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Path of War] 武術門派 Martial Traditions  (阅读 2011 次)

副标题: 主要功能是裝逼跟替換流派? 我的逼格不夠,誓言翻得好辛苦...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Knight
  • ***
  • 帖子数: 224
  • 苹果币: 1
Scarlet Sentinels, Scarlet, Red Spear
« 回帖 #15 于: 2018-01-05, 周五 19:46:03 »
紅槍鐵衛 Scarlet Sentinels

陣營:任意

徽章:柄纏鎖鏈的紅刃槍

流派:緋座 Scarlet Throne

誓言:紅槍鐵衛重視成員的忠誠心及可靠性。雖然擔任皇族或高階祭司的護衛的鐵衛比較有名,所有紅槍鐵衛都會向他們的友軍或護衛對象立下友誼與忠誠的誓言。宣誓儀式是個相當私人的場合,通常只有鐵衛和起誓對象(或其代表)出席。當他們獨處時,鐵衛將自己和其他人的手掌割開後歃血為盟,在鐵衛被高舉的武器下聚集,接著鐵衛喃喃立誓:

「我以我們共同分享及揮灑的鮮血發誓─你我乃是一家人,雖然我可能與兄弟姊妹爭執,但傷害我的親人即是傷害我本人。你的秘密就是我的秘密,你的夢想就是我的夢想。當你失落我必安慰,當你快樂我必鼓舞。若有人膽敢威脅或背叛這份羈絆,願他受到天罰。」

結盟獎勵:鐵衛在意志豁免獲得+2表現加值,並在抵抗脅迫效果的豁免時獲得+4神聖加值。

 破誓的鐵衛(見上)失去抵抗脅迫效果的加值,直到他被受他背叛者給原諒。若他在1年+1天的時間內依然無法獲得原諒(例如找不到橫死苦主的靈魂來乞求原諒),他的姓名被完整地烙在紅槍柄上向其他成員宣揚他的惡行,從此他永久失去所有加值並被永久逐出門派。

詳述:一言以蔽之,紅槍鐵衛是保鏢,但這個詞不太能捕捉門派的全貌。紅槍鐵衛一般來說的確是保鑣沒錯,擔任著王公貴族、祭司僧侶、工商權貴及其他更神秘的雇主的護衛。紅槍鐵衛在他們的要塞學院中訓練新人使劍操槍,培養不滅忠勇,而那些高曝光率的護衛工作也讓門派獲得了財富與名聲。

 紅槍鐵衛的學生並不全都是保鏢,而其他那些門徒雖然不這麼有名,但某種程度上卻更加重要。在其核心,紅槍鐵衛是被一群導師、悟道武人、以及一些想向這些粗人教授忠誠與血誓傳統的僧侶所掌控。他們不是很在乎學生的武術實力,更在乎他們會拿武術來幹什麼,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地強調各種羈絆諸如忠誠、義務、慈愛、親情與友誼的重要。世世代代的鐵衛們甚至會刻意向著善良/邪惡/守序/混亂靠攏,以證明他們的理念既寶貴又普世。

 所以當畢業以後,鐵衛會去尋找值得自己守護的事物─加入傭兵團、匪幫、善良或邪惡的霸主麾下、冒險隊伍又或是返鄉。雖然他們在門派內部的忠誠友誼誓言依然有效,各個鐵衛會全心投入到他起誓將奉獻性命的某個個人或大義。門派內部對誓言也有諸多解讀。有人認為立下誓言便是為了主君放棄自己的意志,因而需要完全服從。另些人認為忠臣偶爾必須逆主甚至反叛,畢竟真正的朋友會在友人犯錯時提點之。紅槍鐵衛的主流看法落在兩者之間,兩個論點也各自獲得敬重。

 紅槍鐵衛的大忌是失信:背棄誓言的鐵衛的姓名會被烙在紅槍─一把放在門派總部的武器─的槍柄上。在還能乞求原諒的緩衝期時,槍柄上的姓名看上去只是一道道灰燼。但當這些灰燼燒進槍柄中成為純黑烙痕時,紅槍鐵衛便會將該叛徒逐出門派,並發出活不賞錢死要見屍的懸賞令。

常見工作:鐵衛有時會被以忠誠與友誼之名要求替師傅辦事或是替門派運送信件包裹。門派也期待鐵衛招募新學徒去要塞學院裡受訓,也可能會要他護送一批新生。由於紅槍鐵衛沒有除了傳播理念以外沒有什麼其他的長線目標,門派一般不怎麼派發其他任務。

提供服務:重視忠誠及友誼的紅槍鐵衛在成員有需要時自然不吝於出手相助。紅槍鐵衛與許多酒館長期合作,在鐵衛有急用時提供住宿(房間可好了),經營藏有各路(魔法)兵器的軍火庫(可供購買或租賃─但記得要有借有還),提供來自政教工商高層人物...的護衛的介紹信,以及使受術者被簽立合約強制束縛的魔法服務。
« 上次编辑: 2018-01-18, 周四 14:44:19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Knight
  • ***
  • 帖子数: 224
  • 苹果币: 1
Servants of the Sacred Hymn, Servant, Singer/Prisoner
« 回帖 #16 于: 2018-01-05, 周五 19:47:00 »
聖歌團 Servants of the Sacred Hymn

陣營:任意非邪惡

徽章:鳥籠中的金色音符

流派:眠仙 Sleeping Goddess

誓言:聖歌團的宣誓儀式是個相當私人的場合,通常只有新人及其師傅在場。一個潛在新人甚至可能根本沒有被"招募"的自覺,他會開始作關於世上(尚未)發生的諸多惡行的惡夢。雖然每個人都可能作這些夢,但最常發生在選擇拒斥與自己有著明確聯繫的邪惡的生物身上,像是希望能超脫血脈的魔裔、妖法術士的私生子或是曾經受到邪惡魔法或惡念靈能攻擊者。這對新人來說是個既危險又恐怖的時期,由於他們身上會開始發出接露他們身為聖歌團頌師身分的靈光,許多新人在還搞不清楚狀況以前就被誤以為他們是強大存在的邪惡力量偵測並殺害了。

 剩下的人被聖歌團或與之合作的靈能者們先找到。他們被保護起來施加訓練,並解釋發生在他們的身上的情況─他們被一個聖歌團稱作歌唱者(或是囚奴)的存在所聯絡。入門訓練的重點是從新人之間常見的精神創傷中恢復,以及熟悉從此開始是他們腦中一部份的與歌唱者的連繫。當聖歌團判斷新人的神智夠健全,師傅便會請他發下誓言(傳統上要用唱的)。

「我受邪惡玷汙,但不被支配;我雖受傷,但仍不敗。我雖獲選,但此時此刻我以自身意志做出選擇。當我的靈視揭露邪惡我必前去阻止,當我的雙眼被黑暗籠罩我必點亮光芒。此身雖為憤怒之火但我心為平靜止水,不為邪惡所汙,因為我的力量是公義之力,我的榮光是正義之光,我的榮譽是義務之譽。願聖歌成就。」

結盟獎勵:頌師在自我催眠及察言觀色檢定上,以及抵抗靈能或類靈能能力效果的豁免骰上獲得+2洞察加值。

 破誓的頌師失去上述所有加值(但保留眠仙流派),直到他花費7天冥思悔悟,或是擊殺1個邪惡陣營的生物。變為邪惡陣營的頌師在脫離邪惡陣營以前無法贖罪。

詳述:沒有哪個武術集團比被稱為聖歌團的預視武人們更被人誤解的。有些人認為他們是曾受邪惡所傷,現在為了復仇而戰。有些人認為所謂的聖歌是某個殞落的古神,而頌師們試圖使祂重歸榮耀。另些人認為頌師是下凡來主物質界行善的天使。這些論點都多少捕捉到了一點真相的碎片,但遠遠不及這個神秘組織的真實故事那般複雜與矛盾。

 聖歌團坦蕩地承認他們自己也不知道門派的許多秘密,也不吝惜分享他們這個他們確知的情報:在多元宇宙的某處有個囚牢,而歌唱者便居於其中。聖歌團不知道歌唱者被監禁的因緣,也不清楚祂的真身,但他們依然努力試圖解放祂;聖歌團確信歌唱者是個雖怪異卻慈愛的存在,祂的思想充斥著滿溢到會痛,憑凡人的神智無法承受的悲憫。歌唱者與想要和邪惡對抗者進行非常侷限的接觸,賜與他們惡行的預視,讓他們可以在邪惡發生以前就搶先阻止。

 歌唱者具體了不了解自己的行為就像祂的真身一般不清不楚。透過魔法與祂聯絡的嘗試算是"成功"了,只不過施術者在與歌唱者交流後一夜白髮且接下來五十年間一言未發。讀取她的思想只感覺得到滿溢的仁德與迷惑,以及一道縹緲的記憶:某個存在在意識到僅僅是與之交流就足以摧毀凡人的神智以後連忙斷訊,但仍舊太遲了。因此,聖歌團的頌師努力訓練自己控制與歌唱者的心靈連繫,以看到更明確的靈視並阻止自己的心靈像燭火般被擰熄。

 聖歌團最容易被誤解一點就是:嚴格說起來,他們並不是在行善。頌師與邪惡對抗,試圖限制或修復邪惡對他人造成的傷害。許多頌師也想成為真正的好人,這個靈能騎士團體在整體也能認同天界的大義。但是聖歌團並不強求成員行善,認為阻止邪惡便已足夠。他們的靈視不指導他們如何行善,也不提供道德或倫理建議,傳統上這些事情是由個別頌師自行考量,因此每有一個真心想行善的頌師,就會有一個全心渴望復仇,或是單純因為跟聖歌團有共同的敵人才與之合作。

 頌師一般而言不會大量集體行動。每個頌師都各自獲得靈視,而事情的大小與獲得相同靈視的頌師數量無關。因此頌師通常是以師徒兩人的組合行動,或是孤身上路尋找邪惡討伐的遊俠騎士。儘管如此聖歌團依然有某種程度的組織架構,通常每兩年會辦一次集會來檢討門派的內部問題以及如何維持與盟友的良好關係。許多善良陣營的靈能者選擇加入聖歌團或與之合作,而門派也樂於使用他們的能力來調兵遣將。另外門派的圖書館通常會有一組頌師駐守。大部分聖歌團的圖書要塞免費對外開放,頌師也常邀請朋友或信賴的友軍到其中之一見面或辦公。真正危險的知識─像是足以永久侵蝕讀者靈魂的穢邪文書─被藏在地下深處,上鎖封存,以免哪天為了保護無辜民眾需要動用到如此邪說。

常見工作:由於聖歌團基本沒有組織,門派本身不怎麼派發任務。但是許多頌師為了解放歌唱者而四處奔走,也會指示門徒一起幫忙。圖書館也可能發出協尋(或封印)某個神器或文獻的要求。上級也可能下達調查其他頌師腐敗嫌疑的命令。

 歌唱者所賜與的靈視有些奇妙的共通點。當頌師依照靈視去阻止或逆轉某個惡行的時候,他們通常得與某種外來的邪惡存在戰鬥─深淵九獄的妖魔鬼怪、喧囂的異界入侵者、會吞噬聽眾心智的智慧詩文、或是其他頌師的惡夢及預視裡常出現的上古邪物。在頌師必須要斬殺一種顏色或是必須封印只在長度與時間兩軸移動的二維生物時,光是找到能夠打擊該惡物的方法本身就是一道困難的任務。

提供服務:由於聖歌團基本沒有組織又默默無名,除了歌唱者的靈視以外頌師拿不到什麼援助。雖然聖歌團內部有許多強大的靈能者可以指導他人顯能(以及交易靈能物品),但是除了跟他們拜師學藝以外,聖歌團並沒有什麼正式的服務。
« 上次编辑: 2018-01-18, 周四 14:45:05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Knight
  • ***
  • 帖子数: 224
  • 苹果币: 1
Stained Glass Champions, Champion, Stained Glass Knight, Summoner
« 回帖 #17 于: 2018-01-05, 周五 19:47:51 »
花窗勇士 Stained Glass Champions

陣營:任意非邪惡

徽章:破窗教堂

流派:碎鏡 Shattered Mirror

誓言:新成員與為了審查而特地排開時間親自到場的花窗騎士本人進行友誼戰。決鬥結束後,她會請新人屈膝跪下,在他的臉頰上迅速刻上門派徽章的破窗教堂,隨著一句句誓言,這個刻印的顏色會越發繽紛,最後成為一道七彩刺青。

「我將此身奉獻給您的大德,將忠誠獻給您的諸多門徒。我誓將搜索能助您返鄉的知識、工具或幫手。我誓將幫助家園與生命被不可控制的情勢所威脅的人們。若我背叛您,願我的身軀如同我的榮譽般破碎一地。」

結盟獎勵:勇士每周可以類法術能力的形式施展1次通神術(CL等於角色等級),這麼做的時候必須面對1面鏡子,而他的提問會由花窗騎士來回答。

 破誓的勇士失去透過通神術與花窗騎士問答的能力(但保留碎鏡流派),直到他允許花窗騎士懲戒他(這個過程需要1面鏡子,破誓勇士會受到1d4智力傷害,當智力傷害自然恢復時贖罪完成),或在7天的期間內冥思悔悟其過錯。變為邪惡陣營的勇士在脫離邪惡以前無法與花窗騎士通神或贖罪。

詳述:花窗勇士是一群宣誓效忠於一個被稱為花窗騎士的存在的武人集團。在遙遠的過去,某個只以召喚師之名為人所知的人透過伊面魔法鏡呼喚出花窗騎士來攻擊他的敵人。由於被召喚師的魔法所束縛,花窗騎士殺了無數人,直到作為召喚媒介的鏡子被人發現並破壞。本以為鏡子破了騎士就會被遣返回鏡中,但解除的僅僅是召喚師對她的控制。花窗騎士隨即掉頭去斬殺奴役她的召喚師,但後者早已逃之夭夭,結果她被困在這個世界無法返鄉。

 花窗騎士向被她所害的人致歉以後開始浪跡天涯,尋找歸鄉之路。在途中聚集了許多願意幫助她的盟友及學徒,而她也教導他們武術作為回報。並不是所有學徒都留了下來,但剩下的人建立起一個遵奉花窗騎士為領導的組織,即是今日的花窗勇士。雖然原本的目標僅僅是幫助騎士返鄉,現代的花窗勇士也守護家園被外力威脅的人們。失去家園的花窗騎士非常嚴肅地看待主客之道,會派遣勇士去調查疑似客人謀害主人的犯罪事件,或是為了家園社區即將被毀的人們挺身而戰。

 花窗勇士依然在四處搜索脫離鏡子這一側的手段,所以常常出沒在深邃地城,神秘書庫,甚至是其他的位面。可能的話勇士會儘量透過魔法鏡與花窗騎士保持聯絡,有時也會自己招收徒弟。花窗騎士有時也會親自培養門徒,但是她另有繁忙事務需要單獨處理。偶爾,花窗騎士會前往她最初被呼喚而來的教堂遺跡,透過該處的諸多魔鏡同時與所有人通話來發布公告,召集勇士。這種通訊一般只會在有重大或緊急新聞時才會發生,所以當勇士的魔法鏡發出聲響時,他們通常會凝神靜聽。

常見工作:為了幫花窗騎士找歸鄉路(已經找了幾百年了),勇士會去發掘次元旅行的古老知識,尋找位面傳送的專家,或是收集相關的魔法物品。除此之外勇士也會嚴格捍衛主客法,或是挺身保護無法自衛者。若某個勇士剛好離目的地很近,或是感覺是最合適的人選,花窗騎士偶爾也會以魔法鏡直接聯絡某個勇士發派任務,但若該勇士另有要事無法抽身她也能諒解。

提供服務:花窗勇士提供許多服務,包含供應魔法玻璃物品(堅硬如鋼且常有戰鬥用附魔),收集了諸位面軼聞、召喚與驅逐、光學、以及花窗騎士個人睿智的藏書的圖書館。若是受到信任,花窗勇士還可以使用一個以諸多魔鏡構成的傳送門網絡,以供快速旅行。
« 上次编辑: 2018-01-18, 周四 14:45:54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Knight
  • ***
  • 帖子数: 224
  • 苹果币: 1
Sultanate of Beggars, Sultan
« 回帖 #18 于: 2018-01-05, 周五 19:48:19 »
丐幫 Sultanate of Beggars

陣營:任意非守序

徽章:護符口巾

流派:破刃 Broken Blade

誓言:加入丐幫並不需要通過任何測驗,但在新人向招募他的乞丐發完誓以後,會被要求留在城市裡數月來讓其他成員檢視其操守。在這個期間破誓的新人會被爆打一頓,剝除會籍以後禮貌地拒絕往來。

「我加入以實力而非財富評斷人的兄弟會。我誓會幫助被剝削的貧民,保護他們不受債務或奴役所困。我不會放任意圖擁有其他智慧生物的惡徒,也不會吝於向意圖逃離奴役枷鎖者伸出援手。我以我的名譽在此發誓。」

結盟獎勵:乞丐在抵抗衝撞與擒抱時CMD獲得+2混亂加值。此外,乞丐在使用臨時武器時不受正常的-4罰值,且在判斷職業特性或專長效果時,將臨時武器視為武僧武器。

 破誓的乞丐(例如放縱奴隸制度橫行)失去CMD上的加值(但保留破刃流派),直到他花費7天7夜冥思悔悟其過錯,或是捐助每個角色等級100 gp(或是提供等價服務)來濟弱扶傾。破戒乞丐也可能受到其他乞丐的教育性體罰。

詳述:由一群前角鬥士所創立的丐幫排斥所有的奴役與暴政。成員衣著簡樸言談穩重,為了保護貧民不受內外威脅而經常擠身社會底層。不只一個以為殘障老頭好欺負的搶匪或流氓發現自己落在一個非常不悅的乞丐的刀口下。

 雖然丐幫鼓勵成員出門探險,四處阻止奴役或搶劫的惡行,最為人所知的應該還是丐幫的在地成員。這群俠客隱身在他們所保護的大眾之間,刻意營偽裝弱的形象誘使惡徒攻擊自己。人比較好的乞丐會試圖勸導中計惡徒改過向善,比較沒耐心的就直接殺雞儆猴了。丐幫自知沒有足夠人力來完全保護他們所屬的社區,所以便營造出這種有罪必罰的恐怖氛圍來產生比實際人數更強的嚇阻力。

 丐幫結構鬆散,成員之間僅以相互的尊敬連繫著。每個乞丐會分別佔據一群人或一個地區(例如他居住的鄰里、一座妓院或是他的冒險隊伍),而乞丐若非受邀或是懷疑有背地裡有邪惡行徑不會干擾其他乞丐的地盤。這種相敬的態度使得幾乎沒有結構可言的門派能夠運作,比起其他東西丐幫更像是一種哲學思想。這種情況導致了丐幫在想要達成某些重大目標時很難凝聚戰力,但也使成員在依照門派方針行動時更加自由,對乞丐們來說這是相當划算的代價。

 在乞丐行事比較高調的地區(例如乞丐強烈地贊同或排斥當地法律),乞丐可能會開設以隱密徽章標示的庇護所,庇護所中的任何人在3天3夜的期間都被保障不會受到暴力威脅也不會被驅趕,只要他們自己願意幫忙處理雜務且不對其他人暴戾相向。經營庇護所的乞丐把這份責任看得很重,而若是被侵入或汙衊則會勃然大怒。

常見工作:丐幫基本上以義理人情運作。賣了人情的乞丐合理期待人情能回收的一天。旅行的乞丐在城市停留時,可能會在收集了當地的流言與情報後接到一些任務,內容通常是對付腐敗領主或奴隸商人(或是如豺狼人等蓄奴文化),或是幫忙改善當地乞丐的地盤。完成任務當然有賞。

提供服務:除了其他乞丐欠的人情以外,丐幫也有相當的"工商"人脈,並與世界各地的反叛運動保持著聯繫。他們默默地收集可供其他乞丐使用的武器,並經營以只有門派成員才認得的暗號標記的秘屋秘道。雖然丐幫的服務一般很廉價,但他們的網絡寬度卻是無人能及。
« 上次编辑: 2018-01-18, 周四 14:46:22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Knight
  • ***
  • 帖子数: 224
  • 苹果币: 1
The Quills, Quill, Whisper
« 回帖 #19 于: 2018-01-05, 周五 19:48:52 »
筆默會 The Quills

陣營:任意邪惡

徽章:封唇尖筆

流派:禍刃 Cursed Razor

誓言:新人在黑暗之中獨自低語來起誓。當誓言被接受時新人的臉頰上會出現淚滴狀的烙印,彷彿一生哭泣不止。

「我將全心服從。當囈語說話時我將聆聽。當她要求時我將尊從,即便會給我或他人帶來不幸。我將保守她的秘密,守護她的財寶,執行她的意志,直到她將我從這可怖任務中解放,而即便聽不見她的聲音,我也會收集無關善惡各種知識,將之保存紀錄以備不時之需。若我違背此誓言,願她振翅而來將我永遠抹殺。」

結盟獎勵:筆默會的默筆在知識檢定以及意志豁免上獲得+2穢邪加值。

 破誓的默筆失去意志檢定上的穢邪加值,但是保留禍刃流派以及知識檢定上的穢邪加值。囈語會立刻知曉這個背叛並派遣使者來"處理"他。破誓默筆可以藉由替囈語達成任務來贖罪,或是加入新門派並期待這個組織能夠保護他。不像其他門派,當筆默會成員的陣營變為非邪惡時不算是破誓。

詳述:關於筆默會的資訊甚少,甚至連成員本身都不太清楚;情報被門派仔細管控著,而默筆們辦事時也盡力隱藏行跡。儘管如此依然還是有情報洩漏,或是因為保密力度不足、工作時不可避免留下的蹤跡、或是被(悲傷地相當常見的)發了狂的默筆散播。

 筆默會效忠於自稱為囈語的某個存在,以她知名收集與保存各種知識。筆默會的成員在充滿謎團的地點阻止他人發掘其中的秘密,在隱藏的神殿中保存褻瀆文書,或是其他隱藏在社會中的陰暗角落聚集。秘密是筆默會的寶物,而他們如此囤積居奇是為了以後需要用到的時刻。

 默筆們的主要目標是發掘知識(從凡俗到褻瀆,任何知識),紀錄並保存之。稍微次要一點的目標是隨處維護奧妙與秘密的氛圍。默筆將收集到的知識隱藏起來不給大眾知曉,只與同門分享,除非囈語另外有令。若沒有其他要事,默筆將收集到的紀錄隱藏到位在口袋次元中的圖書要塞或是荒野之中,並自由使用筆默會所藏,沒有被囈語下禁令的秘密知識。這些知識賜與許多默筆個人、政治或魔法上的力量。

 無奈,高度精神污染的職場也把許多默筆逼瘋了。

 一部分是因為他們的工作環境。囈語的意志神祕莫測,而她的旨意對默筆們本身也有傷害,光是心理防衛機制就快把他們心智壓垮了;默筆們常把自己的感情抽離以應對他們所見或所為的慘劇,為了埋葬罪惡感分離出新的人格,施展奇葩的迷信儀式,或是在精神終於崩潰之後失心瘋。在門派內的晉升既搶手又危險;問錯問題就會被囈語的使者刺殺,但似乎沒人知道什麼問題才不能問。為求晉升而刺殺上級的新人也發現後果相當難解,有時他們會獲得黑暗知識與讚賞,有時他們會在刀口下及一張張陰沉的臉前醒來。恐懼與不確定性從入門訓練到死後(囈語不認為死亡或是瘋狂是脫離門派的正當理由)都是默筆生活的一部分,而這份壓力破壞許多不夠強韌的心靈。

 另一部分是那些知識。默筆收集並保存許多可能根本不應該存在的褻瀆秘密。筆默會又不把這些秘密封印起來,反而鼓勵成員學習它們並以之獲取力量。有的藏書甚至是會如餓虎撲羊般吞噬讀者神智的妖書,其他的更是藏著人智無法理解的秘密。默筆們整體來說相當了解邪惡在多元宇宙中扮演了甚麼角色,以及又該怎麼運用邪惡來達成自己的目的。但隨著每一次運用這股黑暗力量,內心的希望之光就又黯淡了一些。有些默筆老將有著空洞的眼神,似乎視而不見,他們的靈魂早已因為長年探求對凡人來說太恐怖的真相而迷失了。

 能在這些險惡環境下保有理智及信念的默筆是持有冷澈神志的罕見傳奇生物。他們的思考模式既冷漠又邏輯,毫無慈悲憐憫,並有效率又熱忱地處理囈語的任務。他們也最可能是真正在以惡行善的默筆,因此也常被選為與外界或囈語的其他僕從交涉的代表。若他們不在,這個職責通常會落在瘋了一半,而不是徹底瘋狂的默筆身上。

常見工作:當囈語沒有直接下令時,默筆們自行組織起來偷取與囤積(禁忌)知識,或阻止其他人發掘秘密。有些默筆認為這些知識只會禍害凡人,但更多是為了將這些知識變為自己的力量才行動,而門派也鼓勵這種行為。

 除此之外實在很難講筆默會到底有什麼常見工作,因為任務之間的共通點一般只有:囈語命令去做某件事。一個囈語的代表,或是默筆腦中浮現她的聲音,會命令成員去達成某個任務,但是完全不解釋理由。命令發下,情報傳達,排定時程,結束。默筆可能會被派去保護某個知道貴重知識的巫妖、在亂軍之中拯救一個平民(接著在塞給他百萬金幣以後不再相見)、或是偷取一本他隨後必須浸泡以枉死處女的鮮血後一頁一頁地吃掉的古書。若是不想活了,默筆也可以拒絕任務,他只不過會一生(或直到囈語覺得不值得)被囈語的使者追殺。囈語的命令沒有可以解讀的目的或模式,她也不認為區區凡人有質疑她的資格。

提供服務:由於掌握了許多真正罕見的知識,筆默會提供給成員及盟友廣泛且黑暗的服務。最顯而易見的就是那些知識本身,擁有足夠耐心及研究技巧的人若是能接觸筆默會的藏書,可以發掘多如繁星的知識。筆默會也提供了幫助成員擺脫生死,轉變成不死生物的機會,並充當與惡魔、魔鬼或其他邪惡妖怪聯繫的渠道。

 在比較主物質位面的方面,筆默會也持有以黑函勒索構成的龐大人脈網路,可以透過門派的恐怖與瘋狂來獲得醫療、購買魔法物品時的折扣以及其他的服務。
« 上次编辑: 2018-01-18, 周四 14:47:01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Knight
  • ***
  • 帖子数: 224
  • 苹果币: 1
The Wayward Path, Walker, Travelogue, Grand Library
« 回帖 #20 于: 2018-01-05, 周五 19:49:26 »
漫遊道 The Wayward Path

陣營:任意

徽章:月下曲徑

流派:月朧 Veiled Moon

誓言:漫遊道一般不是很在意成員的操守,除非跟他們的漫遊記扯上了關係。當新成員入門時,他們被給予一本屬於自己的漫遊記,並被要求立下後述誓言:

「此書將記錄我的旅行,我不會捏造所見所聞,除非為了故事的可看性稍微誇大一些。我不會濫用此書賦予我的力量刻意使其他過客或任何人身陷險境。若我違背這個誓言,願書頁如同我一文不值的榮譽般萎縮消散。」

結盟獎勵:漫遊道的過客獲得一本大圖書館生產的漫遊記,另外過客只要維持成員身分且隨身攜帶自己的漫遊記便獲得堅忍專長的效果。
引述: 邊欄
漫遊記 Travelogue (次等神器)

靈光 強力咒法與預言;CL 20;位置 無;價格 無;重量

這本皮革裝訂的小書約略有一本日記或筆記本的大小,可以輕易地單手攜帶。雖然也可以當成普通的筆記本使用(一本頁數無限的筆記本,但是書頁無法用來抄錄法術或製作卷軸),但在一個漫遊道的過客手中可以發揮其他魔法效果。任何書寫在漫遊記中的東西都會在大圖書館留下備份,這些資料既會被整合為該過客傳記中的一部分,也會被為了研究用途分門別類。此外漫遊道的過客每天1次可以迅捷動作將意志集中在書上,來獲得能與其他任何在同時間使用此效果的過客口語交流的能力1小時,不論他們之間相隔多遠或跨越位面。此效果無法被拆散成更小的時間單位來多次使用。依照GM判斷,此效果可能在基於智力的技能檢定上提供環境加值,當作過客透過漫遊記徵詢專業意見。最後,漫遊記可以當作任何通往大圖書館的傳送門的啟動鑰,不管它們正常的啟動鑰為何。

毀滅
 在漫遊記中寫入明顯為假的紀錄,再將之放到大圖書館的書架上,擠身於藏書之間。此時那本漫遊記散架,書頁萎縮成灰塵,隨後彷彿被風吹一般消散。
詳述:與其說是正式組織不如說是個同好會,漫遊道是個旅行者、探險家、遊俠騎士、流浪漢、信使及其他四處漂泊者以同胞情誼及信任維繫起來的武術門派。理論上任何過客都可以隨意招募新人(這個招募過程倒是挺花時間,由於招募者得先回到大圖書館為新人申請新的漫遊記,而大圖書館中的結界製作1本漫遊記得花上約1個月的時間)。實際上過客在招募時非常的挑剔,以免搗毀了由漫遊記及大圖書館營造出的友善合作氛圍。

 由於除了對旅行的熱愛以外過客之間沒什麼接點,漫遊道基本上沒有目標,但過客們有許多共通的行為。漫遊道的成員樂於援助路邊酒館、祭壇及其他休憩場所。過客們也以維護道路安全為己任,會主動討伐路上的怪物及其他禍害,有時還會為此長期加入傭兵團。過客有時雖然會被誤認為遊民,但通常會被所到之處的住民歡迎,招待一頓熱餐,然後被關於遠方新聞的問題給淹沒。

 過客們的另一個接點便是大圖書館─一個以大量的人力物力建起來的異次元空間。大圖書館中收集了各個過客寫在漫遊記裡的傳記,以及從那些傳記裡提取出來的資訊。館裡的結界將所有情報抄錄分類,整理出了一個龐大的知識庫,供過客們及其他來到大圖書館客人自由取用。對於非成員,大圖書館每日酌收2 gp的入場費,用來打點即使經過層層堆疊的自動化結界依然漏掉的雜務。

常見工作:由於沒有所謂的長線目標,漫遊道基本不會給成員發派工作。但這不是說就沒有為門派服務的機會了。過客常會透過漫遊記發送徵人啟事,以錢財或其他誘因來找人參與新的冒險計畫或是處理難解的個人問題。偶爾身陷險境但成功挾帶漫遊記的過客也會透過漫遊記發送求救信號。大圖書館有時也會廣播徵求罕見物料或是更新結界的通告,館員們發起賞來也是毫不吝嗇。

提供服務:漫遊道提供的服務中最顯著的兩項即是大圖書館與漫遊記,兩者都是蘊藏了大量情報、研究、言談的寶山。此外,漫遊道也在諸多位面開有旅舍,提供過客免費住宿(向非成員徵收低廉價格),也幫忙可以代替自己前往大圖書館的成員處理旅行證件等法律文件。過客們也樂於告知彼此何處能買賣奇異商品或服務。
« 上次编辑: 2018-02-16, 周五 08:59:03 由 Passer556 »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 Knight
  • ***
  • 帖子数: 161
  • 苹果币: 1
Re: [Path of War] 武術門派 Martial Traditions
« 回帖 #21 于: 2018-01-06, 周六 21:56:29 »
老爷您居然开了这个坑……吓到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Knight
  • ***
  • 帖子数: 224
  • 苹果币: 1
Re: [Path of War] 武術門派 Martial Traditions
« 回帖 #22 于: 2018-01-06, 周六 22:10:11 »
這畢竟也是在PoW(-E)的範圍內,啊啊...還有進階職業...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Knight
  • ***
  • 帖子数: 224
  • 苹果币: 1
讓我吐一口血
« 回帖 #23 于: 2018-01-25, 周四 13:08:48 »
「大俠西北風在此!」
「怎麼有人披著毛毯拿著雨傘在那比劃?」
「哈哈哈!吃我一招孤苦伶仃劍!」
「真可憐...」

20個武術門派總算是完成了,滿滿的大俠素簡直精神汙染。

為了恢復神智2月休刊。

3月的預告:進階職業吧?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晨星

  • 攒了一大堆苹果币却舍不得买冰箱结果统统烂掉的守财奴
  • Flawless
  • *******
  • 帖子数: 2076
  • 苹果币: 3
Re: [Path of War] 武术门派 Martial Traditions
« 回帖 #24 于: 2018-01-25, 周四 21:14:52 »
 :em013 老爷高义!很多门派都各种逗啊……

话说zealot似还没翻译接手?

离线 Passer556

  • AbadarPress翻譯機 G5-P4
  • Knight
  • ***
  • 帖子数: 224
  • 苹果币: 1
Re: [Path of War] 武術門派 Martial Traditions
« 回帖 #25 于: 2018-01-29, 周一 09:33:02 »
佔坑者生死不明所以(?
Nat One to screw them all, Nat One to botch plans.
Nat One to TPK. It's time to roll new sheets then.
On the Virtual Table where the GM lies.

离线 Kh

  • 努力的新人
  • Knight
  • ***
  • 帖子数: 284
  • 苹果币: 0
  • 果然還是太不成熟了
Re: [Path of War] 武術門派 Martial Traditions
« 回帖 #26 于: 2018-01-30, 周二 03:23:24 »
辛苦了,好評,帶感
所求的,只是故事而已。
追尋故事,參與故事,寫下故事。
讀者的末路便是成為作家--所幸我發現跑團也可以。

离线 祝孤生

  • 宇宙之王
  • Knight
  • ***
  • 帖子数: 257
  • 苹果币: 1
Re: [Path of War] 武術門派 Martial Traditions
« 回帖 #27 于: 2018-02-15, 周四 23:30:36 »
辛苦了 :em019
喷人并不能创造什么。

这是一把+1适应复合长弓,你是一个九环法师,你在用大推推掉附魔之前并不知道这把弓是+几力调的弓,所以这是薛定谔的复合长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