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P:tc 2e] 弗蘭克斯坦背景(坑,持續更新)  (阅读 795 次)

副标题: 新人的拋磚引玉,望不吝指教

离线 伯勞鳥

  • Peasant
  • 帖子数: 12
  • 苹果币: 0
[P:tc 2e] 弗蘭克斯坦背景(坑,持續更新)
« 于: 2019-01-31, 周四 11:34:07 »
弗蘭克斯坦(苦命人)
怎樣塑造出一個男人呢?甚麼是構成人類的必要零件呢?人類像是一堆零件的集合,還是更像是一個完整的個體呢?
弗蘭克斯坦之子彷彿是這個問題的體現,擁有強大力量和野性感官,通過病態的創造和未完善,苦命人的情況令他們不得不模仿人類去解决困難。
他們按照字面上的意思理解這個問題,一直混雜在人類之中來偽裝自己,並對那些人類產生興趣------弗蘭克斯坦之子使用著巨大的力量,但未全然具有人性。
對於全部他們所造成的惡燥,其他魔像的後裔從那令他們成為自己的黑暗奇跡思考著所導致的後果。但弗蘭克斯坦世系並不如此認為,魔像只是一個錯誤,由屍體所組成、隱藏於人世的噩夢。
儘管這些拼湊而成的人們中少部分跨過了兩個世紀者並不在意變得醜陋,但他們共同承受著相同的咀咒,他們不過是被切裂的人類,他們亦有自知之明。弗蘭克斯坦有能力去面對他們生存的日子
苦難令他們變得殘忍,但怒火是驅動他們的動力之一。用聖火之力去鍛造它,在他們自己的路上,他們將成為英雄。
膽汁和火焰在他們體内混合,釀造得濃烈而又沸騰。電流------由煉金而生、流動的液態火焰------是創造他們的不變遺產,弗蘭克斯坦並不比一堆屍體的集合更多精心地關懷彼此和攤在板子上,除非創造他們的機械吸引一個電弧穿過他的身體。令他得到生命。她的雙眼已準備在這個以厭憎來迎接她的世界張開,電火花留在了她的體内,在她的靜脈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音。
電火花寄宿在每一名苦命人眼中,這令他們能說話、 借助話語掩飾他們詭異的畸貌和受咀咒的惡燥。即使他們沒有靈魂,但火焰充斥在弗蘭克斯坦的心中,靈性的能量於他們體内流動。
他們無力去躲避真相,苦命人們真誠而又坦率,以至於可以找一個去談談令人不適的經驗和在此之上的惡燥。他們不能對自己說謊,建基於此,甚至無法對任何人說謊。他們看到真相,總是在問題中順從自己的内心,令他們有時失去體面和風度。
由於肉體是縫合而成的,弗蘭克斯坦們的身體不由得有些笨拙,從他人之軀所取得的部件並不會經常稱心如意,有時候,特别是當苦命人們在承受灼苦時,身體部位甚至會排斥彼此,也許身體壓抑了任性的部位後,在休息時手會做出一個不合時宜的動作,也許弗蘭克斯坦發現自己的精神被困,身體不再服從他的意願。
出於一些原因,對他們而言,語言是困難的。當他們第一次甦醒時,弗蘭克斯坦只能從貢獻出自己一部分的屍體中得到語言的零碎記憶,有一段時間,他們難以說話。這很快就過去了,但一些------發現自己完全沒有和任何魔像接觸的弗蘭克斯坦------永遠不容易得到語言。有些教導他們如何聯絡其他一些花費時間在充滿知識分子的公司的魔像尋找和學習語言。他們對於禮貌和現代俗語很無知,有些用古語說話,而其他則言簡意骸,但那些粗糙的言語組合卻能依然完美地表達意思。
膽汁和電流的混合物主宰著他們的行動,鮮少弗蘭克斯坦能在朝聖之路上被制止。無需休息,從不疲倦,他們絕少懈怠,並有時會顯露出驚人的勇氣。
膽汁是他們的主要體液,這能樸素地從他們的情緒反應得見,源於膽汁的怒火令他們持續地不滿,這幾乎把弗蘭克斯坦們帶到自毀的道路上,他們中的一些試著找到脱離自毀的方法。
他們渴望鬥爭,弗蘭克斯坦難以容易地做任何事,希望找尋意義的苦命人往往會去找尋一些事物鬥爭,鬥爭並不經常代表物理上的暴力,雖然他們可以,並有時會如此。弗蘭克斯坦會為其生存的權利在死亡之路上爭鬥,他們會為了那些和自已有關魔像的安全而戰鬥,他們為怒火而戰,他們為不到回報的愛而戰(這往往是無回報的,除非他們能擺脱惡燥的影響)他們為了話語權,為了成為魔像同伴中最有權威者而戰。
罕見地,他們會壓抑自己的狂暴情緒。
從不滿之中誕生的熱情絕大部分時間下會轉差,弗蘭克斯坦的決定經常是頑固的,苦命人們很易發怒,當被惹怒時,他們會想著復仇。他們希望化身為真正的凡人,可以引領那些擁有珍貴禮物而不自知、尚未發現自己活得有多美麗,惡毒地嫉妒著他人的凡人。頑強和怒火只會帶來復仇和更多復仇,狂怒引領着暴力,弗蘭克斯坦博士第一個造物的凶殘是尚在傳唱著的傳奇。當他們承受著灼苦時,人們受苦並死亡。他的世系承繼了他的傳統,當他們注定失敗時會陷入凶殘的狂怒。
很多其他的魔像------那些眼中沒有銘刻造物主之失敗的世系------有時蔑視著弗蘭克斯坦。那些不同世系的魔像們,苦命人經常能明確證明,他們沒有塔穆斯的忠誠、沒有
葛拉蒂的優雅、沒有奥西里斯的知識、沒有烏爾根的超自然才能,但他們有熱情去超越所有魔像。
儘管他們有所局限,儘管任何事,苦命人至少希望成為一個實際上的領袖,烙印群體的發言人,就好像任何成員在自已世系的位置。
弗蘭克斯坦的畸貌是個對他們是何物和他們想成為的提醒,不止是對他們自已,更是對其他魔像。他們也許沒有靈魂,但他們有充滿火焰的心和充滿怒火的肝臟,以及直至朝聖完畢,他們絕不止息。
« 上次编辑: 2019-02-01, 周五 22:20:09 由 伯勞鳥 »

离线 古凌锋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2
  • 苹果币: 0
Re: [P:tc 2e] 弗蘭克斯坦背景(坑,持續更新)
« 回帖 #1 于: 2019-02-05, 周二 12:57:44 »
哇,又有人翻译了

离线 伯勞鳥

  • Peasant
  • 帖子数: 12
  • 苹果币: 0
Re: [P:tc 2e] 弗蘭克斯坦背景(坑,持續更新)
« 回帖 #2 于: 2019-02-05, 周二 18:10:39 »
祖先:任何人都知道維克多·法蘭克斯坦的故事,小說和電影產生他和他的怪物的後啟蒙神話,不同版本都讚同維克多本意是創造一個生命而非怪物,但事實上怪物破壞了維克多的生活。
維克多的方式------那混合了帕拉塞爾斯式的錬金術和啟蒙時期的科學------理論上不可行。但不論那是奇怪的情況,不可能的科技又或者是神的惡作劇,怪物張開了他的眼晴,只看見了他的創造者因厭惡轉過了臉,法蘭克斯坦博士以為他的創造物會是美麗的,原初之人,完美的人,不再背負人類的原罪。但他流產了。
逃出了牢籠後,法蘭克斯坦的怪物在世界上游盪,只得到了孤單和寂寞。
怪物漸漸憎恨給予他生命的維克多,他立心報仇。被創造者充斥著怒火,然而他受限了,任何他嘗試找到自己和人性之間的聯繫的決定都令他受到攻擊和被避開。怪物無處可去,法蘭克斯坦轉向尋找維克多博士,乞求他制造一個女怪物,一個新娘。
在最流行的故事版本,法蘭克斯坦博士不能完成新娘,在給予生命之前毀滅了那半完成的軀體,第二個版本博士完成了第二個造物,那個版本以新娘拒絕了怪物作結局
他陷入狂怒之中,並威脅要令法蘭克斯坦家破人亡,事實上在一年之後,怪物很好地實踐了他的威脅。
雖然在故事結尾,怪物並沒有直接導致法蘭克斯坦博士的死,但他依然是驅使法蘭克斯坦博士死亡的原因。在那名操英語的探險者發現法蘭克斯坦博士之前,他幾乎因疲勞和暴曬而死。經典的故事告訴我們,怪物知道維克多已死,並陷入悔恨之中而自毀。
事實上,被造物留存了下來。因為一些原因,他學會了如何創造自己的同伴。也許是從法蘭克斯坦博士那兒知道,從造物主在他那不祥而又命中注定的新娘上的工作,他確實制造了他的魔像之子。利用怪物所知的嬗變術和鍊金術,聖火的火花令他甦醒,怪物並灌輸魔像之子如何制造被造物。
苦命人說被造物是新娘,而非怪物。他那壯舉失敗了,
被造物並不是完美的造物,而是屍禍。因出於同一理由,法蘭克斯坦折磨他的造物者,而新娘則傳播他們的疾病,直到現在。
在其他故事中,法蘭克斯坦試圖制造他的兄弟、兒子,或者只是朋友。但就像是全部故事一樣,他的造物拒絕了他,就像是他的造物主一樣。
被造物的孤獨和怒火驅動著他,那瘋狂而又不可預料的強大力量令苦命人得到其他魔像的敬重和恐懼。
維克多.法蘭克斯坦是其家族的最後一人-------被造物親眼所見。然而,因為被造物的世系,維克多有一群兒女,令法蘭克斯坦家族傳承下去。
外號:被雷劈的、縫補人、卡洛夫(又或者艾莎,視乎男女,典故出自科學怪人電影)

离线 伯勞鳥

  • Peasant
  • 帖子数: 12
  • 苹果币: 0
Re: [P:tc 2e] 弗蘭克斯坦背景(坑,持續更新)
« 回帖 #3 于: 2019-02-08, 周五 18:01:37 »
外表:弗蘭克斯坦是由不同的身體部份所拼湊而成的,當他們要創造出子嗣時,他們往往會選擇一些看起來最好的身體部份,尤其是瘦削而又強壯的人身上的。
在絕大部分時間中,那些看起來最好的身體部份並不會完全和身體合適。其中一個苦命人也許會有不同粗幼長短的手腳,這些畸形並不特别顯眼,但那些看見弗蘭克斯坦奇怪舉動的凡人會知道物理上魔像的詭異。
當他們隱藏起畸貌時,苦命人很少會富有魅力。即使他們並不那麼地醜陋,他們身上依然有些不太對勁,即使他們把自己隱藏得像凡人,但他們中的很多不似凡人、混亂。
依身體局部而言,他們是美麗的------強壯的臂彎、具有貴族氣質的下巴、優雅的雙手,但那些特徵諸如過度強壯的肌肉、左右亂轉的雙眼又或者油膩的頭髮也會給予看見他們的人深刻印象。
於那些畸貌是可見的刹那,很多弗蘭克斯坦相當之高,就像是他們的祖先,有些也許並不那麼高,但也會很龐大,以及有著顯而易見而又粗壯的血管-----有些不常見的則是肌肉。毛髮則呈兩個極端,有些苦命人粗長蓬亂的毛髮於不應生長的地方生長,有些則在補丁上生出油膩又細的毛髮,有些甚至根本沒有。經常地,於面部部件完全合適時,他們具有引人注目的面部特徵,例如巨大的嘴巴和強而有力的牙齒。很多則有比起眼窩而言太小的水汪汪雙眼,並有著太過於粗長的眉毛。並非全部弗蘭克斯坦有著同色的眼眸,也並非所有弗蘭克斯坦有兩隻眼。

离线 伯勞鳥

  • Peasant
  • 帖子数: 12
  • 苹果币: 0
Re: [P:tc 2e] 弗蘭克斯坦背景(坑,持續更新)
« 回帖 #4 于: 2019-02-12, 周二 14:48:59 »
畸貌:當他們使用力量時,接合他們身體的補丁會暴露而出,不同的身體部分也許會有不同的膚色,接合也許是深刻的白色疤痕,他們能用任何粗糙的線去縫合,老土的絲線穿過鋼線,有些血肉的部分也許會用由皮革和金屬組成的鉚釘皮帶所連接。
就像是他們使用聖火或其他力量,一些弗蘭克斯坦身上的電光會在奇怪的地方閃耀,於肉體中的接口間穿出。也許他們的手背上插有一根銅棒,有時他們的頭後裝有螺栓。又或者一根小銅釘從頭皮穿出。也許苦命人利用一些微小的金屬扣連接皮肉和脊骨表面,也許微小的金屬會用於連接頸部和胸部。當弗蘭克斯坦的畸貌變得明顯時,也許金屬的前端會閃耀,或者電弧會穿過魔像的身體。

离线 伯勞鳥

  • Peasant
  • 帖子数: 12
  • 苹果币: 0
Re: [P:tc 2e] 弗蘭克斯坦背景(坑,持續更新)
« 回帖 #5 于: 2019-02-27, 周三 23:47:40 »
精煉:雖然苦命人會去實踐所有精煉,但他們更傾向施行銅之精煉,而遠離人群也提醒了弗蘭克斯坦和人類的不同;直到他們找到了不朽和人性之前,得找到魔像在自然的棲身之所。
無論是在抽象和物理層面上,弗蘭克斯坦都善於和敵人爭鬥,所以有大量的弗蘭克斯坦選擇了施行錫之精煉,把他們的怒火傾注在殺戮的藝術之上。這也許是正義的,也許不是。那些施行錫煉者無一例外是為戰爭而生的怪物,有時候則會同時是英雄和惡人。
同樣的怒火也令那些施行錫煉者偏移,成為暗火精鍊者。那些發現自己正在跟隨暗火精鍊的弗蘭克斯坦有時會顯得無情,尤其是在他們毀滅那些下賤魔像的時候。
很少弗蘭克斯坦會去施行汞鍊,他們的不滿和情況令他們施行精鍊和完善他們的怪異。

离线 伯勞鳥

  • Peasant
  • 帖子数: 12
  • 苹果币: 0
Re: [P:tc 2e] 弗蘭克斯坦背景(坑,持續更新)
« 回帖 #6 于: 2019-02-28, 周四 00:23:56 »
角色創建:
弗蘭克斯坦偏愛三種屬性範疇,儘管儀態有可能會偏低,苦命人可以很有口才,以及有時會擁有驚人地高的操縱和沉著。野蠻的體格之下往往隱藏着唇槍舌劍和滿腹墨水,苦命人的路上吸引着苦難,這代表他們必定以物理技能為主。社交優點很是罕見,巨人則是尤其常見的優點。這是因為很多苦命人由比平均尺寸更巨大的身體部件所組成,而其他則在聖火第一次流過他們時被拉長、充滿。
堅忍和正直是他們常見的美德,而嫉妒和憤怒則是常見的惡德。

离线 伯勞鳥

  • Peasant
  • 帖子数: 12
  • 苹果币: 0
Re: [P:tc 2e] 弗蘭克斯坦背景(坑,持續更新)
« 回帖 #7 于: 2019-02-28, 周四 01:05:07 »
概念: 受虐待的兒童、孤身一人的不諳世事者、張貼海報的悲觀預言者、飽學的隱居修士、科學家、復仇之靈、生存主義者、受厭惡的新娘(或男僕)、伐木人
引用:我不是你的亞當。
成見:
葛拉蒂:你們也許很美麗,但你們和我等别無二致,你們最好記得這件事。
奧西里斯:是甚麼理由令你們如此他媽的沾沾自喜?
塔穆茲:無目的的力量又有何意義?
烏爾根:你們花費了大量光陰去瀆神戲鬼,但這又怎能令你在現在、這兒生存?於你們而言,世界是什麼?
吸血鬼:你丫是個死鬼,老子也是個死鬼,但現在活蹦亂跳的,誰比較好哇?
狼人:你們都可以成為怪物,但你們並不真正知道成為一個怪物的感受,你們還可以回頭。
法師:你們和「他」一模一樣。
凡人:你們擁有很多,但你們不知道,甚至棄如敝屣。

离线 伯勞鳥

  • Peasant
  • 帖子数: 12
  • 苹果币: 0
Re: [P:tc 2e] 弗蘭克斯坦背景(坑,持續更新)
« 回帖 #8 于: 2019-03-15, 周五 00:19:17 »
葛拉蒂(繆斯)
美麗,就像是他們一直向你所敘說的一樣,只是外表。
按理說無論在任何人身上,這都是正確的。但葛拉蒂的後裔對這種無根據的觀念很是擔心,這是某程度的真實。他們往往是美麗的。他們中的每一個都是阿佛洛狄忒,又或者阿多尼斯。的確,這些美人的外貌不足以壓制惡燥,魔像們的咀咒。美麗並不足以隱藏皮膚下經常綻裂的水銀。水銀驅逐一切,但又和被他們彷彿是夜幕中微暗之火似的美麗有所沖突。因此毋容置疑,常人對於繆斯最常的反應是不知所措和猶豫。
就像是他們的先祖,葛拉蒂是為了愛與被愛而生,這在他們的話語中可以得知。和凡人的社交生活是他們的一大動力,但美麗並不必定代表有多麼八面玲瓏,當和某人變得親密時,很多繆斯發現自己沒有能力和凡人溝通。他們很容易墮入愛河,但他們無法表達自己心中的感情。
多血質掌握著人的情緒,它令人們彼此交流,也令葛拉蒂追隨朝聖之路。即使路上並不盡人意,那怕身陷絕境,繆斯們總能樂觀地走下去,去堅持嬗變為凡人的希望。儘管如此,他們的樂觀天性令他們不負責任和懶散,在可能發生的最壞情況中放縱感情。
當灼苦支配了他們之時,有時候繆斯會自殘,就像是對那些圍繞他們的人所做的一樣。他們會做出諸如把動物投入火中、藉由不顧尊嚴和禮儀去親近凡人來羞辱自己,並不斷利用武力以沉溺於情慾。那些行動的後果毀掉那些脆弱的人,疏遠了和少數肯接近葛拉蒂的人所建立的友誼。
有些繆斯找到理由為何自己需要圍繞著凡人,有些通過展示美貌以在某些時刻勾引凡人而沾沾自喜,有些玩弄著神恩天降,如同瑪麗皇后和眾多情欲女神一樣。某些魔像懷疑第一名葛拉蒂是由阿佛洛狄忒所做的,又或者葛拉蒂就是阿佛洛狄忒神話背後的真相。
不止一次,葛拉蒂們在歷史中啟發了無數藝術,繆斯的外號名符其實。一個葛拉蒂在幾百年前聲稱自己曾經是莎士比亞苦求而不得的幽暗女士,其他的流言則包括了弗朗西斯科·戈雅,他畫出了由惡燥和瑰麗所支撐的恐懼。姑勿論孰真孰假,重點是葛拉蒂的後裔渴望成為繆斯,並有時成為藝術的一部分。對他們中的很多來說,單純的嘗試就足夠了。
身體是葛拉蒂的一切,他們盡可能令自己的身體變得完美,並試圖成為他們所能成為的最好。他們嬌慣自己,並同樣地縱色濫情。雖然他們可以做愛,但他們並不甚渴望、了無生氣。身體上的無能------無力達到愛的高潮又或者生出孩子,是他們中很多魔像巨大苦痛的来源。
« 上次编辑: 2019-03-15, 周五 00:21:08 由 伯勞鳥 »

离线 伯勞鳥

  • Peasant
  • 帖子数: 12
  • 苹果币: 0
Re: [P:tc 2e] 弗蘭克斯坦背景(坑,持續更新)
« 回帖 #9 于: 2019-05-12, 周日 23:54:33 »
存在眾多困惑的身體是他們的造物主所達成的偉大交易,當一個繆斯準備創造另一個葛拉蒂時,他一定要找到一具年輕而又極為美麗的屍體,屍體必需未婚(甚至不能受到損傷,即使那是致死傷口)繆斯需要在香草和酒醋的淺水浴中溶解經過精確測量的珍珠和石灰砂,她把屍體浸泡在淺水浴中,並把屍體浸泡得足夠長久以注入防腐劑和礦物混合物。 在令屍體甦醒之前,她吻了它, 灌輸她的氣息和水銀。神聖之息令冰冷的被造物活起來,那精致的美人。
繆斯和她后代的關係十分復雜,他們需要社交和愛,有些則渴望孩子、友誼和愛人們。繆斯和她后代的關係十分容易變質,相互依賴和感情的泛濫十分常見,那些發現受造物對自己的慾望反應遲鈍的創造者 也能夠在自己身上看見這些特質,反抗所有更高的理想, 其他形式的泛濫也是如此。
其他魔像們看見葛拉蒂或不負責任,或縱情聲色,或傲慢冷淡。醜陋阻止了繆斯, 最多世系的魔像內在有著無可否認的醜陋。同樣地,葛拉蒂看見神聖之息活化了他們,也看見了神對他們偏愛的證據,和 作為統治貴族的由來。其他魔像沒有於神話中代代相傳、如此神聖的起源。皮格馬利翁並非造物主------他只是從天堂降下神聖之息的媒介。
依然地,當一個繆斯致力於他自己的魔像群時,他有時會驚喜於他在找尋彼此同行理由上的快速,葛拉蒂不只是在朝聖之路上尋找支持他們的關係,他不變的樂觀更是支持着這些關係, 他們的職責就是維持團隊的關係。他們能用自己的親切來鼓舞希望,有時這已經足以支持他們自己, 至少當他們還是魔像的時候還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