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阅读 3238 次)

副标题: 督促自己不要忘了还有一个坑要填……一年前的dnd5e团,南北组一生推(逃

线上 落雨随枫

  • 神佛无谅
  • Diver
  • ******
  • 帖子数: 1202
  • 苹果币: 2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15 于: 2017-12-14, 周四 11:05:52 »
喵更新了! :em013

抱起海灵举高高
事到如今这双软弱无力的臂膀,其中若还流淌着着苍蓝色的火焰
我一定回首转身,重新拉住你的手掌
以这灰败星球的名义起誓,不会第二次将你抛下
把命运的诗歌全部改写(Rewrite)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2730
  • 苹果币: 1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16 于: 2017-12-23, 周六 01:19:13 »
第九章 贺兰

    见此间事了,姊弟二人从绝崖处一跃而下,从山谷小径再度返回了濯玉峰的山门。

    在封冻了整座千里华山的寒冰融解后,原本鏖战正酣的洗剑峰和濯玉峰的门人们,继续打战的心思已经消磨殆尽,却又不知能说些什么,只得面面厮觑。

    见得两人安然无恙地回来,东方邵勉强撂下了几句狠话,颇有些虎头蛇尾地带着门下弟子离开了。回到洗剑峰后,东方邵简单询问了一下濯玉峰上的情况,却并没有询问那妖途玉碟记载了什么。

    寒霜和莫闻馨在洗剑峰休息了一日,治疗伤势,做好旅行的准备后,便向东方邵辞行。临走时是一个星子零落的凌晨,山门处除了两名守山的弟子之外,就只有东方邵一人送行。

    “还回来吗?”东方邵问道。

    寒霜点了点头。

    东方邵伸出手来,拍了拍寒霜的肩膀,然后轻轻一推。“去吧。一路小心。”

    寒霜再度点了点头,转身向立在不远处的莫闻馨行去。

    两人沉默地对视一眼,一前一后向山路行去。转过一道山壁,久久立在山门下的东方邵的身影就再瞧不见了。

    “如何?”山路走了一半,走在前面的莫闻馨方才问道。

    她没有回头看。

    寒霜微微摇了摇头,心中滋味复杂难明。皱着眉想了半晌,他才长长吐了一口气:“不知道。”

    “不过……或许,我也该向前走了。”

    他看到莫闻馨点了点头,满头秀发在山风披拂下猎猎飘舞。

    “这样就好……”很久之后,山风才送来这样一句话,轻轻地几乎听不分明。

    三日过去。

    两人已经立在了千里之外,北荒贺兰山的面前。

    在这三日中,寒霜和莫闻馨经由隐云卫的秘阵,瞬息跨越千里,来到了北疆大同镇。看到是隐云卫千户领人办事,边卫丝毫不敢阻拦,很快就放两人出了北方边墙。

    骑着得自边镇行驿的快马,寒霜和莫闻馨直奔贺兰山而去。此时正值隆冬时节,北疆的可汗也偃旗息鼓、努力熬过这漫长的白灾,一路上几乎没有人在无际雪原上找两人的麻烦。

    草原上的冬季风光与中原迥异,青灰色的穹庐笼盖着茫茫四野,太阳斜斜垂向姊弟二人,拉出两道纤长的剪影,入目之处尽是纯白一片——

    除了贺兰山。

    贺兰山绵延千里,却尽是黑灰之色,明明四周都是雪原,山中却片雪不沾;一道分明的边界线横拦在黑山和白野之间,就好像有什么力量阻拦着飞雪落向贺兰山一样。

    不过在跨过这道边界之时,寒霜立刻明白了其中缘由:贺兰山中的灵气狂暴而紊乱,明明是数九寒冬,竟然像酷暑一样燥热!

    两人一路向着莫闻馨用暗码记下的位置前进。环目四周,千里无草木,万里无人烟,走了好久,却连半个活物都见不到。

    直到寒霜攀上了一座山头,极目远眺,才知道被如屏山岳拦在另一边的,竟是好一场恶战:

    只见崇山峻岭间,围着其中一座实在算不得高的小山峰,一群悬在半空的人影,正各施神通手段,向那山峰狠狠砸去!紫电翻涌、青风回旋,各式术法不要钱一样向山上那小小草庐狠杀;不过那小山四周,飞舞着无数各色各样的利剑,将那些术法一一打散。

    忽然,一柄柄长达数里、泛着青铜般古朴金色的重剑凭空浮现,渐次排列成台阶般的形状,一个小小人影就从这剑铸的阶梯纵跃而上,跃入浮在半空的人群中。

    那人群——或者说仙群,毕竟只有天仙才能蹑空而行——仿佛受惊的鸟群一样一哄而散,但还是被人影射出的无数剑气刺了好几个下来。

    不过,看来那人影也没有什么手段停留在空中,只得哇哇惨叫着摔向山谷之中,还砸出了一股又粗又高的烟柱。

    就在寒霜身处山峰的下面。

    “这是?”寒霜有些惊疑不定,转头看向了莫闻馨。

    莫闻馨从半空中收回目光,答道:“那山峰上就是贺兰剑庐了。贺兰剑庐本由逆天之仙所立,一向视天条为无物,也怪不得天仙们把他们当做眼中钉肉中刺。不过我不负责北荒事务,对贺兰剑庐的了解也仅限于此了。”

    “不过看这些天仙的装束……要么是金袍要么是羽裳,法部和礼部吗?”莫闻馨陷入了思索之中。

    寒霜低头看了看烟柱的底端,又看了看皱眉思索的莫闻馨:“比起这个来……莫姐姐,我们不去救人吗?”

    “救人?哦!嗯,我们是应当前去看看,给贺兰剑庐市恩的机会可不多见。”莫闻馨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寻了个缓坡向山下跃去。

    寒霜也紧随其后,向摔到面前山谷里那个家伙的方向下了山。途中他抬眼看了看半空的战场;被方才那人迎头一击后,天仙们锐气顿挫,而草庐中人各使本领,又打落了几个天仙。现时两边打得有攻有守、煞是好看,估计一时半会儿还分不出胜负来。

    山谷间寸草不生,追着还未完全散去的尘雾,找起人来十分方便。更何况那个被人体硬生生砸出来的大坑里,还燃着亮白色的火焰。

    寒霜跳进坑里,凑近一看,坑底人看起来只有二十许岁,面貌颇为年轻,两鬓却是霜雪般的白色。此刻他正龇牙咧嘴地瘫在坑底,不过看到寒霜露面,还颇有兴致向寒霜挥了挥手。

    寒霜扫视了一眼。那人的四肢扭曲成一个奇怪的角度,显然是断了;不过他全身熊熊燃烧着的白焰,却给人生机盎然的感觉,应当是某种疗伤术法。

    “前辈。”寒霜拱了拱手,礼道:“前辈可是归凡的仙人?”

    “仙人?”年轻人听了寒霜的话,横着眼睛一哂,颇有些光棍气质。“我要是仙人我能摔得这么惨?”

    “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贺兰剑庐赵实蛋是也!”

    “看赵兄方才的手段,纵然不是仙人一流,也非同凡响了。”寒霜颇为敬佩地说道,“不知赵兄师承何人?”

    赵实蛋答道:“老头子早挂了,现在小爷我坐贺兰剑庐第二把交椅。”

    寒霜指了指天上那一团乱战,问:“那些仙人是怎么回事?为何这许多仙人在围攻贺兰剑庐?”

    赵实蛋闻言不禁咧了咧嘴:“你们是第一次见到这光景么……也不奇怪,外人看我们和仙冥那群蠢货三天两头打这么一次确实挺奇怪。”

    “你们还需要多习惯一下这里的风俗啊!”他笑了笑,扭了扭身子想坐起身,却又吃痛倒了下去。

    “且不说这个,赵兄看起来受伤不轻,姐姐帮他治一治?一直这样躺着说话似乎有些……”寒霜转向莫闻馨,问道。

    莫闻馨点了点头。“小兄弟,可需要妾身帮你医治一二?虽然是凡俗医道,不过或许还是有所裨益。”

    “请给我最好的治疗。”赵实蛋一脸严肃地回答。“价钱好商量!”

    “那妾身便运针了。不会太疼的。”莫闻馨微笑道。

    于是莫闻馨上前,一枚枚银针凭空飞出,刺入赵实蛋周身穴位,然后她伸手一提一捋,赵实蛋就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嗷!这哪里不会太疼了……噫!胳膊!腿!”

    看到这般景象,寒霜不禁扭头掩面。折腾了好一阵儿,好歹赵实蛋摔断的胳膊和腿都算是接好了。

    不过他也实在惫懒,干脆就躺在坑下面,把双手往脑袋下一垫,翘起二郎腿观赏起远方山顶的战斗起来,一边还说道:“这位小哥方才说得怕是不对,常言道坐着不如倒着,好吃不如饺子,好玩……呸呸呸,总之躺着说话也没什么不好。”

    “你们来这寸草不生的破地儿干啥?拜师学艺?要拜师的话包在我身上,换谁说话都没我好使。”

    “非也。”莫闻馨摇了摇头。“我们是来找登天台的。”

    “找登仙台去昆仑啊,到这地方找啥?”赵实蛋扑腾一下坐了起来。

    寒霜说道:“不是昆仑那一座。我们听闻在这贺兰山中有一处妖昊专用的登天台……”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哪枚妖途玉碟?”年轻人第一次露出了苦恼的神色,挠了挠头发,向你们问道。

    “赵兄竟然知道那个玉碟的事……”寒霜有些惊讶。

    “指着贺兰山的登天台,起码是千年前的那批妖途玉碟,留到现在的不足一掌之数……亏你们也忍心拆了那种古董。放到鼎朝神京的黑市里,起码五十万贯起价。”

    “钱财乃身外之物,我们另有要事。”寒霜说。

    “所以……你们为什么要找那座登天台?”年轻人的白发一缕缕渐次变亮,染得旁边原本乌黑的发也皎洁起来。

    “寻人。”寒霜有些犹豫,却听到一旁莫闻馨言简意赅地说道:“寻一名唤作桃花的仙子。”

    “什么?寻人?”赵实蛋好像听到了什么非常令他惊讶的事情,他瞪大了眼睛,发鬓两侧的皎白也骤然散去:“跨过登天台之后,就了去一切尘缘,就算找到那人,恐怕也只能敷衍叙叙旧了啊。”

    寒霜一惊:“了去一切尘缘?什么意思?”

    “吾等姊弟对仙冥了解甚少,还请小兄弟不吝赐教。”莫闻馨也连忙说道。“难道是洗去过往记忆不成?”

    赵实蛋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倒不会……登天台又不是轮回台,只是说,没有斩断尘缘决心的人也跨不过昆仑那座登天台。”

    “而且说是如此说,跨过那座登天台的天仙,难道真的就斩却七情六欲了么?怎么可能。要是真有这般大威力,现在的仙冥就不是这副模样了。”

    “也就是说,并非有什么外力扭曲了他们的心性,只是……”莫闻馨若有所思。

    赵实蛋点了点头:“长生久视的仙人,和我们这些短命鬼,肯定是没什么共同语言啦。所以你们到仙冥找人,纯属自讨苦吃——不过听起来好像有点隐情?你们找那个叫桃花的仙人究竟是要干啥?”

    “简而言之,仙冥棒打鸳鸯,拆散了一对儿恋人。现在留在凡间那位在弥留之际,只想见被带回仙冥那人一眼。”莫闻馨回答。

    寒霜苦笑道:“这是救婆婆心病的唯一法子……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唔……”赵实蛋有些纠结地抓了抓头发;他发色中白意尽去,彻底恢复了乌黑的颜色。“这倒是没听说过类似的事情。”

    “你们要去贺兰山的登天台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们指指路——反正靠妖途玉碟中的灵讯你们自己也早晚能找到,花点时间就有了。不过那座登天台最近一次启用还是六百三十年前的事,现在能不能用还两说呢。”

    于是赵实蛋跳起身,也不管贺兰剑庐处的鏖战,带着寒霜和莫闻馨向贺兰山深处走去。

    走着走着,莫闻馨忽然说道:“说起来,我们在获取妖途玉碟时,也遇到了两个仙人。其中一个身着金袍,背缠雷环,应当是——”

    莫闻馨还未说完,赵实蛋就接道:“掌法一部的废物。这群家伙看着架势不小,不过每次来都是送脸上门给人抽。”

    “掌礼一部虽然没那么狂妄,可最擅长的却是和掌法一部内讧,真上阵了还是一群鱼腩。”

    他抬了抬下巴指了指,就算走在山谷里,寒霜抬头一看还是能看到山峰一侧飞着的芝麻大小的人影。“你们看那边,贺兰剑庐说是和天仙有仇,但一直都是掌法和掌礼一部的人找我们麻烦,掌律一部就是看个热闹,偶尔来找我们单挑而已。所以看着他们人多势众,其实习惯了也没啥。”

    “掌律一部倒是能打,天仙里的武疯子十之八九都是律部中人。”说到这里,赵实蛋不禁嗤笑一声,“不过俺家祖师爷本来就是律部的人,不想干了才走了,谁不知道谁底细啊……真要互相揭了老底,大家面上都难看不是?”

    寒霜听了半天,颇有些迷糊,低声又问了问莫闻馨。“大概就是捕快、禁军和大火军的区别吧。”莫闻馨回答道,“倒不是说禁军也是鱼腩,但确实职责不同。”

    “怪不得来找你们麻烦的都是礼部和法部的仙人。”莫闻馨若有所思,转向赵实蛋,问道:“既然贺兰剑庐祖师是律部出身,小兄弟可听过‘律部执剑使’这个职位?”

    “执剑使……执剑使?”赵实蛋猛地停住了步子。“你是在哪听到这个名号的?”

    “在华山,那个法部仙人说的——他指的就是我们遇到那第二个仙人。”寒霜说道。“她仅仅一击就冰封了整座华山。”

    “执剑使啊……你们运气够好的。”赵实蛋露出敬佩的表情。“若是她动了杀念,我也见不到你们了。律部执剑使,掌律一部仙君之下最强的仙人,通常也是——”

    “下一位掌律仙君!”
« 上次编辑: 2017-12-25, 周一 00:38:30 由 zghzgh1779 »
以后开dnd团要从6级开团
为什么呢?
因为“dnd只有5级”
如果这个6级团咕了
咕的也不是dnd团
就等于说没有咕,只是一个不存在的东西消失了而已
以上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2730
  • 苹果币: 1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17 于: 2017-12-23, 周六 01:20:37 »
关于这个世界的势力/门派


仙冥
合天命,行大道,理气运,授福祸。
又名青冥、仙境、仙天,位于九天之上,除了经由昆仑山接引台登天而上的天仙之外,无人能到仙冥一游。传闻仙冥尽是仙家楼阁,虚浮于浩荡苍冥之间,而天仙们就从此地出发,到神州各处散步此地该有的气运。
然而,某些传承古老的门派中总有一些隐约的传闻——仙冥之上,也不都是天仙们说了算的……

————————仙道————————
归真宗
净体炼神复元婴,弃情绝欲还本真。
天下第一仙门,老髯子出身的归真宗,虽然名满天下,却甚少插手凡尘事务;其法门千变万化,却各各只为长生久视。不过,在鼎朝危难之时,归真宗也曾伸出援手,因而归真宗的真人在鼎朝的名声向来不错,也有许多修仙不成的弟子在鼎朝各地,靠着归真宗仙法谋取生计。
然而多年过去,归真宗内部也出现了许多法门和主张各自不同的“道流”。其中,就有一些想要更多地涉入红尘的道流……

濯玉峰
洗心玉,养命莲,三元成紫府,七脉登仙台。
濯玉峰与洗剑峰七百年前还是一脉,名曰濯玉洗剑峰。七百年前,一心求仙的濯玉峰和洗剑峰分道扬镳,虽然还在一座山门内,两家却老死不相往来。濯玉、洗剑两峰法门同出一脉,不过濯玉峰以养气炼虚为本,手段也多是奇门术法。
七百年过去,有许多惊才绝艳之辈踏过接引台白日飞仙,濯玉峰已经是仅次于归真宗的鼎朝第二大仙门了。只不过和归真宗不同,濯玉峰的法门还需入世洗练心境,因而在神州行走的濯玉峰弟子远比归真宗为多。

步微观(例)
御紫清以和光,洞太玄而步微。
步微观,剑南道峨眉山深处一座小道观,门人弟子加起来不过十余人。这小观三百年前,出了个惊才绝艳的修士,十六岁在鼎朝上京力压归真宗无数真人,把他们辩得说不出话来。此后三百年,步微观也并未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不过踏过昆仑接引台的天仙,却是每隔二三十年就有那么一个,几乎与归真宗、濯玉峰此等第一流大派并驾齐驱。有许多人踏遍峨眉山,想要拜入步微观门下,然而却总是被玄妙法度阻拦,无法如愿。

————————武门————————
贺兰剑庐
合天命,合个卵蛋?行大道,行个狗屁!
位于北荒贺兰山的贺兰剑庐,恐怕是天下门派中最特立独行的一个;因为其派的开山祖师,正是个反出仙冥的天仙。那自号贺兰散人的天仙在贺兰山顶立剑为庐,开宗立派,三百年过去,不再是天仙的贺兰散人寿元早尽,仙冥却始终奈何贺兰剑庐不得,只是千里贺兰山尽是荒土,世人都说那就是犯了逆天大罪的结果了。
贺兰剑庐虽然身处北荒,却既不追究门下的出身,出师弟子也不得再提师门之事,北荒曾有大汗逼迫剑庐中人为其效力,反倒被杀得大败亏输;因此,剑庐的弟子虽然不算太多,但也遍布天下,甚至也有一些如今在鼎朝身居高位,时不时给仙冥的天仙下个绊子。

洗剑峰
历尽尘世千劫意,洗出灵台一剑心。
濯玉峰与洗剑峰七百年前还是一脉,名曰濯玉洗剑峰。七百年前,一心求剑的洗剑峰和濯玉峰分道扬镳,虽然还在一座山门内,两家却老死不相往来。濯玉、洗剑两峰法门同出一脉,不过洗剑峰以精纯剑术为根基,剑招凌厉,又有许多轻易不示人的秘剑。
尽管入世洗练剑心的法门和濯玉峰如出一辙,但不同的是,许多洗剑峰的弟子在江湖上闯出了一番名号,其中一些剑术宗师的名字直到今日还被人时时提起;洗剑峰也被江湖中人公认为正道行侠仗义的第一流宗派,提起哪个少年英雄是洗剑峰门下,大家却都是要树一树拇指的。

半松山庄(例)
山外半松埋旧剑,画里团簇贺新年。
一百七十年前,洗剑峰曾有一位姓司空的剑侠,凭借掌中剑在江南道闯出了偌大的名号。后来,他更是孤身只剑打上濯玉洗剑峰,将他那濯玉峰内门的青梅竹马抢出来成亲。在洗剑峰的压力下,濯玉峰无奈地默认了这一点,但是代价就是司空少侠和他的妻子各自被门派除名。后来,司空少侠和妻子回到姑苏城,在城外依山傍水、风景秀美之地建立了一座山庄,号为半松山庄,也算是开宗立派、收纳弟子了。不过,洗剑峰门下弟子也经常来此地落脚,江湖中人通常也把这座山庄当做洗剑峰外门之一来看待。

————————朝廷————————
隐云卫
龙在云中,片鳞不现。
隐云卫最初是建立鼎朝的书生帝王的亲卫,由后来鼎朝的第一位皇帝风氏亲自执掌;书生帝王弃帝位而去后,风氏将隐云卫拆分开来,其中一部继承了隐云卫之名,一方面作为皇帝亲卫,另一方面也负责清除鼎朝内部的腐肉和蛆蠡;隐云卫由皇帝亲掌,是皇帝唯一能秘密调动的军力,也是皇帝身边最后一道屏障。然而隐云卫权力之大,也使得许多小人与野心家处心积虑地钻进其中,利用隐云卫的权力为己牟利,也造成了鼎朝隐云卫的恶名;隐云卫许多力量,也要浪费在和自家兄弟的内耗之中。不过无论如何,隐云卫都是鼎朝最大、也是最可靠的特务组织。

大火军
七月大火出西京,烧尽秋草不复生!
鼎朝开国之时,书生帝王择取义军中精锐,指大火星为名,组建了一支名为大火军的甲骑。前年之后,驻守北疆的大火军已经是鼎朝军势的代名,提起红袍赤甲的大火军,鼎朝人皆敬畏,而四野诸国都是心惊胆战。
大火军不问出身,不理人、妖之别,只要愿守军规,愿为国效力,大火军就会接纳此人;因此,大火军中战力高强之辈比比皆是。不过大火军虽然视彼此为手足弟兄,却也时而干出包庇歹人、胁迫地方的事情,久而久之和隐云卫就颇有些龃龉了。

枢密院十三房(例)
若惜性命君莫入,此门但入不复出。
除了最有名的隐云卫之外,鼎朝还有许多特务机关,西府辖下的十三房就是其中之一。和隐云卫不同,十三房更专于收集四野邻国的情报,尤其是北荒的军情,以为枢密院的军务处置提供依据。然而即便如此,十三房仍然涉及许多鼎朝内部的隐秘事宜;因此,十三房有时和隐云卫通力合作,有时却和隐云卫互为掣肘,端看时势而定。作为鼎朝宰执手中最强的情报组织,十三房的金印哨探,一向是四野诸国梦魇中经常出现的名字。
以后开dnd团要从6级开团
为什么呢?
因为“dnd只有5级”
如果这个6级团咕了
咕的也不是dnd团
就等于说没有咕,只是一个不存在的东西消失了而已
以上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2730
  • 苹果币: 1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18 于: 2017-12-23, 周六 01:30:53 »
更新了并顺便贴一下背景(思
以后开dnd团要从6级开团
为什么呢?
因为“dnd只有5级”
如果这个6级团咕了
咕的也不是dnd团
就等于说没有咕,只是一个不存在的东西消失了而已
以上

线上 霜千翎

  • 兔兔姑妈还是坟地姐姐?这是个问题......
  • 新人
  • *********
  • 帖子数: 7885
  • 苹果币: -6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19 于: 2017-12-23, 周六 09:39:50 »
没人看的 文学区(۶ૈ๑`ȏ´๑)۶ૈ=͟͟͞͞ ⌨

离线 万物皆神

  • Diver
  • ******
  • 帖子数: 1073
  • 苹果币: 1
  • 啊哈?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20 于: 2017-12-23, 周六 17:19:47 »
快更新
http://www.goddessfantasy.net/bbs/index.php?topic=56449.0
万物永不坑团!
http://pan.baidu.com/s/1nuKnGP7
3R玩家手册中英文附带城主手册以后看到新人问问题甩他一脸这个吧
https://pan.baidu.com/s/1pL62xsf
暴打狒狒的3R模组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2730
  • 苹果币: 1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21 于: 2018-02-22, 周四 01:28:48 »
第十章 登天

    “下一位掌律仙君?”寒霜和莫闻馨互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眼中的惊骇。

    “没错。”赵实蛋点了点头。“如果是律部执剑使的话,或许一击覆压整座华山,也不是什么过于离奇的事。”

    寒霜张了张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觉得背后冷汗涔涔,后怕不已。然而后怕过后,寒霜又觉疑惑:那热情大方的桃花仙,和冷若冰霜的律部执剑使,究竟是什么关系?

    他看了看莫闻馨。莫闻馨似乎知晓寒霜的疑惑,向寒霜微微摇了摇头,示意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赵实蛋看了看寒霜,又看了看莫闻馨,抓了抓头发:“嗯……你们现在不是有紧要事,要找贺兰山那登天台吗?过往的事情就过去吧,多想也无用。”

    “前辈说得是。”寒霜甩了甩头,抛却心中迷思,向赵实蛋拱手说道。

    在绵延千里的贺兰山深处跋涉,即使是对身负各色神通的寒霜和莫闻馨姊弟二人,也是非常艰辛的一件事。足足走了两日两夜,一行三人才接近莫闻馨脑中那座登天台的位置。

    在这两日两夜间,一群仙人便日夜围着贺兰剑庐区区一座小山包施展法度,站在远方看去,就像一团蚊蝇,啸聚不休。然而无论他们使出什么雷霆骤雨,烈焰冰霜,却也一一被剑阵打散,没有什么作为。

    “看到了吗?就是前面那座山。”登上一座山丘后,赵实蛋遥遥一指山谷对侧的一座山峰。那座山峰寸草不生,绝崖百丈,端是一座险峻奇山;但是在这荒芜的贺兰山之中,却丝毫不起眼。

    不过寒霜却看到莫闻馨皱起了眉头。

    “赵兄,登天台……藏在这高峰的山腹之中?”她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面前山峰,方开口问道。

    “正是如此。相传那登天台深藏在山腹之内,通常不显于人前。不过我也是第一次来……”赵实蛋在山谷中绕了好半天,才找到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裂缝;走进去寒霜才发现,这山洞曲径通幽,一路延伸了好几十里的距离。

    终于,绕过一堵石壁,寒霜面前突兀出现了巨大的石窟,石窟向上高达数千尺,几束阳光斜斜落了下来,落到深处只剩下朦朦胧胧的几缕光斑——

    这整座山竟都是空的!

    而就在寒霜脚下,一条断断续续的羊肠小径,志同道合石窟正中的一小座高台。寒霜低头看去,那小径原来是高耸直立的石柱,石柱两侧尽都是无尽深渊,即使凭借寒霜的眼里,也看不清楚底细。一束日光正正印在高台上,平整的石面隐隐约约刻着一座圆阵,似乎有玄妙文字细密地书写在上面。

    “这里就是……登天台?”寒霜忍不住喃喃自语。

    “应该就是这个了……还好没带错地方。”赵实蛋也是松了一口气一般的表情。“按六百三十年前的说法,直接站上去就行了,不过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儿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莫闻馨挑了挑眉。“六百三十年前发生什么了?”

    “唔……六百三十年前这座登天台开启过一次,我们贺兰剑庐也有人前来帮忙,还留下了笔记。可惜书斋被喝高了酒的老爷子整个烧没了。”赵实蛋撇了撇嘴,随便踢了踢地面。一颗石子被他踢飞,擦着石壁掉落下去,在起初的一阵儿碰撞声后,渐渐没了声息。寒霜侧耳倾听,惊觉脚下竟是千丈之渊。

    “不知道你们知不知晓,其实七百一十年前妖昊就启用了别处的登天台,之后的妖途玉碟也是指向祝方国的。好像最近两百年,妖昊又在东海海底沉篷城放了一座登天台,告知天下,现在妖类登天都去那里了。”他说着就捧腹大笑起来,“所以六百三十年前那大兄弟,其实是迷路将近一百年啦!”

    “原来这登天台竟有如许之多?为何天下修道之人却只知道昆仑一座?”莫闻馨皱眉问道。

    “当年无名的书生帝王尽收神州气运,七分交予老髯子管辖,三分交予妖昊之主白丘,因此只要这两位愿意,登天台还不是想要几座有几座。”赵实蛋摇了摇头,“只不过人身修仙者,从来只有昆仑一座直通仙冥的登天台罢了。”

    寒霜问道:“所以那位前辈成功了吗?”

    “当然。要不然我领你们来这儿干啥?”

    寒霜和莫闻馨互视一眼,齐齐踏步跨过身下的无尽深渊,登上那条断断续续的羊肠小路。

    “能否问一下,这下面究竟有什么?”难掩心中好奇的寒霜这样问道。

    出乎意料地,回答他的竟然是莫闻馨:“前朝仙人采攫天地气运,汲取地火岩精,在地下留下了巨大的空穴。那里本是荒芜死寂之地,也没有什么占据的价值,然而这几百年间,其下也滋生出许多无智无识、只知掠取血食的凶兽。”

    她低头看了看那一片空虚混沌,又抬头看了看那几缕直刺下来的光束,“我们和它们交手无数次,但天上仙冥怕是不会理会这些事情的。”

    “还有此等事?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赵实蛋也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不过他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登天台已经近在三人面前了。

    “走吧,霜弟。”莫闻馨回过头来,“无论前面是天仙如蚁还是天外巨妖,我都会保护你的。”

    说罢,她轻轻抽出腰间佩剑,踏上了登天台。寒霜连忙跟了上去,背后赵实蛋也罕有地露出了严肃的表情,注视着登天台上的姊弟二人。

    登天台上,符文一一亮起,精妙至极的法阵让略通术法的寒霜看得一阵头昏脑涨。随后,登天台上的刻痕齐齐一亮,一道光柱就直冲天际——

    天光大放。

    ——头顶的山峰已然被彻底撕碎,漂浮着的岩块退避开来,露出其后的无垠苍冥!

    在目力所及之处,贺兰剑庐上空踏空而行的细小人影,已经分出了一半向登天台处飞来。赵实蛋转过身,面向天仙逼近的方向,拔出剑来。

    “那些家伙便交给我。绝对影响不到你们分毫。”他这样说道。

    寒霜向赵实蛋的背影点了点头,收回了目光,却发现不知何时,登天台的正中已经多了第三个不速之客;他低下头,细细打量一番,才看清那不速之客的真面目。

    那竟然是一只小小的松鼠,毛发雪白,眼睛乌黑,同样探着头打量着寒霜和莫闻馨。

    “兀那两只裸猿妖,你们来错地方了,你们应该去昆仑的登天台咕啾!这座登天台是到妖昊的咕啾!”

    “谁?是松鼠在说话吗?!”莫闻馨不禁露出了愕然的神色;她蹲了下来,伸出手指想要戳一戳松鼠的脸蛋,却被小松鼠伸出爪子推开。

    “松鼠说话很奇怪吗咕啾?”

    寒霜喘了好几口气,才把挤到嘴边的笑声重新咽了下去;他咳嗽了一声,方才说道:“当然不奇怪。这位前辈,我们想要登上青冥去寻一个人,能从这里借过吗?”

    松鼠甩了甩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却是可以,白丘殿下从来没有阻止过裸猿妖到妖昊去。不过裸猿妖走登天台到妖昊有一半都是走错了路咕啾……你们真的不考虑去昆仑吗?”

    莫闻馨摇了摇头。“彼路不通,唯有此路。”

    松鼠抬头看了看不远处正气势汹汹向登天台杀来的天仙们,点了点头。“咱明白了。这符合规矩——然而你们要先经过考验咕啾。”

    “考验?莫非在妖昊有危险?”寒霜问道。

    松鼠回答道:“毕竟妖昊风气比仙冥要更野蛮嘛咕啾,那些和裸猿混在一起的妖类有一大半都自昆仑去了仙冥,而妖昊的妖类起码有一半都敌视裸猿来着。”

    “虽然咱是一直觉得鼎朝这个样子还是很不错的咕啾,不过毕竟四野之国也有很多猿妖不两立的地方咕啾。”

    “嘛,总而言之,只要你们在咱手下撑过三合,在妖昊大概就没问题了咕啾。就算是活不下去想要逃到仙冥,应该也没妖拦得住你们了咕啾。”

    “哦?没想到你还很自信嘛。”莫闻馨轻笑一声,“虽然妾身也很想和你切磋一番,可是似乎有恶客上门了呢。”

    寒霜抬起了头。身着鸿衣金袍的、身着羽裳峨冠的天仙,已经从四面八方把这里围了个结实。而赵实蛋的鬓发已然尽覆霜华,十二道剑影在他背后环成一道剑轮,掌中利剑轻轻啸叫,显然已是将法相尽数展现开来,只待杀个血流成河。

    一个全身披着赤金色的仙人上前一步,如雷般的声音响起:“下面的人听着,你们竟敢私自开启登天台,乃是逆天大罪!还不速速束手就擒,免得天威降临……是、是净火大天尊!”原本雷鸣滚滚的话语说到最后,已经变成了惶恐的尖叫,活像一只被捏住脖子的鸭子。

    随着天仙的尖叫声,漫天天仙仿佛被扇子狠扇过的蝇群,飞快地退避到远处。而寒霜面前的净火大天尊——那只有着银白色毛发的小松鼠,只是嗤笑一声:“真是土鸡瓦狗。礼部和法部这些裸猿妖,可真是丢尽了无名帝王和老髯子的脸面。”

    “净火大天尊……名号很响亮嘛。明明模样这么可爱。”莫闻馨双眼中镜色渐渐漾开,弥散出来,化作银白的新月。

    “咱可厉害的呢!放到仙冥就是执掌一部的仙君了咕啾!”

    “既然如此,霜弟,我们也不能让天尊小觑了。”说着,莫闻馨已经双手握剑,向净火大天尊直冲过去!

    “来得好咕啾!”松鼠挥动着自己的小爪子,不闪不避地迎着莫闻馨冲上。不过就在二者身影交错的一刹那,莫闻馨忽然向一旁扑去;净火大天尊下意识地一拳击出,白色火焰织成的海涛翻涌而过。莫闻馨狼狈地一滚避开,然而即使只是拳风的余波,也把她后背的肌肤转瞬化作坚硬的黑炭。

    然而被自己的炎浪遮住视线的净火大天尊面前,已然是霜降之景。寒霜在莫闻馨显露法相时就开始编织的法度,终于完成——小松鼠四周的空气,忽然被生长成六出雪花状的屏障所占据。它挥动拳头,砸在屏障之上,炽炎流溢,却无法伤及牢笼分毫。

    寒霜松开背后结印的手,吐了口气,说道:“天尊大人,这囚笼是元力所铸,拳劲术法皆无法伤及,您要如何破解?”

    松鼠的眼睛眯了眯,好像笑了一笑似的:“这招确实不错咕啾。这算第二合……”

    “——还剩最后一合!”

    它的躯体忽然燃成一团刺目的烈焰;烈焰消散,净火大天尊原地的躯体灰飞烟灭,然而莫闻馨的身侧却燃起了一团净白的火焰——火焰中,小松鼠猛地跳了出来。

    “莫姐姐——”寒霜一惊,心念电转间结印持咒,一道冰墙立在了莫闻馨和净火大天尊之间。

    松鼠回头看了寒霜一眼。“你中计了咕啾——咱的目标可是你!”

    它高高举起爪子,重重砸向地面。

    一轮轮炎浪滚滚涌出,携着无俦巨力将炎浪触及的一切都远远抛飞,即使是遥远处的天仙和挥着利刃追着天仙们的赵实蛋,都被炎浪从背后追上、甩远,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寒霜只觉得庞然大力从四面八方传来,身体不受控制地又飞又滚,根本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他还记得,从登天台四周坠下的话,可是充塞着无智凶兽的地渊!

    然后他被另一股大力狠狠按在了地面上,肋骨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呻吟声。炎浪的余波很快消散,寒霜勉强扭过头,却发现净火大天尊正蹲坐在他背上,而手边就是登天台的边缘。

    “你打得不错咕啾。不过永远记住,斗法最重要的是‘避实击虚’咕啾!”松鼠从寒霜背后跳了下来,拍了拍寒霜的头,说道。

    寒霜艰难地点了点头,爬起身。不远处破损的冰墙被打碎,莫闻馨冲了出来:“霜弟!没事吧?”

    寒霜摇了摇头,又低头看向净火大天尊:“三合已过,感谢天尊手下留情。我们可否前往妖昊了?”

    “咱已经通知了上面,你们随时可以跨过登天台咕啾。”松鼠回答道,“何况也算不上手下留情。妖昊的普通天妖也算不上如何能打咕啾。——最能打的那些要么在成长的过程中死了,要么和其他妖厮杀时死了。”

    “所以说,当年书生帝王定下规矩,还是很有用的咕啾……只不过现在的仙冥越来越奇怪了咕啾。”

    “哦?”莫闻馨轻轻拉了拉寒霜的袖口,示意他稍待片刻,“无名陛下立下了什么规矩?我们凡俗中人,并没有听过这些故事。”

    净火大天尊歪了歪头,摇了摇尾巴:“既然你们想听,咱就给你们讲一讲咕啾!”

    它清了清嗓子,开始娓娓道来:“很久很久以前,鼎朝之前那个裸猿妖的炎朝,一向是敌视其他妖类的……”

    虽然寒霜在史书上读过鼎朝和仙冥建立时的旧事,然而净火大天尊所讲的历史,却要更详细许多。

    远在千年之前、由人族建立的炎朝,统治了青冥、沧海和广袤大地。而那个炎朝的人族,却对其他妖类极为敌视。

    炎朝延续了不知多少岁月;在这漫长岁月中,各个妖族无数修行的强者,把天地的气运和灵气都吸纳的七七八八了。随后炎朝大地上就是连年交替的寒潮和干旱,饥荒和瘟疫让凡俗生灵的性命风中浮萍般朝不保夕。

    雪上加霜的是,而那些人族的强者——他们自称仙人——和其他妖族的强者相互厮杀,毫不顾忌地施展杀伐重术,一时间山河破碎、生灵涂炭。

    在那之后,被仙人们把持的炎朝便愈发刚愎自用、飞扬跋扈,不仅是其他妖族生不如死,就联合炎朝仙人同根同族的人族,也尽都活不下去了。

    再之后,就出现了那位自称无名的书生帝王。——听说,是因为书生帝王曾经是炎朝因考官徇私而落第的书生,才叫做书生帝王的。他带领着所有敢于反抗炎朝暴虐统治的人族和妖族,一起推翻了炎朝,建立了现在的鼎朝。而正因为这份共同浴血的情谊,鼎朝的各妖族才放下了隔阂,混杂在大地上共同生活。

    在统一天下后,书生帝王却随手抛弃了神州主人的地位,开始猎杀残余那些随意破坏神州气运的强者们。终于有一日,所有前朝留下的强者都被斩杀殆尽,留下的是一片崭新的天地。

    那些收集来的气运,书生帝王却分毫不取。他把神州气运的七分交给了人族最睿智的智者、书生帝王的军师老髯子,让他来管理神州的气运。又把剩余的三分交给了他的宠物,万妖之主白丘——净火大天尊说,那三分气运本该是书童风氏的,可风氏也放弃了万妖之主的宝座——来监督老髯子的工作。

    然后,书生帝王便抛弃了此生的不世之功,转世轮回去了。

    书生帝王逝去后,老髯子、白丘和鼎朝第二任皇帝风氏,合力开辟了仙冥和妖昊,把修行到一定地步的各妖族强者接引到青天之上,免得扰乱神州气运。而老髯子也建立了仙冥三部,各司其职,负责散布神州的气运福祸。

    “到现在为止,至少他们本职工作做得还算过得去——否则白丘陛下早就把他们一巴掌全打死了咕啾。”净火大天尊说道:“不过确实呢,现在的仙冥开始有些奇怪了咕啾……”

    “此话如何讲?”莫闻馨问道。

    “老髯子殿下为了维持神州气运流转,没法经常出面,就把仙冥分成了礼律法三部,互相制约监督。然而现在……总觉得他们比起精诚合作,更喜欢内讧了咕啾。”

    “更像裸猿妖的朝廷……更像前朝了咕啾。”

    闻言莫闻馨露出了沉思的神色。寒霜不禁问道:“现在仙冥经常干预地面上的事务吗?”

    莫闻馨默默点了点头。净火大天尊回答道:“就看这千里贺兰山,难道不是仙冥才使得这里毫无生机的吗?在活过千年的咱看来,仙冥变得太多了咕啾。”

    “咱并不知道怎么办,毕竟咱只是只松鼠。”净火天尊叹息着摇了摇头,“但是,总这样下去咱也知道不行的咕啾。”

    寒霜听了,也不知说些什么,只好沉默。于是又是一阵无言。半晌,净火大天尊跳了起来,打起精神:“总之,不要继续唠叨下去了!是时候做正事了咕啾!”

    莫闻馨从怀里摸出了一组糕饼,送给了净火大天尊:“那便谢谢天尊了。”

    净火大天尊礼貌地接过了糕饼,开始作法持咒起来。随后,寒霜眼前忽然一亮。

    头顶是万里碧空。

    脚下是层叠流云。

    黑灰色的千里贺兰山,用脚步丈量,不过几步之长。

    ——这就是九天之上。
« 上次编辑: 2018-04-14, 周六 14:02:52 由 zghzgh1779 »
以后开dnd团要从6级开团
为什么呢?
因为“dnd只有5级”
如果这个6级团咕了
咕的也不是dnd团
就等于说没有咕,只是一个不存在的东西消失了而已
以上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2730
  • 苹果币: 1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22 于: 2018-03-08, 周四 00:52:54 »
零光剑

这把剑通体晶莹,纤细剔透。若专注观察,偶尔能见到流光沿着剑脊一闪而没。

“此剑虽无言,却分明夜啼不止。此剑予你,也不知是福是祸……”——分海剑东方邵

◇前朝锻剑师神逸子一生与其妻铸造过无数名剑,然其妻最终遭到迫害冤死狱中。神逸子伤心欲绝,以妻之骨灰锻造利刃,以己身之血给利刃淬火。最终神逸子死于锻剑炉旁,而留给世人的只有零光和片羽这一双对剑。
◇鼎朝立国之后,片羽、零光二剑出现在一对道侣手中,他们建立起了如今的濯玉洗剑峰。
◇七百年前濯玉、洗剑二门分裂,而后片羽剑不知所踪,只有零光剑还时不时出现在洗剑峰弟子的手中。
◇零光、片羽本为相辅相成的对剑,只有二者重新相聚时,此剑才能发挥出其原本的威力。

◇圣剑主人:寒霜

初心能力:以此武器进行的攻击检定和伤害骰具有+1加值。零光剑可以作为法器使用,此外攻击检定和伤害骰的加值也能作用于法术攻击检定和法术豁免DC上。

朴散则为器,圣人用之为天下宰。

进阶能力:以此武器进行的攻击检定和伤害骰额外具有+1加值。以一个额外动作,你闭上双眼,展开第六感观察世界。你失去你的视觉,无法使用需要视觉的能力,同时凝视攻击等依赖视觉的效果对你无效。你获得360尺范围的心灵感应,并能感知心灵感应范围内任何生物和物体的位置,即使你们之间有障碍物或铅板的阻挡。你可以立刻获知心灵感应范围内的生物对你是否具有敌意;因为你对他可能进行的一切行动了如指掌,在能力持续时间内,他的攻击掷骰遭到劣势,你对他施展的法术的豁免检定具有优势。该能力持续等于你熟练加值的轮数;直到你完成一次长休息前,你无法再次使用此能力。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传说能力:以此武器进行的攻击检定和伤害骰额外具有+1加值。以一个反应,在接下来的三轮中,你的生命值不会降低,你不会处于任何负面状态,你的攻击骰不会遭到劣势。你可以选择任何即将对你生效的效应暂不生效,在判断任何与生命值有关的效果时,你的生命值可被视为最大值(如果这较为有利的话)。但是在这三轮中,你所有的豁免检定会自动失败,你对所有伤害具有易伤;记录你本应受到的伤害和负面效应,在你接下来的第三个回合结束时,所有你选择延迟生效的效应,以及这三轮中你受到的易伤伤害,如常计算效果以及持续时间。直到你完成一次长休息前,你无法再次使用此能力。

十年空醉一梦,初醒几度新凉。风雪瘦损离人面,却笑缘短年长。

特殊能力:
片羽零光:当片羽、零光两把剑距离30尺内时,以零光剑进行的攻击检定和伤害骰额外具有+3加值。
以后开dnd团要从6级开团
为什么呢?
因为“dnd只有5级”
如果这个6级团咕了
咕的也不是dnd团
就等于说没有咕,只是一个不存在的东西消失了而已
以上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2730
  • 苹果币: 1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23 于: 2018-03-28, 周三 00:42:24 »
镜月返“清姬”

这是一柄微曲的长剑,平整的剑身光亮如镜,在明亮的月色下持剑者会隐约听到忧伤的歌声。剑茎上刻着“清姬”二字。

“顾我已无今世望,似君还向来生求。菩提映灯惟灭度,镜月返花已忘秋。”——佚名

◇此剑不知由来,也不知何人打造。如今镶金错银的装具,也是莫闻馨后来配的。
◇莫闻馨早年在调查一桩灭门惨案时,获得了这柄剑的认同,便从此将它佩在身上。
◇滁州安氏,名门望族,先人安宗川安文肃公,是二十六年前卸任的吏部天官,其后人也多有文名。然而这家的独孙,虽然考了功名在身,却生性放荡不羁,引来了灭门惨祸。
◇安氏明箴,安文肃公之孙,因迷恋一位名叫清姬的花魁,与那花魁私奔三年。三年后,安家终于妥协了,迎回安明箴和清姬;然而那清姬却是潜伏三年,刺杀安文肃公的刺客。在刺杀了安家满门后,她留下了一首血诗和这柄利剑,不知所踪。而此剑的来历和清姬的真名,隐云卫倾尽全力也无法——或是不愿——查出真相,成为了一桩无头悬案。颇为奇怪地,隐云卫默许了获得此剑认同的莫闻馨持有这柄明显来路不凡的宝剑,再无追问。

◇圣剑主人:莫闻馨

初心能力:以此武器进行的攻击检定和伤害骰具有+1加值。此圣剑如同体质护符般生效。

昼听笙歌夜醉眠,不负春来二十年。

进阶能力:以此武器进行的攻击检定和伤害骰额外具有+1加值。以一个反应,当30尺内的盟友需要进行一次豁免时,你可以代替他进行此次豁免,并交换彼此的位置。你和盟友之间必须有清晰的视线,才能使用这个能力。你承受豁免成功或失败后的一切后果;若盟友因此脱离了能力生效范围,他无需进行豁免和承受后果。

夫爱人者,人亦从而爱之;恶人者,人亦从而恶之。

传说能力:以此武器进行的攻击检定和伤害骰额外具有+1加值。在遭遇开始时,你可以选择至多三个盟友,获得暂时的生命链接。若你攻击该盟友上一回合攻击过的敌人,你的攻击骰获得优势。若这个盟友进入濒死状态,你可以选择立即魔法地和该盟友交换位置;若如此做,你立刻陷入濒死状态,所有与你具有生命链接的盟友生命值恢复到最大值的一半(若他的生命值低于最大值的一半),距你30尺内的所有敌人受到等于你使用此能力时剩余生命值的伤害。直到你完成一次长休息前,你无法再次使用此能力。

花开堪折君莫折,花谢折取忆花时。
以后开dnd团要从6级开团
为什么呢?
因为“dnd只有5级”
如果这个6级团咕了
咕的也不是dnd团
就等于说没有咕,只是一个不存在的东西消失了而已
以上

线上 落雨随枫

  • 神佛无谅
  • Diver
  • ******
  • 帖子数: 1202
  • 苹果币: 2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24 于: 2018-03-28, 周三 09:34:06 »
催更!
事到如今这双软弱无力的臂膀,其中若还流淌着着苍蓝色的火焰
我一定回首转身,重新拉住你的手掌
以这灰败星球的名义起誓,不会第二次将你抛下
把命运的诗歌全部改写(Rewrite)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2730
  • 苹果币: 1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25 于: 2018-03-28, 周三 22:15:43 »
以后开dnd团要从6级开团
为什么呢?
因为“dnd只有5级”
如果这个6级团咕了
咕的也不是dnd团
就等于说没有咕,只是一个不存在的东西消失了而已
以上

线上 霜千翎

  • 兔兔姑妈还是坟地姐姐?这是个问题......
  • 新人
  • *********
  • 帖子数: 7885
  • 苹果币: -6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26 于: 2018-03-29, 周四 01:06:18 »
咕啾~

线上 海上钓鲸客

  • 黑暗与光明之本源
  • Guard
  • **
  • 帖子数: 85
  • 苹果币: 2
Re: 【团报小说】【未完结】白石溪
« 回帖 #27 于: 2018-04-04, 周三 08:57:03 »
好厉害……不愧是海灵…
在光明与黑暗中挣扎,这原是我生存之道
凤毛麟角差比拟,绣虎雕龙欠斐然
磐石不坚,牡马非玄,子胥过关,眇龙潜渊

个人成就列表:
拳脚如风,招招落空 1/1 一轮中以最高BAB作出的四次攻击骰没有超过3
从天而降的大哗—— 1/1 使用某不可名状的部位徒手攻击居高临下使用Knock down 攻击使Boss昏迷
扶我起来我还能开团 ——0/4 预告中的团还有四个没有完结
绝育毒师—— 3/3 向男人、女人和熊推销绝育用品
钢管舞男 1/1 取得钢管舞男资格证和上岗证,用男性魅力征服脱衣舞俱乐部老板
让我康康 1/1 在二战团顶着元帅的头像使用秘法眼侦测敌情

预告/正在开的团
(正在进行)海国堪舆录
(暂时咕咕)龙枪编年史
(也许会开)高校异闻录
(有生之年)邮件圣杯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