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跑團記錄 / 第二十二话 为不屈的死者献上心理测量
« 最新帖子 由 娜英 今天11:14:14 »
“莉莉安阁下,卡雷莉塔阁下,先离我们远一点,快!”眼看情况开始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骑士姬立马开始了战略安排,“辰岚阁下,可以拜托你保护她们吗?”
“……”辰岚点点头,然后拉着两人尽可能地向着大厅的远处跑去。
“算了,我也过去吧。”说着,艾欧也追上了辰岚。
“这种事就只能交给你们解决了,毕竟是你们的朋友,我这个局外人去警惕那个鲨鱼就好。”莱特边说边看了看四周,似乎是不打算插手这件事的样子。
“……不能说是朋友,这家伙只是敌人。”骑士姬说。
就在两人这么对话的功夫,摩盖已经冲了过来,然后挥刀向着离她最近的目标——薇茵莉斯刺了过去,但是锋利的刀刃却只是和她擦身而过,连半根头发都没有砍下来。
“愚蠢的家伙,我站在这不动你都打不中,你的剑术被狗吃了吗?啊!”闪避开这一刀后,薇茵莉斯对着摩盖竖起了中指。
“呼”
在薇茵莉斯挑衅的同时,骑士姬也按下了电锯上的弹射按钮,飞旋的电锯链条利索地在摩盖的鞋子上切出了一道深痕。
“切,该死,没中啊……”她不爽地切了一声。
“砰!砰砰!”
紧接着哈维尔以及对着摩盖就是几枪,但是也只是简单地打碎了她的小部分内脏和嘴罢了。
“不好打呢……”放下枪后,他便用完全睁开的黑色双瞳看了摩盖一眼。
“啊哈哈哈!”似乎是因为受伤激发起了狂气的缘故,摩盖再次把利刃对准了薇茵莉斯,但还没等她得逞,一颗子弹立马就让她那原本瞄准薇茵莉斯肩膀的刀刃偏了几公分,再加上薇茵莉斯又趁机踢了她一脚,最后刀刃也只是从薇茵莉斯胸前的洞穿过去而已。
“喝呀!”当然薇茵莉斯和爱德安娜都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立马对着摩盖就是一拳,再加上费里西安诺把自己的部分内脏丢了出去,三人的协作直接把摩盖打得趴在了地上。
“砰!”
就在摩盖刚刚爬起来之际,布蕾德立马狙击枪上膛对着她的头就是一枪,白光一闪,子弹打中了摩盖额头上突然浮现出来的一个鱼一样的图案,随即,摩盖就像完全失去了活动机能一样重新趴在了地上。
“成功了?”布蕾德放下狙击枪后,骑士姬望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摩盖惊喜地问道。
“不对劲……刚刚的是什么……”费里西安诺皱眉。
“管他呢,大概终于被干死了吧,哼。”骑士姬冷哼一声,接着打算亲自上前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疯子。
“慢着。”哈维尔立马一把拉住了骑士姬。
“咋……”骑士姬不解地回过了头,但还没等她把话问出口,一小滩红色的半流体便一下子溅到了她的头发上。
“……诶?”感觉到不对劲的骑士姬立马把目光投向了摩盖所在的方向,随即,身体被切得七零八落的薇茵莉斯和爱德安娜便映入了她的眼内,而摩盖却不知什么时候爬了起来,手里滴血的小刀似乎在表明这一切都是她干的。
“薇茵莉斯阁下!爱德安娜阁下!!”这下骑士姬着急地喊了起来。
“没事……至少死不去,阿赛一会借我点内脏就好。”薇茵莉斯边说边爬了起来,随手捡起一边被切断的一条手臂为自己接上,同时爱德安娜也摸索着拿起了自己的刀。
“砰!”
或者是眼见同伴受伤的缘故,布蕾德端起狙击枪再次对着摩盖又是一枪,加上骑士姬帮忙稳定了枪身,这一枪利落地打飞了摩盖的大半个头。
“去死吧死疯子!”布蕾德放下枪后,骑士姬便再一次按下了电锯上的弹射按钮,不过或者是因为愤怒的缘故,她这一击打偏了。
“砰!”
就在摩盖即将再次对薇茵莉斯下手之际,哈维尔的最后一枪彻底断了她的念头。

“没下杀手吧?”当众人开始忙于修复的时候,艾欧走上去抱起了没有脑袋一动不动的摩盖,同时辰岚也把莉莉安和卡雷莉塔带了回来。
“有都要等出去了再说……哼。”刚为薇茵莉斯、爱德安娜还有费里西安诺补完内脏的骑士姬冷哼了一声。
“那就行。不介意的话,先把她也带上吧?放进那个棺材里。”艾欧请求道。
“我感觉她在这儿会比较安全。”爱德安娜叉着腰说。
“呆在这里的话就出不去了……”艾欧叹了口气,一旁的辰岚也做了个摊手的动作。
“你们不是还有任务吗?”爱德安娜不解。
“我们的任务?已经结束了,现在的问题就是活着出去。”艾欧说。
“那么就由费里西安诺来背吧,哈维尔的棺材估计也塞不下。”随即爱德安娜便望向了费里西安诺。
“塞进去真成尸体了。”听了爱德安娜的请求,费里西安诺无奈地翻了翻眼,不过还是把棺材解了下来。
“在这之前先做一件事。”就在费里西安诺打算打开棺材的时候,骑士姬阻止了ta的动作,“那么,爱德安娜阁下,你的刀借给仆一下?”
“给。”随即爱德安娜便把自己的刀递了过去。
“阿赛你是打算肢解了再放进去吗?”薇茵莉斯望着骑士姬问道,“再说肢解的话,电锯不是比傲娇sama的刀好用吗?”
“谢了,那么……”接过刀后,骑士姬一个箭步上前对着摩盖来了一记竖劈。
“咿!”在刀刃挥下去的时候,莉莉安害怕地闭上了眼睛。
“你干——”以为骑士姬想对摩盖下手的艾欧喊了出来,但还没等她喊出后半句就呆住了。
布料撕裂的声音传来,然后她便看到摩盖身上的洋装被刀刃一分两半。
“哼。”在确认没有伤到摩盖分毫后,骑士姬这才一把将洋装从摩盖的身上扒了下来,接着用刀把洋装割成布条,再把布条绑成绳子,最后将摩盖以极为难看的反绑方式绑成一个球,这才把刀还给了爱德安娜。
“你这么绑还不如把她肢解了携带……还能有尊严点……”薇茵莉斯单手扶额,“难道她还能裸奔不成?”
“……别提了。”冷冷地甩下一句话后,骑士姬把摩盖单手搭在了肩上。
“虽然说她应该一时半会都不会有什么动作就是……”“砰!!”艾欧的话还没完就被什么东西被打破的声音打断了,她转过头,发现莱特不知什么时候在一堵墙上打了个大窟窿。
“得了吧——”骑士姬也被莱特吓了一跳,“咋了?”
“额,这倒是真省事的捷径。”爱德安娜望着墙上的洞说。
“这是……?”一时间搞不清楚莱特用意的骑士姬懵了。
“伪装的木板,”莱特边说边伸手扯下了一块带钉子的大块木板,木板脱落的地方恰好露出了一条通道的部分,“那后面是上去的路,你们先过去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
语毕,他又飞起一脚把剩下的木板踹了开来。
“那你呢?”骑士姬问道。
“他有点事要处理,你这是聋了吗。”费里西安诺伸手在骑士姬的脑袋上戳了几下。
“别戳好吗。”被戳的骑士姬一脸不爽地拨开了ta的手。
“要处理点私人恩怨,你们跟过来的话只会碍事罢了,所以请不要给自己增添麻烦。”这么说着的莱特向着骑士姬行了个礼。
“好吧。”骑士姬点头,然后向着莱特还以骑士礼,“保重,两位……呃,阁下。”
“感谢谅解,然后走吧,大小姐,在我叫你之前请一定不要睁开眼睛。”莱特对依旧坐在肩上的拉米雷斯说。
“我会的,然后骑士姐姐也要加油哦!”为骑士姬送上打气的话语后,拉米雷斯便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在目送着莱特走到了那个王座后面,推开了一扇暗门走进去后,众人这才踏上了那条隐藏在木板之下的通道。

“得,这下少个超能打的。”走在通道上的时候,费里西安诺做了个摊手的动作。
“说的好像仆没有战斗力似的。”骑士姬不满地翻了翻眼。
“你傻啊,有那种战力帮忙,咱们能不战斗就不战斗啊,”费里西安诺学着艾欧那样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望向了骑士姬,“再说盟友这种东西都是用来挡枪的么。”
“虽然某位除了带路以外貌似没啥卵用。”显然薇茵莉斯不同意就是了。
“别说了,天知道那个紫发的‘魔女’去到哪里了……先走吧……”骑士姬说。
“那个……为什么赛依连要这么绑着她呢?”在看了看被骑士姬扛着的摩盖后,莉莉安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只是仆的一些私人恩怨罢了,所以莉莉安阁下还是不要追究比较好哦。”骑士姬边说边摸了摸莉莉安的头。
“嗯……”得到了安慰的莉莉安乖乖地点了点头。
“……”望着骑士姬的动作,布蕾德轻轻地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在通道上前进了一段时间后,众人来到了一个大厅,抬头望上去的话,大厅的天花板上还有一个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砸出来的巨大窟窿,往上的话还能看到一些楼层的残骸,偶然还可以看到残骸的中间有一两只饥渴的手伸出来在空中乱抓,大厅的地板上还有一个深坑,看起来这应该是什么重物从10F一直砸到了15F,除此之外还有一根从10F一直垂下来的钢筋。
“这……曼普的杰作吗?”骑士姬望向了艾欧。
“不,应该是‘鲨鱼’下降的时候留下的通路,”艾欧摇摇头,然后抬头看向了天花板,“还真是简单快捷的方法……”
“……天降?”顿时,骑士姬感觉自己的嘴角在抽。
“这里的地板是纸糊的吗?”爱德安娜吐槽。
“那不可能,虽然不清楚她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确实如此。”艾欧无奈,“我们从这里爬上去?最快也就这条路了。”
“艾欧酱你确定这是鲨鱼不是地鼠?”薇茵莉斯问道。
“谁知道,总之走吧,”这么说着的艾欧走到了那条钢筋前,随即伸手握住,“谁先上?”
“那惯例我先上吧。”爱德安娜边说边走到钢筋前。
“嗯,小心点,爱德安娜阁下。”骑士姬点点头。
“没事的,不过如果过会儿我没回音了,那就不要上了。”爱德安娜说。
“喂……别出事啊!”这下骑士姬可是被爱德安娜吓到了。
“不,那只是万一,应该不至于。”爱德安娜见状连忙摆摆手示意骑士姬别大惊小怪。
“总之,仆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个人出事。”骑士姬说。
“那我就上去咯。”说完,爱德安娜就顺着钢筋爬了上去。
“我感觉我们以前走的都是冤枉路,两拳就能锤出去了。”费里西安诺望着爱德安娜渐渐消失在视野之内的身影说。
“想太多。”ta的话音刚落,骑士姬就白了ta一眼。
“喂~~~好像没有危险。”随即,爱德安娜的声音便从窟窿里传了出来。
“……”不放心的薇茵莉斯立马放出了一小群飞虫。
“走起吧。”费里西安诺揉了一下骑士姬的头后便向着钢筋走了过去。
“玛德别老搓仆的头好吗,费里西安诺阁下。”不满地白了费里西安诺一眼后,骑士姬这才转过头望向剩下的同伴,“你们先上,仆殿后,莉莉安阁下、卡雷莉塔阁下、艾欧阁下还有辰岚阁下你们四个就跟在仆身后吧。”
“嗯。”莉莉安和卡雷莉塔一起点了点头。
“没问题。”辰岚拿出笔记本写道。
“随你吧。”艾欧只得同意了。
等到同伴都爬得差不多的时候,骑士姬这才向着钢筋走了过去,但就在她把手搭在钢筋上的一瞬间,一颗子弹突然擦过她手臂上的铠甲打在了地上。
“该死的隐形老鼠……”不用说都知道她已经猜到是谁了,“有伏击!枪手准备!”
“打来打去还是老对手。”被骑士姬这么一吼,费里西安诺无奈地摊了下手。
ta的话音刚落,薇茵莉斯便收回了之前侦查用的虫群。
“接着。”顺手把一包咖啡抛给薇茵莉斯后,骑士姬便爬上了钢筋,但没等爬几下,她便听见耳边传来响亮的爆破声音,一并传来的还有费里西安诺的声音。
“危险!!”
“哇啊!?”吓了一跳的骑士姬立马举起箱子,同时把手挡在了箱子的前面,与此同时费里西安诺也干脆以身作盾挡在了骑士姬的前面,但是爆炸的风压还是差点把骑士姬整个人从钢筋上吹下来。
狠狠地咳了几下将堵在咽喉中的内脏碎片吐出来后,骑士姬咬了咬牙,随即打算继续往上爬,就在这时,一枚子弹不偏不倚地从上方掉了下来,打穿了她的下颚。
“混账……”骑士姬伸手擦了擦流出来的红色半流体,“我跟你没完!死老鼠!!”
“哒”
还没等骑士姬的怒火发泄出来,钢筋的上方又传来了一声轻微的枪响,还没等她再次反应过来,她身后的费里西安诺就把她拉了下去,顿时大量的红色半流体就泼了骑士姬一脸一身——费里西安诺被这一枪爆头了。
“……不会让你们上来的,绝对不会……”枪声过后,科尔的声音便从最上面传了下来。
“如果你还想你那个疯子朋友活下来就继续开枪啊!来啊!!”狠狠地抹了一把脸后,怒火上头的骑士姬干脆把绑成球的摩盖从身后搬到了前面。
“由不得你。”同时薇茵莉斯也爬了上来。
“呼”
薇茵莉斯的话音刚落,一枚火箭筒的炮弹就直直地沿着钢筋向着骑士姬的方向掉落下来。
“当心!R!P!G!”最下方的爱德安娜喊了起来。
她的话音刚落,费里西安诺就再次把举起箱子并将手放在了箱子前方的骑士姬拽了下去,同样地,骑士姬又再一次被红色的半流体泼了一脸一身。
“杂鱼就是杂鱼,无论怎样也改变不了身为杂鱼的事实,”薇茵莉斯嘴炮道,“敏娜桑向前推进吧!”
“这可是你说的!”回应了薇茵莉斯一句后,骑士姬又往上爬了一段,顺便躲过了从上方掉下来的一张网和一个炸药包,很快,楼层的断面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这可是你欠我的!死老鼠!!”迅速撕开一包咖啡泼上去后,骑士姬总算在弥漫的咖啡粉中看到了科尔的身影,“布蕾德阁下!现在!!”
“轰!”
她的话音刚落,总算从下方爬上来了的布蕾德拿出霰弹枪狠狠地向着上面的影子轰了一发。
“抓住……你了……”与此同时薇茵莉斯也从骑士姬的身边爬了过去。
“切……还没结束呢!”挨了一轮子弹轰炸后,科尔干脆朝着骑士姬即将要伸出去的手踩了过去,但是还没等她行动就被早已伺机而动的薇茵莉斯用花藤缠住了脚。
“我说过……抓住你了!”紧紧地扯住手中的花藤的薇茵莉斯望着科尔的位置说,“视觉可能出错,但是这个触觉可不会出错的!”
“我说过会让你付出代价的……那就是堂堂正正地让你死去啊……”愤怒的骑士姬咆哮了出来,“死老鼠!!”
语毕,她便按下了电锯上的弹射按钮,飞旋的电锯链条顿时在科尔的腿上留下了一道伤痕,同时也切断了薇茵莉斯对她的花藤束缚。
“……”在骑士姬攻击的同时,布蕾德也沉默地端起霰弹枪对准电锯弹射的方向开了一枪,顿时让刚刚挣脱了束缚的科尔吃了瘪。
“所以……安心地去死吧!”抓紧机会的薇茵莉斯立即放出了大群的飞虫,并利用虫群和咖啡粉的遮蔽效果从手背上的黑卡里拿出了那把砍刀向着科尔的方向砍了下去。
“呼”
与此同时,骑士姬再一次按下了电锯上的弹射按钮,瞬间把科尔的身体捅了个对穿。
“砰砰!”在骑士姬攻击的同时,布蕾德也掏出双枪对着科尔头的位置连开两枪,立即从咖啡粉和飞虫群之间又溅开了两朵血花。
——————Enemy View?——————
“滴”
伴随着轻微的门卡和什么东西接触的声音,通往监控室的大门打开了,而门外的人,正是Tening·斯诺弗雷克,现在她的怀里正抱着一只有着金红二色的异色瞳和长短不一的两条尾巴的黑猫,而格莱姆依旧站在她的身后,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的操作。
“看起来是捷足先登了,哼,反正他也不敢拦我不是吗。”四下环顾后,Tening轻轻地哼了一声,然后迈步踏入了监控室。
“稍微有点慢了,Tening。”就在两人一猫踏入监控室的同时,那个高大的,由一台台显示器组成的放映墙壁和周边乱糟糟的电线以及其他的机械组成的,半明半暗的放映墙前那张背对着他们的黑色的转椅沙发上的人影,头也不回地发出了声音。
“哦?什么时候你变得那么神通广大了。”被叫到名字的Tening挑了挑眉,而怀里的黑猫也发出了咕噜咕噜的低声嘶吼,“于是我遵守约定,来把阿赛和她的朋友带走了。”
“最少这个地方的一举一动我还是知道的。”人影——也就是哈琉从椅子上转了过来,十指交叉放在嘴边看着两人,“你可以去试试看,下面是什么样子的话你应该也知道的吧?”
“但是你还是阻止不了我不是吗?”Tening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养父说,“最后再问一次,放阿赛和她的朋友走,还是不放?”
“阻止?或许我还真的可以做到。”这么说着的哈琉两只手放到了椅子的两边扶手上,“如果我说拒绝呢。”
“那你应该知道我会怎么做吧?”Tening把手背到了身后,“我的东西,从来可是只有我才能处理的哦。”
“那是自然。所以,我也提前做好了一些防范措施。”望着对自己而言简直就是天真得太过分的养女,哈琉轻笑了一下,“比如,你可以离开这个房间试试。”
“格莱姆。”Tening闭上了眼睛,“轰门。”
“遵命,小姐。”被叫到名字的格莱姆背对着魔女伸出了手,背后的炮台有半数的炮管很自然地搭载在了管家的上半身上。下一秒,开火的声音响起,爆炸的热风压把Tening的马尾和裙摆吹了起来,本来有好好关着的铁门被这一下直接轰开,烟尘和铁屑在周边得环境下四散着,原本的门扉已经变成了巨大的破洞。

“啊呀,看来你真的很急躁呢。”哈琉一只手撑住了椅子,好像随时要站起来,“其实那只是普通的自动门罢了。”
“有备无患,在我不知道你会有什么方式阻碍我之前,当然要这样。”Tening这时才睁开眼,“那么,你还要阻止我吗?”
“那是自然。而且,你已经自投罗网,”突然间,哈琉从不知道哪里摸出来了一把银色的小铁锤,拿在右手中站了起来。
“难道你真的以为我除了格莱姆和时崎就没有别的了吗?”说时迟那时快,Tening已经从腰间的枪套中把那把银白色的枪拔了出来,“我可是,有好好地准备过了呢。”
“开枪之前,请你想清楚,这是我作为养父对你的忠告。”望着拔枪的Tening,哈琉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
“我说过的,把我的骑士还给我!”而Tening则是已经双手同时握住了这把银白色的手枪,流动着电光的枪口对准的正是哈琉的身体。
“我也说了,这个要凭你自己去争取。”尽管是已经处于如此箭拔弓张的情况,哈琉还是不紧不慢地望着Tening,毫不畏惧这个只是天然的人类之躯的死灵法师少女的威胁。
“那就不要怪我了,有本事的话,来阻止我啊!”Tening边说边闭上了眼睛,然后扣下了扳机,一枚电球自枪口射出,直指面前的哈琉。与此同时,格莱姆也一把将Tening拦腰抱起,那只黑猫也随即窜上了它的主人的头顶,二人一猫就这么从被轰开的门跑了过去,但是在他们即将到达门的瞬间,那些散落一地的铁屑碎片齐刷刷的飞行到了二人的前面并进行了重组,眨眼间一道新的铁幕出现在了不远处。
“我说了,你已经,自投罗网。”望着被截停的两人,哈琉还是用不咸不淡的语气说着,仿佛这一切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小姐,看来是没有办法了,真要打吗?”格莱姆见状只得把Tening放了下来。
“打就打,怕什么。”被放下来后,Tening重新拿起了枪,而那只黑猫也从她的头顶上跳了下来,落在地上弓起背,摆出了攻击的姿态,“毕竟啊……我的东西,能带走的人,只有我!”
———————————————————终了————————————————————
给赛依连的信(第二十二封):
阿赛:
嗯~干的不错呢,至少我可以不用那么出力了,不过仇还是要报的呢~这两个家伙就交给我好了~
哦呀?会怎么样?当然就是……
在被格莱姆炸成肉块的同时被我拆成零件啊!因为能欺负阿赛的人,就只能是我!!其他想动手的!就给我去死吧!阿赛是我的!!!
……咳咳,当然阿赛要亲自动手我也不反对就是了呢。
还有哦……在我见到你之前,千万别死掉,呢。
嘛,我也要加油了呢。
Tening留

作者的碎碎念·第七回合
劇透 -   :
  • 哇塞,一下打两个,骑士姬这是在公报私仇吗?
    你猜? :em020
  • 续上,把对面的头拆了还绑成那个样子,果然是公报私仇吧?
    如果没有参谋和她的一番谈话估计就不是拆了头反缚了,而是解体了嗯。
  • 魔女好莽!这次居然直接变成死灵法师单挑死灵法师了啊,不过她一个人类没问题吗?
    怎么说都是在最终战争后出生的孩子,基因组应该是有轻微调整过的吧,虽然是人类但是比自然人强一点嗯……
  • 这么看来,结合骑士姬之前的记忆……真是多灾多难啊。
    摊上魔女做她的死灵法师,不多灾多难才怪。
2
3.变形术
    变形术意味着无限的可能。有朋友可能会疑问,变形术作为4环法术,是不是偏离了“献给1-3级萌新人物”的标题呢?事实上不然。低级人物不仅有可能获得施法服务,更有可能使用卷轴、符文(《被遗忘国度战役设定集》)以及其他魔法物品来获得变形术的效果。通过变形术可以获得什么?最基本的东西只要阅读《玩家手册》变形术的详述就能了解,这里不再赘述。像是变形术无法变成带有模板的生物,两个变形术之间的效果不叠加之类的问题也都是老生常谈。这里我首先想做的还是澄清关于变形术的几个常见误区。

    第一个误区,变形术不改变受术者的生命值。持这个观点的朋友不在少数,这些朋友有一定的逻辑依据,其思路是这样的:变形术指向变身术;变身术明确说明,不改变受术者的生命值;变形术在详述中指出了与变身术的不同,其中并没有说明变形术会改变受术者的生命值——综上所述,变形术也不改变受术者的生命值。这个说法看起来是有道理的,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变形术会改变受术者的体质值,而体质值会间接影响受术者的生命值。仅仅凭这一点并不足以澄清这个误区,因为这只是列出了另一种逻辑,不具备官方的说服力。于是我们可以把目光转向海岸巫师官网,听听官方是怎么理解这个问题的。

劇透 -   :
官网文章Rules of the Game变形部分(三)
A Polymorph Example

Our friend Anlion (from Part Two) is now an 8th-level sorcerer. Let's see what happens when he uses a polymorph spell to assume the forms of a lizardfolk and a troll.

Anlion (Normal Form): Male half-elf sorcerer 8; CR 8; Medium humanoid; HD 8d4; hp 20; Init +2; Spd 30 ft.; AC 14, touch 13, flat-footed 12; Base Atk +4; Grp +3; Atk +3 melee (1d6-1, quarterstaff) or +7 ranged (1d8/19-20, masterwork light crossbow); Full Atk +3 melee (1d6-1, quarterstaff) or +7 ranged (1d8/19-20, masterwork light crossbow); SQ half-elf traits, low-light vision; AL N; SV Fort +4, Ref +6, Will +8; Str 8, Dex 14, Con 11, Int 12, Wis 10, Cha 17.
Skills and Feats: Bluff +11, Concentration +9, Diplomacy +7, Gather Information +5, Intimidate +5, Knowledge (arcana) +9, Listen +1, Search +2, Spellcraft +11, Spot +1; Dodge, Empower Spell, Extend Spell.

Half-Elf Traits: Anlion is immune to magic sleep spells and effects, and he has elven blood (for all effects related to race, he is considered an elf). Anlion also has a +2 racial bonus on saves against enchantment spells or effects, a +1 racial bonus on Listen, Spot, and Search checks, and a +2 racial bonus on Diplomacy and Gather Information checks (already figured into the statistics given above).

Sorcerer Spells Known (6/7/7/6/3; save DC 13 + spell level): 0 -- arcane mark, daze, detect magic, flare, light, mage hand, prestidigitation, resistance; 1st -- burning hands, color spray, magic missile, shield, true strike; 2nd -- alter self, scorching ray, see invisibility; 3rd -- fly, lightning bolt; 4th -- polymorph.

Possessions:Bracers of armor +1, ring of protection +1, cloak of resistance +2, quarterstaff, masterwork light crossbow, 10 bolts, potion of cure moderate wounds, potion of invisibility, 2 scrolls of eagle's splendor, wand of magic missile (3rd-level caster, 48 charges).

In lizardfolk form, Anlion's statistics change significantly. He gains the lizardfolk's natural armor, natural weaponry, and racial skill bonuses; he also gains the Strength, Dexterity, and Constitution scores of a typical lizardfolk (as noted in the Monster Manual). The ability score changes give him a few more hit points and improve his melee combat abilities, but his reduced Dexterity score makes his Dodge feat unusable. He loses his low-light vision (an extraordinary special quality). He retains his half-elf racial skill bonuses. He gains the lizardfolk's racial skill bonuses to Balance, Jump, and Swim checks, and the lizardfolk's natural ability to hold its breath. He loses his half-elf subtype and gains the reptilian subtype. His equipment keeps functioning in his assumed form (because it's another humanoid form).

Anlion (Lizardfolk Form): Male half-elf sorcerer 8; CR 8; Medium humanoid (reptilian); HD 8d4+8; hp 28; Init +0; Spd 30 ft.; AC 17, touch 11, flat-footed 17; Base Atk +4; Grp +5; Atk +5 melee (1d4+1, claw) or +5 melee (1d6+1, quarterstaff) or +5 ranged (1d8/19-20, masterwork light crossbow); Full Atk +5 melee (1d4+1, 2 claws) and +0 melee (1d4, bite) or +5 melee (1d6+1, quarterstaff) and +0 melee (1d4, bite) or +5 ranged (1d8/19-20, masterwork light crossbow); SQ hold breath; AL N; SV Fort +5, Ref +4, Will +8; Str 13, Dex 10, Con 13, Int 12, Wis 10, Cha 17.

Skills and Feats: Balance +4, Bluff +11, Concentration +10, Diplomacy +7, Gather Information +5, Intimidate +5, Jump +5, Knowledge (arcana) +9, Listen +1, Search +2, Spellcraft +11, Spot +1, Swim +5; Dodge (unavailable due to reduction in Dexterity score), Empower Spell, Extend Spell.

Hold Breath: Anlion can hold his breath for 52 rounds before he risks drowning. (This is a natural ability for a lizardfolk.)

Sorcerer Spells Known (6/7/7/6/3; save DC 13 + spell level): 0 -- arcane mark, daze, detect magic, flare, light, mage hand, prestidigitation, resistance; 1st -- burning hands, color spray, magic missile, shield, true strike; 2nd -- alter self, scorching ray, see invisibility; 3rd -- fly, lightning bolt; 4th -- polymorph.

Possessions:Bracers of armor +1, ring of protection +1, cloak of resistance +2, quarterstaff, masterwork light crossbow, potion of cure moderate wounds, potion of invisibility, 2 scrolls of eagle's splendor, wand of magic missile (3rd-level caster, 48 charges).

红字部分节译:属性的变化给他带来了更多的生命值并且提升了他的近战能力。

3
2.变身术
    变身术是低级人物最可能获得的变形能力之一,同时其效果也是较差的——变身术不能获得目标生物的前三维,只能获得目标生物少量的能力,一般情况下比较有价值的是目标生物的天生护甲和一般移动方式。通常情况下变身术最简单,其存在的误区也是最少的,以笔者看来,比较常见的一个误区来自果园变形术和变身术手册(译自minmaxboard变身术手册部分)的一个误导,那就是手册中唯一具有掘穴速度的类人生物Asabi并不是一种类人生物,而是一种人形怪物。在3E版的《费伦怪物图鉴》中,Asabi的确是一种类人生物,以较快的地面移动速度和独有的掘穴速度著称;然而在海岸巫师官网的《费伦玩家手册》补充说明中,已经对《费伦怪物图鉴》进行了3R版升级,其中Asabi被修正成了一种人形怪物。

劇透 -   :
Asabi: Monstrous humanoid; +3/+3; 5 ft./5 ft.; Hide +7, Jump +17,Move Silently +7; Combat Reflexes, Skill Focus (Jump); LA +3.Type changes to monstrous humanoid; attacks change to scimitar +3 melee (1d6/18–20) and bite –2 melee (1d4) or light crossbow +4 ranged (1d8/19–20); saves change to Fort +1, Ref +4, Will +4. Add darkvision 60 ft. to special qualities.

红字部分节译:生物类型改变为人形怪物。
4
閒聊區 / Re: 一直有个疑问
« 最新帖子 由 sleepinglord 今天10:41:58 »
其实我也有此问题。
5
招募區 / 大概暑假开个?团吧
« 最新帖子 由 狐狸狐狸狐 今天10:38:56 »
总之不多废话,又到了暑假。各种萌新和假装萌新又开始闲了。于是开个团,不管是西欧西还是滴恩滴都是以剧情为主的春游趣味团(恶趣味也算趣味!)
唯一确定为一周一次的固定团。会加入一定量的房规让游戏更加有趣,跑团工具为QQ,文字团儿。pc大概3-4人。希望pc以扮演为乐趣,婉拒滥强数据党类dalao。
具体情况请私聊企鹅1721422881 备注一下为什么加好友。
6
5E 討論區 / Re: 请问为啥5E里圣库的神职发生了变化?
« 最新帖子 由 Alanryan 今天10:37:48 »
热情这个词所表达的意思不光有巨乳酒吧老板娘热情地端着啤酒过来的那种,也有光头修士热情地向你介绍他们的教义的那种
7
翡翠与光 / Re: 本版闲聊专贴
« 最新帖子 由 兔兔姑妈 今天10:36:29 »
劇透 -   :
立刻就要摔死和被发现了...所以这种就很气- -!先不说连普通评价都拿不到。还一次死得比一次窝囊,前两次好歹有些意义,这第三次就...前两次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第三次这种情况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作死orz  所以死越少评价越高啥的orz......如果这测试是鼓励角色做乌龟(农夫)的话...感觉就越来越奇怪了啊。

还是说这个测试的本质是不断提醒角色“琥珀你太弱了...你看,一个城堡够你死三次了,以后别那么跳了。”

* 兔兔姑妈 脑壳痛
8
一、核心四变
1.核心四变是什么
    众所周知,在核心下,有四种基于“变身术”的变形能力,它们分别是:2环变身术(Alter Self),4环变形术(Polymorph),8环变形万物(Polymorph Any Object),以及9环形体变化(Shapechange)。

    显然,仅仅列出核心四变的名字,是不符合一本手册的要求的。核心四变还是什么呢,核心四变还是变化系变形子学派的法术。这里主要存在两个常见的误区:第一个误区是,核心四变没有变形子学派描述符,所以认为它们不属于变形子学派;第二个误区是,核心四变属于变形子学派,所以应优先采用变形子学派的描述来判定核心四变的效果。事实上从PHB2开始,变形子学派的描述中已经写明了基于变身术的变形法术一律属于变形子学派,而判定这些法术的效果时,优先采用法术本身的描述,而不是变形子学派的描述决定。这非常符合万律之书中提出的“特殊大于一般”
劇透 -   :
万律之书
IT’S REALLY AN EXCEPTION
这真是个例外
One of the bits of game designer jargon that we’re fond of is the notion of “exception-based rule sets.” Here’s a basic definition: An exception-based rule set has simple, straightforward rules, but a whole bunch of cool exceptions that are under at least a degree of player control. In other words, the rules of the game change depending on who’s sitting at the table and what they’ve done so far in the game.
Many of us in the hobby games industry trace exception-based rules back to the 1977 board game Cosmic Encounter, which was a straightforward conquer-the-galaxy game—until you handed each player a card that “broke” one specific rule for him and him alone. The player with the Zombie card, for example, never truly takes casualties, and the player with the Mind card gets to see the opponent’s cards before playing his own.
Once you know what you’re looking for, you see exceptions-based rule sets throughout hobby games. The Magic: The Gathering game and other trading card games are prime examples of exception-based rules. Heck, you could make the case that the Magic rules mostly adjudicate how you bring your exceptions into play. D&D has been rife with exceptions from its inception too. They’re embedded throughout the game. Try some stuff without an exception in your pocket, and your DM will land on you like a ton of bricks. For example:
Class Features: The evasion ability is an exception to the “area spells deal half damage on a successful save” rule. Feats: Combat Reflexes lets you break the “you can make only one attack of opportunity per round” rule. Spring Attack provides an exception to a more fundamental rule, letting you interrupt your own move action to make an attack, then resume the move.
Magic Items: The back end of the Dungeon Master’s Guide is a rich vein of exceptions—everything from Boccob’s blessed book’s exception to the usual economics of wizard spell acquisition to Heward’s handy haversack’s exception to the “retrieve a stored item” rules to hand of glory’s exception to the “two rings per PC” rule.
Monsters: I’d contend that the Monster Manual creature with the most exceptions is the hydra. It can make multiple attacks after moving. It tracks hit points separately for different body parts. PCs can use Sunder against the monster’s living heads. And there’s even an exception to an exception: Not only does the hydra have the Combat Reflexes feat (an exception), but it can use all its heads for attacks of opportunity (the exception’s exception).
Races: Elves and dwarves both have built-in exceptions to the Search rules (for secret doors and stonework traps, respectively). For that matter, humans are an exception to the “one feat at 1st level” rule.
Skills: Want an exception to the “take 1d6 points of damage per 10 feet fallen” rule? Try Tumble or Jump—or both, if you’ve got ’em. Need an exception to the “casting a spell provokes attacks of opportunity” rule? Check out Concentration.
Spells: Dispel magic is an exception to the rule that says you must cast the same spell when you’re counterspelling. Find traps lets a cleric discover magic traps, which ordinarily is a job only for those that have trapfinding.
    在众多游戏设计的行话里面,我们非常喜欢“例外大于一般规则设定”这个概念。原因显而易见:例外大于一般的规则的基本设定简单直接,但是在一定程度的玩家操控下才会发生非常多帅气的例外。从另一个角度讲,这些规则会因为谁来进行游戏,以及他们在游戏中的做法而展现出不同的面貌。
    我们中许多对游戏产业的溯源感兴趣的同事,在1977年的桌游《银河遭遇战》中找到了例外大于一般规则的起源。这是个直截了当征服整个银河系的游戏——直到你发给某个玩家一张可以为他打破某个规则的卡为止。举例而言,拿到了“僵尸”卡的玩家永远不会损失人员,而拥有“精神”卡的玩家可以在自己行动前观看对手的手牌。
    当你知道你想要什么的时候,你就会在游戏中寻找相应的例外规则。《万智牌》和其他集换式卡牌游戏是例外大于一般规则的典范之作。见鬼的是,你可以注意到《万智牌》规则中的大部分都是在裁定你的例外规则如何在游戏中生效。龙与地下城从诞生开始,随着例外规则的补充也变得越来越流行。这些例外规则自始至终贯穿于游戏当中。给你的人物用上几个“不允许例外”的组件,你的DM马上就会像一吨砖头一样砸在你身上。举例而言:
    职业特性:反射闪避就是“区域性法术在反射豁免成功后造成一半伤害”规则的例外。专长:战斗反射让你打破了“每轮只能进行一次借机攻击”的规则。跳跃攻击则是一条更加基本规则的例外,它让你可以在移动过程中攻击,之后再继续移动。
    魔法物品:在《地下城主指南》的后半部分的魔法物品章节有大量的例外规则——从改变了法师学习法术方式的博卡布祝福书,到打破“取出收藏的物品”规则的霍华德便利袋,再到突破“每个角色只能戴两个戒指”限制的荣耀之手,不胜枚举。
    怪物:我认为《怪物图鉴》中例外最多的怪物是多头蛇蜥。它可以在移动后多次攻击。它身体的不同部分单独计算生命值。玩家可以对它存活的头发动击破武器。并且这种怪物还有一个例外中的例外:多头蛇蜥不仅拥有战斗反射专长(一个例外),它还可以用它所有的头进行借机攻击(例外的例外)。
    种族:精灵和矮人在搜索规则上都有天生的例外(分别是对于密门和岩石陷阱)。从这个角度来说,人类拥有的例外是“1级人物只有一个专长”。
    技能:如何才能规避“每下落10尺就会受到1d6伤害”的规则?试试翻滚或者跳跃——或者两者同时进行,如果你在这两个技能上都有等级的话。想要防止“施展法术引发借机攻击”?来过一个专注检定吧。
    法术:解除魔法是“必须施展相同法术来反制他人法术”的例外。寻找陷阱让牧师可以发现魔法陷阱,这项工作通常只能由拥有寻找陷阱职业能力的人物完成。
的要求,并且在万律之书中进行了明确的规定。

劇透 -   :
万律之书123页
Polymorph Subschool and Preexisting Spells: Any spell based on either alter self or polymorph should be considered to have the polymorph subschool. However, a spell’s existing rules text takes priority over that of the subschool.
变形子学派和现有法术:任何基于变身术或变形术的法术被认为拥有变形子学派。然而,现有法术的描述优先于变形子学派的规定。

   
9
投掷: d100 = (11) = 11力量

我伸出有力的手尝试抓住突出的砖块以稳住自身。



速度风格(我智谋太低了...)

投掷: d100 = (3) = 3
投掷: d100 = (99) = 99
投掷: d100 = (35) = 35
投掷: d100 = (56) = 56
投掷: d100 = (7) = 7
投掷: d100 = (32) = 32
投掷: d100 = (70) = 70
投掷: d100 = (8) = 8
投掷: d100 = (57) = 57
投掷: d100 = (35) = 35

落地后我赶紧找了个角落躲起来,避开巡逻的卫兵...看到那雅丝的哥哥我恨得咬牙彻齿...

我是傻子才会继续跟随这位洛登爵士,毕竟他可是个毫无血性的禽兽,而且杀死行业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种事情太常见了,一旦和他汇合那么他肯定会把我供出去给卫兵的...到时候我就算指证他也没用而且难逃一死,即使他不供出我...出了城我也还是得死!更何况我可不是这位杀手了,我是琥珀...刚才就想弄死这丫了,不过在这里动手是不行的。

我赶紧潜入阴影之中,向着外城脱离。
10
翡翠与光 / Re: 本版闲聊专贴
« 最新帖子 由 兔兔姑妈 今天10:21:48 »
劇透 -   :
首先测试里肯定充满了出题者无尽的恶意,如果想一次都不死的话肯定要采取乌龟政策以及不断的顺从,这并非我角色性格啊。(用朱迪去辛勤地工作一整天以换取食物和睡眠啥的...琥珀是真的甚至想夜里偷偷放火报复的。)

当然...如果我昨天发现雅丝在客房而不是主人房的话...或许可以避免第二次死亡,只要在男爵的主人房度过一晚上其实就基本活过来了...这刺客除了直接火烧城堡(难度也太高了吧?)外大概是杀不死她的,所以现在第二次死亡显得有些愚蠢...朱迪是死于太弱,而雅丝这次是死于太蠢。(玩家失误)

这里要注意到...在测试中能力越弱的人其实是越难死亡的,因为明面上来说威胁她们生命的东西并不多,反观力量更强的人面对的东西则越危险。

朱迪基本是处于不作死她就不会死的状态,雅丝是处于一旦检定站了队就能安全求后续发展的情况(不论他站哪里都是安全的...她甚至可以杀死男爵勾引哥哥,当然这个选择肯定不会和哥哥吵架而是下午就和他上了床并且许诺等等,很简单...这样的私生子你说全力帮他获得继承权之类的...估计他心理都痒死了,而且自家的妹妹也不差...至少是个好玩物),而这个颓废大叔面临的可是杀害了男爵以及做客伯爵之女这样的罪名,同时他必须在被发现之前逃跑...难度明显是比前两者更难的。

所以我对死得越少就越优秀这一点保有疑惑。(或者说不太认同这个观点啊!)并且如果不是有之前两次死亡的引导,琥珀(或者说玩家我)也不会从其他角度去思考这些事情啊,刚附身朱迪就逃跑这种事情...先不说不合理,就算跑了出城也会被野外的豺狼野兽给吃了的...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