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世设】永暮之海(Dusk Sea)  (阅读 5712 次)

副标题: Ever Dusk,Never Dawn.

线上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59
  • 苹果币: 5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世设】永暮之海(Dusk Sea)
« 于: 2016-02-07, 周日 17:14:06 »
永暮之海(Dusk Sea)

这里是永恒黑夜笼罩之下的无垠海洋。
这里是阳光已逝的漆黑世界,幽暗的海渊中隐藏着无数秘密、危险与疯狂。
这里没有广袤的陆地,人们不得不蜗居于一连串零星的岛屿,或漂浮于海面的船城之上。
——欢迎,我明亮的朋友。那么……你能照亮些什么呢?



  前言

  ——欢迎!我燃烧着的、明亮的朋友!请坐,请坐,不必拘束。

  请允许我浪费你们几分钟时间,简单地介绍一些你可能即将去照亮的事物。不必担心,这几分钟的光亮不会被浪费。

  这里——这个世界——被叫做暮海(The Dusk Sea)。就如同它的名字,它是一片处于永恒黑夜中的漆黑海洋。在永远的月光照耀下,它阴冷而昏暗。在这片海洋上航行时,黑暗、疯狂、饥饿和恐惧总是如影随形,它们从不远离,而可以驱散它们的光芒总是不够……

  曾经?呵呵,是的……暮海,这个世界曾经也是明亮的,如此明亮,太阳悬挂在空中,原野绿意盎然,复雪的山峰高耸……但它们最终消失了、沉没了,漆黑的大海隐藏了所有的缘由和秘密,而这些秘密吸引着无数像你一样年轻而明亮的蜡烛趋之若鹜……但他们现在或已经烧尽,或变成了沉没在暮海里的蜡壳。我亲爱的小蜡烛,照明驱暗是要付出代价的,对不对?

  好了,好了,看来我的闲话要到此为止……你不必觉得自己烧短了几分,这实在算不得什么损耗,我明亮的小朋友。而且我确实期望着一件事:你能为这片已经太过黑暗的海洋再多添上一滴光。

  呵呵,毕竟,就像我说过的,这里的*光芒*总是不够……



旧陆……

  是的,是的,这就是那个已经逝去的光明世界。现在,暮海人只能从书本和旧日的遗物中了解它的模样,以及那场摧毁一切的灾难。暮海如今的姿态无疑要归咎于太阳的消逝,学者们在想象着灾难来临的时候:那天空中永远的光明一点一点被蚕食——或者立刻消失,只留一片黑暗?然后天空中仅余一轮苍白的月亮。

  接着是海平面上涨,它不断上涨,上涨,淹没海岸,朝着陆地的内部进军……旧陆的人类没有办法阻拦海洋的脚步,最终,这颗星球浸泡在更为广袤、深邃而无光的海洋中。如今人们赖以生存的零星岛屿,是否就是从前旧陆的山脉顶峰?
引述: 历史
  暮海的历史如疯人的心智一般支离破碎。越是追溯,可以找到的回忆就愈是稀少。距离那场海洋淹没一切的灾难,已经过了多久?没有人知道。灰城最初的建城者渡过暮海来到了铸炉的哀叹,在这里建造起这座城市,而如今,灰城建立不过百余年。而在那之前,人们是从哪里来的?没有人知道。蟠泊又是如何建立的?同样没有人知道。
  “历史有什么用?”暮海人这么说道,“那些东西早就沉在海底了,而我们要对付海面之上的。”在这里,很少有人有追寻过往的余裕,旧陆与历史一同沉睡在海底,而活下来的人们还要对抗这个世界带来的,更危险的东西……
引述: 文明
  旧日时代的国家——能够代表这些事物的名词早已与陆地本身一起沉没。既然旧世界不复存在,那么这些东西也就随着昔日的阳光一同失去所有的意义。人种、民族、国籍……这些已经不再重要,因为暮海有*更多*旧陆无从拥有(或者说,曾经拥有过)的事物,人类并非这个新时代的唯一灵长。当面对无数“异族”时,人类内部那点小小的区别,也就算不得什么了,不是吗?
  诚然,如今的暮海居民使用的也都是旧陆的语言——至少以旧陆的语言为原型。而那些建筑、那些器物、那些衣着……哦,所有这些事物,无疑都是旧陆上同种事物的后代。只是,暮海只继承了旧陆文明中的一小部分,更多的则与光明一起消逝,而继承这些事物的,也并非是如旧陆居民一般的人类。
  或许,你能看到精灵如旧陆的牧民一般放牧巨大的蜂群,她们称自己的首领为“可汗”。(难道她们竟然是那些游牧民族的后代吗?这可能吗?不可能吗?)或许你也能看到与旧时代似是而非的信仰,那些曾用于崇敬某位神灵的衣物、仪轨与祭典,如今被用于荣耀另一位神?(难道所有的神都是同一位神吗?这可能吗?不可能吗?)或许你也能看到在如今的暮海语言中,仍然残留着旧陆语言中的许多词汇,即使这些词汇在暮海并不存在?(暮海有阳光和日夜吗?并没有,但我们仍然懂得这些词汇,而光仍然会在我们的梦中出现,这就够了。)
引述: 技术
  尽管已经沉入海底,但旧陆还是给末日之后的暮海居民留下了不少的遗产。灰城就是这份遗产的子嗣,或许蟠泊也是……谁知道呢。旧陆曾经有着先进的科学技术——据说,旧人类依靠机器征服了陆地、天空、海洋……但所有的这些傲人成就也都已经埋藏在黑暗的海底,就像海面上的一个小小气泡,一阵稍强的海风吹过便悄然破碎了。
  如今,暮海(或者说,主要是灰城)的人们只能将它还原到现在这个程度。尽管仍然有大量的旧陆书籍被保管在灰城(或许还有蟠泊?)的大图书馆中,无数学者试图将它们记载的旧陆技术复原出来,但无一例外都遇到了阻碍:或是苦于没有旧陆的材料,或是无从获取更多的知识,或是……或是它就是无法实现。
  在同样的步骤、技术和条件下,无论如何都无法重现旧陆人已经实现过的成果——这是暮海中无数吊诡之事中的一件,但它仍然算不上是最吊诡的。(或许某种更为基本的“前提”已经不复存在了呢?比如阳光?比如旧陆本身?谁知道呢)不过,随它去吧,如今的东西已经足够我们使用了,而在这片幽深的海洋中……呵呵,相信我,不是所有的困难都能用科学技术解决的。



暮海……

  太阳和陆地已经沉没,余下在这个世界上的只有零星的岛屿。人们只能从记载着旧日景象的书本、暮海中旧时代的残骸,以及偶尔造访睡眠的古老梦境中窥见一丝丝往昔的幻影。而现在的世界,则早已成了另外一番模样——

  如今,暮海是一个由幽暗的大海和点缀于其上的渺小群岛所构成的世界,由蒸汽机推动的轮船航行其上,徒劳地用光亮驱散黑暗。在这里,暮海航行是永恒的主题,在黑海和群岛之间穿梭不停的船只们是这个时代真正的主角,它们运送货物,开拓航道,探索秘密,环游诸岛,将消息、物资、人口和光芒带到一座又一座岛屿上,也从那里带走同样的东西。

  在暮海船队之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我们带上船的除了希望,还有疯狂。我们带下船的除了秘密,还有疯狂。我们带在身边的,除了光芒,还是疯狂……”
引述: 海洋
  就如同它的名字,永暮之海已知疆域的九成都是一望无际的海洋——漆黑、冰冷,幽深的海洋。它的黑色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之暗,无以名状的虚空之色,任何事物都无法在暮海上留下自己的倒影,能看到的只有一片漆黑——除了月亮之外。而常年在暮海上航行的水手和渔民们也深知,绝不能凝视它的水面太久——否则很有可能在水面上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影子,而这一定不太妙……
  不过,暮海之中也并非没有生命存在,它不是吞噬一切生灵的深渊。正好相反,在那幽深的海中,有着繁茂的水藻,与更加繁茂的鱼群。只不过暮海中的鱼类与它们旧时代的同类相比极为怪异,与“怪物”之间的边界也极为模糊:它们可能多目,多鳍,多尾,无鳞,体腔内长满触须……而暮海人也已经习惯——他们必须习惯——将这些生物中较为无害的那一些搬上餐桌,而把剩余的那些搬入噩梦。
引述: 陆地
  昔日广袤的大陆早已消失,现在留在暮海上的仅仅是其残骸。长久以来,暮海诸岛上的学者们力图将这些岛屿的形状拼合起来,还原那片旧时代陆地的版图,但他们无一例外都失败了。无数的假说被提出,也有同等数量的假说被否定,每天都有来自旧陆地的遗物被从暮海中打捞上来,两件不同文明却相同年代的物品可能来自于同一地点,种种诡异的线索指向同一个模棱两可的结论:它们昭示着那片已逝的陆地以一种极为吊诡的方式沉睡在暮海的底部,而真相总是无法确定的……又或许并没有真相。
  这片漆黑的海洋留给人们的容身之处并不多,而在这些不多的容身之处——那些相对旧陆而言面积狭小的岛屿之中,又有许多岛屿不适宜人们居住。能够真正保留下文明火花的,也只有那么寥寥几座而已。诚然,暮海深处可能有更多的岛屿,更多的旧时代遗迹,甚至有些学者声称,旧陆并没有沉没,它就位于现今船队的灯光尚未照耀到的黑暗深处。
引述: 夜空
  在暮海,无破晓亦无黄昏,有的只有白月低垂的夜空。倘若没有月亮,那么夜空与黑海就不存在边界。在这个世界中,月亮永恒地悬在遥远的地平线上,眺望暮海,可以看到一轮银白的半月位于海洋与天空的交际处,它洁白的倒影被黑海水波切割成片片的鳞光,而月亮几乎也是唯一能够在暮海水面上映出倒影的事物。除此之外,月亮也标示了地平线的位置——就在它月轮与月影的交界处。它是海洋与天空的分割线,也是暮海之上最明亮的自然光源。
  在天幕之上,除却月亮之外,尚有星辰。但暮海的星辰相对于旧陆而言稀少而黯淡,它们像是昔日的银河霄汉残余的几滴浪花,如海上的岛屿般孤零零地悬在黑色夜空之中,并无星空的神秘与高远,看了只叫人寂寥唏嘘。
引述: 暮海居民
  人类并非暮海群岛之上的唯一居民:这是毋庸置疑,而又理所当然的。精灵、猫人、矮人、狼人与枭族等诸多种族平等地和人类分享着这片海洋所提供的不多的土地——当然了,也分担着这片海洋所倾泄的过多的疯狂和危险。没有人会去数暮海上一共有多少个类人种族,这完全是白费力气。随着船队对暮海的探索,总是会有新的种族进入人们的视野,并融入他们的生活:在几年之前,螳螂人还是灰城报纸上被大肆报道的“怪物”,现在,她们已经成为了每个暮海船队都争相抢夺的雇佣兵。
  当然了,对于暮海上的居民们来说,船队在新发现的哪座岛屿上新发现了哪些生物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也不是他们最关心或最害怕的事情。在这里还有更加令人恐惧的事情:有时,在一条阴暗的小巷子里,某个人恰好撞见一个血肉怪物正在穿上一张人皮,而这张人皮可能属于他隔壁的邻居,属于那个他暗自倾心的女孩,亦或是属于他最亲密的朋友……然后第二天这个世界上就少了一个倒霉蛋,多了一具尸体……或一个疯子。
  “我们不必担心在海上航行的船队发现怪物。”暮海居民们总是这么说,“毕竟从很久以前怪物就已经在我们身边了。”
引述: 幽域众生
  在旧陆残存的书本和遗物中,曾提及许多如今的暮海人并不了解的事物:旧日的居民们曾饲养着被称为牛或者羊的牲畜,栽种名为小麦和稻米的作物。这些事物是现今的暮海所没有的,书中记载的这些动物与植物都需要广袤的土地用作牧场和耕田,而暮海诸岛并不能提供足够的土地。而旧日的鱼似乎也只有一对眼睛,一条尾巴,并且体腔内没有触手;蜜蜂只有指甲盖大小;植物都长在地里,没有漂浮在海面半空中的水藻……
  太阳的沉没为旧时代的生物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人们从旧陆的书本中了解到,那明亮的光芒曾是生命与热力之源。幸运的是,即使那炙热的光芒如今已消散殆尽,暮海也没有彻底变成一片冰封世界。确实,它永远阴冷如满怀恶意的秋夜,但这温度仍然允许生命存活,只不过它们需要*适应*一下这没有阳光的世界。
  与其说是旧陆的生命适应了这个黑暗的时代而幸存了下来,不如说是黑暗本身塑造了种种全新的生命来取代原本的那些。在这里,人们种植并烹饪无需阳光的菌类;在海上放牧长有翅膀的海豚;体型颀长的爬行动物代替了旧陆的种种驮兽;而形貌诡异的头足类生物悠然游弋在空中与飞鸟共舞;形如蒲公英的荧光植物散布在黑暗的天幕中,远远望去如同暗蓝色的明灭繁星;地底时而会传来密集的沙沙声响以及急促的震动,宛如无数多节的虫豸在土壤中穿行……
  即使在这个骄阳已逝的世界里,一切的生活与生活的一切都仍未改变……只要你习惯它们现在的*模样*。
« 上次编辑: 2021-04-13, 周二 18:30:47 由 风见幽华 »
石镌凤书苔藓驳,像垂龙衮水云飘。
波鸣海市晴输税,雾卷鲛宫夜贡绡。

线上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59
  • 苹果币: 5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Re: 【世设】无貌之境
« 回帖 #1 于: 2016-02-08, 周一 15:42:35 »
  暮海堪舆——暮海的地理

  暮海诸城:余烬之城——海莉·梅修的余烬之城造访者指南

  暮海诸城:蟠泊——
« 上次编辑: 2021-08-05, 周四 13:02:57 由 风见幽华 »
石镌凤书苔藓驳,像垂龙衮水云飘。
波鸣海市晴输税,雾卷鲛宫夜贡绡。

线上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59
  • 苹果币: 5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Re: 【世设】无貌之境
« 回帖 #2 于: 2016-02-08, 周一 15:42:55 »
 :em016
« 上次编辑: 2020-03-01, 周日 18:02:11 由 风见幽华 »
石镌凤书苔藓驳,像垂龙衮水云飘。
波鸣海市晴输税,雾卷鲛宫夜贡绡。

线上 风见幽华

  • 龙力不可思议
  • 版主
  • *
  • 帖子数: 959
  • 苹果币: 5
  • The Garden of Eternity
Re: 【世设】无貌之境
« 回帖 #3 于: 2016-02-08, 周一 15:43:12 »
 :em016
« 上次编辑: 2020-03-01, 周日 18:02:25 由 风见幽华 »
石镌凤书苔藓驳,像垂龙衮水云飘。
波鸣海市晴输税,雾卷鲛宫夜贡绡。