬼温床东北角的距离,并不远
<Jackdaw|DM> 带着小龙一路狂奔之后,总算在葛兰雪等人走投无路之前,抵达了战场
<黑鴉> "...可讓我們擔心了一陣"
<艾尔芙娜茵> “大家,没事吧!”
<葛兰雪> “英格拉姆事情比较大!”
<葛兰雪> “以及没工夫闲聊了!它们跟过来了!”

* 薇奥拉 气喘吁吁
* 黑鴉 帶著面具的臉上看不出表情,從袖中掏出了兩把長匕,揮舞了兩下
* 瑪兒黛 在看到幾人時就止住了歌聲
<黑鴉> "那就讓它們來吧。"
<瑪兒黛> 「先準備…吧。」
* 瑪兒黛 面色微紅

<英格拉姆> “好疼啊……呀呀呀咕”
<葛兰雪> “既然人齐了,就开始反击吧,刚才伤我的是哪个家伙!?”
<Jackdaw|DM> 牙妖们都挥舞着钳子
* 葛兰雪 只一抬手便拆下旁边屋檐松动的瓦片向着怪物打去
<Jackdaw|DM> 其中得手的两只,一只钳子里是耳坠,另一只是英格拉姆的臼齿
<Jackdaw|DM> 葛兰雪的瓦片准确砸中洋洋得意的牙妖,直接将它纤细的身体砸碎
<Jackdaw|DM> 虽然神秘的力量保护了它的身体,但并不足以阻挡瓦片的势能
<Jackdaw|DM> 它手中的钳子掉落在地上,石英耳坠闪闪发光
<Jackdaw|DM> 但不妙的消息是,它在被砸碎之后身体爆炸了开来
<Jackdaw|DM> 散发出看上去相当不妙的粉末
* 瑪兒黛 指尖一掐
<Jackdaw|DM> 玛儿黛的法术投射在牙妖身上,但它异常的心智免疫了晕眩的攻击
<Jackdaw|DM> 看到出现的人数变多,牙妖纷纷发出尖叫,然后其中一只直冲向葛兰雪这边的人群之中
<Jackdaw|DM> 并没有使用钳子,而是使用那一嘴可怕的牙齿,咬向英格拉姆
<艾尔芙娜茵> “英格拉姆先生!小心!”
<Jackdaw|DM> 虽然吃了英格拉姆匕首的戳刺,但这次攻击并没有夺取它的小命
* 英格拉姆 不能动了!
<Jackdaw|DM> 而那牙齿,狠狠咬中英格拉姆的瞬间
<Jackdaw|DM> 他突然身体整个僵直,无法动弹
<Jackdaw|DM> “叽叽叽叽!”
<Jackdaw|DM> 很快,接二连三的牙妖们同样袭击向英格拉姆
<Jackdaw|DM> 其中一次猛钳砸中了英格拉姆的鼻子,鲜血再次流淌
<Jackdaw|DM> 但英格拉姆躲过了失去又一颗牙齿的命运
* 艾尔芙娜茵 拖着大剑冲向英格拉姆的方向
* 艾尔芙娜茵 接着一剑挥向那只牙妖

<Jackdaw|DM> 一剑,爆散,牙妖瞬间被斩成恶心的灰色粉末
<Jackdaw|DM> 炸了艾尔芙娜茵与英格拉姆一身
<艾尔芙娜茵> “呜……这是什么味道……”
* 英格拉姆 无法动弹,何其不幸
* 薇奥拉 呼唤永绽之花的神力治愈大家。
* 黑鴉 在戰局外聽從了友方的指引,戴著面具的男人將長匕換成了銀制的輕槌,伏低身子,竄入了戰場,鳩準了最近的一名牙妖,在隱去身姿的使魔干涉下,直接對準了頭部施展出骨裂肉解的一擊
<Jackdaw|DM> 感觉到这些人并不是简单的平民
<Jackdaw|DM> 牙妖们尖叫着在交谈着什么
<Jackdaw|DM> 其中一只往后退了一段
* 黑鴉 在牙妖爆裂而成的粉末中,藉著面具之便沒有吸入太多的毒素,男人勾著手上的武器瞄準著下個目標。
<Jackdaw|DM> 而其他的全部一齐攻击向满身都是粉末的黑鸦
<Jackdaw|DM> 不过生于天洲的玛儿黛,听清了它们所想交流的内容
<Jackdaw|DM> “回去找‘他们’!我们,很快回去!”
<Jackdaw|DM> “用法术掩护——”
<Jackdaw|DM> 牙妖们从烟雾中偷袭,猛击黑鸦
<瑪兒黛> 「它們要撤退……說是要回去找‘他們’。而且他們要施法了,請阻止他們。」
* 瑪兒黛 一邊急促地說著,一邊緊張地捏著手勢

<Jackdaw|DM> 可怕的钳子在面具上造成了一个缺口,从中,一颗牙齿被直接拔下
<葛兰雪> “他们有要逃的1?”
* 葛兰雪 看到攻击有效如法炮制打向下一个小怪物

* 瑪兒黛 翩翩起舞地同時一個隱晦的手勢打出\
<Jackdaw|DM> 葛兰雪的攻击失手了,但玛儿黛的舞蹈与歌声吸引住了那只钳走黑鸦牙齿的牙妖的注意力
<英格拉姆> “快还我的牙齿!!!”
* 英格拉姆 感觉到身体的控制权之后,凝神了一番,高吼着喷出了大量不可见的液体!

<Jackdaw|DM> 英格拉姆的喷射将其中一只直接砸倒在地
<Jackdaw|DM> 而另一只则乘乱脱离了战斗
* 黑鴉 忍耐著痛楚,憎怒的看著那醜惡的異怪,男人揮舞著手上的兩把武器
<Jackdaw|DM> 而黑鸦的长匕钉锤连击,又将一只牙妖锤毙
<Jackdaw|DM> 而最后一只牙妖,见没有机会了,终止了施法,一飘一飘的向魔鬼温床深处撤去
* 薇奥拉 看着这些怪物要逃,便摸出手弩来了一箭,可惜还是差了点准头。
<英格拉姆> “我的牙齿啊……啊好疼”
<英格拉姆> “它们跑了!”

<葛兰雪> “怎么能让他们就这么跑了啊!”
<艾尔芙娜茵> “要、要追吗?”
<葛兰雪> “当然!”
* 黑鴉 苦笑著看個落齒,搖了搖頭,甩了甩武器上沾染的惡臭粉塵。
* 瑪兒黛 撫著胸口
* 葛兰雪 看到有两只不能动的样子,便不去管,首先对着跑掉的家伙追过去
<英格拉姆> “这还有俩……”
* 英格拉姆 补了几刀扎死这两只

<艾尔芙娜茵> “哎,等一下,葛兰雪小姐,一个人去太危险了。”
* 艾尔芙娜茵 追上去

* 瑪兒黛 抿唇望著兩個少女飛奔而去的背影,端詳了一下被英格拉姆順手殺死的兩枝牙妖
* 黑鴉 漫步跟在隨扈的身後,只是保持著不被甩掉的距離監視著情況
* 薇奥拉 紧跟着队友,直到确认他们的伤势确无大概才安心下来
<Jackdaw|DM> 葛兰雪在小巷间狂奔,其余人紧随其后
<Jackdaw|DM> 那只被追踪的牙妖似乎有意识到后面有追兵
<Jackdaw|DM> 但仍然保持着葛兰雪无法用瓦片飞掷,但又不会追丢的速度
<Jackdaw|DM> 引诱着因为愤怒而一时没有注意到的葛兰雪
<Jackdaw|DM> 冲了一阵,葛兰雪发现自己到了魔鬼温床南边的尽头
<Jackdaw|DM> 再过去就是金塔格的南城墙了
<Jackdaw|DM> 但葛兰雪也看见,牙妖钻进紧靠着南城墙废弃民居的一个小洞里
<Jackdaw|DM> 随后,两个披着黑红色斗篷的人形生物,从民居里出来,在他们身边,环绕着两只残存的牙妖
<Jackdaw|DM> “所以,你们……”
<葛兰雪> “就是你们么!?指使这些怪物杀人的!”
<Jackdaw|DM> 其中一个突然发话,那声音像是爪子刮在黑板上一样刺耳
<Jackdaw|DM> “是,也不是。”
<Jackdaw|DM> “有人愿意接近真实,我们只是相同的追随者。”
<葛兰雪> “……背后还有其他人么”
<Jackdaw|DM> “但已经结束了,这群无用的东西。”
<英格拉姆> "你们,是什么人……?"
<Jackdaw|DM> “我们,无意与你们纷争。”
<Jackdaw|DM> “还不到时候”
<Jackdaw|DM> 那两个生物一唱一和
<艾尔芙娜茵> “不到时候?”
* 黑鴉 沉默的隱蔽著身影在後面觀看著
<Jackdaw|DM> “魂锚在动”“魂锚在动”“真实将会回归”“真实将会回归”
<Jackdaw|DM> “请……让路。”
<葛兰雪> “什么意思!?杀了那么多人你们就要这么离开么!?”
* 葛兰雪 拦在路中间一点没有退让的意思

<英格拉姆> “魂……锚?”
<Jackdaw|DM> “我们没有动手。”“我们只是借用了追随者的力量。”
<艾尔芙娜茵> “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撇清关系吗。”
<Jackdaw|DM> “只是不想与你们产生纷争。”
<Jackdaw|DM> “毕竟……有同类的气息。”
<Jackdaw|DM> “嘻嘻嘻嘻。”
<葛兰雪> “谁跟你们这群混蛋是同类啊!”
<Jackdaw|DM> 生物之一伸出手指,指向艾尔芙娜茵,英格拉姆,最后停留在藏在阴影中的黑鸦身上
<英格拉姆> “看来不是指性别啊”
<艾尔芙娜茵> “黑假面的先生……”
<Jackdaw|DM> 那露出的手像是遭到扭曲一样弯弯扭扭
* 艾尔芙娜茵 有些疑虑
<英格拉姆> “无论如何,如果不解释清楚的话,恐怕谁都不好从这里离开”
<Jackdaw|DM> “我们可以帮你们解决掉杀手。”“作为通行的礼物。”
<Jackdaw|DM> 他们又指向牙妖,然后将手藏回阴影之中
<葛兰雪> “归根结底那些怪物不还是你们招来的!?你可别告诉我,他们最终逃的方向只是你凑巧住的地方。”
<英格拉姆> “这些异界生物,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Jackdaw|DM> “已经说过,我们只是借用了力量。”
<黑鴉> "......我想,問題在於。"
<黑鴉> "是誰招喚你們前來,而你們現今服侍著誰。"
<黑鴉> "根據奉仕的對象,也許,我們尚有言談餘地。"

<Jackdaw|DM> “我们生于金塔格,长于金塔格。”“预见了真实,服从于未来的唯一。”
<Jackdaw|DM> “你了解的更多,只是不愿透露”“真实知道,所以我们知道。”
<Jackdaw|DM> 这些生物看见黑鸦从阴影中出现,稍稍退后了一点
<黑鴉> "我了解的太少,至少遠遠未能見到真實。"
<瑪兒黛> 「存在於當下的,才是真實。」
<黑鴉> "真實總藏匿在表面之下,不是嗎。"
<葛兰雪> 【黑鸦你是知道这些东西么!?】
* 黑鴉 步前
<Jackdaw|DM> “所以,如何能让我们离去。”
<Jackdaw|DM> 生物们又退后了一步
<黑鴉> "魂錨。"
<黑鴉> "告訴我魂錨動的方向。"

<Jackdaw|DM> “从死者的国度向着生者的国度。”“从死者的国度超越生者的国度。”
<黑鴉> "......"
<Jackdaw|DM> “你已得到你所想知晓的,那么我们将要离去。”
* 薇奥拉 尝试搜寻自己的所学,发现一无所知
<黑鴉> "啊啊,再最後一個問題。"
<Jackdaw|DM> 英格拉姆抽搐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 黑鴉 回頭對著同伴掬禮,表示了歉意。
<Jackdaw|DM> 所谓死者的国度,指的就是魂之河的尽头,灵魂死去之后通往来世的唯一一条途径
<黑鴉> "你們是否預見了自己進入死者國度中的未來?"
<Jackdaw|DM> 无论这个魂锚,指的是什么,都代表了唯一一件事——这意味着灵魂将不会死去
<Jackdaw|DM> “否。”
<Jackdaw|DM> 他们缓缓的向着与黑鸦等人不同的巷口前进
<葛兰雪> “等等!你们要这么放他们走么!?”
<葛兰雪> “这可不行!”

<黑鴉> 隨著話語聲落下,男子從袍服內的兩隻長匕刺向了那兩名生物
<Jackdaw|DM> 黑鸦的短剑刺入其中一个黑袍的身体,但好像遇到了什么诡异的坚硬阻碍
<Jackdaw|DM> 当短剑抽出时,带出的血液并不是红色,而是黑红中染了一丝墨绿色的诡异颜色
<葛兰雪> “哈哈,好,我就知道没看错你这个冤……不对,老大。”
<黑鴉> "所以,你們還是會流血呢..."
<Jackdaw|DM> 那黑袍没有在意黑鸦的突袭,而是,毫不犹豫的继续沿着巷子前进
* 葛兰雪 看到黑鸦不动声色地下手了,自己也作势准备发动攻击
<Jackdaw|DM> 葛兰雪的飞石钻入另一个黑斗篷的兜帽底下,发出闷响
* 葛兰雪 指着地上的石头对着披斗篷的家伙抛射过去
<Jackdaw|DM> 但并不能看出到底造成了怎么样的伤害
* 艾尔芙娜茵 追着其中一个冲了上去
<Jackdaw|DM> 英格拉姆得手过一次的七彩喷射再次出手
<Jackdaw|DM> 直接喷翻一只牙妖,但对黑袍并没有作用的样子
* 艾尔芙娜茵 一剑斩向那个黑袍人
<Jackdaw|DM> 巨剑划过,但并没有命中
* 薇奥拉 看到射中却被弹开的箭失,心里充满了挫败感…
<瑪兒黛> 「不管什麼是真實,總歸得由自己的雙眼見證……無論途經多少險阻,都會化為冒險的樂章。」
<Jackdaw|DM> 承受了攻击的黑袍人没有立即行动
<Jackdaw|DM> 而是让牙妖先攻击向黑鸦
<Jackdaw|DM> 会令人麻痹的攻击,咬破了黑鸦的衣服
<Jackdaw|DM> 但那麻醉的毒素并没有令黑鸦失去行动
<Jackdaw|DM> 紧接着,黑袍人便突然伸手,对黑鸦发起了攻击
<艾尔芙娜茵> “黑假面的先生!”
<Jackdaw|DM> 重锤,再重锤
<薇奥拉> “黑鸦!!”
<英格拉姆> “可恶……难道这些家伙真的是……不要再追了,带着乌鸦头离开!”
<Jackdaw|DM> 从斗篷下伸出的双手,小臂部分覆盖着有些令人作呕的橙色甲胄状盔甲
* 薇奥拉 一瞬间感觉心脏被揪住了
<英格拉姆> “那不是现在的我们可以面对的敌人”
<Jackdaw|DM> 双手的手指都已经扭曲
<艾尔芙娜茵> “你这家伙——!”
<葛兰雪> “可恶!面具男!”
<Jackdaw|DM> 两下锤击便将黑鸦放倒
<Jackdaw|DM> 然后他仿佛木讷住,停止了进一步的追击
<葛兰雪> “……可恶……真是可恶”
* 黑鴉 那身軀遭受的巨力瞬間撞擊,扭曲成詭異的姿勢軟倒
* 葛兰雪 害怕进一步误伤到黑鸦,转而攻击猎牙的小怪物,却打偏了
<英格拉姆> “快退后,你们这些……不要再伤害我的同伴了”
* 艾尔芙娜茵 举起大剑猛冲向那个黑袍人
* 英格拉姆 冲上前,将黑鸦拖离了黑袍的XX
<艾尔芙娜茵> “从他身边离开!”
<英格拉姆> “他的魂锚不会指向这里,快走!”
<Jackdaw|DM> 艾尔芙娜茵复仇的一剑直接砍入黑袍人的肩膀,造成了一个巨大的创口,黑,红,绿色的诡异血液喷洒而出
<瑪兒黛> 【不要戀戰了,黑鴉先生傷得很重。】
* 瑪兒黛 朱唇輕啟,一陣治療的微光撒在男人身上。

* 薇奥拉 急忙重蹈黑鸦身边,用正能量治疗他的伤口。
<Jackdaw|DM> 在薇奥拉和玛儿黛的紧急治疗下,黑鸦的伤势稳定了,扭曲的肢体也恢复了正常该有的模样
<Jackdaw|DM> 虽然还是因为过量伤害而晕眩,但应该很快就能苏醒
<英格拉姆> 【别忘了他的牙齿】
* 瑪兒黛 拿起純白的手帕,把男人的牙齒裹在裏頭收起
<Jackdaw|DM> 一直潜藏起来的茜妲菈看见黑鸦被放倒,顿时也不顾隐身的命令
<黑鴉> 看著昏迷的男子,那使魔只是嘲弄的哼笑一聲,但表情又隨即變化...輪起手上細小的刺叉對著已重傷的黑袍刺擊過去。
<Jackdaw|DM> 展现出身形,从黑袍人身后一矛刺入大脑
<Jackdaw|DM> 那黑袍人像是失去了魂魄一般,软倒在地
<Jackdaw|DM> 但另一个黑袍人,趁着这个机会,已经从另一条道上离去,失去了踪影
<艾尔芙娜茵> “可、可恶……”
<英格拉姆> “别追了!太危险了”
<葛兰雪> “……至少干掉了一个!小心,还有一个小怪物!”
<Jackdaw|DM> 至于那两只牙妖,随手便被艾尔芙娜茵一次巨剑挥舞砍成了筛粉
<Jackdaw|DM> 黑鸦,则在昏厥一阵之后恢复了意识,虽然很虚弱,但至少没有去往死者的国度
<葛兰雪> “……呼……总算结束了么”
<英格拉姆> “事情大条了……没想到这里头水这么深”
* 葛兰雪 倚着墙滑落下去坐下
<黑鴉> "嘖...結果差一點是送自己上路了嗎..."
<艾尔芙娜茵> “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黑鴉> 虛弱的自嘲著
<艾尔芙娜茵> “黑假面的先生,还好你没事。”
* 英格拉姆 看了看黑鸦没啥大碍了,从腰包里撕了点肉条去犒劳一下小恶魔
<英格拉姆> “事件基本上……应该能算是解决了”
<英格拉姆> “不过……葛兰雪,你这边”
* 英格拉姆 看了看发呆的魔裔

* 薇奥拉 咬着嘴唇说道:“那些,到底是什么人,斯戎的新走狗吗?”
<葛兰雪> “哎,虽然放跑了一个,但是把那些怪物都杀死了,多少也算是个安慰吧。”
* 葛兰雪 听到英格拉姆的话,拍拍脸颊,重新站起来

* 瑪兒黛 把手帕放進男人的手心中,然後用另一條手帕替他擦了擦臉
<黑鴉> "......不,但跟他算是有點牽扯吧。"
<艾尔芙娜茵> “黑假面的先生,您知道些什么吗。”
<薇奥拉> "跟那些怪人…黑鸦先生?"
* 薇奥拉 有些难以置信

<英格拉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收拾一下,我们回去吧。”
<英格拉姆> “是去找泽雅说一下吗?”

* 黑鴉 艱難的動作著,忍受復原的身體不自然的過度恢復產生的肌肉痛,苦笑著對著自己的同伴說著
<薇奥拉> “仇人吗,但是又不太像……啊,是的……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葛兰雪> “这个怪物的尸体”
* 英格拉姆 戴上胶质手套,走过来检查怪物尸体
<Jackdaw|DM> 去掉黑袍人的袍子
<Jackdaw|DM> 英格拉姆觉得今天已经遭受到了第二次的冲击
<Jackdaw|DM> 这个生物,大体看上去是个人类
<Jackdaw|DM> 但骨骼,血肉,都产生了扭曲
<Jackdaw|DM> 双手臂上长出了昆虫的甲壳
<Jackdaw|DM> 左臂下方伸出了一支像是蝎子尾巴的畸形异肢
<英格拉姆> "逃离死亡者……切"
* 黑鴉 咬著牙靠近了屍體,顫抖著將手放入衣內,掏索出那酒杯的飾品,已懶得再隱形的小魔鬼停靠在他的肩頭好奇的看著
* 英格拉姆 然后去民居里找找看,用魔法也许能找到点什么
<Jackdaw|DM> 身体里的血液并不正常,英格拉姆还看到那巨大的创口上长出了类似树木枝条的东西
* 黑鴉 將裝飾著寶石的酒杯放到了屍體的胸口,等待著
<Jackdaw|DM> 至于他的随身物品
<Jackdaw|DM> 是一套非常非常齐全的外科手术工具组
* 薇奥拉 忍着恶心后退了半步
<Jackdaw|DM> 葛兰雪在一旁观察时,发现最大的那柄手术刀,甚至是由秘银制成
<Jackdaw|DM> 尸体胸口上的酒杯,其中一个凹槽的纹路逐渐展现
<Jackdaw|DM> 并不是镶嵌有宝石的那一条,而是另一个空缺
<Jackdaw|DM> 尸体的血液顺着酒杯逆流而上,在那凹槽的位置复又流下
<Jackdaw|DM> 诡异的光景持续了大约两分钟,然后血液便不再逆流
<黑鴉> "......"
* 黑鴉 收起了酒杯,凝望著另外一名怪物逃離的方向

<Jackdaw|DM> 英格拉姆打开了已经相当破烂的废弃民居的大门
<Jackdaw|DM> 第三次受到了冲击……
<Jackdaw|DM> 正对着他的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牙齿
<Jackdaw|DM> 牙齿镶嵌成令人作呕的图像,嵌满了一整个墙壁
<葛兰雪> “这屋子是怎么回事!?”
<英格拉姆> “怪物的……趣味,和一些仪式性的东西吧”
<Jackdaw|DM> 葛兰雪虽然也感觉不太舒服,不过寻金者的直觉令她立刻发现,在那堆恶心的牙齿之中,有两颗散发着金灿灿光芒的牙齿
<Jackdaw|DM> 是——金牙!
<Jackdaw|DM> 然后,她的喜悦立即被冲散
<Jackdaw|DM> 她发现牙之墙上,有一个大约拳头大小的破洞
<Jackdaw|DM> 透过那个破洞,她看到了一具尸体
<Jackdaw|DM> 一具死去的,粗略看便像是受过无数恐怖折磨与虐待,已经几乎分辨不出的
<Jackdaw|DM> 提夫林女性幼童的的尸体
<葛兰雪> “这!这又是什么?!这群混蛋!到底做了多少这种残忍的事情!”
* 英格拉姆 右手抚胸,转过头去搜查其它地方
<Jackdaw|DM> 牙妖,怪人,连环的作案,突然,在金塔格城阴影中一切似乎不再简单
<Jackdaw|DM> 诡异的废弃房屋里,还潜藏着更多邪恶的秘密,到底,巴基莱抵达这座银之城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Jackdaw|DM> ——————————————————————————————————
<Jackdaw|DM> SAVE
我月夜白雨只想安静地过图书馆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