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Inner Sea Race】人类民族志 No.2 - 科莱什人  (阅读 2375 次)

副标题: ~ Arabian Niiiiiiiiiiiiiiiiiiiiiiiights ~

离线 傻豆

  • 版主
  • **********
  • 帖子数: 2463
  • 苹果币: 2
【Inner Sea Race】人类民族志 No.2 - 科莱什人
« 于: 2017-05-08, 周一 12:46:03 »
科莱什人 Keleshites


  辽阔的东大陆卡斯玛隆(Casmaron)孕育了一个格拉利昂大地上最为坚忍和强盛的国度——由科莱什民族创造的帕蒂莎帝国(Padishah Empire)。东方炙热的沙漠,干旱的崇山峻岭和散落于它们之间的绿洲是科莱什人的起源之地。而在今天,这帝国的核心则因为它作为内海世界—天洲—卡斯玛隆—乌笃纳这巨大商贸网络汇聚的地理节点而无人不晓。通过繁忙而兴旺的商旅运作,帕蒂莎一跃而成为格拉利昂世界一个重要的文化,经济与流行的中心。

  虽然大多数科莱什人如今惯于生活星罗棋布在帝国疆域,荫凉而富裕的城市庭园中已有数百年之久,他们仍然怀念那个帕蒂莎肇始初兴前,游牧民祖先还在神秘莫测的大沙漠中来去如烟的岁月——哪怕科莱什人已经在远离干旱地带的新国家度过了几代人之后也是如此。作为彬彬有礼的客人和热情大方的主人,科莱什人为他们民族取得的成就高度自豪,这些沙漠之子也在因他们知识和财富而几乎在格拉利昂所有王族的宫廷中都受到欢迎。科莱什人从小所接受的教育与熏陶让他们可以告诉你怎样正确的享受生活之乐——最流行的时尚款式,珍奇难见,外国罕有的货品,太阳女神对于救赎和慷慨的教导,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奇闻异事。


外貌特征

  最传统的科莱什着装是为了考虑回避灼热的阳光和风沙而设计的,所以蓬松多层的轻软织物和遮住脸的面巾与头纱总是很常见。在城市中生活的现代科莱什人则喜好穿着比起传统更为改良的款式,重奢华而轻实用。科莱什武士讲究速度和灵巧,因此他们选择的武器常常是矛,弯刀和短弓,穿戴轻型护甲。那些科莱什战斗者中最声名远扬的剑士——科莱什旋舞修士——则完全不着盔甲,只穿丝绸衣裙和色彩明艳的头巾。

  大多数来自帝国的沙漠国土中的科莱什人有着橄榄色,深茶色,暗金色或者是这几种错综复杂的肤色,居住在绿洲林地的科莱什人肤色稍浅而沙漠深处出身的人则会有更暗的古铜色皮肤。科莱什人以黑发居多,并且喜欢把他们靓丽的头发留长。以前生活在沙漠地带的科莱什人往往用靛青涂在眼底来挡开炎炎烈日的强光,但如今,整个帝国都已经习惯于用这种特别描画的眼线来作为装饰。


社会结构

  和很多民族松散的所谓“王领”相比,由科莱什皇帝或女皇一人主宰的科莱什人的国家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帝国。最早,科莱什国家的雏形只不过是一小群一小群在沙漠深处的绿洲间旅行,驱赶着它们的羊儿啃食宝贵青草的游牧民部落;而就是从这些部落民中,精巧的盟约和交易体系开始被建立,贵族阶级成型,最终为如今影响世界的庞大帝国奠下基础。这些来自热砂的后裔,最早被其他民族因为他们所生活的地方而称为“阿尔塞美里人”(Althemeri),在数个世纪以后逐渐成为了今天人们眼中的科莱什人。很多阿维斯坦所谓的“科莱什”文化,事实上是继承自他们阿尔塞美里祖先的传统。

  科莱什社会由五个大的阶级构成。处于最高位的是执政的皇室家族,官僚,吏员干部与他们的侍从;接下来是贵族;然后是商人;在之后是平民;最后是奴隶。一系列严谨复杂的家族关系决定了科莱什人个体在这个社会中的地位,甚至来自家族的影响足以左右他的人生轨迹和拥有财富的机会。基本上,科莱什家族是母系领导的,但成年的子嗣也有权利争取来自他/她的父亲家族那一侧的继承权——尽管,这种争取经常会引发不同的商贸家族之间的长期摩擦,特别是一位女性决定离开自己母亲的家族而回归父亲那一边的时候(这会导致她的孩子,也就是继承人,随之流失到其他人家)。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一般大的家族之间会协议子女的交往,甚至搞包办婚姻只为避免事端。

  有资格继承皇帝宝座的皇子必须是合法皇后所生的第一位孩子,或在别的情况下是皇长子。其他皇亲国戚,被称为“谢赫也南”(没有塔尔多通用语里常用的性别区分,所以往往被粗略的翻译成“亲王”)通常会有自己的后宫。在正妻之外,一个科莱什亲王通常会纳数个妃子——通常基于政治目的考虑——可能还有一些来自平民家族的妾。帝国的辽阔疆域分为多个行省,由皇帝或女皇钦点的总督(Satrap)代他/她行政。这些总督身边会被派驻国立的太师(Vizier),此人负责监督总督的言行政举以及是否与皇宫中人有过于密切的往来。

  帝国的贵族和商人门阀通常会延伸甚广,并构成庞大的家族式金融贸易实体。在国外,科莱什贵族享受治外法权(也就是说如果帕蒂莎帝国以外的人要申诉一个科莱什贵族的罪行,他必须向本国科莱什大使提交诉状,还得通过很多道科莱什律师程序去打跨国官司)。绝大多数贵族同时也腰缠万贯,而那些少数处于破落状态的贵族则总是在尝试着攀附其他仍然富有的大家世子来重振门风。因为他们拥有的巨大财富与政治权力,那些处于社会顶点的贵族时刻不停地尝试着要求完全分割贵族与非贵族国民之间的阶级——但这种提议从来没被任何皇帝或女皇首肯过——考虑到数量巨大的平民商人阶级在国内与政治上的影响力,这确实不是一个明智的想法。那些最为成功的科莱什豪商巨贾往往能简单的靠财力就跻身贵族行列,这些商人会被冠以“贸易亲王”的头衔。

  生活在科莱什帝国中,拥有自由人身份但既不属于贵族也不是商人的科莱什人会自然地成为平民,他们有自由携带武器,参军或是在当地政府的允许下交易产业的权利。帝国的其他人口则被划为奴隶——祖传的奴仆身份,战俘,或是因为欠债和希望获得大家族的保护而自愿投身为奴的人。


宗教信仰

  莎伦莱教会是帕蒂莎帝国的国教,也是那些最早成为科莱什贵族的游牧民们所敬拜的主保女神。莎伦莱代表着太阳那浸润帝国沙漠的热与温暖,也是每个科莱什人都必须时刻三省己心,导正言行的洞察之光,更是象征着慈爱与同情——被古老的沙漠之民牢记的,在常常毫无怜悯可言的荒野中人与人之间相濡以沫的生存哲学。

 对于其他主神(比如义洛理),次级的地方神,诸位元素领主和至高天神还有其他一些有力的异界生物的崇拜也在科莱什人中并不鲜见,特别是帝国的那些边远角落的省份中更是如此。然而,危险疯狂的洛瓦古格密教也藏身在科莱什社会的阴暗处。试图毁灭莎伦莱教会的善举并挑起帝国与其邻邦之间的战端。


文化传统

  科莱什人对于自己民族的文化有着强烈的自尊心,长期以来,他们都不希望那些久已存在的传统受到外国人的指摘和干扰。举例来说,科莱什贵族的面纱,最早原本是旅行者用来避免晒伤和当加入其它旅人时区分自己所属部落的正式象征物,如今已经被许多平民阶级和莎伦莱的牧师所采用作为他们的民族特色装饰。科莱什人对于良马有着几近狂热的尊崇,特别是那些曾经拥有魔法兽血统的名驹如今更是远布帝国上下。大多数的科莱什城市居民仍然会通过精心设计的装饰纹样,私家菜色和专门的节日典礼来区别他们和邻居之间的不同渊源,而即使是远居海外,这一族的科莱什人仍然会保持他们祖先的典礼祭祀。很多科莱什人都在心中认为这种对于本族文化的传承正是帕蒂莎帝国能够繁荣兴旺的精神根基,而出门在外的科莱什人也把维持自己民族的文化看作是将文明的元素带到那些不怎么先进的地方的方式之一。

                           

好客主义

  无论一个步入他的门槛的来客是多么的粗鲁或是不堪,一个科莱什人都会将他如同最高贵雅致的上宾般热情接待——这是作为科莱什人的荣誉,他们古老的祖先在沙漠生活中得出的,关乎一个人的生与死的道德信条。当科莱什人的家中有客人前来,他们会被主人迎接到一个特别准备的客房,被称为“色拉卡”(Zraka),在这里有已经为为来客准备好的茶水,荫凉和舒适的铺位。大多数访客都只会礼节性的在主人家歇上那么一两个钟头就感恩道辞,但如果主人认为情况允许的话,传统上留客人过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通常来说,客人也应该为他的主人留下一件礼物——当然根据是他的身份和财力允许的范围决定。一个乞丐,哪怕他献给家主一件朴素贫乏的小物件,也会受到敬重和热情款待;而一个富豪如果给出只是好上那么一点点的小东西自然也会被看作是有意轻慢的表示。外国来的游客在帝国或总督行省的疆域内旅行时也会被提醒最好准备一些合适的礼物以备不时之需。


商贸帝国

  长久以来,帕蒂莎帝国作为格拉利昂最强有力的政治实体,所倚仗的权柄大部要来自于为它的人民所掌控的精妙的跨国商业操作。在维持远程贸易组织,冷彻的算计,对于经济机会的了解和诸如交涉,协商,谈判和文化交流这些社交技巧方面,科莱什商人拥有着令外国人瞠目结舌的娴熟与经验。他们铸造的广袤的交易网络几乎无人可敌,从天洲织成的绸缎绫罗,阿维斯坦健壮的牲口,到乌笃纳磨碎的五种香料,再到迦伦德矿井中的金银,以及更多奇妙的货物都在这网络中流转各地。有时候,外国人会因为无力竞争而抵制科莱什商人的产业,但很快他们又会需要科莱什商船从远方带来的必需品。这种巧妙的手腕和让人欲罢不能伎俩让科莱什人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建立起横贯大陆的巨大帝国。有很多人说,帕蒂莎的成功有一半来自帝国公民中的每个人都可以是会在随便哪个偏僻地方讲价谈生意的小贩子。另一半来自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会有些这儿最好的东西他们被吸收为帝国文化的一部分。


奴隶制

  帕蒂莎帝国允许奴隶的存在,这可能是整个科莱什社会最让人感到不快的一点。在帝国的国土上,因为他们起源的民族与意识形态是有着如此大的差异,人们对于“奴隶”,“仆役”和“拥有权”这些概念的看法也就随之千差万别。

  在科莱什贵族中最常见的一种奴隶制的形式可能需要追溯到科莱什人传统的待客礼节的某些旁支部分。如果一个欠下血债,正在躲避仇家的逃亡者向某个阿尔塞美里部落请求庇护,那么他会被允许在部落的保护下呆到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如果到了第二天清晨,这个逃亡者为了活命,自愿将他的人身自由交给作为主人的这个部落来换取更长时间的的保护,那么如果他的主人同意,这个人作为自由人的那个身份就已经被“杀死”——他的仇家也就不能再为此要求偿命,而担保他的那个部落也就在之后拥有了这个自愿屈身的人的所有权和需要为他的行为负责。这种社会意义上的死亡——意味着割断一个科莱什人和他原本的部落与家人的联系,丧失其中的地位——会被普遍认为是不啻于真正的死亡的一种悲惨境遇。在谈及类似的协定时,科莱什贵族会变得格外的措辞谨慎,既不愿意更严重地侮辱受到他们庇护的当事人,也不希望被外国人认为他们是在寡颜少耻地随意圈人为奴。在客尊的具体传统之外,这种庇护协议通常也含有某种宗教上的意味,因为莎伦莱的追随者总是会希望那些因为过错而受苦的人能找到悔改,救赎和受到原谅的一天。当一个这样的契约奴隶被主家虐待,或是某个家族因为收留一个人而面临无法抵御的威胁时,晨花的牧师有义务站出来为他们提供帮助。

  那些无力偿还巨额债务的帝国公民,以及试图移民到帝国境内但又一时间无法取得公民身份的外国人也可能通过类似契约的方法自愿卖身为奴。科学家与艺术家,如果他们需要一个短时间内赏识自己才华,而又会立刻付钱支持创作的金主来扬名立万,也会在名义上成为贵族的奴隶,借此来获得资金并在事业有成之后再把自己的自由买回来。

  然而,从外国购入的奴隶和战俘并不会受到传统上契约奴隶的保护。虽然科莱什有着严格的法律要求奴隶必须被良好的对待,他们的后代有合法的地位,并且对于开释奴隶的条件做出了明确的规定,但这些法律执行起来的力度则是完全无法确保的。尤其在那些天性注重隐私和竞争的贵族和商人家族中,你根本就不知道某个奴隶到底是怎么来的,以后又会受到什么样的命运。于是在实际上,一个科莱什奴隶的遭遇完全取决于他主人的品行,文化背景和对于传统道德的看法。不过无论如何,至少对于大多数莎伦莱信徒来说,将战俘作为奴隶这条本身就是一件最为不可接受的野蛮行径。

  科莱什人的蓄奴传统也影响了他们与异界存在之间的关系。异界生物,因为他们非人的本质,在帕蒂莎帝国内被科莱什人看作是相当于外国人的尴尬地位。和辖制奴隶一样,科莱什魔术师擅长束缚精灵——一种传统的咒法仪式,将某个巨灵召唤到主物质位面以后束缚起来,并封印在铁瓶或是油灯中以作为奴隶。更为友好的交涉性束缚可能会要求巨灵生物作为召唤者的友伴,用他们的异界魔法搞来珍奇的材料,武器或魔法物品,或是向魔术师欠下一个以后再兑现的人情。通过束缚精灵,有头脑的科莱什人可以轻易完成一些凡人甚难达到的事情——获取遥远而危险地方存在的财富,和奇异的对手锻炼自己的交涉能力,甚至只是简单地找一个可以自我陶醉一下的机会。


民族关系

  科莱什人总是对其他民族的文化保持一定程度的宽容,毕竟一切都可以是为了生意。精灵对于经济贸易的完全不热衷既让科莱什人感到挫败但也是对他们最有力的诱惑,矮人是科莱什人最喜欢的交往对象,他们共享着双方对于社群和家族的责任感,精美的手工艺,巧妙的交易技术,当然还有好酒。

  虽然对于大多数科莱什人来说继续延展帝国的影响力是他们必须的责任,但大多数帕蒂莎的公民都更赞成通过外交和贸易这些和平的手段来达成目的,不偏好用军力去威胁和征服。帝国西方的卡蒂亚行省与邻接的塔尔多帝国之间不断地摩擦使得这两个国家都倾向于与对方保持对峙,而卡蒂亚的科莱什居民也毫无疑问地随时准备着战争——很不幸的是,这也让很多来自内海的外国人对整个科莱什民族都留下了好战的偏见。在其他方面,科莱什人与迦伦德人仍然保持着文化上的高度相似性,而且科莱什商道也连接着大多数的迦伦德城市,但在历史上科莱什对古奥斯里昂的征服仍然在两个国家之间留下了一点不快。尽管如此,这两个高度发达的文明圈子仍然在学术和商贸上保持着精诚合作的交流,而倾向于忽视那些煽动旧日敌意的声音。

  那些在外冒险的科莱什人往往是礼节完备而能力出众的伙伴。虽然他们有将自己的利益放在自己的熟人之上的习惯(除非情势麻烦到危及性命的程度),但一个科莱什商业合作者总是理想的伙伴;他隐晦但不失力度的称赞能让自己的朋友获得更受欢迎的名声,而在加上几句送进陌生人耳朵里,经过精心包装的说辞则能轻易劝服他们与团队共享利益——或是将一个反对他们的家伙不带脏话地贬得一钱不值。科莱什人的友谊是慷慨而热情的,而如果一个他的朋友成为了此科莱什人的至交,那么科莱什人定会对友人绝对忠诚,甚至是毫无保留地支持之。尽管对于很多外国人来说科莱什人的生活方式可能过分奢华和炫耀,但任何与科莱什人同行的朋友也会很快地被他们的科莱什友人提供和他自己同样规格的享受与待遇。毕竟,按照一个科莱什人的品味,能和他当上朋友的人也自然应该是超凡脱俗之辈才对。


冒险者

  科莱什人会因为很多理由而加入冒险者的行列。一个科莱什亲王可能离开他穷极无聊的皇室生活而微服出行;一个商人的小女儿会偷偷从家里溜走,为家族生意寻找一条新的商道,以此来让家里的长辈刮目相看;效力于王族的吟游诗人,艺术家和学者可能会暂时离开金主的宫廷,为提升他自己和投资者的名望而外出寻找新的灵感,技术或是材料;而那些乔装改扮,为帝国政府或是贵族效力的特工也会行走各地,探知他们主人的对手或是外国的情报。一个平民会需要机会来发财,并借此跻身贵族或是展开新的生意;一个奴隶可能会为自己主人要求的事务而四处奔走,也可能正在逃离恶毒的奴役,又或是抓住了一个可以为主人赢得利润,赎回自己自由的机会而为此奋斗着。

 在拥有战士的技艺的科莱什冒险者中,效力于晨花密教的科莱什信徒是他们中的大多数,这些狂信者致力于消灭洛瓦古格同样隐秘但更具破坏性的邪教。密教的特工常与当地的莎伦莱教会合作,共享情报或是充当净除邪神污染的利刃,通过迅速而有效的打击来实际的解决问题。无论他们在团队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科莱什冒险者总是会找到机会来运用他们读懂人心,与伙伴合作并力,并在麻烦出现时毫不犹豫地出手解决这些他们引以为傲的能力。


扮演科莱什人
  科莱什人是心思缜密的建设者和咄咄逼人的商人。人们通常把他们描绘为懂得享受人生的城市居民,好客的主人,手握奇妙货物的贸易大师和某种意味上的经济动物。

如果你自己是一个科莱什人,那么你会:
引用
  ——行过万里路,而那些即使你没有亲身拜访过的国度,你也多少知道一些关于那里人们的文化习俗。
  ——了解怎样运用你的家族遍及世界各地的商贸网络,至少,你会从当地的伙计那里打听一些最近事情的新闻。
  ——是个不错的金融家。
  ——把好马看作是其价等重于黄金的事物。它们是优良而高贵的伙伴,有时甚至比人类更为可靠。
  ——对你的血亲怀有不可分割的责任心。
  ——觉得非科莱什人的文化有些平淡无趣,缺乏你熟悉的精巧雅致的事物存在。

其他人可能觉得你:
引用
  ——尊敬你的典雅,但对你的市侩不太舒服。
  ——把对科莱什人的文化抬得太高这件事看作是自大的表现。
  ——擅长和巨灵和其他元素存在——甚至是其他的异界生物交涉。
  ——也许暗中为帕蒂莎帝国的利益而行动,即使你的家族已经好几代人都没联系那里了。
  ——也许崇拜莎伦莱。
  ——假定你是一个曾经生活在沙漠的游牧民,或是享受城市精致生活的市民,又或是——哪怕是矛盾的——对这两种生活都有经验的人。

科莱什人种族背景元素

  定稳手(Weathered Patience):在沙漠之中游历的经历让你认识到耐心是如此重要的品质。每天一次,当你以一个准备动作准备一次近战或远程攻击时,你在这次攻击的攻击检定上获得+4背景加值。

  慈心眼(Witness to Nature`s Cruelty):你亲眼见识过暴虐的元素和恐怖的饥荒,即使是你最仇恨的敌人,你也不愿意让他们经受如此可怕的命运。你在用来照料其他人的医疗和生存检定上获得+1背景加值。这两个技能之一(由你选择)将成为你的本职技能。
« 上次编辑: 2017-06-22, 周四 20:53:19 由 傻豆 »

离线 笨哈

  • Diver
  • ******
  • 帖子数: 2423
  • 苹果币: 3
Re: 【Inner Sea Race】人類民族志 No.2 - 科萊什人
« 回帖 #1 于: 2017-05-08, 周一 13:33:56 »
傻豆棒棒

离线 叶公好Dragon

  • Guard
  • **
  • 帖子数: 174
  • 苹果币: 0
Re: 【Inner Sea Race】人类民族志 No.2 - 科莱什人
« 回帖 #2 于: 2017-05-08, 周一 21:10:54 »
阿拉伯+波斯?

离线 TougouTuyosi

  • Knight
  • ***
  • 帖子数: 525
  • 苹果币: 1
  • 两个人的魔法哟~
Re: 【Inner Sea Race】人类民族志 No.2 - 科莱什人
« 回帖 #3 于: 2017-05-09, 周二 12:51:48 »
定稳手这个背景再加上人类种族专长,一天一次+12 :em020
比切尔|守序中立人类|战士 1| 生命值8/12|防御等级18(接触12,措手不及16)|战技防御16|强韧+4 反射+2 意志+2|先攻+2|察觉+1 察言观色+1 交涉+0 特技-3 隐匿-3|
特殊:默认不携带盾牌,对抗擒抱/摔绊战技时CMD+1|角色卡連結

思亘七险,点落九宫,神游八极,纵横十方

离线 vxcw

  • Peasant
  • 帖子数: 14
  • 苹果币: 0
Re: 【Inner Sea Race】人类民族志 No.2 - 科莱什人
« 回帖 #4 于: 2017-09-16, 周六 22:11:26 »
怎么看都是小白帽和他的黑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