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羽落凡尘——海格力斯的冒险故事1  (阅读 3374 次)

副标题: 第一次带团的经历诶

离线 空気

  • 小☆兔☆兔
  • 版主
  • *
  • 帖子数: 404
  • 苹果币: 2
  • RH厨
羽落凡尘——海格力斯的冒险故事1
« 于: 2014-04-15, 周二 22:36:46 »
第一次带团带了个就算被我虐了也没有真人PK的PC。感谢系马达~
剧透 -   :
==================Start=======================
空気 18:25:51
你是来自自由之都埃尔斯亚斯那宏伟的大竞技场的角斗士,最近渐渐对日复一日的生死格斗感到失望。
空気 18:27:28
你那贪婪的主人找到了来自海河地区的一个壮汉、阉人,他欣然同意你的请求,放你离开了埃尔西亚斯。
空気 18:28:35
你漫无目的,但除了战斗别无技能,只能再次拿起武器,但你享受其中,是的,那就是另一种战斗——冒险。
空気 18:30:17
于是你在千帆之城接受了委托,来支援刚刚被食人魔袭击过的小村庄艾罗屯。
空気 18:30:55
进过一阵子旅行,你来到了村口,这里弥漫着一股受到侵略的气息。
DM桑 18:31:39
背着刺链进去
空気 18:32:33
建筑被摧毁,有的冒着烟,人类和半精灵居民穿梭其中,救助那些伤者,镇中心有人在炖煮干燥过的蔬菜。
DM桑 18:32:50
「嗳!」
DM桑 18:33:14
「我是海格力斯,受委托而来的。」
空気 18:33:33
有个中年人听见了你的声音,他似乎受过伤,腿上裹着绷带,但是态度友好。
空気 18:34:09
“你好,冒险者海格力斯,欢迎你来到我们的家园。”
DM桑 18:34:36
「你们的状况似乎有点麻烦。」
DM桑 18:34:45
「需要我怎样做?」
空気 18:35:16
“正是我们发出的求援信息,很久以前,山区的食人魔会时常袭击我们,但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动静,直到昨天晚上...”
DM桑 18:35:32
我静静倾听。
空気 18:37:12
“实际上,袭击我们的那些家伙,看起来更像是甲虫和食人魔的混合体,而不是原来那些东西。从前,他们会劫掠一切值钱和有价值的东西,但昨晚...他们只是掳掠了一名孩子。”
DM桑 18:37:39
「嗯?」
空気 18:37:58
“那男孩被我们叫做星辰的恩赐,他的名字是阿瑞塞尔。”
空気 18:38:14
他大声叹气起来。
DM桑 18:38:34
「他是怎样的?」
空気 18:38:57
“唉!我真不知道我们该怎么办!他是那么好的一个孩子——如果有个三长两短....”
DM桑 18:39:13
「你想我去救他?」
空気 18:39:29
“是的,请帮帮我们!”
DM桑 18:40:02
「好,不过现在是时候吃饭了吧?」
DM桑 18:40:27
「另外我需要四天粮食,来的时候刚好吃完了。」
空気 18:41:35
“他是从天而降的。几个星期前,他伴随着天空中的一道白光来到这里,那样年幼而弱小,甚至连我们的话都不会说,后来才渐渐掌握通用语。”
DM桑 18:41:49
「那他会说甚么?「
空気 18:42:15
“抱歉!广场上有些食物分发。不过都是些干燥的蔬菜。”
空気 18:42:32
“是一种听起来像是天使在唱歌的语言。”
DM桑 18:42:36
「没问题。」
DM桑 18:42:43
「天使?」
空気 18:43:13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一直没有听过....”
空気 18:43:24
“我给你模仿一下子吧。”
DM桑 18:43:28
「嗯。」
空気 18:43:34
你认出来那是天界语。
DM桑 18:43:46
「嗯,我了解了。」
 
「我需要个向导。」
空気 18:44:16
(roll 收集信息。
DM桑 18:44:41
Roll(1d20)+-1:
16,+-1
Total:15
空気 18:44:50
“我可以带着你去,食人魔就在北部山丘那边。”
DM桑 18:45:11
「好。」
空気 18:45:30
“我是铁匠伯尔腾。”
空気 18:45:37
他和你握了握手。
DM桑 18:45:47
我用力地握了他一下
DM桑 18:45:51
「海格力斯。」
DM桑 18:46:16
「那些食人魔是甚么样子的?」
空気 18:46:20
然后这名铁匠带着你进入村中的广场,果然看到两个半精灵正在煮着干胡萝卜。
空気 18:47:16
“他们看其实不太像是以前那种食人魔,反而有些像是虫子和食人魔的混合体。”
DM桑 18:47:24
「虫子?」
空気 18:47:33
伯尔腾做了一个驱邪的手势
空気 18:47:40
“是的,虫子。”
DM桑 18:47:42
「嗯。」
DM桑 18:47:57
「那先吃饭吧,我们明早出发。」
DM桑 18:48:12
我过去那半精灵前
空気 18:48:25
这是个半精灵少年。
DM桑 18:48:41
「你好,我是海格力斯,来帮你们的。」
空気 18:48:45
他很认真地和自己的姐妹在为全村做饭。
DM桑 18:49:07
「我想更了解一下状况。」
空気 18:49:09
“你好,我是巴隆。”
空気 18:49:32
“你愿意了解什么呢?”
空気 18:50:16
他的姐妹轻声叫起来:“请帮助阿瑞塞尔!”
DM桑 18:50:28
「那食人魔和那阿瑞塞尔。」
空気 18:51:28
“我注意到,他们似乎是一个蓝皮肤、穿袍子的家伙带领的。”
DM桑 18:52:22
「他识得物也?」
空気 18:52:40
巴隆一边为你装了一碗蔬菜汤一边说,“还有阿瑞塞尔,他有时候会指着夜空说那是他的故乡,神呐,他看起来可真是落寞。”
DM桑 18:54:04
「他懂甚么?」
空気 18:54:08
“呃,我没敢多看就跑走了。”
DM桑 18:54:18
「嗯。。」
DM桑 18:54:27
我喝下了菜汤。
DM桑 18:54:32
「真不错。」
DM桑 18:54:41
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
空気 18:55:06
他轻轻叫了一声,但还是挺住了。
空気 18:55:26
“谢谢你的称赞!”巴隆的姐妹红着脸说。
DM桑 18:55:27
「是个好青年。」
DM桑 18:55:46
「这姑娘怎称呼?」
空気 18:56:16
“爱洛...我是爱洛。”
空気 18:56:44
接着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请继续用餐吧。”
DM桑 18:56:48
「你这汤真好,很多人幸娶你吧?」
DM桑 18:56:54
我爽朗地笑了一下
空気 18:57:34
她的脸更红了,于是落荒而逃,巴隆和伯尔腾都哈哈大笑起来。
空気 18:58:17
晚上,你被带进了几间还保持完整的房子里面过夜。
空気 18:59:01
村民将你的干粮袋用食物填满了。铁匠也带着自己的锤子准备带领你上路。
空気 18:59:29
次日清晨,伯尔腾带着你踏上了去往北方山脉的道路。
DM桑 18:59:44
「伯符腾,今天身体可以了吧?」
空気 19:01:10
“就是被流矢窜伤的腿不行,不过我还能带你到洞口。”
DM桑 19:01:19
「嗯,麻烦你了。」
DM桑 19:02:28
进去洞口
空気 19:03:53
你们枯燥地前进了一段时间,在两座山峦的交汇处停下了,铁匠将洞口出示给你,和你道别后便返回了村庄。
你独自一人进入了洞穴,凭借着日光杖子的光辉前进。
DM桑 19:04:28
* 空 小心戒备,神风中
DM桑 19:06:00
Roll(1d20)+5:
8,+5
Total:13

Roll(1d20)+5:
15,+5
Total:20
DM桑 19:06:04
上看下听
空気 19:06:36
突然前面豁然开朗,原来是来到了一个经过粗略打磨的洞穴。洞顶距离地面的沙石岩有20尺,你听到滴答滴答的滴水声,似乎洞穴有些漏水。
空気 19:09:08
你看见一个巨大的东西吊在洞顶。
空気 19:09:30
那东西看起来像是个虫子和食人魔的混合体。
空気 19:10:00
它似乎发现了你,但双方都在观察对手。
空気 19:10:05
(先攻
DM桑 19:10:16
Roll(1d20)+2:
6,+2
Total:8
空気 19:10:37
Roll(1d20)+1:
5,+1
Total:6
空気 19:10:43
(你先
DM桑 19:10:53
Roll(1d20)+12:
7,+12
Total:19
DM桑 19:11:02
* 空 挥舞刺链
空気 19:12:06
没中
DM桑 19:12:48
神风
DM桑 19:12:50
END
空気 19:13:42
食人魔用力拿着一根大木棒打下来
DM桑 19:13:45
AO
空気 19:13:51
似乎被你激怒了
DM桑 19:13:57
trip
DM桑 19:14:12
Roll(1d20)+12:
15,+12
Total:27
DM桑 19:14:15
touch
空気 19:14:17
Roll(1d20)+8:
8,+8
Total:16
DM桑 19:15:26

空気 19:15:51
于是你一下子打中了食人魔
DM桑 19:16:25
Roll(1d20)+8:
17,+8
Total:25 str check
DM桑 19:16:55
我挥舞起刺链,缠在他的脚上,想将他绊倒
空気 19:19:10
Roll(1d20)+5:
15,+5
Total:20 力量对抗
空気 19:19:36
于是,你用力把食人魔扯了下来,他重重摔在地上
空気 19:19:55
Roll(2d6)+0:
3,6,+0
Total:9 伤害
空気 19:20:31
现在这个庞然大物发出了重重倒地的声音,甚至被摔出了昆虫一般的血液。
空気 19:20:39
(fin
DM桑 19:20:39
「怪物。」
DM桑 19:20:54
Roll(1d20)+10:
17,+10
Total:27
DM桑 19:21:00
我舞起刺链
DM桑 19:21:07
「趁你病,要你命!」
空気 19:21:09
(中
DM桑 19:21:12
砸下去
DM桑 19:21:19
继续神风
DM桑 19:21:24
(你可以默认我神风
DM桑 19:21:40
Roll(2d4)+7:
4,2,+7
Total:13
空気 19:22:26
你一下子打在他身上,爆了好几只眼睛,胸腔也塌下去了,喷出了大量绿色血液
空気 19:24:25
食人魔缩起来,把要害挡住,全防御
空気 19:24:52
fin
DM桑 19:24:56
我舞起刺链继续对那怪物猛砸

Roll(1d20)+10:
19,+10
Total:29
空気 19:25:03

DM桑 19:25:06
「砸死你!」
DM桑 19:25:14
Roll(2d4)+7:
4,4,+7
Total:15
DM桑 19:26:07
「WAAAAAAAGH!!!!」
空気 19:26:24
你这一下子体现了昔日冠军的怪力,一下把他操成一堆肉泥,内脏喷溅,一些虫血甚至喷到你脸上,他也死的不能再死了
DM桑 19:26:50
我用身上的布斗篷抹了一下血,搜索一下他
空気 19:27:26
你在他身上找到一只布包,里面有两只宝石。
DM桑 19:27:55
将那些宝石收到衣服口袋里,继续走进去
空気 19:28:46
(我就不放地图了,直接按照模组给的顺序继续把
DM桑 19:28:49
Roll(1d20)+5:
6,+5
Total:11

Roll(1d20)+5:
15,+5
Total:20

上侦下看
DM桑 19:29:34
下听
空気 19:29:46
这间洞穴地面上到处都是垃圾,大部分是腐烂的尸体,散发出恶臭。
DM桑 19:30:07
我赶快离开这房间
空気 19:30:14
(如果我让你投掷fort决定你是否恶心你会介意吗
DM桑 19:30:30
Roll(1d20)+9:
11,+9
Total:20
DM桑 19:32:01
(怎样
空気 19:32:02
扔个潜行
DM桑 19:32:15
Roll(1d20)+2:
6,+2
Total:8
空気 19:32:16
你没有被恶臭熏倒
DM桑 19:32:54
我赶快跑走
空気 19:34:57
你听到一阵稀稀疏疏的生物移动声,但你很快冲进了另外一个洞穴
空気 19:35:51
这间也干净不到哪里去,地上都是厚厚的食物残渣,不过好歹还算是不那么臭。显然食人魔把这里当作餐
 
(roll侦察聆听
DM桑 19:36:24
Roll(1d20)+5:
1,+5
Total:6

Roll(1d20)+0:
18,+0
Total:18

上听下侦
空気 19:47:22
你发现天花板上吊着两只值钱见过的怪物,他们似乎打算夹击你
空気 19:47:38
(先攻
DM桑 19:47:45
Roll(1d20)+2:
13,+2
Total:15
空気 19:48:11
Roll(1d20)+1:
2,+1
Total:3

Roll(1d20)+1:
9,+1
Total:10
空気 19:48:16
(你
DM桑 19:48:54
我舞起了刺链
DM桑 19:48:58
「喝!!!」
DM桑 19:48:59
Roll(1d20)+10:
11,+10
Total:21
DM桑 19:49:04
砸了过去
空気 19:49:08
(一左一右两只
空気 19:49:12

DM桑 19:49:22
Roll(2d4)+7:
4,1,+7
Total:12
DM桑 19:50:21
刺链准确地砸了在上面
DM桑 19:51:23
神风FIN
空気 19:51:51
其中一只愤怒地开始攻击你
空気 19:52:38
因为你刚才砸得他喷了血,大量虫血洒了下来,当然你也没能幸免
空気 19:53:15
打夹击Roll(1d20)+10:
10,+10
Total:20
DM桑 19:53:22
「啐!」
DM桑 19:53:26
(中
DM桑 19:53:34
Roll(1d20)+10:
13,+10
Total:23
AO,摔,打接触
空気 19:53:41

DM桑 19:53:57
Roll(1d20)+8:
14,+8
Total:22 力量
空気 19:54:21
Roll(1d20)+5:
4,+5
Total:9
空気 19:54:42
你用同样的方法摔下了那只食人魔
空気 19:54:55
Roll(2d6)+0:
4,2,+0
Total:6
空気 19:55:19
他的倒地再次溅起一堆虫血,似乎也受了不轻的撞伤
空気 19:55:48
另外一只大叫一声,后退了5尺
空気 19:55:58
然后用长矛扔你
空気 19:59:21
Roll(1d20)-1:
18,-1
Total:17 中不中
DM桑 19:59:33
(中
空気 20:00:01
Roll(2d6)+5:
1,3,+5
Total:9
空気 20:00:29
他扔出来的长矛打上了你,流了一些血出来
DM桑 20:00:36
「啊!」
DM桑 20:01:24
Roll(1d20)+10:
14,+10
Total:24
DM桑 20:01:33
移一步
DM桑 20:01:40
打上面的
DM桑 20:01:48
Roll(2d4)+7:
2,3,+7
Total:12
空気 20:02:05
那只食人魔气愤地大叫起来
空気 20:02:33
地面上的那只摇摇晃晃试图爬起来
DM桑 20:02:44
Roll(1d20)+10:
12,+10
Total:22
空気 20:02:50
(中
DM桑 20:03:00
Roll(2d4)+7:
4,1,+7
Total:12
DM桑 20:03:13
我回过头下,一下砸在他的腰间
DM桑 20:03:26
「死!」
空気 20:03:55
这一下子把他的内脏从嘴里打了出来,然后喷在上面那只的身上
DM桑 20:04:09
「哈哈哈哈哈!」
空気 20:04:10
上面那只开始砸你,用木棒
DM桑 20:04:16
看见了血,我大笑起来
DM桑 20:04:22
Roll(1d20)+10:
15,+10
Total:25
DM桑 20:04:34
Roll(1d20)+8:
19,+8
Total:27 str
DM桑 20:04:43
「想再来,没门!」
空気 20:04:56
你把他扯了下来
DM桑 20:05:04
我的双眼红了起来,显然对血很兴奋。」
空気 20:05:21
Roll(2d6)+0:
3,3,+0
Total:6
空気 20:06:13
这种虫子的血闻上去和类人种族差得太大了,让人觉得没有“真”血那么刺激
空気 20:06:29
不过你的确把场面弄得汤汤水水一大堆
Luthien  20:08:03

Roll(1d8)+1:
8,+1
Total:9
Luthien  20:08:10
我也补满血了
Luthien  20:08:14
喝了一瓶CLW
空気 23:04:05
(Roll Search
DM桑 23:04:33
Roll(1d20)+1:
17,+1
Total:18

DM桑 23:05:23
我仔细地找了一下
空気 23:05:50
你发现大厅里面的食物残渣中有一套四个银质酒杯,不过其中两个坏掉了
DM桑 23:06:23
收了起来,就算是坏了也能回炉
空気 23:07:12
你继续前进,来到一个看起来鲜少有人通过的洞穴里面
DM桑 23:07:34
看看四周
空気 23:08:24
石灰岩的墙壁看起来很残破。
DM桑 23:08:38
serach 取20,21
空気 23:09:15
你发现了一些机拓的响声和机关运作的痕迹
空気 23:09:54
似乎整个机关的中心是在天花板上。
空気 23:10:09
你也看到一些虫化食人魔攀爬墙壁的痕迹
DM桑 23:10:29
* 空 挥舞刺链,砸在天花上
空気 23:10:37
不过显然他们此时已经被你做掉了
空気 23:11:46
你听到一阵响声,然后咣一下子,天花板掉在地上,掀起一阵烟尘
DM桑 23:12:18
「呼。。」
DM桑 23:12:38
不禁呼出了一口气
空気 23:12:42
看来那些大虫子是靠着攀爬墙壁过去的。
DM桑 23:12:43
「真恐怖的机关。」
空気 23:13:02
不过这下实在是大动静。
空気 23:13:52
看来这房间里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了
DM桑 23:13:59
继续前谁
DM桑 23:14:01

DM桑 23:15:45
Roll(1d20)+5:
3,+5
Total:8

Roll(1d20)+0:
15,+0
Total:15

DM桑 23:15:48
上听下看
空気 23:17:35
接下来你进入了一间可以被称作“华丽”的起居室,当然是以食人魔的水准来说的。里面甚至放了一些被虫蛀得不成样子的饰品,还有一堆书籍,也有一些适合巨人使用的床和座椅等等物件。
空気 23:17:55
你没发现什么。
空気 23:19:09
(继续前进吗?
DM桑 23:19:24
小心地前进
DM桑 23:19:37
Roll(1d20)+2:
20,+2
Total:22 潜行
空気 23:21:50
当你走到大厅的时候,你听见一阵狂笑声。
DM桑 23:22:14
* 空 冲过去突袭
空気 23:22:24
“小锉子!”
空気 23:22:42
“你居然敢惹我小波拉斯!去死吧!瘪三!!”
空気 23:22:58
然后一阵模糊的咒语声响起。
DM桑 23:23:09
Roll(1d20)+7:
15,+7
Total:22

DM桑 23:23:12
威吓
空気 23:23:13
你感到鼻尖一阵寒冷
DM桑 23:23:19
「WAAAAAAAGH!」
DM桑 23:23:22
狂暴
空気 23:23:26
(过反射
DM桑 23:23:42
Roll(1d20)+3:
15,+3
Total:18
空気 23:24:35
你侥幸地一闪,闪过了食人魔法师小波拉斯的寒冰锥
空気 23:24:51
但是仍然感到一阵刺骨的严寒。
空気 23:25:13
Roll(4d6)+0:
3,6,1,5,+0
Total:15
DM桑 23:25:13
「啊嘶。。。」
空気 23:25:36
“真是个有种的矬佬!”
空気 23:25:44
他被你吓了一跳
空気 23:27:30
Roll(9d6)+0:
5,6,1,2,6,2,1,5,4,+0
Total:32
空気 23:27:42
16伤
DM桑 23:32:44
Roll(1d20)+2:
2,+2
Total:4
空気 23:35:22
Roll(1d20)+4:
9,+4
Total:13
空気 23:35:40
小波拉斯开始释放另外一个法术。
空気 23:39:30
Roll(1d20)+7:
1,+7
Total:8
空気 23:40:56
小波拉斯被你吓到无法专注于继续使用他的法术了,但是他虚张声势地向你呲牙,然后使用五尺快步后退了。
DM桑 23:41:14
(多少尺
空気 23:41:38
(你们距离目前是20尺
DM桑 23:42:09
我舞着链子走过走摔他
DM桑 23:42:25
Roll(1d20)+12:
12,+12
Total:24 touch
DM桑 23:42:45
Roll(1d20)+10:
15,+10
Total:25 力量
 23:45:06
DM桑给您发送了一个窗口抖动。
空気 23:48:12
Roll(1d20)+3:
9,+3
Total:12
空気 23:48:25
你一下子摔倒了他。
DM桑 23:48:37
「哈哈哈哈哈哈!」
DM桑 23:48:54
看看那阿瑞赛尔在哪
DM桑 23:48:56
「阿瑞赛尔?」
DM桑 23:49:01
「我是来救你的。」
空気 23:49:22
他不在这洞穴里面
空気 23:51:22
因为你三下五除二地迅速干掉了小波拉斯
空気 23:52:06
当然是使用链刺这样暴力美学的武器。
空気 23:52:18
你现在畅通无阻。
空気 23:53:03
你还发现了一道暗门和若干宝藏。
DM桑 23:53:31
看看又是些甚么
空気 23:54:00
然后你直接把门撞开了,触发了一个警报陷阱,但是小波拉斯被你做掉了,所以也没人理会。
空気 23:56:27
你用武器砸开了一只箱子,得到了2000gp
DM桑 23:57:05
收起来,寻找一下正太在哪里
空気 23:57:08
还有那些书,看起来似乎能够吸引法师们的注意,不过它们的气味实在是不太高雅。
DM桑 23:57:18
「阿瑞赛尔?伯符腾让我来的。」
DM桑 23:57:20
大叫
空気 23:57:35
你听到一个闷闷的声音在呜呜叫着
DM桑 23:57:44
我过去看看
空気 23:59:02
这间暗室里面有个发着暗淡光芒的魔法阵,这些光能够在一片黑暗中照出一个被铁链束缚在岩石上的身影。
空気 23:59:13
皮肤光滑,但都是虐打的痕迹。
DM桑 23:59:26
我一下砸烂魔法阵
空気 23:59:54
金发被汗水和鲜血打湿,粘在脸上。
 2014-04-14
空気 0:00:05
他有些欣慰地看着你。
DM桑 0:00:12
拿出水袋
DM桑 0:00:17
「喝点水吧。」
空気 0:00:29
他的嘴巴被人粗鲁地塞住了
DM桑 0:00:38
我拔出了那东西
空気 0:02:04
他用生硬的通用语表达了对你的感谢。
DM桑 0:02:18
我用天界语跟他说话
空気 0:02:31
“啊,太谢谢你了,这样下去不知道会发展成怎样。”
DM桑 0:02:43
「嗯。」
DM桑 0:03:02
「我叫海格力斯。」
空気 0:03:17
神使有些诧异,不过很快接受了:“你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
DM桑 0:03:58
「嗯。」
DM桑 0:04:07
「我们回去吧?」
空気 0:04:32
“真是太幸运了,你救了那些无辜的村民们!小波拉斯试图使用我的血泪来召唤无底深渊的大军,这一片地区都会在毁灭和战火中陷落的。”
空気 0:04:50
你能看到他身上取血的痕迹。
空気 0:05:06
“你能帮我解开这些锁链吗?”
DM桑 0:05:11
我拿出了一瓶CLW 药剂
DM桑 0:05:13
「好。」
DM桑 0:05:25
用刺链砸断他们
空気 0:06:13
铁链应声而断。
空気 0:06:37
现在年轻的神使已经自由了,你们一同离开了这个洞穴。
空気 0:08:49
当你们走到村口的时候,村民们欢呼着包围了你们。
DM桑 0:09:48
突然,我举起了阿瑞赛尔
空気 0:11:21
这时候突然发生了惊变,一扇传送门打开了,一个背生双翼,腰间悬挂着一只华丽号角,脸孔美丽而雌雄莫辨的生物从其中走出。
空気 0:11:37
村民们都寂静下来了。
DM桑 0:11:41
「物谁?」
DM桑 0:11:48
我用天界语说
空気 0:13:13
“我是苏拉杨。号角神使苏拉杨。”
空気 0:13:44
这个高贵的生物说道,声音犹如音乐般动听。
DM桑 0:13:59
「我是海格力斯,刚刚救出了这孩子。」
空気 0:14:00
不过也暴露了他是男性的事实。
DM桑 0:14:29
我的天界语说起来像大钟一样宏亮
空気 0:14:37
“阿瑞塞尔,我寻遍了多元宇宙的诸多位面才找到你。”
空気 0:15:35
“感谢你,勇敢的战士。”他向你点头表示感谢,“但我没有物质上的报酬,至少不是你们主物质位面生物喜欢的东西。”
DM桑 0:15:58
我点了点头
DM桑 0:16:43
「这孩子没事就好了。」
空気 0:16:56
阿瑞塞尔惊呆了,他用手捂住嘴巴。
DM桑 0:17:31
「怎样了,阿瑞塞尔?」
空気 0:17:57
“难道,我不是受到神罚才掉落这里的吗?”
空気 0:18:23
“不,那只是普通的位面摩擦而已。”苏拉杨解释说。
空気 0:19:41
“我们该回去了,孩子,你在这次的遭遇中也表现了巨大的勇气,要记住,真正的力量来自于你的内心。”
空気 0:20:35
说完,苏拉杨把号角举到嘴边,吹奏了一首动人的乐曲,那声音久久回荡,震撼人心。“
空気 0:21:24
吹罢了,他向你伸出手,示意你把阿瑞塞尔放下来。
DM桑 0:21:39
我将他放了下来
空気 0:22:29
阿瑞塞尔向你和村民道别之后,飞快跑到苏拉杨身边,他们两人从那道传送门中离去了。
空気 0:23:15
这时候,寂静一段时间的村民们再次沸腾了,但他们不再歌颂男孩的名字,而是高呼:“海格力斯!海格力斯!”
空気 0:23:35
即使是在逆境之中,希望也悄然存在。
DM桑 0:23:41
「食人魔,已经消除了!」
空気 0:24:21
纵然邪恶总是窥伺着整个世界,但良善的力量也在天上准备示下帮助。
空気 0:24:45
他们欢呼得更加起劲。
空気 0:26:40
昔日血腥而野蛮的竞技场上扬名立万的英雄海格力斯在远离那个纸醉金迷的城市的地方获得了更加具有分量的名声,人们开始叫你“拯救者”。但你的旅程还没有结束,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迎接你的将是另外一次冒险旅途。
空気 0:26:49
=================End============
Faith in their hands shall snap in two,
   And the unicorn evils run them through;
      Split all ends up they shan't crack;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死亡也并非所向披靡



”也许是因为我喜欢小狗狗和你们流血的样子。”noquestionmarknoshemeans
忠实的B级639片爱好者639你们会为我哭639泣吗?

离线 sacchari

  • Peasant
  • 帖子数: 21
  • 苹果币: 0
Re: 羽落凡尘——海格力斯的冒险故事1
« 回帖 #1 于: 2014-04-18, 周五 14:51:24 »
妹子我来冒个泡

离线 空気

  • 小☆兔☆兔
  • 版主
  • *
  • 帖子数: 404
  • 苹果币: 2
  • RH厨
Re: 羽落凡尘——海格力斯的冒险故事1
« 回帖 #2 于: 2014-04-19, 周六 00:15:49 »
妹子我来冒个泡
真是一次好冒泡。
Faith in their hands shall snap in two,
   And the unicorn evils run them through;
      Split all ends up they shan't crack;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死亡也并非所向披靡



”也许是因为我喜欢小狗狗和你们流血的样子。”noquestionmarknoshemeans
忠实的B级639片爱好者639你们会为我哭639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