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 LOG14  (阅读 631 次)

副标题: 阔别一月!

离线 封言枫雨

  • 我は無限を支配し、神へ至らん!
  • Chivary
  • *****
  • 帖子数: 1921
  • 苹果币: 1
地狱叛军 LOG14
« 于: 2016-11-14, 周一 18:30:44 »
[20:14] <Jackdaw|DM> ——————————————————————————————————
[20:16] <Jackdaw|DM> 天狗姐妹们的回归带来了不好的消息,不过不待深思,葛兰雪便从寇斯拉里的账簿中找到一些异常的东西
[20:17] <Jackdaw|DM> 这本账簿中关于贩盐的获利,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流向了神殿高地
[20:17] <Jackdaw|DM> 名义上是去往阿斯莫迪斯的神殿
[20:18] <Jackdaw|DM> 但黑鸦很敏锐的发现近一个月来,这笔交付给神殿高地的资金的流向分成了两股,一股是去往神殿,而另一笔则去向了一个没有明确写明的地方。
[20:20] <Jackdaw|DM> 除此之外,再次核对账簿之后,这个矮人似乎还有另一笔资金藏在了别的地方
[20:23] <葛兰雪> “线索有点多,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呢。”
[20:24] <艾尔芙娜茵> “首先……首先我想去真明之厅那边看一下,关于行刑的事情。”
[20:24] <瑪兒黛> “嗯,這樣也好。”
[20:28] <葛兰雪> “得找几个拉的住巨剑大姐的人一起去呢。虽然我觉得事态不会那么差……但是……”
[20:28] <艾尔芙娜茵> “呃,我不会那么冲动的。”
[20:28] * 艾尔芙娜茵 默默的在心里说了句“大概。”
[20:31] <黑鴉> "…我還是無法甩脫死眼老的死。"
[20:31] <黑鴉> "如果沒有追緝到真兇,我也不知該如何睡的安穩。"
[20:32] <黑鴉> "有東西潛伏著,而且就在我們的老巢裡。"
[20:32] <艾尔芙娜茵> “我也是,然而……没有头绪,我们只能引蛇出洞。”
[20:32] <Jackdaw|DM>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的确对这个家伙我们无法主动出击。”
[20:32] <葛兰雪> “虽然对死眼老爷子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既然现在没有其他方法揪出真凶,那也不能就这样干耗下去。”
[20:32] <黑鴉> "我會把它逮出來。"
[20:32] <黑鴉> "然後我會把它撕裂。"
[20:32] <艾尔芙娜茵> “不知道凶手是靠什么来确定翻译进度的,或许我们可以假装快要完成翻译了?”
[20:33] <Jackdaw|DM> 莫格尔回到会议大厅,一脸严肃
[20:36] <Jackdaw|DM> “死眼是我的战友,我们也有着过命的交情……但我不论如何思考,主动寻找,还是摆脱这个袭击者的方法都不存在。”
[20:38] <Jackdaw|DM> “黑鸦先生的法术无法找到凶手明确的踪迹,那么我们更换据点也没有意义。”
[20:38] <Jackdaw|DM> “如果全员驻守在基地,或许能避免凶手再次袭击,但……外面的情况已经相当紧迫。”
[20:39] <Jackdaw|DM> “我也很想现在就将那凶手捉出来碎尸万段,但理智告诉我,这不可能。”
[20:40] <Jackdaw|DM> “所以,黑鸦先生,我觉得目前唯一的选择只有继续白银渡鸦的活动,等待袭击者露出破绽。”
[20:45] <艾尔芙娜茵> “……这个时候,也只能相信莫格尔先生的判断了。毕竟,我们全无线索,完全没有行动的余地。”
[20:46] <黑鴉> "既然先生都如此說了,也不好再說什麼。"
[20:46] <黑鴉> "我附議之前的提案"
[20:48] <艾尔芙娜茵> “那么,我先出发去真明之厅了。”
[20:52] <瑪兒黛> “需要同行者嗎?”
[20:52] <艾尔芙娜茵> “啊,对了。确定真明之厅的状况之后,我打算去灰烬之夜废墟看看,但是。”
[20:52] * 艾尔芙娜茵 苦笑了一下
[20:53] <艾尔芙娜茵> “我对我的搜查能力实在是没有自信。”
[20:54] <葛兰雪> “我对巴基莱的恶趣味没有什么兴趣呢,不如我先去废墟转转。等你们来汇合好了。”
[20:54] <薇奥拉> “虽然我搜查能力也一般,不过我乐意同行。”
[20:55] <黑鴉> "我也打算到廢墟轉上一圈"
[20:55] <Jackdaw|DM> 简单的分析现状之后,白银渡鸦们暂时决定了按兵不动但做好更严谨防范的方针,并决定前往真明之厅查看原本的处刑会变成什么情况
[20:55] <黑鴉> "不論巴基萊想埋葬的東西是什麼,我都有興趣。"
[20:56] <Jackdaw|DM> 在安排了不方便外出的莫格尔三人守卫蜂巢和二楼的瑞克萨斯
[20:56] <Jackdaw|DM> 天狗姐妹们则暂作休息之后
[20:56] <Jackdaw|DM> 白银渡鸦们再次潜出长路咖啡屋
[20:57] <Jackdaw|DM> 首当其冲的,便是在街道上所公布的通缉令
[20:58] <Jackdaw|DM> 盐厂里发生的事情,似乎被守卫队们安在了他们的头上
[20:58] * 黑鴉 注意了一下通緝的金額
[20:58] <Jackdaw|DM> 但出乎意料的,悬赏金额并不是很高
[20:59] <Jackdaw|DM> 三人无论死活,仅发出了两千金币的赏金
[20:59] <艾尔芙娜茵> “这是否说明……巴基莱其实并不在意盐厂呢?”
[21:00] * 艾尔芙娜茵 小声的问大家
[21:00] <Jackdaw|DM> 然后,便是在通过银鲤桥之后,红瓦区不时出现在巷口的红色身影
[21:00] <黑鴉> "至少並不是非常重視吧"
[21:01] <Jackdaw|DM> 身着红色罩袍的家伙们相当刺眼的数度出现在有些显眼的地方
[21:01] <瑪兒黛> “不管多不在意,總歸是在意了……至少擺出了態度呢。”
[21:01] <Jackdaw|DM> 而那些本应追捕罪犯的守卫队,似乎却视而不见
[21:02] <Jackdaw|DM> 至于那些市民们,有意无意的都与那些帮派份子留出了相当的距离
[21:02] <瑪兒黛> “看來此刻有更大的事情得要金格塔的無冕之王操心……”
[21:03] <葛兰雪> “看来最近红衣女帮的活动确实变得更加积极了……普通人都开始有意识避开他们了。”
[21:03] * 瑪兒黛 瞇著大眼
[21:03] <Jackdaw|DM> 抵达真明之厅的时候,这个原本代表了正义与公平的法院门口,正上演着一出惨剧
[21:04] <Jackdaw|DM> 一个衣着破烂的中年男性,被关在一个窄小,原本应该仅能容纳大型犬的狗笼之中
[21:05] <Jackdaw|DM> 以四条铁链悬在空中
[21:05] <Jackdaw|DM> 狗笼下方的地面上,零零落落的散着几滴血液
[21:06] <Jackdaw|DM> 视力较好的几人,看出那无比窄小的狗笼内侧,布满了尖锐的突起
[21:06] <Jackdaw|DM> 那中年男人身上已经被划出了无数道伤口
[21:07] <Jackdaw|DM> 而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
[21:07] <Jackdaw|DM> 一群切利亚斯市民团体的民兵牵着比之前在盐厂看到的还要凶猛的恶犬,凶狠的向路过的市民宣告着
[21:07] <Jackdaw|DM> “这就是反抗巴基莱大人的下场!”
[21:08] <Jackdaw|DM> “那个试图阻拦巴基莱大人的‘激流骑士团’,很快就都要像他一样了!”
[21:09] <Jackdaw|DM> “从一个小扈从开始,一个,一个的成为你们的警示!”
[21:10] <Jackdaw|DM> “喂,你,差不多到时候了,放他下来。”
[21:11] <Jackdaw|DM> 民兵中的头子呵斥道,另一个民兵则将狗笼缓缓的降下来,并打开了笼门
[21:11] <Jackdaw|DM> 中年男人似乎被饿了许多天,花费了相当的力气才挤出来
[21:11] * 薇奥拉 看着这一幕,咬紧了牙关
[21:12] <Jackdaw|DM> 紧接着,民兵头子往他面前丢出了一大块还带着血的肉块
[21:12] <Jackdaw|DM> “吃吧,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了。”
[21:12] * 艾尔芙娜茵 躲在人群里,捏着嗓子大喊,“那么,什么时候能看到呢,激流骑士团的处刑?”
[21:12] <Jackdaw|DM> 中年男人似乎完全失去了理智,扑向那块肉块
[21:13] <Jackdaw|DM> 但并没有那么容易,之前在一旁的恶犬也被松开了缰绳,男人与饥肠辘辘的狗,在大庭广众之下,开始了争夺
[21:13] <Jackdaw|DM> 场面顿时变得相当血腥
[21:14] <Jackdaw|DM>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1:14] <Jackdaw|DM> “问的好!下周,就在咏歌公园。如果是巴基莱大人忠实的市民的话,不要忘记去参加这值得纪念的活动!”
[21:15] <Jackdaw|DM> “不过各位放心,在这里,一直会有同样的活动……毕竟,这里可能比拘留所还要好活呢。”
[21:15] <艾尔芙娜茵> 【下周,咏歌公园,拘留所。】
[21:16] <Jackdaw|DM> 他露出一个恶心的笑容,看着已经浑身是咬伤,几乎昏厥的中年男性
[21:16] * 艾尔芙娜茵 紧握在背后的拳头已经快要把掌心掐出血了
[21:16] <艾尔芙娜茵> (W)“……我们走吧。”
[21:18] <Jackdaw|DM> 很快,在恶狗吃完肉之后,中年男人又被塞回了狗笼之中,民兵头子大声的宣告着
[21:19] <薇奥拉> “……走吧。”
[21:19] <Jackdaw|DM> “巴基莱大人还是仁慈的!只要他能够坚持一周,便会得到无罪释放!”
[21:19] <Jackdaw|DM> “即使是对这种最大恶极的罪犯!”
[21:20] <Jackdaw|DM> ——————————————————————————————————
[21:20] <Jackdaw|DM> 灰烬之夜所焚毁的地方一共三处
[21:21] <Jackdaw|DM> 其一,是维克多府邸,在黑鸦抵达的时候,这块地方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了
[21:22] <Jackdaw|DM> 低调查询之后,黑鸦得知一个不太寻常的事情
[21:22] <Jackdaw|DM> 那就是阿斯莫迪斯教会并没有在这里火化过哪怕一具尸体,就像这里没有死人一样……
[21:23] <Jackdaw|DM> 但黑鸦的另一个身份明确的知晓,一座贵族府邸至少需要数十人才能维持正常的运作
[21:24] <Jackdaw|DM> 其二,是“炸毛狼獾”酒吧
[21:24] <Jackdaw|DM> 玛儿黛抵达的时候,那边已经是彻彻底底的一片白地
[21:24] <Jackdaw|DM> 关于这个酒吧的一切,都被彻底的烧成了灰烬
[21:25] <Jackdaw|DM> 当时在这酒吧的顾客,以及酒吧的老板,都被教会进行了火化并就地处理了
[21:25] <Jackdaw|DM> 据说他们火化的时候,那些尸体已经全部都面目全非无法分辨了
[21:28] <Jackdaw|DM> 最后一处,便是位于贾维斯小径,主人是著名歌姬珊茜的音乐工坊,银色之星
[21:29] <Jackdaw|DM> 葛兰雪到的时候,发现这里似乎乏人问津,残垣碎瓦就堆砌在原址处,没有人来处理,也没有人关心
[21:29] <Jackdaw|DM> 过了不久,其余的白银渡鸦也纷纷汇合,一同面对着这一大块的废墟
[21:31] <葛兰雪> “啧啧,真让人伤心呢,歌剧盛行的金塔格却会漠视音乐工坊的废墟。”
[21:32] <艾尔芙娜茵> “有发现什么吗?”
[21:36] <葛兰雪> “只是在附近转了转,确认安全可是第一要务哦。”
[21:42] <Jackdaw|DM> 玛儿黛在过来的路上又有稍作询问,发现,炸毛狼獾似乎……曾经是密拉妮教徒们会面的场所之一
[21:42] <Jackdaw|DM> 那边被烧掉之后,附近的住民都有提到这个流言
[21:44] * Mardain 把訊息告知眾人
[21:46] <葛兰雪> “这么说的话,这边应该也是暗中支持反抗势力的人的聚集地呢。”
[21:47] <艾尔芙娜茵> “我们搜查一下吧,也许会有什么发现?”
[21:52] <Jackdaw|DM> 于是,渡鸦们便集中开始了对银色之星的搜查行动
[21:52] <Jackdaw|DM> 很明显的,这里有遭到翻找过的痕迹
[21:52] <Jackdaw|DM> 巴基莱的走狗们并没有忽略对这里的搜索
[21:53] <Jackdaw|DM> 但很明显的,不够仔细
[21:53] <Jackdaw|DM> 薇奥拉在一块倒下的墙壁底下找到一个铁制的保险箱
[21:53] <Jackdaw|DM> 看上去结构还算完整,并没有被火焰烧毁
[21:53] <Jackdaw|DM> 但几乎就在同时
[21:53] <Jackdaw|DM> “噌”
[21:54] <Jackdaw|DM> 原本还在地面上的艾尔芙娜茵瞬间消失
[21:54] <Jackdaw|DM> “咚”
[21:54] <Jackdaw|DM> 紧接着就是重物坠地的声响
[21:57] <葛兰雪> “哇哦,保险柜……嗯?大姐?大姐你人呢?”
[21:58] <Jackdaw|DM> 在艾尔芙娜茵原本处的位置上,多了一个洞
[21:58] * Mardain 探過頭去看了下
[21:58] <葛兰雪> “喂……大姐?”
[21:58] <Jackdaw|DM> 似乎是地板因为盔甲的重量无法承载,而直接掉到了地下室
[21:58] <艾尔芙娜茵> “好痛痛痛……”
[21:58] * 葛兰雪 在洞边找了个看起来结实的地方向下探头
[21:58] <Jackdaw|DM> 昏暗之中的艾尔芙娜茵只能看到天上的光亮
[21:59] <Jackdaw|DM> 以及自己眼前,一个相当高的雕像
[21:59] <Jackdaw|DM> 不过由于太黑了,并不能明确的分辨
[22:01] * 艾尔芙娜茵 摸索了一下,点燃了火把
[22:02] <Jackdaw|DM> 艾尔芙娜茵对眼前的景象……见怪不怪了?
[22:03] <Jackdaw|DM> 这里的地下室是一个装饰的很像是神殿的圆形大厅
[22:03] <Jackdaw|DM> 中央,立着一个手持弯刀的女性雕像
[22:03] <Jackdaw|DM> 那柄弯刀似乎是真货……
[22:04] * 艾尔芙娜茵 简单的把下面的情况和大家报告了一下
[22:06] <薇奥拉> “稍等……我下来看看,既然是神殿的话也许我认识也说不定。”
[22:06] * 薇奥拉 点亮浮游明焰之后,放下绳索爬下去仔细观察
[22:06] <Jackdaw|DM> 薇奥拉小心的落到地下室之后,一眼便辨识出了这座雕像
[22:06] <Jackdaw|DM> 便是妒恶如仇的女神,莎伦莱的雕像
[22:07] <葛兰雪> “密拉尼之后是莎伦莱呢,女神接女神。”
[22:08] <Jackdaw|DM> 而环绕在这个圆形区域的布条上的徽记和诫言,也都来自这个神祇
[22:08] <葛兰雪> “不管怎么说,灰烬之夜选的目标倒都是正确的。”
[22:12] <艾尔芙娜茵> “薇奥拉,要探索一下这里吗?”
[22:12] <薇奥拉> “嗯……也许能找到什么遗漏的线索也说不定。”
[22:13] <葛兰雪> “嘛,那么体力活先交给你们,我去看看隔壁的保险柜了。”
[22:14] * 葛兰雪 跑到一边,摸出工具开始对保险柜上下其手
[22:14] <Jackdaw|DM> 葛兰雪和保险柜较上了劲
[22:15] <Jackdaw|DM> 这个保险柜的锁头似乎被烤化了一点
[22:15] <Jackdaw|DM> 看来需要一些时间
[22:15] <Jackdaw|DM> 而另一边,薇奥拉和艾尔芙娜茵经过对地下室的搜索
[22:17] <Jackdaw|DM> 很快便结束了
[22:17] <Jackdaw|DM> 这边相当的干净,能发觉到火灾之后并没有其他人来到过这里
[22:17] <Jackdaw|DM> 通往地面的楼梯处,有从外部封死的痕迹
[22:18] <Jackdaw|DM> 呼叫在外面的人进行检查
[22:18] <Jackdaw|DM> 在外部被搬运的木制墙壁上,看到有相当细微的爪子的痕迹
[22:19] <Jackdaw|DM> 根据高度来看,大约比正常人类要高出一个头
[22:19] <Jackdaw|DM> 在得出结论之后,葛兰雪也敲开了保险柜
[22:20] <Jackdaw|DM> 里面放着三张卷轴和七瓶药水
[22:20] <葛兰雪> “东西挺多……”
[22:20] * 葛兰雪 擦汗
[22:22] <葛兰雪> “似乎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呢”
[22:23] * 葛兰雪 打开瓶子闻一闻,总之先装进包里
[22:24] <艾尔芙娜茵> “地下似乎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呢。”
[22:25] <艾尔芙娜茵> “不过我很惊讶的是,这里居然会有莎伦莱的神像。”
[22:25] <葛兰雪> “我这边也尽是些法师的玩具,并没有关于这边居住者的线索呢。”
[22:25] <艾尔芙娜茵> “巴基莱不怕得罪两位女神的吗?”
[22:26] <薇奥拉> “也许他觉得背后有人撑腰,所以并不畏惧这些。”
[22:26] <葛兰雪> “不是说那秃子是魔鬼信徒么?剿灭这些信仰大概会高兴才对。”
[22:27] <葛兰雪> “嘛,不管怎么说,除了知晓巴基莱和弯刀教的人结了梁子以外,似乎并没有了解到别的事情呢。”
[22:28] <艾尔芙娜茵> “是呢。”
[22:29] <艾尔芙娜茵> “但是我想,巴基莱挑选这里下手,也许有他另外的目的……只是我们现在还不清楚。”
[22:31] <艾尔芙娜茵> “要是能找到更多的线索就好了。”
[22:31] <葛兰雪> “嘛,总算也有些收获,先回去准备下一步的计划吧。”
[22:31] * 葛兰雪 拍拍包
[22:31] <艾尔芙娜茵> “嗯……”
[22:32] <Jackdaw|DM> 金塔格最受宠爱的歌姬……与莎伦莱有关?这个消息如果被公之于众无疑会引起轩然大波
[22:33] <Jackdaw|DM> 在废墟里看到的爪痕也有些令人感觉异常的不安感
[22:33] <Jackdaw|DM> 至于一具尸体都没有找到的维克多府邸,是否是瑞克萨斯家人还能幸存的佐证?
[22:33] <Jackdaw|DM> 或是更大悲剧的预告?
[22:34] <Jackdaw|DM> 谜团越发浓重,每当感觉察觉到巴基莱的目的时,更多的阴谋便会将其掩盖,他到底想做什么?
[22:34] <Jackdaw|DM> ——————————————————————————————————
呪いのように生きて、祝いのように死の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