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 LOG16  (阅读 616 次)

副标题:

离线 封言枫雨

  • 我は無限を支配し、神へ至らん!
  • Chivary
  • *****
  • 帖子数: 1921
  • 苹果币: 1
【地狱叛军】 LOG16
« 于: 2016-12-26, 周一 20:34:45 »
[21:37] <Jackdaw|DM> ——————————————————————————————————
[21:37] <Jackdaw|DM> “红衣女……?最近的确他们活动变得频繁了,而且出手相当阔绰啊”
[21:38] <Jackdaw|DM> “有不少年轻人都跟他们走了。”
[21:39] <Jackdaw|DM> “也挺难得的,大姐头不在魔鬼温床这么安稳。”
[21:39] <Jackdaw|DM> 先去找了泽雅,泽雅又带着白银渡鸦们找到了魔鬼温床的管事人(临时)
[21:40] <葛兰雪> “出手阔绰?招募人么?”
[21:40] <Jackdaw|DM> 之前见过面的两个健壮的提夫林男性,接待了他们
[21:41] <Jackdaw|DM> “是啊,除了打算跟那个寒鸦继承者走的年轻人,其他很多人都难以拒绝那个价格。”
[21:41] <Jackdaw|DM> “甚至还是现钱,你知道,在这里,这个情况下。”
[21:43] <Jackdaw|DM> “刚刚才有人来呢,说是在亨伯特宫附近有个他们的据点在招新的成员。”
[21:43] <Jackdaw|DM> “……最近巡逻那么紧,也是不怕犯事呢。”
[21:44] <葛兰雪> “……我闻到了阴谋的味道呢……但是似乎不靠近点也不能确认他们想干嘛咯。”
[21:44] <葛兰雪> “大哥你应该知道具体为止吧~”
[21:45] * 葛兰雪 用胳膊肘戳了魔裔的壮汉
[21:45] <Jackdaw|DM> “通常来说为了自己人的安全,我是不应该告诉我们之外的人具体的情况的……”
[21:45] <Jackdaw|DM> “但是毕竟上回多亏了你们。”
[21:46] <葛兰雪> “红衣女帮从来都算不上自己人吧。”
[21:46] <Jackdaw|DM> 男人摸了摸自己的角,用尾巴卷了一个卷轴交给葛兰雪
[21:46] * 葛兰雪 收进怀里
[21:47] <Jackdaw|DM> “是啊,那个老太婆当然不是自己人,但她手下那些,即使再执迷不悟,毕竟也是我们的同族。”
[21:47] <葛兰雪> “嘛,那我就和伙伴们探查下好了。”
[21:47] <Jackdaw|DM> 他看了看跟着队伍的艾尔芙娜茵,把后面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21:48] <葛兰雪> “其他呢?关于他们的情况还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嘛?”
[21:49] <Jackdaw|DM> “……最近在红瓦区,有很多人类失踪。”
[21:49] <Jackdaw|DM> 男人咳嗽了一声
[21:49] <葛兰雪> “哈……”
[21:50] <葛兰雪> “失踪事件已经成为咱们这儿的特产了么。”
[21:50] <Jackdaw|DM> “都知道是谁做的所以……”
[21:50] <葛兰雪> “好啦,伙计们,咱们去亨伯特宫看看咯。”
[21:52] <艾尔芙娜茵> “明白了,出发吧。“
[21:52] * 葛兰雪 离开管事儿人的屋子,找地方展开卷轴看看
[21:54] <Jackdaw|DM> 很明显的,这个叫亨伯特宫的地方,地处神殿高地西面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
[21:55] <Jackdaw|DM> 而那个招募新人的地点,就在旁边的一栋建筑里
[21:55] <葛兰雪> “怎么样?既然人类失踪就是她们搞的事情,大姐是不是回避一下?或者化妆一下?”
[21:55] * 葛兰雪 在进去之前看着巨剑女
[21:55] <艾尔芙娜茵> “呜……我可不会化妆啊。”
[21:55] <葛兰雪> “我也不会~”
[21:56] * 葛兰雪 看下另外两人
[21:56] <瑪兒黛> “我來試試看吧。”
[21:57] <艾尔芙娜茵> “那,那就拜托你了……”
[21:57] * 艾尔芙娜茵 小声
[21:59] <Jackdaw|DM> 在歌姬的帮助下,艾尔芙娜茵很快被抹上了易容用的颜料,也喷了一些散发硫磺气味的香水(?)
[22:00] <Jackdaw|DM> 她与玛儿黛在不长的时间里看上去就很像是提夫林了
[22:00] <Jackdaw|DM> 且不论样貌,气味上至少没人可以分辨了
[22:00] * 瑪兒黛 抽抽鼻子
[22:00] <葛兰雪> “嗯,看上去不错,那就走吧。”
[22:01] <Jackdaw|DM> 低调的装作普通的提夫林小团队,几人在葛兰雪的引导下进入了神殿高地的范围
[22:02] <Jackdaw|DM> 离的很远,众人便隐隐感觉到自阿斯蒂莫斯神殿传来的邪气
[22:02] <Jackdaw|DM> 尤其是玛儿黛,不知为何有种心悸的诡异直感
[22:03] <Jackdaw|DM> 靠近亨伯特宫,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隔壁金塔格大剧院华丽的屋顶,以及咏歌公园的喷泉
[22:04] <Jackdaw|DM> 现在咏歌公园被封锁,一些器材堆积在原本吟游诗人和流浪歌手经常卖艺的舞台上
[22:05] <Jackdaw|DM> 而黑鸦则更进一步,在亨伯特宫的屋顶上看到两个披着红斗篷,正隐蔽观察着所有来客的哨兵
[22:06] * 瑪兒黛 捉著衣角,抿著嘴唇,表情凝重
[22:06] <Jackdaw|DM> 艾尔芙娜茵也在两边的街角看到了眼神闪烁,身着便衣的提夫林
[22:08] <Jackdaw|DM> 那招募新人的预定建筑,反而没有任何人在盯梢
[22:08] <Jackdaw|DM> 简直就像是某种陷阱?
[22:09] <葛兰雪> “……感觉可真是不妙。”
[22:10] <Jackdaw|DM> 白银渡鸦们又靠近了一些,黑鸦便看到两个哨兵不见了
[22:10] <艾尔芙娜茵> “虽然明知道是陷阱,但是又不得不跳进去……”
[22:13] <葛兰雪> “不过,咱们是来干嘛的呢?”
[22:14] <葛兰雪> “虽然说真正的目的是调查这边的异常情况,不过对它们要怎么说?”
[22:14] <葛兰雪> “就是说有活有钱想要现金?”
[22:14] <艾尔芙娜茵> “嗯……关于白银渡鸦的身份,最好还是不要暴露吧?”
[22:15] <葛兰雪> “总之先探探口风吧,确认他们能站在咱们身边或者有合作的可能再说别的。”
[22:15] <葛兰雪> “走~”
[22:15] <艾尔芙娜茵> “那么,也就只有这么做了。”
[22:16] <Jackdaw|DM> 强迫自己忽略掉周围的视线,白银渡鸦们走进了这个乍看上去很像是陷阱的地方
[22:17] <Jackdaw|DM> 实际上……也的确很像是。这个随着亨伯特宫废弃而弃用的类似公寓的建筑,大厅里只有几个伪装成提夫林的白银渡鸦们
[22:18] <Jackdaw|DM> “啊……真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新的兄弟姐妹过来了……”
[22:18] * 葛兰雪 循声望去
[22:18] * 瑪兒黛 咬著指甲
[22:19] <Jackdaw|DM> 一个身着红袍子的提夫林从远处的走廊走过来,头上的双角看上去特别的显眼
[22:19] <Jackdaw|DM> “是从魔鬼温床来的?那边的管事人的确是失踪了呢。”
[22:20] <葛兰雪> “你看我这样子还能是哪儿来的呢?”
[22:21] <葛兰雪> “最近手头有点紧——你知道为什么——加上听说这边都是付现钱,所以……”
[22:22] <葛兰雪> “就开门见山地说吧,有什么活儿干?你们打算出多少?”
[22:23] <Jackdaw|DM> “啊,是的是的……我们现在的确需要更多的人手……那些人类越来越谨慎了……”
[22:23] <Jackdaw|DM> 那个似乎是管事的男性露出了有些恶心的笑容
[22:25] <Jackdaw|DM> “我们制造混乱,然后从中捞钱。五十金币的入伙费,行动中搜刮到的三成都是你们的。如果把那些人类抓回来,你们可以拿八成。”
[22:25] <Jackdaw|DM> 他拿出一个看上去就很沉甸甸的袋子
[22:26] <葛兰雪> “嘿,红衣女帮什么时候开始搞人口买卖了?”
[22:27] <Jackdaw|DM> “只要有钱拿就好了,不是吗?”
[22:28] <葛兰雪> “话虽如此,不过既然要交入会费的话,你好歹把口中的‘行动’说清楚点,不是么?”
[22:30] <Jackdaw|DM> “这周是偶数日的夜晚,红瓦区不会出现那些讨厌的民兵,接下来你知道的,就像在魔鬼温床的每一天。”
[22:31] <葛兰雪> “哦?简直好像是你们买通了那狗屎光头嘛。”
[22:32] <Jackdaw|DM> “……并不是,我们最讨厌的就是那个不时打破行动的金塔格守卫队了。”
[22:33] <Jackdaw|DM> 他的表情有些奇怪
[22:34] <Jackdaw|DM> “事实上,我们更想要团结力量把他打倒,让金塔格成为一座混乱之城……”
[22:35] <葛兰雪> “嘿,那我们怎么相信你的消息?乍一听起来像是要讹我们200个金闪闪的圈套呀。”
[22:35] * 葛兰雪 稍微靠近一下红袍男人
[22:36] <Jackdaw|DM> 红袍的男人耸耸肩,摆了个请的姿势
[22:38] <Jackdaw|DM> “她自有她的办法。”
[22:38] <瑪兒黛> “還真是很玄乎的說法呢……”
[22:44] <葛兰雪> “那,绑了人送哪里?”
[22:44] <Jackdaw|DM> “这里。”
[22:45] <Jackdaw|DM> “不过如果你们想要入伙,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22:45] <葛兰雪> “嘿,红瓦区没有卫兵,你跟我说神殿高地夜里也没有卫兵巡逻么?”
[22:45] * 葛兰雪 靠近男人,上下打量,左右看看
[22:46] <Jackdaw|DM> “不不,当然会有,只不过他们可不会太靠近这个地方,毕竟……”
[22:47] <艾尔芙娜茵> “毕竟?”
[22:47] <Jackdaw|DM> “没有人会想在这座奥罗登的神殿前逗留太久。”
[22:47] <Jackdaw|DM> 他眨眨眼
[22:48] <葛兰雪> “那么,我们入伙的问题又是什么呢?”
[22:48] <Jackdaw|DM> “那么那位一直沉默着的面具先生,能否将你的面具摘下来让我一睹尊容呢。”
[22:48] <Jackdaw|DM> 他稍微退后两步与葛兰雪保持距离,然后看向黑鸦
[22:49] <黑鴉> "否。"
[22:50] <Jackdaw|DM> 提夫林男人又退了两步:“这个帮派,不太喜欢外人呢……”
[22:52] <艾尔芙娜茵> “如果我们入了伙,那就不算外人,对吗?”
[22:58] <Jackdaw|DM> “当然,当然,但只有我们的兄弟姐妹才是值得信赖的,这只是个简单的保险。”
[22:59] <Jackdaw|DM> 亨伯特宫旁的建筑中,白银渡鸦们与红衣女帮进行了接触,但之前所见到的无数暗哨,与这意图有些古怪的帮派活动
[22:59] <Jackdaw|DM> 这个曾经的小小帮派,到底发生了什么?
[23:00] <Jackdaw|DM> ————————————————SAVE————————————————
呪いのように生きて、祝いのように死の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