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2018年)】log  (阅读 820 次)

副标题:

离线 落落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8
  • 苹果币: 0
【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2018年)】log
« 于: 2018-03-14, 周三 23:49:36 »
特别声明:本团为参考借鉴了许多COC7th规则的brp团  存在“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XX”等俗套场景 不过守秘人仍然是在用心的开着这个团,并努力的带给大家一个很好的游戏体验 但鉴于守秘人水平有限 故对此类内容不喜请慎入。

      本团的PC
      陆仁甲:过气主播陆仁甲,特长:掉粉。讲骚话。(醒醒,你没红过。
      二狗子:乡下以弹棉花为生的小伙子。小的时候被流落在中国的养父扑裂丝特.雷停只怒收养长大。
      夏莉丝:16岁的当红偶像,顶级的容貌,巫女的女儿,可以完美驾驭小提琴钢琴古筝笛子,但是最擅长的是用她那完美的声音清唱,然后随着清唱将乐器如同赋予生命般唤醒。她被称为神眷的巫女也不仅仅只是身世,她也因为母亲的教导,对神灵等东西有着浓厚的兴趣,也锻炼出了她对神秘的了解,也让她更添了一分出尘的气质。
      附:夏莉丝的详细个人说明
劇透 -   :
夏莉丝的出生,是来自一个童话般的故事。一位来自中国祈求姻缘的男子,饮下了清水寺中“音羽之瀑”的泉水,当他抬头时就与那位巫女四目相对,如同被地主神社的大国主神祝福一般,他们相恋了。两人回到了中国结婚,伴随着幸福的婚姻,他们生下了那个由神明所祝福的美丽女孩。
随着女孩的长大,天生丽质的她就如同天生的巫女一般,那股天然而超人的气质仿似落入凡间的神女。出众的相貌、聪慧的头脑和神赐般的音乐才能,让她仅仅14岁就被相中成为偶像。她随着小提琴声唱出的动人歌声,足以令任何人沉醉其中。那如同神言的演出,和她的身世,让她被称作神眷的巫女。她就这样一步步引领着他人的心弦成为了著名的偶像。
虽然夏莉丝最擅长的乐器是小提琴,但是她出色的能力让她钢琴古筝笛子等乐器也能好的驾驭。而她最擅长的是用她那完美的声音清唱,然后随着清唱将乐器如同赋予生命般唤醒。
虽然纤细的身材让她显得柔弱,但是长期的锻炼还是让她能以较好的身体状况在台上演出和舞蹈。长期的演出经历让她也能很好的如同看穿气质般看出他人的所思所想。她也用这份磨练出的技术,让她的乐曲能更加深入他人心灵,带去感动。
而她被称为神眷的巫女也不仅仅只是身世,她也因为母亲的教导,对神灵等东西有着浓厚的兴趣,也锻炼出了她对神秘的了解,也让她更添了一分出尘的气质。粗浅的日语能力和书籍阅读能力也是在这个时期被教导的。
她总是以温柔而诚恳的态度对待一切,不需要太多谎言,因为真正的温柔能融化一切坚冰。就是这样,在舞台的表演中,节奏、舞服、灯光,随着这些的变动,她也以不同的风格传递着神的旨意。神明的巫女?落入尘世的堕落天使?你只需要随着歌声沉浸在这梦幻泡影之中。
劇透 -   :
夏莉丝你是哪里来的穿越者吧。


     陆仁甲的导入
劇透 -   :
14:37:59 <守秘人> 陆仁甲的导入
14:38:15 <守秘人> 2018年,3月7日
14:38:43 <守秘人> 在这普通的一天的中午时分
14:40:57 <守秘人> 从来没红过
14:41:10 <守秘人> 但是却已经过气了的过气主播
14:41:19 <守秘人> 陆仁甲醒来了
14:42:29 <陆仁甲> “又被自己帅醒了。”陆仁甲一撩头发。
14:43:15 <陆仁甲> “让我想想,今天要做什么呢。”
14:43:58 <陆仁甲> ”为了不过气,还是去直播好了。“陆仁甲说着打开了直播间。
14:45:30 <陆仁甲> “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陆仁甲。各位观众朋友们,欢迎来到陆仁甲直播间。扫描屏幕左下角的二维码,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
14:46:15 <守秘人> 出现在摄像头中的是平平无奇的陆仁甲,他身材匀称,个头高挑
14:46:31 <守秘人> 普普通通的打扮
14:46:44 <陆仁甲> “让我看看,今天我们来van些什么好呢,决定就是你了,脑叶公司。”
14:46:56 <陆仁甲> “脑叶公司,启动。”
14:47:12 <守秘人> 全身的行头都没有身后的电脑椅贵
14:47:33 <陆仁甲> “大家都知道,脑叶公司是一个恋爱养成类的游戏。我和我的wife还有七房姨太都很赞同这种观点。”
14:47:44 <守秘人> 毫无疑问,是标准的主播的样子
14:47:57 <守秘人> 陆仁甲打开了脑叶公司这一款游戏
14:48:41 <守秘人> 他打开了游戏后,发现游戏界面,多出了一个新的按键
14:48:49 <守秘人> [发现新异常]
14:49:19 <陆仁甲> “唉,难道是又更新了,观众朋友们,来让我们锤爆这个新异常。”
14:49:35 <陆仁甲> 陆仁甲说着点击了那个新的按键。
14:49:40 <守秘人> 随着鼠标的按下
14:50:12 <守秘人> 脑叶公司这款游戏卡住了
14:51:04 <陆仁甲> “你们看啊,我就说过这款游戏的优化不行,我家隔壁的苏珊奶奶跑的都比它要快。”
14:52:03 <陆仁甲> “噢,再这样下去,我可要踢你的屁股了。”
14:53:18 <守秘人> 陆仁甲无奈之下
14:53:23 <守秘人> 重启了游戏
14:55:34 <守秘人> 重启游戏之后的陆仁甲发现
14:55:46 <守秘人> 刚刚看到的新的选项不见了
14:55:53 <守秘人> 游戏和平时一模一样
14:55:56 <陆仁甲> “虽然脑叶公司的优化不行,但是游戏性还是很不错的,比如我们日常可以锤锤碟哥啊,碟哥啊,还有碟哥啊。”
14:56:33 <守秘人> 此时,直播间的热心观众发来消息:sb主播,那是蝶
14:59:51 <陆仁甲> “没问题,碟哥。”
15:00:12 <陆仁甲> “好,现在我们打开了游戏,继续上次的进度。”
15:00:17 <守秘人> “文盲主播!”
15:00:35 <守秘人> 过个智力
15:00:57 <骰子娘  犹格·索托斯三号>  * 凯撒 投掷 50智力 : 1d100 = 71
15:01:40 <守秘人> 陆仁甲迟钝的玩起了游戏,并一路直播
15:01:44 <陆仁甲> “我为大家介绍下,这是我的wife,angela。”
15:02:38 <守秘人> 陆仁甲风骚的操作和满口骚话让直播间中仅有的观众们感觉很亲近,很舒服,并且并不想给他刷礼物。
15:02:52 <陆仁甲> “wife问我,从ABC里面选一个。同学们啊,这是一道送命题啊。”
15:03:02 <守秘人> “选秃头!”
15:03:45 <陆仁甲> “当然是选A了。”
15:04:17 <陆仁甲> “不然你的wife还会问你,B和C分别是谁。”
15:04:41 <守秘人> 以   “陆仁甲是否发现这一句选秃头不是直播间的自动语音弹幕,而是从现实中发出的声音。”为检定目标。过一次智力检定。
15:04:57 <骰子娘  犹格·索托斯三号>  * 凯撒 投掷 50智力 : 1d100 = 29
15:05:27 <守秘人> 陆仁甲正嬉皮笑脸的和大家直播互动
15:05:29 <守秘人> 突然
15:05:34 <守秘人> 他的心里咯噔一下
15:05:56 <守秘人> 滴滴冷汗也突兀的流出
15:06:34 <守秘人> 他意识到
15:06:38 <守秘人> 刚刚那两句话
15:06:52 <守秘人> 都是从身后,自己的床上传来的
15:07:09 <守秘人> 可他是独自一人生活
15:08:32 <守秘人> 陆仁甲忐忑不安
15:08:40 <陆仁甲> “情况,似乎有些不对。”陆仁甲心里默念着秃头哥和老道哥,抄起了手边的诺基亚。
15:09:34 <陆仁甲> “各位观众朋友,从前我有个兄得叫开,后来,他挂了。”陆仁甲说着缓缓走向床边。
15:12:13 <陆仁甲> 明中观察看看床上有什么异常情况。
15:22:17 <守秘人> 陆仁甲起身走回床边
15:22:35 <守秘人> 他小心翼翼的接近自己的床
15:22:49 <守秘人> 出乎意料的是
15:23:01 <守秘人> 床上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15:23:33 <陆仁甲> “emmmmm大概是我日夜操劳,幻听了吧。”
15:23:53 <守秘人> 白衣女鬼,会说话的武器,傲娇萝莉,外置音响
15:24:01 <守秘人> 任何奇怪的东西
15:24:03 <守秘人> 都没有
15:24:14 <守秘人> 不仅如此,陆仁甲甚至大着胆子翻了翻床下
15:24:20 <守秘人> 也没有奇怪的东西
15:24:41 <守秘人> 细心的陆仁甲甚至发现,床下有很大的灰尘。
15:25:13 <守秘人> 这很正常,只有鬼故事里的床下才没有灰——因为那里住着鬼。
15:25:20 <陆仁甲> “有空的时候(不存在),我也要打扫打扫房子了。”
15:25:43 <陆仁甲> 陆仁甲说着准备回去继续直播。
15:27:09 <守秘人> 就在这个时候,陆仁甲回头发现,自己的电脑椅上坐着一个白色衣服的纯白萝莉。
15:27:09 <守秘人> 仿佛感受到了你的目光。此刻她回眸一笑,对你说着“甲甲,我来找你了。”
15:28:29 <陆仁甲> 陆仁甲心中一突。
15:29:05 <陆仁甲> 心道莫非自己和朋友出去醉酒后惹下什么风流孽债。
15:29:20 <陆仁甲> 可为何自己偏偏不记得了这个。
15:31:07 <陆仁甲> ”请问,小姐你是?“
15:33:14 <二狗子> 【一大波观众进入了直播间】
15:34:55 <陆仁甲> 陆仁甲心念急转。
15:36:18 <陆仁甲> 只觉脑海中满是“三年起步,死刑不亏”的字样。
15:38:25 <陆仁甲> 又觉得,若当真是自己做的,那不管如何都要承担下来,无愧陆某一世英名。
15:39:07 <陆仁甲> 正所谓。
15:39:46 <陆仁甲> 英雄,有时也气短,一怒只为了红颜,莫问,人世间冷暖,心中,自有无数乾坤倒转。
15:41:40 <陆仁甲> 陆仁甲斜视一眼屏幕,脸上笑嘻嘻,心里准备锤爆这些萝莉控的狗头。
15:47:33 <夏莉丝> 【甲甲还行,跨世界线的风流债吗】
15:48:21 <二狗子> 【爱称感觉还能变成贾佳嘉】
15:49:04 <二狗子> 【为什么不考虑SC然后疯掉做出一些不可挽回的事情呢】
15:50:17 <夏莉丝> 【比如把那只萝莉砍死吗】
15:52:06 <围观群众> 【一步到胃】
16:04:23 <守秘人> “呐~我是『』啊,甲甲”
16:04:39 <守秘人> 纯白少女笑靥如花
16:05:15 <守秘人> “甲甲~甜甜的”
16:05:45 <守秘人> 说完,电脑椅上的纯白少女猛的把陆仁甲扑倒在地
16:06:00 <守秘人> 直播间瞬间刷爆
16:06:09 <守秘人> “卧槽!6666666!”
16:06:20 <守秘人> “放开那个孩子!!让我来”
16:06:33 <守秘人> “三年血赚,死刑不亏”
16:06:34 <陆仁甲> “那个,我还没有准备好,不如我们先谈个三五七分钟联络下感情……”
16:06:59 <守秘人> 陆仁甲在地板上试图对眼前的少女说些什么
16:07:06 <陆仁甲> “然后出去吃个饭看个电影。”
16:07:16 <守秘人> 少女却堵住了陆仁甲的嘴
16:07:28 <守秘人> ——用她柔嫩的双唇
16:08:13 <守秘人> 片刻后,直播间被巡查的监管以“色情淫秽”为理由关闭了
16:08:17 <守秘人> 而陆仁甲这边
16:09:30 <陆仁甲> 面对如此尤物,佛也动心。
16:10:24 <陆仁甲> 陆仁甲顿时将什么清规戒律,什么道法自然置之脑后。
16:11:11 <陆仁甲>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16:11:42 <守秘人> ————星眸潋滟,金莲微颤,青丝半纶,共享合欢————
16:12:36 <陆仁甲> 芙蓉帐暖度春宵,燕子衔泥湿不妨。
16:13:04 <陆仁甲> 穿花蝴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
16:13:48 <二狗子> 【一树梨花压海棠,始是新承恩泽时】
16:14:40 <守秘人> 云收雨罢之后
16:14:57 <守秘人> 陆仁甲感到异常的疲惫
16:19:37 <陆仁甲> “罪过罪过。”陆仁甲心中带着五分的愧疚,三分的兴奋,还有百分之十五点七的热血沸腾。
16:23:08 <陆仁甲> 正所谓。
16:24:00 <陆仁甲> 英雄难过美人关,除非说他是个弯。
16:27:06 <二狗子> 【芙蓉帐暖度春宵,一宵一宵折了腰】
17:02:13 <守秘人> 陆仁甲感到异常的疲惫
17:02:27 <守秘人> 很快,压抑不住的困倦袭上头来
17:03:00 <守秘人> 正在半梦半醒的期间
17:03:09 <守秘人> 陆仁甲突然感到有什么不对
17:03:20 <守秘人> 勉力的睁开眼
17:03:36 <守秘人> 发现眼前的少女,手里握着一把匕首
17:03:59 <守秘人> 正在用手指蘸着鲜血送到自己口中
17:04:24 <陆仁甲> 陆仁甲心想“难道我又要被杀了?唉,为什么我要说又呢。”
17:08:35 <守秘人> 而少女的下半身,已经被她自己破坏殆尽
17:09:33 <陆仁甲> “你……为何?”陆仁甲心中大骇。
17:22:29 <守秘人> 看到眼前这可怕的一幕
17:22:35 <守秘人> 陆仁甲突然醒来了。
17:22:49 <守秘人> 他发现刚刚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17:23:11 <守秘人> 电脑上的时间 2018-3-7 10:00
17:23:23 <守秘人> 无疑在告诉陆仁甲
17:23:27 <守秘人> 一切都是梦境
17:23:32 <守秘人> 这只是平凡的一天
17:24:26 <陆仁甲> “春梦了无痕。”陆仁甲心中不知是喜是悲。
17:25:16 <陆仁甲> “古有庄周梦蝶,是我梦到了蝴蝶,还是蝴蝶梦到了我呢。”
17:26:23 <陆仁甲> 陆仁甲如此想着,起床。
17:26:39 <陆仁甲> 打开直播。
17:30:04 <陆仁甲> “不直播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不直播的。直播间里的老哥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回到这里就像回家一样。我超喜欢这里的。”
19:07:39 <守秘人> 陆仁甲起床,打开了电脑
19:07:45 <守秘人> 开始了今天的直播
19:08:10 <守秘人> 他打开了脑叶公司
19:08:50 <守秘人> 发现游戏界面上多了一个新按键
19:10:15 <守秘人> “你,信任我么?遇到什么事情,都会,再继续信任我么?”
19:10:52 <守秘人> 看到这个按键的陆仁甲头脑一混
19:11:03 <守秘人> 再一次的从梦境中醒来了...
19:11:18 <守秘人> 一层套一层的梦境让他非常苦恼非常烦闷
19:11:26 <守秘人> 他记不住梦里都是什么
19:11:30 <守秘人> 他只记得
19:11:41 <守秘人> 一个纯白萝莉
19:11:51 <守秘人> 和最后的那句“你,信任我么?遇到什么事情,都会,再继续信任我么?”
19:12:41 <守秘人> 此刻,他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中....
19:12:48 <守秘人> ——陆仁甲导入完毕——

     二狗子的导入
劇透 -   :
16:18:22 <守秘人> ——二狗子的导入——
16:19:10 <守秘人> 瓢泼的大雨让下午四点本该明媚的太阳羞涩的躲在云后
16:20:44 <守秘人> 咆哮的风儿也似在诉说着可怕的风暴即将来到
16:20:57 <守秘人> 就在这样一个糟糕的天气下
16:21:14 <守秘人> 二狗子,一个普普通通的弹棉花的乡下小子
16:22:52 <守秘人> 此刻的他,正走在乡间泥泞的道路上
16:23:06 <守秘人> 而两侧则是昏暗的树林
16:24:14 <守秘人> 怀揣着从城里买好的药
16:24:24 <守秘人> 二狗子在给自己打劲
16:24:35 <守秘人> “还有几里路就到家了。”
16:25:31 <守秘人> 就在这时
16:26:26 <守秘人> 被雨水模糊的视线中 隐约的出现了什么
16:26:34 <守秘人> 就在前方的道路上
16:26:41 <守秘人> 直直的正前方
16:27:02 <守秘人> 仿佛,有个矗立在原地的模糊的人的样子
16:28:36 <二狗子> “什………老乡!这么大雨了还不赶快回家吗?”身体停顿了下后自然的抹了一把雨水看向那个人影,同时注意下附近的环境
16:30:50 <守秘人> 阴暗的树林在暴雨中仿佛深渊一般
16:30:56 <守秘人> 让人不敢窥视太久
16:31:19 <守秘人> 唯有你走的这一条简短的林间小道上
16:32:01 <守秘人> 还有着丝丝生气
16:32:12 <守秘人> ——或者说,曾经有过
16:32:31 <守秘人> 那个人影并没有对你的话做出什么表示
16:32:58 <守秘人> 你仔细的看过去,发现隐约能看出来,那是一个穿着一身粉色衣服的女子
16:33:53 <二狗子> 停下脚步,左手抱住了药,回想下我那八个字的养父从小对我的教导
16:35:01 <二狗子> 深吸一口气
16:35:05 <二狗子> “山~~丹~~丹~~的那个开~~花~~儿~~~~呦~~~~~~~!”
16:37:16 <守秘人> 一句歌唱出
16:37:55 <守秘人> 仿佛给自己打气了的二狗子鼓足了勇气
16:38:39 <守秘人> 而他面前的粉衣少女也被这二愣子一般的举动逗笑了
16:39:27 <守秘人> 她用没撑伞的那一只手轻遮嘴角,细细的笑了
16:41:31 <二狗子> 那我还是唱着山歌靠过去
16:41:49 <二狗子> 露出一种淳朴善良的傻笑
16:46:34 <守秘人> 粉衣少女见你走近了
16:46:37 <守秘人> 也没说话
16:46:43 <守秘人> 只是站在原地
16:47:12 <守秘人> 撇了你一眼,便羞涩的移开了视线
16:48:14 <二狗子> “姑娘,下雨啦,路很滑的,快回家吧”路过她的时候友好的表达一下善意,然后低头看着路往前走去
16:49:20 <守秘人> “...”
16:49:34 <守秘人> 雨中的姑娘仿佛说了句什么
16:50:28 <守秘人> 但是喧闹的雨声盖住了姑娘的轻声细语
16:51:42 <二狗子> “什么?”扭头奇怪的养着她
16:53:37 <守秘人> 雨中的少女听到你的询问
16:53:42 <守秘人> 吓了一跳
16:53:51 <守秘人> 然后低下头,小声的说
16:54:03 <守秘人> “呐,你肯信任我么”
16:54:29 <守秘人> “你肯信任这样的一个,出现在你面前的陌生人么..”
16:54:37 <二狗子> 二狗子的表情变化了
16:54:55 <二狗子> 变得严肃而又诚恳
16:56:40 <二狗子> “泉竜之神有言,路遇身陷困境之人,必伸之以援手”
16:57:26 <二狗子> “所以,姑娘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事,请放心大胆的说与我听”
16:58:47 <守秘人> 粉衣姑娘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半天后说出了一句“毫无保留的,信任一切。廉价的信任。”
16:58:58 <守秘人>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
16:59:12 <守秘人> 你感觉天地仿佛融化一般
16:59:26 <守秘人> 意识陷入了一片漆黑的混沌
16:59:46 <守秘人> —————导入完—————

     夏莉丝的导入
劇透 -   :
23:35:48 <守谜人> 夏莉丝的导入
23:36:03 <守谜人> 2018年3月10日深夜
23:36:34 <守谜人> 刚刚忙碌了一天的夏莉丝从录音棚走了出来
23:36:54 <守谜人> 刚刚录制了一首新歌 让她心情十分愉快
23:37:09 <守谜人> 而一旁的司机早已等候多时了
23:37:27 <守谜人> 司机凑到了夏莉丝的身边低声问到
23:37:33 <守谜人> “小姐,咱们回家?”
23:38:29 <夏莉丝> “嗯,劳烦您了,之前一直在外面等待”
23:38:47 <守谜人> “嗨,小姐您说的哪里话,我们的本分嘛”
23:39:05 <守谜人> 人已中年的司机大叔大笑着摸了摸头后
23:39:10 <夏莉丝> 夏莉丝看向司机,含笑表示感谢
23:39:12 <守谜人> 去把车子打起了火
23:39:25 <守谜人> 并且把车子停在了你的面前
23:40:20 <夏莉丝> 夏莉丝轻轻打开车门,上车坐好“那就出发吧,不要让父上和母上等急了”
23:41:12 <夏莉丝> 由于只是简单的事务,所以也没有携带太多东西,夏莉丝想着回到家与家人相处
23:41:21 <守谜人> “好嘞,您放心,一定让您yo...”
23:41:36 <守谜人> 司机的话还没说完
23:41:46 <夏莉丝> 夏莉丝轻轻的无声哼唱着曲目,看着窗外
23:41:55 <守谜人> 突然陷入了沉默
23:42:57 <守谜人> 车子一路平稳的行驶着
23:43:20 <守谜人> 看着车窗外的夏莉丝
23:43:54 <守谜人> 在快乐的心情的带动下 就是看着平时千篇一律的都市夜景,也感觉分外的美丽
23:44:10 <守谜人>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没有星星,没有月光,只有大城市喧闹的灯光
23:44:31 <守谜人> 不过这也难免,毕竟 城市光污染,都市人已经很久很久没看过星空了
23:45:28 <守谜人> 慢慢的
23:45:36 <守谜人> 车子停下了
23:46:02 <守谜人> 停下的位置并不是夏莉丝的家
23:46:03 <夏莉丝> 夏莉丝轻轻的叹气,毕竟不是什么地方都能看到神灵所赐的星辰美景
23:46:20 <夏莉丝> “?”夏莉丝转头看向前座
23:46:39 <守谜人> 司机大叔面色铁青 一言不发
23:47:05 <守谜人> 而夏莉丝看向司机大叔的余光扫到
23:47:15 <守谜人> 车子的正前方地上...
23:47:17 <守谜人> 似乎...
23:47:19 <守谜人> 躺着一个人
23:47:26 <夏莉丝> “怎么了吗,没有事情吧”
23:47:32 <守谜人> 看位置 好像是刚刚被司机撞到的人
23:47:51 <守谜人> 可是夏莉丝刚刚明明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撞车带来的冲击感
23:48:05 <夏莉丝> 刚刚是缓缓停下,这个。。。
23:48:20 <守谜人> 司机大叔低下头,没有理会夏莉丝的话,他用双手盖住了脸
23:48:27 <夏莉丝> 夏莉丝感觉有些不对劲,是之前就已躺在地下,还是
23:49:08 <守谜人> 从位置来判断 在这个位置上的 非常像是刚刚被自己的司机撞到的人
23:49:18 <夏莉丝> 夏莉丝总感觉有些心惊,之前的停下的话语也似乎有些不详
23:49:23 <守谜人> 可是从感觉上来判断 明明车是慢慢停下的 而且没有任何冲击感
23:49:31 <夏莉丝> 总感觉这里透露着丝丝诡异
23:50:10 <夏莉丝> 夏莉丝轻拍胸脯,总算打起来一点勇气
23:51:03 <夏莉丝> “刚刚发生了什么吗”夏莉丝轻轻的拍了一下坐在前面的司机先生的肩膀
23:51:49 <夏莉丝> 同时小心的观察着地面上那人的样子与附近的路况和景色
23:52:09 <夏莉丝> 也回忆着之前回来路上到底是何时景色有所变化
23:53:31 <守谜人> 夏莉丝的手搭在了司机的肩膀上
23:53:38 <守谜人> 肩膀很凉
23:53:44 <守谜人> 仿佛还带着一层冷汗
23:54:01 <守谜人> 在车上的夏莉丝并没有看清楚地上的人的样子
23:54:12 <守谜人> 来时的路上的景色似乎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23:58:51 <夏莉丝> 夏莉丝大概等待了一会前面的司机先生的反应,同时由于无法确定前面之人的样子,所以观察着四周
0:00:19 <守谜人> 稍过一会后
0:00:39 <守谜人> 司机仿佛终于做好了心里准备
0:00:52 <守谜人> 他打开了车门,走下了车
0:01:15 <守谜人> 还对夏莉丝嘱托着“大小姐,我们好像出事了,我去看看”
0:01:39 <夏莉丝> “刚刚车子。。是慢慢停下来的吧”
0:01:59 <守谜人> 司机的声音,带着颤抖
0:02:08 <守谜人> “大小姐,我说的是,我们,出事了”
0:02:43 <夏莉丝> 夏莉丝脸上稍有担忧,听到司机先生的话,突然明白了什么
0:03:13 <夏莉丝> “你,你千万要小心”
0:04:17 <夏莉丝> 夏莉丝虽然有所预感,但是母亲所传授的那些知识里也不含面前情况,夏莉丝没有足够的信息来分析眼前情况
0:05:24 <守谜人> 司机慢慢的
0:05:30 <守谜人> 走近地上的那个人
0:05:48 <守谜人> 直到他走到距离那个人五米的地方的时候
0:05:58 <守谜人> 他仿佛终于认出来了那个人一般
0:06:02 <守谜人> 站在原地不动了
0:06:30 <夏莉丝> 虽然被称作巫女一般,但是毕竟也无法在此时获得神灵帮助,自己只是被神灵一样的音乐感动,只能等待着司机的举动
0:07:09 <守谜人> 良久
0:07:23 <守谜人> 司机一直站在原地不动
0:07:32 <守谜人> 夏莉丝等的焦躁不安
0:07:36 <守谜人> 她甚至想自己过去看看
0:08:37 <夏莉丝>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在这时,也只有去前面了吧,等待,只是无用的浪费
0:09:59 <守谜人> 夏莉丝这样想着
0:10:19 <夏莉丝> 夏莉丝轻轻的打开车门,玉足轻轻落地,从车子的另一边走向前方,秀眉紧缩,轻咬唇齿,但是还是缓缓向前
0:13:04 <守谜人> 夏莉丝轻移莲步,似弱柳扶风一般,不发出任何声响
0:13:11 <守谜人> 屏息凝神
0:14:14 <守谜人> 拿着那一双卷睫长掩玲珑眼扫了一眼地上的那人
0:14:21 <守谜人> 只这一眼
0:14:31 <守谜人> 夏莉丝便呆在了原地
0:22:51 <守谜人> 只见地上那人 两弯似蹙非蹙肙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露目 一头非紫非蓝齐腰发 两根脆如藕段白嫩臂 十根手指如阳春白雪 足下两盏金莲似玉船 一身十二单衣着于其身
0:24:46 <守谜人> 更让夏莉丝吃惊的是
0:24:51 <守谜人> 那女孩的相貌
0:24:58 <守谜人> 分明 就和自己一模一样
0:28:27 <夏莉丝> “你?”夏莉丝观察这面前之人,想找出一些不同,衣物,神态还是其他,如此相像,鬼哉?仙哉?但都足以令人感到一阵冰凉
0:30:21 <守谜人> 正在夏莉丝害怕的时候
0:30:32 <守谜人> 站在夏莉丝和地上的女孩中间的司机大叔
0:30:45 <守谜人> 阴沉的说
0:31:00 <守谜人> “大小姐..你是谁?”
0:33:01 <守谜人> 司机大叔转向了你
0:34:33 <夏莉丝> “我就是我啊,但是。。。”夏莉丝轻轻弯膝,想要触碰地上之人,此时的一切都让人不适,让人惊恐,为何这些事会发生,面前之人为何会变得如此。她不知还能做些什么,虽不知会发生什么,但,也只能选择这样
0:34:44 <守谜人> “大小姐,地上的那个人是谁!又是谁!为什么地上那个人会戴着老爷送给大小姐的项链!为什么你没戴上!为什么一周前老爷离奇失踪!”
0:35:54 <守谜人> 司机在咆哮
0:36:00 <守谜人> 没有星星的夜晚
0:36:04 <守谜人> 显得那么寂寞
0:36:27 <守谜人> 司机的咆哮声
0:36:34 <守谜人> 又是那么那么的悲凉
0:37:06 <夏莉丝> 我非我?我不是我?夏莉丝俏脸有些苍白,她第一次感觉这样无助,面前之事超出了她的思考,我该做什么,我是谁,她又是谁
0:38:34 <夏莉丝> 夏莉丝想要触碰地上之人,如果是7日之前之事,为何会丝毫没有印象,为何又会在现在发生这种事
0:40:43 <守谜人> 夏莉丝陷入了迷茫
0:40:55 <夏莉丝> 有些逃避,又想证明些什么,夏莉丝俯下身子,轻轻触摸着地上之人的脸颊,忘掉旁边的阴沉的咆哮,忘掉此时诡异的情景,只是想要从面前,得到些什么
0:42:08 <守谜人> 夏莉丝一片混乱
0:42:23 <守谜人> 她迷茫,不解而又害怕
0:42:29 <守谜人> 在一片混乱中
0:42:32 <守谜人> 她失去了意识


     正剧
劇透 -   :
21:29:00 <守秘人> 不论是从一层层梦境中苏醒的陆仁甲,亦或是陷入了黑暗中的二狗子,又或者是被地上的另一个“自己”吓的呆滞的夏莉丝
21:29:40 <守秘人> 在他们一晃神之后,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狭长而阴暗的走廊中
21:30:13 <守秘人> 三人分散在三个走廊,但彼此互不知晓对方的存在
21:31:27 <守秘人> 陆仁甲所在的走廊,其后是无边的黑暗,走廊的墙壁是充满了科技幻想风的壁灯
21:32:08 <守秘人> 二狗子所在的走廊,其后是可怕的密林,走廊中点满了家乡中四处可见的亲切而昏暗的煤油灯
21:33:20 <守秘人> 夏莉丝所在的走廊,其后是一个巨大的坑洞,走廊里充斥着不知从哪里来的仿佛日光一样的温暖光芒
21:33:58 <守秘人> 而唯一相同的是 三人面前都能看到 一个默默前进的人
21:34:39 <守秘人> 一个虽然你看不清身材和衣着 只能隐隐戳戳从外形看出来是一个人 但是又给你迷之信任感的人
21:36:26 <陆仁甲> “啊,我是谁,我从哪来,今天中午吃什么。”陆仁甲愣了愣神,开始思考起人生三大哲学问题。
21:36:31 <二狗子> 我警惕的检查着自己的状态,看自己是否还保持着清醒的神经。
21:37:00 <陆仁甲> 随即,他看到了墙上的壁灯,想起了爱因斯坦·霍金的那句名言“不要回答,不要回答,不要回答。”
21:37:18 <夏莉丝> 夏莉丝纤口微张,还惊讶于睁开眼后截然不同的环境,虽然还有些被刚刚的记忆所困扰,但是还是小心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比如面前之人的相貌
21:38:22 <陆仁甲> “看来,我是被外星人绑架了……个鬼,肯定是斗X平台搞的大型户外直播节目。”
21:38:27 <守秘人> 二狗子发现自己就好像是突然醒来一样,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21:39:21 <陆仁甲> “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陆仁甲,各位观众朋友们,欢迎收看这期直播节目:好男人去哪儿了,我是本期的嘉宾陆仁甲。”
21:39:29 <守秘人> 夏莉丝一双明眸微张,如皎月一般的面容上布满愁容,她揣测不安的试图看向前方之人的相貌,但是却不论怎样努力都没能看清
21:40:34 <二狗子> “这那个旮沓……”前后观察下这是个什么地方,然后本能的远离密林往那个熟悉的身影靠近
21:40:44 <陆仁甲> “看来前面这位就是我的破壁者了,让我来揭穿他的真面目。”陆仁甲说着向前方走去。
21:40:51 <守秘人> 二狗子努力向前方走去
21:42:16 <守秘人> 陆仁甲也探索着 小心翼翼的踱步而行
21:44:50 <守秘人> 二狗子和陆仁甲小心翼翼的走着,走着
21:44:56 <守秘人> 可是不论怎么样的追赶前方的人
21:45:03 <守秘人> 走廊都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21:45:15 <守秘人> 和前方的人的距离也没有丝毫的缩短
21:45:26 <守秘人> 但是他们二人在走着走着的过程中
21:45:27 <夏莉丝> “请问您是?这里又是何处?”夏莉丝还是只能朝目前唯一的目标询问,以期有所回应
21:45:41 <守秘人> 突然 一个声音响起“快了...”
21:46:17 <守秘人> 黑影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也没有回话,仿佛是在等待夏莉丝跟上自己一般
21:46:41 <陆仁甲> “导演啊,你是说我快到了,还是说我走快了,还是说我们这集进度太快了要等等啊。”陆仁甲问道。
21:47:01 <守秘人> 前方的引路人没有理睬陆仁甲
21:47:39 <陆仁甲> “不要总学那个奔跑吧大佬,给的提示让人一头雾水啊。”
21:47:43 <夏莉丝> 夏莉丝回头望了一眼,看向背后的坑洞,看向那里有着什么
21:48:03 <守秘人> 夏莉丝回头望向坑洞
21:48:03 <陆仁甲> 陆仁甲说着停下脚步,看看前面的人有什么反应。
21:48:19 <二狗子> 二狗子想起老家的老人们说有陌生的声音再说话不要回应,会把魂勾走的,一声不吭的往前走,试图分辨刚刚的声音是否耳熟
21:48:54 <守秘人> 可怕而残破的坑洞明明毫无一物,但是却给人一种可怕的感觉,让夏莉丝忍不住想要立刻逃离坑洞
21:49:36 <守秘人> 陆仁甲前方的人仿佛未卜先知一样 随着陆仁甲的脚步渐止 也停了下来 呆呆的站在原地 仿佛在等待着陆仁甲跟过来一般
21:49:59 <守秘人> 二狗子努力分辨着这个声音,但是越是分辨,越是迷茫,他发现自己对这个声音毫无印象
21:50:28 <陆仁甲> 那么陆仁甲以比刚才稍慢的速度继续向前行走“我追你,如果我追到你,我就要把你嘿嘿嘿。”
21:51:01 <守秘人> 而陆仁甲前方的黑影也以同样的速度前进
21:51:42 <夏莉丝> “看起来只能跟上了吗”夏莉丝跟上前面的人影,不知会发生什么,总感觉有些迷茫,这种地方,到底。
21:52:02 <二狗子> “那啥……老哥?你这是要去哪啊?”二狗子忍不住和前面的人打招呼
21:52:02 <陆仁甲> 顺便看看走廊两侧的墙壁上有没有什么标志暗号或者是写着“陆仁甲我爱你”的涂鸦。
21:52:35 <守秘人> 夏莉丝也开始小步的跑起来  试图跟上前方的人
21:52:45 <守秘人> 并没有人回应二狗子
21:53:21 <守秘人> 陆仁甲所在走廊的两侧十分光滑 迷幻的亮银色带来的是如同行走在未来世界的感觉一般
21:53:46 <守秘人> 不知道走了多一会
21:54:24 <守秘人> 三人面前同时出现了这样的一幕:前方的引路人突然回头看了你一眼 然后转身 走出了一个洞口
21:54:34 <守秘人> 就好像是在叫你跟着他走出那个洞口一样
21:55:45 <二狗子> 扭头看看这个山洞,试图记住周围的景象,然后还是将信将疑的跟上了
21:55:47 <陆仁甲> “终于走完了,要不是当年我练过八百标兵奔北坡还真追不上你。”陆仁甲说着朝洞口走去。
21:56:56 <夏莉丝> 夏莉丝侧过身 看向后方,这个走廊,就这样吗,那些光来自哪里,后面,究竟是什么
21:57:25 <夏莉丝> 夏莉丝在离开前,观察着这个不寻常的道理
21:57:35 <守秘人> 夏莉丝并没能观察到什么
21:57:48 <守秘人> 走廊里的光并不能看出来是从哪里发出的
21:59:07 <夏莉丝> 又是一个谜吗,夏莉丝轻垂眼帘,深吸了口气,然后跟上前方之人
21:59:43 <守秘人> 三人走出了洞口
21:59:52 <守秘人> 走出洞口的三人发现
22:00:18 <守秘人> 自己正身处于一个正方形大厅的一角
22:00:35 <守秘人> 正方形大厅中有另外三个和自己一样刚刚走出洞口的人
22:01:05 <守秘人> 陆仁甲和二狗子立刻发现 另外三人中有一人是当红美少女偶像 夏莉丝
22:01:45 <陆仁甲> “hey,guy,你们也是这期的节目嘉宾吗?”
22:02:39 <陆仁甲> 陆仁甲说着看向那三人的面貌。
22:04:01 <二狗子> “那啥?该死?我也不是什么贾彬啊”一脸闷逼的看着他们三个做出提防的动作
22:04:18 <陆仁甲> “哎,这不是夏莉丝小姐吗,没想到你也来参加这个节目啊。”陆仁甲眼前一亮,上去就跟小姐姐打招呼。
22:05:49 <守秘人> 大厅中的四人 一人是当红偶像莉莉丝,一身华装丽服   一人是宅男打扮,简单的牛仔裤与T恤衫  一人是乡村穷小子打扮  还有最后一人,如一个一丝不苟的绅士
22:05:59 <守秘人> 正当四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
22:06:15 <守秘人> 突然 大厅中震荡着 响起了声音
22:07:20 <守秘人> “欢迎来到真诚大厅 夏莉丝 二狗子 陆仁甲 还有 卢克·落。来到这里就请遵守这里的规矩,我想和你们玩一个游戏,首先听好了游戏规则..”
22:08:05 <守秘人> “在说游戏规则之前 我来给你们讲个故事,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的故事你们听说过么?在一千零一夜里,中世纪阿拉伯的阿里巴巴,发现了一群强盗藏匿的宝藏,强盗们用着“芝麻开门”的口令,打开着宝藏的门,这一切都让阿里......”
22:08:17 <守秘人> “嘿!我可没时间听你唠叨!”
22:08:30 <守秘人> 在迷之声音自顾自的讲故事的时候
22:09:15 <守秘人> 做绅士打扮的卢克打断了谜之声音
22:10:00 <守秘人> “你只需要告诉我游戏规则 还有我们为什么要和你玩这个游戏就..”
22:10:07 <守秘人> 卢克的话音戛然而止
22:10:20 <守秘人> 他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22:11:01 <守秘人> 他的整个脖子迅速的变紫 好像有一张无形的大手用力的握紧了他
22:11:17 <守秘人> 他的整个脖子出现了均匀的紫色痕迹
22:11:33 <守秘人> 很快 他便不再说话了..当然..永远他都不能再说话了
22:11:43 <守秘人> 而此刻,那个被打断的谜之声音再度响起
22:12:00 <守秘人> “还好我每次都多准备一个玩家,我说过,请遵守我的游戏规则”
22:12:06 <守秘人> “至少让我把游戏规则先说完”
22:12:50 <守秘人> “这一切都让阿里巴巴听到了,随后他趁强盗不在的时候,也用口令去打开宝藏的大门,宝藏里面充满了世界各地的宝物和珍宝,而阿里巴巴看上了价值不菲且不会贬值的黄金,在强盗回来前,安全的离开了宝藏处。这就是阿里巴巴第一次探险宝藏的故事。”
22:13:00 <守秘人> “现在 我将会给你们每个人说一个秘密”
22:15:05 <守秘人> “等我说完这个秘密之后  就正式开始游戏了  游戏的第一阶段规则是 你们按顺序提问 从二狗子开始 然后是陆仁甲  最后是夏莉丝  按照这个顺序开始提问  一共会进行两轮提问  而每次提问 每个人对另外两个人各问出一个问题  在他做出回答后 我会在你的内心告诉你  他回答的是不是真话。 ”
22:15:13 <守秘人> “这 就是真诚大厅的游戏规则 ”

给二狗子的秘密
劇透 -   :
22:18:01 <守秘人> 我给你说一个“秘密”,其实那个宝藏开门的口令,不是“芝麻开门”,而是“一碗芝麻”,说错口令的人,会死哟。记住,这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才知道的“秘密”,没有其他人知道了。”

给陆仁甲的秘密
劇透 -   :
22:18:14 <守秘人> 我给你说一个“秘密”,我对3个人都说了一段话,但其实我对某一个人说了谎话哟,不用担心,我并没有对你说谎呢~笑,记住,这个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给夏莉丝的秘密
劇透 -   :
22:18:50 <守秘人> 我给你说一个“秘密”,“秘密”被说出来,或者被猜到了的话,就是没有“秘密”的人了哦。没有“秘密”的人,在宝藏门前,会死哟,记住,这个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22:17:15 <二狗子> “那个……俺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
22:22:37 <二狗子> “那个………夏莉丝小姐……”二狗子一脸犹豫的转转向了她
22:25:04 <二狗子> “对于这场游戏(伸双手做剪刀手然后弯弯表示打引号)你是否得到了一个只有你和迷之音知道,别人如果不清楚这个就可能造成死亡的秘密呢?”
22:25:16 <夏莉丝> “嗯,请说,虽然我很想知除了问题能不能对话”
22:26:20 <夏莉丝> “稍等,我思考一下”
22:28:59 <二狗子> 一言不发的静静看着她
22:33:03 <夏莉丝> 夏莉丝食指相碰,沉思了一会,接着,紧缩的眉头总算舒展开来了,双掌轻击回答到
22:38:56 <夏莉丝> “我们先这样分析一下吧,不用着急问问题,我们几人中应该有人有着门的口令,至少谜之声先生没有告诉我这个口令。或者是口令不存在,只是需要满足我的秘密一样的条件就算是口令了。只是我的秘密总感觉让人有些担忧”夏莉丝轻吸了一口气,继续说到“但是如果那个拥有口令的人,告诉了他人口令,按照我的秘密,这个应该是不行的,可是如果这样,即使是当初的40大盗和阿里巴巴也不能告知,或者让他人知道”
22:39:14 <夏莉丝> “所以,我决定还是坦诚的说吧”
22:39:57 <夏莉丝> 夏莉丝浮出一抹浅笑“我的回答是,是的,我的秘密是”
22:40:24 <夏莉丝> 夏莉丝这样说道““秘密”被说出来,或者被猜到了的话,就是没有“秘密”的人了哦。没有“秘密”的人,在宝藏门前,会死。””

夏莉丝这句话是不是真的呢?
劇透 -   :
是真的。

22:41:59 <二狗子> “恩恩好的”
22:42:17 <二狗子> 二狗子思索着,转向陆仁甲
22:42:27 <夏莉丝> “希望能帮到你们吧,毕竟”夏莉丝虽然还挂着笑容,可眼神变得迷离,带着些忧郁的口气说道“毕竟,我来这里前也有些迷茫,如果真的要我在此时撒谎,我也不愿这样呢”
22:42:47 <二狗子> “那么……陆仁甲先生?”
22:42:56 <夏莉丝> “希望如果有人能离开这里,那也不错呢”
22:42:58 <陆仁甲> “请。”
22:44:02 <夏莉丝> “你们最好还是多交流吧”轻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22:44:57 <守秘人> 夏莉丝想起了多嘴的卢克·落
22:45:27 <二狗子> “我想基于假设我们遵守规则而且不要暴露秘密,但是又让大家能猜到可以避免在之后被杀掉的那部分重要信息这一行为是正确的,这一结论,而且我刚刚的问题得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么陆仁甲先生,请问我们应该如何分享情报并同时创造出一个不被那位小姐或者迷之音知道的(做个引号)秘密呢?”
22:45:37 <守秘人> 她决定把种种话语压在心里 免得和卢克一样多嘴而身亡
22:46:07 <二狗子> 二狗子一口气说完了一长串话后喘了几口气
22:46:27 <模组作者> 啧啧,多么好心的kp
22:53:53 <陆仁甲> “很简单啊,因为我获得的秘密是假的,而且只有我获得的秘密是假的,所以你们都不会知道。”

陆仁甲这句话是不是真的呢?
劇透 -   :
是假的。

22:55:53 <陆仁甲> “那么二狗子先生,请问我刚才说的是真话还是谎话。”
22:56:28 <二狗子> 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他
22:56:52 <二狗子> “他说的是真话”

二狗子这句话是不是真的呢?
劇透 -   :
是假的。

22:58:57 <陆仁甲> “那么,夏莉丝小姐,如果你站在宝藏门前,会死吗?”
23:02:20 <夏莉丝> “因为其他人的秘密有假的,陆仁甲先生你的秘密是真的,陆仁甲先生你的秘密就是他人的秘密有假,所以,即使我也不会有事了,因为我已经说出了我的秘密,所以我的回答是”
23:02:51 <夏莉丝> “我不会出事”夏莉丝脸上似笑非笑

夏莉丝这句话是不是真的呢?
劇透 -   :
是真的。

23:04:08 <陆仁甲> 陆仁甲抬了抬眉梢。
23:04:52 <夏莉丝> “所以陆仁甲先生,能说下您的秘密吗”
23:08:26 <陆仁甲> “不行,但是这位二狗子先生的秘密应该是真的。”

陆仁甲这句话是不是真的呢?
劇透 -   :
是真的。

23:18:27 <夏莉丝> “那么,唔,是二狗子先生吗,你应该知道我说出的秘密部分是我真正的秘密,而陆仁甲先生证明了我的知道的秘密是假的秘密,你知道的秘密是没有问题的,所以说出了秘密的人并不会出事,反而不说出问题的人会有事情,所以我们感觉应该坦诚而言了吧,请问,能知道你所知道的口令吗?”
23:20:51 <夏莉丝> “或者说是您所知道的秘密”
23:21:10 <二狗子> 纠结了一会“我不确定这样对不对,但是我的口令是(双手做引号)一碗芝麻”

二狗子这句话是不是真的呢?
劇透 -   :
是真的。

23:22:13 <守秘人> 在这个问题结束之后
23:22:28 <守秘人> 迷之声音突然再次响起
23:22:46 <守秘人> “你们让我改变主意了,我决定宣布,游戏的第二阶段现在开始了”
23:23:11 <守秘人> 随着迷之声音的落下
23:23:27 <守秘人> 一道刺眼的光芒在大厅的正中间闪烁
23:23:52 <守秘人> 光芒闪过后
23:24:57 <守秘人> 在大厅的正中间出现了一扇巨大的大门
23:25:02 <守秘人> 门前有一个台阶
23:25:06 <守秘人> 台阶上有一个大碗
23:25:19 <守秘人> 天花板上似乎有一个小洞
23:25:48 <守秘人> 从小洞里 不停的滴下芝麻到碗里
23:26:38 <守秘人> 诡异的是,没有芝麻滴落碗里的声音传出来,而这个碗如同永远装不满一样,不论滴下多少芝麻,碗内都没有溢出多余的东西
23:27:04 <守秘人> 在门后,或坐或趴的,有三个美丽少女正在嬉戏
23:27:42 <守秘人> 分别是一个白衣少女,一个粉衣少女,一个身着十二单衣的少女
23:28:25 <守秘人> 她们三人仿佛突然看到了你们的出现一样
23:28:35 <守秘人> 齐齐的惊呼了一声
23:28:43 <守秘人> 然后,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
23:29:13 <守秘人> 白衣少女开口说到“你,信任我么?遇到什么事情,都会,再继续信任我么?”
23:29:49 <守秘人> 粉衣少女接着说:“毫无保留的信任一切是最廉价的信任。你肯做出廉价的信任么?”
23:30:35 <守秘人> 最后的十二单衣少女开口做出了最后的总结:“如果,现在的我们恳请你们回到来时的地方的话,你们,肯信任我们么?”
23:30:49 <守秘人> 话音落下后 三位少女定定的看着你们三人
23:31:53 <夏莉丝> 夏莉丝只来得及点头表示谢意,目光就被光芒所吸引,她慢慢放下眼前遮挡的手掌,看向了眼前之门,看到了眼前的三人
23:32:58 <陆仁甲> 陆仁甲无比想这里有一支烟,尽管他并不抽烟。
23:34:55 <陆仁甲> “那么,这次就由我先来吧。”陆仁甲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自嘲的颜色。
23:35:00 <二狗子> 二狗傻傻的笑起来“俺的养父总唠叨什么泉竜之神的,虽然俺不乐意听,但是它说的有道理,如果有人需要信任,当然是毫无保留的信任!廉不廉价俺不晓得,但是俺弹棉花的时候都可便宜了”
23:36:17 <夏莉丝> “如果是你的话,虽然当时吓了我一番,但是我还是会相信你的”夏莉丝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黑靴轻迈了一步,五指点在胸前,轻歪着头,嘴角勾起
23:36:44 <陆仁甲> “I believe you.”陆仁甲对白衣少女说道。
23:36:44 <陆仁甲> “but not include you .”他转脸对其他两个少女说道。
23:38:02 <二狗子> 二狗子直愣愣的看着和他见过一面的粉衣少女,伸出手
23:38:03 <守秘人> 三位少女互相对视一眼 异口同声的道“回去吧,回到你们醒来的地方,然后,面对你们当时逃避的东西去吧”
23:38:29 <守秘人> 粉衣少女犹豫着,躲闪着,最后低下了头,伸出手来握住了二狗子
23:39:23 <陆仁甲> 陆仁甲注视着白衣少女“何时能再相见。”
23:40:11 <守秘人> 藕臂姣如明月,嫩指皓如盈缺,入手处如绫罗,暗香袭如春雨
23:40:28 <守秘人> 白衣少女巧笑嫣然“甲甲,我不是一直都在么”
23:41:06 <陆仁甲> “也是。”陆仁甲先是一愣,随即洒然一笑。
23:42:24 <二狗子> “姑娘,俺信任你。”二狗子挂着一脸灿烂笑容,把挂在他脖子上的十字型挂坠摘下来放在她手心里“那么俺去看看之前那个害怕的地方还能回来么?”
23:44:36 <守秘人> “很难..”
23:45:54 <夏莉丝> “逃避的东西吗,还有你究竟是,这完全相同的感觉,之后还能看到你吗”夏莉丝抬头,望向那位相同容貌之人
23:46:12 <守秘人> “我觉得 最好还是别再看到我比较好了”
23:47:37 <二狗子> “那你就留作纪念吧”不由分说的让她把挂坠握住“这是俺养父给俺的,据说是他的长剑被拿去大炼钢铁时候剩下的,如果见不到俺的话可以拿着他,泉竜之神会保佑你的”
23:49:13 <二狗子> 送出去以后就回头往出来的通道里走,走几步还不好意思的再看她一眼,然后就下定决心往洞窟深处走去
23:51:06 <陆仁甲> “我有一壶酒,可以慰风尘。尽倾江海里,赠饮天下人。”陆仁甲不再留恋,走回先前的通道之中。
23:51:45 <夏莉丝> “也是啊,那么再见了”夏莉丝笑得不带半分阴霾,透出几分静谧“陆仁甲先生,二狗子先生,也再见了,谢谢这次的帮助”夏莉丝转身,轻迈回走廊,不再言语
23:53:00 <二狗子> “嗯嗯,下次见面俺免费给你们弹一床棉花嗷”
23:53:42 <陆仁甲> “我的斗X房号是6655,欢迎来看我直播。”陆仁甲的声音从通道中传出。
23:54:14 <二狗子> “弹~棉花啊~~弹~棉~花~~~”
23:54:29 <二狗子> “半~斤~棉~弹成了八~两~八~哟~”
23:55:09 <二狗子> “旧~棉花~弹成了新~棉~花~哟~”
23:55:48 <二狗子> “弹~好了棉花~~那个姑娘~~要~出~嫁~哟……………”
23:57:50 <守秘人> 三人各自反身,回到了来时的那个通道,并一路走到了尽头。
23:58:07 <守秘人> 面对通道尽头的大坑,密林,黑暗
23:58:19 <守秘人> 他们没有丝毫的犹豫,踏入其中...
23:58:25 <守秘人> —————结团—————
23:59:05 <守秘人> —————后日谈 二狗子线路—————
0:00:03 <守秘人> “嘿,听说了么?隔壁村那个二狗子啊,不知道从哪找了那么好看个小姑娘当老婆,哎哟哟,真是羡慕死了。”
0:00:03 <守秘人> “是啊,你说说,跟个仙女似的,天天穿的那一身粉衣服那个美的啊,啧啧,二狗子是怎么这么有服气的。”
0:00:11 <守秘人> —————后日谈 陆仁甲线路—————
0:01:00 <守秘人> 普通而又平凡的一天 陆仁甲再一次的打开了直播软件,面对着七位数的在线观众,陆仁甲嬉笑着打开了脑叶公司
0:02:09 <守秘人> 然后...“滚开!我们要看『』 谁要看你个傻逼主播”“快让我们看我们的小仙女啊!”这样的弹幕刷爆了直播间
0:02:39 <守秘人> 无奈的陆仁甲叹了一口气,也许老婆太优秀也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呢
0:02:51 <守秘人> —————后日谈 夏莉丝线路—————
0:05:35 <守秘人> 悠闲而宁静的下午,一个司机大叔正躺在车里打盹,而他的脸上正盖着一张报纸作为遮挡着阳光。
0:05:37 <守秘人> 报纸头条赫然是《著名偶像歌手:夏莉丝夏莉尔双胞胎组合取得本年度最佳偶像奖!》
0:05:48 <守秘人> ——————完结撒花——————


     彩蛋
劇透 -   :
0:07:21 <围观群众> 感觉你们在玩gal而不是coc
0:07:29 <围观群众> 虽然的确不是呢
0:07:38 <陆仁甲> 话说。
0:07:39 <二狗子> 确实不是COC啦233
0:07:45 <守秘人> 的确不是COC啊233333333
0:07:51 <陆仁甲> 第二关就是相信么。
0:08:04 <守秘人> 其实你们已经死了(
0:08:04 <二狗子> 不知道啊23333
0:08:12 <守秘人> 但是我看你们三个人
0:08:19 <守秘人> 都选了死亡结局
0:08:20 <守秘人> 就
0:08:23 <守秘人> 临时改一下
0:08:32 <陆仁甲> 可怜。
0:08:35 <守秘人> 把死亡线和存活线互换一下
0:08:37 <模组作者> 守秘人你这个团开的...放水太严重了吧,一点意思都没有了,先说了是真诚大厅,导入又在暗示信任,然后问问题本来是只能回答是或者否的,而且不但用我的化身杀鸡儆猴了,他们后来犯规踩线了你也没撕...
0:08:38 <夏莉丝> 说着相信,选择不相信,不理会
0:08:42 <二狗子> 应该不能相信呢2333
0:08:42 <围观群众> 我当时可是是否走出来的qaq
0:08:47 <夏莉丝> 直接说一碗芝麻吗
0:08:51 <守秘人> 对
0:08:53 <围观群众> 累死了
0:08:56 <守秘人> 过去说一碗芝麻,然后心里没有秘密的话
0:09:02 <守秘人> 进真正的第二关
0:09:15 <围观群众> 嗯嗯~然后再~~~~
0:09:19 <守秘人> 第二关里面还有东西
0:09:20 <二狗子> 啊呜
0:09:23 <夏莉丝> 那第二关可以展示下吗
0:09:25 <守秘人> 但是你们既然这么选了就(
0:09:30 <守秘人> 就当我们在玩galgame吧
0:09:36 <守秘人> 第二关很简单啦
0:09:38 <守秘人> 大概就是
0:09:38 <夏莉丝> 里面一堆碰了就死了的陷阱吗
0:09:40 <二狗子> 亏了
0:09:43 <守秘人> 四个房间
0:09:49 <二狗子> 纳尼
0:09:51 <守秘人> 真实 权利 财富 知识
0:09:59 <守秘人> 选一个进去
0:10:05 <夏莉丝> 选择了就死(不)
0:10:11 <二狗子> 我现在听到四个房间就虚
0:10:12 <守秘人> 然后碰什么 就什么粘在你手上
0:10:15 <守秘人> 出门的时候
0:10:20 <守秘人> 手上有金银的话
0:10:25 <守秘人> SC 1d10/1d100
0:10:29 <守秘人> 信用+10
0:10:39 <守秘人> 出门的时候 手上有金银以外的东西的话
0:10:40 <守秘人> 撕卡
0:10:50 <守秘人> 当然 这是简单的概括
0:10:55 <围观群众> 很简单~
0:10:57 <守秘人> 实际上 还是有点内容的
0:11:08 <守秘人> 我只是精简到了一两句话来说而已
0:11:27 <陆仁甲> coc的知识和真实都是坑。
0:12:08 <二狗子> 那么这三个女孩子是什么呢
0:12:16 <守秘人> 原设定里面
0:12:17 <守秘人> 分别是
0:12:17 <二狗子> 谜之声又是什么呢
0:12:28 <守秘人> 穿越了异世界的A总化身
0:12:50 <守秘人> 被伊思人吃了脑袋的普通美少女
0:12:55 <守秘人> 暗之我
0:13:03 <守秘人> 谜之声是奈亚呀
0:13:10 <围观群众>模组作者这么恐怖的么
0:13:11 <陆仁甲> 守秘人,麻烦给我的wife一个名字。
0:13:12 <二狗子> 我那个是被吃了脑袋的………?
0:13:14 <守秘人> 你们活的真危险(
0:13:23 <守秘人> @二狗子 对
0:13:30 <守秘人> 我是出了名的泄洪KP
0:13:36 <守秘人> 很出名很出名的
0:13:42 <围观群众> 就叫路人乙好了www
0:14:15 <守秘人> @陆仁甲 羽上白
0:14:24 <陆仁甲> ok。
0:14:33 <二狗子> 粉衣服女孩子叫什么
0:14:34 <守秘人> @二狗子 阿本



本log已经排水处理  请不要在意log中出现的空段时间
« 上次编辑: 2018-03-28, 周三 17:59:50 由 落落 »
等待,并心怀希望。
CoC新手入门指南视频
[你知道克苏鲁神话吗?[Vol.0]]|[我们来跑团吧! [Vol.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