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团务】罪源之潮  (阅读 1749 次)

副标题: GM连NPC名字都记不得只能翻笔记…………

离线 空気

  • 小☆兔☆兔
  • 版主
  • *
  • 帖子数: 404
  • 苹果币: 2
  • RH厨
【团务】罪源之潮
« 于: 2020-08-25, 周二 12:20:34 »
NPCs
“我们和谁谈过话?”

纺织娘  The Katydidas
剧透 -   :
“想吃  好吃的  多汁的  可以吃吗  交换布?”

许多仍未被文明征服的地方仍旧留存在曼亚西亚省的山岭之间,被庞大的树木和矮人留下的遗迹所掩盖着,妖精“纺织娘”就是其中之一。尽管中洲并不是一块有大量妖精盘踞的土地,但年轻的纺织娘仍旧选择了在“大鱼”湖(庞安西亚湖)周边的曼阿那森林作为自己在凡人世界的领地。祂以不知饱足的胃口和旺盛的交易热情而著称,遭到当地村民的恐惧。
纺织娘在进食智慧生物以后,可以“纺织”出一种有绝佳魔法抗性的布料,而这种恐怖的来历让布料的价格居高不下。这名妖精也会在盛夏时节举报令人毛骨悚然的“谢肉祭”,即命令被祂所俘虏的凡人满山搜捕被故意放走的少女,并最终于一个月圆之夜将其吞噬的残酷仪式——在围猎中胜出的猎手,将会得到妖精赐予的新布,和离开山林的权力。曼亚西亚公爵通过一名参加过谢肉祭的替换儿得知了这种布料的存在,并深深为其卓越的性能所震撼。根据德拉莉尔的说法,曼亚西亚的逃兵大多数被赶进了曼阿那森林,并进一步增加了纺织娘的庞大胃口,和珍贵布料的产出。
在经过曼阿那森林前往帕罗森特的路上,赎罪者们和押送官遭遇了纺织娘的一个“游戏”,并得到了谢肉祭的“邀请函”——一个烙印在身上的奇特图案,证明妖精总有一天会请他们回去参加围猎,狩猎一名被掳进森林的纯洁少女。


玛格纳斯  Brother Magnus

剧透 -   :
这名精灵牧师还很年轻,而他紫色的眼睛和银色的头发证明他是一名罕见的瑟瑞芬精灵,尽管他时常用词粗鲁,且对自己的同僚缺乏认同和尊敬。玛格纳斯出生在古芳庭的遗址里,如同他的许多同族那样,他拥有使用奥术的天赋。这也导致其父母遵循瑟瑞芬的传统,请神后的牧师为他占卜,但仪式的结果却并不令人愉快:等待玛格纳斯的不是万亡的天平,就是献身给魔光的道途。这个选择很简单,尽管有悖于玛格纳斯本人的意愿,他还是在年幼时就被送给了魔光教会训练成为牧师。玛格纳斯固执且叛逆的个性总是让他与旧芳庭和魔光教会格格不入,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发觉得无法全盘接受教会的方式和瑟瑞芬人守旧的生活,因此这名精灵选择进行圣地巡礼,远离了芳庭的废墟,在教会认定的神迹中游荡。这些游历的见闻增加了玛格纳斯对教会的怀疑,促使他对艾克塞诉说了一些不会被教首接纳的话语,并最终选择为术士进行赎罪的担保,尽管他并不了解神谕的内容和目的。

米凯尔加   Brother Mikgaar

剧透 -   :
米凯尔加是一名卓尔精灵,年龄大约相当于人类的三十多岁,与其同胞一样拥有乌木般的皮肤。卓尔精灵在第二芳庭因肤色和贫穷而地位底下,也让米凯尔加因此格外自卑,并有着向上取得更高地位的勃勃野心,而这些转化为了一种对魔光的强烈信仰,毕竟为他洗礼的教会并不在乎他的出身和民族。米凯尔加在正式取得牧师资格以后,便立刻选择了圣地巡礼和传教,离开了第二芳庭,而这对大多数第二芳庭的精灵来说都是不可想象的:前往一个野蛮的世界,试图教化那些善于遗忘的渎神者们,这只能证明他的信仰比其他人来的更为坚定,或者他比其他人都要更为疯狂。米凯尔加在科威尔的大多数活动并不成功,因为这个帝国的大多数省份都有较高的自治权,每个公爵都有各自对魔光的看法,而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只认为这个教会是一个能隔绝野法师的监狱而已。大量的碰壁最终让米凯尔加前往了宗教信仰更为自由的奥勒良省,并在那里失去踪迹。或许是因为他的虔诚和热情,魔光教会得到了一道让赎罪人前往奥勒良对他进行营救的神谕——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Update after
米凯尔加因为魔光教会在明斯克所遭受到的排斥和他的肤色及种族受到大部分人的排斥,除了一名忧郁的女术士希尔娜。牧师似乎对自己会遭受危险有所预感,将个人的笔记和一些简陋的圣物交给希尔娜保管,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小队从希尔娜手中找到的个人手札里的米凯尔加却与他人口中的宗教疯子形象有所出入,且他表达过对自己命运的担忧。

希思琳 Sister Heathlyn

剧透 -   :
“我找得到别人来替我挥棒子,不用麻烦您老了。”

希思琳隶属于魔光教会的乌鸦修会,是其中的一名修女,擅长于刺探情报和搜捕目标,并驯养了大量的乌鸦,而她将这些黑色的鸟儿们称为“我的羽毛”。她经常穿着深色的皮甲,让自己的一头红铜色头发从兜帽下流出,散发出一种奇特的美感,与她那随和开放的性格加在一起,很少有人会不对她产生好感。

这位乌鸦修女在人类社会活动时总爱戴上兜帽掩盖自己遗传自精灵父亲的耳朵,她那来自人类的母亲的血统让她的五官足以和人类混淆,但这些特征也让她同时受到人类和精灵的排斥——她是一名半精灵,人类将其视为异族通奸的不贞证明,而精灵则将其视为对自己民族纯正的玷污,两族都不会祝福这种罕见的结合。希思琳的人类母亲在她出生以后就把她抛弃给了当农夫的精灵父亲,而那名贫穷的精灵男性则把她作为一种礼物赠送给了魔光教会,以其摆脱沉重的社会舆论压力。教会将年幼的希思琳送进了乌鸦修会,让她跟其他的半精灵女孩一起受到训练,在她二十岁成年(相比精灵,这是不可思议的成熟速度)以后,将她送往了科威尔帝国,并让她一直在那里服役;如果没有意外,希思琳能继续为教会服务几十或上百年,而这取决于半精灵不稳定的寿命。

她在赎罪者们前往帕罗森特的路上遇到了他们,并让自己的动物伙伴为他们引路,希望他们能够安全地通过曼阿那森林。不过很可惜,事与愿违。

Update after

在明丝翠,小队从“药剂师”的嘴里得知希思黎在寻找他们,她看上去十分疲惫,风尘仆仆,似乎正在赶路。

Update after

明斯克的秘密纠察队告知摩瑞温,希思黎背叛了教会。乌鸦修女的人头将是一个重要的物品,但它不应该再属于这位半精灵修女。

埃尔文  Erwin
剧透 -   :
“傻逼!傻逼!”

埃尔文是希思琳的动物伙伴——一只会用通用语说几个简单词汇的大乌鸦,但它会的词汇并不能说多么文雅,不清楚是否是希思琳教会它的。它似乎是希思琳和乌鸦沟通的重要桥梁,且比一般的鸟更加聪明。

德拉莉尔嫲嫲  Mother Draleah
剧透 -   :
德拉莉尔·米诺莱文,“吸蜜鸟”,是帕罗森特乌鸦修会的首领,被修女们尊称为嫲嫲,同时她也是帕罗森特魔光教会的大祭司。与其他的乌鸦修女一样,德拉莉尔也是一名半精灵,但她的人类血统更为明显一些,因此她的面部特征几乎和人类一模一样,寿命也比她的姐妹们更短。她通常穿着深色的修女服装,戴着银质的蜂鸟面具,显示出其在乌鸦修会中的地位。乌鸦修会的耳目也给予了德拉莉尔对情报和秘密的卓越掌控,可以说她能了解到一切发生在帕罗森特的事情,这也包括了佩莉的使魔的死亡。

宾格·图夫曼  Binger Tufman
剧透 -   :
图夫曼红棕色的胡须和头发因为年纪而有了几缕白色。当他的同族们因逃避瘟疫离开帕罗森特时,他和一群铁匠则选择了留在这里继续居住,并持续着他对妖精的研究。图夫曼的学识最终为他赢来了学者的荣誉,从炼金术到奥能的基础理论,从妖精学识到各地的风俗,他都有所涉猎。很多人会认为矮人是粗俗的工匠和贪婪的商人,但大多数人会忽略掉这个族群在学识和工程学上的成就,而也会忘记创造他们的神正是学识和技巧的神明。图夫曼和大多数矮人一样,信仰着被他们成为“大师匠”的全知者,且选择了一条荣誉自己信仰和部族的道路。也因为对全知者的信仰,图夫曼对魔光教会抱有一定程度的排斥,大多都集中在对神秘语的垄断和对神秘修士如同收监一般的控制之上,这让他成为了对野法师的同情者——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这种厌恶或许也跟对精灵的排斥有关。古芳庭曾与矮人帝国开战,图夫曼认为在这场战争中,精灵偷窃了炼制“Blut der Erde”的方法并据为己有,然后宣称这是“魔光之血”,也就是血精药剂。

尽管这名独居的矮人学者脾气暴躁且终日只与魔像为伍,但他有个出人意料的爱好:繁殖阿比亚拉猫,并运营着一家叫做“金色年华”的家庭猫舍。

莱莉文·爱尔兰德  Sir Rilewan Elrand
剧透 -   :
莱莉文是秘典蔷薇骑士团的高级成员,一名骑士队长,也是一名纯血的高等精灵。她剪着利落的短发,身材结实而匀称,金色的短发下是标志性的橄榄色眼眸,而这些配合上精灵的身高,使得她经常需要俯视自己的谈话对象,因此总显得有些傲慢,但这实际上很可能是一种错觉。撇开她直接而强势的态度和接近于完美的刚正不阿,莱莉文并不是一个时常对他人表达蔑视的人,但她确实缺乏与骑士团成员或与神秘修士之外的人接触的经验。莱莉文和德拉莉尔的关系并不好,她不信任行事诡秘的乌鸦修女们,但她所带领的骑士队伍接受调令让她不得不跟德拉莉尔长期呆在一起。莱莉文时常会对属下表达出对曼亚西亚局势的担忧,然而她不会因为这点小事玩忽职守。

艾瑞迪大修士  Grand Frater Eredi
剧透 -   :
“权力得靠争取。妥协只代表后退。”

生命的晚霞已经降临在了这名人类男性的身上,并在他的脸颊和眼角刻下了深深的痕迹。艾瑞迪大修士将自己的头发剃得一干二净,并蓄了一把长须,配上神秘修士的修道袍和魔光的圣徽,他显得既睿智又可靠,不过暮年并没有从艾瑞迪的心中夺走激烈的火花:他是神秘修会中一名主张为神秘修士争取更多权力的修士。他在年幼时便被教会发现从家中带走,在修会接受了全面的训练,教会全额支付了学习奥术技艺所需的高昂花费,并一直支持他对自然法术的研究。艾瑞迪大修士几乎从未有过离开芳庭的修道院的机会,但这样的经历反而让他认为离开神秘修会前往帕罗森特是一种为自己的同袍们争取权力的有效方式,即使在帕罗森特的生活也跟在修道院中区别不大。值得一提的是,艾瑞迪大修士对秘盟的处境抱有一定的同情,而这并不算是一个秘密,至少和他共事多年的莱莉文·爱尔兰德骑士和教首都明白这一点——他们不确定的是,这名看上去有些迟缓的老人,究竟会为心中的火花往前走多少步。

佩莉·康德尔  Pelly Condé
剧透 -   :
“请……请不要把我交给奥秘骑士们。”

佩莉是一名只有十四岁的神秘修士学徒,在艾瑞迪大修士的手下学习奥术知识。她似乎认为自己的奥能感知天赋是一种被魔光赋予的诅咒,并对奥秘骑士抱有深切的恐惧,而神秘修士与世隔绝的生活也让她恐惧着修道院之外的世界。佩莉容易紧张,喜好回避人群,这样的个性让她几乎没有朋友,大部分的心事都只跟自己的乌鸦魔宠分享,而所做的事情也基本上只是不断在书海中学习法术的基础理论。她的生活在魔宠从修道院中意外飞走的那一刻起就改变了,不愿意失去自己最好的伙伴的佩莉偷偷从帕罗森特的临时修道院中逃走,在矮人居住的街区追赶自己的魔宠,却在过程中遭到了射日黑鸦的刺客的袭击,并差点遭到强奸,所幸被赎罪人们所救。佩莉极度反对将她交给奥秘骑士处理的提议,并最终被摩瑞温骑士送给了艾瑞迪大修士。

Update after

佩莉被证实与卢克蕾齐亚夫人有些关系,是她侍女的表姐妹,因为公爵选择皈依魔光信仰,拥有魔法天赋的佩莉被交给了教会,最终随着其他的神秘修士一起前往帕罗森特。这名年轻的神秘修士被迫放弃了对晨曦的信仰,但这仅仅只是表面上的妥协。她所受到的压抑使得佩莉的想法变得偏激,而血精的使用最终激化了佩莉的偏执,最后令她处于疯狂的边缘,打算采取暴力而激进的措施对抗教会,甚至不惜牺牲他人的性命。艾克塞拒绝将图夫曼的书籍交给佩莉,留下这名试图颠复整个教会的女孩独自一人在月色下绝望地咒骂。

阿卜杜拉·哈赛因  Abdullah Hassain
剧透 -   :
这名年老的行商主要在帝国境内贩卖从火罗老家出口的炼金术药品及原材料,一般被同胞称为阿卜杜拉老爹。他是一名很精明的商人,和大多数火罗人一样,对商机及数字很敏感,尽管他总是表现出一副憨厚的模样,说的中洲通用语也并不流利,带着浓厚的火罗口音,不过实际上,这样的形象是处于一个小心的维护之下的,阿卜杜拉对中洲通用语的掌握早就在多年的经商之中得到了足够的练习。显然帕罗森特的封锁对他的生意来说并不算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因为他在灰色地带为自己找到了不少的骡子和下家——这包括了埃瓦尔的联络人——而这些买家总喜欢大宗购入一些特殊的炼金药品或原材料。至于药品的用途,阿卜杜拉老爹从不过问,阿卜杜拉老爹从不知情。

威格蒙德骑士  Sir Wigmund
剧透 -   :
“听说,最美丽的少女在月圆之时,在雪原哭泣的话,会被露米亲吻。”

威格蒙德骑士是莱莉文·爱尔兰德麾下的一名奥秘骑士,有着3/4的精灵血统,他和他的双胞胎弟弟是出生在贵族家庭的一个污点。威格蒙德很年幼的时候便被半精灵母亲送去参加了奥秘骑士新兵的选拔,他和他的弟弟很快便因为卓越的天赋而被教会相中,此后一直顺利地作为奥秘骑士服役,不过拥有诗人气质的威格蒙德和他的弟弟不同,似乎并不是特别对作为奥秘骑士服役有太多的热情,反而将很多的时间画在阅读诗集和传奇故事上,对神秘修士也相当礼貌、疏远。正是他在业余时间的大量阅读和对传说故事的收集,使得他意外解开了阿希娅关于“伊扬娜”的疑问,并给其他人介绍了关于“奥利维亚的眼泪”的事情。

他对摩瑞温骑士有些好感。
« 上次编辑: 2020-11-24, 周二 23:00:26 由 空気 »
Faith in their hands shall snap in two,
   And the unicorn evils run them through;
      Split all ends up they shan't crack;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死亡也并非所向披靡



”也许是因为我喜欢小狗狗和你们流血的样子。”noquestionmarknoshemeans
忠实的B级639片爱好者639你们会为我哭639泣吗?

离线 空気

  • 小☆兔☆兔
  • 版主
  • *
  • 帖子数: 404
  • 苹果币: 2
  • RH厨
Re: 【团务】罪源之潮
« 回帖 #1 于: 2020-08-27, 周四 10:27:08 »
Location
“我们到过何处?”

芳庭
剧透 -   :
芳庭是精灵的骄傲和伤痛。

人们现在所熟知的芳庭并不是最初的那一个。曾经,芳庭是瓦隆最古老的帝国,由“银锋”芬里尔在晖日的亲自授意之下建立,是所有精灵的乐土,然而在诸神升出物质世界以后,古芳庭因为政治的腐败、土壤肥力的衰退和早古大瘟疫的流行而没落,大部分精灵都在最后选择了撤离自己的故乡,建立了现在的第二芳庭帝国,以咏唱者为统治者。

“大鱼”村

曼阿那峡口

纺织娘的森林

帕罗森特

奥勒良省

科威尔帝国

“北方”

« 上次编辑: 2020-09-02, 周三 12:18:43 由 空気 »
Faith in their hands shall snap in two,
   And the unicorn evils run them through;
      Split all ends up they shan't crack;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死亡也并非所向披靡



”也许是因为我喜欢小狗狗和你们流血的样子。”noquestionmarknoshemeans
忠实的B级639片爱好者639你们会为我哭639泣吗?

离线 空気

  • 小☆兔☆兔
  • 版主
  • *
  • 帖子数: 404
  • 苹果币: 2
  • RH厨
Re: 【团务】罪源之潮
« 回帖 #2 于: 2020-08-27, 周四 10:28:57 »
Organizations
“我们听从于何人?”

魔光教会

秘典蔷薇骑士团

神秘修会

乌鸦修会

铁拳兄弟会

射日黑鸦团

复兴教会

Faith in their hands shall snap in two,
   And the unicorn evils run them through;
      Split all ends up they shan't crack;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死亡也并非所向披靡



”也许是因为我喜欢小狗狗和你们流血的样子。”noquestionmarknoshemeans
忠实的B级639片爱好者639你们会为我哭639泣吗?

离线 空気

  • 小☆兔☆兔
  • 版主
  • *
  • 帖子数: 404
  • 苹果币: 2
  • RH厨
Re: 【团务】罪源之潮
« 回帖 #3 于: 2020-08-27, 周四 10:30:01 »
Items & Lores
“我们拥有何物?”

血精
剧透 -   :
“魔光之血”,“Blut der Erde”,“krvácajúce rany zeme”,围绕着这种血红色或橙红色的液体有着不同的叫法。它曾是矮人的发明,也是魔光教会的圣物,据称是奥法之神悲痛的血液。它同时以液体和固体的形态存在着,在高浓度环境下,它被称为血晶,展示出对奥能的强烈排斥性,靠近它的施法者会感觉到难以言喻的悲伤和痛苦,且无法控制奥能,这让血晶成为了关押施法者时必要的一种材料;在低浓度环境下,它被称为血精,展示出对奥能的强烈增强作用,引用或注射这种液体的施法者或人会得到魔法能力的增幅,但会出现幻觉,感受到一种无力的焦灼和悲哀。长期服用血精的人会对其上瘾,产生性格的改变,引用时也会感受到欣快,并慢性中毒,最终在二至十年不等的时间内化作活生生的血晶矿。因为它神奇的特性,魔光教会将其视作魔光因奥能流失而流下的血泪,并将之赐予奥秘骑士饮用。

阿比亚拉猫
剧透 -   :
这种原产自火罗的猫咪以珍珠和丁香色泽的柔软被毛及温顺聪颖的个性成为了贵族争相追捧的宠物。它们天蓝色的大眼睛和缺乏攻击性的面部结构令贵妇们为之疯狂,当阿比亚拉们在宽阔的房间里娴静地舔着爪子时,往往来做客的女士们会忍不住轻轻爱抚其更胜羊毛的绒毛。一只血统良好的阿比亚拉猫往往较同类更为乐忠于与人类为伴,对儿童有更高的忍耐力,且能迅速学会一些简单的指令,甚至令爱赶潮流的一些施法者也选择豢养它们作为魔宠。这种风潮最终令阿比亚拉猫成为了火罗使者团赠送给到访国家的外交礼物,并且每年都会有出口一定数量的猫咪到各国贵族手中。

绿根粉
剧透 -   :
这种绿色的粉末是一种火罗特有的沙漠植物的提取物,制作时需要将其根须蒸馏,并加入一些脱毒用的炼金术制剂,最后在大釜上使用少量炭火烘干后刮取而成,需要先溶解在饮料或液体中才能使用,或是直接吸入鼻孔。绿根粉是一种在迷信和娱乐活动中广泛使用的药剂,具有一定的麻醉作用,且服用者会产生一定的幻觉和欣快感,并会进入一种被火罗人成为“先组之梦”的清醒梦状态中。北火罗的贵族妇女除了将绿根粉用于娱乐之外,还会将其溶解在淡盐水中滴入双眼,以使得瞳孔放大,让眼睛变得更有神采。这种做法会损害控制瞳孔的肌肉。

奥莉薇娅的眼泪
剧透 -   :
这个带着些伤感的浪漫名字属于一种其貌不扬的白色小花,只生长在曼阿那山脉的特定地方。与其朴素的洁白外表不同,这种花的汁液是血红色的,且在开花时会散发出一股特殊的动物香气,或以很多人的说法,是一种“肉香”,而这种气味会吸引大量的动物和昆虫,以及不畏艰险的采花人。曼阿那山脉的居民大多都喜欢这种不常见的小花,不仅仅是因为它的特殊香气,还因为它经过复杂的干燥加工以后,会成为橘黄色的名贵香料,是贵族餐桌上的常客,甚至远销科威尔帝国的首都阿特尼亚。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这种花只生长在埋葬着女性死者的古墓上方,而最方便的采摘地点是帕罗森特附近的无名诗人墓——这座坟墓的主人是谁已经无从考证,但她的墓碑上刻着一把鲁特琴的图案和一个名字,“奥莉薇娅”。特殊的商品总需要优美的故事搭配以卖出更高的价格,于是在吟游诗人的艺术加工之下,这种花被赋予了“奥莉薇娅的眼泪”之名,并据称是一名才华横溢的女诗人奥莉薇娅为爱情献身后才出现的。奥莉薇娅的眼泪经过萃取浓缩以后,有时会引起一些野兽或超自然生物的极大兴趣,甚至是异常的食欲。
« 上次编辑: 2020-09-02, 周三 11:55:19 由 空気 »
Faith in their hands shall snap in two,
   And the unicorn evils run them through;
      Split all ends up they shan't crack;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死亡也并非所向披靡



”也许是因为我喜欢小狗狗和你们流血的样子。”noquestionmarknoshemeans
忠实的B级639片爱好者639你们会为我哭639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