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角色建议 CHARACTER SUGGESTIONS

虽然你可以自由塑造任何一种角色来玩《鲜血领主》冒险之路,但考虑下以下建议可以帮助你充分融入此次战役。

阵营 ALIGNMENTS
你与朋友们将会扮演这片由邪恶不死生物统治的土地上的麻烦解决人。你们不是试图镇压不死生物的十字军,也不是要推翻这个国家的权力体制。你们将在现有体制下工作,你们将努力成为鲜血领主,成为体制的支持者。你们要面临的主要威胁既是盖布国的威胁,盖布是你们的家乡,也是你们在整个冒险中要保护的土地。混乱或善良的角色通常不太适合《鲜血领主》冒险之路。

虽然你会和邪恶之人工作或共事,但你不是必须要用邪恶阵营来游玩本战役。事实上,善良角色可以通过以尽可能为他人做好事的欲望来平衡邪恶。你不会公开谴责像拷问或公然纵火这样的恶行。你绝大多数敌人都不会是天使或圣骑士——你的敌人会是无政府主义者,敌方不死生物,和其他邪恶是生物,因此善良和中立角色都有充分的战斗理由。

简而言之,盖布是片守序邪恶的土地。因此你的阵营离守序邪恶越远,你的角色就越不适合本战役。

族裔 ANCESTRIES
盖布有许多种族裔和种族,不过盖布绝大多数人都是(或曾经是)人类,尤其是加伦德人(Garundi)。这个国家有几千年历史,有数次人类大规模迁入——主要是来自卡塔佩什(Katapesh)的珂莱士人(Keleshite)和屏障峰(the Barrier Peaks)以西来的卡迪亚人(Qadira)或芒吉人(Mwangi)。也有许多从扎摩诔(Jalmeray)或欧巴利洋(Obari Ocean)另一边某地来的伏陀罗人(Vudrani)。

半身人是该国家第二大族裔,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屏障山脉(Barrier Wall)的雅里奇(Jaric)半身人。矮人在盖布也很常见,但大部分都是居住在这个国家地底隧道网的奎尔奈特(Kulenett)矮人;少有盖布的地表居民能意识到有多少矮人生活在他们地下。精灵,侏儒和地精不太常见,但也不要因为看到他们就感到警觉。一小支猫人和豺狼人也生活在盖布,但通常距离人口稠密的城市较远。

盖布最常见的多用传承是吸血裔和替换儿。吸血鬼和鬼婆都有在该国家定居,在该国漫长的历史中诞下无数后代。一些神魔裔 (Planetouched) 传承,像魔裔(tiefling)和混沌裔(ganzi)同样存在。

扮演不死生物 Playing as Undead
到目前为止,盖布人口比例最大的还是不死生物。《鲜血领主》冒险之路对不死玩家角色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骷髅族裔见《Pathfinder Book of the Dead》第54页,在盖布骷髅并不比人类差——事实上,某些地方,骷髅更加合适。《Book of the Dead》也包含了扮演其他几种不死生物的规则,通过变体实现。正如该书45页边栏“以不死生物开局”所述,你的GM可能会让你从1级就扮演幽灵,食尸鬼,木乃伊,吸血鬼,或丧尸角色。

即便你的角色没有以不死生物开局,你在冒险经历的后期可能也会成为其中一员。《鲜血领主》冒险之路为你的角色提供了伟大的第二次机会——负能量以一种奇怪的形式弥漫在这片土地上。如果你的活人角色死亡,你的GM可以允许你将最新获得的职业专长重训成一个合适的不死变体入门专长,复活起来重新加入团队。到战役结束时可能会比开始时有更高比例的不死玩家!

职业 CLASSES
《鲜血领主》冒险之路的整体主题围绕着一个亡灵国度的阴谋诡计。善于玩弄构成此次主题阴谋的职业包括吟游诗人,调查员和游荡者。在盖布,死灵法师是值得信赖,受人尊敬的专业人士,因此任何拥有大量死灵系法术的施法者都是个不错的职业选择。这包括法师,当然——尤其是死灵学派——不过也包括牧师,先知,术士和女巫。只要你与不死联系得更为紧密,这些职业就十分适合,例如骸骨秘示域的先知,不死血统的术士。

关于死灵系法术有一个重要附加说明:在盖布,使用正能量是非法的,玩家角色最常用的正能量来源便是治疗术。在任何政府人士周围使用该法术都是个坏主意,甚至盖布的平民都能很快意识到他们可以通过举报非法正能量使用来拍马屁。用其他治疗方式更为安全,例如安抚术或炼金灵药。

和绝大多数Pathfinder的冒险一样,《鲜血领主》冒险之路包含了大量令人兴奋的行动和战斗。这意味着能够在战斗中发挥作用的职业特别有用。这包括了战士,武僧,和浪客。虽然野蛮人和游侠也是可靠的选择,不过战役大部分时候都发生在城市环境中,所以没有那么多荒野探险让这些职业真正高光。炼金术士很可能对大部分团队都很有用。

《Pathfinder Core Rulebook》中的神卫,通常是狂热的正义十字军。这类神卫不太适合参加《鲜血领主》冒险之路。但邪恶阵营的神卫(始见《Pathfinder Advanced Player’s Guide》第116页)会是本战役中更好的选择。德鲁伊不太可能在本战役中有太多令人满意的荒野经历,但一个对城市友好的德鲁伊可能也能加入。

牧师是本战役最好的职业选择之一,但也可能是最糟的。厄迦图娅是盖布最广泛的信仰,厄迦图娅的牧师十分合适。阿巴达尔(Abadar),义洛理(Irori),内希斯(Nethys),宗-库山(Zon-Kuthon)在盖布也有许多信徒。由于阿拉兹妮不情愿地统治盖布许多年,阿拉兹妮的牧师(《Pathfinder Lost Omens Gods & Magic》第54页)也相当常见,虽然《鲜血领主》冒险之路并没有与阿拉兹妮的过去与当前处境有太多交集。其他中立或邪恶神祇对于牧师来说也是个好选择,但法莱斯玛除外。法莱斯玛的追随者处心积虑地消灭不死生物,信仰法莱斯玛的角色(或任何职业)都不适合本战役。绝大多数善良阵营的神祇都鼓励抑制不死生物,或拒绝与邪恶一同工作,因此也是糟糕的选择。

调查员,先知,浪客,女巫职业见《Pathfinder Advanced Player’s Guide》。

其他职业资源 Other Class Sources
出现在其他书中的其他几个职业,大部分都很适合于《鲜血领主》冒险之路。阿肯斯塔(Alkenstar)毗邻盖布,因此枪手(gunslinger)和发明家(出自《Pathfinder Guns & Gears》)能够找到可用的火器或技术部件,概率仅比在发条与黑火药之国找到略低。盖布人重视魔法,因此魔战士与召唤师(出自《Pathfinder Secrets of Magic》)也很适合。他们的魔法能力很可能被证明是有用的。战役一部分主题包含追踪一些深奥的秘密,探寻心灵操控,因此灵能师和奇术师(出自《Pathfinder Dark Archive》)也是个很好的选择。

语言 LANGUAGES
虽然对于整个内海地区来说,盖布的出口贸易(尤其是食品出口)重要无比,但盖布是个相当孤立的国家。奥斯里昂语在此地已被使用了几千年,而它仍是整个国家的通用语。由于不死生物的盛行,死灵语也是一种特别通用的语言。假设盖布一些不死生物彼此说死灵语,而活人又不懂这种语言——这就是为什么盖布许多活人也尽快学会了死灵语。该国大量的奎尔奈特矮人和雅里奇半身人让矮人语和半身人语也合理地成为了常用语。

所有玩家角色将奥斯里昂语当做其默认的通用语。在《鲜血领主》冒险之路中任何提及“通用语”时(例如生物数据表等等)指的都是奥斯里昂语,而非塔尔多语(Taldane)。所有玩家角色也拥有获得死灵语的许可,因为这是该地区流行的语言。如果你想要的话,你可以选择塔尔多语作为一种额外语言,但你可能不太有机会用到它。

技能与专长 SKILLS AND FEATS
能够充实你的角色形象的技能与专长,在任何战役中都是最好的选择。在《鲜血领主》冒险之路中,例如欺骗,交涉和恐吓这类交互技能是很好的选择。你会与许多人谈判,他们中一些人强大无比,而这些技能(以及其相关技能专长)是成功的关键。社群是个重要的技能,用来知晓谁是谁,以及如何驾驭社交场合,所以也要考虑一下社群及其技能专长。表演在与他人建立印象是时是个有用的技能,如果符合你的角色形象的话选它也不错。

宗教在本战役中是个有用的技能,理由有二。最重要的一点,它是个用于回忆有关不死生物信息的技能。其次,它也是用于辨识宗教习俗与回忆宗教知识的技能。厄迦图娅的信仰在盖布无处不在。所有盖布的主要掌权者都知道如何正确接受监督不死之神,哪怕他们并不是特别虔诚。

在任何治疗术不是主要治疗方式的战役中,医疗技能都显得特别有价值。战地医疗(Battle Medicine)技能专长允许你在战斗中进行治疗,而缝合血肉(Stitch Flesh)技能专长(《Pathfinder Book of the Dead》第45页)允许你治疗不死盟友。

知识就是力量,奥法和神秘能够让你了解遭遇的深奥隐秘与奇异生物。学识技能也可能是适当有用的;那些专注于盖布城市(灰悼城,梅吉塔尔,伊尔德)或是地形(森林 forest,平原 plains,或地底 underground)的学识都是可靠的选择。关于常见类型不死生物的学识也非常有用(例如吸血鬼学识 Vampire Lore或丧尸学识 Zombie Lore),正如与盖布常见神祇或职业相关的学识技能(例如商业学识  Mercantile Lore,厄迦图娅学识 Urgathoa Lore,或战争学识 Warfare Lore)。盖布的不死生物与某些位面联系得更为紧密,如影界学识(Shadow Plane Lore)与骨园学识(Boneyard Lore)也是有用的。甚至像法莱斯玛学识(Pharasma Lore)都是有用的,用于了解国家的敌人。

自然与生存自有其用处,但在《鲜血领主》冒险之路中可能是用处最小的技能。克服自然危害并不是本战役中占比较大的部分。

背景 BACKGROUNDS
《鲜血领主》冒险之路中角色可以选择任何背景,作为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和死人)最终聚集到灰悼城。《Pathfinder Lost Omens World Guide》82页有一些适合于来自惊世奇土的角色的背景;其中,短命鬼(quick)是个合适的背景,但盖布远征军(Geb crusader)不是特别适合战役主题。而《Core Rulebook》中背景最好的选择则是工匠(artisan),骗徒(charlatan),侦探(detective),特使(emissary)(最好是选择灰悼城,梅吉塔尔或伊尔德这样的城市),商人(merchant),贵族(noble),和学者(scholar)。

下列《鲜血领主》冒险之路的新背景对角色也适用。每个背景都与盖布强大的经济派系之一有微弱联系,可以增加所提及派系1声望点(Reputation Point)到团队与该派系的总声望上。如果有超过一个角色选择了相同的背景,团队可以拥有与某个派系的多个声望点开局,但团队也可以与多个不同派系产生联系——利用相互敌对派系的声望在本战役中很重要。

建议角色选项 SUGGESTED CHARACTER OPTIONS
阵营族裔(与种族)职业语言技能专长
强烈推荐LE吸血裔*吟游诗人死灵语交涉贵族风范Courtly Graces
LN人类(加仑德人,珂莱士人,芒吉人)牧师(法莱斯玛以外的邪恶或中立神祇)学识(盖布或不死相关)集体印象 Group Impression
NE骷髅**先知(尤其是骸骨秘示域)宗教飞短流长 Hobnobber
游荡者人情练达 Streetwise
法师(死灵学派)缝合血肉 Stitch Flesh**
信仰欺诈 Deceptive Worship *
推荐N替换儿*战士招魂语奥法战地医疗 Battle Medicine
矮人(奎尔奈特)武僧阴影语欺骗当头棒喝Bon Mot*
半身人(雅里奇)术士(尤其是不死血统)木族语恐吓上流骗子Charming Liar
女巫*医疗金刚怒目Intimidating Glare
法师(死灵学派以外的其他学派)神秘持久分神 Lengthy Diversion
隐秘将计就计 Lie to Me
无需惊慌 No Cause for Alarm*
迅速胁迫 Quick Coercion
合适LG其他常见族裔或传承其他通用职业(下行除外)邪灵语特技其他技能专长(下行除外)
天界语运动
手艺
表演
贼活
不推荐NG神卫(善良阵营)自然奔途骠骑 Express Rider
CG牧师(法莱斯玛或其他善良神祇)生存采集者 Forager
CN德鲁伊自然疗法 Natural Medicine
荒野见识 Survey Wildlife
地形专家 Terrain Expertise
训练动物 Train Animal
*详见《Pathfinder Advanced Player’s Guide》
**详见《Pathfinder Book of the Dead》


老练车夫 ABLE CARTER                  背景
罕见
你在盖布干了许多年的运输,无论是单干或是在更大的企业中,你都运送着货物穿越过盖布古老的道路。无论是哪种情况,你都与车夫财团(Carters Consortium)有着松散的隶属关系,甚至在其领袖被指控信仰法莱斯玛导致该派系重要性急剧下滑之时,你便已经是派系成员了。

然而这些货物仍需要从港口运输到仓库,又或是从一个城镇运输到另一个城镇,这就是你的事业。你在一生中见识过了盖布大部分地方,你很擅长与短命鬼和死人交流,你为了更赚钱的机遇放弃了运输业。

车夫财团很重视你以前的工作,特别是因为如今少有人支持他们了。你的团队在战役开始时获得1点车夫财团的声望点。

选择两项属性提升。一项必须是力量或魅力,另一项为自选属性提升。

你从欺骗或交涉技能中选择一项受训。如果你选择欺骗,你获得上流骗子(Charming Liar)技能专长,或则如果你选择交涉,你获得飞短流长(Hobnobber)技能专长。你也在盖布城市:灰悼城,梅吉塔尔或伊尔德中一座的学识技能上受训。

建筑神秘学家 CONSTRUCTION OCCULTIST                  背景
罕见
你代表盖布建筑派系建造者联盟(Builders League),协助建造与设计建筑和公共设施。你曾被教导建造桥梁,门楼,道路,墙壁等等都是与其付出的辛劳等同的大计划。你了解到建造者联盟许多建筑项目都设计有神秘意义,甚至它们就掺杂在你铺设的石头,设计的墙壁之中(尽管你根本不知道这些神秘计划背后的宏大设计)。虽然你已经离开了建筑行业,但长期规划和利用杠杆效应的技能依然伴随着你。

你仍受到建造者联盟的好评。你的团队在战役开始时获得1点建造者联盟的声望点。

选择两项属性提升。一项必须是智力或力量,另一项为自选属性提升。

你从运动或神秘技能中选择一项受训。如果你选择运动,你获得配达人(Hefty Hauler)技能专长,或则如果你选择神秘,你获得异常察觉(Oddity Identification)技能专长。你也将在建筑学识(Architecture Lore)上受训。

尸体缝合师 CORPSE STITCHER                  背景
罕见
大量的丧尸在盖布充作雇农,劳工,或蹒跚的士兵,多到几乎不可计数。如果这些丧尸摔成了碎块就不能做好工作了,因此赋生者(Reanimators)维持着一支外科医生与裁缝军团来讲丧尸缝合起来以适合效力。你是其中一名尸体缝合师,长时间工作以保证盖布无心智的劳动力能够达到最佳状态。某天你在自己的针下看到了几位你的朋友,你意识到盖布长肉的人口是多么地易消耗,于是你决定应该换份工作。

赋生者感谢你过去的工作。你的团队在战役开始时获得1点赋生者的声望点。

选择两项属性提升。一项必须是体质或感知,另一项为自选属性提升。

你的医疗技能受训。你从激进手术(Risky Surgery)(《Pathfinder Advanced Player’s Guide》第208页)或缝合血肉(Stitch Flesh)(《Pathfinder Book of the Dead》第45页)技能专长中选择一项获得。你也将在丧尸学识(Zombie Lore)上受训。


食品贸易商 FOOD TRADER                  背景
罕见
过去你跟随商队,航船,或是两者都有,将食品运出盖布出口。你可能是个盖布人,又或许只是个因为无法拒绝的机遇决定在盖布工作的外国人。无论如何,你曾经往返于盖布与其他内海国家之间,亲身感受过其他国家对盖布的看法是一种几乎不加掩饰的厌恶和对其丰富食品出口的渴求。即便你现在不再从事这行了,你依然明白这种国际贸易对盖布的繁荣是多么重要,并对为此努力的人们心怀感激。

你因过去代表国家出行,而仍受到出口公会(Export Guild)的高度重视。你的团队在战役开始时获得1点出口公会的声望点。

选择两项属性提升。一项必须是体质或智力,另一项为自选属性提升。

你从手艺或社群技能中选择一项受训。如果你选择手艺,你获得老厨子(Seasoned)(《Pathfinder Advanced Players Guide》第209页)技能专长,或则如果你选择社群,你获得人情练达(Streetwise)技能专长。你也将在商业学识(Mercantile Lore)上受训。


点钞员 MONEY COUNTER                  背景
罕见
盖布所有派系中最富有的就是税吏联合(Tax Collectors Union),而银行和金库中的点钞员让这些财富数字得以明晰。你以前是这些苦力中的一员,每天都在数着别人的钱,直到你决定将一些为计数的钱币放进自己的兜里。你没有被逮住,但你知道如果你继续干下去感受到联合的怒火只是时间问题。于是你找到下家离开了,带着你正式和非正式的结余款。

税吏联合不知道你的小偷小摸,所以你在他们心中仍是良好形象。你的团队在战役开始时获得1点税吏联合的声望点。

选择两项属性提升。一项必须是敏捷或智力,另一项为自选属性提升。

你从社群或贼活技能中选择一项受训。如果你选择社群,你获得计数眼(Eye for Numbers)(《Pathfinder Advanced Players Guide》第206页)技能专长,或则如果你选择贼活,你获得妙手空空(Subtle Theft)技能专长。你也将在会计学识(Accounting Lore)上受训。


宣传筹办人 PROPAGANDA PROMOTER                 背景
罕见
幽灵王盖布在几千年后重新更积极地领导自己的国家,这让一些尚未听说这件事的国民震惊不已。你帮助圣事司仪(Celebrants)策划了游行,类似马戏的表演,新闻信函,以及更多有助于传递对国家效忠的信息。虽然圣事司仪绝大多数都是暴食与不死之神厄迦图娅的信徒,你也可以追随不同的信仰(乃至根本没有信仰);更重要的是帮助圣事司仪传递他们自己的消息。你开始看到宣传活动在帮助国家之余,也经常帮到圣事司仪自身,于是你看到了在正确的时间传递正确的消息可以有多强的力量。

你仍受到圣事司仪的好评。你的团队在战役开始时获得1点圣事司仪的声望点。

选择两项属性提升。一项必须是魅力或敏捷,另一项为自选属性提升。

你从特技或表演技能中选择一项受训。如果你选择特技,你获得四平八稳(Steady Balance)技能专长,或则如果你选择表演,你获得动人表演(Impressive Performance)技能专长。你也将在厄迦图娅学识(Urgathoa Lore)上受训。
2
战役时间线 CAMPAIGN TIMELINE
下列是截止至《鲜血领主》冒险之路开始时的关键事件。

时间事件
–929 AR衰落的奥斯里昂(Osirion)帝国正式将南部地区割让给大法师盖布和奈克斯。
–892 AR奈克斯与盖布开战,对彼此的国家都施放了可怕的魔法。
576 AR奈克斯杀死了许多盖布人,致使盖布复活了一支庞大的不死军队,进军奈克斯。在盖布人投毒攻击期间,奈克斯从其首都量子城(Quantium)中失踪,战争陷入僵局。
577 AR盖布的首席学徒们,60名长期不和被称作鲜血领主的死灵法师,在盖布陷入孤独和沮丧中时,接管了政府。
632 AR绝望的盖布试图在一场仪式上自杀以脱离格拉里昂,但复活成了一个阴郁的幽灵。
4329 AR盖布吓傻了来自霍洛蒙格(Holomog)的入侵军队,形成了少女之原(Field of Maidens)
4716 AR奈克斯的庇护所在量子城开启,引发了奈克斯回归的传言。
4719 AR盖布那不情愿的王后,巫妖阿拉兹妮(Arazni),抛弃盖布寻求自由。发誓要拿下她的死墓骑士却被阿拉兹妮的阴谋消灭殆尽,只剩下了间谍总管塞德格·拜赫利斯。
4720 AR盖布决定更积极地管理自己的国家,将目光投向奈克斯。他提拔了伊尔德的战帅议会作为他的军事指挥。
4722 AR当前的年份。有前途的特工将从偏远城镇灰悼城开始成为鲜血领主之路。
3
派系 FACTIONS
盖布的日常管理都落在约60位鲜血领主的管辖范围内,他们中绝大多数都是死灵法师,亡灵,或则二者均是。每位鲜血领主都与几个正式权力团体中的一个相关联,这些权力集团控制着盖布的特定生活方面,从军事到贸易与基础建设。五个上级派系(Great Factions)拥有比为数众多的下级派系(Lower Factions)更大的影响力,不过每个派系的威望与影响力都会随着鲜血领主的计划实施而涨落。《鲜血领主》冒险之路开始时,盖布目前的上级派系为建造者联盟(the Builders League),圣事司仪(Celebrants),出口公会(Export Guild),赋生者(Reanimators),以及税吏联合(Tax Collectors Union)。

你的GM拥有如何记录你在上级派系(以及其他影响战役的派系)中的声望的信息。赚取派系声望——以及决定什么时候牺牲一方来加码另一方——是《鲜血领主》冒险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建造者联盟 Builders League:上级派系中最传统的一支,建造者联盟负责盖布的建筑,市政修缮,和公共建设。这类项目在盖布各地皆有,无论是新造还是对老建筑的扩建或拆除,都必须经由建造者联盟事先批准,完成后还需被彻底检查。建造者联盟对施工项目的批准或否决权就像一把武器——有时是细长的匕首,通过微妙的修改或调整方案来促进联盟的议题,又是又像一把大锤,露骨地毫无理由取缔一整个聚居地的施工项目,以展露其对某个新兴的地方当局的反对。据传在遍及盖布各地的建造者联盟专营的神秘建筑和港口中潜藏着数不清的古老秘密。

圣事司仪 Celebrants:圣事司仪是最新从下级派系晋升到上级的派系,完全是由于盖布近来重回公众视野而得来的转变。圣事司仪以组织起盛大游行,奢侈仪式,恐怖盛宴,比武大会,和公共节日来赞美他们的统治者和他带来的胜利。绝大部分圣事司仪都是厄迦图娅(Urgathoa)的牧师,他们对暴食与不死女神的忠诚,在他们可怕而疯狂的庆典中显而易见。圣事司仪几乎有着无限的资金,在整个盖布都安排有代理人,不仅抓住任何机会进行宣传活动,同时还会揭发举报任何异见者和不满者。

出口公会 Export Guild:出口公会管理着盖布的外贸,还有虽然它叫出口公会,但他除了出口外同时也处理从他国来的所有进口。其许多成员相较如建造者联盟和税吏联合这般其他上级派系都更为年轻或不那么传统,而且出口公会中也充斥着忠诚派和民族主义者。在他们的思维里,如果有助于国家扩展其国际影响或巩固其经济和政治权力的话,那么违背盖布的传统就是件好事。虽说他们在许多交易上不可避免地会优先考虑自身利益,但出口公会的成员也会经常在决议中思考盖布的成本和收益。

赋生者 Reanimators:许多其他派系的鲜血领主,将负责给盖布的农场唤起死尸的赋生者看作是上级派系中最不配位的一支。但很少有人会质疑他们对盖布的重要性,也没有质疑他们的死灵法术力量——尽管他们很少会在既定职责外使用它。许多鲜血领主认为赋生者控制着数量众多未披露的无心智不死生物,遍及盖布乡野。也许有一天他们会使用自己的“劳动力”来做务农以外的事情,这事虽然没被其他派系领袖说出口,但在他们想到赋生者时总是存在于他们脑后。绝大多数赋生者,和那些想要与该派系结盟的鲜血领主,都是死灵法师,但大部分都是只是出于行政职责,或是作为农场的尸体供应商为该派系效力。很少人会将活化死灵当作日常工作。赋生者也雇佣了少量官员,其主要职责监督任何在盖布国土上死去的人必须被复活成不死生物为国家效力这条法律得以执行。在他们巡逻整个盖布时,这些官员也监视任何正能量的使用迹象,他们被授权不择手段予以扑灭。

税吏联合 Tax Collectors Union:在绝大多数国家,最富有的个体都来自于最古老的家族。在盖布尤为如此,这类有权势的家族中许多成员都或多或少是永生的。因为在他们死后的时光没有动机去挥霍财富,也没将家族资产分配给喋喋不休的后人,盖布最古老家族多数都异常富有,让短命鬼——甚至是年轻亡灵——难以理解它们财产的规模。税吏联合喜欢维持这种状态。杰出的贵族和银行家成为了税吏联合的上层,而该派系其他成员中绝大多数都是他们庞大家族中的一员,或是他们的雇员,或则两者都是。裙带关系是税吏联合的常态;极高的贿赂不仅被接受而且会被要求,所以维持现状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这些银行家,金融家,和税收员对盖布的经济至关重要,不仅因为他们保持着资金流动,还因为他们在极力阻碍盖布权力平衡的剧变。最近圣事司仪的崛起警醒了税吏联合,虽然盖布回归到公众视野有明显的好处。

下级派系 Lower Factions:上级派系与下级派系间的区别,不是在于派系的职责范围,而是在于其影响力的高低,以及鲜血领主们的念头和阴谋。下级派系中最重要的是车夫财团(Carters Consortium),负责国内的航运和交通。车夫财团直到几十年前都还是上级派系,但当政敌揭露其领袖是秘密的法莱斯玛(Pharasma)信徒后,整个派系都失去了相当大的地位。

其他权力团体 Other Power Groups:盖布派系唯一重大的问题就是无法控制这个国家巨大的间谍与秘密警察网络,后者则由塞德格·拜赫利斯(Seldeg Bhedlis)所统帅,这位死墓骑士间谍总管直接听命于幽灵王盖布。战帅议会(the Warmaster Council),总部设立于大都市伊尔德,专门负责国家总动员以与奈克斯重启战争。战帅议会缓慢却不懈地构建其力量,致力于一场他们势必要获胜的战争。
4
引用
所处位置 WHERE ON GOLARION?
《鲜血领主》冒险之路开始于灰悼城,一座位于亡灵遍地(或由亡灵统治)的盖布之国腹地的城市。在盖布,活人被统称为“短命鬼(the quick)”,而不死居民则被称作“死人(the dead)”。有关盖布的更多信息,见《Pathfinder Lost Omens World Guide》第76-77页,《Pathfinder Book of the Dead》第176–179页,《Pathfinder Lost Omens Impossible Lands》第130–139页。



灰悼城 GRAYDIRGE
骸骨遍地的灰悼城是一座位于破碎山脉(Shattered Range)的东部山麓的偏远城市。古老而阴冷,这座城市已经有几千年没有遭受严重入侵或天灾了,虽说它离梅吉塔尔(Mechitar)或伊尔德(Yled)这样的大型要塞城市相距甚远。这很大程度上仰赖于城市那令人印象深刻的由骸骨和石头构建的城防,大量的食尸鬼和死灵法师人口,以及环绕着它几英里的由丧尸耕作的农田,这都给任何潜在的入侵者提供了一道自然的——或非自然的——阻碍。

灰悼城曾是一座偏僻的军事哨所,用于拦截沿着破碎山脉东侧入侵盖布的军队。盖布与其宿敌奈克斯(Nex)之间的战争致使其快速扩张。城市的建筑师最先决定用骸骨来建造城市的建筑和堡垒,只是因为这种材料十分丰富并且可以提供一种明显令人不安的外貌。最初出于便利的选择很快就成为了一种传统,然后成了一种受尊重的建筑风格。

灰悼城由单独一位高阶总督管理,其在所有市政决策上有着绝对的权力。但事实上,高阶总督几乎不会修改政策,大多时候只是现有法律的执行人。城市的市政管理由一小批由高阶总督任命(也可以被其罢免)的官员构成;不出所料,他们都只是些在高阶总督面前卑躬屈膝以维持他们职位的马屁精。目前的高阶总督,七胃的塔夫-格赫塔(Taf-Gekhta Seven Stomachs),就跟他的前任一样低效,作为一个妖鬼(ghast),他闻起来臭死了。

这个国家的鲜血领主从技术上讲地位在灰悼城的高阶领主之上,但很少有鲜血领主会有理由造访这个偏僻城市,更别说插手其治理了。不过灰悼城有个例外,有唯一一名常驻的鲜血领主,贝林·哈多利(Berline Haldoli)。一名半身人死灵法师,与该国的赋生者(Reanimators)派系有着紧密联系,贝林主要负责城市周边尸作农场的食物生产。

社区 NEIGHBORHOODS
灰悼城内由五大社区构成,外加南门和西门外最近多出的两个社区。此外,市中心相当大一部分是专用的公开阅兵场,并且灰悼城唯一一名常驻鲜血领主在城内拥有一片庞大的地产,其本身就相当于一片社区了。

鲜血领主的恩赐 Blood Lord’s Grace:贝林许可了很多显眼的建筑造在山腰的城墙外一直到南边,虽然无数法律让这类扩建成本高昂甚至完全禁止。但她坚持认为城市需要扩建到城墙外来提升食物产量,反正这座城又没有被入侵的风险,但她遭遇了来自盖布首都的政敌,后者不希望城市生长得太大,太快,或则说根本不希望城市扩张。这片城区大部分通常被称作“恩赐”,居住着半身人,人类和丧尸,绝大多数都是贝林的雇员或副手。

刮骨区 Bonescrape:这片城区是灰悼城最古老的城区之一,曾经也是最富裕的城区。刮骨区大部分人口都生活在地下住宅中,夹在被掩埋的这座城市建立之前的旧要塞城墙间。大部分居民都是次级不死生物或是逃离肉市区的短命鬼。刮骨区有着城里最著名的建筑之一:空无门槛(the Empty Threshold),一所宗-库山(Zon-Kuthon)的神殿。

食尸鬼之庭 Court of Ghouls:该社区是城中最大的市场和工匠区。这些露天集市大多都盖着用有孔骨头和帆布制成的棚子,用来遮挡太阳。大量的居民确实是食尸鬼,但名字的由来是该城区只允许食尸鬼进入的一小段被遗忘的城市历史。

齿咬区 The Gnashes:这片居民区居住着灰悼城的中产阶级,包括许多效力于比邻的总督区富裕家庭和哈多利庄园的不死生物。

总督区 Governor’s Quarter:城里最富裕的城区,包含了高阶总督的住宅,和有钱亡灵的居所与商店。协助城市运转的高阶领主的官员们也住在此处,为了财富和影响力阴谋设计彼此。

哈多利庄园 Haldoli’s Estate:这片围墙内是灰悼城内唯一常驻鲜血领主,贝林·哈多利的住宅。她维护着城里仅有的花园与果园。只有少数她十分信赖的仆人才能与她一同生活在此,而这些人中又只有少部分还活着。

肉市区 Meat Market:这片平穷的社区内大部分都是灰悼城活人居民凄惨的住所。遗弃之肉的故事从城区下方的场所传出,但迷宫般的隧道和危险生物的传言,还有犯罪帮派都在劝说大多数人不要去寻找它们。多家制革厂开在地表,赋生者雇佣了几十名工人来给产自灰悼城腹地农场的大量皮革染色。这些制革师给皮革染色的方法,无论来自动物还是人类皮肤,几个世纪都没变过。

烤炉区 The Ovens:灰悼城某位前任高阶总督许可几个迁来的活人家庭在城市西边建造木质住房,给予了这些新居民特赦和公民权。一个月后,总督又把他们活活烧死在家里。如今,几十年过去了,现任高阶领主已经下令重建该城区,但他没有解释原因。

5


《鲜血领主》
玩家指南
Blood Lords
Player’s Guide

如何使用本指南 HOW TO USE THIS GUIDE

欢迎光临亡者之地盖布(Geb)!

如果你正在阅读本《玩家指南》,这意味着你和你的朋友们可能已经决定了要玩《鲜血领主》冒险之路了。在这场Pathfinder二版的战役中,你可以创建一名1级角色,扮演一名在这个由不老的亡灵与狡猾的活人共同管理,混杂生活的国度中的麻烦解决人。这个国家由名为盖布(Geb)幽灵王统治(作为其傲慢性格的体现,他将自己的国家以自己命名),不过这个国家真正的管理工作则是由大约60名被称作鲜血领主之人所组成的暴躁议会所实行。鲜血领主们大多数是(但不全是)不死生物,并且大多数是(但不全是)死灵法师。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统治了盖布数千年。任何拥有足够能力,韧性和运气的人都可以加入这个议会——你的角色注定要加入其中,规划好你攀登顶峰之路吧!你需要击败敌人,拍好马屁,偶尔还需要背叛你的NPC盟友,以便在盖布取得成功。如果你半途而死,嗯,盖布的亡灵规矩就跟活人的一样多!

要游玩这场战役,你需要的只是《Pathfinder Core Rulebook》和一张人物卡。如果你的GM许可的话,你也可以使用Pathfinder二版补充规则书,战役设置书,和其他进一步定制自身角色的配件。虽然不是享受《鲜血领主》所必要的,但《Pathfinder Book of the Dead》是一本特别有用的补充,因为其中包含了许多专为不死角色所设计的角色选项和规则要素。

在随后的页面中,你可以看到不带剧透的知识,战役细节,和帮助你为《鲜血领主》创建特制角色的具体建议。这篇《玩家指南》分成以下部分:

·灰悼城(Graydirge)(第3页):对此次冒险之路开始的城市的简述,这是你最初安家的地方。
·派系(Factions)(第6页):争夺盖布经济控制权的诸多派系一览;获得这些派系的支持是《鲜血领主》战役中的关键要素。
·角色建议(Character Suggestions)(第8页):对创建能够无缝融入本战役角色的附加指导,实用建议和具体提示。
6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Re: 【团贴】忙音
« 最新帖子 由 Cadmium 今天01:07:06 »
塞莱斯特酒店

PCNPC
东风|EastWind: 于列克星敦大道塞莱斯特酒店汇合。代号7:本次行动的主管,喜欢冷笑话和游戏梗。
阿廖沙|Alesher:于列克星敦大道塞莱斯特酒店汇合。斯科特·帕克:行动目标,精神病医师。
塔季娅娜|вышка:于列克星敦大道塞莱斯特酒店汇合。代号72:代号7 克里斯托弗·史密斯。
莱维纳|лавина:于列克星敦大道塞莱斯特酒店汇合。:因爆炸身亡。
宵夜|Shoya:于列克星敦大道塞莱斯特酒店汇合。
2:因触电身亡。
埃尔维斯|Elvis:于列克星敦大道塞莱斯特酒店汇合。实际上都实现了先生:于塞莱斯特酒店遭遇。
威尔海姆|Wilhelm:于列克星敦大道塞莱斯特酒店汇合。:于红点书店枪杀帕克。
7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第七集 万有引力之虹
« 最新帖子 由 Cadmium 今天01:03:54 »
引用
1995年11月1日,上午10:12,纽约曼哈顿。
剧透 -   :
<Handler> ————————————————————
<Handler> 塔季娅娜几人与帕克一同前往了曼哈顿的红点书店,然而突如其来的枪击事件让现场陷入了一片混乱。
<Handler> 人群纷纷往外狂奔,你们意识到在这留下可能会被条子拖很久,毕竟没人比你们更清楚此事发生得有多离奇。
<Handler> 还有的是时间对付警察,当下最要紧的事情似乎是联系另一组去图书馆的人。

<塔季娅娜|вышка> 在帕克死后,塔季娅娜借着急救时占据的有利地位迅速而隐蔽地搜查了一遍尸体。
<Handler> 帕克的笔记本还在他的身上,塔季娅娜一把抄起了那本倒霉的小东西,它为自己的主人挡了一枪,尽管这依然没能改变什么。
<阿廖沙|Alesher> 阿廖沙深吸一口气把因为枪杀而涌上来的过往的画面压下去,他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群,想要找到有没有什么神色异常的人。
<宵夜|Shoya> <长话短说,有人袭击帕克,他死了,你们在哪?>于帕克遗言带来的短暂震惊过后,宵夜显得意外的冷静,给其他人发去一条消息。
<塔季娅娜|вышка> “快走,去汇合。”她低声说完这句话后就想办法汇入人群。
<东风|EastWind> <什么?他怎么?那他明天会继续循环吗……?>
<莱维纳|лавина> 本打算发个消息给另一组人,告诉他们这边已经摆脱状况在准备往汇合点去了,但半分钟前手上还都是帕克的血的失败施救者实在腾不出这个功夫,她一边混进四散奔逃的人群,一边匆匆把医疗废弃物塞进随身的箱子里。
<埃尔维斯|Elvis> <在前台,但有个金发斯文长相的男人突然出现阻止我们去接触跟魔术秀有关的房间。>
<宵夜|Shoya> 宵夜低头发着消息,匆匆混进了人群之中,朝着地铁的方向离去<我不知道...而且凶手在我们眼前消失了,也是金发。>
<阿廖沙|Alesher> <我们还在书店,我们会想办法脱离现场跟你们汇合。>
<阿廖沙|Alesher> 阿廖沙合上手机趁着混乱的现场融入了人群
<莱维纳|лавина> 金发?虽然缺乏影像的证据,但莱维纳凭借记忆在消息中描述了一下身高面部特点等具体特征:<我们两边遇到的该不是差不多的人吧。>
<威尔海姆|Wilhelm> <我们在之前传单上写的那个酒店,塞莱斯特,还在订房呢。>
<塔季娅娜|вышка> <谁知道,行,我们过去那边。>随手回了一句后塔季娅娜开始翻帕克的笔记本。
<宵夜|Shoya> <挺标准的白人脸...全程没有表情,就像纸面具一样空白。>宵夜低着头走进了地铁站。
<阿廖沙|Alesher> <很好……我几乎可以确定我们遇到的是同一个人了。>
<埃尔维斯|Elvis> <很难说,我会找机会留影。>
<Handler> 莱维纳不觉得自己遇到的那个人称得上斯文长相,更何况一个人怎么会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应该不会吧?
<阿廖沙|Alesher> <就算不是同一个人,他们之间也必定有联系。>
<埃尔维斯|Elvis> <但我有种之后还会撞见的直觉,要不是本人也会是同僚的那种。>
<阿廖沙|Alesher> <希望不要是我们的前辈之类的……这样会让我忍不住猜测我们的结局。>
<埃尔维斯|Elvis> <呃,感觉不像>
<Handler> 几人跟着溃散的大部队一起逃离了现场,这阵仗大概有NYPD一忙了。

剧透 -   :
<Handler> “说实话,那个房间也没什么好看的,过去的一些事情只是……意外。”
<Handler> 你们面对的那个人个子还算高,长得文质彬彬,他慢慢摊开手表示了自己的意思,暗示你们最好换个房。
<埃尔维斯|Elvis> 实在很像掩盖的意思,埃尔维斯稍加注意此人神色又注意了对方穿着和是否携带武器。
<东风|EastWind> “呃,能详细说说吗?”
<威尔海姆|Wilhelm> 不论对方的说法是否只是个借口,威尔海姆都意识到继续坚持住进那间客房只会过多地吸引不必要的注意。他打量了一番来着的打扮,并扫了眼那人胸口的位置——毕竟那儿一般会有块工牌。
<Handler> “怎么说呢,”对方没戴工牌,但穿着比较考究,说话时语速很慢,就好像在琢磨什么一样。埃尔维斯发现他极少眨眼,看起来异常沉稳。“我不觉得,”
<Handler> “客人淹死在自己桌上的鸡汤里是酒店的责任……”
<东风|EastWind> “呃……?!”
<东风|EastWind> “听起来像什么……突如其来的眩晕什么的……”
<Handler> “是啊,心脏病发作,猝死,在各种地方,浴缸,窗口,桌旁,这都是小概率事件的集合。”
<东风|EastWind> 东风到吸了一口气。
<Handler> “不过,真没人说过那里闹鬼。”他强调了一下这一点。
<威尔海姆|Wilhelm> 威尔海姆愣住了,他开始疑惑对方说的淹死在鸡汤里到底是不是什么奇怪的双关语(显而易见他对英语并没有那么精通)。“好吧,完全可以理解,我也认为这种突发事件不应该由酒店来承担后果……”
<威尔海姆|Wilhelm> “还是给我们换一间其他客房吧,既然这儿的管理人员都开口了的话,我们也不好意思再给你们的管理添麻烦了。”调度员咧了咧嘴。
<埃尔维斯|Elvis> 埃尔维斯等着给这个陌生人侧影悄悄留影的机会。
<Handler> “当然,当然,临街的都有好风光,从这里开窗就可以看到列克星敦大街,一览无余……”他心不在焉地对前台打了个手势。
<东风|EastWind> “好的,好的谢谢。”
<威尔海姆|Wilhelm> “难得来一趟呢,劳烦给我们一间视野比较好的吧。”威尔海姆抽出钱包的手停顿了一下,他决定还是用现金结算为好。
<Handler> “只有几位要来吗?”他挑了挑眉。
<威尔海姆|Wilhelm> “哦,还有几个朋友在路上,麻烦也给他们开个标间吧,都先我这儿付了。”
<威尔海姆|Wilhelm> 威尔海姆漫不经心地从前台抽走了一份旅游手册翻看起来,想要寻找上面是否有写酒店近期的活动。
<Handler> “好……的,”管理人员侧身从前台那里抽走了几张房卡递了过来。“顺带一提……”
<Handler> “内线电话直接按0就可以接前台,如果您觉得十分有必要的话还可以按9。”
<东风|EastWind> 东风搽了搽汗,他感觉有些焦虑。
<Handler> 威尔海姆没发现今天有活动宣传,说不定它是不对外公开的。
<威尔海姆|Wilhelm> “噢!多谢,按9是加急对吧。”尽管现在威尔海姆实际上听到别人主动提起电话的事便直觉得发怵。“今天下午或者晚上这儿会有什么活动吗?我看刚才是不是有人在做音乐会准备还是……”
<东风|EastWind> “十分有必要是指。”
<东风|EastWind> 东风小声嘀咕。
<Handler> “比如……”他顿了顿,似乎在犹豫什么。
<Handler> “比如你们从楼下爬外墙上723去时发现自己被困住了?”
<东风|EastWind> “啊那不至于不至于!”
<埃尔维斯|Elvis> 埃尔维斯困惑地发出个单音节。
<埃尔维斯|Elvis> 因为他正在思考照这么说723号房应该无人居住,这样一来抓住客房清洁的空隙就显得有些困难这码事
<威尔海姆|Wilhelm> “不,不不不不怎么可能呢。这也太奇怪了吧。”威尔海姆连连摆手。
<Handler> “我说的是真的。”对方的神情看不出什么变化,导致他的警告确实没什么说服力。
<Handler> “真的?”他随即反问。
<东风|EastWind> “哈哈哈人活着命重要啊”
<威尔海姆|Wilhelm> “我想一般——不会有人干这种事情吧。”
<东风|EastWind> “爬楼啊!太危险了!”
<威尔海姆|Wilhelm> “不光是酒店的人外面街上都有人看着呢,保安一般也不会允许发生这种事情吧。”
<东风|EastWind> “有人这么做过吗?”
<Handler> “以前有些好奇的拍电影的、写书的……灵异爱好者,尝试过从外墙爬进窗户。”
<埃尔维斯|Elvis> “我觉得会有这种人吧,所以真的有,吗?”这么感叹着的埃尔维斯不禁多看几眼对方古怪的平淡神情。
<Handler> “啊,是的,的确。”
<东风|EastWind> “我的天啊,真可怕!”
<威尔海姆|Wilhelm> “我的天啊。所以后来他们怎么样了?”威尔海姆把那本旅游手册折了两折插进了风衣口袋里。
<Handler> 他转头看了眼旁边的住客,甚至有人已经好奇地凑过来试图听一点八卦小料。
<埃尔维斯|Elvis> 其实在这聊得越多反而可能越发显眼或者尴尬,埃尔维斯开始寻找四周有没有什么紧盯过来的视线。
<埃尔维斯|Elvis> 埃尔维斯趁人转头给人留了影像。
<Handler> “啊请不要这样,这对隐私不太好。”
<埃尔维斯|Elvis> 埃尔维斯及时把相机放开了摊着双手带着某种无辜的表情。
<东风|EastWind> “咳咳咳”
<威尔海姆|Wilhelm> “说实在的虽然我很早之前就听过这回事了,但似乎一直都没听说有人发现过什么。”趁着说话的间隙威尔海姆和前台结了账,“感觉谣言也毕竟只是谣言,毕竟也不可能是什么没人再跟进鬼故事只是因为他们被客房吃了之类的事。大家都平安无事你们也多吸引了一些客人嘛。”
<埃尔维斯|Elvis> 然后他继续摆着那种表情好像看起来什么都没干一样收回了手。
<Handler> 那个住客没意识到拍照的事情,只有和你们讲话的那个人看起来完全没所谓地象征性制止了一下。“我认为没这事情这里的生意也不会差就是了。”
<东风|EastWind> “确实,这里地段这么好……”
<Handler> “没有人从楼上跳下来砸在列克星敦的豪车上玛丽莲梦露也会住进来的,是的,您非常有眼光……”
<威尔海姆|Wilhelm> 说得有道理,而且这地方甚至连玛丽莲梦露下榻的照片留念似乎都没挂在大堂里(想到这点威尔海姆的视线又在大堂里转了一圈),看得出这儿的贵宾或许不在少数。
<Handler> “总而言之,如果你们对这种事情感兴趣,其实可以直接来我的办公室,请,不要通过任何包括但不限于——”
<Handler> “爬通风管之类的方式试图进去。”
<威尔海姆|Wilhelm> “玛丽莲梦露都来住过!”调度员就像个没见识的外国人一样发出了一声感叹。等等,一般的酒店管理人员会因为这种理由邀请别人去他的办公室吗?
<东风|EastWind> “啊那我们想去你办公室。”
<埃尔维斯|Elvis> “我的天啊,真的吗,呃。”埃尔维斯发出了没见识的声音又看了看边上的人群。
<威尔海姆|Wilhelm> 林登还没来得及回应什么身旁的东风就先他一步开口了,这让原本沉默的调度员更加沉默。真的会有正常的管理人员会因为这种理由邀请客户去办公室吗?

剧透 -   :
<Handler> 帕克的笔记本的前面一大半是电话号码、随手记下的地址和各种日程安排的混合体,你们翻了一大半之后突然发现了大量的图记,其中就有宵夜曾经辨认过的那个光学图案。
<Handler> 从墨水痕迹上来看都是帕克一个人写的没错,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对这种物理学问题感兴趣了起来……
<Handler> 你们拐下地铁,眼前的人群人头攒动,挤到不正常——即便是在纽约也不太正常。
<宵夜|Shoya> <见鬼,平时地铁这个时候不可能这么多人啊。>
<莱维纳|лавина> 本就揣着一医疗箱的带血绷带,在人群中被挤来挤去让莱维纳神经紧绷到爆炸,她怀疑待会到了酒店可能要倒头就昏迷:<我下来这个口也是,走路都难受。>
<阿廖沙|Alesher> <不太正常……>
<Handler> 你们挤进了队伍的末端,加入了神情痛苦的西装人和一脸好奇八卦的路人的行列。
<埃尔维斯|Elvis> <现在我也开始觉得这头的人也像戴着纸面具>
<Handler> 路上塔季娅娜还在继续翻看手上的本子,你过去的教育和纽约生活经验让你认出了曼哈顿地铁线路的简图以及一些有关波粒二象性的东西。
<Handler> 你一把关上了那玩意儿,前面的人正好回过头。
<塔季娅娜|вышка> 塔季娅娜淡定地把笔记本放进内衬的口袋里......她做好大喊性骚扰的准备了。
<塔季娅娜|вышка> 她抬眼看了看回头的人。
<Handler> “喂?修好了吗?”你发现他没跟你讲话,视线越过了几个人落在队伍末尾一个衣服皱巴巴的大学生身上。
<Handler> “啥啊,应该好了,好像是电路出了点问题,妈的……”
<莱维纳|лавина> 认为自己应当已经神情痛苦、但看上去更像纸面具的莱维纳赶紧从任何可能存在的人群缝隙中快速穿过,一边观察比平时多出来的那些人潮前进的方向有什么异常或一致性。
<塔季娅娜|вышка> 电路?分析员跟着回头看了看大学生,决定开始搭讪:“什么电路?哪里又出问题了吗?”
<Handler> “是啊!之前上面有灯灭了!”
<Handler> 看起来事情已经解决了,人群再次随着地铁的运行分流开来。
<宵夜|Shoya> 宵夜已经挤到了地铁站台旁,差点被挤成汉堡肉饼的她不停地叹着气。
<塔季娅娜|вышка> “又是灯......?是不是灯泡爆炸。”塔季娅娜顺势靠近了大学生,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
<莱维纳|лавина> <像是什么短暂的小事故引起的聚集,可算分散些了。>得到一点自由呼吸的空间后,莱维纳低着头加快脚步往酒店方向赶去。
<阿廖沙|Alesher> <这画面,大美女泡小男生?>阿廖沙故作轻松地跟同伴聊着,想要打散从刚才开始就在脑内挥之不去的面具一般的表情。
<Handler> “差不多吧,你看到了?”那个学生不耐烦地把食指伸进耳朵里转了两圈。
<Handler> “嘭!这样一下子就灭了。”
<Handler> “真耽误事情,蠢蛋地铁……”
<塔季娅娜|вышка> “没有,不过我之前在朋友的公寓也看见了。”塔季娅娜耸了耸肩,抬起头寻找爆炸灯泡。
<Handler> 你们和几个拿着梯子的人擦肩而过,人流很快就把你们裹挟着往前走去。
<塔季娅娜|вышка> 巧合吗,但是波粒二象性是不是和这个有关呢....分析员摇摇头,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老老实实搭地铁。

剧透 -   :
<Handler> 几人从地铁上下来后直接去了塞莱斯特酒店,你们几乎刚进门就看到了东风和威尔海姆,埃尔维斯在他们身边偶尔瞟一眼大堂里来来往往的路人。
<威尔海姆|Wilhelm> 威尔海姆的表情看起来就像他刚刚经历了什么决定了人生大事的挣扎一样。
<塔季娅娜|вышка> “怎么,还没开好房间吗?”
<威尔海姆|Wilhelm> “好的好的我们明白了,我们怎么可能会爬通风管呢,哈哈。”
<塔季娅娜|вышка> “?”
<阿廖沙|Alesher> “你们刚刚经历了什么......”
<Handler>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就好像您在特定情况下也会在浴缸里头朝地腿朝天地割腕一样……”
<Handler> 一名高瘦的金发男子站在他们的面前,你们乍一看差点以为自己又见到了那个枪手,但二者的面部五官仔细看的话还是有不少差别的。
<东风|EastWind> “你们没受伤吧!”
<威尔海姆|Wilhelm> 威尔海姆不想问这位酒店管理在任职期间究竟经历过什么,他感到一阵毫无来由的内心发怵。
<宵夜|Shoya> 宵夜认真地思考了片刻自己的队友们看起来像不像会钻通风管的强盗。
<威尔海姆|Wilhelm> “哦,我们的朋友来了。先生,如果我们真的想进那个房间我们会再来联系您的,方便留个名片吗?”
<莱维纳|лавина> 不好说是眼前对话更离奇还是之前大活人凭空消失更离奇,莱维纳只是远远盯着对方看
<威尔海姆|Wilhelm> “或者告诉我们您的办公室在哪儿——”
<Handler> “从723往下一直数到二楼……就是了。”
<东风|EastWind> “哦……好的!”
<Handler> 这人似乎被刚刚东风的夸奖勾起了异常的兴趣,他离开之前拍了拍你的肩膀。“如果您愿意的话,晚上可以来二楼看看。”
<东风|EastWind> “谢谢谢谢,我们会的!”
<Handler> “他们要录个曲子。叫什么来着,抱歉,我忘了。”
<阿廖沙|Alesher> “我差点就把他跟图书馆那个金发男人搞混了,怎么出现异常的金发男人这么多......”阿廖沙带着些许无语地小声说道
<东风|EastWind> 东风看向其他人,“看来今天确实是来得巧啊!”
<埃尔维斯|Elvis> “那实在太感谢了。”埃尔维斯突然从拨弄相机按键里抬头。
<Handler> 他就像来时一样突兀地消失在了拖着箱子的客人之间。
<宵夜|Shoya> “你们说的就是他吗?”在那个男人消失前,宵夜指了指对方的背影。
<威尔海姆|Wilhelm> “有机会的话我们会来的。”虽然嘴上如此客气但威尔海姆确信他们肯定是会去的。
<塔季娅娜|вышка> “看起来挺像的,不过五官有点差别。”
<塔季娅娜|вышка> “不过什么情况?”
<威尔海姆|Wilhelm> “对,刚刚说的是他…一转头的时候就在身后了,大概是这儿的主管或者经理吧。”
<威尔海姆|Wilhelm> “不过怎么说呢,说话非常呃……”
<东风|EastWind> 东风有些傻乐,他觉得自己来之前把口袋里的垃圾清理了一下真是太好了。
<威尔海姆|Wilhelm> “非常有特点。”威尔海姆递给其他人一张房卡。
<莱维纳|лавина> “原来这位是酒店的工作人员吗。”莱维纳对于这人出现和消失都过于迅速的事还是耿耿于怀:“但真的怪。”
<威尔海姆|Wilhelm> “他刚才就像在聊天气一样和你平淡地聊完了有客人淹死在客房桌上的鸡汤里的事。”
<埃尔维斯|Elvis> “之前也看到有拿着乐器的人来往,应该是晚上二楼某个小礼堂有音乐会之类的活动。”埃尔维斯点点头默认了宵夜的问题。
<威尔海姆|Wilhelm> “还有就好像在问你今天下午茶喝过没一样教你别去爬酒店的外墙。”
<埃尔维斯|Elvis> “啊说实话我觉得他的表情波动实在太小了。”
<塔季娅娜|вышка> “不好意思,你说的是鸡汤?”
<埃尔维斯|Elvis> “对,他说的”
<东风|EastWind> “是的鸡汤。”
<东风|EastWind> “心脏病,昏厥啥的。”
<阿廖沙|Alesher> “淹死?”
<宵夜|Shoya> “...呃。听起来他不像是正常人。”
<威尔海姆|Wilhelm> “是的没错,如过你们有人能听出这是否是个双关的话也可以和我解释一下……来吧,先把行李收拾进房间,我们真的该睡一觉了。”
<东风|EastWind> “是的,你晕倒,你眼前刚好有个碗,你死了。”
<威尔海姆|Wilhelm> “我们一会找个时间和你们聊聊在图书馆找到的东西。”
<宵夜|Shoya> 宵夜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对了,塔季娅娜,我记得你拿走了帕克的笔记本,上面有什么值得留意的吗?”
<埃尔维斯|Elvis> “是的,差不多需要一点休整…”
<莱维纳|лавина> “听起来比下雨天滑到正好有电线漏电还惨……啊,之前在地铁站我们碰到的拥挤也是电路事故来着。”
<埃尔维斯|Elvis> 埃尔维斯看了眼房卡房号迈步。
<塔季娅娜|вышка> 塔季娅娜露出诧异的表情,不过她没打算纠结,怪人怪事够多了......她从内衬里掏出笔记本:“怎么说呢,可以大家一起看看。”
<阿廖沙|Alesher> “咦惹,就这么淹死?一点没挣扎?”阿廖沙显得十分吃惊
<埃尔维斯|Elvis> “这个,还是去房间吧!”
<塔季娅娜|вышка> “回房间再说吧。”
<东风|EastWind> “晕倒了,就不会挣扎。”
<阿廖沙|Alesher> “我们现在需要一场痛快的休眠,总之先进去交流一下情报吧。”
<Handler> 你们的房间在6楼,虽然刚刚的那人再三劝阻你们但他还是给了距离723如此之近的位置。
<宵夜|Shoya> 宵夜晃了晃发晕的脑袋:“走吧,这天可真漫长...我的身体直觉告诉我现在太阳应该落下了才对。”
<塔季娅娜|вышка> 宵夜的话让塔季娅娜掏出手机看了看日期和时间。
<Handler> 时间没有错位,你们只是缺乏睡眠,现在甚至还是上午。
<莱维纳|лавина> 莱维纳捏了把酸痛的脖子,迫不及待进屋就把行李一丢先找个地儿躺下。

<Handler> 你们乘电梯和其他人一起轰隆隆地上了六楼,豪华酒店的装潢一流,对得起它的价钱
<Handler> ——的百分之五十。
<Handler> 剩下百分之五十可能是给肯尼迪和玛丽莲梦露的。
<Handler> 当然,你们隐约察觉到,如果质问这个的话刚刚那人会十分真诚地告诉你们这是“历史价值”。

<阿廖沙|Alesher> “这地方,这装潢,你定酒店具体花了多少?”阿廖沙捅了捅林登
<埃尔维斯|Elvis> 埃尔维斯开始数电梯里的按键。
<Handler> 酒店一共28层,但按键跳过了一些不怎么吉利的数字。
<埃尔维斯|Elvis> 埃尔维斯把按键也拍了下来。
<威尔海姆|Wilhelm> 威尔海姆看了眼自己的钱包,他不确定自己到底还有没有现金剩下。
<威尔海姆|Wilhelm> 不论如何他当着其他人的面把账单抽了出来。
<阿廖沙|Alesher> “算了,不要把这个悲伤的消息告诉我,就当我们的钱包都随风飘散了吧......”

<Handler> 不错,从楼顶上掉下来的话大概会在9.8的重力下在四点几秒的时间以相当于一辆1920年蓝标宾利的最大时速的速度落在列克星敦大道的豪车顶上。
<Handler> 叮的一声,六楼到了。
<Handler> 不管楼行不行,反正它够贵,室内设计也是。

<东风|EastWind> “呃我可以多付一点。”
<Handler> 你们进门之后把行李丢在了房间里,理论上723的房型和眼下的差不多。
<莱维纳|лавина> “要占用你们这么贵的床铺真是抱歉,等我把相机卖了或者偷点工作材料卖了就请你们更好的。”莱维纳因太困开始胡言乱语。
<威尔海姆|Wilhelm> 威尔海姆就这样感觉自己三个月的奖金仿佛泡了汤,但不论如何既然住进了有钱人的地盘就应该好好享受这一切……才有鬼。进门的那一刻威尔海姆便下意识地看向了天花板和…浴室的排风口。
<阿廖沙|Alesher> “好daddy,养我。”
<Handler> 莱维纳开始说起了胡话,而威尔海姆抬起头正好看到通风口,你不禁怀疑如果有人死在这里……
<Handler> 尸体的臭味会随着风刮到二楼吗?
<东风|EastWind> “不不不我对您母亲没有兴趣。”
<埃尔维斯|Elvis> 埃尔维斯从窗口抬头研究723的位置。
<宵夜|Shoya> 宵夜被房间的装潢震惊的说不出话,在思考着自己的工资,房租,还有伙食费等等等等地过了会才哀叹一声“回去得求着教授多给我发点钱了...哈啊。”接着扑到了床上,反正都花了钱,不躺白不躺。
<阿廖沙|Alesher> “说起来你们刚刚说到通风口,我们这间房间就有一个哎......要不要进去看看?”
<威尔海姆|Wilhelm> 威尔海姆怀疑自己的脑子在困意之下已经不太清楚了,但他多么希望这地方真的没有发生过什么凶险的杀人案或者离奇的自杀事件,最好是一点都不要有。在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踩在一条凳子上把头伸去排风口附近闻了一下,但果不其然基本是蹭了一鼻子灰。
<威尔海姆|Wilhelm> “这儿的那位负责人叫我们别爬那个。”
<莱维纳|лавина> 看到大家纷纷抬头,莱维纳躺下的同时也从自己的工作习惯角度理解了一下这个通风口:如果有人有传染病或者死了之后爆发瘟疫的话……二楼也跑不了。
<威尔海姆|Wilhelm> “我多少怀疑如果我爬了我一会睡觉做梦就会梦见他的脸。”

<Handler> 埃尔维斯探出头时先看到了列克星敦的豪华街景,一周薪水看几小时的那种,你还能勉强看到223的窗口,准确地说,阳台,如果有人从这里掉下去可能会对二楼的人造成一些困扰。

<塔季娅娜|вышка> “先看完再睡,那边的也是,”分析员把笔记本放在所有人都能看见的地方,然后毫不留情的把人都拽起来和拽下来。
<东风|EastWind> “睡觉去哪里都无所谓就是了。”
<宵夜|Shoya> “来了来了...”宵夜当然记得正事,从床上爬起来后立马翻开笔记本,刷拉拉地将它翻到写满了符号的那些页。
<塔季娅娜|вышка> 接着,已经事先看完笔记本的塔季娅娜徐徐躺到床上,从包里找出眼罩带上。
<塔季娅娜|вышка> “有什么就说吧,我尽量听一听。”
<宵夜|Shoya> “原来是要趁机自己先睡的吗!”
<阿廖沙|Alesher> “我听着,我听着呢。”阿廖沙也爬上了床闭上眼睛。

<Handler> 你们被迫延时加班,宵夜没看出这玩意儿和你们熟悉的暗号有什么联系,不过塔季娅娜刚刚翻过的那几页之后有被撕下来几张纸的痕迹,而且本子背面倒着写了几页字。
<Handler> 你仔细一看……意识到它的内容很像《魔术师的清晨》那种烂书的……
<Handler> 精华摘抄版!

<宵夜|Shoya> “所以...朋友们。”
<莱维纳|лавина> 莱维纳动用了可能是人生最后的耐心把笔记本里的内容看完:“呃,他是不是没来得及看那本书才对。”
<埃尔维斯|Elvis> 埃尔维斯凑在边上。
<宵夜|Shoya> 计算机科学家咳嗽了两声
<埃尔维斯|Elvis> “我刚想提这个。”
<阿廖沙|Alesher> “对啊……在那之前我们就偷,咳咳,拿到了这本书。”
<宵夜|Shoya> “上面有《魔术师的清晨》的摘抄。”
<宵夜|Shoya> “会不会是他看过不全的版本,所以他才会想买全本?”
<宵夜|Shoya> 宵夜提出了一个似乎很合理的解释。
<塔季娅娜|вышка> “念一念,指不定是什么重点项目。”
<莱维纳|лавина> “如果不这么解释,我们拿到的笔记本已经不是见过的帕克的笔记本了。”
<阿廖沙|Alesher> “也许两个帕克之间的差别之一就是有没有看过那本书?等等……诊所那个代号7的包裹”
<威尔海姆|Wilhelm> 威尔海姆缓缓把浴室的踮脚凳放回原处,“之前的是试阅版倒是能解释,但怎么是倒着的?他在非常规情况下随手记了这些东西吗?”
<阿廖沙|Alesher> “里面会不会也是这本书?”
<塔季娅娜|вышка> “倒着......我想起之前看见那个物理实验的示意图。”
<塔季娅娜|вышка> “然后还有波粒二象性,是不是意味着和某种光线有关?”
<宵夜|Shoya> 这下子宵夜也扑通躺了回去:“对,小孔成像看到的东西是颠倒的。”
<威尔海姆|Wilhelm> “呃…如果要说我们实际上所处的地方和另一个什么地方彼此是投影关系的话,那那个孔又是指什么……”
<塔季娅娜|вышка> “有没有可能,”塔季娅娜拉开眼罩瞄了瞄队友们,“当我们回到另一边的时候,这书也会自动改变?”
<威尔海姆|Wilhelm> “我们穿过了什么东西,然后我们和我们看到的东西都成了倒影?”
<莱维纳|лавина> “在枪击发生后凶手消失时的诡异感受就很像这个穿过什么的行为……虽然我们什么都没做吧。”
<宵夜|Shoya> 埋在枕头里的模糊声音传来:“年轻的代号七和年老的代号七也是这种关系吗?而帕克那边从来没变过。”
<塔季娅娜|вышка> “做了,急救,”塔季娅娜的声音越发细微,最后只剩一个词语,“go back......”
<阿廖沙|Alesher> “我们目标清单加上个找到孔?”
<塔季娅娜|вышка> 她睡着了。
<埃尔维斯|Elvis> “这是回到另一边的意思吗,呃。”
<东风|EastWind> 东风感到了一丝微妙的凉意。
<莱维纳|лавина> “那在再次经历差不多现象前我们都可以视作来到了不该在的一边。”
<Handler> 说不定是控温器坏了,老酒店经常有这方面的问题。
<威尔海姆|Wilhelm> 威尔海姆倒在价值他一套奖金的床尾感觉天花板上华丽的吊灯在他的眼前浮现出奇妙的重影。“但一切发生得可以用……”
<威尔海姆|Wilhelm> “可以用顺滑形容……”
<宵夜|Shoya> “搞不懂......明明地板变过了...”宵夜的声音也逐渐微弱,睡意战胜了她。
<威尔海姆|Wilhelm> “就像我们在诊所和目标住处的时候一样。”
<阿廖沙|Alesher> “搞不懂……怎么……转换……Zzzzz”
<阿廖沙|Alesher> 阿廖沙没有更多声音了
<Handler> 也许你们醒来时就会发现自己处于零下四度的环境中,这让你们想起了地摊书里的一些经典阴谋论。
<Handler> 关于南极和北极的那种。
<威尔海姆|Wilhelm> 在威尔海姆眼前出现第第三盏吊灯之前他睡了过去,感谢古怪的低温,他在做梦的时候梦见自己正处在南极点附近。
<埃尔维斯|Elvis> 埃尔维斯锁上门窗睡了。

引用
1995年11月1日,晚间19:30,曼哈顿塞莱斯特酒店。
剧透 -   :
<Handler> ——————————————
<Handler> 你们从满是碟形飞行物的梦中醒来,就像刚刚飞越极点一样清爽。
<Handler> 窗外没有北极光,还是纽约,不过灯光非常美丽,曼哈顿是个好地方。
<Handler> 天已经黑了,九十年代人的力量似乎已经胜过了自然的景致,地上的星光远比日益黯淡的星辰要璀璨。
<Handler> 这些人造星星就像人造太阳一样燃烧一秒钟就要一同烧掉大量的能源,细想之下,倒也带有一种毁灭一般的美感。今天的天气很不错,夜风吹进来都有一股金钱的味道。

<莱维纳|лавина> “地板那里我们可能已经经历过一个来回了,但具体怎么才能主动进行这个穿过是问题……说起来这种变化影响的范围扩大导致把更多人牵扯进去的现象难道还从单孔衍射了。”莱维纳揉揉眼睛,看着窗外模糊的灯光,竟然顺滑地把话题从入睡前接了下来。
<埃尔维斯|Elvis> “晚上是……有活动吧。”埃尔维斯拉开窗户。
<阿廖沙|Alesher> “苏卡,一想到马上就要跳进这糟糕的现实我就想被ufo抓走。”
<威尔海姆|Wilhelm> “其他人似乎都没察觉到异常,而且我们观测到的部分对象甚至也和景致一样出现了两份。”
<阿廖沙|Alesher> 阿廖沙骂骂咧咧地洗了洗脸
<塔季娅娜|вышка> “更恐怖的是可能我们的举动会让影响范围扩大,虽然我不怎么介意在美国发生这种事。”塔季娅娜打了个呵欠,爬起来给自己上妆。

<威尔海姆|Wilhelm> “比较糟糕的情况可能就是被卷入的只有我们,而且我们甚至不能确定自己已经摊上这码事多久了。”威尔海姆打开窗顺势朝窗户下头看去。
<Handler> 二楼的一溜阳台对威尔海姆招手。
<Handler> 顺带一提,这只是个比喻,它们绝对没有动。

<埃尔维斯|Elvis> 埃尔维斯想了想把窗外的景色留了下来。
<阿廖沙|Alesher> “我们在外面跟那位女士聊天,完全没有跳转世界的感觉,中途甚至能跟你们通讯。”
<东风|EastWind> “有些人还是无辜的,我们尽量不要。”
<埃尔维斯|Elvis> 一不小心下一张是,呃,威尔海姆的危险动作。
<塔季娅娜|вышка> “我们可是......”分析员咽下了GRU这三个字母。
<莱维纳|лавина> 靠,我的脑子好像根本没得到休息。睡了但还是很累的特工带着一身起床气去洗手间抹了把脸回来:“是否会扩大这事我们完全确定不了而且并不知道什么举动才是对的,这才难搞。”
<东风|EastWind> “但,呃。”
<东风|EastWind> “算了”

<威尔海姆|Wilhelm> 老实说看着如此繁华的景色威尔海姆确实感到临窗的下方街道对楼上的人有着难以言喻的吸引力,他甚至在某一瞬间和那些选择在全世界最繁华的地段坠楼而死的人产生了奇怪的共情。
<Handler> 最好不要,不过想想这样可以占纽约时报一个豆腐块……
<Handler> 而且还不会找你要版面费……

<东风|EastWind> “你在看什么?”
<埃尔维斯|Elvis> “印象里723那个事也是在晚餐时间吧。”
<塔季娅娜|вышка> “我理解你的想法但是一回想到91年我就没有办法......慈悲?”她合上粉底盒,“所以今晚我们要?”
<宵夜|Shoya> 脑子完全是一团浆糊的宵夜揉着眼睛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是说溺死那个事?”
<威尔海姆|Wilhelm> “恐怕这只是个谁发薪水我们就得给谁做事的问题而已,至于其他的…”天啊,这可够有吸引力的。威尔海姆在恐怖的想法列上他人生清单的5秒前及时打住了这个念头。
<威尔海姆|Wilhelm> “有人想去看看音乐会吗,如果不打算爬通风口的话。”
<埃尔维斯|Elvis> “没,被锁在房里,然后被所谓的魔术师救了出来。”
<阿廖沙|Alesher> “你小心别掉下去。”阿廖沙点了点头
<埃尔维斯|Elvis> “啊,我有这个打算。”
<阿廖沙|Alesher> “我这个身材估计进不去,让我们之中的小个子爬爬看?”
<埃尔维斯|Elvis> “我是说音乐会”
<塔季娅娜|вышка> “我也去,通风管道就饶了我,我是文职。”
<埃尔维斯|Elvis> “不是通风口,在有可能商量去那个房间的情况下。”
<东风|EastWind> “我,去音乐会吧。”
<莱维纳|лавина> “音乐会我还挺有兴趣的,至于通风口……很有必要的话也不是不能上。”
<莱维纳|лавина> “不过我还是建议先用正常方式去看看,行不通再说。”
<威尔海姆|Wilhelm> “走吧,二楼,现在这个点下去我们应该还能赶上。”天啊,但那可是纽约时报。
<阿廖沙|Alesher> “所以我们全体都去音乐会?想想现在除了这个之外也没什么别的调查去处,烧焦尸体那里还去么?”
<威尔海姆|Wilhelm> 威尔海姆重新关好窗整理了一番自己的着装朝其他人挥挥手。
<塔季娅娜|вышка> “那个还没什么头绪,大半夜的也不好行动,明天再说吧”
<宵夜|Shoya> 宵夜想了半天,也还是跟着点点头。
<宵夜|Shoya> “晚上也没别的事情干了不是吗。”
<埃尔维斯|Elvis> “音乐会也不是不可以半途出去。”

<Handler> 你们关上门窗往走廊上走去,深红色的地毯和深色的天花板相互映衬,总体上来说视觉效果还可以,关键还是价格太可以了。
<埃尔维斯|Elvis> “既然好像得到了准许,去看一眼应该也不是什么…”
<莱维纳|лавина> “万一音乐会场地也有通风口呢,先看看。”莱维纳有段时间没来过这种有钱没地花的地方了,路上怪话频出。
<威尔海姆|Wilhelm> 整理了一番之后威尔海姆的形象要比他踏入酒店大门时看上去还要光鲜一些,他突然觉得在手提箱里多放一件备用风衣是多么合适的决定。
<Handler> 工作人员和楼层指示将你们引向了二楼的一扇胡桃木门,其后通向一座小型音乐厅的上层露台。下方的一楼场地内熙熙攘攘。
<Handler> 乐团用的椅子已经摆好,地上乱七八糟到处都是线。
<Handler> 指挥和首席提琴站在一边拨弄着乐谱架上的东西,没什么人注意到你们半路推门进去。
<阿廖沙|Alesher> “恩?音乐会现场需要这玩意吗?”阿廖沙指了指地上的线。
<塔季娅娜|вышка> 塔季娅娜仍是那副模样,她看起来像是突击检查的政府人员。
<宵夜|Shoya> “为什么这地上都是线,音乐会有什么奇怪规矩吗?”宵夜对着地上的线偏偏头。
<威尔海姆|Wilhelm> “要的吧,收音设备之类的,对坐在二楼的人来说会稍微友好一点。”林登的目光顺势向下看去打量舞台上来来往往的面孔,他似乎想要寻找类似节目单之类的东西。
<埃尔维斯|Elvis> 埃尔维斯收拾过了衣着,他试图在舞台(有可能吗)或者观众里头找到刚才的男人或者什么别的熟悉面孔。
<Handler> 威尔海姆收回目光,你一转头又看到了那双会把光线漫反射出去的缺乏光泽的眼睛。

<莱维纳|лавина> 莱维纳找位置前先观察了下地上这堆线,它们总该有个通往的地方……接到哪儿去了?
<Handler> 莱维纳一瞬间总觉得自己从地上的线缆中看出了和纽约地铁图很有点神似的pattern。
<Handler> 不过下一瞬间,一个提着箱子的人把它们又给打乱了。

<威尔海姆|Wilhelm> 威尔海姆不禁打了个寒战。但既然对上了目光他也不好意思再回避了,他索性抬手对这位不知道叫什么先生打了个招呼。
<Handler> “晚上好。”
<埃尔维斯|Elvis> 好吧,他看起来确实更像观众席里的那种。埃尔维斯在对上那张纸面具一样面孔的同时挥去了脑海中奇怪的舞台电吉他建模。
<莱维纳|лавина> 也不管是不是错觉,她本想拿相机的,结果被人弄乱了线条后多少有点不满,莱维纳眉毛颤了颤抬眼看这人……拿着提箱的话不像是本来就在店里的住客,外面过来听音乐会的 ?

<Handler> “顺带一提,”你们突然有些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听到他用这个短语。
<Handler> “很多年前,有个魔术师在同一个大厅里……”
<Handler> “我忘了后面怎么了。”
<威尔海姆|Wilhelm> “晚上好。谢谢您告诉我们这里今晚有——魔术师?”威尔海姆险些咳出声。
<威尔海姆|Wilhelm> “好吧,好像是听说过有这么一回事,似乎有爱好者提过五十年代是不是有什么魔术师来过这儿还是——咳咳。”
<阿廖沙|Alesher> “魔术师……他在这里表演了什么?魔术秀吗?”
<阿廖沙|Alesher> 阿廖沙故作镇静地问道
<宵夜|Shoya> “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彻底消失了吗?”许久以前听过的都市传说涌上心头。
<Handler> 莱维纳看着那人从箱子里拿出了一根单簧管。热情的管理人员在边缘找了个地方坐下,他跷起腿把一本书放在了自己上面那条腿上。“不,他带了个助手。”
<Handler> “催眠师,助手在舞台上被大卸八块,但依旧神志清醒,甚至能够占卜未来。”
<埃尔维斯|Elvis> “晚上好…呃等等该怎么称呼您。”
<阿廖沙|Alesher> “那位助手现在在……”
<阿廖沙|Alesher> 阿廖沙看向男人,他有点怀疑男人是否就是助手“之一”
<埃尔维斯|Elvis> 埃尔维斯瞥了一眼那是本什么书。
<威尔海姆|Wilhelm> “我还挺好奇那个年代的人所占卜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威尔海姆|Wilhelm> “不知道几十年过去它们当中实现了的有哪些。”
<莱维纳|лавина> 原来是乐团的成员……不过出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莱维纳对这种用来装乐器的箱子有异常的关注,她以四处寻找合适座位的姿态闲晃两圈,特地观察了包括刚刚的人在内各种带着箱子的演奏者,他们的箱子看起来没有比该有的厚度多出什么夹层……吧?
<东风|EastWind> “呃……2012年世界毁灭什么的?”
<Handler> “谁知道?和他一起离开了吧。”他耸了耸肩,“她说出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比如酒店什么时候会失火,比如观众的结婚日期,比如……啊,您可以叫我——实际上都实现了。“
<宵夜|Shoya> “这么说,不是只有17年了?”
<阿廖沙|Alesher> “你是说玛雅预言?那玩意肯定是假的啦。”
<Handler> “你们对玛雅人感兴趣?”
<Handler> 音乐会的乐器不像可以能抽出MP5的那种,实际上都实现了先生漫不经心地提起了一些关于水晶头骨的胡说八道。
<阿廖沙|Alesher> “还好吧,就只是听说过那个预言而已。”
<威尔海姆|Wilhelm> 这名字着实有些拗口了。但威尔海姆很快接受了这个称呼(毕竟我们彼此而言都不过是对方生命中一个稍微比较神奇的过客是吧),他又开始打量起这个人的神态仿佛像在打量一尊雕像。
<莱维纳|лавина> 至少在有魔术师凭空变出MP5以前,观众席不必担心遭到演出者的扫射——真是太好了。莱维纳真情实感地想着。

<Handler> 他侧身和你们讲话时也翻开了腿上的书,埃尔维斯发现它的第一章名叫——
<Handler> 《零之下》。
<Handler> 第一句话是一句引用。

引用
大自然不解消亡,只解演变,
我已经学到的,和将要学到的科学知识,都坚定了我的信念:
我们死后,灵魂继续存在。

<Handler> 这句话出自沃纳·冯·布劳恩,德裔美国航空工程师。
<Handler> 他曾经为希特勒打造V2导弹。
8
星之子 亚瑟 · 科德维格(Arthur Codvige)
混乱善良 男性半精灵 男巫3级
信仰:“微光少女”普露拉    势力:秘文会   
年龄:22岁    身高:5.4英尺    类型:人型生物
先攻 +2,察觉 +2,速度 30尺,感官 昏暗视觉
语言 通用语,精灵语,乌尔芬语,邪灵语,木族语,龙语,天洲语 (种族2+智力4+语言学1)
XP 6,Fame 2,Prestige 12,Gold 500gp
“嘘,我在看天上的星星。”

防御
防御 12,接触 12,措手不及 10
生命值 20(3D6+6)
强韧+3,反射+3,意志+3,vs惑控+2

攻击
近战 木棍+1,1D6/1D6,x2,钝击,双头,武僧
远程 轻弩+3,1D8,19-20/x2,穿刺,80尺射程

特殊能力
法术 通过与魔宠沟通获得法术,CL=3,DC=10+4+环数,专注+7。
巫术 DC=15,除非另有说明,施放巫术是一个不引发借机攻击的标准动作。
邪眼 指定30尺视野内的一名目标,目标的以下一项数据遭受-2减值:AC、属性、攻击、豁免或技能检定。
        效果持续7轮,意志通过则持续1轮。影响心灵。
沉眠 指定30尺视野内的一名目标陷入魔法睡眠,如同“睡眠术”。效果持续3轮,通过意志豁免则无效。无论豁免成功与否,该生物在1天内都不会再次成为此巫术的目标。
降祸 为30尺内的一名生物在1轮内带来噩运。每当目标进行任何属性、攻击、豁免或技能检定时,都必须双骰取低。成功的意志豁免可以令其无效。无论豁免成功与否,该生物在1天内都不会再次成为此巫术的目标。
异能敏感 你获得对于所有你拥有技能等级的技能的神秘技能解放,如果你在特定技能上并未受训,那么你就不能使用该技能的神秘技能解放,即使你可以在未受训的情况下使用这个技能进行检定也不行。
神秘技能解放 可使用包括扶乩(语言学)、催眠术(交涉)、颅相学(知识:奥秘)、感灵(估价)、算命(察言观色)在内的神秘技能解放

角色背景
“把头低下点,对,看到我了吗?”
 “现在躺下吧。”(念咒声) *砰!

数据
力量 10,敏捷 14,体质 14,智力 18,感知 10,魅力 10
剧透 -  属性详述:
力量10+0
敏捷14+2
体质14+2
智力18+4+2种族
感知10+0
魅力10+0
BAB +1;CMB +1;CMD +13
背景 实用者(魔法),哲学徒(社会)
专长 额外巫术(1级),异能敏感(1级)[种族奖励],诅咒巫术(3级)
技能 知识(奥秘)* +8 (1),知识(位面)* +8 (1),知识(自然)* +8 (1),知识(历史)* +8 (1),察言观色* +4(1)
        知识(宗教) +5 (1),知识(地城) +5 (1),知识(本地) +5 (1),知识(贵族) +5 (1),知识(工程) +5 (1),知识(地理) +5 (1),估价* +8 (1),UMD* +9 (2)
        法术辨识* +8 (1),语言学* +8 (1),工艺(炼金)*+8 (1),交涉+6/劝说他人+9 (2),唬骗*+5/欺骗他人+9 (2)    [技能点21=(2+4+1)*3]
剧透 -  技能加值:
蓝鸲魔宠[职业能力]:交涉检定+3
哲学徒[背景特性]:你可以用智力代替魅力来进行劝说他人的交涉和欺骗他人的唬骗。
实用者[背景特性]:用智力替代魅力进行使用魔法装置检定。
敏锐感官[种族特性]:半精灵的察觉检定获得+2种族加值。
精类思维[种族特性]:获得唬骗和察言观色本职。
种族 星之子,精灵血脉,精灵免疫,精类思维,敏锐感官
天赋 男巫(技能+3)
能力 戏法,巫术[邪眼,沉眠,降祸],男巫魔宠,庇护主[繁星]

已知法术
戏法—所有
1环—隐雾术、雪球术、粘性唾液、刺耳尖啸、燃烧之手、魅惑人类、衰弱射线、巫术易伤、法师护甲、妖火[庇护主]
2环—闪光尘、目盲/耳聋术
每日法术
戏法—4个,1环—3个,2环—2个

魔宠
蓝鸲 “繁星信使” 梅蒂恩(Meteion)
绝对中立 微型魔法兽 男巫魔宠 3级 智囊变体
速查 先攻 +2; 感官 昏暗视觉; 察觉 +5
语言 通用语
技能 知识(宗教)+4 (1),知识(本地)+4 (1),知识(贵族)+4 (1),知识(地理)+4 (1),知识(地城)+4 (1),知识(工程)+4 (1),飞行+12,察觉+5
防御 AC 17, 接触 16, 措手不及 15 (+2敏捷, +4体型,+1天防),精通反射闪避
豁免 强韧-1, 反射+3, 意志+5
剧透 -   :
进攻
速度 10尺, 飞行40尺(一般)
近战 啮咬-1 (1d2–5)
占据 1尺; 触及 0尺

数据
力量 1, 敏捷 15, 体质 6, 智力 8, 感知 15, 魅力 6
BAB +1; CMB -1; CMD 4
专长 技能专攻(察觉)
技能 知识(宗教)+3 (1),知识(本地)+3 (1),知识(贵族)+3 (1),知识(地理)+3 (1),飞行+12,察觉+5

特殊能力
本职技能(Class Skills):智囊将所有知识技能视为本职技能。
聪明绝顶(Dazzling Intellect,Ex):智囊的智力总是等同于5 + 它的等级,不过在判断智囊的额外天生防御调整时,视为其等级减半。该能力改变了魔宠的智力属性(Intelligence score)和天生防御调整(Natural Armor Adjustment)。
智囊的学识(Sage’s Knowledge,Ex):智囊在记忆了大量咨询,足矣让它能够参与到任何话题中,而它也很乐意在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上对主人发表长篇大论。智囊能够尝试所有未受训的知识检定,而且在所有知识检定上获得相当于其等级的1/2的加值。此外,智囊每级会获得2个技能点。它在任意特定技能上投入的技能点数至多与其等级相等。该能力取代警觉(Alertness)以及享受主人技能级数(share its master’s skill ranks)的魔宠能力。
精通反射闪避(Improved Evasion, Ex):有些攻击效果若通过反射检定可以减少一半伤害,如果魔宠遭到此类攻击,在通过反射检定后它将不受伤害,如果检定失败它也只受到一半伤害。
法术共享(Share Spells, Ex):法师可以将目标为〔自身〕的法术施展在魔宠身上(如同接触法术)而不是自己身上。即使某些法术通常不会影响魔宠生物类型(魔法兽),主人也可以用这种方式和魔宠共享该法术。
情感链接(Empathic Link, Su):主人和他的魔宠之间有着内心上的连接,情感连接的最远距离为1英里。主人无法用他魔宠的双眼去看,但是他们彼此分享心灵。由于这种连接的天生限制,只有一般的心灵感受可以被传递。因为这种情感链接,主人对那些他魔宠曾经遇上的事物或去过的地点也会建立起相同的关联。

财产
武器 迅捷腕鞘*2[2磅]
腕鞘 油腻术魔杖(45/50)[左手],治疗轻伤魔杖(27/50)[右手]
躯体 学者服装[6磅],武装带
武装带 弹簧卷轴匣(隐雾术卷轴)[1磅],弹簧卷轴匣(空)[1磅],弹簧卷轴匣(空)[1磅]
腰间 水袋[0.5磅],法术材料包[2磅],魔宠包[6磅]
方便背包 [合计5磅]
左口袋 法师护甲魔杖(44/50),强化认知魔杖(45/50),凶兆魔杖(45/50)
右口袋 鉴定术卷轴,侦测密门卷轴,隐形仆役卷轴,通晓语言卷轴*2
中间储物 炽火胶[1磅],10根粉笔,木棍[4磅],3天份口粮[3磅],蜡烛10根,燧石和铁片,墨水,墨水笔,餐具[1磅],铺盖卷[5磅]
寄存 铁壶,火把10根,轻弩,10根弩矢,背包
负重 22.5磅 轻载(33磅/66磅/100磅)

记录单
剧透 -   :
开卡购物:起始资金150gp,购入木棍[4磅]0gp,轻弩[4磅]35gp,10根弩矢[1磅]1gp,男巫工具包[寄存火把,11磅]21gp,魔宠包[6磅]25gp,剩余68gp。
1号记录单(GM|第一步):+2PP,+417gp。团后购物:凶兆魔杖-2PP,快速腕鞘*2[2磅]-20gp,剩余485gp。
2号记录单(暴风神庙):+2PP,+510gp,DayJob+20gp。物品消耗:凶兆魔杖(47/50),团后购物:治疗轻伤魔杖-2PP,剩余1015gp。
3号记录单(幽影现象):+2PP,+500gp,DayJob+20gp。团前购物:法师护甲卷轴*2 -50gp,炽火胶*3 -60gp。物品消耗:法师护甲卷轴*2,凶兆魔杖(45/50),治疗轻伤魔杖(41/50)。团后购物:法师护甲魔杖-2PP,剩余1425gp。
4号记录单(被遗忘者三部曲Part1):+2PP,+353gp,DayJob+50gp。物品消耗:法师护甲魔杖(49/50),治疗轻伤魔杖(39/50),炽火胶*1。团前购物:通晓语言卷轴*2,隐雾术卷轴*2,侦测密门卷轴,鉴定术卷轴,隐形仆役卷轴*2,弹簧卷轴匣*3[3磅],武装带,剩余1425gp。
5号记录单(被遗忘者三部曲Part2):+2PP,+497gp,DayJob+50gp。物品消耗:炽火胶,隐形仆役卷轴,隐雾术卷轴,治疗轻伤魔杖(33/50),强化认知魔杖(48/50),法师护甲魔杖(46/50)。团后购物:油腻术魔杖-2PP,剩余1972gp。
6号记录单(被遗忘者三部曲Part3):+2PP,+508gp,DayJob+20gp。物品消耗:治疗轻伤魔杖(27/50),法师护甲魔杖(44/50),强化认知魔杖(45/50),油腻术魔杖(45/50)。团后购物:方便背包-2000gp,剩余500gp。
记录单1 | 记录单2 | 记录单3 | 记录单4 | 记录单5 | 记录单6

第十季势力单
剧透 -  目标&奖励:
第十季奖励
坚韧学者(完成至少2个目标):长期暴露在危险的魔法之中让你习惯于抵抗法术效果。每次冒险1次,在投对抗法术的豁免检定之前,你可以声明在此次检定中获得[1+1/2×已完成目标数]的加值。

魔法修补匠(完成至少4个目标):你善于分析和激活魔法物品。将使用魔法装置视为本职技能。每次冒险1次,你可以在使用魔法装置检定中使用[5+2×已完成目标数]代替你自身的技能加值。如果你自身的技能加值更高,则你在该次检定中获得+2的加值。

契约者(完成至少7个目标):你与一个异界生物签订了契约,以此获得了魔法的力量。每次冒险开始时,你会获得[1/2x已完成目标数](向下取整)点法术点。你的契约者应为下列三个阵营之一,你获得相应的类法术能力——施放该类法术能力消耗2点法术点。善良:援助术、动物交谈术;混乱:朦胧术、熵光护盾;守序:黑暗视觉、鉴定术。对盟友施放这些类法术能力会更加有效——善良或守序,仅需1点法术点;混乱,则会随机将30尺内的一个额外盟友作为类法术能力的目标。

目标
        当你完成下列目标之一时,在目标前面的方框中打勾,每次冒险只能打1个勾。一旦一个目标的所有方框都被勾选,这个目标便完成了。你会根据你的已完成目标数获得特殊奖励。

#6      在冒险中回收一份具名的文件(通常以斜体字或引号标识)。
#3#4    为秘文会招揽一位有名字的NPC学者、知识渊博的施法者或类似的人物。本次招募要通过一次交涉或知识(奥秘)检定,DC=[15+角色等级]。
#2      在冒险过程中参加一次魔法或异能仪式。
囗囗    在冒险过程中获得一件独一无二的魔法物品,并将之安全的带回探索者协会。
囗囗    在击败不死生物的过程中,使用了一件价值不低于[角色等级x100]gp的消耗性魔法物品。
囗      以下技能中,某一个技能的技能等级达到角色等级(最少4级):唬骗、知识(奥秘)、职业(档案员、图书馆员、抄写员)、法术辨识、使用魔法装置。
囗囗    参加一次发生在布拉克洛斯博物馆的或是与布拉克洛斯家族成员相关的冒险,又或是参加一次发生于半位面的冒险。
#1囗囗/囗囗    担任一次GM,获得至少1xp,并将记录单应用于该角色。勾选3个方框视为1个目标;勾选全部5个方框则视为2个目标。
9
引用
“烟囱” 散热器 SMOKESTACK Heat sink
3 SP, 可展开, 受限 2, 独特
散热棱镜 (尺寸 1/2, 5 HP, 回避 10, 电子防御 10, 标签: 可展开)
消耗一次使用次数,展开一个可以吸收以它为中心,爆发2范围内热度的散热棱镜。只要一个角色至少有一部分在该范围内,棱镜就可以吸收该角色受到的任何热度(在伤害减免之前计算,包括抗性)。当棱镜吸收了6热度后,它会爆炸,范围内的所有角色必须通过一个敏捷豁免或者受到 1d6+3 AP 能量伤害。若豁免成功,他只受到一半伤害。物体和可展开单位自动被命中。在导致棱镜爆炸的那个动作或效果中产生的任何超过吸收上限的热度会被无害地散发。
(译注,没有提到这个“烟囱”散热棱镜用什么动作展开,或者限制距离。推测和其他可展开系统一样,采用快速动作,在视线和距离5范围内展开)
剧透 -   :
Expend a charge to deploy a pylon that absorbs heat in a �2 area around itself. It absorbs any heat dealt to characters at least partially within the affected area from any source (before reductions, including RESISTANCE). Once the pylon has absorbed 6�, it explodes. Characters within the affected area must succeed on an AGILITY save or take 1d6+3�AP. On a success, they take half damage. Objects and DEPLOYABLES are hit automatically. Any excess heat absorbed by the pylon as part of the same action or effect that caused it to explode disperses with no effect.
IPS-N 基德的“烟囱”散热器是为 IPS-N 机甲和其他核心供能的载具或舰艇提供的最好的散热系统。运用一套独有的公理系统,“烟囱”透过可展开棱镜可以构造一个通往欧米伽态的稳定本地针孔阈窗,这允许用户——在一定的热动力学交互范围内——通过将热量导入该欧米伽态来排散额外的热量。当“烟囱”到达容量上限——这是一个写死的功能——时,它会爆炸,所以这个系统当作武器和当作散热设备一样好用。
剧透 -   :
The IPS-N Kidd’s SMOKESTACK Heat Sink represents the latest in IPS-N’s heat-dispersion systems for chassis and other CORE-powered vehicles and vessels. Utilizing proprietary axiomatics, the SMOKESTACK system establishes (via deployable pylon) a localized, minor, and stable pinhole into an omega state, allowing users to – for a certain value of thermodynamic exchange – cool excess heat debt by depositing it into that same state. Once the SMOKESTACK reaches capacity – a hard-coded feature – it detonates, making the system just as effective a weapon as it is a heat sink.
关于这个系统的展开动作和距离,应该参照它的可展开(Deployable)关键词
引用
可展开:该系统是可以在战场上展开的物品。
除非另外指明,否则使用快速动作,在邻近自由空
间展开,并且每大小拥有5 回避和10 HP。
剧透 -   :
DEPLOYABLE: This system is an object that can be
deployed on the field. Unless otherwise specified, it
can be deployed in an adjacent, free and valid
space as a quick action, and has 5 EVASION and 10
HP per SIZE.
也就是,它使用快速动作,在底盘的邻近空间内展开。
10
Delta Green / Re: 【模组翻译】悠哉扑克夜(PX Poker Night)
« 最新帖子 由 x992512 昨天22:59:52 »
Github page not found,坚果云档也挂了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