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世设】各种族的创世神话  (阅读 3375 次)

副标题: 在改了,咕咕咕

线上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23
  • 苹果币: 3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世设】各种族的创世神话
« 于: 2017-05-29, 周一 16:40:45 »
  龙族

  “吾等之民,叙说原初。”
  “吾等之民,记述真相。”
  “吾等之民,将真实铭刻于此。将真实铭刻于九块石板上,存放于诸界的彼端。”




  第一块石板

  ——“世界”诞生于起源之无。
  ——于虚无之中构筑根基的,合有三位。
  “永劫”,开辟时空原点。
  “天球”,成就圣灵王座。
  “基盘”,流溢万有之海。
  此等至高三位,吾等之民,称其为“神圣之三”。
  ——至此,世界由时空源点生发开来,灵与物彼此相融。
  ——此即为“神圣大三角”,创生的图纹。



  第二块石板

  创世之后,圣灵王座高居于万有之海上。在那王座上盘踞一物,身长无以量度,伸入海中。
  此物便是世界的第一子,吾等之先祖。
  龙祖环绕世界,即是世界之边界,将虚无混沌挡在身外,称身外之虚无为“无限”,称身内之实存为“有限”。龙祖之身日日生长,自其诞生以来便未曾中断,于是世界也随之成长扩大。
  而后,龙祖将诸岛从满是迷雾的海中升起。从此世上始有陆地。诸岛环绕于大海中央,海中有一颗种子,龙祖便知,那是世界的次子,称其为“万有之种”,也就是后世所称的世界树。



  第三块石板

  万有之种与龙祖一同成长,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已长成一棵无朋巨树,扎根于万有之海中,托起圣灵王座。龙祖盘绕在世界树上,身体沿树干深入海洋。
  而后,有火焰从王座中落下,在世界树的树冠上燃烧其叶片,终成烈焰。龙祖便知,那是世界的第三子,便为其起名为“天球之火”,因那是从至高的王座,世界本身而来的光与力。
  至此,世界的前三子均已诞生,从龙祖的身体中,世界树的叶片中,天球圣火的火苗中,走出了这三子的子嗣。



  第四块石板

  ——最初诞生的子嗣是巨龙,承载世界的生命。
  ——随后诞生的子嗣是妖精,承载世界的情感。
  ——最后诞生的子嗣是天使,承载世界的力量。
  龙群翱翔于天空,喷吐火焰烧尽海上弥漫的雾气。妖精将诸般情绪与梦境悬挂于天穹,与天际的圣火共辉。而天使则以无穷伟力吹起风暴,掀起海浪,推动天空、大地和海洋。从此世界便开始运转,不再静滞。
  火焰伴着潮湿的雾气,被天使们的风吹落在土地上,于是地上便生发出诸般生命。龙祖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一一为世上一切起名。龙祖即是知万物真名者,从龙祖口中说出之言语便为真实。
  世间万物便就此诞生。



  第五块石板

  在万物诞生之后,龙群不愿久居一地,便从世界树顶飞走,与风暴一同追寻自由。
  妖精们沿母树的树根来往于各个岛屿之间,将诸岛彼此相连。
  天使则在世界树的树顶建造乐园,在该处安置天球的圣火。世上每诞出新的生命,天使们便将圣火的火花分赠与它,使其得以拥有智慧,能够言语。
  从世上诞生的最后一种活物乃是尘之子,既无大地的宽广,亦无岩石的坚韧。
  龙祖为尘之子起名为“人”。当天使们将“人”带到圣火面前时,其中一天使便说:
  “人无一长处,乃残次之造物。不应将火之力量交付于这等生灵。”
  而另外一天使说:
  “人虽不完美,但仍为世界之子,理应得到火之恩赐。”
  二者争执不下,也使天使们起了争端。龙祖见了,便亲自从圣火中取了一星火苗交付于人。
  龙祖说:
  “世界的幼子,我称你为女人。你应知晓,你除了这火,便再无其他力量。”



  第六块石板

  人领受火之力量后,天使们就屡有争端,其中最有力者名为巴尔。
  巴尔说:
  “龙不愿善尽使命,妖精们不知自己使命。唯有我等守护圣火,维护世间秩序,当知我等乃世间造物中最尊贵也是最有力者,除我等外再无一物配受取火之力量。火之子不应居于龙与妖精之下,理应独占火之恩赐,踞于王座之上。”
  巴尔曾想许多办法取回龙祖给予人的火花,却均以失败告终。但当他愤怒地以雷火打在人的头顶,取出其灵魂后,他便知道,圣火的火花已与人的灵魂融为一体,想要取回火花,除却此道外,再无他法。



  第七块石板

  当巴尔举起雷火,战争就来。
  在席卷整个原初乐园的战争之中,巴尔和他的同袍们以雷火与力量对抗龙祖的言语,掀起战争,将龙群和妖精也尽数卷入。并且最终击杀了龙祖。
  龙祖的死亡带来了撼动一切的灾难,世界的边界消亡之时,世界之外的毁灭温床便化作巨浪侵入进来,摧毁了近七成的岛屿,毁灭无数生灵,切断了诸岛屿间的联系。
  世界树倒下了。母树与树顶的乐园一起崩塌,失去了边界的世界亦开始破碎,诸岛在海中不再相连,从此世上唯有孤岛。
  在这场灾祸中,巴尔与自己的同伴们一同从树顶坠下,落入世界的伤痕,燃烧着热毒火焰的深渊之中。巴尔在这沟壑中自立为王,后世称这群坠落的天使为魔鬼。



  第八块石板

  龙祖死后,尸身化为了蜿蜒漆黑的冥水,气息化作水上的灵体,牙齿化作九道大门,而眼则化作冥水的起源与终点。
  那在战争中死去的火之子们便被遣去了冥水,统率那水上的灵,引导凡物的灵魂归于冥水,被涤荡洗净后,再度投入世间。
  在坠落的过程中,巴尔预见到了未来。他看到了注定到来的毁灭。龙祖的死亡令世界不会再继续成长,也失去了能够抵御虚无的高墙。世界终将被虚无所吞噬,重新归于虚无。
  于是世间再无生灵比巴尔更知晓毁灭,更恐惧毁灭。



  第九块石板

  战争之后,残存的火之子们守护着业已破碎的圣火,将乐园的碎片升入遥远的天穹,永远不再回首大地。
  世界被撕裂成两半,诸灵为了勉强维系这摇摇欲坠的大地,便订立了原初的律法。
  从此,世界的一半属于天使,凡物们将遥远天穹之中天使们的圣火称为太阳,将这光辉称为昼。
  另一半属于低语的妖精,凡物们将妖精悬挂在天穹中的情绪与梦称为月与星,将这黑暗称为夜。
  乐园的时代由此结束。



  吾等之民,称此次灾难为“第一次遗弃”。
  这便是原初的真相,吾等为了铭记一切,而将其刻下。



剧透 -  龙祖死亡的真相:
  在战争开始前,巴尔前去见龙祖,他要询问龙祖为何允许给凡人以灵性的火花,他想知道凡人有何优越之处,能得到龙族之母的青眼。
  但龙祖没有回答他,而是说出了一个字。
  一个代表世界终将毁灭,万物迎来终结的字。原初语中的最后一句言词,龙祖说出的最后一个真名。
  在说出这个词后,龙祖静静死去。巴尔站在那里,望见一切。他知晓了所有,知晓了世界的末日已经不可避免,没有能够抵挡虚空浪潮的高墙,世界不再成长,能容纳的灵魂数量也由此变为有限。不会再有新的灵魂出现。
  他也在此时知晓了龙祖想要什么。
  龙祖想要完整。万物皆有火花,太古之力——世界的力量必须平等地存于世界之中。这是小的完整。而世界本身则必须有开始,也有终结。没有事物可以永远存在,旧世界破灭后,新世界将从毁灭中诞生。这是大的完整。
  所以龙祖说出那言词,令自己死去,令毁灭来临。
  但巴尔不接受。他想要存在,想要永恒。他知晓了龙祖的目的,但不理解。他抗拒毁灭。
  所以巴尔离去,点燃战火。
  他要保存世界,以他自己的方式。
« 上次编辑: 2020-01-14, 周二 17:15:40 由 风见幽华 »
Ever   Dusk    Never   Dawn
  暮色永垂    黎明不至

线上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23
  • 苹果币: 3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人类-父神教派
« 回帖 #1 于: 2019-01-12, 周六 23:37:45 »
  《阿尔法塔之书》(The Book of Al'Fatah),最初版节录

  《阿尔法塔之书》,父神教派圣书的第一卷,记述了父神创造世界的过程,以及神对人的训谕。但是最初版的阿尔法塔之书以石板的形式放置于古代卡德修斯帝国皇都的大神殿中,自皇都被大河梅尔玛茵淹没后就此遗失,不知所踪。



  起初,世界是一片黑暗深渊,大水漫布。当父神自黑暗中诞生时,世上就有了光。

  父神用光照耀水面,见水下有一大蛇。父神唤大蛇的名为“辛(Shin)”,蛇就死去,尸体从水中升起。陆地就这样成了。

  父神用蛇的脊骨做山峦,用蛇的肉做泥土中的矿藏。深渊的水漫过来,积在陆地的低洼处。父神唤地上的小水为河与湖,唤地外的大水为海。

  父神摘下蛇的双眼挂在天上,使它们反射他的光芒。一只眼睛将父神的光反射到地上,地就一片明亮。父神就称这眼为日,称日所管的时候为昼。一只眼睛将父神的光反射到天上,地就不甚明亮,父神就称这眼为月,称月所管的时候为夜。

  父神又将蛇的鳞挂在天上,大鳞被父神称为云霞,小鳞被父神称为星星。

  父神又用泥土和深渊的水来捏物,令它们在地上生长。地上始有诸般草木和飞禽走兽。

  父神赐福给他的造物,令它们生长繁多,众生就这样成了。雀鸟飞于空中,鱼贝游于水里,走兽奔于地上,世界就这样成了。

  父神不愿自己的造物们碰触到大蛇的心,于是他将这心深深埋到地下,并搬来山与森林,复盖在上面。

  父神看天上、地上、水中的一切造物,但无一物能通语言,不能与父神说话。父神便将生气吹在野兽的鼻孔里,让这兽变成自己的形象。但兽仍不能通言语,父神便将兽放到沙漠中。

  父神折下树枝,照着自己的形象造木像,将生气吹在木像里,木像便活了。但木像仍不能通言语,父神便将木像放到森林中。

  父神用泥土照着自己的形象做土偶,将生气吹在土偶中,土偶便活了,与父神说话。父神满意于自己的创造,将他放在自己园中,说,“我按我的模样造你,你当可被称为人。我要将世上的一切赐给你,你可用地上的一切草木的果实,天上的一切飞禽,林间的一切走兽,水里的一切游鱼做食物。自此开始,这园便叫做阿尔法塔(意为‘诞生处’)。”

  父神为人起名为阿雷夫(Alef),因他是世上的第一个男人。父神将他放在地上,使人在自己的园中行走。人在水中照见了自己的影,那影中便走出了女人。男人称女人为梅姆(Mem),使她做自己的配偶。

  父神对男人说,“你须小心那女人,因她不是我造的。我见你一人不好,便允你将她做自己的配偶。你须对她严加管束,她也须服从你。你可做她的主人和丈夫,使她做你的奴仆与妻子。你须不可让她多加游荡,因她在园中自由游荡的日子,必碰见那蛇的心。你也不可使她聪敏,因她聪敏那日,必反抗你。我赐你三样权柄来约束她:你须用智识来管教她,用恋慕来驯服她,用幼子来束缚她。她在与你产子时也必蒙受疼痛,这疼痛让她知晓你是她的主人。”

  这男人听了父神的话,便用智识、恋慕和幼子来管束自己的配偶。

  从此,女人不可离开丈夫身边,不可反抗丈夫,也必须看护自己与丈夫的孩子,故不致远游。神看着是好的。

  一日,男人与他的孩子都睡去了,那女人便在园中漫游,见有蛇从水中游出,穿过森林,游进山洞。那好奇的女人便跟了去,一直到极深的地底。女人在地底处便见到了大蛇的心。蛇对女人说,“你可知你丈夫为什么不令你远游呢?因你不是父神造的,是从他水中的倒影中走出的。应知你是我的子嗣。神怕你听我说话,从而反抗他与他的男人。”

  女人便听了那蛇的说话,从蛇的口中流出了三种灾祸:不洁、不信与不善。不洁又生疾病,不信又生恶毒,不善又生争斗,灾祸从洞里流出,污了园中的地。父神便知道女人已经找着了那蛇。

  男人醒来后不见自己的伴侣,便问父神说,“我的女人呢?”

  父神说,“你作的是什么事呢?我没有吩咐过你要使女人在你身边,不致走脱吗?”

  父神又对男人说,“你既使自己的妻子走脱,使她污了园中的地,我便要将你与这污物一同到园外去。你须耕种这地,地才生长粮食菜蔬。你须狩猎野兽,兽也必伤你。你须建造家园,而外敌也必来掠夺你。你须历经苦楚,才能得食物。人啊,你来自于尘土,死后也将归于尘土!”

  父神将男人与园中的污物逐了出去,又将女人与那蛇的心一同埋在更深的地底。

  男人在地上求父神再赐他一个伴侣,因他再无余力去照看自己的子嗣。父神便用泥土造依梅姆的形象造了一个新的女人,称她为塔芙(Tav)

  事成之后,父神将园升到了高高的天上,远离污秽的大地,与日月同在。



  《阿尔法塔之书》,亚玛谢尔圣都编订的现行版节录

  起初,世界是一片黑暗深渊,大水漫布。当父神自黑暗中诞生时,世上就有了光。

  父神用光照耀水面,见水下有一大蛇。父神唤大蛇的名为“辛(Shin)”,蛇就死去,尸体从水中升起。陆地就这样成了。

  父神用蛇的脊骨做山峦,用蛇的肉做泥土中的矿藏。深渊的水漫过来,积在陆地的低洼处。父神唤地上的小水为河与湖,唤地外的大水为海。

  父神摘下蛇的双眼挂在天上,使它们反射他的光芒。一只眼睛将父神的光反射到地上,地就一片明亮。父神就称这眼为日,称日所管的时候为昼。一只眼睛将父神的光反射到天上,地就不甚明亮,父神就称这眼为月,称月所管的时候为夜。

  父神又将蛇的鳞挂在天上,大鳞被父神称为云霞,小鳞被父神称为星星。

  父神又用泥土和深渊的水来捏物,令它们在地上生长。地上始有诸般草木和飞禽走兽。

  父神赐福给他的造物,令它们生长繁多,众生就这样成了。雀鸟飞于空中,鱼贝游于水里,走兽奔于地上,世界就这样成了。

  父神看天上、地上、水中的一切造物,但无一物能通语言,不能与父神说话。父神便将生气吹在野兽的鼻孔里,让这兽变成自己的形象。但兽仍不能通言语,父神便将兽放到沙漠中。

  父神折下树枝,照着自己的形象造木像,将生气吹在木像里,木像便活了。但木像仍不能通言语,父神便将木像放到森林中。

  父神用泥土照着自己的形象做土偶,将生气吹在土偶中,土偶便活了,与父神说话。父神满意于自己的创造,将他放在自己园中,说,“我按我的模样造你,你当可被称为人。我要将世上的一切赐给你,你可用地上的一切草木的果实,天上的一切飞禽,林间的一切走兽,水里的一切游鱼做食物。自此开始,这园便叫做阿尔法塔(意为‘诞生处’)。”

  父神为人起名为阿雷夫(Alef),因他是世上的第一个男人。父神将他放在地上,使人在自己的园中行走,又用泥土捏了两个女人,起名为梅姆(Mem)与塔芙(Tav),使她们做阿雷夫的伴侣,为他生育子嗣。自此,阿雷夫便是父神子民的先祖,塔芙与梅姆恋慕他,敬畏他,称他为自己的丈夫,而阿雷夫则称塔芙与梅姆为自己的妻子。三人便在园中生养子嗣,繁衍众多。

  白昼,阿雷夫外出寻找食物,塔芙与梅姆便照看孩子,夜晚,阿雷夫归家,塔芙与梅姆便侍奉他。事情便这么成了,父神看着是好的。

  两个女人之中,梅姆更加多智机巧,但阿雷夫却更爱塔芙。梅姆见阿雷夫爱塔芙胜过爱她,便心生不满,因愤怒而变了脸色。一日,当阿雷夫外出,梅姆便打了塔芙,将她杀死后埋到地里。夜晚阿雷夫归来,梅姆便称塔芙不知去向。

  父神便对梅姆说:“你做了什么事呢?你打死了你的姐妹,打死了你丈夫的妻子,也打死了你孩子的母亲,她在地里向我哀告。”

  父神命阿雷夫掘开泥土,向塔芙鼻孔中吹气,使她复活。

  父神说:“人啊,这园中的地已经被血所污,我便要你们与这污物一同到园外去。你须耕种这地,地才生长粮食菜蔬。你须狩猎野兽,兽也必伤你。你须建造家园,而外敌也必来掠夺你。你须历经苦楚,才能得食物。人啊,你来自于尘土,死后也将归于尘土!”

  父神又对梅姆说:“你既做了这事,便必受咒诅。我罚你以肚子走路,以土为食,我又要你与人终身为敌,你的后裔也与人的后裔终身为敌,人必厌恶你,踩踏你,称你为害物。”

  这话说完,梅姆便变成了蛇。

  父神将人与蛇一同,和园中的污物一并逐了出去,从此人便流落在尘世上,直到审判日到来,方可归去。
« 上次编辑: 2019-01-31, 周四 13:42:25 由 风见幽华 »
Ever   Dusk    Never   Dawn
  暮色永垂    黎明不至

线上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23
  • 苹果币: 3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人类-白湾神话
« 回帖 #2 于: 2019-01-31, 周四 15:04:15 »
白湾神话

  白湾神话起源于大陆西侧沿海的白湾地区,由数百个独立城邦各自的神话所融合而成,每个城邦都有自己的守护神,在长达数个世纪的文化交流、冲突和合并过程之中,一些职能和地位较为相似的神就逐渐融合在了一起,例如当一个城邦吞并了另外一个城邦之后,就会将败方的神话融入到自己的神话之中,或成为从神,或成为精灵,神兽,魔兽,或成为胜方守护神的一部分。

  历史学家们一致认为,白湾地区的七城时代是白湾神话的最终形成和鼎盛阶段。七个最强大的城邦形成的联盟控制着当时白湾地区的贸易与经济,彼此之间的来往十分密切,为各自神话的交流和统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白湾神话根植于古代原始的地母神信仰,见证了人类信仰从自然神到社会神的演变。由于其分散性,白湾神话由许多个松散的小故事组成,而每个故事在不同城邦的传诵之中又会产生无数个版本,这导致白湾神话十分难以汇总和总结,就连开篇的创世神话也有零零碎碎四十多个不同版本。但是究其根本,在所有故事之中,众神的关系都是大致不变的,他们是一个大家庭,共同掌管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

  涅萨:大地母神。她是大地,海洋和天空之神,一切自然神的源头,代表世界原始和黑暗的一面。她是众神之母,生育众多,同时也是神界的主宰。白湾神话认为所有的神明都居住在一个名为“涅桑德(Nesand,意为‘涅萨所造的’)”的地上乐园之中,它远在海外,是被涅萨母神自海中抬起的至福之地。地上乐园涅桑德也是涅萨母神的象征,这位母神在许多白湾神话中都代表一种无意识的,混沌的,原始的生命力量,她没有自我的意识,与其说是一位尊神,不如说是诞生一切的原始温床。无论如何,最初的世界都是自涅萨母神的腹中诞生。

  涅萨之子:涅萨所生的最初的子嗣,也被称为涅萨的怪物们。其中一些是某种特定自然力的具现化,某些是真实存在的可怖怪物,有些是其他城邦的守护神,被七城吞并之后沦为了怪物,精灵,魔兽,或者别的什么非神存在。
引述: 涅萨之子
  雷鸟:白湾神话之中能够呼风唤雨的巨鸟,张开双翼就能够唤来雷霆和暴风雨,居住在最高的山巅,是雷电与风暴的精灵。最初是一些靠近山脉的城邦的守护神,在神话的演变之中逐渐变为了白湾九大主神之一,海神与风暴神伊兰瑟尔的坐骑和使者。不过实际上,在世界上确实有雷鸟这种魔法兽,它们是天空与风之子,强大而富有智慧的生灵。

  梦魔:传说中会在夜晚和人交合的邪恶精灵,据说还能让女人怀孕生下恶魔之子。关于梦魔的传说有许多版本,在一些地区的传说中,梦魔有两种,男梦魔和女梦魔,女梦魔会吸取男人的精气,男梦魔则会引诱女子并使之怀孕。而在另一些地区的传说之中,梦魔则是雌雄同体的生物。但是目前仍然没有证据表明梦魔真的存在。而所谓的恶魔之子,大多也都是一些先天畸形的婴儿,或者在很小的时候就展露了巫术天赋的孩童罢了。

  巨狮巴比埃尔与涅墨亚:北方猫人的王国中流传来的神话,巨狮巴比埃尔是猫人神话中的狮神“巴”,而巨狮涅墨亚的原形则是猫人种族之中的一支,好战而凶暴的涅墨亚猫人。这两只巨狮在白湾神话中是破坏与力的象征,巴比埃尔代表秩序的破坏,即人为的战争,后来也被当作军神的象征;在白湾神话成型后,成为了军神和战神玛戈尔的坐骑。而巨狮涅墨亚则代表混乱的破坏,即自然的灾祸,象征原初的野蛮和愤怒。这两只巨狮的神话也有许多个版本,在一些版本中,它们共同为战神玛戈尔拉车,而在另一些版本中,它们被玛戈尔杀死了,还有一些版本中说这两只雄狮是彼此的伴侣。

  四风之女:象征东风、西风、南风和北风的四姐妹,风之女神。传说她们是母亲涅萨最宠爱的女儿,大姐北风冷酷而无情,代表寒冷的严冬,她是冷峻而严酷的女性,永远纯洁的处女神;二姐西风口舌毒辣犀利,能言善辩,喜爱讥笑他人,据说她的言辞能让花与叶都枯萎凋零;三姐南风热情奔放,风流多情,是浪荡女的代名词;四妹东风和善温柔,是四风女神中最年轻也是最惹人疼爱的少女,最后嫁给了林地之父阿玛尔斯。

  树仙:在森林和湖泊之中出没的妖精们的总称,在不同的版本中,这些妖精们有着不同的性格,有时善良,有时诡谲,有时邪恶,有时放荡。在白湾地区的很多地方都流传着关于她们的传说。这些妖精们是真实存在的精类生物,她们会在林间召开舞会,并且留下由花朵和白色蘑菇组成的“妖精环”。踩入妖精环的人会受到妖精们的邀请,被迫加入她们的舞会。但是妖精的善意对于凡人而言未必全部都是好事,在彻夜不休的狂舞之后,一个被拉入舞会的可怜虫往往会体力耗竭而死。

  痛苦女神:代表灾祸和厄运的女神们,原形是在一些地方神话之中的恶神,在白湾神话中,痛苦女神是涅萨的女儿,负责追捕一个从母亲的花园中偷走生命果(一说是金苹果,神圣的无花果等)的凡人英雄。她们是瘟疫、衰老、诅咒、噩梦、折磨、憎恨、谋杀、饥饿和猝死,在各个地方都流传着关于痛苦女神的传说。在七城时代,痛苦女神变为了死亡女神琪耶的女儿,涅萨的孙女,她们是“死亡”的具体形式。而在父神教派的传说之中,痛苦女神们也是冥后——这一反父神的负面形象——的侍女,从原初大蛇的毒液里生出来的恶灵,也经常被视为魔鬼的同党,或者就是魔鬼本身。

  多头蛇蜥:有多个头颅的巨大蛇蜥,出没于山脉与沼泽中的怪物,有着强大的再生能力。白湾神话认为它们是涅萨母神所诞的怪物,在各种传说中都是凡人英雄们所猎杀的对象。原型是魔兽多头蛇蜥。但是在父神教的传说中,经常把它和龙混为一谈,称其为七首的巨龙。

  海妖:生活在海中的精怪,通常以姿容绝世的女性形象现身,以美妙的歌声诱惑旅人和水手。原型是其他城邦所信奉的海洋与音乐女神,这些女神们的神性逐渐被抽离,融入到了海洋女神伊兰瑟尔之中,而剩余的部分就在传说之中变成了魅惑人心的海妖。一些临海的城邦会将海妖和人鱼一族混淆,而一些神话学家认为,最初的海妖形象可能就是来源于人身鱼尾,歌声优美的人鱼族。

  三巫后:三巫后或许是白湾神话中最可怖的怪物之一,她们是三个巫婆,共用一罐青春和一张脸孔,平时都以沾满鲜血的面纱蒙面。她们隐居在沼泽地的最深处,每隔一段时间就轮流戴上那一张人皮,然后从罐子里拿出一份青春来让自己变化成高贵美丽的贵妇,出外引诱并且狩猎凡人,将他们的青春拿回罐子,并且剥下美女的脸皮取代自己已经用旧了的脸皮。而这三位巫后的真身则如同噩梦一般恐怖而畸形。在一些地区,人们说三巫后分别是肥胖到难以自由行走的胖子,干瘦如同竹竿的瘦子以及身体各部分都扭曲拧转的麻花人。在另一些地区,人们则说三巫后的身体各部分都可以自由拆卸,她们不仅共用一张面皮,还共用同一双手,一双脚,和同一副内脏等等。实际上,这些恐怖的传说来自于古代白湾地区和东部精灵王国的冲突,三巫后的原形就是精灵们信仰的诺尔拉瓦三女神,被那些与精灵们冲突的白湾居民所丑化,编织入神话和传说之中。

  雾海海怪:在西方迷雾海之中出没的庞大海怪,神话传说将之描写为一个巨大的章鱼状怪物。其原型是海中的魔兽克拉肯。白湾神话认为,雾海海怪就是守护地上乐园涅桑德的守卫,它们保护涅桑德不被外来的事物所侵扰,也守卫着通往涅桑德的海路,不让凡人的船只通过。

  火凤凰:传说中火焰的神鸟,涅萨母亲最宠爱的女儿之一,象征永恒和不死的鸟类。神话学者们一般认为,火凤凰这个神话形象有三种原形,第一种是猫人神话中的不死鸟,太阳神安与大气神忽的女儿;第二种是沙漠中的火焰鸟,掌控火焰的精魂;第三种则是雷鸟。在白湾神话之中,火凤凰综合了上述三种形象的特征——浑身燃烧着火焰,在寿命尽后会自焚,并且从灰烬中重生,居住在高高的山巅搏击风暴和雷电。

  狼女:与狼人不同,许多地区的神话传说之中狼人都是男性,女性的狼人则是另外一种神话生物。狼女是一种虚构的神话形象,她往往被认为是森林的女儿,有着惊人的美貌,在白天是人而晚上是狼。狼女也是非常优秀的猎手与出色的跑者,在森林中飞奔如履平地,能在几百步开外一箭射中树上的甲虫。在最初的版本中,她是永远保持纯洁的处女神,代表了女性原始的强力与野性,但是在后续版本的神话中,她夜晚的狼身被一个凡人英雄发现,那个男人剥下了狼皮,将她从狼变成女人,然后娶她为妻。

  狼人:白湾神话中最为著名的怪物之一,平时是人的模样,在月圆之夜变身成狼,吞食其他活人的恐怖生物。事实上狼人的传说最初来源于那些接触到了灵性世界中野性本质的祭司和德鲁伊们,以及感染了兽化病——一种同样由灵性世界流出的超自然病症——的兽化人。在父神教的传说之中,狼人就是父神创造世界时最初以泥土捏成的野兽,但因为没有灵智而被父神放置于阿尔法塔之园外部的山林中,因为嫉恨在园中受神宠爱的人,而与人类为敌。
« 上次编辑: 2019-02-01, 周五 15:22:02 由 风见幽华 »
Ever   Dusk    Never   Dawn
  暮色永垂    黎明不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