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资料区 > COC 出版模组区

【翻译完坑】克利尔角的囚徒(Die Gefangenen von Cape Clear)

<< < (2/4) > >>

Bogenheim:
第1章-岛屿
在爱尔兰南海岸外,有一座名为克利尔角的小岛。这座岛从西南到东北长约3公里,宽约1.5公里。一般来说,这样一座小岛简直不值一提,特别是岛上从没出过什么新鲜事。

轮渡:克利尔角位于米森半岛以南几英里处,属科克郡内,从巴尔的摩或斯卡尔乘船不到一小时就能到达。调查员们的联系人帕特里克·霍尔曼经常乘坐一艘到达克利尔角的定期轮渡,他每周都去旅行(但他不是摆渡人)。若是出海后满仓归来,一些岛上的渔民会在巴尔的摩市场售卖多余的渔获。

港口:说是港口,其实不过是停靠了六艘渔船的码头。码头有一段通向克利尔角北海岸小集居地的短石梯,走到路的尽头会看见岛上唯一的餐厅,克利尔角酒吧。在阳光明媚时,这里有种自然而朴素的美,但若是在气候不那么宜人的下半年来,游客能够欣赏到的就只有相当无聊的灰色,十分能凸显出克利尔角的闭塞和落后。

村庄:岛上唯一的集居地是克利尔角村,村里有几十间散布在田间的、有着茅草屋顶和菜园的小石屋。岛上不通电,也没有电话,唯一的通讯方式是写信。每周一次,信使会乘坐渡轮将所有信件带去陆地上最近的邮局。

周边地区:村外人口稀少,荒原上仅坐落着几个独栋的牧羊人小屋,没有可供行走的小路或毗连的居住区。植物种类不多,通常只是草和灌木。可能也有那么一两片长在园地旁的树篱,但真正的树木(乔木)在克利尔角相当罕见。

岛上居民:克利尔角的住民之间通常使用爱尔兰盖尔语交流,也有些人会说英语。岛上以渔业、手工业、牧羊业及其他农业为主体。由于岛民不怎么好客,岛上的生活没有受到近年来在爱尔兰发生的剧变的影响。他们不想与政治扯上任何关系,不会讨论他们的爱尔兰天主教,也不喜欢为拍照摆姿势,对调查员们描述的任何其他地方都不感兴趣。可以说,克利尔角的居民简直就是“地球之盐”,而且是粗盐,和海水的咸味很般配。他们对陆地上来的人都尽量保持礼貌,但必要的是,他们决心不与其打交道。克利尔角的家族之间可能有这样那样的仇恨,不过他们总会共同对抗局外人。大多数人不会拒绝一笔报酬丰厚的买卖,但他们绝不会为了钱而伤害任何其他岛民。

Bogenheim:
酒吧:克利尔角酒吧大概是村里唯一一处不会无情拒绝调查员的地方,在这里他们不会被别人用怀疑的目光打量。这酒吧是一座不起眼的建筑,餐厅看起来是由屋内的客厅改建而成。老板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小个子男人,满口参差不齐的牙。这家酒吧可能达不到游客们所期待的高标准,但胜在干净整洁。酒吧里卖一种意外美味的自酿红啤酒,菜式简单,但这些由羊肉(或羔羊肉)、鲜鱼和其他来自岛上的农作物烹饪的菜肴都相当可口。克利尔角没有客栈,酒吧老板倒是预留了一间客房以应对紧急情况,但他一般不会为了赚住宿费而把它租给旅客,因为这间房是专为那些没能力自己走回家的酒鬼们准备的。

修道院:在村庄对面,岛屿的另一侧一座风景如画的小丘上,矗立着克利尔角的熙笃会修道院。大约二十几名修士带着隐居意味居住在这座岛上距爱尔兰岛最远的地方,过着与尘世隔绝的生活。

托马斯修士是唯一一个经常与克利尔角那些未出家的居民打交道的修士。修道院的建筑平面图几乎是一个方形,被一个短回廊环绕的庭院内复盖着带花坛和小石子路的草坪。建筑的小窗户上安装的不是玻璃,而是坚固的百叶窗,它们位于厚实外墙深处的尽头,且可以关闭。

建筑内部的墙和天花板都刷了白石灰,手工制造的家具虽然老旧,但十分实用,且被用心养护过。这里并没有什么古典家具,贵重金属或艺术品,不过现有的家具都是一流的工艺与质量。

大多数房间都是修士的小室,因此面积不大,只简单地摆了一张短床、一只衣箱和一个小床头柜。每间小室里都有带防风灯罩的油灯。即使它以煤油为燃料,也能发出足够明亮的光,以便修士们在小室内阅读书籍。除了足够多的小室,这里还有一侧的建筑有一些生活设施,包括一个小作坊、一间洗衣房、不缺厨具的宽敞修道院厨房、几间储藏室、一间小礼拜堂和可用作餐厅的宽敞大礼堂,最后还有一间收藏了几十本枯燥乏味的小说和大量宗教著作的小藏书室。

对建筑知识了解一二的调查人员可以得知,修道院建于19世纪初一座旧建筑的地基上。

其他修士的信息会在附录中列出。

巨石阵:这座巨石遗址是一个排列松散的石圈,位于一处空气清新的山顶,是岛上的最高点之一。这些石头风化严重,但它们在很久以前一定复盖着花纹,这些纹路现在用肉眼很难看见。若用手指划过那些几乎难以辨认的沟壑和凹槽,就能识别出螺旋状图案或符号。石阵位于岛屿的中心区域,但可以根据情节需要移动,以便调查员们注意到它。

Bogenheim:
第2章-经过

到达&第一天

调查员们将在清晨与帕特里克·霍尔曼(见附录)在巴尔的摩港口会面,呼吸着夹杂柴油味和鱼腥味的空气,将他们的装备运上小渡轮。阳光明媚,大西洋海面无风,有几只海鸥在叫,此外再没有其他声响,船上只余一丝惬意的宁静。渡轮留不出足够空间来装载交通工具,但它有一个小船舱,以确保在不太美好的日子里乘客也能安全渡海。当船上的发动机启动时,帕特里克会开始大声夸赞克利尔角,并与调查员讨论他们在岛上的安排。

帕特里克的赞美
“哦,我多爱这个美丽的岛屿!克利尔角是爱尔兰最南端的居住点。这里是海鸟、鸣禽和候鸟的天堂,它们以歌声和活力给岛民带来欢欣,我曾和数不清的鸟类学家一起去过那里,他们都知道这一点。而很显然,珍惜的花卉和草药就生长在岛上。这可能是由于气候极其温和,而且没人会去打扰它们的生长。此外,克利尔角是爱尔兰的十二使徒之一,圣基兰的出生地,因此遍地都是古老的历史遗迹。有几个巨石遗址,至少起源于凯尔特人,甚至更加古老。”

帕特里克会将回程安排在当天的19:30左右——除非调查员们决定在岛上逗留一阵。修道院的一个年轻见习修士可以用划艇将他们摆渡回去。这就是为什么调查员不应携带过于笨重的装备。不过无论以哪种方式,这次回程都极有可能不会发生。

三刻钟后,小渡轮将前往克利尔角的港口。

待调查员们到达后,渡轮会再次离岸,他们将有时间探索该岛。

旅行和天气:

事实上,几乎整个岛屿都非常适合步行探索,只要你穿着合脚的鞋子。
无论调查员们想先拜访什么,他们都能顺带享受明媚的阳光和温和的海风。天气不是很热,特别是吹着海风时会很凉爽。下午,云层会变得有点低。

Bogenheim:
参观巨石阵:

守秘人需小心安排巨石阵的登场,确保调查员们前去参观。可以是玩家们专程前往、又或是他们偶然遇见该处遗址。此时,守秘人应向他们朗读前文里对巨石阵的描述。


在巨石阵下,沉睡着一种外来的邪恶力量,以约·翁毕斯魔蛭的形态出现,其封印现已减弱。魔蛭察觉到陌生来客的存在——岛民通常会避开石阵——并尝试建立一种几乎被封印的存在所阻止的心灵连接。目前对调查员们来说,除了一种不安的感觉外,没有任何迹象会表明这一点,但这种“标记”将会为魔蛭指明受害者,因此这一情景必须发生。

到访修道院:

当调查员们首次远远望见修道院时,天已经开始下雨。如果他们磨蹭得太久,就会被雨淋湿。

帕特里克建议大家在修道院寻求庇护。修士们基本上都很友好,在这种情况下也乐于助人。此外,比起村庄,修道院近得多。如果天气没有很快好转,今天能否乘船回到岸上还是个问题,村里除了酒吧,也没有其他能够留宿的地方。

在修道院里,调查员们会被托马斯修士收留,而帕特里克打着雨伞返回村庄——或者拿不准的话,与修道院里的调查员们一起过夜,如果他们坚持。在前一种情况下,他们会在第二天再次见到他。

托马斯为这里寒酸的布置道歉,并会为调查员们提供干燥的衣服,即使这里只有毛织修士长袍或见习修士长袍。由于天气仍在恶化,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接受邀请,吃一顿简单的晚餐并在俭朴但干净的小室里过夜。如果调查员们愿意,托马斯修士会很乐意带领他们逛逛修道院,不过这趟参观的结局不会很有趣。即使提议没有被接受,调查人员也应当见到拉巴努斯修士。看到这群人,他会走到最近的调查员面前,手捧着他的脸,深深地看进他的眼睛,说:“啊......我们会再见面的!”之后,他将转身离开。

Bogenheim:
夜晚

半夜2:00:在修道院里睡下的人会被来自地面和四周的可怖且刺耳的断裂声与尖锐的吱嘎声惊醒,就像由于石块间的撞击声而被吵醒一样。地板塌陷,声音开始膨胀成震耳欲聋的噪音。房间内的墙壁上裂开一道道缝隙。如果调查员们逃到修道院的庭院中,迎着暴风雨,他们会注意到钟楼顶部已经崩塌。在他们看见修道院走廊和窗户里忽闪的灯光和冲出小室的修士们时,会受到一次冲击(见下方)。

冲击
伴随着剧烈的头痛,你们眼前的色彩模糊难辨,并且似乎在不断变化。你们看到绿色和红色的条纹,以及明亮的小点。但在短暂而强烈的一瞬间之后,一切又结束了。

托马斯修士来到院子里的调查员身边。当他走近时,其中一名调查员惊恐地喊着“上帝!”,这会让他被吓一跳,但随后他镇定下来,压下恐惧。他怀疑岛上部分区域在地震中被摧毁了。当暴风雨平息,太阳升起时,应当查看一番以确认进一步的损坏情况。如果调查员问起他刚才的反应,他会敷衍过去。

当调查员们回到修道院,从洗衣房取回衣服时,他们会发现衣服已经足够干燥到可以重新换上。另一方面,他们的替换衣物又湿透了。

由于离日出还有几个小时,修士们在短暂的一夜过后正准备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调查员还会遇到一两个修士或见习修士,修士们看到他们就感到害怕,甚至会直接逃开。调查员无法从任何人那里得到解释。

导览

[0] 帖子列表

[#] 下页

[*] 上页

前往完整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