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PF】Princess Principle  (阅读 3358 次)

副标题: 重整剧情,停刊一个月(预定)

离线 誓约推倒之剑

  • 三观不正中二精分玻璃心
  • 版主
  • *
  • 帖子数: 1085
  • 苹果币: -4
第五节:长夜的终结
« 回帖 #15 于: 2018-07-16, 周一 22:15:06 »
劇透 -   :
<DM> ======开始======
<DM> 04:31,7月28日,帝国历778年
<DM> 未知地点,卡拉德帝国境内

<DM> 不知何时,原本影影绰绰的树林开始被黑暗所侵蚀。
<DM> 在拉尔森离去之后,空气中的死亡气息猛然浓郁得快要凝结成实质,随着逐渐吞没树林的黑云压制在每个人的心头。
<DM> 忽地,钝重的脚步混杂着模糊的嘶吼传入耳膜。
<DM> 仿佛阿鼻地狱一般的可怖声响从黑云之中泄露,恍然察觉过来时,树林已经完全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DM> 死亡的威胁正在向着皇女护卫队的一行人迫近。

<伊泽伦妮> “久留无用吗……想办法回去和护卫队汇合吧。”
<天狩骨舞> “嗷?”
* 天狩骨舞 有些不解为什么还要回去

<雅米拉> “看起来很..很不妙呃”
* 雅米拉 后退了一步

* 迦南 恶心感又涌上来了
<伊泽伦妮> “其他的问题之后再解释吧,先离开这里。”
* 伊泽伦妮 拉住王女的手上车

<DM> “嗯……那边的气息,让人不舒服——能走就走吧。”
<DM> 奥黛特点点头,在伊泽伦妮的帮助下登上了马车
<DM> “各位,事不宜迟。”
<雅米拉> “上车啦...”
* 雅米拉 像撸猫一样揉了揉舞的脑袋

<DM> 察觉到逐渐迫近的威胁,一行人决定先行撤退,再作打算。
<DM> 载满护卫队全员的马车沿着拉尔森离开的方向开始全速行驶。
<DM> 疾奔的马蹄声看起来引起了后方那黑云的注意,那层层的重压也开始加速,死死地咬住了一行人的尾巴。
<DM> 这样下去,被追上恐怕是迟早的事情!
<迦南> “要,要吐了……”
* 迦南 感觉胃里翻江倒海

<DM> 然而,还没来得及对此做出对策,正在被迦南治疗的舞忽然察觉到了一丝异常。
<DM> 野兽的直觉让她心中猛然警铃大作,目光不由自主地转向了马车右侧的窗外。
<DM> 窗外是光亮术照耀下的一片昏暗,拳斗士的虎目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低伏着疾驰的身影。
<DM> 虽然看不清对方的相貌,但从窗外传入的味道却让她瞬间明白,追上来的正是那群在列车顶上肆虐的不死暗杀者团成员之一!
<天狩骨舞> "……"
* 天狩骨舞 指着窗外
* 天狩骨舞 眼睛一转,用手在马车上写了一个“敌”和“不死”

* 迦南 发现舞写的文字,但是完全不知道敌在哪里
<迦南> “敌……?敌在?”
* 迦南 环顾

<DM> 察觉到舞异常的迦南顺着她指出的地方看去——但疾驰的颠簸似乎影响了她的观察,目之所及只有不断向后的草原风景。
* 伊泽伦妮 对自己施放识破隐形
* 迦南 对自己释放移除恶心,不适感消失了!
* 雅米拉 伸手拍了拍舞,给她附上了一层力场护甲
* 伊泽伦妮 将王女护在身后
* 天狩骨舞 已经摆出了架势,但还不确定要向哪里攻击
<DM> 蒙面女性向皇女的方向看了一眼,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DM> 接着,她弹指对着皇女射出一枚黑色的小球——黑衣的人影在众人的视野中一闪而过,就被下一刻弥散的烟雾遮蔽
<DM> 一阵微不可察的脚步声之后,所有人都失去了黑衣女的位置
<雅米拉> “不死族都这么喜欢玩视觉效果吗...咳咳”
<迦南> 指挥着诺诺布扇动翅膀在护卫队的上空盘旋,掀起气流以吹散烟雾
<DM> 狮鹫扇起的尘土吹散了笼罩在众人身边的浓烟,但飞舞的尘土仍然让大家的视觉受到相当的限制。
<DM> 尘土四起的草原上,黑衣的女人已经完全在众人视线的范围中消失了。
<DM> 没有发现目标的伊泽伦尼谨慎地将奥黛特拉到自己身后,然后充盈身体中的魔法能量为她赐福。
<DM> 一阵和煦的光华笼罩在奥黛特的身上,防护她的安全。
<DM> 迦南也忙不迭地继续为自己添加防护,警戒着不知道会从哪里袭来的攻击。
* 雅米拉 给自己放上了虚假生命,警惕的看着周围
<雅米拉> “烦死了...什么都看不见!”
* 雅米拉 咬牙切齿的说着

* 天狩骨舞 试图用嗅觉寻找方向
<DM> 急行的黑云已经越来越近了。
<DM> 但飞舞的扬尘让护卫队的众人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仍兀自地警戒着不知会从何处跑出来的黑衣暗杀者。
<DM> 空气中已经开始弥散出重压一般的死气,虽然并没有袭击的征兆,但已经没有人能在这个时候放松下来了。
<雅米拉> 雅米拉举着权杖没有轻举妄动,准备等敌人出现就给对方一道射线尝尝滋味
<DM> 浓密的沙尘仍然阻挡着你们的视线。
<DM> 虽然心中已经警铃大作,但一直没有目标的出现却令你们动弹不得。
* 天狩骨舞 在公主附近警戒着,耐心地等待任何胆敢靠近攻击奥黛特的人
* 迦南 向舞施加月光的庇护
<DM> 等待着敌人来临的时间意外的漫长——但当黑云从沙尘中涌出时,护卫队众人的心都在同时感到了一阵震颤
<DM> 拥有看穿黑暗视觉的迦南能看到,两团仿佛是被煮成一锅的尸体一般的巨型怪物带着铺天盖地的架势朝着自己走来。
<DM> 它们腐败的肌肉层叠虬结,堆积成令人反胃的脂层,光是看着就让人一阵的头皮发麻。
<DM> 而它们的身边,还跟着为数众多的妖鬼——那些散发着恶臭的食尸鬼们口中流出腐败的涎水,无光的眼神中充满了对生者的憎恶。
* 迦南 嫌恶的神情
<DM> 亡灵的军势朝着护卫小队包围上来,走在最前方的两具“尸体杂烩”张开了被缝在身上的血盆大口,狠狠地朝着狮鹫与毫无察觉的雅米拉咬去。
<DM> 突然遭袭的一人一兽对于来自黑暗的袭击毫无反抗力,她们只能狼狈地躲开,一时之间空门大开。
* 雅米拉 抱着魔杖茫然不知敌人在哪
<DM> 跟在“尸体杂烩”身边的妖鬼们也不甘示弱,借着黑暗的威势朝着舞扑了过去
<DM> 不过,就算是一无所见的黑暗之中,敏锐的舞仍然能够拨开这些亵渎生物的利爪,同时回以踢击将它们重新踏进泥土。
<DM> 但环绕在黑雾之中的不祥之气看起来仍然对她产生了一些影响,虽然拳风仍旧呼啸,但迦南能看到,这位地下女拳王的身体正在不自然地颤抖着。
<DM> 就在前锋与不死军势交战时,刚才消失的白雾也在不知不觉间绕到了众人的身后。
<DM> 浓密的雾气将队伍的退路阻断——但它看起来正在观察形势,一时之间并没有出手。
* 天狩骨舞 呼吸变得急促,捏紧的拳头也在发着抖
* 天狩骨舞 略一思索便转变体势,随后向前快步攻击前面的目标

<DM> 再一次将袭来的妖鬼之爪拨开后,舞索性放弃了用视觉搜索敌人。
<DM> 她将自己的精神力收束成一线,仔细地嗅闻着空气中的腐臭味道——然后,找到了前方那张正准备再一次朝着自己咬上来的血盆大口。
<DM> 野兽的反应让她的速度在察觉到攻击的瞬间就提升到了极限,一肘击开冲着自己咬来的巨口,半兽化的舞在双方交错的瞬间同样侧首咬向“尸体杂烩”,将它的一块皮肉直接撕扯下来。
* 诺诺布 面对从沙尘中钻出来的庞大腐肉,连抓带咬,尾巴也不闲着
<DM> 腥臭的脓水在诺诺布的攻击下四溅开来,将它漂亮的体毛染上污秽
<DM> 不过这一套攻击让巨大尸体受到了相当的伤害,几乎硬生生地将它胸口的烂肉削去了一半。
* 诺诺布 用锋利的喙与利爪在这个巨大腐肉块上开洞,撕咬下来的肉就咽下去
<DM> 晶莹的光尘从伊泽伦尼的手中洒出,将狮鹫附近完全笼罩。
<DM> 巨大的尸体杂烩们与它们身边的食尸鬼都发出了痛苦的嚎叫——而诺诺布看起来也被这些闪亮的尘土迷惑了双眼。
<诺诺布> “?!”
* 诺诺布 眼前一片空白

* 迦南 稍微后撤一步,对着刚刚闪光尘后方的地区施展光耀爆发
* 雅米拉 施展飞行术,飞至三十尺空中
<DM> 亡灵军势再度进攻。
<DM> 这一次它们看起来将目标完全集中在了诺诺布身上
<DM> 但在闪光陈与光耀爆发的双重威力下,诺诺布即使目盲也轻松地闪开了这些攻击,令亡灵们的进攻徒劳无功。
<DM> 然后,白雾再度逼近了一步。
<DM> 浓雾之中,一股尖锐的心灵能量冲入了站在队伍最后尾的狐妖大脑之中
<DM> 恍惚之间,她似乎看到自己身边出现了那个黑衣的女人,而女人的那双鲜红的眸子,正将她完全锁定。
<DM> 就在伊泽伦尼将要被那鲜红色的眸子夺取心神的时候,手上却突然传来了一阵温润的感觉。
<DM> 下意识地回头看去,朦胧之中奥黛特正担心地拉着自己的手——同时,脑中尖锐的心灵力量也消失无踪。
<DM> 战场的前线,舞继续在黑暗中与亡者大军奋勇相搏。
<DM> 完全解放了自己的兽性,舞将阻拦她的食尸鬼们一一踢开,然后直接扑到了肉块杂烩的身上,化作一阵血肉的风暴。
<DM> 而目盲的诺诺布也不甘示弱。
<DM> 虽然是如同瞎猫一般的抓挠攻击,但面对巨大的尸块杂烩,诺诺布仍然发挥出了自己的战斗力,将巨大不死者的血肉大块大块地削去
<DM> 后方,浓雾已经完全将队伍包裹起来。
<DM> 视野被完全涂满了乳白色,明明战场近在眼前,却完全无法以视觉捕捉战斗的场景。
<DM> 伊泽伦妮一步交错前踏,然后挥手将一份燃烧的经方施加于前方的诺诺布,让它的视野从炫目的金色中恢复。
* 迦南 用死灵魔法像操控提线木偶一样,同时把手向后一挥,操控着巨大尸块的动作
<DM> 迦南掏出一只骨质人偶,用死灵系能量摆弄着它短暂地夺取了眼前肉块的控制权。
<DM> 无法抗拒的能量丝线让已经残缺不堪的肉块集合步步后退,强迫着它向后“逃”出了黑云笼罩的范围。
<迦南> “雅米拉,再往前几步,能看见敌人了吗?”
* 迦南 操纵人偶的同时指示队友
<迦南> “我已经让它滚出黑暗了!”

* 雅米拉 在黑暗中聆听着指示向前飞行了些许
<DM> 接着,火焰在她的手中凝聚,地狱般的热炎朝着黑云的中心激射。
<雅米拉> “有本事再给我躲起来啊!”
* 雅米拉 因为之前的焦躁而在空中叫嚣着

<DM> 高热的火球将黑云冲散。
<DM> 熔岩一般的高温让笼罩在火球范围中的妖鬼们尽数蒸发,巨大的“尸块杂烩”也被点燃,油脂在炙热中散发出令人反胃的臭气。
<DM> 已经被诺诺布和舞撕咬得残破不堪的那具尸块倒下了,它的残骸变成了一片的焦黑,在草地上发出滋滋的燃烧声。
<DM> 火浪席卷之后,一个枯槁的人影在重新汇聚的黑雾之中一闪而过。
<DM> 然后,负能量的潮水席卷儿来。
<DM> 巨大的肉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被修补,接着那枯槁的老人再度伸手,在护卫队众人的中心造出震荡的音波。
<DM> 包括皇女在内,所有人的心中都猛地一跳,心智一阵震荡——而伊泽伦尼和诺诺布更是被震慑当场。
<DM> 就在迦南刚刚从邪恶神术造成的轰鸣声中缓过气来时,一阵恶风从她耳后响起
<DM> 虚脱感与气闷感同时侵入迦南的脑髓,眩晕感几乎将她震到晕厥——此刻,体势几乎完全被破坏的她面对雾中的偷袭已经丧失了抵抗力。
<DM> 然后,蛇咬一般的拳头再次袭来,将迦南的意识彻底打入了黑暗之中。
<DM> 接着,被邪音震慑的伊泽伦尼也遭到了来自雾中的侵袭。
<DM> 虽然震慑中的伊泽伦尼完全丧失了反抗的能力,但奇怪的是,原本蛇咬一般的拳头打向她时却莫名的偏离了位置。
<DM> 打入硬木一般的声音在战场上清晰可闻,但至少伊泽伦尼没有像迦南一样,被这雾气中的拳头直接打破防御。
* 天狩骨舞 循声朝雾气里移动,看到茜以后便试图用甩尾将茜导向不利
<DM> 似乎是察觉到了后阵受袭,舞疾步后退,想要回援身后的同伴。
<DM>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已经倒地不起的迦南——然后,是隐藏在她身边的雾中女性。
<DM> 情急之下的舞只能在雾中仓促地使出一招飞龙摆尾,却被黑衣的女人单手拨开。
* 雅米拉 凭着刚才的一闪而过的记忆,朝着似乎是牧师的位置诵念咒语
<DM> 雅米拉在黑雾的下方制造出次元坑洞
<DM> 坠落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看来法术有所收获。
* 雅米拉 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虽然并不知道雾气另一边发生了什么
<DM> 黑云之中,枯槁的男人被突然出现在脚下的次元坑洞吞噬。
<DM> 失去了指挥,不死生物们似乎陷入了混乱。
<DM> 它们徒劳地朝着同样失去了主人指挥的诺诺布发起进攻,却被在空中的狮鹫轻巧避开
<DM> 战场后方,发现自己被舞捕捉到的黑衣女人一步后退重新进入了浓雾之中。
<DM> 蛇咬之拳这次朝着地下拳王的动作空隙袭来。
<DM> 不过,已经完全将体势切换为黑牢死斗的舞并没有因为迷雾而放松警惕。
<DM> 虎爪与蛇拳在空气中交击,一回合互斗下来,舞看起来仍有一战的余力。
* 诺诺布 飞到坑的上方
<DM> 诺诺布轻灵地避开了妖鬼与尸嵌的围攻,降落在次元坑洞的上方。
<DM> 摔落坑中的枯槁老人刚刚自坑中站起,看起来正准备施法逃离的模样。
<DM> 从天而降的狮鹫毫不犹豫地伸出爪子,牢牢锁住老人的双肩。
* 伊泽伦妮 施展观命术,然后发出尖笑维持仍然生效中的巫术
* 雅米拉 听到了雾中的打斗声后,回头飞了回去
<雅米拉> “怎么这边也……算了,不管了”

<天狩骨舞> "嗷呜嗷!“
<DM> 雅米拉尝试确认战场情况——但战场上混乱的黑云与云雾让她难以清楚辨识,除了认识到己方的阵地已经一片混乱外再没得到更多信息。
<雅米拉> “听不懂啊!下面各位…自求多福吧”
<雅米拉> 说着,雅米拉向雾的中心施法,撒下了一片闪光尘

<DM> 隐约之间,她似乎听到了皇女焦急的声音与舞与不知名的敌人搏斗的声音。
<DM> 在无法确认敌人位置的情况下,她索性不再顾虑其他,直接朝着脚下云雾的中央放出荧粉。
* 天狩骨舞 索性闭起眼睛
<DM> 云雾之中混入了金色的光尘,让底下的形势变得更加的混乱。
<DM> 虽然黑衣的女人因此难以再隐藏身形,但浓雾的遮掩仍然让其他人难以抓住她的踪影。
<DM> 而同样受到法术影响的舞只得闭上了双眼,将自己完全托付给野兽的直觉,寻找那位神出鬼没的偷袭者。
<DM> 被诺诺布抓住的老人连续两次想要施法逃离,但被鹫爪锁住双肩的疼痛让他无法集中精神,两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 诺诺布 狠狠盯着被抓着的老人
<DM> 后方,似乎是意识到了面前的兽化女擅于盲战的事实,黑衣的女人改变了她的战术。
<DM> 她趁着舞闭眼的机会,再度施展邪术,用尖锐的灵能侵入舞的大脑,试图控制她的精神。
<DM> 黑暗中的舞只感觉大脑一阵空白,然后,一个令她无法拒绝的甘美声音就完全地摄取了她的意志。
<DM> 舞机械地转身,即使是在黑暗之中,甘美的声音也指示着她,让她向着过去的同伴摆出了攻击架势。
* 天狩骨舞 虽然意志竭力地试图抗拒声音,但肉体仍然朝着过去的同伴发起了攻击
<DM> 纵然伊泽伦尼及时察觉到了舞的异常,但在前地下拳王的全力抢攻下,狐妖的女巫仍然显示出了几分疲态。
<DM> 视线重新回到前线,诺诺布对着身下的老人一阵狠啄,直接让他彻底地丧失了反抗之力。
* 雅米拉 在雾气上方继续撒着闪光尘
<DM> 天空中,完全无法理清战场情况的雅米拉只能选择继续扰乱
<DM> 她持续地洒下荧光粉尘,但似乎对于战斗的情况并没有任何的改善。
<DM> 但纵然他指挥着四周的不死军团们围攻狮鹫,神勇的诺诺布仍然是毫发无伤,拖着他一路杀出了次元坑道。
* 诺诺布 因为感知到主人身处险境所以发挥了十二分力气!
<DM> 于此同时,迷雾中的战斗也分出了胜负。
<DM> 光是应对突然“叛变”的舞就已经手足无措的伊泽伦尼被来自雾中的袭击打倒。然后,黑衣的女人也终于注意到了战场前方的异常。
<DM> 抓着老人腾空而起的狮鹫直接飞到了空中的雅米拉身边,朝着浓雾之中示威一般地长嚎了一声。
<DM> 迷雾散开。
<DM> 倒在地上的同伴与皇女,站在黑衣女人身边的舞,以及盯住了诺诺布的不祥赤瞳。
<DM> 形势相当明了。
* 雅米拉 飞在空中向下俯瞰着
<胧> “投降吧!形势一目了然,不要再继续无意义的挣扎了。”
* 胧 拨开草丛走出来

<DM> 战场的后方传来了曾经同伴的熟悉嗓音,视线转去,正是在魔导车列倾覆之后不知所踪的胧。
<DM> 看来,那位带着迷雾而来的袭击者的身份,很可能正是之前胧所提到的,她的姐姐了吧。
<雅米拉> “哎呀哎呀……没想到变成这样了”
<雅米拉> “投降?不至于吧,现在我们都握着人质,不如各退一步吧?”

<胧> “公爵是位忧国忧民的贤君,若是能够率直投诚的话,或许即便是如此无礼的背叛也能有得到宽恕的一天。”
<胧> “····但说实话这种态度很不益于大公对你们的看法呢。”
<胧> “稍微想想便知,即使你们挟持人质在此逃离,又有何意义呢?”

<DM> 战场另一边,赤瞳的女人明显地因为胧的出现放松了几分架势——看到这里,雅米拉更加确定了她的身份。
<雅米拉> “是没什么意义…我们也没准备带着人质逃跑”
<胧> “大公手下门客过千,保有关系的组织与部门遍布整个大陆,我们也不过是其中一支而已。”
<胧> “在下当然可以姑且就这样交换人质让你们暂且逃离——但恐怕不出一周,你们还是会被其他人找到吧。”

<DM> “呃咳……没错,老朽等人的目的业已达成,即使挟持了老朽,这一事实也无可改变。”
<DM> 被诺诺布抓住的老人也在此事插话进来——被狮鹫牢牢扼住看起来让他呼吸有些困难,说话间的粗重喘气如同破损的风箱一般鼓噪。
<雅米拉> “可能是这样吧,不过,与帝国为敌的大公又能撑多长时间呢?”
<DM> “公爵阁下只是想要保护皇族的血脉……咳咳,乃是对先帝尽忠之举。”
<DM> “何来与帝国为敌一说呢?”
<雅米拉> “保护皇族的血脉?胧,你待在伊泽伦妮和皇女身边就没有感觉到不对吗?如果是保护血脉,皇女会甘愿与我们一起奔波吗?”
* 雅米拉 并没有看老人,自顾自的对着胧说着

<胧> “是呢,大概是被谁的妖言所蛊惑了吧。你也是,以致于做出这种行为。”
<雅米拉> “是这样吗……看来你对大公的品行非常信赖啊”
<DM> “不错,克拉格斯公在江湖上素有仁名,几位只要投降,想必他也不会为难各位……”
<DM> 虽然被雅米拉刻意无视,但被狮鹫俘虏的老人仍然没有放弃,再度开口劝说。
* 诺诺布 把老人再抓紧一些
<雅米拉> “那我希望大公在接下来的骑士团的搜查中依旧不会辜负你的信赖吧,因为……之前在火车上骑士团已经坚信是大公绑走了皇女”
<雅米拉> “胧看见了吧,那封残缺的信已经变成你们的罪证了”

<胧> “你到底在说什……等、信??”
* 胧 瞳孔随着记忆的上浮渐渐扩展
<胧> “那么说····难道在那时埋下的是陷害大公的陷阱吗!”
* 胧 因为太过预想外的情报,一时间陷入了复杂的沉思

<DM> “唔……!即使如此,苏诺公也早已做好了承担新帝愤怒的准备——这难道不正是大义的体现吗?”
<DM> 老人在狮鹫收紧的爪下显露出了几分痛苦,这让他的语气听起来带上了几分虚浮。
<DM> 但雅米拉敏锐地察觉到,那份痛苦的表情不过是他的伪装,为的是隐藏从眼神之中一闪而过的惊疑不定。
<DM> 看起来,老人所知道的信息,比之他口中所说出来的要多上许多。
<DM> 战场中央的茜此时也为不可察地皱了皱自己的眉头,不过她很快将目光转向一边的天际,似乎在瞭望着什么。
<雅米拉> “啊,按照你的说法当然是大义的体现啦~不过,你确信大公不会壮士断腕,把你们卖掉吗?毕竟,如果按照胧所说的话,你们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忍者村了吧?”
<雅米拉> “陷阱也好,什么也好,你们有想过一旦帝国大军压境,作为克拉格斯公的部下……你们能承受与帝国正面交战的风险吗?”
<雅米拉> “大公有多少力量,以及现在开战的后果,应该有人比我更清楚吧?”

<胧> “现在去盗回信件,已经来不及了吗····这是在下的失败,又一次····”
<DM> “……”
<DM> 是被胧的喃喃自语影响了吗,还是雅米拉的说法的确动摇了老人吗,无论如何,原本侃侃而谈的老人在雅米拉的几句话之后忽然陷入了沉默。
<雅米拉> “如果你对大公的品行毫无怀疑……那封信也改变不了什么”
<DM> “苏诺公他……”
<DM> 反射性地张了张嘴,但老人最后却长叹了一口气,看起来已经失去了继续驳斥雅米拉的气势。
<DM> “白爷,请尽快。”
<DM> 是注意到了老人的颓势吗,一直没有开口的茜此时突然出声,赤色的双瞳在黎明前的微光中闪闪发光,即使是身处天空,也令雅米拉心生几分忌惮。
<DM> “……!算了,此事作罢吧。”
<DM> 被称为白爷的老人目光有意无意地朝着地平线看了一眼,最后他摇摇头,示意雅米拉自己不再有敌意。
<胧> “!?”沉思被打断,举目望向长老的方向
<诺诺布> “[发出狮鹫困惑的声音]?”
<DM> “天上的,把白爷还回来。其他人归你了。”
<DM> 茜的眉头紧皱着,不过最后她还是服从了老人的命令,后退了半步表示愿意放人。
<雅米拉> “……嗯,非常乐意”
* 雅米拉 拍了拍狮鹫

* 诺诺布 犹豫了一下,开始降低高度
<雅米拉> “胧,要下注的话,不如跟着皇女吧?”
* 雅米拉 突然说道

<胧> “······”虽然不甘地紧握拳头,但心里的某处还是承认了失败
<胧> “皇女····?如果不能得到苏诺公的庇护,皇女接下来不是会被皇宫接收吗。”

<DM> 得到释放的老人与茜没有插话,甚至刚刚被释放的老人脸上还露出了沉思的表情。
<雅米拉> “伊泽伦尼之前分析过了——殿下还有机会。如果想为你的姐姐、你的村子做点什么的话…不如试试这个机会?”
<胧> “····在下会考虑的。”
* 胧 以尚存困惑的余光回答

<DM> “咳……那就走吧。”
<DM> 老人用手捻了捻自己的胡须,伸出手轻拍了一下胧的肩膀。
<DM> 一边的茜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但最后她也没有说什么,带着胧与老人,趁着夜明前最后的一抹暗色离开了。
<DM> 终于确认了安全,漫长的一夜也在此时迎来了终结。
<DM> 天边,朝阳的辉光从地平之下露出一线,将狼藉的战场照亮。
<DM> 终于能够放松下来的雅米拉,此时视线的尽头也捕捉到了与朝阳一同出现的帝国骑士团军旗。
<DM> ======SAVE======
我现在只想跑《地狱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