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LOG】超·勇·者·默·示·录 第二话 A Glimpse of the End  (阅读 259 次)

副标题: 英雄集结

离线 SHARK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14
  • 苹果币: 7
[21:00] <DS> ——————————————————————————————————————————
[21:03] <DS> 经过了3.4个自转周期(1号行星),庞大的构造体舰队来到了星系的边缘
[21:04] <DS> 恒星已经缩小得成为一个光斑,并不比宇宙上其他恒星亮多少
[21:05] <DS> 这里本来只是广袤空寂的地带,只有一个不大的行星孤伶伶地在恒星系的边缘游荡
[21:05] <DS> ——但这已经是历史了。眼前的并非数十个周期前观测过的行星
[21:06] <DS> 而是一片巨大的星云
[21:06] <DS> 星云中心有着诡异的引力,那个可怜的小行星在星云边缘已经被扯裂
[21:07] <DS> 星云内部可以探测到位面的能量正在翻涌不定
[21:07] <DS> 中央是一个“眼”,或者说空间的孔洞
[21:08] <WE> “发现引力异常,推测成因——资料不足,现在执行第三类接触方案,开始投放探测类义体”
[21:08] <DS> 可见光也隐约从中穿过来,重构后的图像甚至能看见一个新的星系——并非在你的宇宙
[21:09] * WE 迅速做出决议,根据对面宇宙可能的环境,义体构造舱内有不同结构的身体组合出来
[21:09] <DS> 舰队渐渐靠近星云并停了下来,开始构筑新的躯体
[21:10] <DS> 这时内部监测器传来了信号,信号的源头是……记录0439
[21:11] <DS> 这个已经彻底死亡的物体,如今居然出现了极其微弱的生体信号
[21:11] <WE> “————”
[21:11] <DS> 混杂着那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能量形式
[21:12] * WE 做出进一步观察的决定
[21:12] <DS> 经过对比,星云中翻滚的位面能量包含有称为“魔法”的那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能量
[21:13] <DS> 接近星云时,这种能量似乎对记录0439产生了作用
[21:14] <DS> 虽然极其微弱,但0439的生体信号与接近星云核心的距离平方成反比
[21:14] <WE> “波动已取样,将解读波动适配为第一序列任务,模拟波动适配为第二序列任务。”
[21:14] <WE> “进入测试阶段,将样本0439-0向波动源移动”
[21:14] * WE 星舰缓缓向前压去
[21:15] <DS> 载有0439的星舰渐渐靠近星云,正如推测那样,“魔法”能量读数上升,同时0439的生体信号也在上升
[21:16] <DS> 更进一步的,魔法的能量达到一个值后,可以看到正在构筑某种特殊的样式
[21:17] * WE 降下隔离舱门,开始观察0439的变化,同时投放一个根据0439-0形态构造的二足秘偶到舱内
[21:18] * WE 驱动星舰向引力源靠拢,逐渐穿过“孔洞”
[21:18] <DS> 计算之外的巨大能量波动开始袭来,导致了12%的构造体损耗——还在可承受范围内
[21:19] <DS> 了解的,不了解的,各种能量从位面的裂口中冲击过来,不过对于WE来说只是增加了大量读数样本
[21:20] <DS> 当位面能量的狂潮过去后,舰队出现在另外一片空间里
[21:20] <DS> 通过比对天周恒星,可以判断已经处于另外一个“位面”
[21:21] <DS> 距离舰队所在并不太远的空间处观测到星球、卫星、生命
[21:21] <DS> 而另一方面
[21:22] <DS> 0439的读数也大幅度增长
[21:22] <DS> 魔法能量以可见光及多种辐射的形式展现出来
[21:23] <DS> 构筑出一个宏伟的图样,能量在其中以陌生的方式极其规律运转——
[21:23] <DS> ——然后,甚至你的传感器也难以分辨的“一瞬间”,0439的读数异常增长
[21:23] <DS> ——死者复活了
[21:24] <WE> “记录到不可能事态”
[21:25] <DS> 外表并无不同
[21:26] <DS> 但生命确实之火确实重新燃起来了
[21:26] <DS> “咳——咳————”
[21:26] <DS> 虚弱的老人挣扎着醒过来了
[21:27] <DS> “这……这是……”
[21:27] <WE|秘偶> “——————”
[21:27] * WE|秘偶 读取对方的语言结构
[21:28] <DS> 他摸索着四周,直到摸到胸前的圣徽才安心了一点
[21:28] <WE|秘偶> “请随意发言以便我们进行解读”
[21:28] <DS> “……有人……在吗”
[21:28] <DS> 经过对比观察,这个生物似乎没有视觉——或者说失明了
[21:29] <DS>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21:29] <DS> 老人摸索着爬起来,跌跌撞撞站起来
[21:30] <WE|秘偶> “语言结构读取完成,可以进行初步对话——这里,宇宙”
[21:30] * WE|秘偶 用短语回应,以期获得更进一步的语言能力
[21:31] <DS> “宇……宙?呃……”老人似乎有点混乱,然后低声在祷告
[21:31] <DS> 过了一会他冷静了下来
[21:31] <DS> “我叫……拿撒勒,这位姑娘怎么称呼?”
[21:33] <WE|秘偶> “我们没有称呼的代号——名字”
[21:36] <DS> “没有……名字吗?这还真是……不……”
[21:36] <DS> 他低头思索了一下,抬起手同时念了一串咒语
[21:36] <DS> WE可以记录下每一个发音,却发现无法“读”出来
[21:37] <DS> 与此同时魔法的能量汇集在一起,但发生了什么……WE无法知道
[21:37] <DS> 老人再次抬起头来,无神的目光似乎微微有了点神采
[21:37] <WE|秘偶> “我们有问题,首先,贵方在我们的记录中确实地处于死亡状态,这个记录是否正确?”
[21:37] <DS> “……虽然不能看见,但至少可以感觉到……”
[21:38] <DS> “唔……啊,对……我死了啊……”
[21:38] <DS> 老人终于想起来自己曾经死亡过
[21:38] <DS> “原来如此……唔,我死了……然后复活了……”
[21:39] <WE|秘偶> “贵方接受了自己死亡的事实,同时接受死亡是可逆的事实?”
[21:39] <DS> “呜哇哇——呃!”突然间他抱着头打滚,似乎头痛欲裂
[21:39] <WE|秘偶> “请进一步解释这一点”
[21:39] <DS> 过了好一阵才平息下来
[21:39] <DS> “…………啊啊……我想我欠你一个解释。”
[21:40] <DS> 这一阵折腾让本来虚弱的老人冷汗直流
[21:41] <DS> “我‘看’得出来,你……你们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或许你们不清楚什么是魔法吧。”
[21:41] <WE|秘偶> “是的,请给予解释”
[21:41] <DS> “我确实死亡了,不过在足够强大的魔法作用下是可以复活的。这并不是逆转,而是修复。”
[21:42] <DS> “你对魔法似乎很有兴趣,我可以尝试指导一下你……不过眼下有更加要紧的事,希望你能帮我。”
[21:42] <WE|秘偶> “修复存在的记录,与波动进行核对,记入数据库”
[21:42] <DS> 老人说着说着冷汗又再流下来,似乎想到了很不妙的事情
[21:43] <WE|秘偶> “请说出你的请求,在不违背行为准则的情况下我们会提供帮助”
[21:45] <DS> “你们……足够,但我还需要找到更多跟你们相似的强大的个体……我知道在那里。”
[21:45] <DS> 他随便指向空中
[21:45] <DS> 虽然目不视物,却穿过层层舱壁指向了那个星球
[21:47] <WE|秘偶> “复述请求,贵方请求我们将贵方送抵目标星球?”
[21:47] <DS> “然后我会告诉你们……你们和他们重要的事情。”
[21:48] <DS> “是的……在上面有我需要找的人……”
[21:48] <WE|秘偶> “请求已接受,我们现在出发。”
[21:52] <DS> 构造体舰队整齐划一点火,向着那颗行星进发
[21:52] <DS> ————————————————————————————
[21:53] <DS> 杜兰蒂尔在自己城堡的房间里踱步
[21:54] <DS> 染满了恶魔鲜血的盔甲已经换下,如今身着一身轻便的服饰
[21:54] <DS> 刚才从边境处带回来的男人现在正让部下看管着
[21:55] <DS> 但你也知道,他们大概是看不住那个人的
[21:55] <DS> 还好至少目前看来,那个人并没有什么无礼的举动
[21:55] <DS> 话说回来,“奥兰多”这个名字从未听说过
[21:56] <DS> 为何这么出色的魔法师却从未流传过传说?
[21:57] <DS> 一连串的疑问显然直指一个事实:事态远超出之前的预估,这恐怕并非一两个国家、一两片大陆的事件
[21:57] * 杜兰蒂尔 最终的结论虽然匪夷所思,但应该就是答案了
[21:58] * 杜兰蒂尔 看来,这位奥兰多,是一个来自其他世界的访客
[21:59] * 杜兰蒂尔 揉着隐隐作痛的额角,去往安置那个男子的房间
[22:00] <奥兰多> “唷。将军小姐”
[22:00] * 奥兰多 随意坐着,转过头来和走过来的人打声招呼
[22:01] * 杜兰蒂尔 为没有把此人丢进地牢后悔了一秒
[22:02] <杜兰蒂尔> “我的名字是杜兰蒂尔。”
[22:03] * 奥兰多 并腿站起来,行礼也介绍自己
[22:03] <奥兰多> “条件反射条件反射,第二次介绍我自己了”
[22:03] <杜兰蒂尔> “头衔的话……有点复杂,既然您是一位来自远方的客人,我暂时不打算拿这件事来烦您了。”
[22:04] <奥兰多> “也就是说……”
[22:04] <杜兰蒂尔> “我认为您说的是实话,您确实是穿过迷雾来到这里的。”
[22:06] <奥兰多> “能相信那真是太好了。我最喜欢的就是说实话了”
[22:07] * 杜兰蒂尔 比了个划圈的手势,“简单的说,这是个叫做剑渊的世界。至于我嘛,您可以将我当作这世界实质上的支配者。”
[22:08] * 杜兰蒂尔 语声中带着一丝苦涩
[22:08] * 奥兰多 边听边点头,待到杜兰蒂尔说完,还鼓起掌来
[22:08] <奥兰多> “那岂不是十分厉害嘛。失敬失敬”
[22:09] * 杜兰蒂尔 此刻卸去了初次遇到奥兰多时穿着的漆黑盔甲,暗色的巨剑也不在身边,但蓝灰色眼瞳中的锋锐并没有稍减
[22:10] * 杜兰蒂尔 对赞赏不予置评,“我想请教一下,您的来意是?”
[22:12] * 奥兰多 ,摸摸下巴,放下手,“那么玩笑话我也就到此吧,你看,见到大人物都是缓和一下气氛为好嘛”
[22:13] <奥兰多> “迷雾暂且不知是什么,但通过那个地方,使我从我的世界到达了这里,也就是说,世界和世界之间,连成通道了”
[22:14] <奥兰多> “虽然这只是刚才的出来的结论,我一开始也只是来打发时间的而已”
[22:14] * 杜兰蒂尔 皱眉,“……”
[22:16] <奥兰多> “刚转了一圈不到,就被你抓住了。呀还好是能好好说话的对象啊”
[22:16] <奥兰多> “要是连人型都不是的怪物就糟糕哒”
[22:16] <杜兰蒂尔> “失礼之处非常抱歉,但您看过这个一定就会理解原因了。”
[22:17] * 杜兰蒂尔 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指向横贯天空的巨大裂痕
[22:17] <DS> 奥兰多并不是第一次穿越位面,不过仅仅徒步就传过去还是第一次。通过对世界石板的感应就可以察觉到这个世界并没有塔的力量存在。
[22:18] <杜兰蒂尔> “世界间的通道,对我们不是新鲜事。上一个通道带来的东西,正在毁掉这个世界。”
[22:19] <奥兰多> “具体来说?是他世界生物的入侵?还是单纯的融合侵蚀?”
[22:20] <DS> 杜兰蒂尔看向熟悉的天空,此时却察觉了异样
[22:20] <杜兰蒂尔> “我们把那些东西叫做恶魔,但最近似乎又出现了新的亚种……等等!怎么回事!”
[22:20] <DS> 一个阴影正在慢慢地扩大——不对,是接近
[22:21] <奥兰多> “看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下来了?”
[22:21] <杜兰蒂尔> “让人头疼的客人,好像越来越多了……”
[22:21] <DS> 没多久,阴影在阳光下清晰可见,似乎是什么巨大的物体
[22:22] <DS> 一边降落一边移动着,目标正是剑渊上最为瞩目的地标
[22:23] <DS> 莱菲娅急冲冲地闯进房间,甚至忘了敲门
[22:24] <DS> “杜兰蒂尔大人,迦尔已经集结起部队了。”
[22:24] * 杜兰蒂尔 低声骂了个脏字,“来不及了,先把我带过去。”
[22:25] <奥兰多> “嗯……需要帮忙吗?”
[22:25] <DS> ————————————————————
[22:26] <DS> 舰队群渐渐接近这个世界
[22:27] <DS> 毫无疑问这个世界有着文明,证据就是插在大地中央巨大的剑刃
[22:27] <DS> 甚至比最大的构造体战舰还要巨大数倍以上,混杂着难以测定的能量和位面扭曲
[22:28] <DS> 当然这也是最好的地标,在那附近应该会有智慧生命存在——或者曾经存在的痕迹
[22:29] <WE|秘偶> “已抵达目标星球,请给出进一步要求”
[22:29] * WE|秘偶 秘偶已经很好地掌握了对方的语言
[22:30] <DS> 舰队群停留在大气层之上,但也足以引起地表生物的注意
[22:30] <DS> “请把我带到地面上吧,我可以看到命运正在那里汇聚……”
[22:30] <奥兰多> “好大的月亮啊……”
[22:31] <DS> 依然是目不视物地指向下方
[22:31] <DS> 正是那柄“巨剑”的所在之处
[22:32] <WE|秘偶> “命运?”
[22:32] <DS> “是的……主宰这个世界,这个宇宙的洪流……”
[22:32] * WE|发条巨龙 没有深究,派出了一头发条龙,载着老人向地面降落
[22:34] <DS> 巨龙载着拿撒勒,缓缓地接近地面。
[22:34] <DS> 地面上已经看到有好几个生物。毫无疑问他们都是智慧生命,是“人类”。
[22:35] <DS> 多多少少跟WE定义中的人类有所不同,比如能量级别,比如魔法
[22:35] <WE|发条巨龙> “发现智慧生命,切换到应对模式二”
[22:35] * WE|发条巨龙 以缓缓地,不引起警戒地姿态落下
[22:36] <DS> 巨龙卷起一阵阵沙尘,缓缓降落到山坡上
[22:37] <DS> 抬头看去,本以为应该在巨剑的正下方,却发现似乎还有相当一段距离,与刚才的测量并不符合
[22:38] <WE|发条巨龙> “已抵达地面,贵方打算以什么姿态接触此地的智慧生命?”
[22:38] <DS> “哈啊……我就这样可以了……”
[22:38] <DS> 老人小心地从巨龙背上爬下来
[22:38] <DS> 可以看出虽然通过魔法似乎得到了一些感应能力,但目盲对他行动影响还是很大
[22:39] <奥兰多> “巨龙和……龙骑士。嘿”
[22:40] * 奥兰多 看杜兰蒂尔如何处理呢
[22:40] * 杜兰蒂尔 审视着来者与降落之物,“还有一整个舰队,希望他们和你一样只是过来喝下午茶的。”
[22:41] <DS> 从巨龙身上爬下来的老人慢慢地走过来
[22:41] * 杜兰蒂尔 考虑到敌人以外的可能性,暂时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22:41] <DS> 你们发现他双眼紧闭,似乎看不见东西
[22:41] <奥兰多> “我也是客人……吧?就不喧宾夺主了”
[22:42] * 奥兰多 小心翼翼地看了杜兰蒂尔一眼
[22:42] <DS> 奥兰多也察觉到他身上笼罩着几层神术,正借法术来感知
[22:43] <杜兰蒂尔> “您可以随意行动,万一有危险,也请以自己的安全为第一优先。”
[22:43] <DS> “啊,啊果然……果然是命运。”
[22:43] <DS> 他用空洞的眼睛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两人
[22:43] <DS> 随后他往那巨龙的方向招招手
[22:44] <DS> “你……你们也请过来,我会一并解答你们的疑问。”
[22:44] * WE|发条巨龙 收敛翅膀,跟在后面
[22:45] <杜兰蒂尔> “上一个在我面前念叨命运的家伙可是非常不讨人喜欢……唉,让我们听听你怎么说。”
[22:45] <DS> 经过在舰上的休息,老人看来也恢复了一点,并没有显得那么虚弱
[22:46] <奥兰多> 【同样type的法术能量吗……不过系统不是一个类型的。有意思】
[22:46] <DS> “请容我自我介绍。我是先知拿撒勒,遵从命运的洪流来到这里。”
[22:47] <DS> “是的,像你们这样伟大的人并不相信命运,但是你们三位聚集在这里正是命运的指引……”
[22:48] <杜兰蒂尔> “说重点。”
[22:50] <奥兰多> 【将军小姐是个心急的女孩子呢】
[22:50] <杜兰蒂尔> “你是谁,想要什么?”
[22:50] <DS> “想必你们或多或少注意到世界之间发生的事件,我正是要来告诉你们这次浩劫的真相。”
[22:50] <DS> “我是见过灾厄的人,也因此付出了代价。”
[22:52] <奥兰多> 【那双眼……应该就是代价了吧。不祥的魔力环绕其中】
[22:52] * 杜兰蒂尔 深吸了口气,等着他说下去
[22:52] <DS> “多元宇宙无数个世界都在面临着一场浩劫,有些互相碰撞,有些互相远离,有些已经毁灭,乱成一团。”
[22:52] <DS> 他抬头“看”了一下天空的裂痕
[22:53] <DS> “这边的情况就是世界接壤到一起了吧,放任下去只会互相冲撞到一起最终毁灭。”
[22:54] <WE|发条巨龙> “请贵方给出证据”
[22:54] <杜兰蒂尔> “多谢提醒,我们已经注意到了。”
[22:54] <DS> “但这只不过是灾厄的表象。灾厄的实体远非如此简单,它是贝希摩斯,正在苏醒,吞噬这个宇宙。”
[22:55] <DS> “证据就是我的双眼……我得到指引,去寻找灾厄的源头。”
[22:55] <DS> “在远离多元宇宙的彼端,我看到了贝希摩斯……的一小部分。”
[22:56] <奥兰多> 【贝希摩斯……这个名字……】
[22:56] <DS> “然而那足以震撼我的本源,我昏迷了三天三夜,醒来时已经失去了视力。”
[22:56] * 奥兰多 暗中伸手抚摸口袋里的石板
[22:56] * 杜兰蒂尔 目光越过老者投向那条龙型的机械构造……
[22:56] <DS> “之后经历了足以致死的逃亡,啊,是真的死了,才回到多元宇宙。”
[22:57] <DS> 奥兰多知道贝希摩斯这个名字,但也仅仅是知道。
[22:57] <WE|发条巨龙> “贵方的论断先验而独断,并不合乎逻辑。但综合考量贵方言论若为真的费效比,有必要作出防范。”
[22:58] <DS> 这是远离这个世界的事物,并不在这个宇宙之中,记录的只言片语也仅仅知道它会带来毁灭
[22:58] <DS> “我或许……有办法带你们去见证一下。”
[22:59] <DS> “也只有如同你们这样伟大的存在,才有可能从贝希摩斯的爪下挽救这次危机……我只能这么相信。”
[22:59] * 杜兰蒂尔 对那条龙点点头,“我赞成,他是很像疯子。但看看这个世界的时空构造,我们快完蛋了,连疯子的意见都打算认真聆听。”
[23:01] <奥兰多> “那么,这条……钢铁巨龙,是老头你的宠物吗”
[23:01] <杜兰蒂尔> “老人家,跟我们说说这个贝希摩斯,若失去视力是你那一瞥的代价,我们可不打算再付一次。”
[23:01] <奥兰多> “听起来并不是的样子”
[23:02] <DS> “哦不,它……它们?是救下我的人,但我也仅仅能看到它们有着巨大的力量。”
[23:03] <奥兰多> 【没有魔法波动,纯粹的能量体驱动金属,虽然我见过有点世界有小型化的,但这么巨大的】
[23:03] <奥兰多> “贝希摩斯这个名字我有点印象。就我来说,见上一面更能体验到你的话的真假”
[23:04] <DS> “贝希摩斯太过巨大了,我不光无法看到它的全体,还因为被它震撼而昏迷。”
[23:04] <奥兰多> “如果担心窥视会被发现的话,这个我有办法。毕竟我擅长这个”
[23:04] <DS> “我之所以会盲掉,恐怕也是因为我没有那个资格去窥探吧。”
[23:04] <DS> “不,它根本没在乎过我……”
[23:05] <DS> “就像……就像巨龙不会在乎脚边的蝼蚁一般。”
[23:05] <奥兰多> “听起来这样就少需要一些准备了,至少不用画上4个小时”
[23:06] <奥兰多> “那么,相信我的话,我来帮忙看看那个‘贝希摩斯’?你们二位怎么样?”
[23:07] <WE|发条巨龙> “我们致力于保存智慧生命的文明,判断观测贝西摩斯有助于最终目标的达成”
[23:08] <杜兰蒂尔> “弄清敌人的本质很有必要。”
[23:09] <杜兰蒂尔> “我们该怎样去看?”
[23:11] * 奥兰多 走上前,“那么先知老头,接下来不要抗拒。我会对你用两个法术”
[23:11] <DS> 拿撒勒点点头
[23:11] <奥兰多> “不会对你有害的,呐,相信我就是”
[23:13] * 奥兰多 然后招手让杜兰蒂尔和……大头龙过来,分发了一个巴掌大的棍子
[23:15] <奥兰多> “拿好这个,奥兰多号梦境列车要出发咯”
[23:15] <杜兰蒂尔> “梦境……有趣……”
[23:15] * 奥兰多 开始开车,虽然不知道金属生命体能不能看到,嘛最多我们看完了放录像给它看
[23:16] <DS> 拿撒勒盘腿坐下,迦尔和莱菲娅也听从命令过来护卫着周围
[23:17] <DS> 奥兰多花了点时间熟悉这个世界的法术力,随后轻松地启用了大魔法
[23:18] <DS> 在WE的眼里,这是从未见过的庞大又精密的魔法能量图样
[23:18] * 杜兰蒂尔 喃喃:“莱菲娅你看,非常有趣,这个奥兰多,果然不在阿瓦隆的限制之列……”
[23:19] <杜兰蒂尔> “或许他能帮助我们……啊,那件事可以稍后再说……”
[23:19] <DS> 随后法术轻易地成功了,奥兰多甚至觉得比以前还要容易
[23:21] <DS> 杜兰蒂尔看到眼前的景象在一瞬之间变换,身体也轻盈了起来好像飘在空中……
[23:21] <DS> 低头一看,自己已经是半透明的星界体,脚下一根银线连着远方——当然也没有衣物了
[23:22] <DS> 旁边是那个装模作样的法师
[23:22] <DS> 另一边的则是巨龙……不对
[23:22] <DS> 是一个奇妙的小型人偶
[23:23] <DS> 额上刻着陌生的字符“k30-c”
[23:24] <奥兰多> “嗯……法术成功了,让我们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我是说,”
[23:24] <DS> 四周一片空寂,奥兰多认出这是星界。恐怕是因为拿勒撒的旅程远超过世界的界限吧,法术的效果跟预想不太一样。
[23:24] <奥兰多> “这一段路得走一下。”
[23:24] <DS> 拿撒勒本人,或者说梦境中的本体在前方,你们就在背后灵一样看着他的行动
[23:25] <杜兰蒂尔> “唔嗯,好像和莱菲娅说过的梦行不太一样……既然来了……”
[23:25] * 杜兰蒂尔 乌云般的长发在星界风吹拂下环绕身侧,有致的身段时隐时现
[23:25] <DS> 显得没那么老迈的神官念诵着祷言,积蓄法力
[23:25] * 奥兰多 不断地偷瞄向杜兰蒂尔这边,直到被赶过去带路
[23:26] <DS> 奥兰多辨认出其中包含了复杂的传送、祷告、定位、预知等等咒文
[23:26] <DS> 至少确定这个先知并非简单的疯子
[23:27] <DS> 法术很快发动了,四周原本一片空寂的星界发生了变化
[23:27] <DS> 变成了茫茫的星空,大小不一的星球在附近漂浮着
[23:28] <DS> 没多久景色再次扭曲,好像景观一下子缩小一样
[23:28] <DS> 星星变成了一个个星系
[23:29] <DS> 很快景色再次变换,一个个“世界”漂浮在虚空之中
[23:30] <DS> 如是者,景色不断变幻,让人难以分辨是自己在宇宙中旅行还是整个世界在不断变动
[23:31] <DS> 最后一次景色快速变换后,四周一片黑暗,只有一个方向有着一些世界的光亮,似乎已经到了远离多元宇宙的彼岸
[23:31] <DS> 拿撒勒这时才松了一口气,汗水从额上渗出
[23:32] <DS> 猛然,一股寒意从脊背升起,潜入梦境的你们也同时感觉到这股深入骨髓的恐怖感
[23:32] <DS> 拿撒勒缓缓地回过头
[23:33] <DS> 身后依然是一片漆黑的虚空,但漆黑在移动着
[23:34] <DS> 虚空中潜伏着巨大的事物,缓缓移动着,光亮甚至远远不足以照出其片鳞
[23:34] <DS> 直到一个世界接近过来……或者是这个事物接近了这个世界
[23:35] <DS> 整个世界一瞬间消失了,被虚空淹没。
[23:35] <DS> 在整个世界最后的亮光中,似乎看到了那个事物的一点点部位
[23:35] <奥兰多> “嘶~~~~”
[23:36] <DS> 一片白色的……墙?皮肤?鳞片
[23:36] <DS> 只闪烁了一瞬间又遁入了虚空的黑暗里
[23:36] <杜兰蒂尔> “……你们看见了什么?”
[23:37] <DS> 被这股超越人所能理解的恐惧支配,拿撒勒不由自主地哭叫起来
[23:37] <DS> 最后留在脑海中的是一片黑暗和伴随着黑暗的恐慌
[23:38] <DS> 就像“嘣”的一声断弦似的,你们几乎被巨大的恐慌压倒,随后失去了一瞬间的意识
[23:38] <DS> 回过神来已经回到了山坡上
[23:38] <DS> 原本柔和的微风此时也有点寒冷入骨
[23:38] <WE|k30-c> “我们发现所有传感器都无法正确记录刚才的影像”
[23:39] <奥兰多> “很厉害……无法理解的巨大。那个是……牙齿吗?然而应该唔需要这种器官……相对大小……绝对大小……”
[23:39] * 奥兰多 陷入逻辑混乱中
[23:40] <DS> 拿撒勒微微睁开了他无神的双眼,喘着粗气,汗水已经湿透了衣服
[23:41] <DS> “这是一个……聪明的办法……哈啊……”
[23:41] <杜兰蒂尔> “剑神在上……我居然在颤抖……我们究竟要怎样才能与那个对抗?”
[23:42] <DS> “我不知道……如果像你们这么伟大的人也无计可施,那么这个宇宙注定毁灭了。”
[23:44] <奥兰多> “情报不足……看起来,需要工作了”
[23:44] <WE|k30-c> “根据战争原则,与不明存在开战并非首选。我们认为第一选择应为与不明存在沟通,第二选择应为寻找撤离渠道”
[23:44] <DS> “如果多元宇宙注定毁灭……那么在毁灭之前不妨用多元宇宙的一切来试着对抗吧。”
[23:45] <杜兰蒂尔> “抛出问题却给不出解决之道……所以我最讨厌先知什么的……好吧,这条龙说的值得一试。”
[23:47] <杜兰蒂尔> “不过……你真的是条龙么……?”
[23:47] * 杜兰蒂尔 盯……
[23:47] <奥兰多> “我建议……我们先找个地方,喝杯茶怎么样”
[23:48] <WE|k30-c> “否,我们是觉醒自我意识的机械知性的集合体”
[23:49] <杜兰蒂尔> “好主意,我们先喝杯茶,好让我有时间想想拿什么说辞去应付一整个世界的恐慌……”
[23:50] <WE|k30-c> “贵方是否需要具备泡茶知识的义体?我们可以申请更换交流介面”
[23:52] <杜兰蒂尔> “我开始喜欢这家伙了,集合体什么的太拗口,有短点容易发音的名字吗?”
[23:53] <奥兰多> “我一般是负责喝的那一方”
[23:54] <D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