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 LOG12  (阅读 849 次)

副标题:

离线 封言枫雨

  • 我は無限を支配し、神へ至らん!
  • Chivary
  • *****
  • 帖子数: 1906
  • 苹果币: 1
地狱叛军 LOG12
« 于: 2016-09-26, 周一 20:13:22 »
[20:56] <Jackdaw|DM> ——————————————————————————————————
[20:58] <Jackdaw|DM> 根据天狗姐妹提供的线索,以及莫格尔小队的支援,渡鸦们并不费力的便将寇斯拉里,还有他手下的混混们收拾干净
[20:58] <Jackdaw|DM> 稍微有些喧闹,但迅捷的进行了斩首
[20:59] <Jackdaw|DM> 现在,萨利克斯制盐的临时监狱里,被捆着几个蒙上眼睛,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的囚徒
[21:00] <Jackdaw|DM> 他们被捆扎的这种结实程度,就像很快要被转移到别的地方的样子一样
[21:00] <Jackdaw|DM> 不过渡鸦们还是很轻松的分辨出,其中一个有些单薄的壮年男性少了一边的眉毛
[21:00] * 黑鴉 一邊思考著這所代表的意義,一邊出聲詢問
[21:01] <Jackdaw|DM> 这几个人就是拉瑞亚女士所说的线人了
[21:01] <黑鴉> "報上你們的身分,職業,和寇斯拉里的關係"
[21:01] <Jackdaw|DM> 不过,这个房间的布置相当简陋,除了几个地铺还有照明的灯以外,几乎什么都没有
[21:01] <Jackdaw|DM> 也没有什么像是能存放档案的地方
[21:03] <Jackdaw|DM> “……你们又是什么人,那几个混球呢?”
[21:03] <黑鴉> "這裡現在是我在提問。你們沒有反問的資格。"
[21:03] <Jackdaw|DM> 少了一边眉毛的男人,根据拉瑞亚的说法,叫佛梵·克罗,表现的相当强硬
[21:04] <Jackdaw|DM> “啐,巴基莱的走狗。”
[21:04] <Jackdaw|DM> 他向地上啐了一口唾沫,虽然看上去脸色苍白,也有些营养不良,但气势上似乎完全没有被打磨
[21:04] <葛兰雪> “这反映不错呢。哼哼。”
[21:05] <黑鴉> "這倒是有點骨氣"
[21:06] <黑鴉> "看來你們的確是我們被委託來找尋的對象。"
[21:06] <Jackdaw|DM> “……”佛梵挑了一下仅剩的一边眉毛,没有说话
[21:07] <黑鴉> "吾名為黑鴉,我們的委託人名為拉瑞亞"
[21:07] * 薇奥拉 本想给他们他们松绑,不过看到黑鸦干脆地应对,便静静地旁观
[21:08] <黑鴉> "現在,我們是朋友,還是敵人?"
[21:08] <Jackdaw|DM> 独眉的男人继续保持沉默,但他的其他几个同伴稍微有些动摇的表情
[21:11] <黑鴉> "沉默亦無妨,你的同伴的表情已經告訴了我我所想知道的事情..."
[21:11] * 黑鴉 解開了男人的幾個同伴的眼罩
[21:11] <葛兰雪> “是不是应该把那个矮子的脑袋提给他们看才比较有说服力?”
[21:12] <薇奥拉> “以永绽玫瑰的名义,我们是怀抱善良之心来到这里的。”
[21:12] * 黑鴉 獨留男人一人,蹲坐在其之前
[21:12] * 薇奥拉 展示了自己的圣徽。
[21:12] <Jackdaw|DM> “太嫩了,这些毛头小子……”
[21:13] <Jackdaw|DM> 佛梵叹了一口气
[21:13] <Jackdaw|DM> 而他的同伴们看到门外倒下的矮人尸首,则纷纷表示惊讶
[21:13] <葛兰雪> “哼,那就留下他一个吧。”
[21:14] * 葛兰雪 对佛梵的反应显得有点不满,皱起眉头说
[21:14] <黑鴉> "......"
[21:14] <Jackdaw|DM> “大哥——那个寇斯拉里死了!”
[21:14] <艾尔芙娜茵> “好了好了,葛兰雪小姐,如果换成您的话,在这种情况下想必也是不会大意的吧?”
[21:14] * 瑪兒黛 指尖在刀刃的護手上磨蹭著
[21:14] <黑鴉> "我欣賞你對巴基萊反抗的態度,和面對威脅不為所動的骨氣"
[21:15] <黑鴉> "但你應該知道,如果沒有把命留下,所有的抗拒或是復仇都是空談。"
[21:15] * 黑鴉 把男人的束縛解開
[21:16] <Jackdaw|DM> “哈哈,如果我只在乎自己的命,就不会和这些小家伙被关在这里了。”
[21:16] <Jackdaw|DM> 男人自己亲眼看到矮人的尸体,和奇装异服的黑鸦等人之后,才露出了一丝扑克脸以外的表情
[21:17] <黑鴉> "拉瑞亞說過,你對我們的目標會有所幫助"
[21:17] <Jackdaw|DM> “所以呢,你们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拉瑞亚女士的身份的。”
[21:18] <Jackdaw|DM> 他靠坐在墙边,被勒的有些发青的手靠在膝盖上,锐利的眼睛似乎要看穿黑鸦的面具
[21:18] <瑪兒黛> “’死有重於泰山,亦有輕於鴻毛者。’這是天夏明海的一句老話。”
[21:19] <黑鴉> "我只想先問一句,若我們欲在巴基萊眼底劫囚,你能夠提供怎麼樣的協助?"
[21:19] <葛兰雪> “我先提醒下各位,咱们在的这个地方不太适合开茶会。”
[21:19] <葛兰雪> “所以有话就直说吧。”
[21:19] * 葛兰雪 瞟了一眼那个什么佛梵
[21:20] <Jackdaw|DM> “那就长话短说说结论,几乎没有。”
[21:21] <艾尔芙娜茵> “那么,对于狗圈之刑,您知道些什么吗?”
[21:21] <Jackdaw|DM> “别说刑柱骑士团,还有在场的严密看守,光他的几个保镖就够呛了。”
[21:21] <Jackdaw|DM> “那可就相当有趣了,我原本明天就要呆在那个该死的地方了。”
[21:22] <Jackdaw|DM> “不过我的建议是,先离开这个地方。”
[21:22] <Jackdaw|DM> 被解开束缚后不久,名为佛梵的男人很快就掌握了情况
[21:23] * 葛兰雪 对他们谈话没啥兴趣,于是溜去隔壁看看有没有什么油水捞
[21:24] <黑鴉> "這可不算讓人滿意的回答,也罷,希望回返之後,你能證明自己足夠讓我們冒這個險。"
[21:25] * 瑪兒黛 輕盈地轉了個圈,白色的袍帶隨之飄揚
[21:25] <瑪兒黛> “但確實,也是該早些離開此地。”
[21:27] <Jackdaw|DM> 黑鸦和艾尔芙娜茵在这边和佛梵短暂对话的时候
[21:27] * 薇奥拉 旁观之余,也帮着葛兰雪搜搜捡捡
[21:27] * 薇奥拉 不过主要目标还是可能存在的文件或档案一类的情报
[21:28] <Jackdaw|DM> 其余几人很快的搜索了旁边的房间
[21:28] <Jackdaw|DM> 葛兰雪很快就被一个精巧的小金库吸引了注意
[21:28] <Jackdaw|DM> 而薇奥拉则在旁边明显是从隔壁搬过来的书桌上,搜索到了一封信和一叠文件
[21:30] * 葛兰雪 立刻从腰包里掏出工具撬锁
[21:31] <Jackdaw|DM> 葛兰雪几乎瞬间便解开了有些复杂的锁头
[21:31] * 薇奥拉 收好文件,准备带回蜂巢详细解读。
[21:31] <葛兰雪> “哼哼,快告诉姐姐肚子里装着什么好东西~”
[21:31] <Jackdaw|DM> 里面,整整齐齐的堆放着至少有两百枚金币,和几颗成色相当优质的宝石
[21:32] * 葛兰雪 往包里塞
[21:32] <Jackdaw|DM> 而最底下,还有一本像是账簿的东西,被压在金币之下
[21:34] * 葛兰雪 不管怎么样都塞进包去了,等回去再进一步确认
[21:34] <Jackdaw|DM> 将佛梵和他的同伴们救起,明显体力不支的他们只能做到勉强跟随小队的步伐
[21:35] <Jackdaw|DM> 而被火烫伤严重的英格拉姆,也成为了一定的累赘
[21:35] * 艾尔芙娜茵 背起英格拉姆
[21:38] <Jackdaw|DM> 没有选择从大门撤退,渡鸦们决定通过小码头旁的小船绕路迂回
[21:39] <Jackdaw|DM> 乘着夜色,静悄悄的驶离这个是非之地
[21:40] <Jackdaw|DM> 黑鸦在其他人相继撤离的时候,最后做了收尾
[21:40] <Jackdaw|DM> 将一切他们来过的痕迹全部抹除,并且简单的做了伪装,伪装成犯人越狱的假象
[21:41] * 黑鴉 讓同伴撤退後留了下來,看著爭鬥的痕跡,巧妙的做了一些微小的改變,讓整個場面彷彿是囚犯找尋到機會搶奪了看守的武器自行逃脫
[21:41] <Jackdaw|DM> 如果不是非常专业的人士来搜查,恐怕很难识破这些伪装
[21:42] * 黑鴉 完事之後,才悄然的遁入夜幕之中。
[21:42] <Jackdaw|DM> 夜里的海中,白银渡鸦们前脚刚走,后脚旧港口的码头上便亮起了火把的亮光
[21:42] <Jackdaw|DM> 夜视能力极佳的几人识别出了金塔格守卫队的装束
[21:43] <Jackdaw|DM> 甚至还有几个背负火枪的精英
[21:43] <瑪兒黛> “真是無所不在呢。”
[21:43] <Jackdaw|DM> 不难想象,锈门门口一定遭到了封锁
[21:43] <Jackdaw|DM> 要如何撤回蜂巢……就成了一个问题
[21:46] <Jackdaw|DM> “所以……你们的逃脱计划?”
[21:46] <葛兰雪> “哈哈哈,我说还没准备的话你有计划么?”
[21:46] <Jackdaw|DM> 佛梵靠在船舷边上,看着码头上连成一线的火把
[21:47] <Jackdaw|DM> “下水道咯,旧城区的下水道虽然老旧,但还是有几条近年修的大通路。”
[21:48] <艾尔芙娜茵> “您知道怎么走吗?”
[21:48] <Jackdaw|DM> “地下可是我们这种人的生命线。”他又观察了一下周围,指出了一个方向
[21:49] <葛兰雪> “不错不错,果然是同路人呐”
[21:51] <Jackdaw|DM> 根据佛梵的指引,小船开到了一处下水道的出水口,不过理所当然的,这艘能载下十二人的船,并不能进入这有些窄小的通路
[21:51] <葛兰雪> “让船自己飘开吧,人能进去就好。”
[21:52] <葛兰雪> “反正进去之后,不认识路也没法很快追上来”
[21:52] <葛兰雪> “就算这边有伤员问题也不是很大”
[21:52] <Jackdaw|DM> “虽然我的建议是把它凿了再去处理掉这艘船原本的主人,不过你们说了算。”
[21:53] <艾尔芙娜茵> “没那么多时间了,我们走吧。”
[21:56] <Jackdaw|DM> 接下伤员花了一点时间,不过由于有熟识下水道的佛梵的存在,一行人很快便遁形于金塔格地下世界之中
[21:57] <Jackdaw|DM> “如果我是你们,年轻人。我不会选择相信这个刚刚救下来的人,然后钻进旧城区的下水道。”
[21:57] <Jackdaw|DM> 佛梵走到半途,突然停了下来
[21:57] <瑪兒黛> “我們似乎並沒有太多選擇,不是嗎?”
[21:58] <Jackdaw|DM> 即使是最了解下水道的葛兰雪,在这个比其他地方都要复杂数倍的下水道网络里,也没能清楚记住自己所走的路线
[21:58] <薇奥拉> “信任是一种奢侈的必需品,而我们愿意首先提供它。”
[21:58] <葛兰雪> “至少你认识拉瑞亚大姐,如果她没认错人的话……”
[21:59] <艾尔芙娜茵> “我只希望我们的帮助不是给错对象了。”
[21:59] <Jackdaw|DM> “哈哈,你们说的也没错。”
[22:00] <Jackdaw|DM> 抵达了自己的底盘,壮年人的腰杆挺直了起来,表情也没有那么紧绷
[22:01] <Jackdaw|DM> 又是一阵穿行,葛兰雪逐渐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22:02] <Jackdaw|DM> 在地下行进远比地面上费时间,从旧城区抵达葛兰雪所熟悉的贾维斯小径的时候,地面上应该已经到了早上
[22:02] <葛兰雪> “啊,竟然通到了这边了呢。”
[22:02] <Jackdaw|DM> 葛兰雪大概也明确了一点,即使是这个佛梵,也并不是完全掌握了旧城区的地下
[22:03] <Jackdaw|DM> “噢?”
[22:03] <薇奥拉> “真是…这个下水道简直可以算是迷宫了呢。”
[22:04] <葛兰雪> “比迷宫可要有趣多了,行了到这边由我带路吧,找个僻静点的地方上去。”
[22:06] <Jackdaw|DM> 佛梵耸耸肩,将带路的权力交给熟识这里的葛兰雪
[22:07] <Jackdaw|DM> 再度的穿行之后,在地下行进了足足一晚的白银渡鸦们,终于见到了阳光
[22:07] <Jackdaw|DM> 根据太阳的角度判断,已经是上午了
[22:08] <葛兰雪> “啊,一想到还要穿过这么多区才能回到大姐的店里,就有点不爽呢。”
[22:10] <Jackdaw|DM> 盐厂发生了那件事之后,街上的守卫盘查的更加紧了,通过银鲤桥的时候着实费了一番功夫
[22:10] <Jackdaw|DM> 返回总部,长路咖啡屋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最热闹的时候
[22:11] * 葛兰雪 从后门把伤者运进去
[22:11] * 瑪兒黛 四處張望是否有人在注意一行人
[22:12] <Jackdaw|DM> 从后门进入,第一眼便看到了莫格尔……和……佣兵的两兄弟?
[22:12] <Jackdaw|DM> 那位绰号为死眼的弓箭手却不见踪影
[22:13] <Jackdaw|DM> “……你们有遇到死眼么,我们昨夜撤离的时候分头行动,但回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他。”
[22:14] <Jackdaw|DM> 莫格尔前所未见的,露出了愁容
[22:14] <艾尔芙娜茵> “……不,我们也没有见到‘死眼’先生。”
[22:14] <葛兰雪> “……希望没有被抓到”
[22:15] <葛兰雪> “不过死眼先生应该是很谨慎才对。”
[22:15] <Jackdaw|DM> “……作为最老练的猎手,他应当最快回到这里才对。”
[22:15] <黑鴉> "你們其他人有碰上麻煩嗎?"
[22:15] * 薇奥拉 一惊,“那个厉害的老爷子…应该不会有事吧?”
[22:17] <Jackdaw|DM> “干掉那两个追出来的混混的时候动静被码头的守卫注意到了,从锈门撤走的时候稍微花了些时间。”
[22:17] <Jackdaw|DM> “不过即使是我,今天清晨也已经回来了。”
[22:17] <Jackdaw|DM> “这几位是?”
[22:18] <Jackdaw|DM> 莫格尔这时候才发现最后进入的几位前囚徒
[22:19] <葛兰雪> “当然是咱们救的目标咯”
[22:19] <Jackdaw|DM> “成功就好。”
[22:19] <Jackdaw|DM> 莫格尔稍微舒展了眉头,然后便又锁紧了
[22:20] <葛兰雪> “有人出事就不算成功呐……不过,先让拉瑞亚大姐看看几位吧。”
[22:22] <Jackdaw|DM> 于是其他几个体力不支的小伙子被暂时安排在二楼的卧房稍作休息,白银渡鸦们带着佛梵在后厨等待
[22:22] <Jackdaw|DM> 不多时,拉瑞亚便从繁忙的大厅过来
[22:23] <Jackdaw|DM> “回来了?哈哈哈,克罗你也回来了啊。”
[22:24] <Jackdaw|DM> 他先是注意到英格拉姆的伤势,然后便看到衣着有些破烂,但眼睛仍然有神的佛梵·克罗
[22:24] <Jackdaw|DM> “拉瑞亚女士,好久不见了……铃花会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人?”
[22:25] <Jackdaw|DM> 表现强硬的佛梵这时突然有些窘迫,半天才挤出一句话
[22:26] <Jackdaw|DM> “这可需要讲一段故事了……不如让他们来吧,今天餐厅那边我可忙的很呐。”
[22:26] <Jackdaw|DM> 拉瑞亚边说话的同时,手上没有停下来,不停的在厨房里穿梭
[22:27] <葛兰雪> “嗯,那么去下面?”
[22:29] <Jackdaw|DM> “下面?”
[22:29] <Jackdaw|DM> 佛梵似乎并不知晓长路咖啡屋下的秘密
[22:32] <瑪兒黛> “嗯,下面。”
[22:32] <葛兰雪> “哼哼,这位大叔竟然不知道呢。”
[22:32] <葛兰雪> “那么这边走吧。”
[22:33] <瑪兒黛> “不知道也是正常吧……”
[22:33] * 葛兰雪 稍微有些得意地领路
[22:33] <Jackdaw|DM> “拉瑞亚女士可是很神秘的……”
[22:33] <Jackdaw|DM> 佛梵似乎也有些好奇,在葛兰雪的带领下,抵达了长路咖啡屋的地底,白银渡鸦的总部“蜂巢”
[22:34] <Jackdaw|DM> 意外的,众人并没有看见理应在这里待命的天狗姐妹们
[22:34] <Jackdaw|DM> 但……有并不好的征兆
[22:34] <Jackdaw|DM> 正对着隐藏门的墙壁上,扎着一根箭矢
[22:35] <葛兰雪> “这是……”
[22:35] * 葛兰雪 拔下箭矢
[22:37] <Jackdaw|DM> 无需质疑,这是莫格尔小队里,乌尔席翁“死眼”阿布斯使用的箭矢
[22:37] * 黑鴉 查判有無留下的痕跡
[22:37] <葛兰雪> “……那个死眼并没有走失啊。这是他的箭矢。”
[22:38] * 薇奥拉 咬紧嘴唇,“这是……发生了什么?”
[22:38] * 黑鴉 收巡現場遺留跡象查詢能否獲得更多資訊
[22:38] <Jackdaw|DM> 黑鸦在入口处察觉到了争斗的痕迹
[22:39] <Jackdaw|DM> 虽然很浅,但在石壁上留下了利器划过的刀痕
[22:39] <Jackdaw|DM> 再前行几步,黑鸦惊异的发现,原本是英格拉姆炼金工坊的入口处,发生了塌方
[22:39] <Jackdaw|DM> 石头封死了入口
[22:40] <艾尔芙娜茵> “这、这是怎么了?”
[22:40] <葛兰雪> “……那家伙的东西果然爆炸了么!”
[22:41] * 瑪兒黛 皺眉
[22:42] <葛兰雪> “总之先把这里重新搜索一下吧。”
[22:42] <葛兰雪> “不过,这里塌方了楼上竟然没有察觉么……”
[22:43] <瑪兒黛> “先徹底地找找吧?”
[22:43] * 黑鴉 嘆了口氣,在蜂巢中搜尋任何可能獲得的訊息。
[22:43] <Jackdaw|DM> 一番搜索之后,葛兰雪在天狗姐妹的房间里又见到了几根扎入墙壁的箭矢
[22:44] <葛兰雪> “这边也有箭矢哦。”
[22:44] <Jackdaw|DM> 而黑鸦则在房间里看见天狗姐妹决定外出稍微休息一下隔天再回来的纸条
[22:44] * 瑪兒黛 試著把箭矢從牆上拔下,仔細查看
[22:44] <Jackdaw|DM> 有些不太符合她们不爱外界的性格……
[22:46] <Jackdaw|DM> 箭矢的确是死眼的,箭头几乎整个钉进了墙壁里,力道之大不比火枪的弹丸要差
[22:46] <薇奥拉> da
[22:47] <Jackdaw|DM> 最终,渡鸦们回到了塌方的入口前
[22:47] <Jackdaw|DM> 除了几处箭矢的痕迹,以及入口处那一道利器划过的刀痕,并没有找到更多的信息
[22:48] <Jackdaw|DM> 令人奇怪的是,如果这里发生了搏斗的话,不应该一点血迹都没有
[22:49] <葛兰雪> “说是留下线索也太过奇怪了……还有那几个姐妹留下来的信……这种事情应该是和拉瑞亚大姐说的吧。”
[22:49] <葛兰雪> “啊,说起来……那头你们带来的龙呢?”
[22:49] <葛兰雪> “说不定他看到了什么”
[22:49] <瑪兒黛> “我們現在可是已經一身麻煩了,這會而這兒又多一個要處理……”
[22:49] <艾尔芙娜茵> “对!薇奥拉小姐!我们快去找它!”
[22:49] <Jackdaw|DM> 根据这段时间的经验,小龙温达菲克应该在餐厅和客人聊天蹭吃蹭喝蹭钱
[22:50] <Jackdaw|DM> 不过无论如何,在这塌方后面一定还隐藏了什么
[22:51] <Jackdaw|DM> “……虽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这个地方后面应该还有空间吧?”
[22:51] <Jackdaw|DM> 佛梵比其他人稍晚一些回到塌方的房间门口
[22:51] <Jackdaw|DM> “不过这个地方真是不得了的厉害……”
[22:52] <葛兰雪> “但是很显然这里有些什么……”
[22:52] <葛兰雪> “虽然那个塌方也很在意,不过现在不是在这里安心休息的时候”
[22:55] <葛兰雪> “虽然感觉不会得到什么有效的信息,不过我先找拉瑞亚和那头笨龙确认下。”
[22:55] * 葛兰雪 转身上楼
[22:56] <Jackdaw|DM> 葛兰雪上楼的时候,发现莫格尔等人已经不在一楼,看样子是没从这边得到消息就出门分头寻找
[22:56] <Jackdaw|DM> 而那条妖精龙温达菲克,这时候正开心的被两个大胸脯穿着校服的小姑娘夹着
[22:57] <Jackdaw|DM> 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22:58] * 葛兰雪 用单手夹住小龙的头,捏——
[22:58] <Jackdaw|DM> “哎呀!是谁呀!”
[22:58] <葛兰雪> “喂,有事情问这家伙,把它让给我没问题吧。”
[22:58] * 葛兰雪 瞪了巨乳小姑娘x2
[22:58] <Jackdaw|DM> “喂喂喂——”小龙在空中挣扎
[22:59] <Jackdaw|DM> 看见葛兰雪的角,还有不善的表情,那两个学生连连点头
[22:59] * 葛兰雪 另一只手夹住尾巴,捏住头尾往后厨带过去
[22:59] <Jackdaw|DM> “怎么了嘛!喜欢我可以晚上再说嘛,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今天的!”
[23:00] <Jackdaw|DM> 小龙完全没有掌握情况,在后厨的木桶上跳来跳去
[23:01] <葛兰雪> “下面爆炸且塌了你都不知道?亏你还是‘爆炸性’新闻的爱好者呢。”
[23:01] <葛兰雪> “总之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见到死眼那老头了么?这边有什么异常没有?”
[23:01] <Jackdaw|DM> “爆炸?!塌了!?怎么了?!那个玩炼金术的不是和你们一起出去了?”
[23:01] <Jackdaw|DM> 小龙呆愣了一下,然后摔在了桶上
[23:02] <葛兰雪> “所以才问你们这些看家的家伙啊,还有天狗姐妹,离开了你都不知道嘛?”
[23:02] <葛兰雪> “总之除了女学生的胸部以外,还有注意到什么,快给我回忆起来”
[23:03] <Jackdaw|DM> “科尔瓦她们么?昨天下午有些怪怪的说要出门就出去了。”
[23:04] <Jackdaw|DM> “我的话……昨天晚上我就在下面睡觉啊,哪里塌方了?”
[23:04] <Jackdaw|DM> 小龙眨眨眼,完全搞不清楚情况的样子
[23:04] <葛兰雪> “那么塌方就是天狗姐妹离开之后,大约今早以后的事情咯”
[23:06] <Jackdaw|DM> “所以说……发生什么了嘛!”
[23:06] * 葛兰雪 觉得这头笨龙也不会有其他情报了,就丢下它去询问拉瑞亚
[23:07] <Jackdaw|DM> “科尔瓦她们?的确有些奇怪,招呼都没打就出门去了。”
[23:08] <葛兰雪> “死眼大叔呢?”
[23:08] <葛兰雪> “有见到他么”
[23:08] <Jackdaw|DM> “他很早就回来了,没在下面等你们?”
[23:08] <Jackdaw|DM> “蜂巢出什么事了?”
[23:09] <葛兰雪> “……下面出了点事情,不过至少知道没有波及到楼上,还算……可以吧”
[23:09] <葛兰雪> “嘛,我们先去调查,回头有了结果再和大姐说吧。”
[23:09] * 葛兰雪 急匆匆回楼下汇报
[23:10] <Jackdaw|DM> 第一次正式行动本来大获全胜,但又因底下发生事件而陷入困境,渡鸦们不在的时候,蜂巢到底发生了什么?
[23:10] <Jackdaw|DM> 死眼所感觉到,恶意的本源又是什么?
[23:11] <Jackdaw|DM> 谜团的终点,似乎就在那塌方的房间之中
[23:11] <Jackdaw|DM> ————————————————SAVE————————————————
呪いのように生きて、祝いのように死の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