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FAIRY RECORD NO.04 The Reward  (阅读 35 次)

副标题: Through pain,we all learn

离线 SHARK

  • Diver
  • ******
  • 帖子数: 1064
  • 苹果币: 7
    • 检视个人资料
FAIRY RECORD NO.04 The Reward
« 于: 2017-08-12, 周六 20:17:36 »
报偿(The Reward),许多契约者并未意识到,无论妖精是否如此暗示,将与妖精的联系所带来的极其独特的体验视作契约的报偿,是一种高度危险的行为。已有足够的个案报告证实,这会在契约者乃至妖精身上都建立起强有力的正反馈循环并且不断强化,使其对彼此的依赖迅速加重到难以节制的境地,并最终导致无法挽回的妖精症候群晚期。需要强调的一点是,本研究并不推荐对此采取传统的厌恶疗法,毕竟,这违反了本研究有益于契约双方的初衷……             ——《关于“妖精”的调查报告,补充附件》


[20:06] <复病Lee> ———————————————————————————————————————————
[20:08] <复病Lee> ——困
[20:08] <复病Lee> 今天是晚班
[20:10] <复病Lee> 客人比下午多,但距离填满这家Fairy Whisper还很遥远
[20:10] <复病Lee> Cetus慢悠悠地在墙面上游着
[20:10] <复病Lee> ——困
[20:11] <复病Lee> 想睡
[20:11] <复病Lee> 脑子有一半被煮成麦片糊的感觉
[20:11] <复病Lee> 但说到底,也有一半算是理所当然的
[20:12] * 吉莉安 恍惚的视线无意识的追逐着墙上游动的光影
[20:12] <复病Lee> 身为“留级生”早就没有多少非去不可的课了
[20:12] <复病Lee> 明明有时间
[20:14] * 吉莉安 但时间都到哪里去了呢……
[20:14] <复病Lee>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了
[20:14] <复病Lee> 然后改论文直到深夜
[20:15] * 吉莉安 遮住一个大大的呵欠,多少有些后悔和那老头子定下了太过靠近的期限……说两周就好了,唉
[20:15] <复病Lee> 为了健康着想最少也要睡到中午,可是睡不着
[20:16] <复病Lee> 然后又是一个像活死人般渡过的白天
[20:18] * 吉莉安 将专注力从那并不存在的深邃波涛间的风景中拉回来的难度远超预期之上
[20:21] * 吉莉安 无可抑止的被那片变幻莫测的深蓝所吸引,平静,平静到好像全部身心都要融化一般……
[20:23] * 吉莉安 一度阴郁的想过,这样下去连基础的生理需要都注意不到,死于低血糖之类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吧,好
[20:27] * 吉莉安 用力摇了摇头,从冰桶里抓过一个瓶子贴在脑门上
[20:28] <复病Lee> 【你比看上去更容易受外界影响啊,Fomalhaut】
[20:29] <复病Lee> 祂变小了一点,游过一个醉客的背后
[20:30] <吉莉安> “外界?怎么说呢……大概是因为你在‘里面’……”
[20:30] <复病Lee> 【和你这几天问我的问题有关系吗】
[20:30] <复病Lee> 逆光使那个醉汉的面容看起来十分模糊
[20:31] <吉莉安> “大概吧。”
[20:33] <复病Lee> 有几个人过来要了酒
[20:33] * 吉莉安 仅用些许的专注力近乎凭着反射就能应付工作不会犯错
[20:35] <复病Lee> 要说这个酒吧的兼职有什么好处的话,就是你在处理喝醉的男人和女人们时已经相当有心得了
[20:35] <复病Lee> 虽然他们的数量并不多,但总是有的
[20:36] <复病Lee> 【我的意思是,其实我……们,对你,还有任何像你这样的人,并不具有任何形式的强制力】
[20:37] <吉莉安> “是这样没错。”
[20:38] <复病Lee> 来要酒的男人敲了一下桌面
[20:39] <复病Lee> 一口气喝干了杯中物, 然后说了点什么
[20:39] <复病Lee> 内容还是老一套
[20:39] <复病Lee> 无能的上司,恶劣的环境,微薄的私人时间
[20:40] * 吉莉安 耐心的附和着男人的牢骚
[20:40] <复病Lee> Cetus睁开了眼睛——光之中一个黑色的孔
[20:42] <吉莉安> “但存在即是影响,影响就在那里。为了更好的观察,我选择受到影响,所谓的保留易感性,同时摒
[20:43] <复病Lee> 【什么才是主观呢,Fomalhaut】
[20:43] <复病Lee> 男人又要了一杯啤酒
[20:44] <吉莉安> “客人,您最好先看一下账单?”
[20:45] * 吉莉安 推过写着不小数字的纸条
[20:45] <复病Lee> 男人咕哝着掏出钱包,掉出皱巴巴的纸钞和几枚硬币
[20:46] <复病Lee> 我刷卡——这么喊着把钱包拍在桌上,发出很大的声音
[20:46] * 吉莉安 略微欠身,“没有问题。”
[20:47] <复病Lee> 熟练了的流程
[20:47] <复病Lee> 就算睡着了也能完成
[20:48] <复病Lee> 事实上男人在签过字之后也真的睡着了
[20:48] <复病Lee> Cetus游离他的身边,重新变大身躯,占满朝南的墙壁
[20:49] <吉莉安> “主观,就是个人的好恶,以我,这个个案来说,我呢……因为伊芙的事情,一开始就不怎么喜欢你
[20:49] <复病Lee> 【是的,你提过这件事】
[20:52] <吉莉安> “但是就像打工的时候不能仅仅因为顾客很烦人就冲他们吼叫,观察的时候也不该带上过多的偏见,
[20:53] <复病Lee> 【是吗,你们是这样想的吗】
[20:54] <复病Lee> 暂时没人来点酒了
[20:54] <复病Lee> 你得以让自己的身体稍微轻松了点
[20:54] <吉莉安> “对,人类必须要承担的,叫做责任的麻烦东西诶……”
[20:55] <复病Lee> 但还是困
[20:55] * 吉莉安 叹了口气,“特别是对自己的。”
[20:57] <吉莉安> “不是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被你们需要吗?”
[20:57] <复病Lee> Cetus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而不是继续沉默,这对它来说还蛮少见的
[20:58] <复病Lee> 【……我有一些同胞】
[20:58] <吉莉安> “嗯?”
[20:59] <复病Lee> 【她们在这种情况下会拿出一些比较激进的提议】
[20:59] <吉莉安> “比如?”
[20:59] <复病Lee> 【我在想要不要仿效她们,但果然还是算了】
[21:00] <复病Lee> 它“清”了一下嗓子
[21:00] <吉莉安> “说来听听嘛,反正我又不一定要采纳。”
[21:01] <复病Lee> 【‘当你已经脱离人类身份的时候,是否还需要遵守这样的信条呢’?】
[21:03] <复病Lee> Cetus说了几段简短的劝诱
[21:03] <复病Lee> 基本都是在鼓励契约者更多地使用它们的力量
[21:03] <复病Lee> 【……大致如此】
[21:03] <吉莉安> “哈,驳回!正是因为死抱着信条,才能够保住仅有的立足点呐。”
[21:04] <吉莉安> “不过力量的方面,我会认真考虑的。”
[21:06] <复病Lee> 【噢】
[21:07] <复病Lee> Cetus游向天花板
[21:07] <吉莉安> “或许改行去当救火员?薪水会比较多哦。”
[21:07] <复病Lee> 星星从地板上浮现出来,在地板上投下鱼的影子
[21:07] * 吉莉安 一脸认真
[21:09] <复病Lee> 【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人】
[21:10] * 吉莉安 略一动念,让鱼影游向放满酒瓶的架子
[21:10] <复病Lee> 一些酒瓶微微地飘了起来——幅度很小
[21:11] <复病Lee> 在昏暗的酒吧里,除了你之外没有人会注意到
[21:11] <复病Lee> 【说起来】
[21:11] <复病Lee> 【伊芙——那个成为你行动缘由的女人】
[21:12] <吉莉安> “怎么?”
[21:12] <复病Lee> 【你似乎并不想用契约的力量对她做什么】
[21:12] * 吉莉安 专注让头脑清醒了些许
[21:12] <吉莉安> “啊?那是可以做到的吗?”
[21:12] <复病Lee> 【我也不知道,Fomalhaut】
[21:13] <吉莉安> “或许我们该试试。”
[21:13] <复病Lee> 【但那原本是我以为你会最先去尝试的事情——在知道了那个女人的事情之后】
[21:13] <复病Lee> 【你似乎比自己以为的要谨慎】
[21:14] <吉莉安> “大约在害怕失败吧。”
[21:14] <复病Lee> 酒瓶微微地飘着,在被格子限制的空间内
[21:15] <复病Lee> 就好像随船沉入深海、却因幸运而完好保存在残骸中的遗物般
[21:17] <复病Lee> 【是吗?】
[21:17] <复病Lee> 【噢】
[21:18] <复病Lee> 【失败会让情况更坏,不过更坏的情况是什么呢,Fomalhaut】
[21:19] <吉莉安> “自信心的破碎,啊,说的好像我还有那东西似的。”
[21:20] <吉莉安> “那么我们试试吧,嗯,溜进那个地方并不太难……”
[21:20] <复病Lee> 鱼群游过关闭的大门,星星在玻璃上撞碎——并没有
[21:21] <复病Lee> ———————————————————————————————————————————
[21:22] <复病Lee> 又一个晚上
[21:23] <复病Lee> 伊芙玛丽的特护病房
[21:24] <复病Lee> 虽然叫作特护病房,但既没有传染性,病人也未展现过任何攻击性
[21:24] <复病Lee> 也不是那种会忽然恶化的重症
[21:25] <复病Lee> 何况时间也不短了,施以多余的关心——院方没有那种需要,也没有那种余力
[21:27] * 吉莉安 十分清楚这间屋子除了定时的基础护理和巡视以外,恐怕只有失火才会有人来,他们连心电监护都懒
[21:27] <复病Lee> 而Cetus能控制光量,重量和热量
[21:28] <复病Lee> 纵然不是无限度的——但有这么一个帮手在,潜入过程简单得几乎让人觉得无聊
[21:29] <复病Lee> 你没有惊动任何人,鞋底就踏上了病房给访客用的这一边
[21:29] * 吉莉安 遮住摄像头也很简单,短暂的黑屏只会被当作一般故障而已
[21:30] <复病Lee> 伊芙玛丽还是和原来一样——并不是
[21:30] <复病Lee> 她消瘦了许多
[21:31] <复病Lee> 护士们花了很多力气也没消除她随着病情加重变得益发异常的作息
[21:31] <复病Lee> 就比如现在,她还是醒着
[21:31] * 吉莉安 带着忐忑贴近观察窗
[21:32] <复病Lee> 【——看见了吗?】
[21:32] <复病Lee> 明确的幻听——以前可能确认不了
[21:32] <复病Lee> 现在你能感觉到这声音并不来自于她
[21:33] <复病Lee> 她看着你这边,但视线没有聚焦到你身上
[21:34] <复病Lee> 而是一如既往地看着某个非常遥远的地方
[21:34] * 吉莉安 不管几次,那空洞的视线总会让自己的心和胃一起抽痛
[21:34] * 吉莉安 扭头寻找那奇怪的声音发出的地方
[21:35] <复病Lee> 【你在找什么,Fomalhaut?】
[21:35] <复病Lee> 鱼群穿过了玻璃
[21:36] <复病Lee> Cetus的躯体在地面上投下微温的光晕
[21:36] <吉莉安> “她的‘妖精’,你看的到么,Cetus?”
[21:36] <复病Lee> 【很难,但不是不可能】
[21:37] <复病Lee> 【你想要找到她?】
[21:37] <复病Lee> 【找到她之后要做什么?】
[21:38] <吉莉安> “和她谈谈,大概吧。”
[21:39] <复病Lee> 【那么谈什么呢】
[21:39] <复病Lee> 【我想她听得见,但不代表她听得进】
[21:39] <复病Lee> 鱼的影子占满了特护病房的墙壁
[21:40] <复病Lee> 【你想把这个女人带回来?】
[21:41] <吉莉安> “‘在她饿死自己之前,把伊芙玛丽还来,你这天杀的自私的混蛋’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21:42] <复病Lee> 【噢】
[21:43] <吉莉安> “好吧,摒除主观偏见,我会先听听她对这个状况怎么说……”
[21:43] <复病Lee> Cetus甩甩尾巴,溅出水花的影子
[21:44] <复病Lee> 【我试试吧】
[21:44] <复病Lee> 它的语气不是很确定
[21:45] <吉莉安> “蹲在这见鬼的屋子里过着可以倒数的日子就是这家伙想要的吗?”
[21:46] <复病Lee> 【我不知道,但我们和你们看待事物的方式有很大的差异】
[21:46] <复病Lee> Cetus一面说一面“沉入”天花板
[21:47] <复病Lee> 【我会争取一些时间,但不保证会有多久】
[21:47] <复病Lee> 【只能说尽你所能吧,Fomalhaut】
[21:48] <复病Lee> 它的最后一部分躯体也消失在天花板上
[21:48] * 吉莉安 喃喃道:“或许我还是来得太早了……”
[21:48] <复病Lee> 鱼群不安地游动着
[21:48] <复病Lee> 过了一会儿,天花板上重新透出了光亮
[21:49] <复病Lee> 然而这次它并没有形成一头有鳍的巨大哺乳动物
[21:49] <复病Lee> 它更小
[21:50] <复病Lee> 更纤细
[21:50] <复病Lee> 更像人
[21:50] <复病Lee> ——不,它就是人
[21:50] * 吉莉安 屏住呼吸看着光线映出的东西
[21:50] <复病Lee> 而且是个女人
[21:51] <复病Lee> 轮廓和眼前旧友十分相似的女人
[21:51] <复病Lee> 【……】
[21:52] <复病Lee> 她在天花板上左顾右盼了几次,看起来很不安
[21:52] <吉莉安> “喂,看这边。我知道你听的见。”
[21:52] * 吉莉安 敲了敲窗玻璃
[21:52] <复病Lee> 【——】
[21:52] <吉莉安> “没错我能看见你。”
[21:53] <复病Lee> 她的眼睛——成对的细长阴影——看着你,你知道它看着你
[21:53] <复病Lee> 【让我回去】
[21:53] <复病Lee> 她什么都没问
[21:53] <复病Lee> 【让我回去】
[21:54] <吉莉安> “在那之前,告诉我那边有什么?”
[21:54] <复病Lee> 这是哪儿?你是谁?我为什么到这儿来了?——仿佛那些都无关紧要似的,她执拗地向你寻求着回
[21:55] <复病Lee> 【告诉你,你放我走?】
[21:56] <吉莉安> “合适的话。”
[21:56] <复病Lee> 【——】
[21:57] <复病Lee> 【旅行】
[21:57] <复病Lee> 【我们旅行】
[21:57] <复病Lee>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
[21:58] <吉莉安> “原来如此,确实很难拒绝……”
[21:58] <复病Lee> 【放我走?】
[21:58] <复病Lee> 她说
[21:59] <复病Lee> 很迫切的声音
[21:59] <吉莉安> “但你们的旅行持续不了多久了,伊芙就快死了,这样也没关系吗?”
[22:01] <复病Lee> 【……】
[22:01] <复病Lee> 你感到对面的眼神变了
[22:01] <复病Lee> 只有轮廓的影子,看不清表情
[22:01] <复病Lee> 但你是知道的
[22:02] <复病Lee> 【战士会想要死在床上吗?】
[22:02] <复病Lee> 那是怜悯
[22:03] <复病Lee> 仿佛完全无关的话语
[22:03] <吉莉安> “你,真的给过她选择的机会么?”
[22:04] <复病Lee> 【你依照自己的选择获得了想要的事物吗?】
[22:05] <复病Lee> 【让我回去】
[22:05] <复病Lee> 【她在等,很急】
[22:05] <吉莉安> “让她自己跟我说!”
[22:05] <复病Lee> 【——】
[22:05] <复病Lee> 她好像被你吓到了一下
[22:06] * 吉莉安 手上传来痛感,刚才一定是无意识的砸了玻璃
[22:06] <复病Lee> 【我不——】
[22:07] <复病Lee> “要”字还没出口
[22:07] <吉莉安> “为什么?你害怕听到她的答案吗?”
[22:09] <复病Lee> 【……放我走】
[22:09] <复病Lee> 她的语气已经变成了哀求
[22:10] <复病Lee> 天花板上被光勾勒出来的轮廓缩成一团
[22:11] <吉莉安> “回答我,以战士自比却连一个简单的问题都要回避,你只是单纯选择对自己轻松的方式么?”
[22:13] <复病Lee> 【——】
[22:13] <复病Lee> 一阵沉默
[22:13] <复病Lee> 【……她是我的】
[22:13] <复病Lee> 声音很低
[22:14] <复病Lee> 但是很坚定
[22:14] <复病Lee> 没有恶意或者独占欲,然而也没有宽容或者奉献
[22:15] * 吉莉安 叹了口气,“没错,虽然你是个自私又任性的混蛋,伊芙还是纵容着你。”
[22:15] <复病Lee> 光逐渐地变淡
[22:16] <复病Lee> 她似乎变得非常衰弱……轮廓慢慢地改变着形状
[22:17] <复病Lee> 没来由地,你感到自己可能只有一句话的机会了
[22:17] <吉莉安> “放开她一些,或者是继续享受她最后仅剩的东西直到最后一刻吧。”
[22:17] <复病Lee> 【——】
[22:18] <复病Lee> Cetus“浮出水面”,和她的离去几乎是同时
[22:18] <复病Lee> 散布在墙面上的鱼群一口气涌入它的身体
[22:18] <吉莉安> “……谢谢,Cetus。”
[22:19] <复病Lee> 【因为这是你的意志,是你真正想做的事情,Fomalhaut】
[22:20] <吉莉安> “或许你们永远学不会‘责任’,但大概能学会‘罪恶感’吧……”
[22:20] <复病Lee> 它的声音比平时更加疲惫
[22:21] <吉莉安> “……抱歉。”
[22:21] <复病Lee> 【是吗?】
[22:21] <复病Lee> 【噢,不用】
[22:22] <复病Lee> 【我正在恢复,‘这个’应该是你的罪恶感吧】
[22:22] <复病Lee> 【你担心自己的意志使我受到了伤害】
[22:23] <吉莉安> “是吗……管它是什么呢,对你有帮助就好。今后,或许我还会做类似的事的。”
[22:24] <复病Lee> 【……是吗】
[22:24] <复病Lee> 【我想它也一样吧】
[22:25] <复病Lee> 【而我大概也一样】
[22:25] <复病Lee> 【我们就是这样的生物】
[22:26] <吉莉安> “在任性方面,其实差别也不是那么大呢,无论是我们,还是你们……”
[22:27] <复病Lee> 沉默
[22:27] <复病Lee> 鲸鱼慢慢地变小
[22:27] <复病Lee> 游进你的影子里
[22:28] * 吉莉安 看了看玻璃那一边的熟悉又陌生的女孩,“至少目前,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22:28] <复病Lee> “……”
[22:28] <复病Lee> 她仍然看着远方
[22:29] <复病Lee> 现在这个瞬间也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吗
[22:29] <复病Lee> 你无从得知
[22:30] <复病Lee> ———————————————————————————————————————————
[22:30] <复病Lee> “……我看过了,你的文章。”
[22:31] <复病Lee> 星期四
[22:31] <吉莉安> “怎么样?”
[22:32] <复病Lee> “能理解到推测和假说的价值是一件好事。”
[22:33] <复病Lee> “具有说服力的并非只有事实。”
[22:34] <复病Lee> 老人摘下眼镜
[22:34] <复病Lee> “你要探究的领域原本就过于不安定,常规论点难以立足。”
[22:35] <吉莉安> “其实是……许多证据过于……隐私……”
[22:36] <复病Lee> “是吗。”
[22:37] <复病Lee> 他顿了顿
[22:37] <复病Lee> “只是毕业的话这样就够了。”
[22:37] <复病Lee> “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22:38] <吉莉安> “我打算把您看过的修订稿先送审,然后……继续这个研究一段时间……”
[22:39] <复病Lee> “那么好好准备答辩吧。”
[22:39] <吉莉安> “它还没有导向解决之道,离得太远了。”
[22:40] <复病Lee> 老人刚准备重新戴上眼镜——但中途手停下了
[22:41] <复病Lee> “心理学家是少数完全不了解自己研究对象的学者。”
[22:42] <复病Lee> “人类的精神至今也未被解明——这些都是老生常谈了。”
[22:43] <复病Lee> “你打算解决它么,Fomalhaut。”
[22:44] <复病Lee> 你的脚边
[22:44] <复病Lee> Cetus悠然游动着
[22:45] <吉莉安> “完全不了解,但不妨碍我们去做出有益的干预。”
[22:46] <吉莉安> “而不去追寻的话,答案是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
[22:46] <复病Lee> 导师什么都没有说
[22:47] <复病Lee> 他默默地戴上了眼镜,示意你可以走了
[22:47] <复病Lee> 只是,在你转过身即将迈出办公室大门时
[22:48] * 吉莉安 向导师鞠了一躬,转身正要离开
[22:48] <复病Lee> “……你和你父母的事情,我听说了一点。”
[22:48] <复病Lee> “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可以去和他们谈谈。”
[22:49] * 吉莉安 动作僵住了一秒,心想什么事都瞒不过这八卦的老头么!?自己明明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22:51] * 吉莉安 好吧,根据自己这一年的失魂落魄和经济状况要推断出来对他来说太简单了
[22:51] <复病Lee> 【这也算是一种善意吧,Fomalhaut】
[22:52] <复病Lee> Cetus慢慢地说
[22:52] <吉莉安> “既然毕业没问题了,大概,不需要吧。”
[22:53] * 吉莉安 很好,我需要一条没常识的鱼来提醒我待人接物了,不情不愿的添上一句:“谢谢,老师。”
[22:53] <复病Lee> 老人这次是真的没有再说任何话了
[22:53] <复病Lee> 他对你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22:54] <复病Lee> 门外的阳光正好
[22:54] <复病Lee> 鲸的妖精,缓缓地潜入你的影子里
[22:55] <复病Lee> ——————————————————————SAVE———————————————————
« 上次编辑: 2017-08-12, 周六 20:19:39 由 SHAR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