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地狱叛军】 LOG17  (阅读 657 次)

副标题:

离线 封言枫雨

  • 我は無限を支配し、神へ至らん!
  • Chivary
  • *****
  • 帖子数: 1921
  • 苹果币: 1
【地狱叛军】 LOG17
« 于: 2016-12-26, 周一 20:35:48 »
[21:15] <Jackdaw|DM> ——————————————————————————————————
[21:16] <Jackdaw|DM> 亨伯特宫旁的昏暗公寓,一个身着红袍的提夫林摊开双手,向着白银渡鸦们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21:17] <Jackdaw|DM> “所以……兄弟姐妹们,对我们还有什么疑问么。”
[21:17] <Jackdaw|DM> 他没有再追问黑鸦面具下的样貌,只是稍微眯了眯眼睛
[21:17] <Jackdaw|DM> 葛兰雪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的钱包被不太好的目光盯住了
[21:18] * 葛兰雪 看向其他人,同时把手放进兜里——毕竟不会被扒走的钱袋只有抓在手里的钱袋
[21:20] * 瑪兒黛 噘著嘴唇,把玩著手上的東西——過來之前就先從扇子換成了比較不引人注目的匕首
[21:24] <Jackdaw|DM> 黑鸦隐藏在面具下的眼睛,自进入这里开始就没有停止观察
[21:25] <Jackdaw|DM> 在他们后方二楼的房间里,藏着两个拿匕首的提夫林
[21:25] <Jackdaw|DM> 而在那个一脸虚伪笑容的男人的后面,有另外两个拿着十字弩的提夫林
[21:26] <Jackdaw|DM> 另外有一点令黑鸦有些奇怪的是,在那提夫林男人下来的楼梯上面,有着不正常的透光
[21:26] <Jackdaw|DM> 就像那里的天花板被开了一个洞
[21:31] * 黑鴉 漫不經心的摸著懷中匕首的刀尖,眼神游移在幾個暗哨之中,對眼前男人的話語並沒有太多的興趣。
[21:32] <Jackdaw|DM> “各位请放心……大家都是自己人。即使今天不想加入我们的行列,以后也是可以的。”
[21:32] <Jackdaw|DM> 见渡鸦们悄悄的交头接耳,提夫林男人的笑容也有些僵硬了
[21:32] <葛兰雪> “哦?那么,以后又怎么联系你们呢?”
[21:33] <瑪兒黛> “別這麼緊張,不過就談些無關緊要的小事而已。”
[21:33] * 瑪兒黛 抿著嘴唇,用匕首撐著自己的下顎笑著
[21:33] <Jackdaw|DM> “魔鬼温床的伙伴们总会提供新的交流方式的。”
[21:33] *** 小狼|围观中 目前的昵称是 薇奥拉
[21:37] <葛兰雪> “那么对于这种提前付费才能入伙的做法,我们就只能先持保留态度了。”
[21:38] * 瑪兒黛 雙手一攤
[21:38] <葛兰雪> “毕竟大家伙的本来兜里就没几个铜板,你这生意听起来并不那么有保障。”
[21:38] <Jackdaw|DM> “没有关系,姐妹,没有关系。”
[21:39] <Jackdaw|DM> 提夫林男人稍微露出了失望的表情,然后转身便打算回楼上了
[21:39] * 葛兰雪 自己也往回走,回到伙伴身边
[21:40] <Jackdaw|DM> 楼上的暗哨少了两个,离开了黑鸦的视线之中
[21:40] <艾尔芙娜茵> “决定了吗?”
[21:40] * 艾尔芙娜茵 询问葛兰雪
[21:41] <葛兰雪> “我只是觉得现在的红衣女帮很可疑……也许她们帮不上你”
[21:41] * 瑪兒黛 用鞋側踢了踢葛蘭雪
[21:41] <瑪兒黛> “你們要談什麼,也不該是在這兒吧。”
[21:42] <葛兰雪> “嘿,疼疼疼。”
[21:42] <艾尔芙娜茵> “我、我不知道……只能再找别的方法了吗。”
[21:42] * 黑鴉 盯著剩下的暗哨,留了個心眼注意是否有提夫林跟上。
[21:42] <葛兰雪> “回去再谈吧。”
[21:42] <葛兰雪> “走吧,伙计们”
[21:43] * 葛兰雪 最后这句故意稍微大一点声
[21:44] <Jackdaw|DM> 离开公寓的时候,隔壁亨伯特宫的屋顶上,多了一个身着红袍,看上去像是一个驼背巨人的人影
[21:45] <Jackdaw|DM> 红色的光芒从那人影的兜帽下投射出来,盯着准备撤离的白银渡鸦们
[21:55] <Jackdaw|DM> 待葛兰雪他们离开视线时候,人影发出了粗哑的声音“派人盯着他们……就像之前那样。”
[21:55] <Jackdaw|DM> ——————————————————————————————————
[21:57] <Jackdaw|DM> 走回红瓦区之后,黑鸦很快就捉到了身后跟随者的马脚
[21:58] <Jackdaw|DM> 毕竟,一个跟着自己的红衣女在这里还是太显眼了
[21:58] <薇奥拉> 】
[21:58] <Jackdaw|DM> 而葛兰雪更是能够直接跟在他的后面,而没有被发觉
[22:00] * 黑鴉 暗中打了幾個招呼,裝作未有發覺得樣貌引誘著對方跟蹤。
[22:00] <Jackdaw|DM> 稍微绕了两圈,白银渡鸦们与薇奥拉汇合,并在接近魔鬼温床的一条死路口,将那个尾随的跟踪者堵了个正着
[22:00] <Jackdaw|DM> “——”
[22:00] <葛兰雪> “送上门的呢。”
[22:01] <黑鴉> "恭候大駕多時"
[22:01] <Jackdaw|DM> 那个红衣女似乎知道自己被发觉了,仓皇的想要逃跑,但被葛兰雪挡住了
[22:01] <黑鴉> "那麼,僅祝貴安。"
[22:01] <黑鴉> "再見了。"
[22:01] <Jackdaw|DM> “误会!都是误会!”
[22:01] <Jackdaw|DM> 听见黑鸦好像要杀自己,那个提夫林吓的手里的匕首都掉了
[22:02] <葛兰雪> “那么趴在地上,好好给我们讲讲是怎么个误会。”
[22:03] <Jackdaw|DM> 提夫林看着离自己只有一寸的黑鸦的匕首,咽了口口水,趴了下来
[22:03] <Jackdaw|DM> “是老大让我跟着你们的……为了,呃,安全……”
[22:03] <Jackdaw|DM> “只有同族是可以信任的……但还是要确保不是和人类是一伙的。”
[22:04] <Jackdaw|DM> 他说话都有些抖
[22:04] <Jackdaw|DM> “不要杀我!”
[22:05] <葛兰雪> “那个红衣服的家伙么?……说不出什么有趣的事情,那位大哥的匕首可是不会留情的呢。”
[22:05] <葛兰雪> “毕竟,这世道不太好混。”
[22:06] <Jackdaw|DM> “我只知道她叫疤羽……是个很强的家伙……”
[22:06] <瑪兒黛> “聽起來就是外表特徵……”
[22:06] * 瑪兒黛 扁著嘴唇
[22:06] <Jackdaw|DM> “之前我有参与行动,赚了不少外快……”
[22:07] <Jackdaw|DM> “但我没杀人——!”
[22:07] <Jackdaw|DM> “真的没杀人!”
[22:09] <Jackdaw|DM> “……最近日子真的不好过!我是过不下去了才入伙的!”
[22:11] <葛兰雪> “啧……刚入伙的小兵卒子么。”
[22:11] <瑪兒黛> “是那群鳥人……”
[22:11] * 葛兰雪 因为对那名字毫无印象,所以动用通讯器和见多识广的小哥联系一下
[22:11] * 瑪兒黛 在葛蘭雪跟黑鴉耳邊說了聲
[22:12] <瑪兒黛> “其他的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22:12] <葛兰雪> “嗯……那家伙是个鸟人我也有听说过。”
[22:12] <Jackdaw|DM> 【金塔格附近有个他们的部落,近几年因为对外族的迫害据说人口已经少了很多了】
[22:13] <Jackdaw|DM> 【如果说什么人最恨我们……那大概就是他们了。】
[22:13] <Jackdaw|DM> 瑞克萨斯通过通讯器,将自己所知道的知识传了过来
[22:17] <黑鴉> "你要說的,只有這些?"
[22:17] <黑鴉> 亮出了匕首,冷淡的說著。
[22:19] <Jackdaw|DM> “呃!亨伯特宫是疤羽住的地方!她手下有好多看上去就很危险的人!有一次我看到她和穿黑色袍子的奇怪的人谈话!我口袋里有十个金币!不要杀我!”
[22:19] <黑鴉> "......"
[22:19] <Jackdaw|DM> 提夫林不停的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吐出来,然后眼泪鼻涕全部都下来了
[22:19] <葛兰雪> “黑色袍子有具体的特征么?”
[22:20] <Jackdaw|DM> “黑色的,和我穿的很像,但是遮住全身……看不见脸,有股臭味?”
[22:21] <艾尔芙娜茵> “臭味?”
[22:21] <Jackdaw|DM> “真的!我就知道这么多了!”
[22:22] <葛兰雪> “嘛嘛……兄弟们”
[22:22] <葛兰雪> “这家伙说的看起来应该不是假话”
[22:22] <黑鴉> 用刀尖輕輕拍拍紅衣女的臉頰 "......姑且是聽到了有趣的東西,留你一命。"
[22:22] <葛兰雪> “念在大家都是同族的份上,就饶他一次吧”
[22:22] <Jackdaw|DM> “谢谢,谢谢大哥——我不会说出去的——”
[22:22] <黑鴉> 把對方拉起來塞了五十個金幣到對方口袋
[22:23] <Jackdaw|DM> “这,这个?”
[22:23] <黑鴉> "你甚麼都沒有注意到,我們沒有做任何可疑的事情。"
[22:23] <Jackdaw|DM> “是,是是……”
[22:23] <黑鴉> "知道了?"
[22:24] <Jackdaw|DM> “知道了!你们都直接回魔鬼温床了,没什么奇怪的举动。”
[22:24] <葛兰雪> “明白就好了。”
[22:24] <黑鴉> 眼中凶光閃過,但仍像是滿意一般的拍了拍對方臉蛋
[22:25] <Jackdaw|DM> 他见黑鸦的确没有反悔杀自己的表现,飞一般的逃了
[22:27] <黑鴉> 喃喃吐出幾句細語,一個在黑鴉肩旁的透明身影抖動了一下,像是收到甚麼命令般追尋著紅衣女而去了
[22:31] <Jackdaw|DM> 茜妲菈微微一笑,嗖的离开了黑鸦的察觉范围
[22:31] <Jackdaw|DM> 白银渡鸦们也觉得得到了足够的信息,返程返回基地
[22:32] <Jackdaw|DM> 回到长路咖啡屋,正好遇见佛梵克罗和他的五个小弟在和拉瑞亚聊天
[22:33] <Jackdaw|DM> “……这几天真是发生了很多事,不过还是感谢你给我们住所。”
[22:33] <Jackdaw|DM> “当然……还有把我们从那鬼地方救出来。”
[22:33] <Jackdaw|DM> “如果之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想办法回报。”
[22:33] * 瑪兒黛 拿了塊乾淨的布,好好地把身上的妝給卸了
[22:34] <Jackdaw|DM> “你们怎么都打扮的和葛兰雪一样,是什么派对么?”
[22:34] <黑鴉> "那就不客氣的單刀直入的說了"
[22:34] <黑鴉> "你還想不想找巴基萊的麻煩?"
[22:35] <Jackdaw|DM> 拉瑞亚原本有一点严肃的表情看到黑鸦一行回来之后溶解了稍许
[22:35] <Jackdaw|DM> “……当然,抵抗是不会结束的。只要我没给那个狗东西绞死。”
[22:36] <黑鴉> "跟這間主人早有相識,我想你也聽聞了些許我們的事情。"
[22:36] <瑪兒黛> “去什麼地方,當然是打扮成什麼樣子了。”
[22:37] * 瑪兒黛 說完就坐在一邊,單手托腮
[22:37] <瑪兒黛> “你們慢慢談。”
[22:37] <Jackdaw|DM> “嗯……那边的确不是个太平的地方”
[22:37] <葛兰雪> “哎,事情不顺利,只能以美食来消除心情的烦闷啦”
[22:37] <Jackdaw|DM> “……我可以把这理解做一个邀请么?”
[22:37] <黑鴉> "不論於公理又或於私情,我和巴基萊兩人最後只有一個人能活著。你姑且可以當作是...不共戴天之仇。"
[22:37] * 葛兰雪 似乎有些不太高兴,咀嚼着下楼之前顺手摸来的小甜饼
[22:37] <Jackdaw|DM> “呵呵呵,正好今天还有多一些料没用完。”
[22:37] <Jackdaw|DM> 拉瑞亚笑着进了后厨
[22:38] <黑鴉> "如果你有興趣...我們誠摯的歡迎任何幫助。"
[22:40] <Jackdaw|DM> “没有拒绝的理由……算我一个,我和我的这群小伙子们在巴基莱从这世界消失之前,都会帮助你们。”
[22:40] <Jackdaw|DM> 佛梵叹了一口气,向黑鸦伸出手
[22:41] * 黑鴉 微笑著握住了對方的手。
[22:41] <黑鴉> "歡迎搭上賊船。這可不是甚麼好使的差事。"
[22:42] <Jackdaw|DM> “哈,可真不是个会振奋人心的领导者。”
[22:43] <黑鴉> "如果想提振精神的話,記得,只要我們存在一天,巴基萊就不會活的那麼安穩。"
[22:44] <Jackdaw|DM> “大概能知道你们的打算,我会拿出一些真本事的。”
[22:45] <Jackdaw|DM> 佛梵向黑鸦点了点头,带着手下们离开长路咖啡屋
[22:45] <Jackdaw|DM> ————————————————SAVE————————————————
呪いのように生きて、祝いのように死の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